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經典回歸版)
Fish Story:龐克救地球(經典回歸版)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四篇短篇、四座讓你驚嘆連連、笑淚齊發的遊樂場

      《動物園的引擎》

      都怪他們提到了「引擎」這個字眼,讓我將思緒拉回十年前,想起那個夜裡趴在動物園裡睡覺,據說會帶給動物活力與愉悅心情,被稱為「動物園的引擎」的傢伙……。

      《Sacrifice》

      正職是小偷,副業是偵探的黑澤,在接下一椿尋人案件的同時,也不知不覺被捲入了活人獻祭的原始風俗之中!?這可是21世紀的日本耶!誰會相信他要找的人已經成為山中小村的犧牲品?

      《Fish Story》

      「如果我的小說是魚,想必連海裡的魚都會懾於其吹牛皮之誇張程度與尾鰭的巨大而游上岸來訴說著未來」

      紅不起來的樂團,在解散前所錄製的最後一首歌,卻在冥冥之中改變了這個世界的未來……。

      此刻正唱著歌的我們被遺棄在時代的邊緣,正因為自身猙獰的孤獨傷透了腦筋,告訴我吧,現在聽著這張唱片的人,你能明白嗎?

      去愛吧!那渺小、不足以為人道的愛,終將成為明日拯救世界的奇蹟!


      《洋芋片》

      職業為闖空門的青年,比牛頓晚了300年發現萬有引力,而這次,他又發現了新的定理與驚人的事實……

  • 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以《礙眼的壞蛋們》獲得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以《奧杜邦的祈禱》榮獲第五屆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2年 《LUSH LIFE》出版上市,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廣受各界好評。
    2003年 《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們》與《蚱蜢》、2005年《死神的精確度》、
    2006年《沙漠》五度入圍直木獎。
    2008年 《GOLDEN SLUMBERS》榮獲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料大獎。
    2015年 迎接出道十五週年,包含小說、散文集在內,出版超過三十部作品。

    作者知識廣博,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近期作品有長篇小說《死神的浮力》、《不然你搬去火星啊》、《潛水艇》,及短篇集《陀螺儀》等。

    相關著作:《螳螂》《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伊坂全新加筆‧內附珍貴作家訪談紀錄)》《陀螺儀》《孩子們(經典回歸紀念版)》《潛水艇》《潛水艇【限量作者親簽版】》《不然你搬去火星啊》《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末日愚者》《奧杜邦的祈禱(獨步九週年紀念版)》《PK》《死神的浮力》《死神的精確度》《夜之國的庫帕》《SOS之猿》《瓢蟲》《蚱蜢》《Bye Bye, Blackbird—再見,黑鳥》《A KING—某王者》《OH! FATHER》《MODERN TIMES—摩登時代》《魔王》



    譯者:阿夜

    台北市人。
    台大資訊工程所畢業,涉歷唱片、電影、出版界,
    目前旅居日本。

  • 那一天,記得是十月左右吧,我和河原崎先生待在夜間的動物園裡。河原崎先生是我的大學學長,雖然大我五歲,不知他是重考還是留級,我們在校期間經常遇到,畢業後也不時會相約喝酒。
    動物園的照明全關了,四下宛如罩上黑幕。
    「憑感覺就知道了啊。」河原崎先生和我並肩坐在長椅上,突然吐出這句話。
    他說的是動物們。牠們既沒發出叫聲、也沒弄出腳步聲,但你就是曉得牠們此時此刻正與我們存在同一個空間裡;不知是呼吸、心跳,還是理毛、變換姿勢、斂翅的聲響,說不上來,但確實,這些行為當中有個什麼正撩動著我們的肌膚。
    「是啊,真的在呢。」我點頭。
    「你看那邊。」
    河原崎先生突然伸出食指指著斜前方,我伸長頸子、瞇細了眼一看,有個男的正趴在地上,我完全沒發現什麼時候冒出一個人躺在那裡。
    「大概在睡覺吧。」河原崎先生仍是一派冷靜。
    「不是死了吧?」
    「當然不可能啊,死在這裡也太詭異了。」
    看上去的確很詭異,這我也同意。河原崎先生緊接著說:「之前那個市長……小川市長的案件,你曉得吧?」他想說什麼?我聽得一頭霧水。
    「你說那個遇害身亡的市長?他叫小川嗎?」我們市鎮先前曾發生命案,當時的市長突然行蹤不明,最後在泉之岳的公共廁所被找到時已是一具屍體,在我們地方上是轟動一時的大案子。「那起案子怎麼了?」
    「你看那個男的正對面的獸欄,知道是什麼動物嗎?」
    說明牌上寫著「東部森林狼」。
    「看吧。」河原崎先生一副得意洋洋的口氣。看什麼啊!聽得我火都上來了。
    「狼的英文是『Wolf』,對吧。」
    「是啊。」
    「反過來呢,就是『Flow』吧?」
    「是啊。」
    「『Flow』也有『小河川』的意涵對吧?沒錯,和被殺的市長的名字一樣。小河川,小川。那個市長全名叫小川純,這可是大發現呢。」
    我無法判斷他說這話有幾分認真。
    「那個男的應該和市長命案脫不了關係。」河原崎先生的神情愈認真,我愈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容易擠出笑容回了一句:「你是在說冷笑話吧。」
    那一年,河原崎先生大概四十歲上下,或許因為他的職業不是一般上班族,整個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個性孩子氣,總是一派悠閒。然而如今回想,是當時的我太遲鈍了。事實上,那陣子河原崎先生的補習班經營困難,換句話說,他正走到人生的瓶頸,後來沒多久便聽到他從大樓屋頂跳樓自殺的消息。雖說我和他是大學學長學弟的關係,彼此的了解其實僅止於這種程度。
    「兩位久等了。」一道手電筒光線照亮了我們身後的黑暗。
    回頭一看,是恩田。恩田也是我們大學同窗,和我同年,現在在公家機關做事。他的蛋形臉上戴著非常適合他的黑框眼鏡,是個認真而一板一眼的人。
    至於當時我為什麼會邀河原崎先生去逛「夜間動物園」,說穿了沒什麼特別理由,只是因為恩田那時在動物園工作。真要說動機,頂多是「你不覺得『夜間動物園』很新奇嗎?」這種程度罷了。
    「有個可疑男子哦。」河原崎先生朝東部森林狼的獸欄努了努下巴。
    沒想到,恩田只是淡淡地應道:「喔,那是永澤先生啦。」
    「永澤先生?」河原崎先生問。
    「他是我們動物園的職員,我的前輩。」
    「躺著睡大覺的職員!?」我不禁質疑,「上班這麼混吶。」
    「正確來說是前職員,現在應該是待業中吧。」
    「前職員為什麼會躺在那裡?」我問。
    於是恩田娓娓道來,「我們園裡的東部森林狼曾經逃出去,」故事從這兒開始,「消息還上了報,大概是兩年前的事吧,當時跑掉了兩隻,後來只找回一隻。」
    恩田的話語迴蕩在黑夜的園內。
    「就是現在待在那位永澤對面獸欄裡的小傢伙?」
    「沒錯,那是東部森林狼,牠就是當時逃走的兩隻當中回來的那隻。」
    我好像有點明白了,「所以園方要永澤先生負責?」
    「那天晚上值班的是永澤先生,」恩田點點頭,「不過他是自己提辭呈的,他說自己難辭其咎。才四十歲就丟了工作啊。」
    「為什麼離職員工會出現在這裡?」河原崎先生又指著永澤先生。
    「他腦袋好像變得有點怪怪的。」畢竟是講到這種事,恩田壓低了聲音,「聽說是神經衰弱,和妻子也離婚了。」
    「所以他到現在還擔心東部森林狼會不會又逃走,才會躺在那兒啊。」
    「大概吧。」恩田也同意,「永澤先生最喜歡動物園了,老是想把所有人都拉來逛動物園。他曾經自製傳單四處發送,上面寫著『去動物園吧!與獅子共度美好的假日』,還被上頭罵了一頓呢。」
    「他有小孩嗎?」我問。
    「好像有一個兒子,還在讀小學吧,不過應該是妻子一起帶走了。」
    「這麼說,你們是為了幫助前職員排遣寂寞才在夜間開放動物園嘍?」
    聽到我有些挖苦的發言,恩田不但沒生氣,反而滿開心地回道:「不,是為了排遣動物們的寂寞。」
    「啊?」
    「說了你們也不相信吧,不過,自從永澤先生來動物園工作之後,動物們的氣氛就變了。你別看夜裡的園內像現在這樣一片漆黑,每次只要輪到永澤先生值夜班,整個都不一樣哦。」
    「什麼不一樣?」
    「我不太會形容。也不是動物的活力……也不是生命力……」恩田有些難為情地偏起頭思索著語彙,「就像是啟動了整座動物園的引擎,空氣也隨之振動,氣氛非常愉快。」
    「動物園的引擎!」我和河原崎先生不禁同聲喊道。一半出於好笑,一半是被挑起了興致。
    然後有些不可思議地,下一秒,我和河原崎先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閉起嘴、闔上眼,好一段時間動也不動地側耳聆聽是否真有引擎聲傳出,然而除了感覺到動物們直盯著我們的視線,或許還被評頭論足了一番,四周的空氣並沒有什麼不同。
    「喂,那邊那塊牌子是什麼?」河原崎先生一睜開眼就冒出這句話,手又指向永澤先生的方向。
    「那間原本是小貓熊的獸欄,說明牌是之前留下來的。」
    「上頭寫了什麼?」
    「『小貓熊產於西藏地方,然不耐寒暑,發情期在五、六月之際。』大概是這些。」
    河原崎先生頓時陷入沉思似地一語不發。想也知道,他一定又在苦思冷笑話之類的。果不其然,我正想去別區逛逛,他開口了,而且說得斬釘截鐵,「就是這個男的。他和那起案子絕對脫不了關係。」
    「你說小川市長的案子?」我苦笑。
    「你聽好了,剛剛恩田說了『發情期在五、六月之際』。」
    「因為說明牌上這麼寫的呀。」
    「你用英文說說看『五、六月』。」
    聽到這裡,我已經笑到不行。「五、六月,May or June呀。」
    「是啊。」恩田也附和。
    「把May or June連起來,就是Mayor June對吧。『Mayor』就是市長的意思,整句就是『市長——純』,正是前市長的名字啊!」
    「你是在說冷笑話吧。」我又說了一次。
    「推理小說裡面不是常有『dying message』嗎?好比被害者在臨死前寫下兇手的名字呀。」
    「好像有這麼回事,所以?」我說。
    「那男的,就是這個了。他躺在那兒是為了表明自己與市長命案有所關聯,正是dying message啊。」
    我不禁失笑,「人家又沒死。」
    但河原崎先生不為所動,「好吧,那lying。那男的一直躺著,所以是lying message。」
    之後,我們由恩田領頭,漫步在園內的巡邏路線上。當時三人一邊走在動物園引擎的外圍,一邊留意著絕不能踩到永澤先生的光景,直到今日我還記得很清楚。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