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春秋之七:孔子世家
說春秋之七:孔子世家
  • 系列名:大旗藏史館
  • ISBN13:9789866234408
  • 出版社:大旗
  • 作者:賈志剛
  • 裝訂/頁數:平裝/416頁
  • 規格:21cm*14.8cm (高/寬)
  • 出版日:2012/05/01
  • 中國圖書分類:東周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9225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無孔子則無《春秋》,說春秋不可不說孔子,
    且看孔子及孔門弟子如何在列國爭雄時代攪動春秋大勢……

    孔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歷來沒有人去說;孔子的思想從哪裡來?歷來沒有人去解釋。

    《論語》被認為是孔子的思想,於是千百年來有無數的所謂鴻儒大賢、所謂專家學者紛紛解說《論語》。然而,他們並不瞭解《論語》的語境,並不瞭解孔子或者他的弟子們是在怎樣的境況下說了那些話,所以,他們所能做的實際上不超過說文解字的範疇,換言之,大家都在望文生義、牽強附會。

    孔子是一個人,人非生而知之,人的知識,人的思想,都有他的來源。不懂得孔子的身世,不懂得孔子所生活的那個年代的背景,就不可能懂得孔子,也就不可能懂得《論語》。所以我們說,眼下各種版本的《論語》解析都不過是語文老師在翻譯古文。

    《論語》是一段段的故事,《論語》是一個過程,它記載了孔子思想的演化,記載了孔子和他的弟子們之間有趣卻又錯綜複雜的關係。
  • 賈志剛

    非著名小說家、非知名劇作家。著有非主流長篇小說《無間盜》、《俠義無道》、《副處長》、《公元5678》等,涉獵官場、武俠、歷史、懸疑、科幻等多領域。其中,《無間盜》(原名《俠兄盜弟》)入為首屆溫世仁武俠小說決賽,另著有電視劇本《山寨》以及暢銷書《說春秋之一:齊楚崛起》、《說春秋之二:秦晉恩怨》、《說春秋之三:晉楚爭雄》、《說春秋之四:天下大亂》、《說春秋之五:吳越興亡》、《說春秋之六:聖賢本色》
  • 孔子是誰?誰是孔子?

    上帝是誰?誰是上帝?

    魔鬼是誰?誰是魔鬼?

    上帝只是一個符號,就如魔鬼也只是一個符號。上帝和魔鬼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他們無生無死,無始無終,無原則的好以及無緣由的壞,而這一切都不用解釋。上帝為什麼是上帝?不知道;魔鬼為什麼是魔鬼?不知道。上帝為什麼這麼好?不知道;魔鬼為什麼這麼壞?不知道。
    可是,孔子呢?

    事實上,幾千年來,孔子也是一個符號,這個符號叫做聖人。孔子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理,沒有人去探討為什麼。孔子為什麼說這些?不知道;孔子為什麼要這樣說?不知道。

    一直到上個世紀新文化運動中「打倒孔家店」以及後來的「批林批孔運動」,孔子成為了另一個符號——魔鬼。於是,孔子成了毒害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罪人,他壞而且絕對的壞。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壞?不知道。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如果一個人不是上帝,他也就必然不會是魔鬼。

    孔子與上帝或者魔鬼的區別是,他是一個人。他既不是上帝,也就不會是魔鬼。

    而人與上帝或者魔鬼的區別是,人有生有死,人有始有終,人的好或者壞都不是沒有緣由的,都是可以解釋的。

    孔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歷來沒有人去說;孔子的思想從哪裡來?歷來沒有人去解釋。

    《論語》被認為是孔子的思想,於是千百年來有無數的所謂鴻儒大賢、所謂專家學者紛紛解說《論語》。然而,他們並不瞭解《論語》的語境,並不瞭解孔子或者他的弟子們是在怎樣的境況下說了那些話,所以,他們所能做的實際上不超過說文解字的範疇,換言之,大家都在望文生義、牽強附會。

    孔子是一個人,人非生而知之,人的知識,人的思想,都有他的來源。不懂得孔子的身世,不懂得孔子所生活的那個年代的背景,就不可能懂得孔子,也就不可能懂得《論語》。所以我們說,眼下各種版本的《論語》解析都不過是語文老師在翻譯古文。

    《論語》不是《聖經》,不是上帝的腦袋裡隨便蹦出來的各種奇怪想法的總和。《論語》是一段段的故事,《論語》是一個過程,它記載了孔子思想的演化,記載了孔子和他的弟子們之間有趣卻又錯綜複雜的關係。

    孔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首先孔子是一個人,所以《論語》不是真理,至少不完全是真理。他也結婚,他也離婚;他也要掙錢養家,他也夢想榮華富貴;他也記仇,他也感恩;他也喜歡聽話的學生,他也不喜歡故意作對的學生。偶爾,他也會撒謊,甚至也會泡妞。

    孔子不是一個完人,他不是神。但是,孔子是一個具有高尚人格的人,是一個博學的人,是一個勤奮的人,是一個對中國歷史影響深刻的人。每一個中國人的身上都可能流著孔子的血,每一個中國人的骨子裡都必然留著孔子的精神。

    從現在開始,孔子不再是故作高深深不可測的聖人,他回復到了一個普通人的特徵,他是一個滿腹經綸又和藹可親的老人,一個愛面子同時愛給人面子的長者,他是一個鄰家大爺。

    不保證每個人都會喜歡他,但是會有很多人喜歡他。

    司馬遷在《史記》中寫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

  • 1第二四一章  野合不是野百合
    8第二四二章  沒爹的孩子像根草
    15第二四三章  牛的故事
    23第二四四章  去他娘的周禮
    31第二四五章  鯉魚跳不過龍門
    39第二四六章  私立學校
    46第二四七章  公款出國
    54第二四八章  老子見孔子
    61第二四九章  離婚
    68第二五○章  仇恨和陰謀
    76第二五一章  三桓一體
    84第二五二章  孔子北漂
    91第二五三章  孔子的領悟
    99第二五四章  陽虎執政
    107第二五五章  孔子當官
    115第二五六章  孔子升官
    123第二五七章  殺少正卯
    130第二五八章  斷臂
    137第二五九章  墮三都
    144第二六○章  炒魷魚
    152第二六一章  計畫沒有變化快 
    160第二六二章  孔門三賤客
    168第二六三章  招搖過市
    177第二六四章  孔子的謊言
    185第二六五章  喪家之犬
    194第二六六章  帶著學生去泡妞
    202第二六七章  信仰危機
    210第二六八章  挫折讓人變通
    217第二六九章  子路和顏回
    225第二七○章  冉有和子貢
    234第二七一章  《詩經》
    241第二七二章  父與子
    250第二七三章  孔子還鄉
    257第二七四章  認清形勢
    264第二七五章  子貢出馬
    272第二七六章  好學生
    280第二七七章  壞學生
    287第二七八章  三好學生之死
    294第二七九章  子夏和商瞿
    303第二八○章  子路之死
    311第二八一章  別了,孔子
    320第二八二章  《胡亂論語》
  • 第二四一章野合不是野百合

    魯襄公二十一年(前552年)二月。

    歌中唱道:那是一個春天。

    歌中又唱道: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

    春天的曲阜,桃花盛開。桃花盛開的時節,也就是走桃花運的時節。

    大齡青年聯誼會
    媒超風很忙碌,這是他一年裡最忙碌的一個月了。媒超風姓媒,說起來,也是魯國公族。當初,按照《周禮》的規定,魯國設立了「媒氏」這一職務,專門負責管理國民的婚姻事宜。由於這一職務世襲,後來,媒氏就以媒為姓了。

    媒超風是這一代的「媒氏」,平時基本上就沒什麼事。曲阜城裡如果有人結婚,都要到他這裡來備個案;生孩子的,取了名字之後也要來備個案;離婚的、再婚的等等,也都來備個案。基本上,平時就這點活。油水有一些,但不是太多。

    但是到了每年的二月份,媒超風就忙上了,忙什麼?忙著安排大齡未婚青年聯誼會。

    按《周禮•地官司徒第二》。媒氏:掌萬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書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

    簡略翻譯:每年二月,大齡未婚青年必須參加聯誼會,違者處罰。聯誼會上能夠達成正式婚姻最好,私奔也可以,一夜情也鼓勵。

    所謂「奔者」,主要是指一夜情,其次才是私奔。

    為什麼一夜情和私奔都受鼓勵?因為國家需要的是人口。

    媒超風安排了三場聯誼會,這是第一場,地點就在曲阜城外的桃花溝。這裡桃花盛開,十分寫意。很重要的一點,這裡樹木繁多,利於約會以及野外激情。

    「奶奶的,累死了。官不大,管事不少。」媒超風暗自抱怨。想想也是,媒氏官階為下士,在魯國的官員體系中是最低一等,相當於現在的科級幹部。最早的時候魯國有兩個媒氏,後來精簡機構,上面的領導說是「媒氏媒氏,整天沒事」,結果把媒氏給精簡了一個,現在就只剩下了一個媒氏。

    媒超風的眼前就是聯誼會,男男女女們來來往往,一個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尋找自己中意的物件。膽大的,主動去搭訕;害羞一些的,則縮在一旁等著有人送上門來。有對上眼的,三言兩語之後,自己找地方深談或者上演激情戲去了。

    媒超風沒有多少心情去看他們,來這裡的人不僅是大齡青年,而且通常是男的窮女的醜,否則早就成親了,不用等到成為大齡未婚青年了。

    「老媒。」一個洪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把媒超風嚇了一跳。一回頭,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到了近前。

    「哎喲,孔大夫。」媒超風認識這個人,這個人就是魯國赫赫有名的勇士叔梁紇,曾經任陬邑大夫,當年曾經在偪陽之戰中立下戰功(見第四部第一四二章)。

    叔梁紇姓孔,祖上原本是宋國人。後來宋國內亂,司馬孔父嘉被太宰華督所殺,孔父嘉的兒子木金父逃到魯國(事見第一部第十八章)。從此,孔家就在魯國落腳,成了魯國人,定居在曲阜的防地(今曲阜東郊)。木金父的兒子叫孔防叔,是防地大夫;防叔的兒子是夏伯,夏伯的兒子才是叔梁紇。叔梁紇原本只是個士,因為戰功升任為陬邑大夫。但因為不是魯國公族,任期滿後,不能連任,現在就定居在陬地了。

    按著級別,叔梁紇為下大夫,媒超風只是個下士,見到叔梁紇,連忙擠出笑容來。

    兩人寒暄了幾句,叔梁紇一邊說話,一邊掃視著眼前的男男女女們。

    通常這樣的聯誼會,都是平民子女才會來,家裡稍微有些頭面的都不會來,大夫一級的則更不會光臨。過去幾年偶爾有個把大夫來打個秋風,搞一把性速食,都是偷偷摸摸,微服而來。那麼,叔梁紇來做什麼?媒超風感覺有些奇怪,畢竟叔梁紇已經五十多歲,這樣的歲數來這裡打秋風?再說了,叔梁紇衣冠楚楚的樣子,也不像是來打秋風的啊。

    「我剛從曲阜城裡出來回陬邑,見這邊熱鬧,順道來看看。」大概是看出媒超風的心思,叔梁紇主動說了出來,原來是路過。

    又聊了幾句,叔梁紇告辭。正要走,猛然間看見不遠處樹下站著一個姑娘,二十歲上下,面容還算清秀,看上去有些眼熟。

    叔梁紇多看了那姑娘兩眼,那個姑娘看見叔梁紇看她,遠遠地對著叔梁紇笑了笑,倒也有些迷人。

    禁不住,叔梁紇來到了姑娘的面前。

    「姑娘,你,認識我?」叔梁紇問,他覺得這個姑娘不錯。

    「認識,嘻。」姑娘害羞地笑了笑,偷偷看叔梁紇一眼,接著小聲說:「我們陬邑人,誰不認識你啊?大英雄。」

    「哈哈哈哈……」叔梁紇笑了,姑娘的話他愛聽:「原來你是陬邑的,你是誰家的姑娘?」

    「顏家的,我叫徵在。」原來,姑娘叫顏徵在,說完自己的名字,又加了一句:「我,我好崇拜你哦。」

    說來說去,顏徵在竟然是叔梁紇的粉絲。

    「你怎樣,找到中意的人沒有?」叔梁紇問。

    「沒呢,好男人都有老婆了。」顏徵在說得有些幽怨。

    「不要洩氣,會有好男人的。」叔梁紇安慰顏徵在,之後告辭:「我回家了,祝你好運啊。」

    叔梁紇要走,顏徵在又說話了。

    「孔大夫,我也想回家了,能不能順道搭我一程?」顏徵在弱弱地提出了一個請求,想要搭順風車。

    「好啊。」叔梁紇同意了。

    野合不是野百合

    叔梁紇的車已經相當破舊,而且只有一匹馬拉著,不是一匹馬力,是一匹馬,老馬。叔梁紇親自趕著車,他請不起人為他趕車。沒辦法,家底不厚,就算是做陬邑大夫的時候,家裡也不富裕。後來卸任,家中更是艱難。

    說起來,典型的老馬破車。

    儘管坐在破車上,顏徵在還是很興奮,這樣的車她也是生平第一次坐。

    說起來,顏家和孔家一樣都是外來戶,不過顏家比孔家的際遇更差一些,孔家還是從宋國來避難的,享受政治避難國際規則的待遇。可是顏家不一樣,他們的祖上是邾國的邾武公,因為邾武公字顏,這一支後代就以顏為姓。顏家不是到魯國避難的,而是魯國佔領了邾國的土地,因此邾國人被征服之後就成了魯國人,卻只能世世代代作平民,從事最低級的工作。

    「孔大夫,說說你當年力舉城門的故事吧。」顏徵在突然提出這樣的請求。

    「哈哈,好漢不提當年勇了。」

    「人家想聽嘛。」顏徵在堅持。

    「那,好吧。」叔梁紇其實也很想說,於是,一邊趕車,一邊說起當年的故事來。顏徵在一邊聽,一邊嗯嗯啊啊地表達驚訝和敬佩。

    馬車的速度隨著故事情節的起伏而變化著,講到高潮的時候,叔梁紇狠狠地抽了馬一鞭子,老馬一下子躥了出去,險些把車掀翻。

    等到故事講完,叔梁紇長歎一聲:「唉,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馬車的速度慢了下來,因為叔梁紇在拉韁繩。終於,馬車在一個山丘旁停了下來。

    「姑娘,下車休息一下吧。」叔梁紇跳下了車。

    「孔大夫,不用了,我不累。」

    「可是馬累了,我也累了。」叔梁紇轉到了顏徵在這一邊,伸出手去扶顏徵在。

    顏徵在似乎很緊張,她緊緊地抓住叔梁紇的手,從車上跳了下來。也不知道是沒有站穩,還是根本就沒有想站穩,顏徵在直接就撲向了叔梁紇的懷裡。

    叔梁紇吃了一驚,儘管歲數大了,力量還在,因此連忙把顏徵在抱在自己的懷裡,退後兩步,輕輕地將顏徵在放在地上。

    顏徵在卻依然靠在叔梁紇的身上,用自己的臉貼在叔梁紇的胸前,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叔梁紇則用寬大的手掌撫摸著顏徵在的肩膀,到這個時候,他知道將會發生什麼。從內心說,他確實有些喜歡眼前這個姑娘了。

    「你,你就要了我吧。」顏徵在訥訥地說,緋紅了臉。

    那不是一個禁欲的年代,那也不是一個男女授受不親的年代。那是一個自由戀愛的年代,那也是一個對性行為沒有嚴格限制的年代,那是一個「奔者不禁」的年代。

    叔梁紇沒有說話,他只是緊緊地抱住了顏徵在的肩。生活的壓力讓叔梁紇早已經激情不再,可是顏徵在卻讓叔梁紇血脈賁張了。

    夕陽下,兩個身影倒在了山丘的一側,隨後傳來人性的呼聲和喘息。除了天地,還有那匹老馬見證這個歷史性的時刻。

    《史記》:「紇與顏氏女野合。」

    野合是什麼?野合不是野百合,野合就是婚外性行為。

    野合之後,叔梁紇將顏徵在送回了家,隨後自己也回了家。從那之後,兩人就再也沒有聯繫。

    說起來,典型的一夜情。

    顏徵在為什麼沒有嫁給叔梁紇,或者說叔梁紇為什麼沒有娶顏徵在呢?

    首先,兩人的地位不對等,也就是不門當戶對。叔梁紇是貴族,顏徵在是平民之女,所以不可能正式嫁到孔家。

    其次,就算叔梁紇不在乎門當戶對,還有一個編制問題。叔梁紇已經有了一妻一妾,編制滿了,如果顏徵在去,是沒有名分的。

    再次,經濟條件不允許。叔梁紇有一妻一妾,給他生了九個女兒,卻只有妾生了一個兒子,名叫孟皮,還是個瘸子。所以,一家十好幾口都靠叔梁紇一個人養著,壓力之大,把個絕世的大力士也壓得筋疲力盡。如果再把顏徵在弄回家裡,家裡一大幫老婆孩子非把顏徵在給吃了不可。

    顏徵在對叔梁紇崇拜得一塌糊塗,她當然想嫁過去,可是叔梁紇大致對她解釋了一遍,顏徵在也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儘管有些失望,可是能夠跟偶像零距離溝通,顏徵在也很滿足了。她覺得,有了這次野合,這輩子就算沒有白活。

    孔丘出世

    那一年,顏徵在沒有能夠嫁出去。因為,她根本就不想嫁出去。

    那次一夜情之後沒幾天,顏徵在一個人偷偷地去了一趟那個與叔梁紇激情過的小山丘,除了回味之外,她在這裡偷偷地祭祀了天地,祈禱老天能夠給她一個兒子,一個叔梁紇的兒子。

    老天不負有心人,一個月之後,顏徵在知道自己懷上了。她既高興又忐忑不安,高興的是自己有了叔梁紇的骨肉,忐忑不安的是不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

    知道顏徵在懷孕了,家裡人都為她高興,特別是聽說這是叔梁紇的骨肉。

    懷胎十月,顏徵在終於在當年的十一月末生下了叔梁紇的孩子。

    男孩還是女孩?男孩。

    這男孩長得怎樣?比一般的男孩要壯實,要長,看起來,像他的父親叔梁紇。不過最奇特的一點是,孩子「圩頂」。圩(音于)是什麼意思?江河附近低窪地區的堤岸。也就是說,這孩子的頭頂是凹下去的。

    不管怎麼說,生了個男孩,孔家的男孩。

    顏徵在很高興,顏家的人都很高興。

    滿月之後,顏徵在抱著孩子來到了叔梁紇的家,她要向叔梁紇報告喜訊。

    相別不到一年,再相見,竟然恍如隔世。

    顏徵在比那時要胖了一些,面色紅潤一些,畢竟剛生完孩子。

    叔梁紇蒼老了許多,連腰也彎了下去,垂垂老矣。孔家破敗得厲害,要不是孩子們整天嘰嘰喳喳得沒完沒了,真會讓人覺得這裡簡直就是個廢墟。

    「你是?」叔梁紇沒有認出顏徵在,畢竟十一個月過去了,何況叔梁紇也根本想不到那一次風流竟然就能珠胎暗結。

    「我是顏徵在,你是?」顏徵在反過來問叔梁紇。其實她猜到眼前這個佝僂著腰的人就是叔梁紇,可是她實在不敢相信。

    「顏徵在?」叔梁紇看著顏徵在,喃喃地說,他已經有些老年癡呆的症狀了。

    「你忘了?二月份的時候,我搭過你的車,然後,然後,咱們在小山丘後面那個那個了。」顏徵在終於接受了眼前的現實,她生怕叔梁紇忘記那一次的事情。

    叔梁紇皺起眉頭想了一陣,突然眼前一亮,他想起來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叔梁紇笑了笑,笑得很費力也很生疏,因為太長時間沒有笑過了。「恭喜你啊,看來你還是找到了自己的男人,連孩子都有了,孩子叫什麼?」

    「孩子沒起名呢,等著你起名字呢。」顏徵在說,又想哭,又想笑。想笑,是因為叔梁紇終於想起了自己;想哭,是因為叔梁紇不知道這就是他的兒子。

    「為什麼?應該他爹取名字啊。」

    「你就是他爹啊。」顏徵在說,說完,淚水忍不住掉了下來。

    「啊?」叔梁紇吃了一驚,但是隨後就高興起來。他一把把顏徵在手中的兒子抱了過來,仔細地端詳著。

    叔梁紇做夢也在想著再要一個兒子,可是他懷疑老天的意思是要讓他絕後,九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兒子還是個瘸子,今後能不能娶到老婆還要打個問號。如今老天開眼,給自己送了個兒子上門,他能不高興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叔梁紇大聲笑起來,臉上的皺紋在那一瞬間被抹平,佝僂著的腰也直挺起來。老婆孩子們都忍不住過來偷看兩眼。特別是兩個老婆,看著叔梁紇抱著一個孩子在那裡大笑,心說這一定是老公在外面風花雪月的結果。可是再想想,老公一直很本分啊,何況老公這身子骨也已經不行了,怎麼可能呢?

    叔梁紇注意到了兩個老婆偷看的眼神,他看到了困惑,也看到了嫉妒甚至仇恨。

    「唉。」叔梁紇又歎了一口氣,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能給這個孩子怎樣的生活。

    按照規矩,只要女方生了孩子,男方就必須無條件接受。叔梁紇很發愁,家裡能住人的地方都已經住滿了人,去哪裡為顏徵在母子騰個地方出來?

    「想好了名字嗎?」顏徵在問,勉強笑笑。

    「這,我再想想。」叔梁紇現在只顧發愁,哪裡能靜下心來去為孩子想名字。

    「那,我說一個你看行不行?」

    「好,你說。」

    「這孩子是我們在那個山丘後面懷上的,那,就叫丘好嗎?字就叫仲泥好嗎?」顏徵在問。

    泥,通尼,所以後來改為仲尼。

    「好,好啊。」叔梁紇也覺得好,同意了。

    「那,這孩子就是孔家的孩子了,是嗎?」顏徵在問。

    「當然是,當然是。」

    顏徵在笑了,眼淚還含在眼裡,她從叔梁紇的手中把孩子又抱了過來。

    「那,我就走了。」顏徵在說完,一轉身,匆匆走了。

    「你等等,你等等。」叔梁紇要追,卻踉蹌著根本追不上。

    顏徵在幾乎是跑著離開了孔家,跑出去很遠,她才站定了,回頭看了看孔家。她知道,她永遠不會再來這裡了,這裡不屬於她,她也不屬於這裡。

    「孔丘。」顏徵在輕輕地叫著自己剛剛滿月的兒子,她很滿足,因為這是孔家的兒子,這是貴族的血脈。自己的名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兒子的身份得到了承認。

    在冬日的寒風裡,顏徵在昂著頭,抱著孔丘,微笑著向自己的家走去。

    顏徵在不知道,她抱著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兒子,她抱著的還是中國的歷史。

    「哇——」孔丘哭了,顏徵在感覺到孔丘的小屁股下一陣發燙,孔丘尿了。

    顏徵在在孔丘的笑臉上親了一下,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史記》:「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禱於尼丘得孔子。孔子生而首上圩頂,故因名曰丘雲。」

    「雲」就是據說的意思,所以太史公是給了三個答案,為什麼給三個答案?因為他知道第一個答案才是正確的。

    關於「野合」,歷來的解釋多是「為聖人諱」,要麼一語帶過,要麼牽強解釋以竭力掩蓋孔子是私生子這一事實。而事實上,「野合」在當時合理合法合禮,絲毫無損於孔子的形象。

    (按:《孔子家語》記載,叔梁紇五十餘歲向顏家求婚,顏家三女兒徵在欣然往嫁,此說顯然為掩飾孔子為野合所生而編造,不採用。)

    第二四二章沒爹的孩子像根草

    顏徵在的家位於曲阜城外很遠的地方,那是一處貧民區。孔丘的出生雖然給她帶來了生活上的負擔,但是卻大大提升了她的地位,因為她的兒子是個貴族,儘管是破落的。

    顏徵在沒有兄弟,只有兩個姐姐,兩個姐姐出嫁以後,家裡就只剩下了老父母。所以,顏徵在就和兒子住在父親家裡,倒也能夠互相照顧。

    就這樣,孔子在母親、姥爺和姥姥的照料下,茁壯成長了。

    爹不在了

    基於遺傳,孔丘比別的孩子塊頭要大,很快可以下地走路,很快就會說話了。

    貧民區的孩子們沒有什麼約束,孔丘的姥爺姥姥身體不好,顏徵在忙於生計,沒有什麼精力管孔丘。平時,孔丘就和其他的孩子們在一起玩鬧。終於有一天,孔丘發現了一個問題:別人都有爹,我怎麼沒有爹?

    「娘,我要爹,我要爹。」孔丘向娘要爹了,每個沒爹的孩子都會要爹。

    「孩子,你爹去了很遠的地方。」顏徵在只能這樣說。自古以來,遇上這樣的情況,當娘的都會這樣說。

    「那,我爹什麼樣子啊?」孔丘不大弄得懂很遠是什麼意思,他眨眨眼,又問一個問題。

    「你爹,很棒,很高,很帥的。」

    「我想看爹。」

    「孩子,睡覺吧,等你長大了,娘帶你去找爹,乖。」顏徵在哄著孔丘,拍著他的小屁股,直到孔丘酣睡過去。

    顏徵在的淚水默默地流了下來。

    她從來不後悔與叔梁紇的那次野合,她也從不後悔生下了孔丘,她甚至也不抱怨自己生活的艱難。其實她可以改嫁,或者說她根本不用改嫁,她直接帶著孔丘嫁人就可以了。事實上有人曾經上門求親,可是被她拒絕了。她可以不要名分,但是她一定要保住孔丘的身份。

    「丘,你跟著娘受罪了。」顏徵在摸著孔丘紅彤彤的小臉,愧疚地說。

    孔丘又問過幾次爹的事情,可是娘總是用他似懂非懂的話來回答他。

    終於有一天,顏徵在沒有再說「長大後帶你去找爹」的話了,因為,爹已經沒有了,真的去了很遠的地方,再也不會回來了。

    孔丘三歲那年,叔梁紇死於貧病交加。

    孔家的人來通知了顏徵在,這是叔梁紇死前的叮囑,至死,他的心裡對顏徵在母子都充滿了愧疚。

    顏徵在哭了,哭得很傷心,自己的男人死了,而自己的兒子永遠不會見到父親了。她沒有去孔家,也沒有參加叔梁紇的葬禮,只是在叔梁紇下葬之後,偷偷地去墓上祭祀了自己的男人。

    孔家,對顏徵在來說,已經不復存在。

    相關商品

      • 新譯戰國策(上)(三版)
      • 優惠價:340元
      • 左海鉤沈(二版)
      • 優惠價:196元
      • 新譯穀梁傳(二版)
      • 優惠價:332元
      • 先秦疊疊樂
      • 優惠價:245元
      • 秦始皇的書教室:為什麼要讀書呢?
      • 優惠價:277元

    本週66折

      • 心理學辭典
      • 優惠價:495元
      • 抗暖化,我也可以: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
      • 優惠價:251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 要買保險的168個理由
      • 優惠價:211元
      • 誰在搞飛機:黑五機長瘋狂詹姆士的苦勞奴記
      • 優惠價:211元
      • 雪梨‧烏魯魯(艾爾斯岩)
      • 優惠價:211元
      • 領導與管理5大祕密:如何創造一支勝利的團隊(修訂二版)
      • 優惠價:205元
      • 英語大考驗
      • 優惠價:86元
      • 與時間賽跑:擺脫瞎忙的40個法則
      • 優惠價:158元
      • 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腰臀腿全都瘦,視覺減少7公斤!
      • 優惠價:257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