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我的嬌嬌啊(簡體書)
我的嬌嬌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79175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身為白富美,羅嬌是個壞女人,裝腔作勢、愛錢如命。
    偏偏老天讓她遇到另一個壞蛋,頭腦卓絕,笑意迷人。
    羅嬌無話可說,想,她有一場戀愛得跟他談談!


    身為財團後裔,羅嬌為了在父親面前脫穎而出,
    找到了生物學大師席長殊尋求合作,卻被他一腳踢下飛機……
    兩人再見面,他又成了衣冠楚楚的豪門貴公子,
    皮笑肉不笑地逼著她配合自己欺騙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

    羅嬌惹不起他,就想躲,可他偏要纏過來,
    和她來一場有名無實的婚禮,將羅、席兩家一網打盡。
    他們是天生一對的壞坯子,聰明絕頂,將別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她問他:“我們兩個像不像反派人物啊?”
    他溫柔一笑,說:“瞎說……什麼叫作像,我們本來就是。”
  • 李一枕

    魅麗文化簽約作者、《飛言情》雜誌短篇常駐寫手,題材涉獵廣泛,文字精緻華麗,文風自成一派。
    稿件多刊發於《飛言情》、《花火》、《飛魔幻》等雜誌,蟬聯讀者票選人氣榜,倍受好評。
  • 第一章再遇席博士
    第二章新仇舊恨
    第三章戀與席博士
    第四章他貌美如花
    第五章見公婆
    第六章高手過招
    第七章全港熱戀
    第八章席博士到手
    第九章天生一對
    第十章異地戀猛如虎
    第十一章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十二章拯救席博士
    第十三章失而復得的他
    第十四章流年不利
    第十五章禍不單行
    第十六章終
    番外
  • 第一章 再遇席博士
    羅嬌再一次遇到席長殊,是在吉隆坡的跨年晚會上。
    那場晚會辦得很大,圈子裡各家排得上名號的小輩都來了。羅嬌是羅家老小,很得寵愛,打扮得光鮮亮麗,和誰都能聊上兩句。她花蝴蝶一樣飛來飛去,說得累了,隨手拿了杯冰酒倚在欄杆上,喝多了酒,目光都沒了焦距,還在一個勁地笑——
    她長得美,端著酒這樣似笑非笑,風情萬種的模樣實在不是請來助興的嫩模小明星能比的。路過的公子哥恰好看到,把懷裡的小美人丟到一邊,興沖沖地走來,擺了個自認為英俊瀟灑的姿態道:“羅小姐,一個人呀?”
    羅嬌不想搭理他,把笑容收斂了一點,有禮貌地說:“是呀,韓公子怎麼不去裡面?聽說他們待會兒要一起敲鐘呢。”
    “敲鐘有什麼意思,願意的話,我就去納斯達克了。”韓公子說著,一撩頭髮,很風流地說,“羅小姐這是趕我走嗎?”
    ——是呀是呀,趕緊滾開,別礙了我的眼。
    心裡這樣想,羅嬌剛要敷衍他,卻忽然眼睛一亮,笑眯眯地說:“和韓公子說話當然是我的榮幸,只是不湊巧,我約的人來了。”
    她剛說完,站在韓公子身後的席長殊便走過來,一隻手攬住她的腰肢,一隻手接過她端在手裡的冰酒,很寵溺地沖著她笑道:“嬌嬌,說好等著我的,怎麼又和不三不四的人講話?”
    羅嬌第一次知道他說話竟然這麼毒,忍笑忍得辛苦,只好低下頭。那邊韓公子臉色變得很有趣,先是氣紅了,他正要開口,不知想到什麼,竟然又白了臉色,最後只哼了一聲便拂袖而去。
    席長殊看著他走開,這才收回視線,跟羅嬌絮叨:“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最是浪蕩,你小心一點。”
    羅嬌抬起頭,笑得眼角都泛了紅,眼波流轉看向他,問:“總比你這個愛喬裝打扮的騙子要好呀。席博士怎麼貴足踏賤地,屈尊來我們這樣的聚會了?”
    “來找人的。”他簡短地說,掃視一圈又皺起眉來,“怎麼這麼多人?”
    “你從沒來過這樣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連調情都效率低下,不符合我的做人理念。”
    “你的理念是什麼?不會是看上就追,追上就睡,睡完就散吧?”羅嬌說完,見席長殊不反駁,咂咂嘴道,“席博士,你真是難得一見心口如一的渣啊。”
    羅嬌嘴裡一口一個席博士不是調戲,這個席長殊,正宗香港大學畢業,哈佛生物系連讀,到如今已是世上首屈一指的生物學大師。羅嬌曾經想將他請到羅家旗下的生物實驗室,負責開發新的生物工程,找過他許多次,每一次都沒什麼回音,最多也不過是他的助理禮貌地回復說:“席先生在忙。”
    世上這麼多人,席長殊偏偏是最忙的那一個。羅嬌氣得沒辦法,打聽到他那時在西伯利亞做新的課題報告,買通了他身邊的人,想強行見上一面。只是席長殊這個人實在與眾不同,羅嬌不願回憶起那倒黴的西伯利亞之旅,看到他就渾身不自在,這次相逢,因為醉酒,她才敢大著膽子抱怨幾句。
    席長殊懶得跟醉鬼說話,要放開她,可她喝得實在有點多,腿一軟就像個漂亮的花瓶似的往旁邊倒去。席長殊眼明手快地抓住她,她軟綿綿地纏在他身上,還喋喋不休:“好看的男人都是渣,有錢的男人都是負心漢。哎呀呀,不得了,席博士你又有錢又好看,真是讓人招架不住啊。”
    “怎麼口口聲聲說我渣,借酒裝瘋嗎?”
    “呸!”羅嬌啐他一口,又咯咯笑起來,“你不渣怎麼一直不肯見我?咱們在西伯利亞明明都春風一度了,可我醒來就發現你不在了。你把我扔回香港讓我自生自滅,只丟了個合同給我,是當作補償嗎?”
    她口無遮攔,胡亂用詞,讓人浮想聯翩。席長殊聽了覺得她也是個人才,能把當初一件正兒八經的事說得像是談情說愛。他沒忍住,面上浮起淺淺笑意。周圍有人識得席長殊這張臉,漸漸就往這邊看來。
    席長殊不愛出風頭,更不想被人看到自己來搭訕,不禁有幾分後悔出手來管這個醉鬼的閒事,想一走了之,可羅嬌已經手腳並用地纏在他身上。她穿得單薄,只有一件華麗的晚禮服,美則美矣,可大半個肩膀都露在外面,席長殊一低頭,就能看到她豐腴柔軟的胸,她就那麼靠在他的身上。
    他也是男人,還是個不那麼專一的男人,真正春風一度就走人的事也不是沒有幹過。可對待羅嬌,他不能那樣隨便。
    席長殊沒辦法,半扶半抱地把她帶到了休息室。一脫離眾人的視線,她倒是乖乖地躺到了床上,還曉得自己拉起被子蓋好,老老實實躺在那裡,倒真像是個公主。
    席長殊被她搞得沒脾氣,解開一粒衣扣,給她倒了一杯水,又往裡面加了點料,這才灌進她嘴裡。
    他也是大少爺,從沒伺候過別人,羅嬌被嗆得咳嗽起來,水順著潔白的脖頸往下流,一路流進了胸口。半晌後,她感覺頭痛欲裂,緩緩睜開眼,瞪著席長殊問他:“你給我喝的什麼?!”
    “從西紅柿和蜂蜜裡提取的果糖,再加上一點別的輔料,能夠幫助酒精在身體裡迅速結晶,然後從體內排出。”
    “那我頭怎麼這麼疼?”
    “大概是酒喝多了。”
    “可我總覺得以前喝多了沒這麼疼啊……況且我還沒喝多少。”
    席長殊眼神閃爍了一下,慢條斯理地說:“大概是後遺症吧,這個解酒藥本來要稀釋了再服用,不過你放心,除了頭疼,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羅嬌簡直被他氣死了,推開他跌跌撞撞地往廁所跑。他避開她,想了想又補充道:“大概經常上廁所也算一種副作用。”
    等羅嬌從衛生間出來,看到席長殊已經替自己開了一瓶紅酒,又叫了乳酪和橄欖。他把兩條長腿搭在桌子上,很悠閒地玩著平板電腦。
    羅嬌頭還在疼,不但疼還覺得天地都在旋轉。她曉得自己鬥不過席長殊這個王八蛋,跌跌撞撞地走過去,惡狠狠地把他的腿撞下去,自己靠在桌上看著他。
    “說吧,你一定要把我的酒解了,要問我什麼事?”
    “嬌嬌,你這可是冤枉我了。”他把橄欖塞到嘴裡,笑得眼紋深深,“我也是好心,怕你醉得太厲害。”
    “狗屎。”
    “小姑娘不要說髒話。”
    羅嬌不接他的話茬,雙手交叉在胸前,冷冷地看著他。席長殊到底舉手投降了,說:“我承認,我是有事要請你幫忙。”
    “早這麼說不就行了。”羅嬌說,“那我就直接告訴你吧,不幫。”
    “這麼絕情?”
    “親愛的席博士……”羅嬌一腳踩在席長殊坐著的椅子上,她腿長,小腿肌膚雪白瑩潤,初雪一樣,用力時顯出流暢曼妙的線條,此時她揚揚得意地看著席長殊,難得有些孩子氣,“你把我直接扔回香港的行為也很無情,我只是還給你罷了。”
    席長殊挑挑眉,覺得她這個神情實在可愛,耀武揚威時,眼睛瑩瑩有光。他伸出手,作勢要去抓她的腳踝。羅嬌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向旁邊躲閃,卻失去平衡,筆直地摔入了他的懷中。
    禮服露出大片姣好的肌膚,貼在掌心有玉一樣的溫度。席長殊抱著她,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她被嚇了一跳,受驚的小兔子一樣僵住,須臾後反應過來,要從他的懷中掙脫。可他攬住她纖細的腰身,手稍一用力便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薄薄的衣料擋不住人體的溫度,羅嬌不敢亂動,聽著他湊到耳邊低沉性感地說:“我問你答,問完我就放你走,明白了嗎?”
    “席博士,你這叫作輕薄良家女子。”
    “這哪裡叫作輕薄,我這樣好看,算是輕薄嗎?”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