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專區
苦苓的森林祕語
苦苓的森林祕語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9252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如果你得到與自然界溝通的能力,你最想跟它們說什麼?
    繼《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後,超級解說員苦苓再次展開他與森林的祕密對話。

    這一次,可愛的泰雅小女孩瓦幸離開他獨自追尋夢想去了,臨走前她拜託祖靈賜予苦苓神奇的能力,讓他能與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及昆蟲動物們直接溝通。得此「超能力」的苦苓欣喜若狂,卻發現原來草木昆蟲們個性十足,跟人類的想像完全不一樣!慌忙走避的蛇敏感又害羞、杜鵑花精靈輕盈又美麗、小螞蟻辯才無礙妙語如珠、榕樹與相思樹吵起來誰也不讓誰……

    造物主對生命萬物精巧的安排,這一次又將帶給苦苓什麼樣的驚奇呢?

    驚奇1:在路邊「跌倒」被撞見的蛇,不但有個會脫臼的下巴、會暫時萎縮的五臟六腑,甚至……還有腳?! 

    驚奇2:小螞蟻原來跟人類一樣會畜牧、耕種?!它們用樹葉種植菌類,飼養蚜蟲吸食蜜汁……

    驚奇3:「蜜」蜂「蜜」蜂,沒想到真正採花蜜的蜂其實不常看到,很多蜂都是肉食性的,還會從裡到外把蜘蛛吃個精光呢!

    驚奇4:蝙蝠會發出別人聽不到的高頻率聲波,聲波反射回來後,只要半秒就可以定位、判斷前方是美味大餐還是障礙物呢!

    跟鳳仙花姐妹談戀愛、撞見貓頭鷹和蝙蝠在聊天、聽群鳥七嘴八舌、跟檜木爺爺辯論……,噓!苦苓的森林祕語說也說不完……

  •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 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台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曾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盡皆毀棄。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其旅遊及生態作品散見部落格「苦苓好好玩」
    2011 年 1 月集結多年來情感豐沛的細膩觀察,出版生動詼諧的《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成功開創新型態自然書寫,之後持續提筆創作,對人與自然的關係多所反思。

    繪者
    王姿莉

    交通大學應用藝術所藝術學碩士。
    熱衷無拘無束的冒險與旅行,迷戀中世紀的古建築與街道,享受異國風情的氛圍。沉迷於台灣山林的雲霧樹石與荒野的花草蟲獸世界,專注於自然生態保育與繪畫。
    專長為平面設計、插畫創作、自然生態解說;曾獲全國多媒體教學設計獎。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志工、荒野保護協會會員。

    攝影
    黃一峰

    擅以攝影、插畫、視覺設計等專長記錄自然生態的藝術工作者。
    1997 年加入荒野保護協會,並開始以影像及創作記錄逐漸消逝的大自然。
    曾榮獲第 29 屆金鼎獎最佳美術設計個人獎,著作《自然野趣DIY》則入圍 2010 年非文學類書籍。
    著有《自然野趣DIY》、《婆羅洲雨林野瘋狂》以及繪圖作品《老鼠博物學》、攝影作品《自然老師沒教的事》、《爸媽必修的 100 堂自然課》。 
    現為自然生態視覺設計工作者、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 于美人 名主持人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前理事長/知名作家
    侯文詠 知名作家 
    黃楚軒 伊甸基金會志工
    劉克襄 自然生態作家
    蔡康永 名主持人/知名作家
    森呼吸推薦!

  • 推薦序
    每個人都值得被需要及鼓勵
    伊甸基金會志工 黃楚軒

      很高興我總是他的第一位讀者。

      每一回在家裡拿到苦苓剛寫好的稿子,或是他在台中傳真過來要我打字的文章,我總會停下手邊的任何事,迫不及待也很好奇地想知道:這次他又與「誰」對話了。

      我覺得苦苓有一個很大的長處,就是能化繁為簡、去蕪存菁,任何事物到他的嘴裡或是筆下,就能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去敘述表達,在他幽默細心的引領下,每一個主角就活靈活現的躍於紙上,有時會有俏皮可愛的對答或抬槓,也有時候會出現激烈的舌劍脣槍,甚至會有一點小心翼翼、無傷大雅的「勾心鬥角」……在閱讀的過程中總是給我很多畫面與想像,覺得也很適合用動漫來呈現這種種趣味。

      原本我是一位非「自然人」,對所有的動、植物、鳥獸花草從來不曾關照,也無心去了解,但我現在慢慢學著知道蕨類的多樣性、苔蘚和地衣有什麼樣的顏色及觸感、藤類與樹木之間的依附關係,也發現了每一種動物都有自己的獨特性與求生之道。潛移默化中我好像也改變了,走在街道上我會觀看不同的路樹,看它們如何開花結果;以前的我從不會去看《動物星球》頻道,現在卻常不知不覺看得入迷了。

      慢慢地認識它們,就越發想做更深入的了解,原來上帝對世上萬物,都自有祂的安排與出路。

      這些文章看似筆法輕易,殊不知他常要花不少時間去蒐集各類資料,消化吸收後再以他特有的方式表達出來。真正的知識是無法憑空想像出來的,常常看他為了一篇文章,翻遍了好幾本相關書籍,再三確認後才能做最後的下筆。
     
      第一本《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出版之後,我與他都很在意讀者的反應,對部落格的每一篇回應與留言都會仔細瀏覽,目前所知最小的讀者是小學三年級,而最小的聽者則不確定,因為有媽媽說會把這本書當成床頭書,每天晚上睡覺前為小朋友講述一篇裡面的故事……。這些訊息都帶給我們很大的驚喜與鼓勵,如能因此讓多一點小朋友或大朋友更了解生物的神奇與奧祕,進而樂意接近大自然,那就是我們最開心的收穫了。

      謝謝每一位支持這本書的朋友,因為有你們的愛,而讓疏懶已久的苦苓有了動力去做他最想做、也最快樂的一件事,那就是──寫作。

      如果閱讀中能觸及你內在的某根心弦,讓你發笑或省思,發現了我們彼此的共通點,那就是他最大的安慰,有如在踽踽獨行的路上,尋找到知音般的感動了。

      也請你跟著苦苓,從神奇的「魔法森林」走出來後,再聽聽他的「森林祕語」吧!

  • 推薦序:每個人都值得被需要及鼓勵/伊甸基金會志工 黃楚軒
    緣起:瓦幸的臨別禮物 
    (1)第一次與芒草交談 
    (2)小螞蟻的生命大道理 
    (3)當我們「皮」在一起 
    (4)在路上遇見一隻好蛇 
    (5)檜木老爺爺的叮嚀 
    (6)我「意外」救了一隻蟲 
    (7)與蚊子媽媽初相逢 
    (8)一隻小山椒魚的告白 
    (9)榕樹與相思樹的PK大戰 
    (10)勇探蜂巢歷險記(上) 
    (11)勇探蜂巢歷險記(下) 
    (12)和鳳仙花姐妹談戀愛 
    (13)和一隻鳳蝶的告別與重逢 
    (14)小小「阿姑」發威記 
    (15)貓頭鷹與蝙蝠對話錄 
    (16)和杜鵑花精靈去爬山 
    (17)幫小鳥們畫畫像(第一天) 
    (18)幫小鳥們畫畫像(第二天) 
    (19)幫小鳥們畫畫像(第三天) 
    (20)幫小鳥們畫畫像(第四天) 
    (21)超級神祕怪客來襲! 
    後記:你真的、真的相信這一切嗎?

  • 緣起:瓦幸的臨別禮物
    我伸手要去抓瓦幸的鼻頭,她卻早已一溜煙的閃開了,張開雙臂往河邊的桃花林飛奔過去,像一隻展翅遠揚的小鳥。
     
    「我就要離開部落了。」
    泰雅小女孩瓦幸說著,黑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以後不能陪你走步道了。」
    我還來不及反應,她的話又像一拳打中我的胸口,而瓦幸自己的眼眶也濕了。
    「妳……妳要去哪裡呢?」我變得有點結巴了,我知道她阿姨住在都市裡,也知道他們家人一度討論過遷居,但沒想過是在我剛出版了新書之後。是為了更好的學習環境嗎?還是在山上的生活實在太「渴」了?
    「渴」是泰雅耆老敎給我的說法,第一次聽說時,我還傻傻的問:「山上也會缺水嗎?」後來才知道「渴」是「窮」的代替詞,以種植水果蔬菜維生的族人看天吃飯,有時只要一場颱風就會讓一年的收入全部歸零,只能依賴借貸過活,直到明年的下一場收成,一直都很「渴」。
    「我想去參加星光大道、超級偶像……還有很多選秀節目,」小女孩說的時候還帶著一些猶豫,彷彿怕我責備似的,「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歡唱歌跳舞。」
    「最喜歡。」聲音很小,卻很堅定。我終於確定過去那些在山林漫步的美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好啊!」我吸了吸鼻子,站直身子,「希望妳會成功。」
    「真的嗎?馬罵(泰雅語:叔叔)你不會怪我?」她似乎很意外,又趕緊掩藏臉上的喜悅。
    「怎麼會呢?追求夢想很好啊。像我不也是實現了自己走入森林、又重新出書的夢想嗎?」我很快調整了心態,試圖給小女孩更多鼓勵,「如果不是妳,我的夢想或許沒有那麼快實現呢!」
    「也對。」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客氣,或者說,不虛偽。泰雅小女孩從不推卻別人對她的讚美,如果她也自認如此。「像前幾天你在國家公園帶的遊客,還有人特地跑到遊客中心來,看我那張三年前的照片呢!」
    她喚起了我們第一次相見的情景:那時她跟著媽媽來上班,在櫃檯後面露出半邊臉孔,大大的黑眼睛、濃濃的眉毛、紅通通的臉頰、白得發亮的牙齒,然後……然後就是一整個春天太陽般的笑容了。那時我就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又這麼快樂的孩子呢?
    「我希望以後人家想來看的瓦幸,不是你書上的瓦幸,是我自己的瓦幸。」
    好像應該說「瓦幸我自己」吧,但我沒有再犯老是糾正她語法的毛病,該把握的是這最後相處的機會。
    「那我們……去河邊走一走?」
    「好啊,」她看了看自己的米老鼠手錶,「我媽媽叫我五點要回家,學鋼琴。」
    「妳家買鋼琴了?」我正要大驚小怪,又被她瞪了一眼,「數位的啦!我亞大(泰雅語:阿姨)要來敎我,她說要打好基礎,以後說不定還可以自彈自唱,像……」
    「像周杰倫那樣對不對?」
    瓦幸笑了,露出熟悉的一口白牙,她又恢復了昔日的熱情與活力,一蹦一跳的在我前面向七家灣溪畔走去。
    清澈透明的河水依然潺潺流過,風在松林的枝椏間繼續製造濤聲,一隻尾翼豔橘的鉛色水鶇(音ㄉㄨㄥ)匆匆掠過,這美好的一切以後就沒有人跟我分享了,我忽然覺得有點感傷,冷不防卻被小女孩打了一拳!
    「喂,又在發什麼呆?人家要送你禮物啦!」
    「禮物?」我伸出食指,在她面前左右搖動,「少來了,妳一天到晚只會跟我要獎品,怎麼會想送我禮物?」
    「厚!你不信?不信我就收回禮物不送了喔!」
    她假裝氣鼓鼓嘟著嘴巴、雙手插腰的樣子令我莞爾。
    「好啦、好啦,相信妳,禮物呢?」
    「這個禮物是看不見的。」
    「瞎密啊(閩南語:什麼呀)?看不見也叫禮物,難道妳要送我一陣風嗎?」
    「噓……你閉上眼睛,就能收到我的禮物。」
    看她一臉正經,我只好乖乖照做,說不定這是小女孩為了告別的精心安排,可不能辜負了她的好意。
    「聽到了嗎?注意聽!」
    我聽到河水飛濺過石頭的聲音;聽到枯枝掉落草叢中的聲音;聽到小鳥在遠處吱吱喳喳的聲音;聽到更遠處有山羌在吠叫的聲音……咦?這不是我教給瓦幸、也常和遊客互動的「聆聽大地」遊戲嗎?怎麼她反而用到我身上了,正要開口質疑,瓦幸說:「噓……再聽清楚一點。」
    似乎有更細緻、卻很清晰的聲音傳來。
    「隔壁那些狗筋蔓,好像開始結黑黑的果子了。」
    「我最討厭風藤了,釘在人家身上就不放!」
    「喂,有人知道黃花鳳仙花開了沒有,可以採蜜了嗎?」
    「那隻河烏在石頭上蹲了好久,我怕死了!」
    「這兩個人離河邊這麼近,我們的小鴛鴦會不會有危險呀?」
    不會吧?我聽到的都是植物和動物講的話嗎?還是我自己的幻覺?古代有公冶長聽的懂鳥語,我現在卻連植物和動物講的話都聽得見了,難道這就是泰雅小女孩瓦幸給我的臨別大禮?可是她自己也沒有這種能力呀!不,世界上沒有人會有這種能力的。
    這時候才發現,她的小手緊緊牽著我的。
    「我昨天跟祖靈祈求,請它讓你能夠聽得見每一種生物的聲音,可以跟它們交談,祖靈好像答應了。」
    「真的嗎?妳相信嗎?」我激動又急切的問。好像與以往的角色互換,我成了那個一天到晚問問題的小女孩。
    她鬆開我的手,雙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定定的看著我,「祖靈說:『只要你相信,就會聽得見。』」
    「不過只有你自己在的時候哦!」她又認真的補充,「有別人在就不靈了,還有,也不可以告訴別人。」
    我仔細凝視她的雙眼,認真篤定的眼神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難道她是個有魔法的小女巫嗎?還是她把自己的「天賦」傳給了我?也有些人看了我的書,質疑像她這樣的一個小女孩不可能那麼聰明,現在事實卻證明她比大家想像的都要聰明多了。聰明、聰明,耳聰目明,如果連一切生物的語言都聽得懂,那不是「聰明」還是什麼?
    「我聽不見它們,」瓦幸彷彿察覺了我心中的疑問,「但是你聽得見,還可以跟它們對話,但是……就像跟我講話一樣,不能講太深太難的話哦!」
    「好吧,」我姑且接受,才能再問下去,「那我會有這個……能力多久呢?一天?一個月?還是一輩子?」
    「我也不知道。」她露出調皮的笑容,「看你乖不乖吧?如果不乖,祖靈就會把這個能力收回去。」
    我怔怔的坐在河邊的石頭上,半信半疑,如夢似幻,我真的有了和其他生物交談的能力嗎?
    「你們兩個在這裡跳來跳去,是怕被人看見你們要進去的窩在哪裡嗎?」我忽然聽見自己對攔砂壩的兩隻紫嘯鶇這麼說,但我並沒有開口呀?
    「對啊,你們兩個在這裡那麼久不走,我們回不了家,寶寶會著急耶!」
    我還真的聽見一隻紫嘯鶇回答了,轉頭看看瓦幸,她正折了一片芒草在打結,看似對這番交談渾然不覺,我拉住她的手,緩緩離開了河邊。
    回頭一看,兩隻鳥兒已沒了蹤影,應該是如願回家了。
    「謝謝妳呀,瓦幸。」
    「不要謝我,謝謝祖靈吧,又不是我讓你變成超人的。」
    「超人?」我啞然失笑,「我這樣算超人?」
    「當然啊,一般人對森林裡的動、植物通常是看都不看,就算看也多半看不懂。你不但會看,還可以聽,還可以跟它們談話,那不是超過一般人、不就是超人?」
    「說的也是……」我正要附和,心中又起了疑問,「可是妳怎麼知道,我會想要這個禮物呢?」
    「哈哈哈!」她笑得直不起腰來,乾脆蹲在地上,「拜託哦!你每次帶我走步道,碰到不認識的植物啊,就拚命的查書、查電腦、問人家,不管什麼動物的習性,你都要追根究柢的弄清楚,老實說,有時候很煩耶!」
    我不太好意思的抓抓頭,無從反駁,但那應是每個初入大自然者的必有反應吧?
    「所以我想啊,你要是能直接聽到它們的講話、可以跟它們交談,所有的疑問不就解決了?也不用再煩……我了。」
    「煩妳?我幾時煩到妳?」我伸手要去抓瓦幸的鼻頭,她卻早已一溜煙的閃開了,張開雙臂往河邊的桃花林飛奔過去,像一隻展翅遠揚的小鳥。
    再見了,瓦幸。
    一、第一次與芒草交談
    許多人隨意的碰觸植物,結果被割、被刺,又痛、又癢,都只會怪罪自然的凶險,卻從不反省自己只是個外來的侵害者。

    走在觀霧雲霧步道(註)的木棧道上,兩旁的芒草輕輕隨風搖曳,初開的芒花在夕陽下閃閃發光,這般常見的自然景象仍然令人動容,或許我真如朋友戲稱的,得了「山癌」,再也離不開這無限豐富、變幻萬千的懷抱了。
    「我不是蘆葦。」
    忽然傳來一陣細弱的聲音,我停下腳步專心聆聽,聲音又沒了……不,還有!只是不在耳邊,而是在我腦海裡持續迴盪著。
    這奇怪的經驗令我不知所措,原本聲音都是從耳中聽到,再傳到腦部。但這種直接出現在腦裡,或者說心裡的聲音,究竟是不是屬於「幻聽」呢?或純粹自己的想像?
    我想起了前幾天,泰雅小女孩瓦幸送我的臨別禮物——「據說」我應該聽得到一切生物的聲音,並且可以和它們交談了。會是眼前的芒草在對我說話嗎?
    「我知道你不是蘆葦,蘆葦是長在水裡的。」我試著不牽動聲帶,在心中清楚的唸出這兩句話。
    許久沒有回應,我只聽到大冠鷲在空中如嬰兒啼哭的叫聲。真的是癡心妄想吧?還想跟萬物交談呢!小女孩天真的戲弄,我卻很當一回事,未免太……
    「那就好,我最怕人家指著我亂叫:『啊!蘆葦,好漂亮的蘆葦哦!』」
    真的回答了!芒草真的聽見而且回答我了!我喜不自勝,簡直就要手舞足蹈,但隨即收斂起來,對於剛剛還是陌生「人」的相遇者,不應該太過忘形吧!
    「也許是他們看多了《水滸傳》的影片,以為你就是梁山泊的蘆葦吧,不知者不罪,別介意哦!」
    又是半天的靜默,我才驚覺自己犯了大錯。瓦幸叮嚀過我:「不能跟它們講太深、太難的話。」一株矗立山中的芒草,怎麼會知道人類的什麼《水滸傳》、梁山泊?我太大意了,急著彌補過失,「我是說,有人認錯了,你別介意,就像你可能也分不出人類的白種人、黃種人和……」 
    「但是我不會分不出人和猴子啊!」這次的回答倒很快,也讓我啞口無言。如果有人指著臺灣獼猴說那是人類,一定會遭大家恥笑,但我們卻常把芒草當作蘆葦。
    「沒關係,」反而換它在安慰我了,「初次見面,我說個謎語給你猜吧!」
    「你……也會說謎語?我以為只有我們人類……」
    「是啊,是你們這裡一位解說員,每次帶遊客來的時候都說這個,我聽久了也就會了啊!」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是因為芒草會說謎語,而是它們根本就聽得懂我們人類的話。那我自己在帶隊解說動、植物的時候,不知有沒有根本就把人家講錯了、它們卻無法出聲糾正的尷尬狀況?
    這興致勃勃的芒草卻無視於我的窘態,自顧自地說:「你聽好哦!一隻刀,兩面利,會切肉,不切菜,猜一種植物?」
    沒想到它的學習能力真強,閩南語說得字正腔圓的,我歪著頭假裝苦思不得,它卻得意了:
    「就是你現在看得到的植物啊!猜猜看。」
    「我知道了!」我好像演技並不太好,只好學小女孩的天真樣子,「就是你嘛!芒草!」
    「答對了!」它的身軀搖擺得更厲害了,好像在為我鼓掌,不曉得我早已知道答案。我也裝作在益智節目裡答對問題的參賽者,興奮的上前與它握手。
    「啊!」忽然一陣痛楚,血從我的食指上微微滲了出來。
    「不好意思,割傷你了!我不是……誰叫你……」
    看它有點慌亂,我反而更不好意思了,芒草會割人,這是它的自衛機制,自己亂碰的人類豈能怪它?「沒事沒事,是我不對,逆向碰到你,當然會被割傷,如果是順向……」我又伸手去碰它,它猛地閃開。
    「不要再碰我了!」
    「沒事沒事……」我從它根部的方向,輕輕往外撫弄芒草的葉片,果然毫髮無損,「我這樣不就證明了,你本來就無意傷害別人,只為了保衛自己?」
    「嗯,沒錯,你還算……懂事。」
    我差點笑出聲來,這輩子第一次被一株植物稱讚懂事,可見得山裡面「不懂事」的遊客顯然不少,許多人隨意的碰觸植物,結果被割、被刺,又痛、又癢,都只會怪罪自然的凶險,卻從不反省自己只是個外來的侵害者。
    「可是一樣是葉子,為什麼偏偏你的葉子會割人呢?」
    我吮著手指上的血,一邊好整以暇的坐下來和它閒聊,可得好好把握這「第一次」與植物交談的機會。
    「你再逆向摸我看看,不過輕、輕一點。」
    它的語氣出奇溫柔,我依言輕輕碰觸它的葉緣,果然發現是鋸齒狀的!據說木匠的祖師魯班,就是因為被芒草割傷、仔細觀察思索後,才發明了鋸子這種工具……從小聽過的故事,卻到了年過半百才在森林裡證實,我不免搖頭苦笑自己過去受的是什麼樣的教育。
    「可是葉片是軟的,就算有鋸齒,也不一定能割傷人……或者其他動物吧?」我得有點挑戰的精神才行,不能讓植物把我們人類看扁了。
    「沒錯!」它似乎對我的問題頗為激賞,「光鋸齒怎麼夠?我的葉緣上面還含有矽呢!」
    「矽?矽谷的矽?」我恍然大悟,難怪看似柔弱的芒草可以如此「凶狠」的割傷人,但立刻起了更大的疑問:「不對,你是植物,身上怎麼會有矽呢?」
    「傻瓜。」它左右搖擺,有幾絲芒花隨風飄走,好像在嘲笑我似的,「我身上沒有,土裡面有啊!我只要吸收土裡的矽,放在葉緣,不就是最好的防身工具了?」
    「是厚……」我真心讚嘆,自然的奧妙總是令我一再折服,今天又多學了一點,就算被植物罵「傻瓜」也是心甘情願的。
    「好吧,為了感謝你的教導,我就唸一首人類寫的、關於芒草的詩送給你。」
    「詩?那也是一種謎語嗎?」
    「呃……也算是吧!」看來人類的智慧要應付植物也未必足夠,「你聽著哦!『細漢親像稻仔叢,大漢路邊會割人,秋天若到開花籃,滿山遍野白茫茫(閩南語)。』聽得懂嗎?」
    「懂啊,別忘了,我們是用心交談,哪一種語言並不重要。」我又「不小心」被芒草教訓了一頓,看來這自然世界還有許多需要我去學習的呢!
    「這個謎……詩,形容得很好,再過一陣子你來看我們,芒花就更紅了,在夕陽照耀下好像整座山都被火燒起來似的,你們也有人做了一句……也是詩吧,叫做……」
    「丹山草欲燃!」我和芒草不約而同的說,又相對哈哈大笑……咦?它真的有發出笑聲嗎?還是我自己太高興以為它也在笑?管它呢!能和芒草聊天,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呀!我正想著回去如何向夥伴們炫耀時,小女孩的叮嚀卻在耳際出現:「有別人在就不靈,還有,也不可以告訴別人。」
    芒草隨風低垂,好像在跟我點頭似的,看來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祕密」,是無從與他人分享的囉!

    (註)雲霧步道:位於雪霸國家公園觀霧遊客中心後側,為松木棧道,全程八百八十公尺,入口處有黃花、紫花及隸慕華三種鳳仙花,沿途遍植櫻花、楓樹及檜木,以及野生的赤楊、二葉松,也有臺灣百合、龍膽、黃苑等依序盛開,並可遠眺檜山霧景與雲海,是一條植被豐富、老少咸宜的人工步道

    相關商品

      • 天人之際:生物人類學筆記(二版)─三民叢刊283
      • 優惠價:136元
      • 科學與歷史
      • 優惠價:519元
      • 科學讀書人:一個生理學家的筆記(二版)─三民叢刊275
      • 優惠價:145元
      • 自然科學測歷屆試題解密(含解答本)
      • 優惠價:126元
      • 心靈黑洞-意識的奧祕
      • 優惠價:277元

    本週66折

      • 阿富汗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增訂三版)
      • 優惠價:198元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針灸腧穴定位
      • 優惠價:66元
      • 富士山富士五湖‧富士宮
      • 優惠價:238元
      • 說地:中國人認識大地形狀的故事
      • 優惠價:73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