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門當夫不對2(簡體書)
門當夫不對2(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2元
  • 定  價:NT$132元
  • 優惠價:566
  • 可得紅利積點:1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大腦短路
    農家樂,為捍衛智商而戰!
    當年的校草現在BOSS讓她給小豆芽當家教,結果……【中】
    農家樂:小豆芽你喊我什麼?爸爸?!我明明是個女的好嗎?!
    小豆芽:媽媽!
    農家樂:滾蛋


    農家樂最不願意讓人知道的兩件事其一就是她姓農,她叫家樂。其二,她被騾子踢失憶了。而這兩個黑歷史都隨著她給校草景寧的三跪給曝光了,一時間她和男友成了學校的極品情侶,而她想報仇的時候,景寧畢業走了……
    兩年過去,讓農家樂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景寧竟然在她工作之後都不放過她,這第四跪再次讓她成了航空公司的明星。更詭異的是,景寧竟然主動接近她,讓她給他侄子當家教,還動不動就表示出自己對她的佔有欲,可是,大哥,我們家家規,不能遠嫁,我們嚴重不通婚啊!就算通婚,我也不能嫁給你這個帶著拖油瓶的男人啊!!!
    可是,侄子你喊我什麼?爸爸?!我明明是個女的好嗎?!
    小豆芽:媽媽!
    農家樂:滾蛋!!
  • 五更大雨,愛旅行,愛生活。望所有人心有所依,愛有所寄。望自己心胸豁達,一世向善。願世人都將被世界溫柔以待。
  • 楔子
    第一章 學長,又見面了!
    第二章 你們睡了嗎?
    第三章 孩子是誰的?
    第四章 總經理,走個後門吧!
    第五章 似曾相識故人來
    第六章 遲早分手
    第七章 所有的包袱都給我
    第八章 今天,你丟臉了嗎?
    第九章 如果過往都是錯
    後卷 婚後夫妻篇
    後卷 小孩篇
    番外 年少的事
    番外 農濃的事
    番外 校園紀事
    番外 後來的事
    後記 景帥語錄

     

  • 楔子
     
    家樂覺得就算你打死她她也不會告訴你的兩件事就是:第一,她叫家樂,她姓農;第二,她曾失憶過。
    當然,請大家不要自動代入韓劇模式,她既沒有出車禍,也沒有從遊輪上掉下去,她只是被一隻騾子給踢成腦震盪,繼而失憶的……
    可如今這兩個被農家樂藏在最深處的秘密忽然曝光在了大庭廣眾之下,讓她有些措手不及,而原因當然也全都在於她太蠢這個客觀事實上。
    翻看著校內論壇的帖子,家樂一度想死,帖子的標題正是:細說農家樂為何向景寧下跪。
    農家樂覺得“下跪”這兩個字深深羞辱了她的高大上形象,但不可否認這件事情確實是發生過的。
    其實事件的原委很簡單。那天家樂在校外吃過晚飯回學校,由於路燈光線比較暗,家樂又穿了件深色衣服,一不小心就和騎著自行車迎面而來的景寧來了個親密接觸。而當時她正對某一部韓劇癡迷得要死要活,在被撞倒之後就自動把自己代入出了車禍不久就要永別人世的情節中,內心悲悲戚戚,二話不說不顧自己還趴跪著,就拽著景寧的褲腿交代遺言:“讓我媽……記得……問你媽……要賠償……”
    然後就暈了過去。
    更要命的是,這一幕不知道被哪個師兄弟姐妹給拍了下來,於是就有了這個帖子。
    本來家樂也沒在意,想著你曝光就曝光吧,不就是她被人撞倒了嗎?最好把景寧將她撞倒之後拋屍荒野這件事也曝出來,看這些腦殘校友還對校草男神抱有幻想不!
    可事情並沒有朝著家樂預料的方向發展,全校師生團結一致似的只議論她一個人,完全忽略了這件事的男主角。
    甚至有人把她的過往也給曝光了出來,就連她被騾子踢失憶這件事都不放過。不過作為一個厚臉皮達人,農家樂絲毫不覺得自己被羞辱了,反而喜聞樂見般地沒事就翻閱一下回帖,心情好的時候還會去評論兩句。
    而蘇醒作為家樂名譽上的男朋友,他對這件事的反應就比較奇葩了。他先是氣勢洶洶地跑到景寧的宿舍揚言要把他打一頓,但實際情形是在十分鐘之後景寧端著臉盆往公用洗手間去了,而蘇醒在一旁笑得就跟景甯是他大爺似的,一路有說有笑地“護送”景寧去了洗手間。
    聽說蘇醒是被景寧的一句“你可以走了”給攆走的。
    本來家樂沒覺得自己被曝光有多難以讓人接受,但蘇醒的事情被曝出來之後,她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蘇醒才是高級黑啊!絕對骨灰級的!
    一時間家樂和蘇醒被封為“校園最佳極品情侶”。
     
    這件事在論壇上熱熱鬧鬧地說了足足一個月,終於要落幕的時候,情況又有了新的發展。
    而這個發展讓家樂深深覺得自己名譽掃地了,雖然她暫時也沒有什麼名譽可言……
    週末農家樂跟蘇醒相約去市區吃飯,原本農家樂的想法是吃了這頓飯就正式和他說分手的,誰知道她的運氣會這麼背,竟然和景寧坐了同一輛公車!
    佛說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換得今世一次擦肩而過。農家樂覺得自己上輩子絕對是為景寧扭斷了脖子才換來這麼多次的狗血緣分!
    上車後她自動忽略了景寧,扭過頭故意裝沒看到他,剛要拉扶手站定,誰知蘇醒二話不說拉著她就跨過擁擠的人群去跟景寧打招呼:“師兄,你也坐這趟車啊!”
    真是豬一樣的隊友啊!農家樂默默翻了個白眼。這個害她出過一次醜的師兄被自己男朋友這樣奉承,這簡直讓她的臉沒地方擱啊。
    偷偷拉了拉蘇醒:“後面有位置,我們站後面。”
    蘇醒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看都沒看她一眼,直勾勾地看著景寧,活似那就是他的真愛似的。
    景甯的反應就比較正常了,只是淡淡地瞥了農家樂一眼,眼裡的陌生感足以讓農家樂確認他根本就不記得她,更不知道論壇上關於她和他熱熱鬧鬧的事情,淡淡點了點頭對蘇醒道:“好巧。”
    農家樂偷偷摸了摸胸口,幸好幸好,還有一個人不知道。
    蘇醒聲音愉快地寒暄:“是啊是啊,師兄去哪裡?”
    農家樂偷偷打量了一下周圍人的目光,陡然發現全車人都在看著她,就仿佛全車人都已經知道了她曾對景寧下跪這件事。她氣惱,又拉了拉蘇醒的衣袖,蘇醒依舊沒理她,不過這個小動作倒是引來了景寧的關注。農家樂有些訕訕地往後移動了一下,幸好車上人比較多,又比較雜,很快遮住了她的身影,阻斷了景寧那嚇人的目光。不過人群後隱約傳來景寧的聲音:“你女朋友去那邊了。”
    蘇醒那個臭不要臉的竟然用帶著嘚瑟的語氣道:“沒事沒事,她一個人也能照顧自己,師兄快這裡坐,有一個空位。”
    ……
    農家樂想仰頭問一句蒼天,這真的是它派給她的男朋友嗎?!此刻她更加堅定了要把蘇醒踹掉這個信念。
    到了下一站,原本擁擠的車廂瞬間變得寬敞起來,農家樂呼出一口氣,看看周圍,依舊沒有空座可以坐下,只得盯著自己耷拉下去的褲腿鬱悶地蹲下去,她想整理褲腿已經很久了……
    誰知蹲下去才發現褲腿上不知何時粘了萬能膠,弄來弄去都弄不開,農家樂默默抬眼看了一眼景寧,心裡詛咒他,肯定是因為碰到了這個掃把星才這麼倒楣的。誰知更倒楣的事情還在後面。
    這個公車司機不知道怎麼開的車,竟然猛地一下停了下來。這一停不要緊,要緊的是原本單膝跪地蹲著的農家樂慣性般像一顆子彈一樣猛地一下就沖了出去。
    其實沖出去也不要緊,要緊的是她足足滾了兩大圈才再次穩住。
    這些都不要緊,因為高潮還在後面,她以一個相當奇葩的姿勢停下了,竟然和之前蹲著挽褲腿時的姿勢一模一樣!
    大家可以設想一下短跑運動員做準備時的動作。其實世界上沒有最要緊,只有更要緊。農家樂微微抬頭看著面前熟悉的褲腿,霎時有股想死的衝動。如果這件事被傳出去,恐怕連她自己都會忍不住給自己點個贊……
    臉像被燒過的盤子似的,農家樂片刻也不敢抬頭去看周圍人的目光,只不過周圍此起彼伏的笑聲已經證明了她到底有多蠢……
    腦海中閃過自己在微博上看過的那個笑話,一個男的在公車上系鞋帶的時候因為慣性沖出去還滾了一圈,然後若無其事地站起身對司機說:“啊,做個晨練真舒服……”
    農家樂自認為自己沒有那麼厚的臉皮,所以她選擇繼續保持這個姿勢若無其事地想把那個萬能膠弄開……
    頭頂傳來蘇醒略帶緊張的聲音:“學長學長,有沒有碰到哪裡?”
    這個時候蘇醒這孫子不是應該來關心她這個正牌女友嗎?!
    景寧的聲音略微繃緊,低頭看了看只能看見後腦勺的大蘑菇頭:“沒有。”
    當然沒事了,她都還沒碰到他呢!但是農家樂一聽到他的聲音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此刻的動作,她第二次向景寧下跪了!
    果不其然,農家樂聽到了周圍拍照的聲音……她幽怨地抬頭看著景寧,不期然對上了他的眼神。農家樂本能地知道自己又要做蠢事了,但她還是沒能忍住,朝著景寧嘿嘿一笑,本著人不要臉樹不要皮的精神對著他說:“師兄,你剛剛是不是答應做我男朋友了?”
    這完全是赤裸裸的污蔑啊!
    車廂裡頓時安靜下來,蘇醒最先反應過來,聲音略微帶了惱怒:“農家樂,你在幹嗎?!”
    農家樂斜著眼看他,儘量表現出她對他的蔑視:“幹你什麼事?”
    “我是你男朋友!”
    農家樂的行動永遠比思想跑得快,她迅速抱住景寧的大腿,略帶諂媚地道:“我已經跟他分手了,你得相信我!”
    在帖子出來之後她就一直在找機會想踹了蘇醒這個高級黑,今天可真是天時地利的好機會!
    景寧顯然不知道他們兩個在搞什麼鬼。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要把她給扶起來。只是蘇醒快了一步,她很快被他拉扯起來,兩人都用了蠻力,場面簡直就像是在公車上打架一般,而且等到他們兩個咒駡著對方拉扯完後,她一抬頭,景寧早就不見了!
    農家樂自車窗向外看去,只見幾輛高檔小轎車就停在路邊,而景寧正往停在正中間那輛車裡進……
    她一著急便沖外喊:“喂,那你答應了沒有?!”
    景寧明顯停滯了一下,他扶著車門定在那裡往這邊微微一點頭,然後就進了車裡。
    農家樂有點恍惚,這是她的錯覺嗎?但當她扭頭看蘇醒的時候,她發現這不是錯覺。可是,她剛走出龍潭,怎麼又進了虎穴?難怪連自己老媽都替自己的智商著急,此刻農家樂也深深體會到了這種心情……
    好吧,她真的做了這件事……
    而當她還在雲裡霧裡的時候,蘇醒已經回過神來,他氣急敗壞地當著所有人的面吆喝道:“農家樂,你還要不要臉啊!當眾向一個男人求愛!”
    農家樂長這麼大,還真是沒見過比蘇醒還不要臉的人,這下子氣得也不輕,於是吼回去:“我再丟人也不過是向他求愛,總比你給他端茶遞水身前身後伺候的好!我看你就是對我羡慕嫉妒恨,有本事你也去自薦枕席啊!你這個變態!”
    說完這句話,正好公車再次停站,農家樂自認為和蘇醒已經撕破臉,毫不猶豫地跳下了公車。沒有她這個女朋友作陪,不知道蘇醒還去市區幹嗎,竟然也不下車,只隔著車窗往外吼:“農家樂,你可想好了,你敢走我們就分手!”
    農家樂沒好氣地回他一句:“分手?!正好如了我的意!以後出門不要再說我是你女朋友,丟人!”
    風中隱約傳來蘇醒的聲音:“我還沒嫌你丟人呢,你竟然……”
    蘇醒後面的話被風帶走了,農家樂站在路邊氣得直發抖。果然人心隔肚皮,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蘇醒有這麼不要臉呢。她氣得狠狠跺了兩腳,然後便看到前面一排車慢悠悠地開過,車內儼然坐著景寧……
     
    農家樂對景寧下跪一次是偶然,下跪兩次是緣分,你真的以為這就沒有第三次了嗎?
    事實告訴你,你又想多了。不過農家樂對於這幾次下跪已經再也不想回憶了,此刻她只想追上景寧扳回自己的臉面。
    而林林在被農家樂死乞白賴地求了半天以後,終於答應幫她追景寧,只是兩人的大計還沒開始實施,便傳來一個晴天霹靂般的噩耗,景寧離校實習去了。兩人想著既然是實習,早晚是要回學校的吧?誰知一下子就等到來年夏天大四正式畢業。兩人想著這次終於可以見到景寧了吧,可誰知連照學位照片都沒能看到他!
    當然也是因為已經都過去一年了,誰還記得曾經說過的那些不靠譜的話,更不會有事沒事故意去留意景寧的消息。這件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玩笑一般,除了讓農家樂的人人網關注多了一些,還有人們看她的眼神異樣了一些之外,暫時沒發現有什麼後遺症。
    農家樂同農濃一般,覺得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誰知道兩個人又都想少了……
     
     
     
    第一章 學長,又見面了!
    【對於這個場景農家樂還算是比較有經驗的,她暗自在心裡慶倖,幸好不是在學校,不然就要四叩首了!】
     
     
     
    又過了一年半,兩人終於到了大四,也開始找公司實習了。由於兩人學的是空乘專業,就業範圍窄,導師直接推薦班裡僅有的二十名女生去了天籟航空。那裡實習生招收範圍比較廣,去了之後才細化的,所以每個人都很珍惜這次機會。
    由於航空港離市區較遠,公司直接把她們安排在了職工宿舍。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聽說天籟航空的待遇好,到了宿舍之後才發現是真的好。一間帶客廳的宿舍,才安排三個人入住。自然農家樂和林林被安排到了同一間宿舍,同時安排進來的還有從另一個學校來的女生。最初兩人沒在意,一邊收拾床鋪一邊聊天,那個女生提著大包小包東西進來之後就高高興興地跳到兩人身邊:“我叫歐頁,你們叫什麼?”
    農家樂和林林同時愣住了,半晌沒吭聲,沉默了三十秒,農家樂弱弱地問:“你叫歐耶?”
    歐頁點點頭:“對呀,我叫歐頁,剛剛我說過了呀。”
    這不是最搞笑,最搞笑是到了下午她們三人一起去上培訓課的時候,林林和歐頁走在前面,農家樂忘了一樣東西又折回去拿,拿過之後在兩人身後一邊跑一邊喊:“歐耶歐耶……等等我……歐耶歐耶……走慢點……歐耶歐耶……”
    農家樂跑了一路被人死死盯著看了一路,她還絲毫不自覺,繼續穿過眾人:“歐耶歐耶……我來啦!”
    農家樂越跑越急,可前面的林林和歐頁卻仿佛沒聽到她的叫喊聲似的,反倒越走越快。農家樂根本意識不到是自己的問題,繼續在那裡叫:“歐耶歐耶歐耶……”
    然後,“啪!”農家樂摔倒了。
    時間仿佛靜止了,眾人的腳步聲也隨之靜止了,農家樂杵直了上半身,又揉了揉膝蓋,這兩個人在搞什麼嗎?怎麼就不能等等她呢!
    還沒等她抱怨完,她就發現周圍靜止的一系列褲腿了,對於這個場景農家樂還算是比較有經驗的,她在心裡暗自慶倖,幸好不是在學校,不然就要四叩首了!
    不過在她站起身拍完身上的灰,然後裝成若無其事準備離開的時候,她就發現自己真的想少了。離她兩米處的那個男人是那麼面熟,不是景寧還能是誰!
    她張大嘴巴看著他,不會這麼巧吧?
    眼前的景甯還是原來的樣子,只是褪去了原本少年的青澀,此刻看起來精明幹練了許多,唯一沒有改變的是,還是一副就是你殺了我全家的那種疏離冰冷的氣質。
    她該怎麼辦?裝沒看到?還是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上去和他說一句:師兄,好巧呀!
    想來想去,農家樂都覺得這兩種方法太傻了。只是在她還沒想到第三種方法的時候,景寧就朝她微微一點頭,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農家樂抖了抖嘴角,要不要這麼清高嘛!罷了罷了,他不理她,她還未必稀罕他呢,還是趕緊趕上林林和歐頁吧。
    於是下一幕出現了,農家樂瘸著腿一邊跑一邊:“歐耶歐耶,等等我!”
    然後自景寧身邊呼嘯而過。
    身後隱約傳來:“景總,這不是你們公司的吧?怎麼感覺神經不太正常啊?”
    農家樂腳一滑,差點又摔一跤。不過她很快便決定忽略這句話,繼續叫著“歐耶”跑走了。
     
    到了培訓室,農家樂沖到兩人旁邊有點生氣地指責兩人:“你們怎麼不等我?”
    林林一頭霧水地看著她:“你喊我們了嗎?”
    歐頁也順從地點點頭:“沒聽到啊!”
    農家樂一臉黑線,這兩個人絕對是故意的,才認識多久就沆瀣一氣,真是一丘之貉!兩個豬朋狗友!
    林林扭頭看她:“你是豬還是狗?”
    農家樂瞪大眼睛:“我說出來了嗎?”
    林林點點頭:“沆瀣一氣,一丘之貉,豬朋狗友,你會的成語還挺多的,就是智商不太高。”
    農家樂抖了抖嘴角,幽幽地喊出兩個字:“迎春……”
    林林全名林迎春,平生最恨的就是別人直接喊自己的名字,果不其然,她華麗麗地對著農家樂喊了一句:“滾!”
    然後原本還微微有些熱鬧的培訓室瞬間就安靜下來,只見給她們做培訓的空姐江紫美正黑著臉站在講臺上看著林林。
    第一天主要是瞭解一下公司的概況,江紫美是個性格很和善的人,對於每個人的問題都很有耐心地回答,甚至連林林的問話都裝成之前的事情沒發生過一般語氣柔和地幫她解答。到了選班長的環節還主動選了林林來當班長,理由是她可以鎮壓全班人……
    農家樂在心中大歎:這才是大家閨秀啊!
    下午課程結束之後,江紫美宣佈公司幫新人訂了包間,晚飯、KTV吃喝玩樂一條龍全包了,讓班長帶領全班同學去慶祝。同學們立刻開始狂歡了,這待遇還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農家樂本來想找個機會和林林說說自己遇見景寧的事情,奈何這一天一直在忙。吃過飯後大軍立刻出發,向著KTV進軍。農家樂再次體現了自己沾酒就醉的精神,才一杯酒喝下肚,就開始到處嚷嚷著要去廁所,不知誰把她扶到門口,把她交給服務生要服務生把她送到衛生間。
    上過廁所,洗了把臉,農家樂自認為比較清醒了,就打發了服務生,自己想要照著原路回去。可她完全不知自己走錯了方向,只數著第九間,然後就推開了門。
    這一推開不要緊,要緊的是她還沒看清裡面的人,臉上就迎來了一個巨大的蛋糕,把她整張臉都糊不見了,然後是一陣劇烈的笑聲……
    農家樂舔了舔嘴角,嗯,還挺甜的。她用手扒拉著蛋糕吃了一會兒,只聽包房裡放著節奏強烈的舞曲,然後她就抑制不住自己的跳舞細胞了,走進門雙手往電視上一扒,就開始各種搖頭扭屁股……嘴裡還不忘喊著:“大家一起搖擺起來!”
    眾人: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人嗎?
    其實小時候農家樂還沒有這個毛病,她對自己家鄉的慢悠悠的傳統舞絲毫不感興趣。倒是只要誰一放迪斯可,她就開始各種扭。在沒有喝酒的情況下還稍微有點收斂,一喝了酒,就連她親爸親媽都控制不住了,所以她爸媽給她制定了嚴格的規矩,不准她喝酒,可她今晚還是破戒了。
    人群中傳來調笑聲:“喲,平時看不出來,原來骨子裡也這麼火辣辣的啊,景少真是好福氣啊!”
    景寧緊繃著臉,聲音平穩:“這不是紫美。”
    眾人霎時間安靜了下來,其中除了景寧,也就容均和江紫美關係最好,只見他三兩步走上去一把拉住農家樂,拿了桌上的毛巾就把她臉上的蛋糕抹了下來。雖然還是髒兮兮的,但是看輪廓,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她不是江紫美。而此刻,江紫美就站在門口看著眾人,眾人看看江紫美再看看農家樂,一時間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農家樂被容均拽得不舒服,就扯著自己胳膊念叨著:“幹嗎幹嗎幹嗎?”
    景寧看著醜態百出的農家樂,終於上前跨了一步:“我認識她,我先送她走吧。”
    然後二話不說,拉起農家樂半抱著就走了出去。
    身後眾人再次安靜了,這……景甯除了江紫美,還從來沒有當眾承認過自己認識哪個女的,這畫面還真是有些詭異啊。
    就算見過景寧各種神態的江紫美也愣住了,愣是看著他從自己眼前把農家樂給帶走了……
     
    農家樂一喝酒就斷片,所以對於自己喝酒之後的事情是絲毫都不記得的。第二天林林小心翼翼地問她:“你知道景寧也在這個公司嗎?”
    農家樂立刻點頭,親熱地拉住林林的胳膊:“當然知道,我正準備和你說呢,我昨天中午還碰到他了,你猜怎麼著?”農家樂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臉懊悔,“你說我怎麼就這麼蠢呢!我竟然又在他面前摔了一跤,這簡直就是四連跪啊!神啊,拯救拯救我吧!”
    林林對這件事倒是絲毫不感興趣,繼續問她:“昨天你就見了他那一次?”
    農家樂一愣,不明白林林為什麼這麼問,卻還是點頭:“對啊,就見了他一次啊,怎麼了?”
    林林歎了一口氣,平靜地道:“昨天晚上是他把你送回來的。”
    農家樂張大嘴巴:“什麼?我不是和你們一起回來的嗎?”
    林林看她的表情顯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話,於是轉頭看了歐頁一眼,歐頁也目光炯炯地點了點頭。
    農家樂僵掉了:“怎麼可能,我明明是跟你們一起去唱歌的呀!”
    歐頁接話:“你去了一趟廁所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結果那個帥哥送你回來的時候,你臉髒得跟去豬圈刨騰了一圈似的。”
    農家樂愣住了。
    林林看她一副依然不相信的表情,繼續說道:“景寧送你到門口的時候,你還抱著他的大腿一直不撒手。”
    農家樂:姐姐,求你不要再說了。
    林林笑得跟老鴇似的,猥瑣道:“你猜你說了什麼?”
    農家樂無語,這個消息本就已經夠打擊她了,她們這是要她現在就去死嗎?!她斜著眼看著兩人:“說了什麼?”
    林林和歐頁的聲音同時響起:“你給我跪下!”
    農家樂被兩人嚴厲的聲音嚇得直接站了起來,一臉的不敢相信:“我的聲音有這麼嚴厲?”
    林林和歐頁點頭:“有。”
    “……”
    林林又補充:“最後景寧不依你,你就哭暈過去了……”
    農家樂發誓她一輩子都沒有幹過這麼丟人的事,真是毀三觀啊!還讓不讓她活了!
     
    因為知道之前自己喝醉耍酒瘋這件事之後,下午江紫美宣佈高層會來各個部門巡視的時候,農家樂就覺得自己比較不淡定了。中午林林和她說了那件事之後,還順便告訴她了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那就是,景寧也是天籟航空的高層,屬於總經理級別……
    以此推論,下午的巡視,他也會到場。
    這真是天要亡我也!
    下午是禮儀課,農家樂一直都心有戚戚,簡直覺得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由於心不靜,也根本不知道江紫美在講些什麼,只跟著別人學動作,也沒有往心裡記。
    沒一會兒,訓練室的大玻璃窗外便出現了一行人。農家樂偷眼望去,還真有景寧,就站在人群裡,她一眼就能夠看到他。
    而且,一個不經意,竟然和景寧看了個對眼,農家樂迅速收回目光,心裡念叨著:“沒看到沒看到沒看到……”
    一行人相繼進來,似乎對這些新人挺滿意,還說了幾句鼓勵的話。江紫美有意讓領導層看看這些新人的成績,便道:“農家樂,你出列站到前面來,假裝你就是教員,上來授課。”
    農家樂猶如五雷轟頂,她下午什麼都沒學進去啊。可是看著眾領導的目光,她不得不上前走了幾步,然後面對著眾新人,吭哧吭哧地說了句:“班長帶大家開始做動作,半個小時後輪番上來表演。”
    眾人沉默了。
    領導們也沉默了,半晌才有人說了一句:“這小姑娘還挺幽默的。”
    然後有人接話,農家樂也聽不進去大家在說什麼,嚇得趕緊看景寧。可此刻景寧根本就沒有看她,只隨著眾領導一起走了出去。
    江紫美似乎也被娛樂了,把農家樂請下去之後,便道:“農家樂說得對,林迎春帶領大家做半個小時示範動作,然後輪番上來示範。”
    農家樂洩氣了,她這都給領導留了個什麼印象啊!等培訓結束還能分個好崗位嗎?目測前途渺茫啊……
    終於挨到了培訓課結束,農家樂像是刑滿釋放似的,正準備飛奔出門,就被江紫美叫住了:“農家樂,你留下來,我有事和你談。”
    農家樂和林林看了個對眼,然後默默地走到了江紫美身邊。
    學員魚貫而出,江紫美拿起放在窗臺上的杯子,打開喝了一口水才道:“你和景寧認識?”
    農家樂頭頂飄過黑線,她是怎麼知道的?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江紫美的聲音很柔很美,即便說出來的是帶有侵略性的話,也讓人覺得舒服:“你們是同學吧?我是他女朋友,聽他提起過你。”
    農家樂倒並不關心景甯的女朋友是誰,她關心的是:“他提起我?”她指著自己的鼻子,“他怎麼說的?”
    哼,她願意聽到從任何人嘴裡說出來的評價,唯獨不想聽到景寧的評價啊!
    江紫美似乎沒料到她會這麼問,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他說你是個挺有趣的人。”
    有趣……農家樂放下心來:“那就好,那就好。”
    江紫美一愣:“那就好?”
    農家樂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小心說出了口,連忙捂住自己的嘴:“我什麼都沒說。”
    江紫美見她這麼孩子氣,也抿著嘴笑開來:“晚上一起吃飯吧,我約了景寧。”
    農家樂頭頂飄過黑線,扭扭捏捏道:“我就不去了吧,晚上和林林約好出去逛逛呢。”當然這是藉口,她只是不想見景寧。就算兩個人從來沒有過交集,她也不想見到他。他簡直就是她的掃把星,只要有他的地方,她就醜態百出啊!
    不過最終農家樂還是被說服了,連農家樂都開始覺得溫柔的女人果然有殺傷力,江紫美軟軟地說了幾句,自己就屈服了。
    跟著江紫美到了市區西餐廳,景寧已經在那裡等了。看到農家樂先是一愣,然後皺眉,還未等到農家樂靠近,便道:“你怎麼來了?”
    農家樂的心一緊,有些尷尬地站在那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那個,又見了,江教員說一起吃個飯。”
    江紫美在兩人臉上暗自看了一圈,笑著拉農家樂坐下:“聽家樂說你們以前認識,所以我就邀請她一起來吃頓飯,你不介意吧?”
    農家樂看著景寧的表情,簡直如坐針氈,仿佛只要他說“介意”,她就會立刻跳起來跑走似的。
    景寧淡淡地點點頭:“想吃什麼自己點。”然後把功能表放在了江紫美身邊。
    農家樂囧。
    於是在這頓飯中農家樂就完全變為陪襯,一句話也沒說。景寧的話也不多,大多時候都是江紫美在說,景寧偶爾搭一句,氣氛十分詭異。
    看著兩個人的互動,農家樂只想問一句:你們真的是男女朋友嗎?這樣交流會累死人吧?
    又想到自己曾經的豪言壯語,竟然想要景寧對自己下跪求婚,現在想來還真是有些可笑。換了她是男人,也得選江紫美這種嬌滴滴的女人啊。
    倒是吃過飯之後,景甯一喊服務員埋單,農家樂就開始掏自己的錢包。雖然她還是個學生,但對這種事她多少還是瞭解的,領導為什麼要帶你去吃飯?當然是為了讓你埋單了。
    所以在服務員過來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把兩百塊錢塞進了她手裡,還一邊作勢要擋景寧的手,可是景寧坐在那裡根本沒動。
    好歹是個男人,讓一讓你會死嗎?
    服務員手裡拿著兩百塊錢有些為難,看著農家樂道:“小姐,你們這次一共消費了582元。”
    農家樂的心咯噔了一下,這可是她大半個月的生活費啊!而且,她此刻身上只帶了五百塊……
    沉默了三十秒,她弱弱地問服務員:“那個,能打個折嗎?”
    江紫美適時上來解圍:“我這裡有零錢,我來給吧。”
    農家樂試圖爭這最後一口氣,死死拽住江紫美的手:“別別別,這種地方一般會給會員打折的,這位美女,你就給我們打個折嘛!”
    服務員更顯為難了,看了看景寧,一臉抱歉地對農家樂道:“景先生是我們的高級會員,他來吃飯一般都簽單的。”說著就把手裡的結算帳單遞了出去。
    農家樂頭頂飄過黑線,轉頭看景寧瀟灑地在帳單上簽字,然後沒事人似的站起身拿起外套。江紫美也對著農家樂柔柔一笑然後起身,農家樂在心裡腹誹了幾句,這男人還真是……讓人無語啊!
     
    走出餐廳,農家樂心裡想著終於可以和這對極品男女分開了,江紫美是斷然不會留自己和他們一起的,那群會破壞他們之間的氣氛的,景寧更不會,所以她就默默跟在他們身後等他們開口趕她走。誰知景甯在問了江紫美去哪裡之後竟然對農家樂道:“你先別走,我有事和你說。”
    看著景甯自信的背影,農家樂無語了。你說等老娘就等啊,老娘還真就……要等……天大地大,領導最大……
    景寧把車子開過來,然後很紳士地幫江紫美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農家樂本是和江紫美站在一起的,見景甯幫江紫美開了車門,她站在那裡開車門也不是,不開也不是,還在猶豫間,景甯便已經關上副駕駛座的車門,然後看著農家樂道:“快上車!”
    不知道是不是農家樂的錯覺,她總覺得剛才景寧說話的語氣有點惡聲惡氣的,於是默默打開後車座的門,無語到了極點,這景寧是得多不待見她啊……
    其實她也不待見他好不好!
    坐在車上,農家樂一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一邊想著:這好歹也是公司高層的車子,萬一能探出點什麼內幕消息來也是很不錯的。
    可是,你們兩個真的是在談戀愛嗎?這車子都開了一路了,你們好歹說句話啊!
    好吧,景甯和江紫美真的說話了。到了江紫美樓下,江紫美下車的時候,景寧沒有再當紳士幫她開車門,只任由她獨自下去,然後江紫美彎著身子對車內的景寧道:“再見。”
    景寧淡淡地嗯了一聲。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關上車門,景寧一聲不吭地倒車,然後疾行而過,直接上了機場高速。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農家樂終於松了一口氣。之前她一直擔心景寧會不會默默地就把自己給殺了……看來她真的想多了。
    車內安靜得讓農家樂連大口呼吸都不敢,她整個人處於一種尷尬的氣氛中,此刻她只想時間跑得快一點,然後趕緊離開這個變態。
    “我想給我侄子找個家教,不知道農小姐是否願意?”景寧忽然開口打破了車內沉默的氣氛。
    農家樂蒙了半天。侄子?家教?和她有什麼關係?“那個,”她忍不住用“那個”作為開頭,好緩一緩自己真正想要說的話,“我學的是空乘專業。”和老師真是沒有多少關係啊!
    景寧淡淡嗯了一聲就沒有再回應,就在農家樂以為他被駁了面子生氣了的時候,他忽然又開口了:“你當空姐是沒什麼希望了。”
    農家樂:大哥,你是不是也太直接了一點……
    正當她在心裡把他罵到死的時候,景寧又開口了:“你們同宿舍那個林林倒是不錯。”
    故意的吧,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這廝絕對是看她不順眼啊!他說的每句話都好像是針對她的啊!真的是她多心了嗎?絕對不是啊……
    誰知道景寧這還不算完,仿佛根本沒注意到農家樂一點也不想聽似的,繼續道:“你的智商對付我小侄子應該是正好的。”
    農家樂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我的智商有那麼低嗎?”
    這次景寧總算是肯回頭看她一眼了,看得似乎還挺認真,上下打量了一番,道:“是不太高。”
    農家樂嘴角抖了抖:“咱們倆之前沒什麼過結吧?”除了她四連跪,她實在想不起來他們兩個還有什麼交集,他怎麼就看出她智商不高了……
    從後視鏡中看到景寧的嘴角彎了彎:“不算有。”
    “那你幹嗎這麼貶低我?”農家樂忍了幾忍,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貶低?”景寧重複著她的話,這兩個字在他嘴裡過了一遍,就變得玩味了起來,“我只是在說事實。”
    “事實什麼啊!”農家樂在心裡默默地道,但她有一個不好的癖好,那就是有時候心裡想的,嘴裡也會說出來,而這次,好巧不巧她就說了出來……
    然後車廂裡又恢復了之前的靜默,氣氛比剛才更尷尬了。
    一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出來之後,農家樂就想道歉了。但是她又拉不下這個臉,心裡糾結得要死,不道歉的話,自己在天籟肯定沒得混了啊!糾結來糾結去,連最初那點勇氣都被她糾結掉了,一直到她宿舍樓下,她愣是一個屁也沒能放出來……
    車子已經停穩了,農家樂緊緊攥著手,到了嘴邊的話就是說不出來。就在她終於鼓起勇氣的時候,景寧回頭了,看著她語氣平穩道:“怎麼,長這麼醜,難道還在等我給你開門?”
    真是無語了!
    景甯不是一向以白馬著稱嗎?!紳士優雅。這些傳說中的良好氣質都死了嗎?
    天哪,廣大親友們,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快來看看你們白馬的真面目啊!
    下車之後,農家樂惡狠狠地把車門甩上,然後就看著車子貼著自己的身子嗖的一下跑走了……你趕著投胎啊!
     
    回到宿舍之後,農家樂惡狠狠地對林林和歐頁告了景寧一狀,把景寧的罪行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說了出來。結果兩人都不信,她們唯一的反應是——
    林林:“你確定景寧說我好看?”
    歐頁:“他真的和江紫美是男女朋友?心碎啊……”
    農家樂看著這兩個女人的嘴臉實在無心再討論,乾脆上床睡覺,心裡更擔心的是明天自己會不會就連這份實習的工作都丟了。天籟是業界公認待遇最好的,連她這種實習的一個月都能拿到三千,正式的少說也得萬把塊啊!
    接下來兩天,農家樂一直在擔心害怕中度過,卻沒有等來解聘通知。她甚至還偷偷跟蹤了景寧一回,見他和往常一樣沒有任何異樣,這才終於放下心來,對景寧的好感值上升了那麼一點點,看來不是個小氣的男人。
    不過,在他們為期十天的培訓結束後,農家樂終於明白自己想錯了,因為和她同時進來的一批人裡,好一點的,比如林林,直接分配給空姐帶,做助理;資質稍微一般一點的,就分給地勤。只有她沒有師傅,美其名曰協理,江紫美的原話是:“協助同一批新人更好地完成本職工作。”
    可是就算協助,也總得有一個明確的任務吧?
    等到大家都高高興興地領了任務離開之後,在林林和歐頁的慫恿之下,農家樂找到江紫美:“江姐,為什麼大家都有人帶,而我卻沒人帶?”
    江紫美似乎早就知道她會來問一般,嘴角依舊帶著柔柔的微笑:“這是總經理的意思,他說你可以找他談談。”
    農家樂黑線。總經理?不就是景寧?找他談?還不如直接去死。
    協理就協理吧,先熬過實習期再說。
    可是很快農家樂就發現自己又天真了,說得好聽點,協理是協助辦理,而實際上,協理就是個打掃機艙和廁所的保潔員。重點還是主管廁所!
    景寧就是一頭豬,竟然連這麼惡劣的辦法都想得出來!
    可她和他真是遠日無怨近日無恨啊!除了她罵他的那一句,兩個人實在沒有任何交集啊!他怎麼就能為了一句話安排她去掃廁所呢!
    為了不向惡勢力低頭,農家樂愣是接下了這份工作,而且每天都會給自己打氣。她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小強小強!歐耶!
    不過在她白天辛勤工作一整天之後,帶著一身臭烘烘的氣息回宿舍的時候,林林和歐頁都捂著鼻子勸她投降為好。但農家樂性子倔,偏偏不肯,還真和景寧耗上了。
    不過作為小小的報復,在某日,她清理完廁所之後就在航站樓等下機的江紫美,等了半晌終於在拐角處等到她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迎上去抓住她的手便道:“江姐啊,我跟你說,你趕緊和景寧分手吧,他那個人心眼太窄,說不定還有暴力傾向,等你們結婚了,他就會把你吊起來打,還不准你和任何男人接觸。偏執狂你知道吧?很恐怖的,我聽說有這種性格的人大多都去做了連環殺手,世界上好男人那麼多,你又何必找一頭豬呢!”
    江紫美嘴角抖了抖,指了指她身後,農家樂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妙了,慢鏡頭般回頭,果然看到景甯正黑著臉站在她身後。
    江紫美似乎是為了給農家樂找臺階下,說了句:“看來你還挺瞭解他的。”
    農家樂忍不住眼角抽筋,又一個高級黑啊……她呵呵一笑:“那個,我廁所還沒掃完,我先走了。”
    說完拔腿就跑,比兔子都快。
    這下,農家樂覺得自己可能連掃廁所的工作都保不住了。
     
    被景寧發現自己講她壞話之後,農家樂之前的鬥志消失得無影無蹤,整個就是一個霜打的茄子,時刻等著自己被開除。
    也是因為受了這種負面情緒影響,她整個人都陰沉沉的不高興。這天上午值了半天班之後,換來了下午的輪休。林林和歐頁都沒休息,她一個人就在外面亂逛。這幾年航空港發展起來之後和市區沒什麼區別,各種商店琳琅滿目,農家樂也只是看看,要說唯一有區別的地方,那就是這裡的東西比市區稍稍貴上一點。
    當然,農家樂都是買不起的。
    惡情緒加上買不起,這簡直就是天要亡她的節奏。農家樂慢悠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天有些涼,她卻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有一下沒一下地踢著路邊的小石子,然後便在路邊看到一坨抖來抖去的東西。當時不知道腦子是怎麼想的,反正她是毫不猶豫地一腳就踢了上去,貌似力度還有點大,簡直把那坨東西當成了景寧。
    可是,誰知道那坨不是東西,而是一條狗呢!
    瞧著那狗兇神惡煞的眼神,農家樂的第一反應就是:我跑!
    而惡狗的反應就是:我追!
    “汪汪汪!”
    “啊啊啊!”
    “救命啊!”
    農家樂幾乎拿出了自己參加體育比賽的精神來和狗賽跑,還不能輸啊!誰能提前告訴她那是一條狗啊,她真的沒有虐待動物的精神病史啊!
    快讓開快讓開啊!不要擋路啊!好狗啊,不要追了啊!
    死狗,你還追!
    避過路上的每一個人,然後農家樂遠遠地就看到一輛車停在路邊,待到她再跑近一些,車門正好打開,她大叫著毫不猶豫地跑過去,然後一把把正要下車的人推進去,毫不猶豫地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然後就看到車上三個人瞪著大眼看自己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的表情,農家樂覺得自己真的可以去死了。沒錯,她又看到駕駛座上的景寧了,前排還有一個人,自己身邊一個人,三個人都在看她……
    農家樂“那個”了半天,呆呆地說了一句:“有狗。”
    三個人看她的表情更像是在看外星人了。
    “汪汪汪!”車外那只惡狗開始叫喚起來,爪子抓車皮的聲音還能聽得一清二楚。
    農家樂的心顫了顫,狗兄啊,你要不要這麼敬業啊,我只是踢了你一腳,可沒有殺你全家啊!
    見三個人看自己的眼神依舊像是看神經病,農家樂終於承受不住這樣的目光了,小聲嘀咕著:“真的有狗嘛!”
    景寧皺著眉頭看農家樂,還不待他開口,農家樂似乎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似的,趕緊接道:“你讓我躲一會兒,上次的事情我就算答應你了。”
    喪權辱人啊!不平等條約啊!
    景寧表情沒有變化,微微低著頭,拳頭放在唇邊低咳一聲,對農家樂身邊的男人道:“張總,真是不好意思,這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實習生,多有冒犯,請您別介意。”
    說著就下車幫那個男人打開車門。
    農家樂傻眼了。生意夥伴?會不會就這樣被她攪黃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男人一邊下車一邊道:“沒關係,現在的年輕人啊,都是冒冒失失的。”
    農家樂本想也跟著下去,畢竟車子的主人都要走了,她坐這裡怎麼也不像是那麼一回事兒,但是她才剛一挪動,就發現那只惡狗就蹲在景甯腳邊,嚇得她立刻又縮了回去。
    透過窗戶看到景寧正彬彬有禮地和那個張總說著什麼,農家樂在心裡感慨,如果不是自己無意間看到他那麼惡劣的一面,或許真的會以為這是個極品好男人啊。嘖嘖,穿上西裝打上領帶,看起來還真是人模人樣啊!
    坐在前排的男人也已經下車了,頓時車內只剩下農家樂一個人,她看看惡狗再看看景寧,此刻他正扶著車門等她下車呢,她下也不是,不下也不是。在她還未決定好的時候,車門被啪的一下關上了。
    農家樂再次對景寧無語,如果剛才知道是他的車子的話,就算被咬死,她也不會上車啊!
    不過景寧似乎好像知道她在詛咒他一般,竟然突然回頭了,農家樂嚇得心跳漏了一拍,他不會是想要趕她下車吧?
    事實證明,農家樂把景寧想得太好了,這廝絲毫沒有要趕她下車的意思,他只是把狗抱起來,然後丟進車裡,並迅速關上了車門……
    “汪汪汪!”
    “啊!”淒厲的慘叫聲在車內回蕩著,那個張總回頭看了看,然後搖搖頭,再次感慨了一句:“年輕人啊!”
    景寧笑著欠了欠身,繼續引著他們往前走,完全是個完美男人的模樣。
    等到農家樂終於叫夠了,卻發現惡狗並沒有咬自己,只是蹲在自己旁邊搖著尾巴望著她。一時間她傻眼了,搖尾巴?是在向她示威嗎?
    這麼嘚瑟?真當她不敢打它嗎?
    農家樂看著這惡狗賤兮兮的模樣,還真是不太敢下手,不能真的和這狗打一架吧?
    於是,她採取的策略是:狗不動,我不動。
    可是,一個小時過去,狗不走。
    兩個小時過去,狗還是不走。
    三個小時過去,狗依然不走……
    眼看天都要黑了,農家樂後腦勺貼在車窗上和狗對視,她決定狗不走我走,可是此刻她的心在泣血,這狗怎麼這麼有堅持精神啊!而且,這尾巴搖了有三個小時了吧?不累嗎?
    “嗷嗚——”
    狗終於不再搖尾巴了,臉貼在座椅上,一聲聲地發出嗷嗚的聲音。
    農家樂嚇傻了,撒嬌?這比咬她還詭異還可怕好嗎?
    越想越覺得害怕,這下農家樂也不怕被它咬了,轉臉迅速打開車門,箭步跑出車門,再次開始逃命。
    可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跑狗也跑,她停狗也停呢?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