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漂鳥集[中英雙語版]
漂鳥集[中英雙語版]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7915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 此商品可用紅利積點兌換
  • 所需紅利點數:200
  • 兌換此書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夏天的漂鳥,到我窗前來唱歌,又飛去了。
    秋天的黃葉,沒有歌唱,只嘆息一聲,飄落在那裡。
    ──《漂鳥集》‧1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And yellow leaves of autumn, which have no songs, flutter and fall there with a sigh.—Stray Birds‧1
     
    泰戈爾最重要代表作
    世界上偉大詩集之一
     
    《漂鳥集》為印度詩哲泰戈爾享譽世界的佳作之一,完成於1916年。在這三百餘首短詩中,泰戈爾以清麗抒情的筆調,歌頌大自然的壯闊、體會人生的哲理、抒發對社會的反思、道出對人類的愛,隻字片語中蘊含了無限的哲思與智慧。
    曾有位印度醫生說過:「每天讀一句泰戈爾的詩,使我立刻忘卻世上一切苦痛。」的確,泰戈爾《漂鳥集》的文字清新雋永,短短的語句像是捕捉了宇宙萬物的浮光掠影,十分深刻動人。 
  • 拉平特拉.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
    亞洲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作品清新動人,蘊藏世間哲理,有「詩哲」之譽
     
    泰戈爾是印度馳名世界的文學家、哲學家及愛國主義者。1861年生於加爾各答一個貴族家庭,自幼便展現過人的文學天賦,三十五歲前已著述了短篇小說、戲劇及詩歌等多部作品,最重要的兒童詩集《新月集》便是此時期名作。

    儘管泰戈爾的作品以詩歌為主,但是其戲劇和散文也都洋溢著清新的詩意,蘊蓄人生的哲理,因而有「詩哲」之稱。代表作品有《漂鳥集》、《頌歌集》、《新月集》、《採果集》、《園丁集》等,皆廣為流傳,深富藝術價值。1913年,以詩集《頌歌集》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從此享譽國際。 


    糜文開
    知名印度文化學者,
    泰戈爾在華文世界最經典的代言人

    糜文開,江蘇無錫人。生於1907年,卒於1983年。曾任印度國際大學哲學院研究員,以及香港新亞書院、國立臺灣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等校教授,並擔任外交部專員,駐印度、菲律賓、泰國大使館祕書。
    糜文開於1940年代長駐印度十年,因此種下與印度文學、歷史的深厚淵源,對中印文化推廣更是不遺餘力。返臺後,應著名學者臺靜農教授之請,至臺灣大學講授印度文學,林文月便是其學生之一。譯有《漂鳥集》、《頌歌集》、《採果集》、《奈都夫人詩全集》等十餘種印度文學,並與其女糜榴麗合譯《新月集》等、與其夫人裴普賢合譯《泰戈爾小說戲劇集》等,為近代少數精研印度文化的學人。

  • 泰戈爾在臺灣的代言人: 糜文開
    印度,有點熟悉又遙遠神祕的國度。古遠的天竺故事和印度歌舞人人皆有印象,但印度現代的歷史和文學卻又似乎相當陌生。泰戈爾可能是大家最容易想到的現代印度作家了:身為亞洲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泰戈爾在二十世紀前半的中國名聲響亮,不但曾親訪中國,與徐志摩、林徽因的交往讓人津津樂道,梁啟超也為他取了個中文名字「竺震旦」。鄭振鐸在1922年譯出了他的《飛鳥集》,更是傳頌一時。
     
    但在戰後的臺灣,五四詩人已遠,《飛鳥集》因鄭振鐸「附匪」而名列禁書書單,泰戈爾的名聲仍得以維持不墜,必須歸功於糜文開。臺灣市面上雖能見到鄭振鐸的《飛鳥集》,例如江南、輔新、漢風等出版社的版本,但都不署譯者名字,且書名一律都改為《漂鳥集》,也是因為糜文開的緣故。至今兩岸新譯本不絕,但無論譯者是誰,中國至今仍以《飛鳥集》為主流,臺灣還是繼續稱為《漂鳥集》,兩岸各有定譯,也是頗為有趣的現象。
     
    糜文開(1908-1983)是江蘇無錫人,中華民國外交官,1940年代長駐印度,也在印度國際大學哲學系進修,與印度淵源甚深。1948年,他在印度大使館長夏無事,和同事容寶琛兩人偶然發現鄭振鐸的《飛鳥集》不全,且誤譯處不少,於是重譯此書,改書名為《漂鳥集》,理由是「漂鳥」比「飛鳥」更符合印度崇尚雲遊漂泊修行者的意象。序中說當初翻譯此詩集純為「消夏」,初無出版之計畫,他比較急於出版的是1948年上半年已經譯完的《奈都夫人詩全集》。為了這本詩集,他不但跟作者奈都夫人合照,夫人也寫了幾句給中文讀者的話,又請了駐印度大使羅家倫寫序,一切準備妥當,寄去上海商務準備出版。誰知1949年時局大亂,上海商務說無法出版了,糜文開羈留香港,只好自己開起出版社來。出版社叫做「印度研究社」,專出糜文開和女兒糜榴麗兩人譯作。原本計畫出五本書,第五本即《泰戈爾詩總集》,包含已譯完的《漂鳥集》和《新月集》,不過後來只出了前四種,《泰戈爾詩總集》並未在香港出版。
     
    糜文開1953年來到臺灣,繼續外交官生涯,也在大學教印度文學。1955年,應朋友要求,在香港大學生活月刊連載早已譯出的《漂鳥集》,許多讀者為之驚豔,三民書局遂在1956年出版《漂鳥集》單行本。此後「漂鳥」成為臺灣的定譯,儘管臺灣還有周策縱在美國譯的《失群的鳥》和羅青的《單飛的鳥》,但都無法取代《漂鳥集》在讀者心中的地位。糜文開與糜榴麗父女合譯的《新月集》也繼《漂鳥集》後出版。糜文開又陸續與夫人裴溥言合譯其他五冊泰戈爾詩集,1958年出齊七冊。此時距離他在新德里消夏時翻譯《漂鳥集》已有十年,他自己漂泊港臺,歷經喪偶與新婚,境遇憂喜交織,恍若隔世,也見證了戰後文人流離遷徙的動亂時光。
     
    《漂鳥集》和《新月集》風格完全不同。《漂鳥集》是精緻玲瓏的浮光掠影,短短一兩句人生哲理沁人心脾,的確足以「消夏」;《新月集》卻是童趣十足,親子情深之作,幾首敘事詩有情有景,難以忘懷。每一本譯作都與譯者的生命歷程交織而成,今天重看糜文開翻譯的泰戈爾詩作,似乎還能感受到1948年印度的那一個漫漫長夏呢!
     
    師大翻譯研究所教授 賴慈芸 
    二O一八年三月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