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月落舊暮裡(簡體書)
月落舊暮裡(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7516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八千桂酒暖心力作!
    雙男主文:溫柔強大×軟萌貼心


    遇見你,是漫天神佛都不能給的慈悲
    一場溫柔的等待,一段不能承受之痛;
    願拋棄自身所有,換他半世安寧。


    獨立生活在山林間千重川,因為一個人太孤單,總是撿一些奄奄一息的活物回來養,
    直到有一天撿到了風盞,風盞被撿到的時候已經瞎了雙眼,
    因為他生來有一雙可以看破天機的眼睛,
    一直被小心翼翼養大,引來多方覬覦
    最後不堪忍受自戳雙目,逃了出來。

    千重川從來沒有撿到過這麼通靈性的生物,
    一直細心照料,一個是不知身份也不知來處的獨身者,
    一個是不知受何遭遇的失明少年,日子緩緩的,兩人相依為命,
    本以為生活會一直這樣溫馨地過下去,
    但風盞終究是懷璧其罪,多少人惦記著他的這雙眼睛,
    最後真相浮出水面,一直傷害風盞的人便是千重川的父親,
    風盞再次被抓走,千重川豁出性命,也要將風盞救回,最終兩人冰釋前嫌。
  • 八千桂酒

    以文字為生,文風獨特,感情描寫細膩,擅長于平凡之處找尋不平凡,故事腦洞大開,已完結作品《公路月臺》《落花流水》《被迫成為武林愛豆》,已出版《月落舊暮裡》繁體版。
  • 第一章  緣起
    第二章  夜襲
    第三章  綺夜
    第四章  夢境
    第五章  瓊華
    第六章  過往
    第七章  驚蟄
    第八章  歸途
    第九章  險阻
    第十章  旅人
    第十一章  重逢
    第十二章  聖園
    第十三章  微風
    第十四章  須彌
    第十五章  人間
    第十六章  轉念
    第十七章  來兮
    【番外一】 酒天&風禦
    【番外二】 風盞&千重川
    【後記】
  • 又是一個雨天。
    千重川起得很早,他要把昨天不知為何死在廟裡的鳥帶去暮裡山安葬。
    雨天路滑,千重川赤著腳,拿了一根草繩把寬鬆的長褲綁緊,他的姿態很端正,拿著什麼貴重的東西似的。他左手捧著那只死鳥,右手遮在鳥身上,給它擋住了一些冰涼的雨水。
    暮裡山離這裡不近,千重川走了很久,一直走到大雨將歇,只剩下濛濛一層打在他的短髮和肩膀上,他才終於踏上了進山的小路。
    對這裡,千重川了如指掌,他不用懼怕自己的赤腳會被什麼東西紮破,幾乎連路都不用看。他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那裡有一棵還沒長成的小花柏,他覺得這裡對這只早夭的鳥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安息之地。
    可是他想挖坑安葬小鳥的地方已經有小東西躺在上面,千重川蹲下身,仔細地打量。那是一條小龍,真的很小,還沒有他的小臂長,好像被什麼人拿刀狠狠劃了一下,晶瑩的鱗片翻翹著,眼睛下有兩道被雨水沖刷過的血痕。
    千重川試探著摸了摸它,它的尾巴猛然抽動了一下。
    還活著。
    他想了想,把手裡的鳥珍重地放在地上,脫了自己的衣服,指節分明的大手用力擰出了上面的雨水,他做了個簡單的包袱,小心翼翼地把小龍裝了進去。
    那只鳥被好好地安葬了,千重川將那有點重量的小包袱掛在手臂上,按照原路回去。
    廟的大門沒有鎖,這裡人跡罕至,千重川也不擔心自己簡陋的衣物被褥遭遇什麼不測。他推開門進去,把小龍放在床上,先去打了一桶冰涼的井水沖乾淨自己,才回來看那條龍。
    千重川救過很多動物,但救龍還是第一次,事實上,他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一條真的龍。他異常細心地把那條小龍翹起來的鱗片按下去,希望它們能沿著正常的方向癒合,又小心翼翼地清理了小龍的傷口。他不知道人間的藥對龍有沒有用,便沒有貿然給這條小龍敷藥。
    後院有柴,千重川拿了一些放在銅盆裡,燒熱了就放在床下。屋裡確實是太冷,今天又下了雨,他不希望這條龍被活活凍死。
    一直等了十天,那條龍也沒有醒,千重川甚至以為它救不回來了。
    第十一天,千重川發現廚房裡沒有吃的了,他去了後面的菜地,摘了不少的青菜拎回來,本來是想直接回廚房的,路過他房間時還是不太放心地提著籃子進去,想看看那條小龍有沒有醒。
    床上是空的,千重川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人掐著脖子推在牆上,是個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的少年。他看見一張年輕的臉離自己很近,對方兇狠地問他:“你是誰?”
    千重川沒有緊張,他知道少年殺不死自己,他看著少年的眼睛,那雙很好看的眼睛是霧濛濛的一片,瞳孔的地方白茫茫的。
    少年瞎了。
    他起了一點惻隱之心,很平和地告訴他:“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你不用害怕,我對你身上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好奇心,如果你想走,隨時可以走。”
    少年掐著他脖子的手慢慢地松了力氣。無數次面對危險,讓他有了一種玄妙的感覺,他確信眼前這個人沒有惡意,就信了千重川的話,抿著嘴唇慢慢離他遠了點。
    “我有衣服,雖然可能不合身,你要穿嗎?”千重川看著傷痕累累的少年。
    過了好一會,少年猶豫著說了一聲“謝謝”。
    千重川的衣服很大,少年穿著不太合身,笨拙地自己挽著袖口,他看不見。千重川卻沒有管他,轉身去處理自己剛剛摘下來的蔬菜。
    今天天氣晴朗,井裡的水也沒前幾天那麼涼,千重川微微彎下腰,在自己搭的石臺上洗菜,菜葉上生了小蟲子,是一隻綠色的肥蟲,千重川伸出手指想拿掉它,它卻急不可耐地扭動著跑了。
    千重川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頭,過了半晌才繼續洗菜。
    他做了一頓很簡單的飯,蒸糙米和煮青菜,夠兩個人吃的。
    小龍沒有吃,他雖然穿了千重川的衣服,卻仍然警惕著,剛剛瞎了眼睛,整個人又慌又怕,可他並不想在千重川面前表現出來,只好沉默地坐在一旁,聽千重川偶爾發出的筷子和碗的碰撞聲。
    這裡太安靜了,安靜到只有小蟲子和鳥叫。鳥和千重川一樣,常駐在廟裡,就在臥室的屋簷下搭了一個窩。千重川近距離地看過它很多次,是一隻青鳥,尾巴尖上有火一樣的光,兩隻眼睛是明黃色。
    此時,這只鳥飛進了房間,很大膽地落在了小龍的肩膀上,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去拔劍。
    可是他的劍已經沒有了。
    “不要怕,是一隻鳥。”千重川正好吃完了飯,他無聲而利落地收拾自己的碗筷,“飯放在這裡,想吃的話就吃。”
    他轉身就要走,小龍聽見他的腳步聲離得越來越遠,猶豫著出聲:“等一下!”
    千重川停下了,他回頭看著小龍,等著他的下文。
    “我能幫你幹點什麼嗎?”
    “可以,你來幫我喂蛇吧。”千重川拉著他站起來,走了很久,小龍看不見,只覺得越走越冷,過了好一會,千重川停下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