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拜占庭帝國大戰略(簡體書)
拜占庭帝國大戰略(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88元
  • 定  價:NT$528元
  • 優惠價: 79417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拜占庭帝國依靠自己的大戰略,在長達800多年的時間裡,能夠抵禦一波又一波敵人的侵擾,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在作者看來,與殘暴的軍事實力相比,拜占庭得以倖存,更多依賴的是聯盟、外交和對敵人的遏制。本書通過“宗教及治國方略”“特使”“王朝婚姻”以及“拜占庭戰爭藝術”等精彩章節,深入論證了作者的觀點,其中也包括對武器、軍事戰術和稅收的詳盡描述。
  • 愛德華•N.勒特韋克

    著名軍事戰略家,政治學家和歷史學家,曾出版軍事戰略、歷史和國際關係方面著作多部。他還為政府和國際企業提供諮詢服務,包括美國政府和美國軍方的各個部門。

    譯者簡介
    陳定定

    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海國圖智研究院院長。

  • 本書亮點
    史上壽命最長帝國的生存之道。中世紀歐亞大陸波雲詭譎的歷史。早期基督教文明與波斯文明、伊斯蘭文明的衝撞。遊牧民族與拜占庭帝國的漫長鬥爭。經典軍事文獻的詳盡解讀。
    編輯推薦
    本書既有宏觀治國方略的探討,也不乏精微的細節描述。在作者筆下,拜占庭帝國的歷史,是名副其實“在鬥爭中求生存”的歷史。只不過,拜占庭所依賴的“鬥爭”,更多是指情報和外交鬥爭,是以一種隱秘且代價較小的方式進行。那種需要不停在戰場上刀兵相見,殊死拼殺,通過展現軍事實力來獲取勝利的鬥爭,並非拜占庭戰略的核心關切。遭遇敵人時,拜占庭人的一貫宗旨是,能談絕不打,能打小仗絕不打大仗,能迂回絕不硬扛,否則划不來。原因是,今天的敵人,很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於是勸說、賄賂、欺詐……一切外交工具都用上了;離間、伏擊、謀殺......所有非常手段都沒落下。如作者所言,探究拜占庭帝國的大戰略,其實是探究它的戰略文化。
    當然,拜占庭帝國的戰略文化與其所處的客觀地理環境,及其所面對的外部世界,甚至其國運的起伏均密不可分。新戰略產生于狄奧多西二世統治時期,匈奴人的大兵壓境迫使其轉變策略,外交為主代替武力為主;雖然查士丁尼大帝又重新舉起刀劍,但不過曇花一現,拜占庭式以外交為主,武力為輔的新戰略已經不可逆轉。到7世紀時,這一戰略*終完全形成。誠如作者所言,帝國的軍隊和艦隊可以被敵人打敗,但敵人不能打敗帝國宏偉的戰略。這就是拜占庭帝國如此堅韌的原因,它的核心力量是無形的,不會受到直接攻擊的影響。
  • 地圖清單/iii
    前言/iv

    第一部分 拜占庭戰略的產生

    第一章 阿提拉與帝國的危機 / 21

    第二章 新戰略的產生 / 63

    第二部分 拜占庭外交:神話與方法

    第三章 特使/ 127

    第四章 宗教和治國方略 / 149

    第五章 帝國威望的使用 / 163

    第六章 王朝婚姻 / 181

    第七章 權力地理學 / 192

    第八章 布勒加爾人和保加利亞人 / 229

    第九章 阿拉伯穆斯林和突厥人 /264

    第三部分 拜占庭戰爭藝術

    第十章 古典傳承 / 319

    第十一章 莫裡斯皇帝的《戰略》 / 355

    第十二章 《戰略》之後 / 305

    第十三章 利奧六世和海戰 / 426

    第十四章 10世紀的軍事復興/447

    第十五章 戰略機動:赫拉克勒斯擊敗波斯/518

    結 語 大戰略與拜占庭“作戰守則”/540

    附 錄 拜占庭時代的戰略可行嗎?/551

    帝國君主:從君士坦丁一世到君士坦丁十一世/553

    詞匯表/559

    注 釋 /566

    參考文獻 /616

    人名索引 / 634

    普通索引/637

  • 儘管匈奴人實力雄厚,但直到433-453年,阿提拉統治下的匈奴才成為東羅馬帝國生存的威脅,而在阿提拉死後,匈奴人逐漸淪為流民、海盜和雇傭兵。在他的領導下,匈奴人的不同部落,以及所有願意或不願與他們綁在一起的人都團結起來,每個具有卓越能力的戰士均被賦予了集體的力量;他還為戰士們的戰術、運作和戰區戰略優勢提供了一個明確的方向。誠然,即使在阿提拉的統治下,匈奴仍然是掠奪者而非侵略者,但他們的規模如此之大,甚至可能危及一個帝國。
    阿提拉的崛起被喬丹尼斯(Jordanes)和(或)他的主要信息來源卡西奧杜勒斯(Cassiodorus)描述如下:

    因此,阿提拉是蒙德祖克斯(Mundzucus,Mundiuch)的兒子,他的兄弟是奧克塔(Octar)和魯亞斯(Ruas),據說他們在阿提拉掌權之前統治過一片區域,但他們與阿提拉的統治範圍並不完全相同。他們死後,阿提拉和他的兄弟布萊達(Bleda)一起繼承了匈奴國。為了……和他所準備的遠征相匹配,他試圖通過謀殺來增強他的王朝力量。這樣,他就從毀滅自己的親族(和潛在的競爭對手)開始,直到摧毀其他威脅者……現在,當他的兄弟布萊達(他統治了匈奴的大部分地區)被他殺死(445年)時,阿提拉把所有的人都團結在他的統治之下。他還將許多其他族群聚集在他麾下,他試圖征服世界上最重要的民族,羅馬人和西哥特人。

    阿提拉不僅利用他無可爭辯的指揮權統一了匈奴的各氏族,還塑造了王朝的合法性,或者至少將其打造成一個受人尊敬的宗族,因為匈奴人不是特別受限於王朝原則;它公平地分享戰利品和貢品收入;還保留所謂 “魅力型領導人”的精心設計。來自帕尼姆(Panium)的普裡斯科斯(Priskos)作為拜占庭代表團的一員,449年被派去和阿提拉進行談判,在他的描述中,我們可以認識到,阿提拉的確使用了特殊手段來增強他的權威,在當時,這些手段已經很古老了,但依然有效;事實上,同樣的手段在不久前被其他“偉大的歷史人物”所運用,一場晚宴才剛剛開始:

    當所有的人都入座的時候,一位侍者走到阿提拉身邊,給他一杯酒,酒杯是用木頭做的。他接過酒杯,按順序向第一個在座者致意(這是一種尊卑秩序,依照地位高低排序——這只能由阿提拉決定)。獲得這項尊榮的人站了起來,出於慣例,直到他嘗了酒或將酒一飲而盡,把木杯還給侍者後才能坐下來。

    這是在察言觀色——就像斯大林的酒會一樣,通過榮譽和恥辱的暗示,使他的部下們保持平衡和穩定。

    阿提拉的僕人首先端上來滿滿一盤子的肉,之後,那些服侍我們的人把麵包和熟食放在桌上。當其他的野蠻人(匈奴領主)和我們享用盛在銀盤上的豐盛菜肴時,阿提拉的木板上只有肉。他在其他方面也表現出了節制。在筵席上,金杯和銀盃被遞給宴席上的賓客,而他的杯子是用木頭做的。除了乾淨,他的衣服很樸素,與其他普通匈奴人的衣服並無太大不同。無論是他身邊懸掛的刀劍,或他所穿蠻族靴的緊扣,還是他的馬的韁繩,都不像其他人(匈奴領主)那樣用金子、寶石或其他值錢的東西來裝飾。

    這讓我們想起了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身著普通棕色制服,吃著湯和蔬菜的模樣,與此同時,四周圍坐著的,因被授予獎章而熠熠發光的將軍和陸軍元帥們卻在享用著肉和香檳。然而領袖並不是在所有情況下都表現得謙遜,在人民面前,他們需要通過儀式來增強權威:

    阿提拉進來的時候,年輕的姑娘們前來迎接,細長的白色亞麻布幔一行行排列著為他引路,布幔由兩旁的女人用雙手支撐著。這些布幔伸展得如此之長,每一條布幔旁邊都有7個或更多的女孩在來回走動。布幔下面有更多這樣的姑娘,她們還唱著匈奴的歌曲。

    ……

    這些並不是現代歷史學家(即使是他們中最優秀的人)對失去權力行為所做的描述:“阿提拉的戰爭結果比失敗更糟糕……他們獲得的戰利品或許是相當可觀的,但付出的代價太大,太多的匈奴騎兵死在意大利的城鎮和田野上。一年後,阿提拉的王國瓦解了。”

    第三年,即453年,阿提拉死在自己的床上,據說是在慶祝他與一個年輕美麗妻子的新婚而舉行的盛宴之後——這個荒誕的故事可能是真實的——成為征服者又有什麼用呢?隨後他的兒子們確實開始爭權奪位,並致命地毀掉了他的帝國。但是,關於匈奴的衰落與覆滅的敘述像是純粹的宿命論,這實際上也令人懷疑:戰利品只是“相當可觀”嗎?真的有許多匈奴騎士戰死嗎?並沒有這樣的證據。但是,相反的證據表明了帝國的活力,阿提拉一從意大利回來,就要求君士坦丁堡按照議定重新開始向其提供年度貢品:

    阿提拉……派使節去見東羅馬帝國皇帝馬西恩,威脅要摧毀帝國各省,因為前皇帝狄奧多西二世此前答應的貢品沒有送達,他威脅會對敵人施以更殘忍的手段。

    喬丹尼斯再次重複普裡斯科斯著作中丟失的一些片段,但我們其實有原版的連貫文本:

    當阿提拉要求得到狄奧多西二世此前同意的貢品並威脅要開戰時,羅馬人回答說他們要派使節去見他,於是他們就派了曾擔任將軍(戰略家、策略師)的阿波羅尼烏斯(Apollonius)前去。他越過多瑙河,但沒有獲得野蠻人的接納。而且阿提拉很生氣,因為他說,他的貢品由更高貴的、更具皇帝氣概的狄奧多西所允諾,他不接受這樣的討價還價,而且他也不會接待(使節),因為他鄙視那個派他來的人……然後阿波羅尼烏斯就離開了,一無所獲。

    如果這個信號是消極的,那麼可信的證據表明,阿提拉的確打算對帝國發動一場大規模戰爭:但他並沒有像過去的敲詐勒索那樣威脅阿波羅尼烏斯,他沒有送出什麼,阿提拉甚至沒有接待他。在成功攻破阿奎萊亞強大的城池後,阿提拉計劃圍攻君士坦丁堡,並且肆意掠奪,這並不是不可想像的。畢竟,他仍然擁有騎兵在戰術和部署上的優勢,仍然壟斷著騎兵快速進攻的強大優勢。從阿提拉的兒子們之間即將爆發的狂暴爭鬥,阿提拉以及匈奴部隊和叛亂的哥特人、格皮德人、魯吉人、蘇維匯人、阿蘭人、赫魯利人的交手中可以獲悉,阿提拉麾下仍然有許多不同種族的臣民,他們都是高效的戰士。

    如果匈奴真的與東羅馬帝國再次發生戰爭,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阿提拉會像他在447年那樣再次獲勝,尤其是他可能會持續展示其破壞力,直到被帝國收買。然而,他死了,但在那之前,他帶來的巨大威脅出乎意料,並引發了一系列短暫的歷史迴響,但這種短暫迴響很快就彙聚成一種更廣泛、更持久的東西,並展現了深遠的影響。

     

    節選自《拜占庭帝國大戰略》第一章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