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建構中國現代文學多元共生體系的新思考(簡體書)
建構中國現代文學多元共生體系的新思考(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8元
  • 定  價:NT$348元
  • 優惠價: 87303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建構中國現代文學多元共生體系新思考》為紀念范伯群先生80華誕暨學術生涯60周年而編。這不是一本單純的紀念文集,而是莊重的論文結集。收集的大部分文章集中于中國現代通俗文學的本體研究、中國現代文學史重新書寫等學術方向,其旨在強調我們慶賀范伯群教授80華誕的意義,在于關注與推崇范教授的學術貢獻,期待借此契機再次推動中國現代通俗文學和“重寫文學史”的研究進程。
      本論文集緣起2008年6月22日復旦大學中文系舉辦的“建構中國現代文學多元共生新體系暨《中國現代通俗文學史(插圖本)》學術研討會”,此會關于通俗文學如何進入現有中國現代文學史為中心議題,這與范伯群先生的多年研究成果息息相關。陳思和教授和王德威教授主持會議,章培恒先生抱病前來祝賀,古代文學研究中心主任黃霖教授與會并發言。來自美國、臺灣、香港等20多位海外學者遠道與會,進行發言或發表論文。
  • 一、通俗文學的本體研究
    王德威
    粉墨中國——性別、表演與國族認同
    梅家玲
    包天笑與清末民初的教育小說
    許俊雅
    日治時期臺灣小說的生成與發展
    樽本照雄
    李伯元和吳趼人的經濟特科
    陳建華
    格里菲斯與中國電影的興起——1920年代通俗文學與電影的整合及其文化政治
    范伯群
    在文學語言古今演變的臨界點上
    吳義勤
    雅俗共賞:徐磨的遺產
    張兵
    通俗文學的文化定位
    徐德明
    感傷“鴛蝴”和“才子”人文——舊派小說家的風格與人格
    張元卿
    還珠樓主論綱
    李勇
    論通俗文學的通俗性
    方忠
    以小說重現歷史——論高陽的歷史小說
    季進余夏云
    海外漢學界的晚清書寫——以韓南、王德威為個案
    朱志榮
    現代通俗文學研究方法論
    王進莊
    20世紀一二十年代舊派文人的轉型和現代性
    陳子平
    中國現代通俗文學史研究的再反思
    石娟
    20世紀30年代通俗文學商業運作的文本選擇——以《新聞報》(1929-1937)為核心
    ……
  • 一場父兼母職的好戲。雖然秋海棠是小說臺面上的主導人物,讀者卻可以清楚地意識到梅寶不在場的母親羅湘綺才是關鍵角色。秋海棠照顧梅寶生活的方方面面,仿佛要毅然決然地“從空虛中創造出一個母親來”——正如同巴金《第二的母親》中那個小孤兒一樣。而秋海棠的努力之所以成功,也在于他有足夠的女性經驗:在成為父親之前,他是一個技藝絕佳的旦角。如今他在日常生活里忘我表演,甚至無需粉墨登場。出于對梅寶的父愛以及母愛,他“自然而然”地出演了“第二的母親”。換言之,他成功地在現實中呈現了一種擬像,在其中,男性和女性,父親和母親,痛苦和歡樂,交相呼應。
      秋海棠對梅寶的犧牲奉獻,在在使人想起李漁筆下的男孟母。在李漁的故事中,男孟母之所以超出其女性儕輩,正在于他能夠為人所不為,把男情人與前妻所生的兒子培養成一流學者。兩位作者都抑制了主人公的男性氣質,以使他們能夠恪盡母職。不同的是,李漁旨在揶揄異性戀愛的規范以及節婦賢母的典型,而秦瘦鷗則真心要把秋海棠塑造成為一個充滿母愛的父親。男孟母自官以“全其節烈”,由是取得了母親的合法身份。而秋海棠以照顧梅寶為由.戒絕與任何女性的交往,甚至包括了梅寶“真正的”母親羅湘綺。
      盡管《秋海棠》的故事旨在寫出一個中國男人對于陽剛氣質的追尋,秋海棠所展現的母性卻更點明了小說真正的力道所在。在一個成千上萬的父親們和兒子們沖向戰場的時代里,秋海棠之所以偉大,反倒因為是他留在家中,真像個慈母般的照顧女兒。我們都知道對母親的呼喚是“五四”文學感傷主義的基調,這樣的呼喚隨著抗戰期軍興更為變本加厲。保衛母親一樣的中國,最終回返她溫暖的懷抱,不僅是道德訴求,更成為度過亂世的情感寄托。在這層意義上,《秋海棠》這類小說以最迂回的方式,寫出有關男性國族論述下的女性想象,而這個女性通常以母親的形象獲得合法性。而我的重點是,作為鴛蝴派作家,秦瘦鷗不由自主地將筆下的母親故事通俗劇化(mel-odramatize)。也恰恰因為他把一個男人塑造為“第二的母親”,秦瘦鷗意外的凸顯了“五四”到抗戰有關母親/中國的神話里,糾纏不已的性和性別的癥結。
      男性母親的消逝
      《秋海棠》故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第二次中日戰爭爆發。在日本人占領秋海棠和梅寶棲身的村莊前夕,父女往南方逃難。其時,秋海棠因長年勞作和抑郁寡歡,身體每況愈下。父女千辛萬苦終于到了上海,卻遭遇更多困難。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秋海棠只得又回到舞臺,但他現在只能權充武行,收入最少卻最為辛苦。從乾旦到小花臉,秋海棠在梨園角色中走滿了一趟循環。
      ……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