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你不來,花不開(簡體書)
你不來,花不開(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 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者二月生全新歡脫甜寵力作,歡脫搞笑暖心治癒五星好評!
    古靈精怪壁畫修復師VS面癱自戀


    生理期治療師,原來,這一場戀愛,
    才是治癒彼此的靈藥!

    一次別有用心的“跟蹤”,一段歡脫“治癒”的愛情,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萬般風景,我只求你。


    每月來訪的“大姨媽”已經一年沒來看石小小了。
    她中藥西藥吃了一大堆,奈何“大姨媽”就是不來。
    石小小開始四處拜神求經,沒想到不僅“經”求到了,還求來一個“送經童子”宋景。
    都說樂極會生悲,當石小小被宋景帶到警察蜀黍面前時,才真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百口莫辯。

    也許只有上天才知道,這個面癱又自戀的討厭鬼才不是她的“那盤菜”。
    誤會和爭吵,整蠱和陪伴,那一點點心動竟然在“鬥智鬥勇”間見不期而至。
    她在看螞蟻搬家,在等石頭開花。可是你不來,花如何開?
    他走過萬千風景,到頭來才發現,於萬千風景中,他只求她一人而已。

  • 二月生

    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
    已出版作品:《大愛晚成》《男神在隔壁》《你是我的小幸運》等作品,作品風格以輕鬆言情為主。
  • 第一章 偶遇“大姨夫”
    第二章 不“打”不相識
    第三章 第一次“過招”
    第四章 慢慢靠近你
    第五章 石頭不開花
    第六章 戀愛“實習生”
    第七章 等你盛開
    第八章 至少還有你
    第九章 試用期男朋友
    第十章 你的一切,我都喜歡
    第十一章 你最珍貴
    第十二章 還好有你在身邊
    第十三章 我們的路
    第十四章 清風知我意
    第十五章 情定墨雲藏樓
    第十六章 愛你就像心跳
    番外一 世間只求一個你
    番外二 就這樣,剛剛好
    番外三 石小小痛經貼士
  • “老闆,還有多久能登頂?”石小小灌了一口紅牛,喘著粗氣問雜貨攤的老闆。
      “二十分鐘。”
      石小小望瞭望看不見頭的山路,只覺得這“二十分鐘”算是到不了頭了,半小時前她問環衛工人這個問題,那工人就告訴她二十分鐘就能登頂。敢情這泰山的工作人員是統一培訓過的,回答遊客的問題都是“標準答案”。
      石小小一口氣把紅牛都灌進肚子,舉起手機自拍一張,發了朋友圈後,咬著牙繼續爬。
      沒等她走兩步,手機就響了,屏幕上閃著“陸磊”二字。
      石小小按下接聽鍵,手機就傳出陸磊大驚小怪的聲音:“石小小,你還真去拜泰山奶奶?你是不是腦子有病,什麼人的話你都信!你不來‘大姨媽’這事,只能依靠科學,不能封建迷信。”
      “要是科學有用的話,我至於來這兒嗎?”提起“大姨媽”石小小就鬱悶,她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本應該每月到訪一次的“大姨媽”,已經一年多沒來了。中藥西藥吃了一大堆,心理醫生她都去看了,可惜“大姨媽”始終失聯。
      醫學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能交給神仙了。
      “你打電話有什麼事?有事快說,沒事掛了,別耽誤我爬山。”
      “別掛,別掛。”陸磊急忙道,“我的酒吧下個月開業,你什麼時候給我把走廊壁畫畫了啊?”
      “陸磊,我看你腦子才有病。我一個畫國畫的,你讓我給你畫酒吧壁畫?我是給你畫個山水圖,還是畫個美人圖?”
      “當然是美人圖了。你就給我畫清一色的古代美人,唐宋元明清,一個朝代畫一個,開業的時候我就搞個穿越Patty,肯定大火。”陸磊越說越興奮,也越說越不著調。
      “我再給你提個‘怡紅院’的牌匾,不等你開業,掃黃大隊直接給你抄家豈不是更好。”石小小徹底沒了耐性,“沒力氣跟你貧,掛了。”
      收起手機,石小小掐著腰繼續往上爬。過了天街,到了碧霞寺,她只覺得整個人都快癱了。還好有祈願儘快尋找到失聯的“大姨媽”這個意念支撐著她,她理了理衣衫,無比虔誠地跪在泰山奶奶面前,雙手合十的許願。
      “信女石小小,求泰山奶奶賜經。
      “信女石小小,求泰山奶奶賜經。
      “信女石小小,求泰山奶奶賜經。”
      石小小每磕一次頭便字正腔圓地念一遍,神態虔誠且專注,根本沒發現別人許願都是默念,只有她聲音清脆地念出聲,引得周圍的人均是有些錯愕地看向她。
      賜經?沒聽說碧霞寺有什麼經書啊!
      站在她身後的婆婆一臉蒙。跪在她身側的男人,更是因她突然出聲嚇得手一抖,香灰落在虎口,燙得他眉頭一皺。
      石小小全然不在意,許完願,拍拍膝蓋,戴上墨鏡就走了。
      由於不是假期,坐纜車下山的人並不多,石小小上了纜車後,隨即跟上來一個男人坐在她的對面。她無意地掃了一眼,目光落在男人的臉上,便有些捨不得移開了。
      這男人真帥。她在墨鏡的掩護下肆無忌憚地打量起對面的男人。
      男人始終側著臉看著窗外,一頭利落的短髮,劍眉星目,鼻樑高挺,緊抿的薄唇帶出幾分冷峻的味道,又有著說不出的誘惑。
      這人若是生在古代,必是個俠客。他若在桃花林持劍,分不出花落更美還是人更美。石小小還沒腦補完美男圖,纜車已經到站了。
      男人先下了纜車,她還想跟上去坐同一班接駁車下山,多看幾眼帥哥的時候,一抬腳便覺得小腹一抽,已經有些陌生的墜痛感襲來,石小小呆若木雞。
      三秒鐘後,她撒腿便沖向了公廁。
      一分鐘後,泰山腳下的公廁內傳出一聲狂喜的尖叫:“泰山奶奶太靈了。”
      
      宋景出了泰山景區,助理沈涵就嬉皮笑臉地迎了上來,“老大,順利嗎?”
      “上個香能有什麼不順利的。”宋景睨他一眼就上了車。
      沈涵撞了一鼻子灰,鼓著腮幫子跟上車,開始說正事:“公司的商標圖案已經註冊完了,不過……”他都忍不住歎氣,“兩個小時前,工商局接到匿名舉報,說我們的商標圖案涉嫌抄襲。”
      宋景沒有說話,沈涵側過頭看他,琢磨著老大這沉默是早就知道這件事了,還是一時被打擊到了。要說老大還真不是一般的倒黴,剛回國就被自己的爺爺發配到宋氏下面的裝飾公司歷練,結果人還沒進公司,就出了這麼大的亂子。
      “通知中層以上的幹部,今晚七點開會,不到的以後都不用來了。”宋景說完就閉上了眼。
      沈涵傻了眼,片刻後回過神來,絲毫不敢耽誤地迅速掏出兩部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發郵件。
      前面的司機不用吩咐,直接把油門踩到底,七點前不能把宋總送到公司,估計他以後也不用來了。
      雀鶯裝飾公司的大會議室在十三樓,此時天色已暗,落地玻璃窗外燈火璀璨,比夜空中點點的星光更加耀眼。宋景的手撫在額頭上,三個小時的登山再加上四小時的車程讓他有些疲倦。
      負責選拔商標圖案的白經理一個勁地擦著冷汗:“宋總,商標圖案是通過比賽選拔出來的,誰也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人這麼膽大,居然敢拿抄襲作品參賽。我作為宣傳部的經理,的確是難辭其咎……”
      “我不想聽你的道歉和解釋,我只要結果。”宋景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著文件夾,視線落在那兩張相似度有百分之九十的畫稿上。
      兩張畫稿畫的都是花彩雀鶯,只不過一張是鉛筆畫,一張是工筆劃。單看兩幅畫都是好作品,筆觸流暢,色彩亮麗,勾勒出來的雀鶯活靈活現、栩栩如生。但是兩幅畫放在一起,真品與贗品就一目了然了。
      鉛筆畫出來的雀鶯很美,卻少了工筆劃的那一份靈動和韻味。
      白經理的汗已經濕了手帕:“我們會立即聯絡原創作者,解決版權問題。”
      “我去美國之前,希望這件事已經解決了。”宋景之前一直在美國分公司工作,回國前還有許多工作沒有交接,他要去美國交接工作的事,公司的人早就知道。
      白經理鬆口氣,連連答應。
      會議室再次陷入沉默,氣壓卻比之前更低。就在大家快被這低氣壓壓得喘不上氣的時候,宋景站起了身。他將手邊的文件夾丟到會議桌中間,清冷地掃視眾人,視線最終落在市場部經理莊嚴的身上:“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內鬥,最好不要在我眼皮底下玩手段。”說完,系上西服的紐扣,起身走人,幹脆利落得讓眾人有些不知所措。
      會議室的大門在他身後合上的一瞬,室內傳出桌椅掀翻的聲音,以及白經理的怒吼:“莊嚴,你小子跟我玩陰的……”
      莊嚴應該早就知道商標圖案是抄襲的,卻硬拖到商標註冊完再舉報,他到底是要陰白雲奇還是要陰宋景,還真不好說。
      聽著裡面的打鬥聲,沈涵很不厚道地輕斥:“狗咬狗,一嘴毛。早就該讓他們這麼咬一咬,省得一天到晚把公司當後宮似的,天天演《甄嬛傳》……”
      宋景揉了揉已經發疼的太陽穴。然而沈涵依舊跟在他身後不停地叨叨叨,像個甩不掉的大尾巴。直到到了宋景的公寓門口,沈涵還跟在他的身後。宋景回身挑眉看他問:“要進來坐一坐嗎?”
      沈涵像是被魚刺卡住一樣,尷尬地咳了咳:“不了,老大你好好休息,晚安,好……”
      “砰”的一聲,“夢”字就被關在門外了。
      這個助理什麼都好,就是嘴碎。
      
      一個半月後。
      石小小蹲在衛生間看著乾乾淨淨的底褲,忍不住發出一聲頹廢又絕望的嗚咽。
      門外的陸磊聽見聲音就知道結果了,他不怕死地拍著門道:“不來‘大姨媽’死不了人,你總不能因為‘大姨媽’不來就不上學、不工作,連家門都不出了吧!”
      “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石小小推開衛生間的門,順帶洩憤般地踢了他一腳,然後窩在沙發上,冥思苦想到底哪兒出了問題,“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再去一次泰山,可能是我上次沒和泰山奶奶說清楚,‘大姨媽’要一個月賜我一次,不是賜一次就行了。”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陸磊覺得這人真是無藥可救了,可看著她那半死不活的樣子,又不忍心真把她一人丟家裡。怎麼說他倆都是一起光屁股長大的發小,他不能這麼沒義氣。於是,陸磊一屁股坐在茶几上,耐著性子幫她分析,“上次會不會是你加大了運動量,就把‘大姨媽’召喚來了?你想呀,你爬泰山那一天的運動量都快趕上你半個月的運動量了。”
      “我前天從一樓到十八樓爬了十幾個來回。”石小小又嗚咽起來。
      陸磊聽見她那嗚咽聲就頭疼,緊忙說:“那你好好想想,你去泰山那天,除了拜泰山奶奶外,還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引得你的‘大姨媽’光臨?”
      “我就起個大早,然後買票、坐接駁車上山、爬山,拜完泰山奶奶坐纜車下山,下纜車的時候我還想和帥哥……帥哥!”石小小的眼睛瞬間就亮了,揪著陸磊的胳膊,激動得語無倫次,“我想起來了,那個帥哥,我看完帥哥,下了纜車‘大姨媽’就來了。”
      陸磊目瞪口呆,半天才噴笑出聲:“搞了半天,你這‘大姨媽’是‘大姨夫’引來的。”
      找到了“病因”,自然要對“症”下“藥”。只是這“藥”上哪兒找去?茫茫人海中,要找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男人不亞于大海撈針。
      “那男人長什麼樣?”
      石小小一邊努力地回憶,一邊對著陸磊比畫:“他比你高一點,頭髮比你短,眼睛比你有神,鼻樑比你高挺,嘴巴……”
      不等她形容完,陸磊已經抬腿要走了。什麼玩意,虧他還真心想幫她。
      石小小雖忙把人拉回來,嘴上卻不依不饒:“是你問我他長什麼樣的。”
      鬧半天還成他的錯了?陸磊氣得無語。他一轉頭,瞥見書桌上的宣紙,抬手一指:“畫出來。”
      石小小立在書桌前,拿了一支慣用的狼毫小楷,閉著眼想了許久才抬手落筆。對於石小小來說,畫畫比寫字更加容易。她筆速很快,下筆流暢,線條纖細均勻。寥寥幾筆已經勾勒出人物的輪廓。陸磊認真地看著,只是隨著人物的形象越加飽滿,他的眉頭蹙得越緊。
      石小小是見鬼了吧,她居然畫了一個古代美男。
      石小小也是畫完了才發現,自己畫的居然是她腦子裡幻想的那人在桃花林舞劍的情景,真是尷尬。
      她沖著陸磊咧咧嘴,用手遮住畫中男人的髮髻,故作鎮定地說:“就長這樣。”
      “你畫成這樣,鬼能認出來……哎,等等。”陸磊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掏出手機直接百度了一張照片給石小小看,“是不是他?”
      石小小看到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激動得聲音都抖了:“對對對,就是他。”她滿是期待地看向陸磊,“你認識他?”
      “認識,必須認識。”陸磊滿口應承。
      
      三天后,石小小握著抹布,用力地擦著某寫字樓的玻璃,咬牙切齒地問陸磊:“你不是認識他嗎?假扮清潔工才能混進來,就是你說的認識?”
      陸磊不以為然:“我的確認識他。宋景,宋氏集團宋總的孫子,剛留美歸國。我上個月泡到的那個混血妹子,就是他的校友,崇拜他崇拜得不行,一天到晚在我耳邊念叨,我想不認識都難。”
      石小小氣結,可她也沒別的辦法,只能把心裡的焦急發洩在玻璃上,恨不得給它擦出個窟窿來。
      “來了,來了。”陸磊低聲提醒,石小小的心立即提了起來,側著身瞄向大門口。
      宋景是打著電話走進來的,帶著一個大大的墨鏡,根本看不見臉。
      石小小急得跳腳,卻不敢做出太大的動作,只能使勁捏陸磊的胳膊:“看不見臉怎麼辦?”
      “你等著。”陸磊拎著水桶就往外走,石小小躲在整理車後面,看著他硬撞過去的壯舉,真心為他捏把汗。
      不過……怎麼撞錯人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