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公司於1/22(二)舉辦尾牙聚餐,門市營業及網路客服服務時間調整為09:00-17:00,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至尊女醫(全三冊)(簡體書)
至尊女醫(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85元
  • 定  價:NT$510元
  • 優惠價: 79403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初見時,她為求活命纏上他;再見時,她出手相救於他。
    一是個天煞帝星,一個是天命鳳主。
    他灼灼情意,她步步遠離。


    他說:“鳳九,本君此生對你不會放手,你終將會是我的妻!”
    天醫鳳九的曠世熱血傳奇史詩,劍挑群雄震蒼穹,名揚四海驚天地!
    一朝風雲驟起,群雄爭霸,且看鳳九如何一襲紅衣驚天下!


    他黑瞳微動,看著一臉平靜的她,問:“你就沒有什麼想跟本君說的?”
    她微側頭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笑容來:“保重。”
    聞言,他心下一陣無力,問:“本軍怎麼對你的,難道這些日子以來,你就沒半點感覺?”
    說著,也不待她開口,
    又道:“這回離開我無法再下來,你不要再迴避感情這個問題,給本君一個答案。”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問:“我說不接受,你會就此放手嗎?”這話,她似乎以前就問過。
    然,軒轅墨澤在聽到這話後,深深凝視著她,
    霸道地說:“不會!你是本君看上的女人,就只能是本君的女人!此生,對你我決不放手!”
  • 鳳炅

    閱文集團大神作家,祖籍潮汕揭陽,居於依山臨海的鵬城。
    其作品文風自成一格,擅長抓住人物形態描寫,筆下人物分明,情節出其不意,扣人心弦。
  • 上冊

    第一章 初相遇 001
    第二章 天現異象 027
    第三章 奇遇拜師 054
    第四章 黑市賣藥 081
    第五章 桃花塢相遇 109
    第六章 自請出族 137
    第七章 首言退親 163
    第八章 揭破身份 189
    第九章 執掌鳳令 216
    第十章 閻主吃醋 243

    中冊

    第十一章 逃出 269
    第十二章 真假鬼醫 297
    第十三章 閻主傲驕 324
    第十四章 丹成引雷 351
    第十五章 命懸一線 377
    第十六章 九伏林遇險 403
    第十七章 老太爺失蹤 428
    第十八章 青騰太子到 454
    第十九章 一定要得到 480
    第二十章 本君的女人 505

    下冊

    第二十一章 改朝換代 531
    第二十二章 鳳凰皇朝 556
    第二十三章 深情難拒 581
    第二十四章 不會放手 606
    第二十五章 送聘迎親 632
    第二十六章 十年之約 658
    第二十七章 上古青蓮 683
    第二十八章 星雲學院 708
    第二十九章 鳳九其人 733
    第三十章 帝都再見 758

  • 第一章 初相遇

    耀日國,雲月城。
    青山疊疊與雲霧相纏繞著,山林中茂盛樹木在輕風中搖曳,這晨起的山林顯得是那樣清幽雅靜……
    然,就在這偏僻無人的山林深處,此時卻上演著殘忍而血腥的一幕。
    一名穿著上等綢緞的少女此時被兩名精壯的漢子反扭著手臂按跪在地上,奄奄一息地垂著腦袋,淩亂的髮絲垂落臉頰卻很快被臉上滲出的鮮血浸濕,鮮血一滴滴順著她的下巴滴落地面,滲入泥土。
    氣息極弱的少女在聽到腳步聲走近時,咬著牙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血跡斑斑的臉,那是一張被毀了容的臉,臉上的皮膚生生被刀刃劃開,血肉模糊,十分駭人。
    “你是誰?為什麼要害我?”少女的聲音有氣無力地傳出,強撐著因失血過多而產生的眩暈,緊緊盯著那用輕紗遮著臉、身段極為優美的女子。
    那看不見容顏的女子一襲淡藍色水雲裙,腰間同色的流蘇垂落著,隨著她輕盈的步伐而輕輕擺動,煞是好看。
    她在那被按跪在地上的少女面前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睨著此時容顏被廢的少女,美眸彎彎帶著笑意:“我是鳳清歌,護國公府的大小姐,威武大將軍鳳蕭的掌上明珠,鳳家衛的少主,鳳家未來的繼承人,同時,還是耀日國天之驕子三王爺的未婚妻。”
    熟悉的聲音以及面前女子所說的話,讓少女震驚地睜大了眼睛:“你!你到底是誰?我才是鳳清歌!我才是鳳清歌!”女子纖弱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一個念頭在腦海中形成,她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白皙纖細的手指輕輕一揭,遮著容顏的面紗輕輕落下,一張絕美中帶著清雅的容顏便這樣映入地上少女眼裡,當看到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容顏時,她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女子睨著地上面容駭人的少女,聲音帶著無限的期待與難抑的興奮:“鳳清歌,從今天起我將取代你的身份、你的位置,理所當然地擁有你的一切,而你……”聲音一頓,她低笑著,“以你的聰慧,不如想想我會怎麼對付你?”
    聽著眼前之人原本的聲音傳出,鳳清歌身體一顫,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看著她:“若、若雲?你、你是蘇若雲!”
    蘇若雲,一個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孤兒,是她把大街上的蘇若雲帶回了護國公府,是她把蘇若雲留在身邊為伴,她一直以為蘇若雲是她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是她視為親人的姐妹……
    可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毀她容顏之人,想要奪取她的身份地位的人,竟然是蘇若雲……
    “為什麼?我待你那樣好,為什麼你要這麼做?”被背叛的感覺心如刀割般痛,鳳清歌想到自己的容顏被毀,身份將被取代,而這將無人知曉,恨意不由得襲上心頭。
    “為什麼?呵,當然是為了你所擁有的一切,視你如珠的爺爺和父親、愛你入骨的天之驕子,不過……”她美眸彎彎一笑地看著地上的鳳清歌,“這一切,都將是我的了,爺爺和父親的疼愛與寵溺、慕容哥哥的溫柔與深情,都將是我的。”
    滿意地看著地上鳳清歌那備受打擊的崩潰模樣,蘇若雲並沒有就這樣停下,而是繼續道:“本來為免夜長夢多我應該立刻殺了你,毀屍滅跡讓人找不到你的存在,不過,呵呵……”
    聽著那透著陰狠的笑意,鳳清歌心頭一顫,便聽蘇若雲那如惡魔般的聲音再度傳來。
    “你可知,我為何獨獨讓人毀了你的絕美容顏,卻不損你身上雪白的肌膚?”蘇若雲微蹲下身,面對面地看著鳳清歌,“那是因為我要將你賣到那種最下賤的地方去,那種供男人玩樂的地方,相信就算你是容顏被毀面容如鬼,就這一身冰肌玉膚也一定會有不少人喜歡,你說呢?”
    “不用這樣看著我,你的容顏已毀,就算你說你是護國公府的大小姐也不會有人相信,人們只會說你是個瘋子,至於逃?呵,以你區區武者二段的實力實在是不夠看。”說話間,蘇若雲塞了一枚藥進鳳清歌的嘴裡,輕笑著站起來,彈了彈身上的裙子說著,“七天,七天后就算你沒被玩死,你也會毒發身亡。”
    鳳清歌咬著牙,嘶喊著:“蘇若雲,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呵,做人你都玩不過我,成了鬼就更不是我的對手。”蘇若雲冷笑著,吩咐道,“將人帶走,輾轉賣了不要落下線索,最好將接手之人滅口。”
    “是!”那兩名精壯的漢子恭敬地應著,手掌劈落,將奄奄一息的鳳清歌扛在肩上幾個縱躍便消失在林中。
    一直站在蘇若雲身後的一名黑衣中年男子此時上前一步:“小姐,時間不早了,是否要先行回府?”
    “嗯,是要回去了。”蘇若雲露出一抹溫柔的笑,看著天空輕聲說道,“從這一刻起,我便是鳳清歌,鳳清歌便是我。”

    兩天后的夜裡,大朗鎮,天香樓
    當聞到一股清香,昏迷著的鳳清歌緩緩地睜開眼睛,大腦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嘖嘖稱奇的聲音以及感覺到自己的手臂正被一雙手觸摸著,驚得她尖叫一聲,翻身便滾下了床。
    “嘿嘿,醒了?醒了正好,爺辦事可不喜歡死魚,爺就喜歡潑辣帶勁的,那才夠味。”一名三十歲上下的猥瑣男子雙眼色眯眯地盯著滾落地面縮到一旁的鳳清歌,眼中盡是興奮之色,“真沒想到今晚居然給我弄來了這麼一個好貨色,雖然是毀了容的,不過就這身冰肌玉膚,嘖嘖,可不輸給一些世家小姐。”
    鳳清歌往後縮著,眼中有著難掩的驚慌:“你、你別過來,別過來!”她猛地站起身便往房門處跑去,卻在跑了兩步後被那男子摟住。
    “想跑?嘿嘿,進了這房,你以為你跑得掉嗎?來吧!讓爺好好瞧瞧你這身雪滑的肌膚。”男子興奮地笑著,手一撕,便將她身上那輕薄的衣衫袖子撕裂開來,一條雪臂頓時映入那男人的眼中,讓他眼中浮起炙熱的興奮光芒。
    “啊!”鳳清歌尖叫著,因被那男子摟住的噁心感讓她身上雞皮疙瘩浮起,手在推擋時摸到男子腰間的一把匕首,她想也不想地拔出匕首便朝男子的心臟處刺去。
    “嘶!賤人!”男子色心上頭,一時閃避不及胸前被劃出一道血痕,痛得他揮手便將鳳清歌甩出。
    “啊!”
    砰!
    腦袋撞向床角,鮮血如泉般湧出,鳳清歌嘗試著想站起來,卻搖晃兩下後倒向地面,昏死過去……
    “該死的!”男人看了自己胸口滲出的鮮血一眼,氣不打一處來,發狠地上前朝她腹部又踹了一腳,怒駡著,“起來,別給老子裝死!”說話間他伸手往她衣襟上一拉,將人提起拖著便丟向大床。
    頭部的劇痛以及腹間的痛意讓原本昏死過去的鳳清歌眉頭微皺起來,腦海中仿佛有一個聲音在哭泣,吵得她心頭一陣煩躁:“閉嘴!”
    一聲冷喝出口,鳳清歌睜開眼睛的同時眉頭不禁緊緊擰起,腦海中確實有個聲音在哭泣,而眼前還有一個脫得只剩下一條底褲的猥瑣男人正一臉淫邪地盯著她。
    視線掠過那猥瑣男人令人噁心的身體,鳳清歌看向這古香古色的房間,嘴唇不由得抿成一條線。
    而腦海中,那哭泣的聲音自她冷喝出聲後,便似乎怔住了一般,竟也停了下來。
    “哼!知道裝死沒用了是吧?還是乖乖陪爺好好玩玩,要不然,爺有的是辦法收拾你!”說著那人便如餓狼撲食般朝坐在床上的鳳清歌撲去。
    “找死!”鳳清歌一臉嫌棄地冷哼一聲,屈膝抬腳一伸朝將那撲上來的猥瑣男子踹了出去。
    砰!
    那猥瑣男人冷不防被踹了一腳,整個人如同蛤蟆般趴倒在地悶哼了一聲。他回過神來迅速起身,怒瞪著坐在床邊的女子握著拳頭便揮上去:“臭女人!敢踹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
    只是,讓他錯愕的是,揮出去的拳頭卻被她接住,也不知她用的什麼手法扣住他的手後往下一折,只聽骨頭斷裂的哢嚓聲響起,痛得他臉色一白慘叫聲本能地發出,一雙冰涼的手卻扣住了他的喉嚨,哢嚓聲驟然傳出,他腦門一歪,雙眼暴睜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至死,連叫都沒能叫出聲來。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房間歸於寂靜,靜得連根針掉落地面都能聽見。
    而此時,坐在床上的少女伸出白皙纖細的手指看了看,眉頭輕挑,一抹帶著幾分邪氣的笑浮現於她的唇邊,只是,她的這抹邪氣的笑容配上那張被毀的容顏,怎麼看著都覺得詭異,令人毛骨悚然。
    也許是那死去的男人先有交代,不論什麼房間發出什麼動靜都不必進來,因此,守在外面的兩名漢子雖聽見裡面撞擊摔打的聲音,想著應該是那男子在淩虐那少女,於是都沒在意。
    床上的少女走到菱花鏡前坐下,看著鏡中倒映出來的那張可怕容顏,眼睛微眯,手指輕輕地在梳粧檯的桌面上敲打著,發出細細的叩叩聲。
    “說吧!你是誰?”她看著鏡子,似自言自語。
    就在她的聲音落下後,她的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帶著哭泣地傳出:“我是鳳清歌,你又是誰?”
    “鳳九。”她開口說著,“你應該已經死了吧?留下一縷殘念在我腦海裡做什麼?”
    “我不甘心!我恨!蘇若雲,蘇若雲害得我好慘……”哭泣的聲音帶著憤恨地在鳳九的腦海中回蕩。
    鳳九沉默著,好半晌沒開口,只聽著腦海中那個聲音哭泣著,一聲聲的不甘與憤恨從腦海中傳至她的心頭,竟讓她也有了一股不屬�她的憤然感覺。
    “先別哭,把事情跟我說一下吧!”鳳九擰著眉頭說著,暗忖:若不是想弄清腦海裡這縷幽魂以及眼下的情況,她估計早走了,也不會坐在這裡聽著那人哭喊不停。
    腦海裡的聲音一頓,又細細地抽泣起來,鳳清歌並沒有將事情跟鳳九細說,因為聰慧如她知道此時怎麼做才對她最好,因此道:“我已經死了,這身體也成你的了,鳳九,我只求你兩件事,一是,我要蘇若雲生不如死!一刀殺了她不能解我心頭之恨,只有她生不如死地受盡折磨方能解我心頭恨意!”
    她的聲音有著濃濃的恨意,到了這一刻,鳳清歌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挽回什麼,想要的就是那個將她害成這樣的蘇若雲生不如死!
    鳳九挑了挑眉頭,沒有開口,只是勾了勾嘴角,帶著幾分似笑非笑。
    這時,仿佛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一般,鳳清歌再道:“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也不知道你以前是什麼身份,但從你剛才的冷靜應對以及身上的那份從容來看,我相信你絕對不是普通人,至少不會像我這樣傻,落得被人奪了身份害了命的下場。”
    聞言,鳳九目光微閃,唇邊的笑意加深了幾分,道:“說吧!第二件事是什麼。”
    聽到這話,鳳清歌知道她是答應了,暗暗松了口氣的同時,聲音有幾分黯然與悲傷:“我的親人待人很好,視我如手心之寶,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我好好照顧他們,不要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已經不在了……”
    纖細白皙的手指輕輕地在桌面上敲著,叩叩叩的聲音細細的,卻讓鳳清歌一顆心提了起來。她無法知道鳳九的心思,但別無他法的她不希望從鳳九口中聽到拒絕,因此道:“我將我的所有記憶留給你,這樣你就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發生。鳳九,一定要幫我,一定要幫我……”
    鳳九隻覺腦海裡那聲音落下之時,腦袋忽地疼了一下,像是被人強行塞進了什麼一般,她皺著眉頭閉著眼睛承受著那一股疼痛,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睜開眼睛,而她的腦海中,也多了許多原本不屬�她的記憶……
    也許是因為鳳清歌的記憶與她的融合在一起,因此,當腦海中劃過容顏被毀的那一幕時,她甚至有些感同身受,好像承受著那刀劃之痛的人便是她一樣。
    “蘇若雲嗎?呵呵,有意思。”腦海中記憶的融合,也讓她瞭解到自己眼下的處境與各方面的事情,因此,她站起身來到那死去的男子身邊,從他脫下的衣物中將值錢的東西搜刮一空。
    自己身上的衣裙一邊袖子被撕,衣襟處也被撕破,她便直接將裙子的裡布撕下一塊遮住容顏。眼下這被毀的容顏太過引人注目,想要離開這裡就必須悄然無聲,做到不引人注目。
    只可惜,她找遍了這房間也沒一件可以穿的衣服,至於那男子的衣服,在她看來實在是太髒了,不能穿。
    想到這裡本是尋歡作樂之地,於是,她將另一邊的袖子也撕去,露出雪白如藕的雙臂,又將衣裙處理了一下,變成抹胸裙,目光落在床帳的輕紗上,伸手一扯往身上一披從後面窗口離開……
    穩穩落地後鳳九查看四周見只有前面有路可走,便混進前面院子那些調笑的女子當中,正當她移步將要離開時,一聲尖叫驟然響起。
    “啊!殺人了!”
    事情敗露了!跑!
    這是鳳九的第一個反應,而她也確實拔腿就往外跑去,可誰知眼前一道寒光閃過,那森寒嗜血的氣息分明就是駭人的殺氣,看著那道寒光朝她這邊而來,鳳九想也不想地抱頭蹲了下去。
    “啊……”
    淩厲的劍罡之氣仿佛就在頭頂劃過,耳邊皆是驚呼著、尖叫聲,亂跑的眾人推來擠去,鳳九卻發現身邊空了好多地方,抬頭一看,以她為中心點,周圍倒了一片人,皆一劍封喉而亡。
    好在我避得快。
    她暗自慶倖著,貓著步子準備移動時,一雙黑色的靴子卻停在她面前,斂下的雙眸在一瞬間閃過一道幽光,她怯怯地抬頭,身體顫抖著:“嗚……”
    面前站著的是一名穿著黑衣的男子,面上蒙著黑巾看不清面容,那雙眼睛卻透著陰狠毒辣的光芒,如同毒一般讓人心驚膽戰,那把被他握在手中斜指地面的劍此時還滴著鮮血,一滴兩滴地在地面上綻開點點紅梅。
    也不知是她有意還是無意,因身體顫抖,披在身上的輕紗滑落地面,露出了她雪白如凝脂的肌膚,她蒙著臉,但一雙動人的眼睛盈著水光,配著那顫抖著的纖細身影顯得楚楚可憐。
    那黑衣男子明顯不是重色之徒,陰狠毒辣的目光也只在看到那雪滑的肌膚時有一瞬間的閃神,但很快便移開了,目光朝那退避的人群看去,似乎在尋找什麼,而那握著劍的手此時也微微一動,準備將眼前這礙眼擋路之人殺死。
    殺意的彌漫,讓鳳九驚慌地喊著:“嗚……別殺我……”然,她在站起的那一瞬間,手在大腿處摸過,泛著鋒利光芒的匕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劃向那人持劍的手腕。
    因感覺不到眼前女子身上有殺意,他便大意沒提防,再加上離得近,一個不防手腕被傷鮮血湧出顫抖不停,手中的劍也握不住地掉落地面,他幾乎是本能地抬腳便是一踹。
    那一腳夾帶著淩厲的氣流與暗勁,便是有修為之人挨了他一腳也難以活命,可偏偏,踹出的一腳本應落在她的胸口處卻被她以詭異的身法避開,男子一個閃神,便見那女子撲了過來,手中匕首對準他的胸口。他本能地伸手要去化解,誰料她上攻是虛,在那匕首刺出的同時一腳踹向他的雙腿之間。
    “嗯!”
    撕心裂肺的劇痛讓他痛苦地悶哼一聲,雙腿不由自主地夾緊半蹲之下,也因此給了她絕佳的機會,那匕首被她反握著劃過他的喉嚨,一刀封喉!一擊致命!
    至死,那黑衣男子的眼睛仍睜得大大的,帶著不甘與憤恨,似乎不願相信自己竟會死在一個女子手中。
    因驚慌而避退到裡面的眾人驚呆地看著這一幕,無法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前一刻還低聲哭泣著的嬌弱女子下一刻卻變得如同殺神一般,以淩厲狠絕的身手將那黑衣人殺死。可沒等他們回過神來,便見那女子在殺了人後頭也不回地往外跑去,消失在夜色中……

    一抹瘦小的身影蹲坐在不起眼的街角處打著哈欠,半眯著的眼睛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那一支支隊伍來回巡查著,百般無聊地從懷裡摸出個蘋果啃了起來。
    一身的乞丐衣衫破舊髒亂,髒兮兮的臉上還沾著不少泥土,頭髮全包在一塊破布裡面,看起來就是一個瘦小的小乞丐,任誰也不會想到,那讓鎮長震怒,發下搜查令的青樓女子會是這街角的小乞兒。
    “真倒黴啊!要怎麼出去呢?就是我有那耐性等,身體裡的毒也等不了啊!”咬著蘋果的鳳九輕歎一聲,她要是早知道昨夜那個被她殺死的噁心男子居然是鎮長的獨子,怎麼也會給他留下一命,至少現在那鎮長也不會派護衛兵滿鎮找她。
    不過,昨夜那個黑衣男子又是什麼人?殺手?
    想到他動手時身體湧出的那一股氣息,她心下有些煩躁。她本以為重生了頂多就是一個什麼古代王朝,可誰知這世界的人居然是修仙的,這玩意兒也太玄幻了。
    她的一身本事在那些修仙者面前也沒用啊!
    鳳九把蘋果啃完隨手一扔,坐在那裡有些無精打采地歎起氣來,直到一聲清脆的聲音在面前響起。
    面前的破碗裡一塊銀錁子在裡面轉了一圈後穩穩停在碗中央。鳳九一怔,看著那破碗裡的銀子,拿起來看了看,感覺跟石頭沒什麼兩樣,就是外面是銀色的。
    鳳九抬頭朝那丟下銀子的人看去,只看到一個穿著黑袍的綽約背影。他緩步走著,渾身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
    眼珠一轉,鳳九想也不想便撲上去抱著他的大腿,口中哭喊著:“嗚……姐夫!姐夫我可找到你了!”前面的人突然閃身避開,她也撲了個空因慣性而撲向前,摩擦破雙手,悶哼了一聲。
    黑袍男子微皺起眉頭,深邃而淩厲的目光掃了地上的乞兒一眼後,便邁步繼續往前走著。只要一眼,他便看出地上的乞兒只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
    當然,鳳九現在也確實只是一個普通人,前身的那點修為被蘇若雲強塞進嘴的毒藥化去,現在的她就是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
    也正因為如此,那些修仙者看到這樣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自是不會多加注意與防備。
    “姐夫!姐夫你不要拋下我,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姐夫,姐夫……”鳳九爬起來後再往前撲,又摔了幾次,前面的黑袍男子終是停下了腳步。
    “姐夫!”機不可失,鳳九手腳並用地抱上了男人的大腿,緊緊地將他纏住,抬起一雙含著淚水的眼睛帶著幾分怯意地看著他。
    可當她看到這男人的容顏時,嘴角卻不自由主地抽搐了一下……這大腿,她是不是抱錯了呢?

    眼前這男子看背影倒是當得起男子二字,可當看到他的容顏時,鳳九隻想撫額頭長歎一聲:這分明就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大叔啊!
    那刀削般透著剛毅硬朗的臉被鬍子遮住了大半,只能勉強看到個輪廓,卻看不清容顏,雖然一雙眼睛深邃而神秘,可怎麼看著也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大叔,跟她這小身板的姐夫怎麼都有些不搭邊。
    不過,眼下別無他法,她抱著那條大腿就是不鬆手,哭喊著:“姐夫,嗚嗚……可算找到你了,姐夫……”
    淩墨寒皺著一雙劍眉看著跟無尾熊般抱著他大腿的瘦小乞兒,因不習慣與人接觸,此時身體略顯僵硬。他甩了甩腿,沉聲喝道:“你認錯人了,放開!”然大腿被抱得緊根本甩不開那小乞兒。
    “嗚嗚……姐夫,我沒認錯,姐姐說你就是長著一把大鬍子的,我很小的時候見過你,一定不會認錯的,嗚嗚……姐夫,你不要趕我走,姐姐死了,家裡沒人了,後娘還要賣掉我,嗚嗚……姐夫……”
    “我不是你姐夫,你真認錯人了!”
    淩墨寒面色越發寒冷,渾身那股冰寒的氣息越發濃郁,十分駭人。可偏偏這個抱著他大腿的小乞兒根本不鬆手,他甩了好幾次腳都沒將人甩出去。他伸手要將她揪開時,卻見她驚叫一聲抱得更緊,腦袋還不經意地頂到了他雙腿間的敏感處,讓他身體一陣緊繃,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放手!”
    “不放,除非你答應帶著我走。”
    她死皮賴臉地黏上了他,倒是沒發覺自己的小腦袋正頂著人家的敏感處,而是在心下暗自慶倖,這大叔雖然冷了點,不過還好,只動口沒動手,顯然是不會對一個毫無修為的普通人動手的人。
    強忍著想殺人的衝動,淩墨寒深吸了口氣:“放手,我讓你跟著。”
    “嗚……姐夫,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鳳九擦了擦根本就沒眼淚的雙眼連忙站了起來。卻見他轉身就往前走去,當下連忙跟上。
    看著兩人越發拉開的距離,鳳九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難怪他那樣爽快地應下說讓她跟著,原來是這原因,這是想甩下她?
    可惜,他的算盤打錯了,她怎麼可能跟不上他的步伐?在出這大朗鎮之前她得黏著他,這個人看著就不簡單,跟在他身邊那些護衛兵一定不敢阻攔。
    “姐夫,你走慢點,我快跟不上了,姐夫……”她小跑著跟在後面,看著他往鎮門出入口去,心下一喜,快步跟上。
    淩墨塞腳步一滯,半回過頭,見那小乞兒髒兮兮的小手正拉著他的一塊衣角,當下手一甩,將那小乞兒拂開,邁步繼續往前走。
    “姐夫,姐夫你別生氣,頂多我不拉你的衣服,姐夫……”
    她一邊小跑著一邊可憐兮兮地喊著,眼角瞥著守在鎮門口的那些護衛兵在看到前面的大叔後臉色微變,紛紛半低著頭行禮,那原本邁步朝她而來的護衛兵,也在聽到她的一聲聲姐夫後僵在原地,一臉怪異地偷偷打量兩人。

    “姐夫,咱要去哪兒?”出了鎮門走了一段距離後,她盯著身邊的人打量起來。
    這時的淩墨寒腳步一頓,瞥了那小乞兒一眼,沉聲道:“你已經出來了,不要再跟著我。”
    鳳九一怔,繼而甜甜地笑了起來:“姐夫,你說什麼呢?”這大叔原來早知道她是想出鎮門啊!也是,這人看著就不簡單,她的這點小把戲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不過看出來了還願意幫她,倒是讓她意外。
    見他邁步離開,鳳九連忙跟上:“姐夫……”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不是你姐夫,別亂叫。”低沉的聲音帶著冷硬語氣,磁性十足,盡顯男人的陽剛魅力。
    “難道我真的認錯了?我姐說姐夫有一把大鬍子很好認的。”鳳九小跑著來到他身邊打量著,忽地咧嘴一笑:“嗯嗯,也許我真的認錯了,我姐夫應該比你要年輕一點。”
    淩墨寒走著自己的路,全然沒去理會身邊的小乞兒。在他看來,一個毫無修為只有幾分小聰明的乞兒根本就無須放在眼裡,於是,他加快腳步趕路,步伐比起在城中時快了好幾倍。
    對於他突然加快的腳步鳳九暗自詫異:看著他的步子似在地面踩過,可又好像雙腳不沾地地掠過,身形移動極快,可跟她的踏雪無痕雲蹤步又不太一樣。
    “大叔,大叔等等我啊!”也不是她真要賴上他,而是出了鎮門就這麼一條大路,再說了,眼下她也沒什麼心思跟著這人到處轉,她還得去找藥材解她體內的毒呢!
    說起來那蘇若雲還真不是一般惡毒,原身待她那樣好,她搶了人家的一切不說,居然還將她賣到那種地方打算讓她受盡淩虐而死,嘖嘖,這女人啊!還真是如毒如蛇蠍。
    而前面的淩墨寒聽到那聲大叔時,嘴角微抽,下意識地摸了下自己臉上的鬍子,加快腳步打算將身後的人甩開。然而,兩個時辰後,他停下腳步回頭瞥了一眼,看著那抹瘦小的身影仍跟在他身後十幾米外時,心下暗自詫異。
    他一介沒有修為的人是怎麼跟上來的?
    鳳九氣喘吁吁地跑了上來,半彎著腰雙手扶著膝蓋大口地喘著氣:“呼!累死我了,大叔,你走那麼快幹嗎?”
    淩墨寒擰著眉頭仔細地打量著這個髒兮兮的小乞兒,半晌,沉聲道:“你莫再跟著我了,我要去的地方是九伏林,那地方兇險萬分,你進去只有送死的份。”
    “不是,大叔,我不是跟著你,而是我原本就是要去九伏林,不過你既然也是去九伏林,咱們同行不好嗎?”
    淩墨寒沒再理會身後人的,而是邁著步伐大步走著,他覺得這小乞兒就是哪個富貴人家偷跑出來玩的小公子。從他抱上自己大腿的那一刻淩墨寒就發現這小乞兒身上沒有乞兒那種卑微,而且他的一雙眼睛甚是靈動狡黠,怎麼可能是一介乞兒所擁有的?再聽他居然說要去九伏林,淩墨寒更是肯定,這小少年定是沖著好玩去的。
    若是這人真的那樣不知死活地跟進九伏林,淩墨寒也不會多管閒事去救他。
    見前面的大叔不理她,鳳九也沒再開口,只是小跑著跟在後面。然,只要仔細一觀的話,就會發現她的步伐很是詭異,那速度根本不會比前面的淩墨寒慢多少。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前面的淩墨寒沒停下休息,後面的鳳九也沒停下休息,因為時間緊迫,她得趕緊到九伏林裡找到解除她體內之毒的草藥,否則一條小命還真得交待在這裡。
    可畢竟這具身體以往是千金之軀,像這樣沒吃東西又奔跑了一天一夜對她來說已經到極限,雙腿又酸又重,邁出的步伐也漸漸慢了下來,與前面淩墨寒的距離也越拉越遠。
    好在,終於在次日的清晨來到九伏林的山口處,不過這時,鳳九已經看不到那大叔的身影了。
    “呼!累死我了。”她整個人往地上一坐,喘氣如牛,汗如雨下,再加上肚子又餓,此時腦袋都有些暈沉沉的,還有一些反胃。
    從昨天到現在,她也就在賣水果的小販那裡順了個蘋果吃,到現在早不知消化到哪兒去了,此時餓得前胸貼後背,只想著要是有只雞腿什麼的就好了。
    休息了一會兒,鳳九拭了拭汗後站了起來,看著前面的九伏林露出抹期待的笑容:“嘿嘿,這九伏林裡應該有野味……”想到這,她又咽了一口口水,當即邁步朝裡面走去。
    茂盛的森林雜草叢生,頭頂的太陽更是被那濃密的樹葉半遮住,依稀只有些許陽光斜射入林中,潮濕的泥土氣味以及那青草香伴隨著絲絲清風撲鼻而來。
    鳳九手裡拿著一截折下的樹枝左揮揮右掃掃,一來可撥開前面擋路的雜草,二來也可趕走藏在雜草叢中看不見的毒蛇。
    她走得慢,一雙眼睛更是仔細地尋找著可能被雜草掩蓋住的草藥。身上的毒她早已探過了,對於別人想要解開也許是難事,但對於精通醫毒的她來說並不難,當然,前提是能找到所需的草藥,否則她就是醫仙也沒法空手將自身的毒解開。
    興許這是在外圍,草藥雖有,不過都是一些很常見的,至於她所肖想的野味,那就更不用說了,走了近半個時辰也沒看到能吃的野味,趴在樹上的四腳蛇倒是遇到好幾隻。
    “咦?這裡居然有株伏地梅?”鳳九驚喜地小跑過去,見生長在樹邊的那株草藥正是她此行要找的解毒草藥之一。
    她小心翼翼地將那株伏地梅從泥土裡挖了出來。而蹲在地上的她並不知,草叢中一條黑白相間的毒蛇正蠕動著蛇身朝她爬來。
    毒蛇越發靠近她時,蛇身將蛇頭撐了起來,蛇芯子吐出,發出噝噝的細微聲音,也在那一瞬間,毒蛇猛然躥出,張開的蛇嘴便咬向蹲著的鳳九的小腿處。
    鳳九神色一變,肅殺之氣在那一瞬間釋放而出,一雙眼眸更是淩厲非常。迅速轉身之時她一手扣著蛇頭,一手扣著蛇的七寸,手指用力內扣,噗的一聲,扣著蛇身七寸之地的手硬生生地掐入了蛇身。
    那條毒蛇嘶叫一聲,身體抽搐了幾下後便軟了下去。
    “哦?居然是條銀環蛇?”仿佛先前的淩厲只是一瞬間的錯覺,此時的鳳九又是一副散懶的模樣,盯著手上的那條毒蛇笑了起來:“沒有野兔和野豬,那就將就著把這蛇烤來填填肚子。”只是,聲音一落,她臉上的笑意也僵住了。
    因為她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沒有火。
    在這潮濕的森林中,摩擦起火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可偏偏她沒有火摺子,就算空有蛇肉也沒法烤來吃啊!
    “算了算了,我就再堅持會兒吧!至少也得找個乾燥點的地方才能想辦法弄火。”她喃喃低語著,想要將手上的銀環蛇丟了又覺得可惜,於是,便利落地處理起來。
    鳳九將蛇頭切去,蛇皮剝掉,蛇膽取出,再將這條看不清本來面目的蛇掛在樹枝上,滿手的血腥味直接在青草上抹了抹,又摘了一些氣味較重的葉子在手上摩擦著,去除手上那股腥味便繼續往前走去。
    於是,在這林中便能看到,一衣裳破舊渾身髒亂的小乞兒孤身走在這兇險萬分的九伏林中,肩上扛著一根樹枝,樹枝後面插著一條剝了皮的蛇在那裡晃動著……
    一整天的時間,她獨自在裡面尋找著解毒的草藥,不知不覺從外圍逐漸往內圍走去,終於在天色暗下之前將所需的解毒草藥集齊。
    趁著天色還看得見,她找了根乾枯的樹木開始最原始的生火步驟,但因這裡面潮濕,她足足用了一個多時辰才將火生起來,雙手也因此磨破了好幾個水泡,不過這一切在她終於吃上烤蛇肉後,都覺得是值得的。
    解毒的草藥找齊了,又填飽了肚子,鳳九將下午採摘的一些草藥揉爛後擦在身上,又將火堆撲滅,爬上了一棵大樹,在上面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打算好好休息一晚。
    身處這樣的地方,又孤身一人自然不能點著火堆,要不然,一入夜分分鐘會成為野獸的目標。她現在可沒那麼多精力再去對付野獸了,所以,哪怕樹上冷了些,沒火焰取暖,但勝在安全不是嗎?
    果然,在夜色漸深後,林中隱隱傳來狼嚎的聲音,一聲聲地在夜色中回蕩著,分外讓人心驚。
    而鳳九,此時閉著眼睛沉沉地睡去,直接將那聲聲的狼嚎當成林中夜間的催眠曲。
    自然,她也不知道在不遠處的樹上,一抹黑色的身影將她在林中的舉動一一盡收眼底……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