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隨書加贈舒心卡4張組】
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隨書加贈舒心卡4張組】
  • 定  價:NT$340元
  • 優惠價: 79269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只有當你也在意我時,你才會被我的情緒寄生。
    超越「情緒陰影」──接住情緒,就接住了自己。
     
    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都是我們心裡情緒基調的投射。
    剪掉寄生,給「愛」搭配上一個最適當的距離。
    我們生來都是孤獨的人,為了抵抗這個孤獨,有些人選擇否認,有些人選擇寄生,希望被聽見而武裝,渴望被照顧而自傷,如此矛盾又糾結的執迷,只是想要在種種的防衛當中,找到一點點的喘息。
    有時我們將情緒附著在自己心上,有時又將情緒放到了別人身上。其實每個情緒、每個行為背後,都有獨特的意義,連結自己內心專屬的故事情節。唯有透過內在自我覺察與外在相互理解的可能性,才能在明知情緒存在的狀態下,還能做出貼近自己內心的選擇。
    四大主軸:
    ☆情緒,解讀世界的方式(情緒投射的特性)
    ☆情緒,在人我之間(情緒如何影響人我關係)
    ☆情緒,一個好不容易生存下來的我自己(情緒如何在自我身上運作)
    ☆情緒,感受並持續活著(超越情緒的方法)
    34則作者深層的自我揭露與臨床案例,剖析34種「情緒寄生」的效應,只有勇敢地把這些寄生情緒從你心裡剪掉,你的內在才會讓出空間,接受生命中新的美好!
     
    【本書特色】
    ◇更貼近華人文化的,或許不是「情緒勒索」這個名詞,而是「情緒寄生」的現象──勒索是有意識的、一種帶有權力的逼迫;而寄生是無意識的,因為那些會將情緒投到別人身上的,往往不是真正有權力的強者,而是曾經也受壓迫的弱者。
     
    ◇以「精神分析心理學」為核心──作者以13年鑽研精神分析心理學累積的心得,融合前人的理論、近代的研究,以及自己的臨床工作經驗,融會為34個情緒「效應」,含括的理論有:佛洛伊德(投射、心理防衛、壓抑、合理化作用、伊底帕斯情結)、克萊恩(心理定格、心理分裂)、拉岡(鏡像階段)、溫尼考特(無情的愛、不表達的表達、真我退化、呼喊理論)、哈特曼(分化能力)、瓊斯(強迫性重複)、沙利文(共同生存原理)、寇哈特(自戀)、羅吉斯(現象學),以及認知發展學派皮亞傑(自我中心)、阿德勒(自卑)、完形心理學(未竟事務理論)等。
     
    ◇擺脫情緒困境的實用原則──如「當你成為情緒寄生的宿主,8個你應該知道的事?」、「親密關係中最決絕的8句話?」、「面對父母,8件不要做的事?」、「重建安全感,可以做的8件事?」。
     
    人的心中彷彿一直有一片荒蕪的夜地,
    留給那個幽暗又寂寞的自我。──佛洛伊德
     

  • 許皓宜
    最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現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曾在大學教學多年,也曾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心理動力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主持環宇廣播電台《從心聊聊天》節目,《商業周刊》「心理學會客室」、《皇冠雜誌》、《親子天下》專欄作家,也是媒體節目長期邀請的心理學專家。
    從2005年開始接觸精神分析與分析心理學理論,《情緒寄生》是她回到一個心理學家「我」的視角,透過他人與自身的故事,更多的自我揭露,引導讀者更進一步地理解和接納自己的情緒。
    出版著作有:《情緒陰影:「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認識內在原型,享受情緒自由》、《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心累》、《如果,愛能不寂寞》、《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每段關係裡的安心感》、《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教出情緒不暴走的孩子》、《在愛情的四季裡,妳依然可以做自己》,以及有聲書《聽孩子說,我們忘了的事》等書。

    繪者簡介
    蔡杏元

    用畫圖跟自己對話,現在跟貓住在風城。
    作品有:《狐狸和蘋果》、《茄苳老樹雲遊去》、《塩水阿公放煙火》、《呼嚕嚕,呼叫磯田謙雄》、《南路鷹飛高高:大甲鐵砧山與灰面鵟鷹》等。
  • 【真情推薦】
    艾莉   作家海苔熊 科普心理作家
    張曼娟 作家

    御姊愛 作家
    趙文滔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家庭治療師
    謝文憲 知名講師、作家
    蘇絢慧 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
     
    接住父母比接住兒女更加不易,因為,孩子受傷是我們造成的,我們受傷卻是父母造成的,我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練出臂力、練出耐力,也練出慈悲力。──張曼娟
    在每一則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的故事裡,皓宜再次交出了陪伴的心意,像是可以收下你所有的煩惱,仔仔細細抽絲剝繭出你的困惑。──艾莉
    書裡有好多讓我歎為觀止的句子,也湧現很多想法,思緒停不下來。讀到後來我發現,不論是幻想或現實,都只不過是我們求生存的一種方式。──海苔熊
    我特別敬佩她溫暖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當大家不停地宣稱自己如何被家人「情緒勒索」時,她卻說,那樣的勒索裡面,其實佔了很多愛的成分。──御姊愛
    在這些看似隨興的故事背後,我看到的是皓宜這些年來在精神分析下的功夫,讓讀者不再被專業術語欺負,而能和心理學做好朋友。──趙文滔
     

    〈我們求生存的一種方式〉
    海苔熊(科普心理作家)
    我終於看完皓宜老師的書了,有點惆悵。用「終於」是因為,儘管每天只能擠出實習的一些零碎時間來看一篇兩篇,也還是覺得獲益良多;用「惆悵」是因為,這一個月來,我幾乎每天都帶著這本書跑來跑去,在閱讀的時候想著怎樣才能趕快看完,但真正翻到最後一篇,又有一種「可惡,怎麼竟然沒有了!」的感覺。
    在看這本書的過程當中,讓我認識了一個不一樣的皓宜,三十幾篇故事,有一半以上都是關於她的,雖然書中案例各不相屬,但又有一種隱約的連貫在其中穿針引線。能夠坦白說出自己內心的轉折,真的是一種很不容易的勇敢。
    書裡運用很多的「效應」當小標籤,同時也是一本探究心理動力的故事集,我覺得這種做法很好,一方面讓那些「想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的人,有一個解釋的空間;另一方面,也讓那些「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的人,暫時安住在這個標籤裡面。一邊看,一邊覺得裡面有好多讓我歎為觀止的句子,也湧現很多想法,思緒停不下來。為了安頓這些腦袋裡的文字,只好拿出筆來寫一點東西,越寫越覺得有些什麼滲入心坎裡。
    「沒有當夠小孩的人,也常常當不好一個大人。」
    「遮掩並不是要把自己藏起來,而是讓自己有活下去的動力。」
    「只有當你也在意我時,你才會被我的情緒寄生。」……
    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經常問自己到底要不要看破幻想,但讀到後來我發現,不論是幻想或現實,都只不過是我們求生存的一種方式。
    我們生來都是孤獨的人,為了抵抗這個孤獨,有些人選擇否認,有些人選擇寄生,有些人反覆地壓抑自己,有些人不知不覺地傷害別人;我們時而活在過去的幻想,時而活在未來渺茫的渴望,為了被聽見而武裝,為了被照顧而自傷,如此矛盾又糾結的執迷,其實只是想要在種種的防衛當中,找到一點點的喘息。
    然後隨著年紀,隨著各種生命的經歷,我們慢慢開始累積勇氣,長成更一致的自己。
     
    〈和心理學做好朋友〉
    趙文滔(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教授、家庭治療師)
    做為心理學家,我一直堅信心理學是人一生健全發展、追求幸福的必備知識與能力,應該受到重視。可惜我國現行教育制度,從小學到大學,心理學仍是聊備一格的點綴,綜藝節目的話題。
    當今社會節奏越來越快,壓力越來越高,許多人希望多了解情緒,但多數心理學家都像我,口拙筆澀,不擅長把心理學之美介紹給大眾。其實,能讓充滿拗口術語的心理學變得簡潔易懂,不是件簡單的事。皓宜恰好有這種天賦。
    皓宜是我認識的朋友中,擅長以深入淺出的方式,介紹心理學給大眾的神人級心理學家。
    她才思敏捷,寫作速度又快,令爬文如蝸牛的我羨慕得要命。她的文字也逐年進化,越來越自由,生活經驗信手捻來,寫案主、寫學生、寫讀者、寫家人,也寫自己的故事,令人一讀便停不下來。
    在這些看似隨興的故事背後,我看到的是皓宜這些年來在精神分析下的功夫。她把原本令人望而生畏的各種精神分析語言,用一個個言簡意賅的故事,讓讀者不再被專業術語欺負,而能和心理學做好朋友。
    心理學如果只能在學術圈高談闊論,頂多只是一種死物;要能接通生命,普渡眾生,才是活學問、真知識。皓宜說的心理學,總是這麼進入人間,在生活日常中,準備接受真實人生的考驗。
    透過故事,皓宜把三十四種情緒的效應清楚道來。希望讀者讀後,能對自己的生活、遭遇的困境,產生一番不同的體會。
     
    〈溫暖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
    御姊愛(作家)
    生命裡有許多情緒上的難關,其實是自己饒不了自己。皓宜透過溫暖的文字和理性的分析,將各種寄生在人們身上隱而未顯的「情緒原」一一挑了出來。我特別喜歡其中一篇〈刺蝟效應〉,「相愛的刺蝟想要靠在一起取暖,可是靠得太近,就會被對方身上的刺弄傷,只好不斷地挪移位置」,而那樣的挪移,不就是一種愛嗎?
    我和皓宜相熟,特別敬佩她溫暖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當大家不停地宣稱自己如何被家人「情緒勒索」時,她卻說,那樣的勒索裡面,其實佔了很多愛的成分,只不過善意被錯誤表達,於是大家都受傷了。
    或許我們每個人身上都帶有一些自己所不自知的盲點,讓人生的路途走起來總是在同一個地方跌跤。這本《情緒寄生》,或許能夠幫助你用另一個角度,重新認識自己。
     
    〈不只是陪伴,是明白的指引〉
    艾莉(作家)
    皓宜妹妹,我喜歡這樣叫她。在我印象中,她總是一雙專注的眼神,仔細聆聽,像是可以收下你所有的煩惱,仔仔細細抽絲剝繭出你的困惑。她寫書寫得很勤,有幾本書艱深到讓我頭疼(笑),卻不影響暢銷的程度。我想那是因為大家對她的信任與依賴。
    這次她在新書《情緒寄生》裡,簡簡單單以說故事的方式,再次交出了陪伴的心意。在每一則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的故事裡,分析著困擾你我的情緒是什麼。她不只是分析,不只是陪伴,不是冷冰冰地用一些專業的心理學學說崩解我們,她還要告訴你,面對這些情緒時,到底應該怎麼辦。更重要的是,她也在每一則故事當中,提醒了我們同理心、設身處地的必要。
    如果現在的你,需要的不只是理解,更需要明白的指引,皓宜妹妹絕對可以陪伴現在的你。

  • 〈擺脫情緒寄生,找到好好活著的理由〉
     
    我們一生都在和自己的情緒搏鬥。
    情緒憤怒時,得要控制自己,不要傷到所愛的人。
    情緒低落時,要想盡辦法走出谷底,尋找好好活著的理由。
    很多時候,情緒積累在心中,如影隨形的感覺,像胸口著了一團火,卻沒有人可以看得見。
    沒有人可以代替別人理解,這種與自我情緒共存的孤獨。
    情緒在每個人身上,都以一種獨特的形式存在,卻依著各種千奇百怪的模樣,影響我們的人生。你、我,你們和我們,皆是如此。
     
    深刻地愛著,卻無法感受被愛
     
    初入心理諮商的第一年,身為大學生們的輔導老師,我在會談室中,卻時常因為聽到對方的生命故事,而忍不住要落下眼淚。某天,一位女大生見狀,忍不住問我:「老師,我的故事是不是真的那麼可憐?」這個問題啟發了我,打從心裡體驗到,原來透過別人的故事,擾動的竟是我們心底,自以為早已遺忘的情結。
    於是我投向深度心理治療,心裡想著,要陪伴那些不曾被父母好好對待過的孩子,可以鳴發出隱藏內心的不平之音。然而,很快我就發現,那些不曾好好對待孩子的父母,大多也有著令人心碎的童年,或無法言說的婚姻困境。
    我看著父母與孩子,丈夫與妻子,在各自的立場上,深刻地愛著,卻無法感受被愛而痛苦且掙扎著。我突然發現,原來我們所處的世界,竟是如此用力地要將是非對錯截然劃分,好像非得找到明確的黑與白,人們才能給予自己一個交代:是你對不起我,所以,我終於可以離開你了。
    是嗎?那些對不起你的人,你真的能夠離開他了嗎?
    那些你對不起的人,你就真的一輩子欠他嗎?
    經過這麼多年的臨床工作與自我分析後,我終於明白,不管我們的人生發生什麼,真的都是「命」。
    而所謂「認命」,不是叫我們什麼都不做,站在那兒束手就擒,而是實實在在地去「認識」:每一種「命」,都是為了讓我們從中淬鍊出屬於自我的獨特的美好。
     
    那些憤怒與失落、遺憾與憂傷……
     
    我想起曾經有個年輕人告訴我,他從小被媽媽毒打,等他長大以後,對母親非常怨恨,覺得自己童年遭受虐待,所以一直活得不快樂。
    如果用「好壞」來形容這段往事,我們或許很快就能下判斷說:這真是一個壞透了的母親,和一個好可憐的小孩。
    但是,若我們再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這個年輕孩子之所以痛苦,其實是因為他不理解,為何媽媽要這麼殘忍地對待自己?
    那麼,這個媽媽到底幹嘛這樣虐待自己的孩子呢?
    年輕人想了又想,開始談起父母剛結婚時的往事:爸爸的家庭非常傳統,所以媽媽婚後的處境並不好過,有時煮飯不如婆婆的意,就被婆婆在眾人面前斥責;並且因為是和許多親戚住在一起的大家庭,媽媽洗澡時常會聽到小叔們就站在浴室門口談天說笑。他說,母親活得十分壓抑,沒有自己的生存空間。
    能夠談到這裡,對年輕人來說,雖然「媽媽為何要毒打我」仍是未理解的事,但他卻逐漸體會到,「媽媽嫁給爸爸後生活過得很辛苦」。
    於是我不斷邀請這位年輕人更積極去聯想:這些盤旋在他腦海中的未知和已知,彼此之間可能有什麼樣的關連和意義?
    某天,年輕人告訴我:或許媽媽結婚以後,心裡也受了很多委屈,所以讓她沒辦法扮演好一個慈母的角色,以致把氣都出在孩子身上,變成一個會毒打孩子的媽媽。
    過一段時間後,年輕人又告訴我:一個在傳統家庭中,既陌生又無法適應環境的母親,心裡想必有很多無助,雖然她真的不應該這樣毒打小孩,但也或許透過這樣的行為,讓她有了發洩情緒的管道,才得以好好地活到現在。
    年輕人為他曾經被打、被虐待的童年,找出一項非常重要的生命意義:或許,這件發生在他生命中的「壞事」,卻讓一個在傳統家庭中地位卑微的女性,可以因此而「活了下來」。
    我們誰能保證,如果當年的他得在「媽媽活著」和「媽媽不要打我」之間,硬要做一個選擇的話,他一定會選擇「媽媽不要打我」呢?
    為自己的「命」找到一個能夠安放的「意義」之後,困擾年輕人多年的痛苦,終於轉變成一股淡淡的哀傷,存放在他內心的記憶盒子裡,而他則是拿起那些因不愉快童年所長出的獨立與堅強,勇敢地面對他未來的人生。
    原來,「情緒」對我們的生命而言,是如此重要的存在,透過那些憤怒與失落、遺憾與憂傷,我們才得以認識自己潛在的力量。
    人,唯有更懂得覺察自我,才能學習「好好活著」。
     
    懂得如何選擇,懂得活出自由
     
    這本書之所以命名為《情緒寄生》,是因為我在多年臨床工作中發現,當自我的覺察力開啟時,與「人」有關的回憶,會一點一滴地從我們內心深處浮現出來,而覺察力開啟的早期,我們的關注點很容易放在「為何他要這麼對待我」的執著上,最後讓自己陷入更深的痛苦,或更無力的關係糾葛中——我將這種心理機制,統一命名為「情緒寄生」的現象。如此一來,我們便容易忽略「我為何讓他這麼對待我」的思考,長久下來,雖然覺察力開啟,卻搞錯了方向,反而讓我們的生活更感到挫折。
    在《情緒寄生》這本書中,從「自我覺察」開始,到「人我關係」、「問題解決」,透過相關的心理學理論脈絡,整理了三十四個情緒效應,以及我自己長時間接受心理治療與精神分析後,重新理解過的生命故事。之所以用「情緒效應」來形容這些概念,目的在於讓讀者不要執著於心理學理論的學習上,而是能進一步去思考,這些心理機制對我們生命的震盪與影響。在書裡頭,除了我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與真實情境相符,其餘人物故事皆已經過大幅改寫。
    我的人生,有我與他人發生的恩怨,我想,你們身上也有你們與他人發生的。對我而言,整理過往不是為了重提傷害,而是讓自己更懂得如何選擇,更懂得活出自由。
    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我想說的是:不管你的人生遇過多少鳥事,等到你對它們有了不同層次的懂得,你就重新獲得自由了。


    他序:
    〈「中間分子」的力量〉
    張曼娟(作家)
     
    認識皓宜是因為她的創作《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起初是在廣播裡的訪問,相談甚歡,爾後我便邀請她成為節目的固定來賓。我們聊社會事件,聊電影,挖掘那些顯而易見或幽微潛藏的心理層面,皓宜擅長用淺顯易懂的故事解釋、驗證與說明,而最讓我樂此不疲的,是她的坦誠與率真。
    廣播裡的初次訪問,她談到童年回憶、對父母的期待、挫折與失落,幾度淚濕眼眶。雖然已是一位成年女子,擁有專業與事業,為人妻也為人母,某些瞬間流露出的脆弱和困惑,卻那麼真實,深深打動我。這是一個不虛飾也不矯情,勇敢面對自己生命的女子啊。
    從二○一五年到現在,我們成了很有默契的廣播夥伴,她的女兒在小學堂上課,我們也成了家長與老師的關係。常常,我默默觀察著她女兒的神情樣貌,也與來接外孫女的皓宜媽媽笑著打招呼。起初,女兒很安靜、害羞、緊繃、不太說話,如今,她和同學們開懷大笑,與老師講話時毫無生澀感,她能寫出細膩感人的文章,整個人閃閃發亮。如果一個孩子發生了改變,最大因素應該就是家庭改變了。
    讀著皓宜的《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新書稿,看見她回憶帶著孩子去高美濕地遊玩,女兒卻被沙灘上難以計數的招潮蟹嚇得大聲哭鬧,皓宜抱起女兒,不斷自問,是什麼讓她怕成這樣?是什麼讓她如此不安?她沒有用父母慣常的制止方式,喝斥孩子:「不准哭!有什麼好怕的?」而是省視自己在婚姻中與另一半的反覆爭執、暴怒爭吵,夾在兩個最親愛的大人間,不知所措的孩子,該有多麼驚惶痛苦啊。皓宜寫道:「自從在高美濕地上發現女兒內在的不安後,我就努力學習超越自己既有的經驗與習慣。首先,是戒掉責罵孩子的壞毛病,然後多費點心思去修復與伴侶間的關係、與父母的關係。」家裡的氣氛不同了,孩子的笑容燦爛了。從那時開始,皓宜「接住」了女兒,也「接住」了自己。
    我們總渴望著往下墜落時,能被人牢牢接住;我們一生的苦惱或憂傷,或許就是找不到那個可以接住自己的人。假若小時候我們渴望被父母接住,這期待總是落空,而後我們成年,父母老了,他們渴望被接住,我們有能力伸出雙臂嗎?皓宜整理了「面對逐漸老去的父母,八件不要做的事」,像是「不要把父母的酸言酸語聽進心裡去」、「不要想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不要要求他們像個成熟的長輩」、「不要輕易看不起他愛你的方式」……,總而言之,就是要在他們墜落時,練習將他們接住。
    接住父母比接住兒女更加不易,因為,孩子受傷是我們造成的,我們受傷卻是父母造成的,我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練出臂力、練出耐力,也練出慈悲力。
    上有父母、下有兒女的「中間分子」,是最辛苦的,卻也是最能有所作為的。皓宜的身體力行,讓我們看見擺脫往昔、創造未來的力量。

  • 推薦序 「中間分子」的力量/張曼娟
    推薦序 和心理學做好朋友 / 趙文滔
    推薦序 溫暖看待這個世界的眼光/御姊愛
    推薦序 不只是陪伴,是明白的指引/艾莉
    推薦序 我們求生存的一種方式/海苔熊
     
    自序   擺脫情緒寄生,找到好好活著的理由
     
    Part 1  情緒,解讀世界的方式
    01 哈哈鏡效應:專屬於自我的情感邏輯
    02 自我中心效應:想像自我的重要性,可能導致災難
    03 時空凍結效應:以為周圍人事物不曾改變
    04 柔焦效應:美化過去,變成無法忘懷的回憶
    ◎當你成為情緒寄生的宿主,8個你應該知道的事?
     
    Part 2  情緒,在人我之間
    05 刺蝟效應:刺傷彼此,是為了學習適當地靠近
    06 餘光效應:希望仍在,所以情難了
    07 添加物效應:在關係中,你放了什麼毒?
    08 複製效應:愛・無能,在代間傳遞
    09 分離效應:感覺失去,才懂得珍惜
    10 地雷效應:對你愛恨交織,所以進退兩難
    11 鏡映效應:在你身上,看見某部分的自己
    12 寄生效應:把我的情感張力,寄託於你
    13 稻草效應:當我對你忍無可忍時
    14 融合效應:其實是為自己,而不是真的為你
    15 透視鏡效應:我知道你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16 反向效應:用相反行為,來掩飾真實感受
    17 眼盲效應:看見想看見,聽見想聽見
    18 西瓜效應:我們都只是為了生存而已
    ◎親密關係中最決絕的8句話?
     
    Part 3  情緒,一個好不容易生存下來的我自己
    19 早熟效應:沒有當夠小孩,就被迫長大
    20 逆反效應:爲喘不過氣的生活,尋找一個出口
    21 退化效應:與現實不符的內在心理年齡
    22 汙點效應:自我懲罰,那些不是自己犯下的錯
    23 身體化效應:情感汙名化的後遺症
    24 否認效應:想證明,創傷已經過去
    25 恆定效應:即使過得十分糟糕,也拒絕改變現況
    26 自憐效應:用可憐自己,來變得強大
    27 伊底帕斯效應:壓抑和平反的力量
    ◎面對逐漸老去的父母,8件不要做的事?
     
    Part 4  情緒,感受並持續活著
    28 關鍵字效應:關注你我內在的共通主題
    29 懸置效應:原來,只是時間還沒到
    30 悶燒鍋效應:時候到了,就應該打開
    31 未完成效應:那些沒有句點的遺憾
    32 浮萍效應:不理會的憂鬱,終將積累成疾
    33 時光機效應:明白情緒往往不只是當下感受而已
    34 漣漪效應:執起一份感恩,好事也跟著發生
    ◎重建安全感,可以做的8件事?
     

     

     

  • 【和情緒對話】
    我們需要一些儀式,
    來畫出一個空心的句點。
    然後把我放進那片被圈住的空間,
    才有哀悼的可能,
    重啟未完的生命。
     
    未完成效應──
    那些沒有句點的遺憾
     
    我在大學教授心理學課程時,必然會出一道需要在期末繳交的作業。這個作業活動被我稱為「解放遺憾」,打從學期初開始,我就要求班上每一位同學,想一想自己人生中那些想做、卻一直還沒有去做的事情,然後從裡頭挑選出一項,在這個學期之間去完成它,並且記錄完成此事的經過和心得。如果整個學期結束還沒辦法完成,也要做自我分析,思考這背後的困難,以及無法完成的原因是什麼?
    前些日子,我收到一份作業,內容是這樣的:
    作業的主人說,她回顧自己人生中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其中引發她最強烈欲望的,是想要回去見見初戀時甩掉她的情人。因為必須完成這份作業,她鼓起勇氣約了初戀男友,對方雖然半推半就的,還是答應出來和她見面。他們見面的地點是過去時常約會的公園,那天她比約定時間更早到現場,然後看著熟悉的身影,從遠方慢慢地走近。直到對方站定在她面前,話還來不及說,她就甩了對方一巴掌,接著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
     
    完成過去的尚未完成,才能夠真正地哀悼那些失去
     
    閱讀這份作業後,我忍不住把作業的主人喚來,想要多了解一下當時的狀況。我問寫下這份作業的女孩,當她甩了對方一巴掌後,對方的反應是什麼呢?
    她說,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愣在現場,眼巴巴地看著她離開了。
    我忍不住笑了笑說:「喔,這樣啊?那或許他知道自己曾經對不起你。」當然,我心裡還是暗自捏了把冷汗,慶幸這份作業最後能順利畫下句點。
    我問女孩,甩了對方一巴掌的感覺如何呢?
    她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也只有輕輕打一下而已,但是,感覺「真的很爽」。在這之前,有好幾年時間她都鬱鬱寡歡,體重掉了很多,人也變得十分憔悴,心裡對於情人離去有許多困惑。那天再見一面,重點倒不是打他的那一巴掌,而是心裡悄悄設下了一個儀式,當她揮出手,彷彿也斬斷了過去苦苦糾纏的萬縷情絲。
    說到這兒,她開始流淚,我則是替她高興。當她願意做些什麼來完成過去的尚未完成,才能夠真正地哀悼那些失去;當她對於過去的失落有了哀悼,也才會有重新向前走的力量。
    這幾年,我對於遺憾的層次有了更多不同的想法。
    有一種遺憾,是想做什麼、但實際上沒做什麼的未完成感受。比方說,來不及見到親人最後一面,或者,在與情人分手時沒有把想說的話都表達出來。
    還有一種遺憾是更深層的,是覺得當初自己做錯了什麼,夾帶著深深的懊悔,心裡吶喊著「如果可以重來一次,我會……」。這種未完成感受更難處理,因為不只是想要把沒做到的地方補上而已,還有想要改變、甚至撕裂過去的渴望。而這種層次的遺憾,更容易為我們帶來無意識的自我懲罰。
     
    面對「後悔」的情緒,我們需要的是「重新整理」
     
    娜娜十六歲那年,因為覺得父母管教她太嚴格了,親子之間多有摩擦。娜娜在家裡時常感到孤單,便上聊天室結交了幾位網友。
    某天,她和父母大吵之後,一位平常相談甚歡的男性網友,說要約娜娜出來陪她解悶。娜娜心情實在太差了,沒有想太多,晚上偷偷跑出去和網友碰面,結果被網友和他的朋友們帶到荒郊野外,性侵成功。網友威脅娜娜,不可以把這件事說出去。回家以後,娜娜把自己的身體洗了又洗,怎麼都洗不掉那種深深受辱的感覺。後來,娜娜把一頭長髮剪掉,從此不再作女性裝扮。一直到現在。
    娜娜說起此事時,語氣冷冷的,反應也冷冷的。但我可以想像,她心裡裝了多少層次的後悔?
    「後悔」這種情緒最致命的殺傷力,在於我們往往將這種複雜感受,壓抑進情緒的最底層。改變不了過去的無力感,轉成一種無意識的自我懲罰——就像娜娜從此不願再留長頭髮,也不願再穿女裝,她還拋棄了自己最喜歡的粉紅色,覺得這種顏色太女人了,「很噁心」。但我想,娜娜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她自己太女人了的那一面,很噁心。
    經過許久的聆聽與陪伴,娜娜才開始穿越憤怒,看見自己心底的後悔。她後悔自己不該和父母嘔氣,不該瞞著父母偷偷跑出去,不該信任沒有見過面的網友,不該真的連報警也沒有,不該就這樣放過他們,不該任他們逍遙法外……,層層疊疊後悔的情緒,逐漸堆成無處可說的困境。
    說吧,說吧。我拍拍娜娜的肩膀。
     
    當我們陷入在後悔的情緒中,很容易因為說了也沒有用,說了也無法改變過去,所以選擇封閉,讓身心能量都卡在無法完成的情緒裡,生活當然不會好過。
    然而,面對「後悔」的情緒,我們需要的是「重新整理」,整理當時的自己為何那麼做?為何不那麼做?覺察過去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面臨怎樣的無可奈何?把那些細節看清楚了,才知道哪裡有可以成長的空間,才知道現在的自己擁有什麼過去沒有的資源?
    面對遺憾,我們可以將那些未完成的部分給補上,然後放下;我們也能選擇繼續帶著那些未完成、無法完成的部分,但透過對它們的重新整理,來開展新的人生。
     
    「未完成效應」
    當某些事件中存在著我們心裡未被滿足的需求,它就難以退回記憶資料庫,而轉變成阻礙我們身心的能量。情緒的任務,就是幫助我們辨識出這些事件,並用適當的方式來完成它。
     
    在心理諮商理論中,「未竟事務」主要是由完形心理學取向所提出,用「形象」與「背景」的概念,來說明我們心中沒有放下的人事物。
    完形心理學認為,那些未完成的事物,會在我們內心形成一股未滿足的需求與能量,也成為我們內在關注的焦點,亦是凸顯在心靈深處的「形象」;當這股需求一直沒有被完成,能量便一直卡在那裡,阻礙我們與當下的實際互動,此時此刻發生的事則因為這種阻礙,退到心靈的「背景」之後,不被我們所關注。換句話說,當過去的某些心結未被完成時,我們就難以活在當下。
    這裡所談到的「未完成效應」,即是討論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讓未完成的得以完成。
     
     
    【和情緒對話】
    有一種溝通是不用溝通。
    有一種體貼是不必言說。
    有一種善良是把痛苦留給自己。
    但如果心裡被敗壞給填滿了,
    關係也就跟著腐爛了。
     
    悶燒鍋效應──
    時候到了,就應該打開
     
    在婚姻市場中被視為熱門人選的年輕男子,和大他六歲的女人相愛了,女人離過婚,帶著一個小孩。這段愛情從一開始,就非常有默契地在檯面下悄悄滋長。
    男人也很愛這個小孩,想要將她視為己出,於是每天陪著女人去學校接孩子,甚至跟著她們一起參加親子才藝課程。學校老師都不敢相信,付出到這種程度的人居然不是親生父親?看向男人的眼神,始終懷抱著敬意。就連家庭聚會也是如此,孩子自然地跟著男人,親暱地叫他「爸比」。男人覺得這樣的生活好像也不錯,提早進入家庭關係,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只是到了假日時,孩子需要規律地回到女人的前夫家。男人開車送她們,會稍稍目睹「那一家人」相聚的短暫片刻,他有種被隔離的感覺,不論自己再怎麼付出,孩子仍將在學校手作的父親節卡片,送給自己的親生父親。當他洩露這種感覺,就會不知不覺地和女人產生爭執,吵到最後常常沒什麼結果,兩個人都覺得疲累。
    慢慢地,男人學會把話悶在心裡,為了保護兩人的關係,不要隨便說出真心話。男人越來越容易因為小孩的存在而感到煩躁,但他和女人的相處又那麼完美契合,女人彷彿是全世界最懂得怎麼愛他的人,如果沒有這個孩子,那該有多好?然而,這終究是不可能發生的。
    男人陷入死胡同的困境中,想到要抽身離開,實在有太多不捨;想到要留下,又沒辦法想像一輩子都活在這種處境中,會有多麼恐怖?
    男人的腳步逐漸變得沉重,工作時也沒辦法像以往一般,充滿幹勁。男人的背脊不再直挺挺的,一副毫無畏懼的模樣,在一個他所愛的人身上,他失去了原有的神采飛揚。
     
    不把鍋子打開來救自己,是一種自虐
     
    男人告訴我這個故事時,希望我幫忙分析,他現在的心理處境是什麼?
    我告訴男人,我怎麼看待這件事情並不重要,他怎麼解讀現在的自己,才是我所關心的。男人想一想,告訴我一個饒富意味的答案:「我覺得我的心,被關進了一個悶燒鍋,在裡頭悶啊悶啊,也沒有瓦斯,也沒有人點火,沒有任何外力的加熱,但我覺得自己的心已經快要被煮熟了。」
    聽男人形容得活靈活現,我問他:「那麼是誰把你的心,關進了悶燒鍋裡呢?」
    沉默許久,男人告訴我,是他自己關進去的。
    我問他是怎麼辦到這件事的?他說:「只要你什麼都不說,把所有的壓力、感受、想法,通通藏在心裡,就可以辦到這件事了。」
    我問男人,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嗎?
    他又想了很久,回答說:「這麼做,起碼不會把別人的心給烤熟。」
    我笑了笑,回應男人說:「那你真是個好人。」
     
    幾天後,男人回來告訴我,他決定把悶燒鍋打開了。
    我問他怎麼下這個決定的?
    他說,因為自己的心和食物不一樣,心會跳動,會有感受,所以等到他被悶得夠痛的時候,人會知道。一個人明明知道自己的心在疼痛,卻還置身事外,不把鍋子打開來救自己,是一種自虐。對自我來說,這實在太不厚道了。
    我問男人,所以他是做了什麼,打開這個悶燒鍋的呢?
    男人說,這很簡單,打開原本悶住的自己,讓感受跑出來而已。感受出來了,心自會引領我們的腳步,去做出一些行動。比方說,他告訴女人,他不想再這樣每天都帶著小孩,他還年輕,他想要有兩人世界的生活,就算女人覺得這樣很自私、對他感到失望,他也不想再讓自己的委屈,消磨掉兩人之間的愛情。
    女人問他,這是要分手的意思嗎?我也猛點頭,想知道答案。
    男人聳聳肩,說:「我不知道,我就是想把話說出來而已。不行嗎?」
     
    就只是想把話說出來而已
     
    不行嗎?這問題問得好。
    只是想把話說出來,而沒有想改變什麼、爭取什麼,真的不行嗎?這世界上難道沒有人,只是為了把話說出來而表達嗎?這世界上難道沒有一些事情,能夠只是「說」和「聽」,然後其實什麼也不用做、不用改變的嗎?
    一年後,我又遇到了這個男人。
    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男人說:「我們還在一起耶。」他笑了笑:「問題一點都沒有解決,小孩怎麼甩都甩不掉,我還是怎麼看怎麼不舒服,只是現在有什麼感覺就會馬上說。」
    男人告訴我,至少他把神采飛揚的自己找回來了,剩下的只能隨緣。
    再過一年後,男人和女人結婚了。喜宴上,男人的結婚感言是:「我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離婚?」新人的父母瞪大了眼睛,白了他一眼,朋友則是哄堂大笑。
    我因為深知內情,對他的表達感動不已,心裡想的是:這頭悶燒鍋,還開得真是徹底。
     
    悶燒鍋效應
    在人我關係中有許多感受,因為不好說,所以大部分的人選擇不說,把心裡的感受悶起來。但若覺察到這些不說已經造成內在煩躁的感覺,就應該要鼓起勇氣表達,以免對關係造成真正的危害。
     
    自佛洛伊德之後,精神分析領域有許多證據指出,人們會使用「壓抑」機制來面對具有創傷、或無法解決的事情。
    這裡談到的「悶燒鍋效應」,則延續「壓抑」這個概念,探討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可以如何面對與解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