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島嶼玫瑰(簡體書)
島嶼玫瑰(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5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書作家花涼書寫青春長愛
    植物學家任樹 x 園林設計師陸桑


    對你這只是植物園;對我這卻是人間的伊甸
    對你這只是藍色的牽牛花;對我這卻是你溫柔的碧眼
    “對不起,我來晚了。但是這一次,不管怎麼樣,我都絕對不會再放開你。”


    一場相遇,植物學家任樹結識了職場精英陸桑,
    而從見她的第一面,心中便埋下了疑惑的種子。
    即便是容貌和氣質全改,
    她都同他少年時期在南方島嶼上結交的共同承擔著風雨與秘密的朋友方棠有著不可言說的相似之處。

    他曾以為方棠喪命在當年島嶼上的那場大火裡,
    誰知她只是為了逃離自己的命運……
    漫長的時間之河,
    一邊是曾經牽著手共同站在陰霾與風霜裡的初愛少年,盛名在外的植物學家,
    一邊是將自己從過往黑暗中帶出來,給自己新的名字,新的身份,
    帶自己打開廣闊天地的海上救助飛行師鐘寅,
    曾經歷過傷痛和孤獨的陸桑,
    人生的軌跡會流向何處?

  • 花涼

    90後,青春作者,文學碩士,現居南方。
    文字記錄愛情,記錄生命,願在虛構的故事中,給予真實的慰藉與感動。
    已出版:《歸鳥不知春曉》《十年一諾》《摘星者》
  • 楔子
    第一章重逢(上)
    第二章重逢(下)
    第三章相聚
    第四章薄霧
    第五章風暴
    第六章擁抱
    第七章星星
    第八章命運
    第九章哨音
    第十章新生
    第十一章破碎
    第十二章舊夢
    第十三章真相
    第十四章釋然
    第十五章告別
    後記  孤獨
  • 陸桑吹好頭髮重新化了個妝,走出拳擊館的時候,已經過去差不多四十分鐘了。
    卻沒想到,她剛一走出來,便有車緩緩地開到自己面前,車窗搖下,是任樹的那張臉:“上來吧。”
    陸桑思忖片刻,伸手拉開車門,在副駕駛座上坐下。
    正值下班高峰期,街道擁堵,任樹把車開得很慢。
    他問陸桑想吃什麼,她聳了聳肩:“都可以的。”
    “剛才看附近有一家私房菜館,我帶你過去。”
    陸桑一路保持沉默,只把目光投向窗外。
    私房菜館並不難找,在一棟白色的小洋樓裡,靠窗的位置,看得到不遠處的海岸線。
    服務員把菜單拿上來,熱情地介紹:“我們這周主推七夕套餐呢,兩位要不要看一下?”
    “七夕了啊。”任樹淡淡地應了一聲。
    “對啊,”服務員不過二十歲的樣子,笑起來眼睛眯在一起,“套餐很划算,都是招牌菜,還贈送玫瑰呢。”
    “就這個套餐吧,”陸桑打斷了她的話,“玫瑰就不用送了。”
    “好的。”服務員收起菜單準備離開。
    任樹想起了什麼似的,又開口喊住了她:“等一下,蔥、薑、蒜不要放。”
    陸桑正擺弄著桌布上流蘇的右手,微微頓了一下。
    “過敏是吧?好的。”服務員應聲道。
    陸桑明顯有點慌亂,但隨即就鎮定下來:“好巧,我也不吃蔥、薑、蒜的。”
    任樹點頭:“我知道。”
    陸桑把臉轉向窗外,端起檸檬水喝了一口,微微一笑:“任先生還說不是想追我,都把我調查這麼仔細了。”
    任樹低頭:“陸小姐,你很像我一位故人。那天在婚禮上,我幾乎就以為你是她了。”
    陸桑不置可否,狡黠一笑:“國內如今也流行這種套路了嗎?去年我在巴黎度假,有法國男人過來搭訕,說我很像他初戀。任先生的那位故人,不會也是初戀吧?”
    “不是初戀,”他思忖了片刻,開口道,“是至愛。”
    陸桑搖搖水杯,沒有再說話。
    菜已經一道道端了上來,南瓜鮭魚、香芋牛肉、冬瓜荷葉煲鴨、梅子桂花藕,任樹自然而然地把陸桑面前的湯碗拿到手中,舀上半碗老鴨湯放到她面前。
    “我聽Leo的妻子說,陸小姐是做園林設計的?”
    “對,算是主業,有個工作室,業餘時間也做心理諮詢。”她從卡包裡拿出一張名片推到任樹面前,“任先生如果有什麼心理諮詢方面的需要,儘管來找我。”
    “那我就先收下了。”任樹接過那張名片,迅速掃了一眼。
    窗外,夕陽收起了最後的餘暉,天色黯淡了下去,餐廳裡的燈光旖旎,因著今天是七夕,流淌著的,都是溫情甜蜜的歌曲。
    “你是說下個月要去美國?”任樹裝作不經意地問。
    “對,我未婚夫在那邊,我帶著小南瓜一起去。”陸桑把“未婚夫”三個字咬得特別清楚。
    又坐了一會兒,兩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陸桑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客氣道:“任先生,要不先這樣吧。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不待任樹搭腔,她便朗聲喊道:“服務員,埋單。”
    任樹忙打斷:“我來。”
    因著去拳擊館,今天帶的包有些大,亂糟糟地放了很多東西,陸桑總算摸到自己錢包,將它從包裡拿出來的那一瞬間,有什麼東西順著被帶了出來,跌落在地上,彈跳了兩下,發出清脆的聲響。
    任樹和陸桑同時看過去。
    躺在地上的,是一隻帶繩子的銀白色口哨。
    看得出來時間有些久遠,那銀白色已經沒有什麼光澤。目光落到它上面的那一瞬間,任樹的腦海中響起一聲嘹亮的口哨聲。
    ——“那這個送給你,以後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就吹響它,我就會趕過去救你。”
    ——“好漂亮。”
    她欣喜地接過去,放進嘴裡,嘹亮的口哨聲,劃破了當時沉悶的夜空。
    彼時,陸桑站立在那裡,微微有些驚慌地看著那只口哨。
    倒是任樹,沉默了幾秒鐘之後,緩緩地俯下身去,將它撿起來放在手中。他回過頭看向她,把手伸過去,強忍住心頭百轉千回的情感:“棠棠。”
    陸桑沒有去接,她抓起沙發上的包,大踏步地往外走去。
    華燈初上,七夕的夜晚,街頭滿是牽著手的愛侶。暮夏,已經有些涼意,陸桑就這樣夾在人流之中,被推搡著往前走。
    眼睛落在拐角處的花攤上,一簇簇紅玫瑰與滿天星交織。
    ——“棠棠,你喜歡玫瑰嗎?”
    ——“喜歡,最喜歡紅玫瑰。”
    ——“有人覺得紅玫瑰豔俗呢。”
    ——“哪裡,生機勃勃的,多好看。”
    ——“那我讓我爸給帶卡贊勒克玫瑰的種子,我種一株給你。”
    這些年,不是沒有人大把大把地送過陸桑玫瑰,她向來是不屑的——“如今市面上流行的,粉色的那種叫奧斯汀,大紅色的是卡羅拉,鵝黃色的是蜜桃雪山,都不過是月季而已,騙騙小男生小女生的,你就不要再浪費心力了。”
    她曾經擁有過一株真正的卡贊勒克玫瑰。
    深吸了一口氣,把幾乎要洶湧而出的眼淚忍了回去,陸桑整理了下被風吹亂的頭髮,大踏步地往前走去。
    二樓,任樹仍舊站在方才的餐廳裡,隔著落地窗,靜默地看向窗外。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