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物語09:最後通牒
星雲物語09:最後通牒
  • 定  價:NT$190元
  • 優惠價: 9171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書摘/試閱
  • 在紛飛戰火、漫天硝煙中,
    帝國大皇子弗恩即位成了新皇;
    而昔日只是帝國小賤民的澈蘇,
    卻翻身成為聯邦的「英雄」、帝國的「間諜」!?

    澈蘇履行了「活著歸來」這個承諾,
    弗恩原本欲在眾人前赦免他的罪過,
    卻不料在聯邦政府刻意操弄的發言之下,
    最終演變成以五百聯邦戰俘性命換他一人的「最後通牒」!

    縱然澈蘇剖心挖腹,恐怕也是百口莫辯──
    混合著無助和絕望,念著弗恩的溫柔,
    或許他只能孤注一擲……

  • 第一章

    窗外,一片青翠逼人的苗圃中,一老一少頭靠頭並排蹲著,親密的樣子讓林夫人稍稍心安了些。林老爺子最近一天到晚膩著小乖外孫,天天眼巴巴地望著澈蘇出門,又心神不寧地守著門盼他回家。就只差恨不得變成一副牢牢的膏藥,貼在澈蘇的身後面,和他一起去科學院。這不,澈蘇剛剛邁進家門,就被老爺子截在了花圃裡。

    「小蘇,來來,看這個!」獻寶般掏出一樣東西,林老爺子笑瞇瞇地翹著花白鬍子,一臺最新式的掌心遊戲機赫然躺在他手裡。漆黑閃亮的外殼,細膩精美的顯示幕,按下開關,勁爆的遊戲槍擊畫面瞬間展現眼前。

    「喜歡不喜歡?」殷切地點開遊戲畫面,看著澈蘇好像沒有什麼明顯的驚喜,他趕緊再點開另一個遊戲,「這個太暴力了,小蘇肯定沒興趣。這個好玩,這個叫水果大盜,說是現在最流行的小遊戲呢,小蘇最聰明了,一定會玩!」

    不太熟悉這些新潮的東西,老爺子一時間顯得有點手忙腳亂:「咦?剛才在遊戲機店裡還好好,怎麼打不開了呢?」

    不知怎麼,澈蘇眼睛飛快地浮出一點霧氣。飛快地接過林老爺子手裡的遊戲機,他綻開一個溫柔的笑容:「外公,我來。」

    果然,簡單的擺弄後,他順利地打開了那個小遊戲,興致勃勃地玩起來。
    屏息湊在他身邊,老爺子不時偷看著他的側臉,越看越覺得這乖外孫順眼。長得俊眉修目,性情又溫順純良,真是叫人禁不住地喜歡。

    就連家裡那幾個外孫女,到了這個年紀都叛逆得很呢,哪像這個從小不見的外孫,渾身上下都軟軟的,頭髮軟,臉蛋兒軟,聲音軟,脾氣也軟。

    就像老三家裡最小的那個外孫女兒,這最近一見,簡直嚇得他心臟病發過去!──渾身奇裝異服不算,肚臍和鼻孔都打上了亮晶晶的鼻環臍環!想起澈蘇身上那些偶然露出來的觸目傷痕,老爺子忽然就模糊了雙眼。

    悄悄擦去眼角的溼潤,林老爺子屏息坐在一邊,看著澈蘇恬靜專注的側臉。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發現,澈蘇的動作越來越慢,神情也陷入了不時的走神。

    小心地湊了過去,老爺子偷眼看了看澈蘇手裡的遊戲機,可憐的分數記錄在一角閃動著,不過是幾十分而已。就連他這個笨老頭子在商店裡試玩時,也能打到幾十分啊!

    「是不是……不好玩?」他期期艾艾地開口,心裡滿是挫敗感。
    這娃娃到底喜歡什麼呢?

    這些天,漂亮的名牌衣服在家裡堆成了山,最新款的數位產品一堆堆往家裡買,高級山地車訂了好幾輛,一個舅舅還大手一揮,送來了一輛超級拉風的敞篷小跑車。可是這個小外孫明顯就是不感冒,往往是滿臉不安和拘謹地接下來,然後就認真地把衣服疊放起來,所有的禮物都整整齊齊地放著,卻一點也沒有拆開的意思。

    「沒有啊,可好玩了。」感覺到老爺子的沮喪,澈蘇趕緊展顏一笑,重新聚集起注意力,努力玩著那個艱難無比的小遊戲。

    奇怪……明明都是用手指來操作,也是考驗眼力和反應,為什麼駕馭機甲這麼簡單,可這小小的遊戲,玩起來卻這麼難?

    「小蘇,不好玩就不玩了。明兒我帶你去店裡自己挑,好不好?」林老爺子滿臉是討好的笑,「你媽說你最近不需要天天去科學院了,對不對?」

    「是的,我明天不去了。」勉強地笑了笑,澈蘇低下頭,「答應幫他們做的事,都做完了。」

    「對對,小蘇最棒了,會親自設計機甲。」林老爺子樂得嘴巴都合不攏。
    心裡一股暗沉的刺痛漫上來,澈蘇想起他輔助設計出來的那些聯邦新式機甲,沒有以前看著帝國機甲圖紙時的欣喜和興奮,當那些最終的組裝圖全部成型時,他頭一次感到滿心茫然。

    同樣配備了機修師,卻有了更加先進的引擎和動力。論到單機作戰,勢必是要比帝國方面略勝一籌吧?

    弗恩殿下……還會親自駕駛星雲一號應戰嗎?
    南卓呢,自從十多天前和自己微笑道別,現在是不是也已經飛上了費舍星的天空?
    沒有注意到澈蘇的消沉,林老爺子繼續高興地叨嘮:「我們林家的乖外孫,是全聯邦的驕傲呢,嘿嘿嘿……」

    呆呆地看著他,澈蘇忽然開口:「全聯邦,是什麼意思?」
    「就是整個聯邦都──」忽然閉了嘴,老爺子有點慌亂地瞪著澈蘇,又急急忙忙地把眼睛轉開。糟糕,佩妍剛剛還叮囑他不要在這娃兒面前提這些事呢,怎麼轉眼就忘了?

    目不轉睛地看著臉色頗不自然的老人家,澈蘇放下了手裡的新款遊戲機。
    「外公……」他低低地叫了一聲。

    被這一聲柔柔的「外公」叫得心都酥軟了起來,林老爺子看著他那黑漆漆、濕漉漉的漂亮眼睛,慌忙答應了一聲:「哎!」

    「外公,我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澈蘇定定地看著他,纖長的手指近乎痙攣地絞著,「自從被帶走後,我被關了一個月。出來以後,也一直躺在床上……就算這段時間住在這裡,您應該知道,這裡看不到新聞和電視。每天外出的時候,也都有人跟著。」

    微微地閉了閉眼睛,他的聲音有點顫抖:「我一直對自己說,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問,才是最好的。可是,我現在覺得、覺得有什麼事情在發生著,是不是?」

    「啊,沒有啊。」嘟囔了一句,林老爺子忐忑地搖搖頭,「能、能有什麼事呢?」
    定定地看著他,半晌得不到回應,澈蘇黑漆漆的大眼睛黯淡下來。難過地點點頭,他低聲道:「好的,我知道了……對不起,我不該讓您為難的。」

    完全無法忍受他那種失望的表情,林老爺子的心都快縮得痛起來。使勁拍了一下大腿,他心裡暗自又氣又急:又不是什麼壞事,小蘇現在簡直就是聯邦英雄,為什麼非要瞞著他!

    慌忙地掏出碩大的手機通訊設備,他神祕兮兮地用背擋住小樓那邊女兒可能望來的方向:「乖小蘇,來來,你想知道什麼,我偷偷給你看!──別跟你媽媽說哦,我們爺倆瞞著她!」

    最新款的大螢幕足足有五寸大小,瞬間接通的高速網路上,顯示著3D立體視頻。
    怔怔看著首頁的幾條最新新聞,無一例外,都是最受關注的前線費舍星戰況。

    《聯邦新式機甲連戰連捷,帝國新皇龜縮倫賽爾》、《帝國新皇伸出和平橄欖枝,停戰協議竟以低級軍士回返為條件!》、《停戰與和平近在眼前,議會和軍方百般沉默為哪般?》、《聯邦外交發言人深表遺憾,堅稱和平絕不以犧牲聯邦英雄為代價》……

    一條條新聞標題草草瀏覽下來,澈蘇的呼吸急促起來。
    輕輕點開最讓他心跳的一條,望著螢幕上慢慢顯現的那個人像,澈蘇痴痴不動。一年多不見,那位坐在他身邊,曾經和他一起駕駛著雙人機甲,翱翔在倫賽爾星空下的年輕皇族男子,已經站在了整個帝國臣民的面前,變成了帝國最位高權重的那個人。

    容顏依舊,卻似乎有點遙遠。
    隔著他們的,已經不僅僅是過去那天壤之別的身分和地位,而是整個費舍星上的紛飛戰火,漫天硝煙。

    那是一段視頻為主的新聞,言論一向自由的聯邦民間,一周多前帝國新皇的那段演講和發言,早已瘋狂傳遍整個網路,就連各大媒體和電臺,也毫不吝嗇一邊邊播放這段極具爆炸性的敵方新聞。

    小小的液晶螢幕上,弗恩殿下──不,如今是陛下──的臉孔嚴肅而沉穩,熟悉的聲音從那音質有限的外放喇叭中傳來,雖然不大,卻字字清晰。

    『這是我的命令,也是我對一個帝國子民的承諾。所以無論他經歷過什麼,做出了怎樣忍辱負重的舉動,就算是迫不得已的投降和屈服,只要是堅持活了下來,我就一定會堅守我的承諾,把他從聯邦人手中接回來。』

    ……
    無言靜立在愛思堡郊外的別墅花圃中,澈蘇一動不動,沉默傾聽,僵直的身體似冰雪覆蓋的岩石一般。

    『有人或許會問,為這樣一位或許已經投降的低級軍士做出如此堅持,值得嗎?……我認為值得。』

    眼前微微有點模糊,澈蘇凝視著近在咫尺的那小小畫面。
    那個人,應該已經從聯邦機甲的升空中,知道了自己的叛變。驕傲如他,嚴苛如他,卻在所有帝國臣民面前,親自赦免了他原本無可原諒的罪過。
    偷偷看著澈蘇那僵硬的身體,林老爺子心裡一陣異常的不安。

    「小蘇,這個帝國皇帝,好像說得挺好聽。不過……」他猶豫地道,「你可別被他蠱惑,據我們所知啊,他可沒安什麼好心。」
    慢慢回過頭,澈蘇淒然一笑:「外公,不是的……你們不了解他。」

    微微凝目,澈蘇幾乎是不舍地,繼續看著畫面上的那位君王最後的影像。
    『澈蘇中尉,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收看到這段畫面。但是無論你在哪裡……請保重好自己,等我們帝國外交官去接你。』

    痴痴地看著畫面就此定格,視頻上驕傲的男人堅定而深邃的目光似乎在和他遙遙相望,澈蘇很久都沒有動彈。
    不知多久,他才轉過頭,眼中的霧氣和水光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淡淡的蕭索:「外公,我知道你們都不信他。可是我知道,他不過是……真的想要我回去而已。」

    聲音輕得像是囈語,可是林老爺子依舊聽清了他的最後一句話:「雖然我也算對不起他和帝國,可是我想,我也值得他守諾。」

    呆呆地看著自己那一向溫順謙和的外孫,林老爺子忽然覺得,他身上有些什麼不同的東西在閃光。某種淡淡的驕傲,和無以名狀的巨大悲傷,混合在一處,讓人悄然動容,心生震撼。

    遙望著老父親和澈蘇在花圃裡密密交談,林夫人終於忍不住邁步下樓。刻意放重了腳步,果然,一老一少很快同時轉頭,看向她的身影。
    「聊些什麼呢?」半是嗔怪,半是關切,林夫人微笑地看看父親,「小蘇剛從外面回來,也不讓他進房間休息一下。」

    「就是聊聊他今天做了些什麼嘛!」老爺子有點兒心虛,身子擋在了澈蘇面前。
    看著老父親一瞬間不自然起來的神色,林夫人心裡的不安悄然增加。勉強笑著上前挽住了父親的臂彎:「就算小蘇不累,你也給我回去休息休息吧!在這外面站了足足有一個多鐘頭了,就等著他回來。」

    「好好好,我正想去裡面歇歇。」在背後衝著澈蘇比劃了個手勢,老爺子順從地由著女兒把自己往客廳裡拉。

    望著他們的背影,澈蘇咬住了嘴唇,緊緊攥住了手中的手機通訊器。
    伸手掩上客廳的門,林夫人認真地盯住了老爺子的眼睛:「父親,您有沒有對小蘇說什麼?」

    「沒有啊。」老爺子明顯地有點顧左右而言他,「哎呀,別說還真有點累了,上午跑進城裡給小蘇買遊戲機,中午也沒有午休……」
    「父親。」林夫人無奈地看著小孩兒一樣的老人家,「昨天晚上的事,您可千萬別告訴他知道。我都說過了,可是還得再說一遍,無論如何,您記著守口如瓶就對了。」

    皺眉看著她,林老爺子撇撇嘴:「為什麼啊?小蘇本來就是我們聯邦的人,早點公開身分,也沒有什麼不好。」憤憤地把自己扔到沙發上,他怒道,「在這之前,所有人都當他是帝國人就算了,不清楚真相的人還當他是投降的俘虜,這不是侮辱人嗎?!」

    「父親,現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了,您也不用忿忿不平了不是嗎?可是您就是要記住,還是暫時不要告訴小蘇的好。」

    「不就是坐實了他是聯邦間諜嗎?這樣一宣傳,小蘇可就是聯邦的英雄了,我們再也不用擔心他被送回去,就算軍隊那些人起歪心眼,全聯邦也不會答應的!」
    「不,父親。你不懂的……」林夫人澀然道。

    「砰」的一聲,客廳的門被一把推開了,澈蘇手裡握著林老爺子的手機,一步步走進來。

    驚愕地看著他慘白的面色,林夫人和老爺子呆住了。往後面縮了縮,老爺子嘀咕著:「他應該已經看到了。」

    慢慢走過來,澈蘇忽然衝到了客廳那臺光幕電視機前。伸手按開了按鈕,他的動作僵硬而急促。

    一片空白,無情的雪花點伴隨著低低的嘈雜。
    胡亂地按動換臺按鈕,一個個電視臺,都是空白一片。不知道換了多少個臺,他終於回頭看向了林夫人。

    顫動著嘴唇,他臉色有點不正常的恍惚。「幫我打開它。我……我想看看你們昨晚看到的那些。」

    低頭望望手裡的掌上通訊設備,他搖了搖頭:「這個太小了,我看了一點兒,沒有看明白……對的,一定是螢幕太小沒看清,他們說的話,我怎麼聽不太懂啊。」
    心裡怦怦直跳,林夫人扶住了他:「小蘇,別管那些了,好嗎?你安心養身體,外面所有的事都不要管!」

    慌亂地看著父親,她求助地急切道:「對了,父親,您不是說要帶小蘇回老家看看幾個舅舅嗎?那邊的景色很美──」
    「媽媽……」輕輕的聲音截住了她的話。
    渾身一震,林夫人看向了澈蘇。
    「求妳了,讓我看看吧。」面前的兒子定定看著她,充滿了無助和乞求,「我知道妳可以打開收視密碼的。」

    死死把腳步定在原地,林夫人眼中湧起淚花。心裡的刺痛猶如針扎,可是她依舊一動不動。
    「小蘇,你聽我們的,好嗎?」她微微哽咽,「無論外面有多少人曾經害過你,我和你外公,不會害你的啊。」

    「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可是我不想再被瞞下去了。你們跟我說,我是聯邦人,可是……為什麼我在聯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都沒有權利知道呢?」微微搖了搖頭,澈蘇的眼睛中黯然無光,「好……你們瞞著我,我去求別人。」

    想了想,他的神情有點恍惚:「我還可以求爹爹啊……他會幫我的,一定會的。」
    忽然想起什麼,他手指顫抖著重新打開了林老爺子留給他的手機:「我再看一遍,也許就能看懂了……」

    看著兒子那秀美的臉上慘白無助的神情,林夫人終於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淚水洶湧流下。
    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她走到光幕電視前,伸手從某處取出了一小片接收晶片,插進了電視下方的插卡槽。

    畫面微微一抖,清晰的聯邦新聞一臺赫然出現在他們面前。調到新聞重播,她顫抖的聲音安定下來,挺直的脊梁傳遞著破釜沉舟:「你看吧──你說得對,你有權知道這些。」

    慢慢跪坐在自己腳後跟上,澈蘇怔怔的沒有一絲表情,睜大了眼睛死死盯住了畫面。弗恩殿下在發出了那樣的停戰協議後,聯邦是怎樣回應的呢?
    ……為什麼他剛剛看到的那些畫面和標題,字字陌生,句句驚心?

    儀表出眾的聯邦外交發言人出現在聯邦旗幟掩映的發言臺前,面容沉靜,嘴唇一張一合,吐著鏗鏘有力的話語:『我們聯邦,比任何人都更加渴望和平。立刻停戰、交換戰俘也是我們十分願意看到的事情,聯邦方面,願意做出一切努力來促成它們的達成。』

    話鋒一轉,他的聲音變得嚴肅而堅定:『可是唯獨有一點,我們聯邦無法同意,那就是澈蘇中尉的送返。』
    沒有覺得意外,澈蘇木然地聽著,可接下來的那一句,卻猛然擊中了他的心扉,狠如重錘,炸若驚雷。

    『因為澈蘇中尉的身分,並不僅如帝國方面所宣稱的那樣,是一個帝國的軍士。相反,他的身分……』意味深長地頓了頓,聯邦外交部發言人神色有點奇異,『接下來這段特殊的新聞報導,我想可以解答所有聯邦民眾的疑問。』

    畫面陡轉,換成了黑鴉鴉人頭如潮的某個場合,一排排軍容整齊的年輕聯邦軍人正襟危坐。高高的授勳臺下,一片閃光燈爭先恐後地閃爍。
    一個個精神抖擻、神色驕傲的聯邦軍人魚貫上臺,有人臉上帶傷,有人拄著拐杖。肩佩聯邦最高軍銜徽章的一名聯邦將軍對著他們依次行禮,親手遞過獎章和軍功證書。

    『聯邦第三師地面部隊修中達上校,英勇帶領十五人小隊連夜奇襲,殲滅敵軍近百人,榮獲一等功。』
    『聯邦第八師隨軍軍醫馮敏兒中尉,英勇救助十五名傷病戰友,一直堅守到援救部隊趕到,榮獲二等功……』

    獲准進入頒勳現場的軍報記者有點激動,緊握著帶著特殊軍隊標誌的話筒,在一邊進行著激情四溢的現場報導。
    排隊等待授勳的隊伍最後,一位身材不高、眼神卻格外銳利的中年男人瞬間抓住了澈蘇的視線,他的呼吸驀然粗重。
    爹爹。

    ……和自己從小看到的那個溫柔男人不同,那是一名身著聯邦軍服,顯得格外凌厲冷靜的優秀軍人。
    畫面中的戰地記者聲音忽然變得高亢起來:『現在上臺接受今天最高軍功章的,是一位極其特殊的英雄,他的身分,一直祕而不宣,直到今天才終於有機會暴露在陽光下!』

    閃光燈瘋狂閃動,直刺得現場一片雪亮。邁著穩穩的步伐,澈安走到將軍面前,行了一個標準的聯邦軍禮。二十年不曾練習,卻依舊威嚴有力。
    『──他的名字,叫做風駐安。而他的身分,是軍情四處二十年前派往帝國的一名高級間諜。二十年來,他在身上烙下異族烙印,忍辱負重、無聲無息,變身成一名帝國最低等的賤民。』

    戰地記者的聲音更加激動而熱情:『和平時期,他默默為聯邦收集來各種情報;戰爭時期,因為他布下的情報網絡,我們前方的將士和軍隊少付出了無數鮮血的代價。如今,他因為某種特殊原因於近日回返聯邦,我們才有可能了解他所付出的一切。』

    聲音微微有點喑啞,年輕的戰地記者眼中是毫不掩飾的崇敬:『這是聯邦真正的英雄,這是聯邦最值得敬佩的人。他離開聯邦時,是風華正茂的二十二歲,而如今無聲歸來,他已經兩鬢微霜……』

    鏡頭緩緩掠過澈安的側臉,果然,一絲淺淺的銀髮夾雜在黝黑的髮色中,閃動微光。
    而鏡頭掠過他的手,戰地記者的解說也飛快地跟了上來:『大家看到了,風駐安上校的手裡,有兩枚軍功章。這裡面,也正是我們今天軍方決定公開的一項高級機密。』

    『這兩枚軍功章中另一枚的主人,他如今不在現場,但是他的名字,相信所有人都聽過。』
    緩了一緩,戰地記者似乎吸了口氣,自己也為接下來的驚天祕密而感到震驚的不可思議:『他的名字,叫做澈蘇。』
    縱然是再軍紀嚴明,底下安靜端坐的聯邦軍士和所有在場的記者和媒體,都愕然張大了嘴巴。

    ……帝國點名要求換回的那名戰俘,如今在聯邦幾乎家喻戶曉的那個名字,不正是叫澈蘇?

    『沒錯,今天因為身體嚴重受傷而未能到場的這名聯邦英雄,就是你們知道的那個人。』雖然早已看過好幾遍事先撰寫好的新聞稿,戰地記者的聲音依然掩不住震動,『而他的真正身分……是如今聯邦最負盛名、苦守前線的謝詹將軍的親生獨子。』

    譁聲四起!騷動如同滾水般沸騰。
    畫面前,安靜傾聽的澈蘇毫無表情,沉寂如冰。
    『二十年前,謝將軍的兒子謝蘇剛剛呱呱落地,就被心懷聯邦、以家國為重的謝芮風老將軍送往帝國,隨同我聯邦間諜風駐安一起,潛伏紮根在帝國。假如說風上校在異國忍辱負重二十年,那麼,我們的這位小英雄,就是在帝國整整度過了他的整個人生……』

    『從八歲在肩頭烙下賤民烙印,到十六歲就冒名頂替考進全帝國最優秀的皇家工程學院,再到一年後綻放光芒、神奇地接近了前來挑選搭檔的帝國皇子,我們的小英雄謝蘇,一步步踏上帝國軍旅,坐上了帝國皇子身邊的機修搭檔位置,並且掌握了帝國最機密的機甲研發核心。』

    身體僵硬地像是千年化石,在光幕前安靜無比的澈蘇,目光茫然如一潭死水。
    那個聲音在說什麼?
    ……為什麼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沒有錯,卻每一句聽起來都是誅心?
    鏡頭上,風駐安的臉上忽然有絲奇怪的表情。冷冷盯著那名戰地記者,他目光銳利而忍耐。

    澈蘇秀美而從容的照片悄然出現在新聞報導的畫面中,眼神清澈,表情溫潤堅定。
    『看,這就是我們聯邦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等軍功獲得者。他已過世的爺爺,是聯邦有名的前鷹派軍方領頭人;他的父親,是如今浴血奮戰在前線的謝詹將軍;就連他的姐姐,也是我們聯邦前線最年輕、最美麗的偵察艦艦長。』畫面上,老中青三代軍人的照片緩緩一字排開,澈蘇和謝薇安那極其相似的漂亮容顏並列一處,猶如金童玉女般出色優秀。

    『可能聯邦的民眾並不知道,我們的小英雄謝蘇到底做了什麼,又曾經為聯邦付出過什麼?』

    畫面轉動,一幅幅無聲的畫面交替出現,光影變動。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澈蘇,裸露肩頭上那碩大猙獰的烙印,包紮著雪白紗布的尾指……鏡頭是固定的,顯然來自於某些篤定位置的攝影鏡頭。配著悲傷凝重的背景音樂,整個報導畫面,顯得格外悲傷而凝重。

    緊接著,是澈蘇活動的一些畫面,依然是固定攝影鏡頭的拍攝手法,可是鏡頭顯然換了高清圖元。

    坐在機修師艙位中,面無表情卻神情專注的澈蘇,手指如風,一遍遍講解著機修要領;和南卓並肩坐在一起,完成所有操控後,凝神聽著身邊那個俊朗的營長眉飛色舞說著什麼,憂鬱微笑;科學院的機甲研發所裡,他低頭畫圖,偶爾抬頭和身邊的年輕女研究員專心探討;最後,是郊外的那座小別墅門口,他快步迎向在門口佇立等待的林夫人,輕輕淺笑,孺慕之情清晰可辨……

    畫面上,那個少年淡然的神情雖然時常顯得有些憂鬱,可是依然眉目如畫,風姿如芝蘭玉樹。偶然抬頭淡淡一笑時,似乎能照亮整個畫面,震動整個聯邦。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文壇巨擘蘇東坡全傳
      • 優惠價:223元
      • 說地:中國人認識大地形狀的故事
      • 優惠價:73元
      • 你不必活給別人看:覺察謬誤的價值觀,典範轉移的練習
      • 優惠價:211元
      • 針灸腧穴定位
      • 優惠價:66元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