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公館的新房客12【2018典藏特裝版】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12【2018典藏特裝版】
  • 定  價:NT$599元
  • 可得紅利積點:17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總銷量堂堂突破40萬冊!
    ★暢銷作家藍旗左衽《妖怪公館的新房客》2018典藏特裝組

    內含:
    ①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12
    ② [首刷限定]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番外漫畫特典

       ☑ 48頁超華麗規格
       ☑ 韓國知名繪師zgyk傾心繪製絕美主題封面
       ☑ 同人場知名大手MN 繪製〈喜歡和討厭的理由〉
       ☑ 同人場知名大手生鮮P 繪製〈妖魔的日常〉
    ③ [特裝限定] 美顏盛世!阿拉伯主題PVC收藏卡
       ☑ 超絕讚4枚入!奎薩爾、封平瀾、冬犽、百嘹,超人氣CP一次收藏
       ☑ 16cm*6cm/厚磅PVC材質/全彩印刷+局部白墨
    ④ [特裝限定] 男神降臨!雙面大枕套
       ☑ 韓國知名繪師zgyk傾心繪製絕美阿拉伯主題人設
       ☑ 日本凪良ゆう、朝丘戻老師都讚不絕口的設計師傾力操刀設計!
       ☑ 一面奎薩爾&封平瀾、一面冬犽&百嘹,超人氣CP一次擁有!
       ☑ 親膚柔軟涼感絲布面全彩印刷,可水洗
       ☑ 尺寸:27*18*5cm,一般枕頭枕芯皆可使用
       ☑ MIT臺灣製造品質保證
    ⑤ [特裝限定] 廣播劇SP〈夏夜的祕密訪客〉Drama CD
       ☑全新番外&豪華配音陣容
       ☑精美CD&收藏盒
    ⑥ [特裝限定] 廣播劇SP臺詞本
       ☑藍旗左衽撰寫,全新故事腳本完整呈現
       ☑收錄Staff及配音員感言
       ☑生鮮P繪製小劇場1篇
    ⑦ [特裝限定]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日系手遊【黑貓維茲】虛寶卡
       ☑封平瀾&奎薩爾.2款隨機(憑背面序號兌換)
    ⑧ [特裝限定] 超華麗厚磅霧面收藏盒
       ☑尺寸:31.5*21.8*4.6cm


    不要放棄呼喚、
    鐫刻在我們靈魂深處的羈絆──

    --
    為了奪回少年,眾妖決然投身混亂詭譎的黑暗,
    狂暴失控的影之死神席捲,是奎薩爾對東尉所下的戰帖!
    然而,事態卻朝著令人絕望的方向發展……

    「你弄壞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原來,我只是竊居封平瀾身體的小偷。
    「我會盡我所能地修復這個錯誤。」
    ──我的存在,是個錯誤……
    「等了十二年,殿下,期待換魂結束的那一刻嗎?」
    ──不重要了,因為「我」將不復存在。

    如果找回皇子的代價是封平瀾的消失,眾妖該如何抉擇?
    他們又該如何拯救一個不想被拯救的靈魂?

  • 藍旗左衽

    誤人子弟髒髒人。

    繪者簡介
    zgyk


    前に、「猫派から犬派となった」と言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が、
    そのすぐ、色々事情があって今猫と一緒に住む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やはり猫もかわいい..!
    之前說過「從貓派變成犬派了」,但最近因為諸多緣由而跟貓同居了,
    果然貓還是很可愛啊啊啊!

  • 第一章 沒有失去的話,就不會發現哪些東西是失去了之後才想珍惜懷念
    第二章 一般而言,看起來不起眼的角色在關鍵時刻總是會不出所料地派不上用場
    第三章 「別一直陷在負面情緒裡」這種話和「用腳走路太累了,何不試試看用腳飛行呢」一樣白搭
    第四章 很多時候進廁所上的未必是廁所
    第五章 壞人最令人討厭之處在於,明明壞了那麼久,偶爾做了點好事就馬上被洗白
    第六章 眼睛所見的未必是事實,也未必不是事實
    第七章 要讓別人相信謊言,必須誠懇到連自己都相信
    第八章 太過在意的東西,反而無法放在天平上做出選擇
    第九章 從昏迷中醒來,最好先確認哪裡特別疼痛、哪裡特別舒服
    尾聲 嘿嘿,還沒有完結
  • 闇夜。
      距離曦舫學園五公里遠之外的高樓上,數道人影傲立於夜空之下,遠眺那被淺藍色的通天薄霧包圍的街區。
      距離封靖嵐發布了那駭人的宣戰影片後,已過了五小時。
      協會的精銳部隊包圍在淡藍色的封鎖線外,伺機而動。數個小隊偽裝成平民,無視封靖嵐的警告,低調地潛入了封鎖區之中。
      應該說,是自以為低調。
      偽裝成平民的召喚師及滅魔師們,通過薄霧的那一刻,便曝光了身分。淡藍色的光線附著在協會的戰士身上,沒兩下就被三皇子的妖魔和不從者發現。戰鬥一觸即發。
      「太輕敵了……」奎薩爾低喃。
      他關注著那霧之屏障,神色肅殺。他感受到熟悉的氣息,伴隨著風,自遠方傳遞而來。
      倏地,他目光一凜。
      來了。
      淡藍色的光霧上空,浮現出密密麻麻、成千上百的黑點,接著穿透光霧。
      那是透過通道來到人界的妖魔大軍。
      群妖在空中張揚地狂舞,一邊前行,一邊對著駐守在天上與地下的協會軍隊發動攻擊。
      清冽的涼風中,帶著硝煙與血的味道。新鮮的、大量的、人類的血。
      喉嚨猛地一緊。
      他想起封平瀾的味道……
      吃飯囉,奎薩爾。
      封平瀾總是笑著將自己的血獻上。
      他曾抗拒吸食封平瀾的血,因為他不想讓自己有欠於人,不想接受封平瀾的施捨。但這傢伙總是每隔一陣子就「剛好」弄傷自己,然後像是順手之勞一般,「拜託」他啜飲那剛好多出來的血液。
      他雖心知肚明,卻決定忽視封平瀾這小小的心機。
      明明受惠的是他,封平瀾卻總是為此開心不已。
      不知不覺,他漸漸捨不得讓封平瀾流血。
      奎薩爾的手握成拳,指尖幾乎要刺入掌心。
      封平瀾……
      影子開始祟動不安,像是微風拂過的池水,泛起細微漣漪。
      冬犽察覺到異狀,轉頭望向站在一旁的奎薩爾。
      奎薩爾的表情冰冷漠然,和往常一樣,但強大的妖力在他身旁盤旋聚集。
      「奎薩爾?你想做什麼?」
      奎薩爾置若罔聞,強大妖力狂烈釋放。所有的契妖都感受到劇烈的壓迫感,光是站立都覺得困難。
      「冷靜點……」冬犽咬牙,努力地開口勸阻。
      索法則是淡然地站在一旁,悠悠地看著奎薩爾。
      奎薩爾冷望著曦舫,望著那層薄霧之壁。
      他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
      他的怒意無從發洩,到處都是敵人,但全都不是他的目標。他恨不得衝上戰場,殺戮毀滅一切擋在面前的阻礙,但這麼做也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
      黑暗的雲層間傳來沉悶的響聲,由遠而近,彷彿整個天空都在哀鳴。
      奎薩爾舉起手,猛地揮下。
      數百道落雷破天而降,電光在夜幕中留下一條條光痕,將天空割出無數道裂縫。
      雷電劈空,連續不斷的落雷,擊中了空中的妖魔,發出煙花般的聲響。數不盡的妖魔燃燒著自空中墜下,還未落地便在半空中化為灰燼。
      妖魔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亂了陣腳,但立刻分散閃避,沒兩下就消失在夜空之中。
      冬犽等契妖看著奎薩爾,詫異不已。
      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奎薩爾如此失控。
      無論面對多麼艱險的戰爭,無論面對多麼痛苦的磨難,從未失了分寸、亂了陣腳,總是那麼沉鬱內斂的戰鬼奎薩爾,第一次,這麼直接地展示宣洩出他的怒意。
      這怒火,是為了什麼原因而發?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為了敵人的卑劣狡詐?
      這怒火,又是為了誰而發?
      所有的雷電劈落之後,薄霧結界紊亂地閃動了一陣,但過沒多久就恢復原樣。
      奎薩爾冷哼了聲。
      「發洩夠了就走吧。」索法悠然開口。
      「這不是發洩。」奎薩爾冷瞥了封鎖區一眼,「這是戰帖。」
      這是對封靖嵐一個人下的戰帖。
      他在向封靖嵐宣告,他就在這裡。
      出來,封靖嵐。
      他就在這裡。
      他等著,等著封靖嵐現身。
      這一次,他會親自從封靖嵐手中,奪回被奪走的一切……
      奪回他的皇子,奪回他所珍視的人。
      
      市郊的一幢老舊公寓。
      舒適而溫暖的房間裡,四面牆盡是書櫃,塞滿了書。床邊的矮櫃上,擺著來自世界各地、各式各樣的音樂盒。
      少年跪在床鋪上,手搭著窗,望著夜空。
      遙遠的夜空彼端,一道道落下的閃電有如光雨。相隔太遠,雷聲傳不到他所在之處,但他彷彿能聽見陣陣的雷響。
      帶著憤怒的雷響。
      房門傳來兩下輕叩聲,接著緩緩打開。
      「我看見你房間的燈亮了,還好嗎?」莉紗走入房內,看見小兵正安坐在床上,鬆了口氣。
      「沒什麼,只是剛好醒了,睡不著。」
      莉紗走向床邊,看見遠方天幕上的雷電,不禁詫異,「好多閃電。我第一次看見那麼多閃電齊落。」
      小兵笑了笑,「我也是。」
      莉紗轉頭,看見放在床邊的厚重原文書,隨手拿起來翻了翻,「羅馬史?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歷史故事。」
      「因為很有趣呀。」小兵笑著開口,目光盯著翻開的書頁。頁面上的文字,正好是羅馬城被命名的那一段歷史。「看了這些書之後,我明白了很多事。有很多一直想不通的事,久了之後漸漸地也想通了。」
      莉紗看著小兵,忍不住輕笑,「講話像個學者一樣老成。」
      小兵嘿嘿一笑,接著側首,看向窗外。最後一道電光落下,天空恢復濃稠的黑。
      他轉回頭,「哥哥呢?他還沒回來嗎?」
      「他到遠方去處理事情,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你早點睡,要是看見你這麼晚還沒睡,你哥會擔心的。」
      「好喔。」小兵乖乖地躺入枕中。
      莉紗嘆了口氣。要不是她有那麼一點的用處被東尉看上,此時的她應該已被協會徵召上戰場,成為砲灰了。
      她知道東尉透過影校的通道,自由來去各地。透過協會的通訊網,她也知道今天晚上,東尉在全世界召喚師面前展示了一場駭人聽聞的警告。
      同時,不從者和皇族妖魔聯合發動革命,直搗協會的各大要塞及政治機構。她不認為像東尉這樣的人,會甘心臣服於任何人之下。沒有人能駕馭得了他。
      那麼,他為綠獅子和皇族效力,是為了什麼?
      「小兵,你哥到底打算做什麼?」
      「這個嘛……」小兵笑望著天花板,「他希望他的弟弟幸福。一直都是如此。」
      莉紗看著小兵。一瞬間,她突然覺得,眼前的少年似乎和封靖嵐一樣,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莉紗。」
      「嗯?」
      小兵側著頭,賊賊地望著莉紗竊笑,「妳打算陪我睡嗎?這樣哥哥可能會吃醋喔。」
      莉紗莞爾,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小鬼頭,想太多。」
      「莉紗,妳有契妖嗎?」
      莉紗看向小兵,沉默了片刻,回答,「之前有。」
      「後來呢?」
      「他……殉職了。」莉紗委婉回應。事實上,她的契妖是被東尉殺死的。她知道這種細節不用向小兵說明。
      「你們在一起多久啊?」
      「他從我祖父那一代開始就是我們家的契妖,所以我從小就看過他。但是締結契約是六年前的事。」
      「這樣挺久的呢。」小兵停頓了兩秒,繼續好奇發問,「那,妳會想念他嗎?」
      「……我們交情不深。」
      她的契妖福萊亞是個醜陋又遲鈍的妖魔,自她祖父一代傳承下來的。
      她和契妖都是迫於無奈被綁在一起。除了工作相關的事宜,他們沒有談過其他話題,即使出任務,兩人也是全程沉默。
      雖然她不像有些召喚師會惡待契妖,也給予契妖相當大的自由。但她心裡對福萊亞感到羞恥,她不常使喚契妖的原因是因為,她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的契妖。
      她從不在意福萊亞的感覺,她認為福萊亞亦是。
      但是,某次她們出任務時,來到了一棟私人山莊。在穿過那寬敞的前庭花園時,福萊亞突然停下了腳步。
      「有什麼問題嗎?」莉紗看向自己的契妖。她發現對方汙濁的眼中,似乎有著期待又興奮的光彩。
      長著難看骨節的灰藍色手掌,指向了花圃。
      「那個,妳的花……」福萊亞以粗啞的聲音回答,他不擅長言語,因此說出的話總以簡短單字組合,「那個,是妳。」
      莉紗瞥向花圃裡開得相當茂盛粉色的花朵,不明白對方的意思。因此她不耐煩地轉過頭,繼續自己的腳步,福萊亞立即跟上。
      或許是錯覺,但莉紗覺得,對方的神情似乎變得有些落寞。
      過了許久之後,她才知道,那種花叫伊莉紗白玫瑰,是她祖母喜歡的花。祖母的院子裡種滿了這種花,她的名字因這花而來。
      據說,命名的那一天,福萊亞也在場。
      莉紗將這回憶拋到腦後,看向小兵笑問,「怎麼突然問這些?該不會你也想要有自己的契妖吧?」
      「嘿嘿,被妳發現了。」
      莉紗拍了拍小兵的肩,「好了,你真的該睡了。」
      小兵笑了兩聲,乖乖躺正。
      「如果我有契妖的話,分離那麼久,我一定會非常想念他們。」
      「那麼,你必須先期望你的契妖符合你的理想。」莉紗想起福萊亞,那個她一直想擺脫的妖魔。
      小兵揚起笑容,「噢,我相信一定會的。」
      
      老舊公寓的一個房間,燈光暗去。房間上方,位於公寓頂端的加蓋鐵皮屋,緊閉的鐵門邊縫,隱約透出絲絲的微光。
      岳望舒坐在封平瀾身旁,他伸手撫了撫頸子。
      黑色的符紋完整無缺,但只有他知道,符紋只剩下那層薄薄的表面支撐著它的存在,實質上已沒有任何功效了。
      岳望舒刻意保留了部分咒語,沒有完全解除,以免被東尉察覺到異常。
      他隨時可以走,但因為封平瀾的緣故,他留下了。
      岳望舒伸手,覆上封平瀾的額頭。他的掌心散出一陣微弱的暖風,鑽入了封平瀾的耳內。
      咒語沁入封平瀾的意識,中斷了原本蜃煬施展在他靈魂上的咒語,接著開始逆向解除殘咒。
      「快點醒來呀,小子。醒來看看外頭的天空。」岳望舒在封平瀾耳邊低語,「看看你的契妖為你發了多大的火。」
      
      返溯的記憶中止。封平瀾的意識,回到了原本布滿炫光的空間之中。
      「你……還好嗎?」意識中的岳望舒,看著一臉驚愕的封平瀾,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那段記憶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封平瀾瞪大了眼,還未從震驚中回神,「你覺得呢?那是怎麼回事?」
      以他的聰明,不用想都猜得出答案。但是他不願去想。
      岳望舒看著封平瀾惶惑茫然的表情,遲疑了許久,才緩緩開口,「看起來應該、好像、似乎、有可能是……你和那個妖魔交換了靈魂……」
      「你也用太多推測語了吧。」封平瀾苦笑。
      所以,他有可能是雪勘皇子?他們靈魂交換了?
      原來,這就是靖嵐哥對他這麼差的原因?
      「你弄壞了我最重要的東西……」
      他記得封靖嵐曾說過這話。
      他一直想不透自己弄壞了什麼,一直猜不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現在他知道了。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他根本不是真正的封平瀾。只是占據了封平瀾身體的小偷。
      「原來如此……難怪靖嵐哥一直對我那麼惡劣,因為我根本不是他的弟弟嘛。」封平瀾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輕鬆語氣說著,彷彿發現自己穿到不成雙的襪子一般,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呃……你看到的未必是事實,說不定那是蜃煬刻意做假的記憶,你也知道那傢伙的劣根性。」
      「可是,你剛剛自己說這是我的記憶,我在自己的意識之中,所以可以避開蜃煬下的記憶屏蔽咒語,看見被塵封的記憶。」封平瀾得意地勾了勾嘴角,「不要忘了,我是特晉生榜首。沒那麼容易糊弄喔!哈哈哈哈哈。」
      「喔,對喔。」岳望舒在心裡暗罵自己蠢。
      封平瀾笑了笑,接著仰頭,重重地鬆了口氣。
      「原來,奎薩爾他們找了那麼久的人,一直就在他們身邊呀……」封平瀾想起奎薩爾,忍不住淺笑。
      下一秒,他的身邊浮現出幾個幻影,是他的六個契妖。
      封平瀾走向奎薩爾,露出了惡作劇一般的表情,「要是他們知道我就是雪勘皇子,不曉得會是什麼反應。」
      眼前的契妖們,同時露出了誇張的驚訝表情,嘴巴大開,眼睛也睜大到凸出眼窩,有如卡通人物。
      封平瀾搖了搖頭,「才沒那麼醜咧。」
      接著,面前的契妖恢復表情,變成平常的模樣。
      封平瀾在契妖身邊慢慢地踱步,繞過每一個幻影。
      「所以,我是雪勘皇子,是契妖們效忠的對象。」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所以,過去他們對雪勘皇子的忠心,對雪勘皇子的重視和關愛,全部都會轉向我,向我傾注囉?」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岳望舒看封平瀾似乎情緒穩定,便附和他所說的話。
      「這真是個皆大歡喜的發展!沒想到我能如願以償了呢!來吧!都來對平瀾注入滿滿的愛意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封平瀾開心地笑著。
      但當他看見奎薩爾的幻象時,心裡卻一陣抽痛,像是有人用力掐住他的心臟一樣。
      奇怪,怎麼會這樣?
      知道真相,他應該要開心,應該要如釋重負才對。這個真相,顯然是與他期望的事不謀而合。
      他能和契妖在一起,永遠不用面對分離,而且契妖們也會真心待他。
      面前的契妖再次動作,六道身影躬身,單膝跪在封平瀾面前,彷若朝見君王的臣子。
      「殿下……」奎薩爾望著封平瀾,以深情的嗓音低喚,「我終於找到您了。」
      「不,不要跪著,起來啦!」封平瀾連忙退後一步,慌亂不已。「我們是伙伴吧!」
      ──這真的是他想要的嗎?
      他真的希望妖魔們用對待雪勘的方式對他?
      這樣的話,過去他這個封平瀾,和契妖們建立的感情和互動方式,將會因為「雪勘皇子」這個身分所抹煞。
      他不想成為奎薩爾他們的主上。他們是平行的伙伴,是朋友。
      契妖的幻象沒有照做,全數以誠懇的目光看著他。
      「下令吧,殿下。」冬犽開口,臉上沒有平時那種溫柔的表情,只有平靜的忠誠。
      「下令吧。我會服從您所有的指令。」百嘹說著,全然地認真,沒有半絲平時的邪佞和輕浮。
      「下什麼指令啦!幹嘛搞得像BDSM,要我拿小皮鞭抽你們屁股嗎?哈哈哈……」封平瀾硬是漾起笑容,發出尷尬的笑聲。
      「下令吧,殿下。」奎薩爾開口,「我們願意為您爭戰,為您赴死。」
      這話讓封平瀾不爽了。
      「誰要你們死了!莫名其妙!」封平瀾賭氣地開口,「一直叫我下令,好,那我命令你們,不要叫我雪勘,叫我封平瀾。」
      契妖們沉默。
      「恕難從命……」奎薩爾深情地看著封平瀾,「因為你不是他。『封平瀾』,並不存在。」
      下一刻,六道身影消失。
      封平瀾皺著眉,他的心臟因慌亂而狂烈跳動,胸口劇烈起伏。
      過沒多久,空間裡再度出現一道扭曲模糊的人影。新的幻影在空中緩緩構築、定形。最後,封靖嵐的身影現身。
      「你弄壞了我最重要的東西……」封靖嵐陰沉著臉,以不帶溫度的語調說著,「你並不是我弟弟。」
      「那還真是對不起喔……」封平瀾無奈地嘀咕。
      看著封靖嵐,他的心情更加複雜。
      雖然知道了真相,但是莫名地,他就是無法恨封靖嵐。他的靈魂深處,對這個人有著莫名的嚮往和依戀。
      如果他真的是雪勘,那麼,如果他不想向靖嵐哥復仇的話,是不是會讓奎薩爾失望?
      不,或許,他根本沒有機會讓奎薩爾失望。因為……
      封平瀾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開口,「如果我是雪勘,那雪勘原本的記憶和人格會恢復嗎?」
      「如果靈魂回歸到本體的話,是有可能的。」岳望舒沒多想,直接回應。
      瞬間,封平瀾的臉上,浮現了明顯的驚恐。
      「那麼……」封平瀾壓抑著恐懼,低聲詢問,「『我』,還會存在嗎?」
      比起和契妖分離,比起和靖嵐對立,他最害怕的是,這個「封平瀾」根本沒有存在的意義。
      一直以來,他都是以封平瀾的身分活著,一路成長為現在的他。
      如果他回到雪勘的體內,那麼,這十二年來的「封平瀾」會去哪裡?
      消失無蹤嗎?還是變成雪勘皇子心中一段可笑的記憶?
      他,封平瀾,是不是會變成令雪勘皇子想到就覺得羞恥的黑歷史?就像他看到國中時的自己一樣?
      「雪勘殿下……」
      方才奎薩爾那恭敬的叫喚聲,在腦中盤旋。
      不要!
      如果他是雪勘的話,過去數個月來,他和契妖一點一滴建立的情誼,那份純粹的信任和伙伴之情,全部會被對雪勘的忠誠之心給影響、取代──
      他討厭這樣!那是他最純粹而真實的情感,他不想要改變!
      那是他與契妖創造出來的東西,是他這乏味的生命裡唯一一件專屬於他的東西。他不想要讓別人染指!
      他的人格與記憶,若是和雪勘重疊,將不再有獨立存在的意義。最終將會被漸漸遺忘、漸漸取代。
      到最後,沒有人會記得他曾是個獨立的人,獨立的生命。在眾人眼中,他只不過雪勘皇子失憶時的「異常行徑」罷了。
      他可以忍受分離,可以忍受被遺忘,但他無法忍受被取代……
      「平瀾……」岳望舒擔憂地輕喚。
      封平瀾的笑容崩解,他的恐懼毫不掩飾地呈現。
      他不想要自己是雪勘。
      他是封平瀾。
      他不要消失。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