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師(三)
魔道祖師(三)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墨香銅臭年度最具話題性的超強人氣之作!
    ◎額外收錄繁體版獨家番外

    重生於世的一代魔頭,非但沒有再掀腥風血雨,
    竟還和正派人士一起調查疑案,鏟妖除魔?!
    更驚人的是,他和這位正派人士還一起往斷袖的道路上奔去……

    內容簡介:
    蓮花塢被滅後,存活下來的兩個少年,
    一個慘遭化丹,一個則被丟下夷陵的亂葬崗。
    可岐山溫氏並沒能繼續猖狂太久,
    少年之一以江氏家主的身分,
    聯合金、聶、藍三家展開了射日之征;
    而另一名少年,則以魔道之姿回歸,加入復仇的行列。

    過去已成回憶,對魏無羨與藍忘機而言,
    眼下更要緊的,是揭開赤鋒尊死因的真相,
    並讓藍氏家主藍曦臣明白金光瑤私底下的陰毒手段。

    然而與此同時,
    在眾人已確定夷陵老祖重歸於世後,
    第二次的亂葬崗圍剿,恐怕已是迫在眉睫……

  • 墨香銅臭(ㄒㄧㄡˋ)。
    低齡迷信少女,知名表情包博主。
    美食界泥石流,拍照手抖帕金森。
    打字慢如狗,填坑看心情
    ……都是騙人的。
    其實喜歡在午後喝一杯清茶眺望遠方,打開心愛的筆記本寫詩。
    ……不不不這更是騙人的。
    好吧,其實,我只是一個寫文的。
    嗯。
  • 內容試閱:

    小船順水而下。
    不知過了多久,紫電才鬆了下來,化為一枚銀色的指環,戴在江澄手上。
    兩個人喊了一路,嗓子早已嘶啞,鬆綁之後,一句話也沒說,往回駛去。沒有船槳,便用手逆著水流划往回划。
    虞夫人說,抽他的這一頓能讓他一個月都好不了,可魏無羨此時卻覺得,除了被抽過的地方還是火辣辣、刺麻麻的疼,行動並無大礙。他們卯著一股瀕死般的勁兒,拚命地划。一個多時辰後,終於徒手把船划回了蓮花塢。
    此時已是深夜。
    蓮花塢大門緊閉,大門之外,燈火通明。粼粼的水面上流動著碎裂的月光,還有幾十盞做成九瓣蓮的大花燈,靜靜地漂浮在碼頭邊。
    一切都和以往一樣。可就是因為和以往都一樣,才更讓人心中不安到痛苦。
    兩人遠遠地划到湖心便停住了,泊在水中,心臟怦怦狂跳,竟然都不敢靠近碼頭,不敢衝上岸去看個究竟,看看裡面到底是怎樣的情形。
    江澄眼含熱淚,雙手雙腿都在哆嗦。半晌,魏無羨道:「……先不要從門進去。」
    江澄胡亂點了點頭。兩人悄無聲息地把船划到了湖的另一邊。那邊有一棵老柳樹,根在岸邊的泥土裡,粗壯的樹幹斜著生長,橫在湖面上,柳枝都垂入了水中。以往蓮花塢的少年們常常順著這棵柳樹的樹幹一直走到它的樹頂,坐在那裡釣魚。
    兩人把船停在這棵老柳的垂鬚之後,藉著夜色和柳枝的掩護上了岸。魏無羨往常是翻慣了牆的,他拽住江澄,低聲道:「這邊。」
    江澄現在心裡又驚又怕,幾乎分不清東南西北,跟著他貼牆而行,潛伏了一段,悄悄爬上了一處牆頭。這處牆頭上有一排獸頭,窺看十分得宜。從前都是外面的人偷偷攀在牆頭看裡面的他們,如今卻是他們偷偷地窺看裡面。
    魏無羨探頭朝裡望去,一顆心立刻沉了下來。
    蓮花塢的校場上,站滿了一排又一排的人。
    這些人全部都身穿炎陽烈焰袍,衣領衣襟和袖口的火焰紋紅得血一般刺目。
    除了站著的,還有躺著的。倒地的人已經全都被挪到校場的西北角,橫七豎八地堆在一起。一個人背對他們這邊,低著頭,似乎正在察看這堆不知是死是活的江家人。
    江澄還在瘋狂地用目光搜索虞紫鳶和江楓眠的身影,魏無羨的眼眶卻瞬間溼熱了。
    這些人裡,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形。
    他喉嚨又乾又痛,太陽穴猶如被鐵錘砸中,周身發冷,不敢去多想江楓眠和虞紫鳶。正想仔細看看,趴在最上面的那個瘦瘦的少年是不是六師弟,忽然,站在西北角,背對著他們的那個人似乎覺察到了什麼,轉過身來。
    魏無羨立刻按著江澄低下了頭。
    雖然他避得還算及時,卻看清了那個人的模樣。
    那是個與他們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年,高高瘦瘦,五官清秀,眼珠漆黑,面容蒼白。雖然身上穿著炎陽烈焰袍,卻沒什麼強盛的氣勢,有些太過秀氣斯文了。看太陽紋的品級,應該是溫家的哪位小公子。
    魏無羨的心吊了起來:「被看到了?趁現在立刻逃?還是沒有?」
    這時,圍牆內傳來細細的哭聲。踏踏的腳步聲中,一個男人柔聲道:「不要哭了,臉都花了。」
    這個聲音魏無羨和江澄都熟悉無比,正是溫晁!
    緊接著,王靈嬌嚶嚶地道:「是不是臉花了,你就不喜歡我了?」
    溫晁道:「怎麼會?嬌嬌無論怎麼樣,我都喜歡。」
    王靈嬌動情地道:「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今天我真的……差一點就以為我真的要被那個賤人殺死,再也見不到你了……溫公子……我……」
    溫晁似乎抱住了她,安慰道:「不要說了嬌嬌,已經沒事了。還好,溫逐流保護了妳。」
    王靈嬌嗔道:「你還提他!那個溫逐流,我討厭他。今天要不是他來得遲了,我根本就不會吃這麼多苦。我到現在臉還疼,好疼好疼……」
    明明是她斥退溫逐流不讓他在自己眼前晃悠,才會自作自受挨了打,眼下卻又開始顛倒黑白。溫晁最喜歡聽她委屈撒嬌,道:「不疼,來,給我摸摸……妳討厭他不打緊,但是不要把他惹急了。這個人修為很是了得,我父親說過不少次,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我還指望多用他一些年呢。」
    王靈嬌不服氣地道:「人才……人才又怎樣?溫宗主手下那麼多名士,那麼多人才,成千上萬,難道少了他一個還不行?」
    她在暗示溫晁,懲治溫逐流給她出氣,溫晁嘿嘿笑了兩聲。他雖然頗為寵愛王靈嬌,卻還沒寵愛到要為個女人就懲治自己貼身護衛的地步。畢竟溫逐流為他擋下過無數次的暗殺,又不多言,口風緊,絕不會背叛他父親,也就等於絕不會背叛他,這樣忠誠又強大的保鏢,不可多得。王靈嬌見他不以為意,又道:「你看他,明明只不過是你手下的一個小卒而已,那麼囂張,剛才我要打那個虞賤人耳光,他還不許。人都死了,屍體而已!這樣不把我放在眼裡,不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
    江澄一下子沒抓住,從牆上滑了下去。魏無羨眼疾手快地提住了他的後領。
    兩人都是熱淚盈眶,淚珠順著面頰滾滾墜落,打到手背、土地上。
    魏無羨想起今早江楓眠出門的時候,還和虞夫人吵了一架,彼此之間留給對方的最後一句話,都不是什麼溫柔的好話。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見上最後一面,江楓眠有沒有機會對虞夫人再多說一句。
    溫晁不以為然道:「他就是這麼個脾性,古怪,什麼士可殺不可辱,人都是他殺的,還講這些做什麼。」
    王靈嬌附和道:「就是。虛偽!」
    溫晁就愛聽她附和自己,哈哈一笑。王靈嬌又幸災樂禍道:「這個虞賤人也算是活該了,當年仗著家裡勢力逼著男人跟她成親,結果呢,成親了有什麼用,人家還不是不喜歡她。當了十幾年的棄婦,人人在背後嘲笑。她還不知收斂,飛揚跋扈。最後這樣也是報應。」
    溫晁道:「是嗎?那女的還挺有幾分姿色的,江楓眠為什麼不喜歡他?」
    在他的認知裡,只要是長得不錯的女人,男人沒有什麼理由不喜歡。該被唾棄的只有姿色平平的女人,還有不肯給他睡的女人。王靈嬌道:「想想也知道啦,虞賤人這麼強勢,明明是個女人卻整天揮鞭子打人耳光,一點教養都沒有,江楓眠娶了這麼個老婆還要被她拖累,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
    溫晁道:「不錯!女人嘛,就應該像我的嬌嬌這樣,乖巧聽話,溫柔可愛,一心向著我。」
    王靈嬌格格而笑。聽著這些不堪入耳的庸言俗語,魏無羨又悲又怒,渾身發抖。他擔心江澄會爆發,而江澄可能是悲痛過度,好像昏厥了一樣,一動也不動。王靈嬌幽幽地道:「我當然只能一心向著你了……我還能向著誰?」
    這時,另一個聲音插了進來,道:「溫公子!所有的屋子都搜查過了,清點出來的法寶有兩千四百多件,正在歸類。」
    那是蓮花塢的東西,那是江家的東西!
    溫晁哈哈大笑,道:「好,好!這種時候,正是應該大大慶賀一番,我看今晚就在這裡設宴吧。物盡其用!」
    王靈嬌嬌聲道:「恭喜公子入主蓮花塢。」
    溫晁道:「什麼蓮花塢,把這名字改了,把所有帶著九瓣蓮標誌的門都拆了,換成岐山溫氏的太陽紋!嬌嬌,快來給我表演妳最拿手的歌舞!」
    魏無羨和江澄再也聽不下去了。兩人翻下了牆,深一腳淺一腳,跌跌撞撞地離開蓮花塢。跑了很遠,那群烏合之眾在校場內的歡聲笑語還揮之不去,一個女人嬌媚的歌聲快活無比地飄蕩在蓮花塢的上空,彷彿一把帶有劇毒的刀子,一下一下地在切割他們的耳朵和心臟。
    一口氣跑出數里,江澄忽然停了下來。
    魏無羨也跟著停了下來,江澄轉身往回折,魏無羨抓住他道:「江澄,你幹什麼!不要回去!」
    江澄甩手道:「不要回去?你說的是人話嗎?你讓我不要回去?我爹娘的屍體還在蓮花塢裡,我能就這麼走了嗎?我不回去我還能去哪裡?!」
    魏無羨抓得更緊了:「你現在回去你能幹什麼?他們連江叔叔和虞夫人都殺了,你回去就是一個死字!」
    江澄大叫道:「死就死!你怕死可以滾,別擋我的路!」
    魏無羨出手擒拿,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遺體一定要拿回來但不是現在!」
    江澄閃身避過,還擊道:「不是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受夠你了,快給我滾!」
    魏無羨喝道:「江叔叔和虞夫人說了,要我看顧你,要你好好的!」
    「給我閉嘴!」江澄猛地推了他一把,怒吼道:「為什麼啊?!」
    魏無羨被他一把推到草叢裡,江澄撲了過來,提起他衣領,不住搖晃:「為什麼啊?!為什麼啊?!為什麼!你高興了吧?!你滿意了吧?!」
    他掐住魏無羨的脖子,兩眼爆滿血絲:「你為什麼要救藍忘機?!」
    大悲大怒之下,江澄已經失去了神智,根本無法控制力度。魏無羨扳他手腕:「江澄……」
    江澄把他按在地上,咆哮道:「你為什麼要救藍忘機?!你為什麼非要強出頭?!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叫你不要招惹是非!不要出手!你就這麼喜歡做英雄?!做英雄的下場是什麼你看到了嗎?!啊?!你現在高興了嗎?!」
    「藍忘機金子軒他們死就死了!你讓他們死就是了!他們死他們的關我們什麼事?!關我們家什麼事?!憑什麼?!憑什麼?!」
    「去死吧,去死吧,都去死吧!都給我死!」
    魏無羨憋得臉色通紅,大喝道:「江澄!」
    掐著他脖子的手,忽然鬆開了。
    江澄死死瞪著他,眼淚順著臉頰滾滾落下。喉嚨深處,擠出一聲垂死般的悲鳴,一聲痛苦的嗚咽。
    他哭著道:「……我要我的爹娘,我的爹娘啊……」
    他向魏無羨要他的父親和母親。可是,向誰要,都要不回來了。
    魏無羨也在哭,兩個人跌坐在草叢裡,看著對方痛哭流涕。
    江澄心裡明明很清楚,就算當初在暮溪山屠戮玄武洞底魏無羨不救藍忘機,溫家遲早也要找個理由逼上門來的。可是他總覺得,若是沒有魏無羨的事,也許就不會發生得這麼快,也許還有能轉圜的餘地。
    就是這一點令人痛苦的僥倖,讓他滿心都是無處發洩的悔恨和怒火,肝腸寸斷。
    天光微亮時,江澄幾乎都有些呆滯了。
    這一晚上,他竟然還睡了幾覺。一是太睏了,哭得脫力,不由自主昏睡過去;二是還抱著這是一場噩夢的期望,迫不及待地盼望睡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就能發現自己還躺在蓮花塢自己的房間裡。父親坐在廳堂裡看書擦劍,母親又在發脾氣抱怨,責罵擠眉弄眼的魏無羨,姐姐蹲在廚房裡發呆,絞盡腦汁想今天做什麼吃的,師弟們不好好做早課,盡上躥下跳。
    而不是被冷風吹了一夜之後,在野草叢裡頭痛欲裂地醒來,發現自己還蜷縮在一個荒涼偏僻的小山坡後。
    先動了動的是魏無羨。
    他扶著自己的雙腿,勉強站起來,啞聲道:「走吧。」
    江澄一動不動。魏無羨伸手拉他,又道:「走吧。」
    江澄道:「……走去哪裡?」
    他嗓子乾啞,魏無羨道:「去眉山虞氏,去找師姐。」
    江澄揮開了他伸出的手。須臾,這才自己坐起,慢慢站了起來。
    兩人向著眉山的方向出發,徒步而行。
    一路上,兩人都是強打精神,步履沉重,彷彿身負千斤巨擔。
    江澄總是低頭,抱住右手,食指上的紫電抵在心口附近,把這僅存的一樣親人遺物摸了一遍又一遍。再頻頻回望蓮花塢的方向,凝望著那個曾經是自己的家,如今淪為一個魔窟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彷彿永遠看不厭,永遠還抱有最後那麼一點希望,可是,淚水也永遠會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他們逃得匆忙,身上沒帶乾糧,從昨日到今日又體力消耗嚴重,走了半日後,都開始頭昏眼花。離開了人跡荒涼的野外,進入了一座小城。魏無羨看了看江澄,見他一副疲倦至極、不想動彈的模樣,道:「你坐著。我去弄點吃的。」
    江澄沒應,也沒點頭。走來的路上,他一共只和魏無羨說了幾個字。
    魏無羨再三叮囑他坐著不要動,這才走開。他經常在身上各個角落塞些零錢,這個時候便派上了用場,不至於囊中羞澀。走了一圈,買了一堆吃食,還買了乾糧備長路上所用,花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迅速回到他們分開的地點。
    然而,江澄卻不見了。
    魏無羨提著一堆饅頭、麵餅、水果,心頭一慌,強自鎮定,在附近街上找了一通,仍是沒見到江澄。他這才徹底慌了,拉住一旁的一名補鞋匠,道:「老伯,剛才這裡坐著個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公子,你有沒有看到他去哪兒了?」
    補鞋匠抿了抿一根粗粗的線頭,道:「剛才跟你在一起的那個?」
    魏無羨道:「是啊!」
    補鞋匠道:「我手裡有活,沒怎麼看清。不過他一直盯著街上人發呆,後來我抬頭再看那個地方的時候,他突然就不見了。應該是走了吧。」
    魏無羨喃喃道:「……走了……走了……」
    恐怕是回蓮花塢去偷遺體了!
    瘋了一樣,魏無羨拔腿就跑,往來的方向跑。
    他手裡提著一堆剛買的吃食,沉甸甸的拖他的後腿,奔了一陣他便將它們拋在身後。可是奔出一段路後,他就開始頭昏眼花,體力不支,再加上心頭發慌,雙膝一軟,撲到了地上。
    這一撲,撲了他滿臉的灰泥,口裡嘗到了塵土的味道。
    魏無羨胸腔中湧上一股鋪天蓋地的無力和恨意,拳頭在地上重重一砸,大叫一聲,這才爬了起來。他折回去撿起之前扔在地上的饅頭,在胸口擦了擦,囫圇兩口便吞下一個,牙齒撕咬血肉一般地狠狠咀嚼,嚥下喉嚨,梗得胸口隱隱作痛。再撿起幾個塞進懷裡,拿著一個饅頭邊吃邊跑,希望能在路上就截住江澄。
    可是,直到他跑回蓮花塢,夜空中已月明星稀,他也沒在路上見到江澄的人影。
    魏無羨遠遠望著燈火通明的蓮花塢,手撐著膝蓋不住喘氣,胸腔和喉嚨蔓延上一股長時間奔跑過後特有的血腥氣,滿嘴鐵鏽味,眼前陣陣發黑。
    他心道:「為什麼沒追上江澄?我吃了東西,尚且只能跑這麼快,他比我更累,打擊比我更大,難道還能跑得比我快?他真的是回蓮花塢來了嗎?可是不回來這裡,他還會去哪裡?不帶上我,一個人去眉山?」
    調息片刻,他還是決定先去蓮花塢確定一番。貼著那一段牆潛行,魏無羨心中有一個聲音,幾乎是在絕望地祈禱:「這次千萬不要再有人在校場上談論江澄的屍體了。否則,否則我……」
    否則?
    否則他能怎麼樣?
    怎麼樣都不能。他無能為力。蓮花塢已經毀了,江楓眠和虞夫人都沒了,江澄也不見了。他只有一個人,孤身一人,連一把劍都沒有,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辦不到!
    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力量是這樣渺小。在岐山溫氏這個龐然大物面前,無異於螳臂當車。
    魏無羨的眼眶熱得幾乎又要滾下淚來。他轉過一道牆彎,忽然,迎面走來一個身穿炎陽烈焰袍的人影。
    電光石火之間,魏無羨便將這個人擒住了。
    他左手牢牢鎖住這個人的雙手,右手掐住他脖子,壓低聲音,用他能拿出來的最凶惡歹毒的語氣威脅道:「別出聲!否則我一下就能擰斷你的喉嚨!」
    這個人被他死死制住,忙道:「魏、魏公子,是我、是我啊!」
    這是個少年的聲音。魏無羨一聽,第一反應是:「莫非是我認識的人,穿著溫家的袍子混在裡面臥底的?」
    可這聲音完全耳生,這念頭旋即被他推翻,他手上更用力了,道:「別想搞鬼!」
    這少年道:「我……我不搞鬼。魏公子,你、你可以看我的臉。」
    魏無羨心道:「看他的臉?莫非他在嘴裡藏了什麼東西準備噴出來?」
    他滿心戒備地擰著這人的臉轉了過來。只見這少年眉清目秀,周身上下有一種青澀的俊逸,正是昨日他們往裡窺看時見到的那名岐山溫氏的小公子。
    魏無羨心中漠然:「不認識。」
    他把這少年的臉轉回去,繼續掐著他的脖子,低聲喝道:「你是誰?!」
    這少年似乎有點失望,道:「我……我是溫寧。」
    魏無羨皺眉道:「溫寧是誰?」心中卻想:「管他是誰,反正是個有品級的,抓在手裡說不定能換回人來!」
    溫寧訥訥道:「我……前幾年,在岐山的百家清談盛會上,我……我……射箭……」
    聽他吞吞吐吐,一股焦灼沖上魏無羨的心頭,他怒道:「你什麼你?!你結巴嗎?!」
    溫寧在他手裡嚇得一縮,似乎想抱頭蹲下,輕聲道:「是……是啊。」
    魏無羨:「……」
    看他這副膽小可憐又磕磕巴巴的模樣,魏無羨卻忽然想起來了點什麼:「前年的岐山百家清談盛會……百家清談盛會……射箭……啊,好像是有這麼個人!」
    魏無羨試探著問道:「你是那個……溫……溫什麼來著,射箭射得不錯的那個?」
    溫寧猛點頭,喜道:「是、是我!昨天……我看到魏公子你和江公子,心想你們可能會再來……」
    魏無羨道:「昨天你看到我了?」
    溫寧道:「看、看到了。」
    魏無羨道:「看到了我卻沒告訴別人?」
    溫寧道:「不會的!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他這句難得沒有結巴,而且語氣堅定,猶如立誓。魏無羨驚疑不定,溫寧又道:「魏公子,你是來找江公子的吧?」
    魏無羨道:「江澄在裡面嗎?!」
    溫寧老老實實地道:「在……」
    聞言,魏無羨心念如電轉:「江澄在裡面,蓮花塢我是非進不可了。用溫寧作人質?不頂用,溫晁怕是不喜歡這個溫寧,拿他作人質根本沒用!還有他究竟是不是在撒謊?他不是溫家的人嗎?可是他昨天確實看到了我們卻沒告發我們。如果我放開他,他究竟會不會出賣我?溫狗裡會有這麼好心的人嗎?若要確保萬無一失,只能……」
    魏無羨心頭閃過一絲殺機。
    他原本並不是殺性重的人,但是家門遭遇大變,累日來已是滿心恨火,形勢又嚴峻,不容他再留仁善。只要他右手一用力,就能把溫寧的脖子擰斷!
    正思緒紛亂,溫寧道:「魏公子,你是要回來救江公子的嗎?」
    魏無羨指骨微蜷,冷冷地道:「不然呢?」
    溫寧竟然緊張地笑了笑,道:「我就知道。我……我可以幫你把他救出來。」
    剎那間,魏無羨懷疑自己聽錯了。他愕然道:「……你?你幫我救?!」
    溫寧道:「嗯。就、就是現在,我馬上就能把他帶出來。剛好,溫晁他們都出去了!」
    魏無羨緊緊抓住他:「你真的能?!」
    溫寧道:「能!我、我也算溫家的世家子弟,手下也有一批門生聽話。」
    魏無羨厲聲道:「聽話?聽你的話殺人嗎?」
    溫寧忙道:「不不不是!我的門生從來不胡亂殺人的!江家的人我也沒殺過。我是聽說蓮花塢出事了,後來才趕來的。真的!」
    魏無羨瞪著他,心道:「他安的什麼心思?撒謊?虛與委蛇?可這謊撒得也太荒唐了!以為我是傻瓜嗎?!」
    可怕的是,他竟然真的,從心底生出一股絕處逢生的欣喜若狂。
    他心裡把自己痛罵了個狗血淋頭,愚蠢、沒用、荒唐、匪夷所思、異想天開。可是,他隻身一人,無仙劍無法寶,而牆內駐紮的是成百上千名溫家修士,也許還有那個溫逐流。
    他不怕死,他只怕死了,還救不出江澄,辜負江楓眠和虞夫人對他的託付。在這種情況下,他能寄以希望的對象,竟然真的只有這個加起來總共只見過三次面的溫家人!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