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可以吃嗎?培養高手思維的基礎讀本,拒絕讓別人的常識成為你的常識
哲學,可以吃嗎?培養高手思維的基礎讀本,拒絕讓別人的常識成為你的常識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因為哲學,你變得獨特!
    德國25萬冊暢銷哲學作家、德語區最具影響力意見領袖
    17堂讓你打掉舊思惟的幽默課程!
     
    林斯諺(文化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哲學新媒體(哲學傳播新創企業)、褚士瑩(作家、國際NGO工作者)、蔡依橙(醫師、新思惟國際創辦人)、鄭凱元(哲學新媒體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專業推薦 
     
    ◆為什麼對自己的成就感到驕傲是不合理的?
    ◆我們犯的錯誤其實都是「必然」?
    ◆人類的「自由意志」並不存在?
    ◆「道德式」思考竟然是阻礙社會進步的因素?
    ◆寬容和無知只有一線之隔,決定性的差異究竟為何?
    以上這些問題,本書都給出了顛覆直覺的解答……
     
    現在是資訊爆炸、社會趨勢變動快速的時代,我們獲得的知識變多,卻不一定有相對應的「思考力」來配合,反而更依賴單向接收過度簡化的訊息,盲信各種似是而非的言論。
    「思考力」可以透過哲學培養,它不會直接給出標準答案,而是提供一套強大的基礎工具,帶我們從源頭分析所謂的「常識」,背後隱藏的思維陷阱。
    作者施密特─索羅門為當今德語區最活躍的哲學意見領袖,書中藉由和女兒的問答辯論,以幽默、深入淺出的方式,搭配嚴謹的邏輯引導,一步步破除我們的認知迷思,改變觀看世界的方式。養成真正靠自己思考的能力,就能將知識變現成最大價值,打開通往一流可能性的大門!
  • 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Michael Schmidt-Salomon)
    一九六七年時出生於特里爾。他是哲學家及作家,同時也是以進化人文主義及宗教批判為宗旨的「焦爾達諾・布魯諾基金會」(Giordano-Bruno-Stiftung)創辦人兼主席,評論常見於各大媒體,被譽為「德語區最具影響力的意見領袖之一」。
    莉亞‧索羅門(Lea Salomon)同樣出生於特里爾,寫書的當時正在準備她的高中畢業考。  



    譯者簡介:
    王榮輝
    曾就讀東吳大學政治系、政治大學歷史系與法律系;其後前往德國哥廷根大學(Universität Göttingen)攻讀碩士,主修哲學、西洋中古史與西洋近現代史。通曉英、德、法、日與拉丁文等外文。二○○九年起,擔任台北歌德學院特約翻譯。
    譯有《思考的藝術》、《向人生提問的藝術》、《生活的藝術》、《告別的勇氣》、《韌性》、《北韓,下一步?!》(合譯)等書。

     
  • 全書猶如一堂堂的哲學課,作者行文活潑有趣,講解深入淺出,非常值得推薦給沒有哲學基礎,但想理解哲學這門學問的讀者。
    ──林斯諺/文化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
     
    作為一個哲學的踐行者,我更相信哲學是一種應用在每天生活上的態度,就像通樂那樣,自己養成固定清理頭腦裡雜物的好習慣,幫助我們不要堵塞。因為思考就像心臟和肺,是只要活著,呼吸著,生活著,就一定會用到的工具。
    ──褚士瑩/作家、國際NGO工作者
     
    生活般的父女對話,帶出最重要的諸多哲學議題,不耍弄語言,沒有艱澀論證,而是根據現有的科學知識,紮紮實實地進行深度思辯。最最不能錯過的,是書中「所有」關於宗教的討論!
    ──蔡依橙/醫師、新思惟國際創辦人
     
    從「我可以驕傲嗎?」談自由意志與因果決定論,從「自殺與安樂死」談生命與醫療倫理;很多時候你可能會對哲學老爸的說法感到吃驚,甚至產生「可以這樣教小孩嗎?」的疑惑──恭喜你,你已經初嚐到哲學的神奇滋味囉!
    ──鄭凱元/哲學新媒體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 前言:
    怎麼會想到要寫這本書
    擁有會「吐槽」你的子女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若非如此,我們恐怕還會更常自欺欺人。就拿我自己來說,我總是深信自己所寫的書,有別於其他許多的作者,「人人都看得懂」。幸好,我的寶貝女兒讓我對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徹底改觀……
    「天啊,老爸!」莉亞一邊大喊,一邊走進我的辦公室。
    「又怎麼了?」我問。
    「你的新書……」她口裡唸唸有詞:「你能不能偶爾也換換口味,改去寫點讓人一看就懂的東西啊?我的意思是,不需要一大堆字典輔助就能看懂的東西!」
    「喂,妳自己要在學校裡打混,我也幫不了妳啊!」我試圖開個玩笑,只不過,幽默裡還夾雜了一點煙硝味。
    「你覺得我很笨嗎?!」我立刻就被還以顏色。
    「不,當然不是!不過,看這種書,本來就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基本知識啊!況且,如果妳連我寫的書都覺得難,那麼妳不妨去讀讀看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或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的作品,保證會讓妳大開眼界!」
    「要是它們更難理解,我幹嘛要去讀它們呢?你們這些哲學家真的很奇怪耶……」
    「為什麼?」我問。
    「你想想看,要是有家飲料製造商發現,消費者都不買他們家生產的汽水,難道這家廠商會說:『這些愚蠢的消費者真是很冥頑不靈。算了,我們還是堅持我們的配方!』才不會呢,這家廠商肯定會嘗試推出新口味,直到消費者願意買單。」莉亞咧嘴一笑:「每個人都曉得,這樣才合理。只有你們哲學家顯然不懂這個道理,也難怪幾乎沒有人對你們感興趣。」
    這話說得著實令人傷心!遺憾的是,我得承認莉亞所說的,在某種程度上的確沒錯,還好我也沒那麼玻璃心。「也許這是個涉及到『目標族群』的問題。」我說:「無論是飲料製造商,還是哲學家,人畢竟無法把自己的產品推銷給所有的人……」
    「所以你認為,我不算是你的『目標族群』嗎?你怎麼會這麼想呢?你所鑽研的,不就是那些與人生有關的大問題,像是我們是誰、我們來自哪裡、我們如何找到美好的人生之類的問題。這些問題跟『所有』的人都息息相關,不是嗎?所以,我想問你的是,為何你不能把你的書寫得讓『所有』的人都能看懂呢?」
    「這樣啊,我其實已經努力地把書寫得盡可能淺顯易懂。」我試著為自己辯護。
    莉亞嘲笑說:「你知不知道,在一張工作證明書上寫著:『他確實付出了很大的心力……』代表什麼嗎?這代表這個人根本沒能把事情做好;說難聽一點,這個人根本就是個『飯桶』!」
    「好吧,也許妳說到了重點。」我說:「我是個飯桶,就是無法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
    「才怪!」她反駁道。「我知道你可以的!每當我和你討論一些哲學的問題時,我馬上就能理解,那到底是在說些什麼。可是當我去讀你寫的書,我往往就會看得一頭霧水!我想問你的是:為何你不寫一本正如我們閒聊時那麼簡單易懂的書呢?」
    在第一時間裡,這個建議讓我訝異到不曉得該回答什麼才好。基本上,這的確是個相當不錯的建議!我越想就越覺得這是好點子,過了一會兒,我開口問莉亞:「妳願不願意幫我寫出一本這樣的書呢?」
    「誰?我嗎?我怎麼幫得了你?我對哲學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
    「正是如此!妳和我不一樣,要是有什麼不容易理解或無聊得要死的東西,妳馬上就會發現。」
    「所以我得擔任所有『哲學傻瓜』的代表,為所有對這個領域一無所知的『哲學白癡』喉舌,或是為那些看見哲學書籍就退避三舍、翻閱哲學書籍就哈欠連連的大眾發聲嗎?」莉亞笑道:「OK,我想這件事我能做得很好!只不過,我幫你的忙,對我有什麼好處呢?」
    「妳是指,除了能有機會跟妳老爹聊聊天,然後對人生、宇宙和其他的事物有更深入的認識以外,還能得到什麼嗎?好吧,這本書的部分收入將歸妳,可以吧!」
    「真的嗎?那麼我的名字,也能和你的名字一樣,印在這本書的封面上嗎?」
    「當然可以!」我說。
    「酷!」她高興地伸出手說道:「算我一份!」
    我一邊說著「一言為定」,一邊跟她擊掌。
    撰寫這本書的點子就是這麼產生的。這本書是為了那些害怕閱讀哲學長篇大論的人所寫;也是為了所有在日常生活中沒有時間去研究哲學、但偶爾也想讀些內容豐富且輕鬆有趣的東西的人所寫。更是為了所有通曉哲學的人所寫,只要他們樂於閱讀將抽象的概念化為簡明、扼要的語句。簡言之,這本書適合所有偶爾允許自己奢侈地思索一下生存在宇宙中這顆「塵粒」上的意義與無意義的人。
    基本上,我們每個人都會以某種方式來做這樣的事。因為,大家難道不曾問過自己,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什麼事情值得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一切努力呢?如果仔細地去觀察一下,不難發現,我們其實都是「天生的哲學家」,我們都被宣判,必須為生命的大問題尋找屬於我們自己的小答案。
    像我這樣的「職業哲學家」,和「天生的哲學家」差別只在於,我們享有更有系統地去思索問題的「特權」,甚至可以藉此餬口。在我看來,既然我們這些職業哲學家享有這樣的特權,我們理應用盡可能更簡單、易懂的方式來貢獻我們的思考成果,以做為這種特權的回饋,而不是用一些超複雜的措辭去嚇唬社會大眾。
    幸虧,早在兩千五百年前,古希臘人就發現了一種可以很簡單地傳遞各種哲學見解的方法。他們不用冗長且複雜的文章來折磨讀者,而是把自己的哲學包裝在有趣的對話裡。儘管長久以來我始終極為重視那些上古時期的哲學對話,不過奇怪的是,我卻從沒想過也來試試這樣的方法。若要這麼做,顯然需要有個幫忙「抬槓」、「答嘴鼓」的人;感謝莉亞的熱情相挺。無論如何,借她之助,我學到了許多自己從前有點不明白的東西。特別是,她讓我了解到,當「一般民眾」(在莉亞看來,我不能歸於「一般」)碰上「哲學家的密語」時,他們會遇到什麼問題。
    我們父女倆都希望,能夠或多或少幫助大家激發出對於狂放不羈的哲思的渴望。畢竟,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在十八世紀時所說過的話「要有勇氣使用你自己的理智」,這樣的呼籲至今依然不退流行。無論如何,我們不該把主導權交給專家,讓他們去幫我們判斷生命的意義與無意義。且讓我們自己對這個世界發出屬於我們自己的詠嘆!這麼做或許會比盲目地接受那些由來已久的信仰辛苦許多,然而,無論如何,這樣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因為「思考」不僅比「人云亦云」來得更加「理性」,而且還能創造出更多的「樂趣」!
  • 前言/ 怎麼會想到要寫這本書
    PART1 關於生命、宇宙和其餘的一切
    我們之所以存在,是不是有什麼理由?
    事物真如我們所見到的那樣嗎?
    我們可以知道什麼?
    神明存在嗎?
    死亡之後是否還有生命?
    一切都只是暫時的嗎?
    為何性愛會令人愉悅,死亡則否?
    生命的意義與無意義
    PART 2 生命的藝術
    我們如何才能找到通往幸福的道路?
    我們該為自己的成就感到驕傲嗎?
    我們能夠改變自己到什麼程度?
    「永遠堅持理性」真的理性嗎?
    美好的生與美好的死
    PART 3 夢想一個更好的世界
    我們可以殺人嗎?
    為何人們總是那麼殘忍?
    我們應該更寬容嗎?
    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是可能的⋯⋯

     

  • 我們之所以存在,是不是有什麼理由?
     
    米歇爾:俗話說,萬事起頭難。這個道理同樣也適用於哲學討論。對於我們該從什麼題目開始,妳有沒有什麼想法?有沒有什麼問題是妳特別感興趣的?
    莉亞:有喔!事實上,我想問的是兩個問題:第一,我們之所以存在,是不是有什麼理由?第二,到底為什麼會有東西存在,而不是什麼東西都不存在呢?
    哇,妳一下子就火力全開!這兩個問題或許是,在所有晦暗不明的問題中,最晦暗不明的問題。妳真的確定,我們一開始就要處理這麼難的主題嗎?
    非要不可!
    好吧,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從「妳」存在的原因開始,這妳應該知道吧,不是嗎?
    當然!原因在於媽媽和你,你們在柏林圍牆倒塌的興奮中,忘了做好避孕措施,九個月之後,我就呱呱墜地!
    嗯,是啦⋯⋯但這並非我真正想要表達的;不過,妳說得倒也沒錯,妳確實是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那段風雲變色的日子裡被「製造」出來,正當我們不知何故覺得「啥咪攏不驚」。
    那的確是段美好的故事,但是它完全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我剛剛問你的不是「為何『我』會存在」,我所問的是,到底為什麼會有東西存在。你別以為用這麼簡單的答案就能打發我!
    好、好、好⋯⋯就讓我再挖點東西出來。據我們所知,在一百三十七億年前,在一場巨大的宇宙爆炸過程中,也就是所謂的「大爆炸」(big bang),產生了我們已知的種種物質。大爆炸所產生的巨型氣體塵埃雲,在大約一百二十億年前,形成了首批的星體⋯⋯
    停!這個故事我也知道:在四十五億年前,開始了我們這個太陽的生命週期。感謝太陽提供給地球的能量,在地球上發展出了最初的原始生命形式。由這些原始的生命出發,在演化的過程中,產生出了無數的物種,其中也包括了如今的人類。
    沒錯。
    所以,你是不是想說:之所以會有東西存在,我們得要把它歸功於「大爆炸」?事情應該沒有那麼簡單吧!關鍵的問題應該是:「誰」或「什麼」引發了這場大爆炸?
    要是我知道的話,我肯定會得到諾貝爾物理獎!至今為止,我們還是不曉得,在大爆炸之前存在著些什麼,或者,在它之前到底有沒有東西存在。有些人認為,大爆炸確實是所有存在的絕對起點。有些人認為,大爆炸只是某個先前的宇宙崩潰的結果。另有一些人則認為,在大爆炸之前存在著某種靜止的狀態、某種「永恆的真空」。總之,有許多不同的解釋模型。
    所以,如果我們無法確知這一切,大爆炸難道不也有可能是由某個神明所引發,不是嗎?
    許多事情都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可能真是某個神明,也有可能是來自另一次元的瘋狂電腦程式編寫團隊,他們之所以創造出我們這個宇宙,只不過是想要開個小玩笑。
    你的意思是,我們只是某個大型電腦軟體的一部分嗎?就像電影《駭客任務》那樣?
    我的意思只是,這也是「可以想像的」。同樣也有可能我們的整個宇宙,其實只是某個巨大的有機體裡的一個微小的原子,這個有機體的規模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力。也許我們其實只是活在某個名叫「卡卡.谷格胡爾茨」的隱形精靈的消化道裡,大爆炸不過只是我們在一場巨大的、宇宙級的脹氣裡所能感受到的效應。
    你這是在惡搞我吧!
    對!不過,我主要是想藉此突顯出,這樣任意的猜測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因為,就算我們知道,大爆炸確實是由某個愛開玩笑的程式設計師、某個愛放屁的精靈或某個仁慈的創世神明所引發,我們還是得接著問:那些程式設計師、精靈或神明是怎麼來的?
    好吧,但是神明可以永遠存在,或是突然從虛無中產生出來。
    我同意。但這種論調套在宇宙上也同樣適用,不是嗎?雖然改以別種形式,但是宇宙也可以永遠存在,或是突然從虛無中產生出來。
    嗯,沒錯!仔細想想,基本上,導入「神明」這個概念,只是把這個問題往後挪了一個層次。如此一來,人們只是多用了一個自己無法說明的解釋。
    正是如此。利用這樣的方式,我們也解決不了宇宙形成之謎。我們只會因此製造出更大的謎團。
    儘管如此,我不曉得……總之,我還是覺得好像怪怪的!我們所身處的環境似乎相當完美地契合我們的需求。我們正好擁有呼吸所需的空氣,擁有能夠止渴的水。還有許多植物和動物,能為我們提供食物來源。這一切看起來難道不像是專門為我們量身訂做的嗎?
    且讓我反問妳:如果我們沒有可以呼吸的空氣、沒有水、也沒有食物,那會怎麼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會有我們囉!
    所以,就妳所提的問題來說,這代表著什麼呢?
    不知道。
    如果我們並不存在,那就不會有人問「這個世界難道不正是完美地為我們量身訂做嗎」,對吧?
    當然,不過我還是不了解,你到底想說些什麼。
    妳想想看,妳「之所以」可以問這個問題,無非只是「因為」,地球上的條件讓生命得以存在。如果「沒有」這些條件,也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去對「存在著適合我們生存的那些條件」感到驚奇,因為如果它們不存在,也就不會有任何會感到驚奇的人存在。我的理解是對的嗎?
    完全正確!且讓我們再進一步討論,現在我們曉得了人類之所以存在,無非只是「因為」,地球上存在著相應的種種條件。不過,這並不必然就代表著,這些條件之所以存在,是「為了」要讓我們存在。
    等一下,這之間有什麼差別呢?
    在第一種情況裡,我們只是確認了,存在著我們的生存所賴以為前提的某些原因。如果這些原因並不存在,我們也就不會存在。
    沒錯。
    然而,在第二種情況裡,我們並非只是「確認」了某些事情;事實上,我們是「假定」了某些事情─—某些並不必然是「對的」的事情!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有些人宣稱,那些讓人類以生存的「原因」,是基於某種「理由」而存在的。
    我明白了。所以問題就是,某些原因會產生一些根本就沒有任何目的的效應,是嗎?
    完全正確!
    仔細想想,關於這種沒有任何目的的效應,我自己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一九八九年時上街遊行相遇的兩個人,他們萬萬不可能想到,居然會因此成了夫妻,後來還忘了避孕,更生下了一個名叫莉亞的女兒。
    哈哈!對,這是個很好的例子。我還想再多補上一小段故事:妳也曉得,妳的曾祖父母是相識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動亂中。他們分別來自德國的不同地方,也分屬於天差地遠的不同社會階層。如果沒有當時戰爭所引發的混亂,他們倆或許永遠也不會相遇。在這樣的情況下,妳的奶奶或許就不會誕生,從而更不會有我們兩個。
    你想說的是不是,不僅只有柏林圍牆的倒塌,就連第二次世界大戰,也都是我的存在不可或缺的「原因」?
    是的,毋庸置疑。但是,這當然不代表希特勒發動侵略戰爭,是「企圖」要以某種方式讓妳誕生、讓妳現在可以和我討論這些奇怪的事情。
    很棒的例子!我認為現在我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麼。以此類推,宇宙或人類的存在,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有什麼人以某種方式所想要的,是嗎?
    沒錯。如今我們之所以存在雖然有無數的「原因」,但不必然就代表著,有什麼人存心要讓我們存在。如此一來,我們也可以再回到妳最初的問題;有可能,而且我個人甚至認為是「非常有可能」,我們的存在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有的只是種種「原因」。
    如果我的理解正確,「理由」是帶有目的的,單純的「原因」則否。這樣對嗎?
    是的。當妳在淋浴後拿吹風機去吹頭髮,這個舉動是有某種「理由」的,因為妳想達成某種目的:想讓自己看起來比較亮麗。然而,妳手上的吹風機會吹乾妳的頭髮,並不是因為它有什麼目的,而是因為被設計成,當人類把它連接上電源,它就會製造出熱風。
    我懂了。吹風機的構造是它會變熱的「原因」,但它本身並沒有什麼「理由」,因為它不會追求任何目的。它不會對自己說:「天哪,我今天超想變熱的!」它就只是做出被指定的事,如此而已!這就是我和吹風機之間的一項根本差異。
    確實如此。
    不過,世界上也還是存在著某些理由,讓吹風機就是被設計成這樣子。
    沒錯。因為設計吹風機的人想藉此追求某種目的。
    這麼說來,那把愚蠢的吹風機的存在具有某種「理由」,但我們人類的存在卻沒有任何「理由」?! 這聽起來也未免太奇怪了!
    是的,從這個角度來說確實會如此!不過,我們也可以換個方式來說:吹風機是受制於某個「由他人所決定的目的」,因為它是我們人類設計來執行某種任務的。然而,由於我們自己並不是任何人所設計的,我們可以「自己決定」我們的目的、存在的意義。也就是說,我們人類有別於吹風機,不屈從於任何他人的目的。
    好,我承認,這話聽起來確實比較中聽。不過,你到底是從何如此肯定地得知,我們有別於吹風機,不是任何人所設計的,從而也不屈從於任何他人的目的?
    我完全不會說我很肯定,不過倒是有許多跡象可以支持這種假設。
    是什麼樣的跡象呢?
    如果某樣東西是為了某種目的而被創造出來,它必然以某種方式反映出那個目的的性質。以吹風機為例,它就明顯具有符合「被賦予的功用」那些性質。然而,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宇宙或我們身上嗎?
    假設我們是由某人基於某種「理由」所創造出來的,在我們身上能否看出可以證明這種假設的性質呢?在我看來,答案是否定的。不過,若要說明這一點,我們就必須更仔細地去觀察一下事物的本質。
    聽起來很有趣。但我們還是等到明天再來討論這個主題好了。我覺得,如果今天算是第一堂課,它的內容也夠多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