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傲世神醫(全二冊)(簡體書)
傲世神醫(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 8 點
  • 參考庫存: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立即進貨
    (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網路原名:《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故事以九州大陸局勢變化為大背景,集愛情和熱血奮戰為一身,驚心動魄中不乏細膩的情感穿插,讀來讓人欲罷不能。

     

    裝幀設計精美大氣,帶給書友美好的閱讀體驗。

    坐擁萬能神鼎,身懷靈植空間,她不再是人見人欺的廢材棄女!
    藥毒無雙,神醫也要靠邊站;靈獸求契約,不好意思,獸神都喊咱老大。
    慘遭陷害,王者歸來,豈料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他明明是殺伐決斷的鬼帝,卻化身體弱無害的敵國質子……
    雲起書院人氣作家芙子傾心大作,譜寫新玄幻傳奇! 

    兵器世家出身的葉淩月一直與娘親寄人籬下,因不能練武,她自小就備受欺淩。一日,葉淩月因機緣巧合誤服了宗祠古鼎裏的一顆丹藥,意外獲得神器九州鼎。她從旁人口中得知,生父趨炎附勢,另娶他人,將她們母女倆趕出家門。
    葉淩月借助神器之能,苦心練武,在家族中站穩了腳跟,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方士。為替母報仇,她隻身前往帝都,途中邂逅了體弱多病的敵國王爺鳳王和身世神秘的鬼帝巫重,三人不慎捲入了大夏和北青兩國的政治奪權風波之中。
    一時之間,九州色變,風起雲湧,在三人的愛恨交織之中,葉淩月靠著出眾的領導力和堅定不移的信念,收穫了友情、親情和愛情。只是當一切塵埃落定,她卻發現鳳王和鬼帝身上,還隱藏著一個驚天大秘密……

  • 芙子,又稱“MS芙子”,雲起書院超人氣作家,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女生幻想言情榜冠軍。擅長幻想言情類小說創作,文風熱血大氣,擁有眾多讀者,以《神醫棄女》為代表的神醫系列文長期佔據熱銷榜前列,廣受讀者好評。

  • 上冊
    第一章  葉家傻女
    第二章  初露鋒芒
    第三章  靈獸契約
    第四章  八流武學
    第五章  壽宴驚魂
    第六章  山狩顯能
    第七章  山中邂逅
    第八章  誰比誰狠
    第九章  病弱少年
    第十章  智鬥惡霸
    第十一章  方鶴傳情
    第十二章  強者歸來
    第十三章  妖孽鳳王
    第十四章  三鼎方士
    第十五章  祖宗顯靈
    第十六章  鬼帝現身
    第十七章  再丟兩吻
    第十八章  意外之喜
    第十九章  順手打劫
    第二十章  為母請命
    下冊
    第二十一章  初遇仇人
    第二十二章  娘親危機
    第二十三章  一片癡心
    第二十四章  禍起後宮
    第二十五章  地級靈寶
    第二十六章  丹書鐵券
    第二十七章  太乙秘境
    第二十八章  上古門派
    第二十九章  一時瑜亮
    第三十章  姐妹反目
    第三十一章  皇城血變
    第三十二章  天妖出世
    第三十三章  血色丹都
    第三十四章  月不落城
    第三十五章  身世之謎
    第三十六章  宿世情緣
    第三十七章  母女逆襲
    第三十八章  西夏獸亂
    第三十九章  地下閻城
    第四十章  雙面鬼帝

  •  “葉淩月,原來是你這個傻女!誰給了你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偷吃案桌上的供品!”發話的奴才叫王貴,是葉家六少爺葉青的親信。
      被按倒在地的是葉青的表妹葉淩月,她雖是葉家的表小姐,但在葉家,身份卻比下人還低。
      只因為葉淩月是葉家的恥辱,她是個傻女。
      “沒……偷……打掃……”葉淩月蒼白的臉上滿是恐慌。
      “還敢狡辯!”王貴不由分說,給了葉淩月幾個耳光。
      王貴是名武者,幾個耳光下來,葉淩月的臉已經腫起好高。王貴還不解恨,一腳踹向葉淩月的腹部。
      葉淩月的身子,就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正巧砸在那口落地大鼎上,發出一聲悶響。
      “傻女一動不動了,可別死了。”幾名惡奴見葉淩月半天沒有動靜,還以為她死了。
      “哪能那麼容易就死?這傻女被打了十幾年,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少爺說了,這叫人賤命硬。”王貴心思也是歹毒,他目光一掃,留意到了葉淩月身旁的那口香鼎。
      葉家祠堂是葉家家主三十多年前買下來的,這口香鼎當時就在祠堂裏,一直被保留下來。
      王貴走上前去,推開鼎蓋,抓了一把香灰:“你們幾個,撬開小傻女的嘴巴,讓她偷吃,今天就讓她吃個夠。”
      幾名家奴嬉笑著按住了葉淩月的手腳,把那不知多少年沒清掃的香灰塞進了她的嘴裏。
      在香灰塞進嘴裏的那一霎,有一顆圓溜溜的東西滑入了葉淩月的喉嚨。
      那東西一進肚,傻女葉淩月只覺得丹田內一陣火辣辣的熱。
      無窮無盡的熱意,好熱,熱得蝕骨焚心,像是要將她整個人焚燒殆盡。
      難受……好難受,葉淩月抓著喉嚨,直到把脖子抓出了血痕,熱意也一點兒都沒有得到緩解。她痛苦難耐,一頭撞向那口香鼎,鮮血隨即從額頭冒了出來。
      “糟了,小傻女真死了?”王貴上前一看,發現葉淩月沒了動靜。
      幾名家奴面面相覷,這才後怕起來,小傻女雖然身份卑微、不受重視,可好歹也是葉家的正牌小姐。
      “還愣著做什麼,快去找少爺。”王貴驚慌失措地說,然後幾個人都逃走了。
      祠堂裏,葉淩月小小的身子蜷縮在一起。
      烈火焚身般的感覺,一浪接著一浪。
      “娘!”葉淩月無助地喊著,卻沒有任何回應。
      漸漸地,灼熱感消失了,葉淩月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絞在了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腦海中傳來轟的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丹田裏驟然炸開了。
      葉淩月的體內,有一股紅色的光芒閃過,迅速往她全身擴散。她的手指動了動,陡然睜開了眼睛,先前那雙呆滯的眸子,此刻璀璨如晨星。
      周圍的景物清晰起來,葉淩月坐了起來:“我這是怎麼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小又瘦,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表明她在過去的十幾年裏一直飽受欺淩。
      她站起身,試圖回憶往事,但腦中依稀只有一些破碎的記憶,看來還需要一些時間去熟悉一切。
    葉淩月正欲轉身離開,忽然聽到了一陣滋滋滋的響聲。 她循聲望去,只見自己留在那個古老的香鼎上的血,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滲入鼎內。
      葉淩月的腳底躥上了一道冷氣,可是強烈的好奇心驅使她走上前去。
      她的手剛一沾上那口鼎,古怪的一幕發生了——那個原本足足要兩三個人才能舉起的古鼎,化成一道黑光鑽入了她的手心,在手心上留下了一個小小的鼎印。
      鼎印只有指甲蓋大小,和大鼎長得一模一樣。
      古鼎鑽入葉淩月的體內之後,鼎印如胎記般長在了掌心,任憑她怎麼擦都擦不掉。
      心裏有太多的疑惑,葉淩月一時也理不清楚,於是決定先返回住處。
      葉家北莊,包括祠堂和後院兩部分。
      葉淩月和她的娘親以及一名老奴多年來就住在後院,靠著微薄的月俸為生。
      後院只有幾間低矮、簡陋的房子,是由柴房改造而成的。
      房前有幾隻雞和一片碧油油的菜地,除此之外再無他物,這裏就是葉淩月居住的地方。
      “表小姐,你回來了。”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婦人從裏屋走了出來,嘴裏不停地咳嗽著,見了葉淩月便歡喜地迎上前來。
      這名老婦人就是伺候葉淩月的忠僕——劉媽。這些年來,一直是劉媽照顧葉家母女的飲食起居。
      “劉媽,你的身子還沒好,怎麼起來了?”
    平日都是劉媽負責打掃祠堂的,近來劉媽害了病,“傻葉淩月”不願讓她操勞,執意要替她去打掃祠堂,這才撞上了王貴那夥人,差點兒被活活打死。
      這本是很隨意的一聲問候,落在劉媽的耳裏卻如驚雷落地,她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表小姐,你不傻了?”劉媽激動得不知所措,一把抓住葉淩月的手,上下端詳她。
      葉淩月的眼底一片清明,已和正常人無異。
      劉媽喜極而泣,抱著葉淩月哭了起來。
      “劉媽,別哭了,外面風大,先進屋。”
    劉媽見葉淩月身上髒兮兮的,忙端來熱水讓她梳洗了一番,緊接著準備飯菜去了。
    趁著劉媽不在,葉淩月四下打量:主僕三人棲身的房子並不大,裏面除了幾件粗陋的傢俱,還有一張飯桌和幾條長凳,桌上有面銅鏡。
      她走上前去,鏡子裏倒映出她的模樣:一張稚氣未脫的臉,雖然面黃肌瘦,但眸如新月、睫毛又翹又長、五官很是精緻,倒是個天生的美人胚子。
      視線下移,葉淩月忽然瞥到桌腳下墊著兩本書。她隨手拿了起來,見封面上分別寫著《大夏志》和《武者入門》。
      這兩本書已經很久無人翻閱,上面積了厚厚的一層灰。
      葉淩月翻了翻這兩本書,腦中的記憶又齊全了些。
      她生活在一個叫作“大夏”的國家裏,大夏國內有眾多郡府,葉家所在的秋楓鎮位於大夏的北端。
      在大夏,一小部分平民百姓和一些世家子弟都會習武,武者按照修煉水準的不同,有煉體九重、後天和先天之分。
      武者和普通人的區別,在於武者體內的丹田裏會聚集一股內力,這股內力就是元力。
      元力?葉淩月微微一愣,她能感覺到,自己的丹田內有一股微弱的氣在竄動。
      難道說,小傻女也是名武者,丹田內有元力?這和書上說的煉體第一重很相似。
      “小小姐,你拿著墊桌腳的書做什麼?”
         葉淩月正想著,劉媽好奇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劉媽,我以前有沒有學過武?”葉淩月放下了書。
      她可以肯定,丹田內的那股氣雖然微弱,但就是武者入門裏所說的元力。
      “你四五歲時,看你母親練過武。”劉媽擺好了碗筷。
      僅僅看過,就能修煉出元力來,難道說她當了十幾年的傻女,實則卻是個練武天才?
      葉淩月再看桌上,只有半碗糙米飯和一盤燒得看不清顏色的青菜。
      “我們平日就吃這些?”
         難怪她都十三歲了,看上去還和八九歲的孩童似的,又瘦又小。
      “表小姐,我們沒錢。王管家父子已經三四個月沒發月俸了。”劉媽歎著氣答道。
      王管家就是王貴的爹,是葉家負責管理北莊的管事。
      葉家母女在葉家很不受寵,連一些下人都欺負她們,甚至克扣月俸。
      “月俸的事,娘都不管?”葉淩月的娘親是葉家家主的三女兒,堂堂葉家三小姐,怎麼會這般不受重視?
      砰——
      門被一腳踹開了,一名少年在奴才們的簇擁下,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管了又能怎樣?傻女就是傻女,你真以為你娘還是當年那個萬眾矚目的葉家天才?她如今就是個廢物,誰會管一個廢物的死活。”
    華衣少年長得和一頭小牛犢子似的,言語很是囂張。
      這名氣勢洶洶闖進門來的少年,是葉淩月的表哥葉青。
      王貴等人打“死”了葉淩月後,心裏後怕,忙找了自家的主子來善後。
      葉青在祠堂裏找了一圈,沒看到葉淩月的屍體,就知道她還沒死。
      葉青到了後院,剛好就聽到了葉淩月和劉媽的說話聲,想不到傻女非但沒死,撞破了腦袋後反倒變機靈了。
      “六小少爺,你怎麼能這麼說三小姐,她可是你的親姑姑。”劉媽見了葉青,知道來者不善,忙將自家表小姐護在了身後。
      “什麼姑姑,憑她也配?不過是一個被人休棄的廢物,丟盡了葉家的臉。”葉青呸了一口。
      “你再說一次!”葉淩月目光冰冷如鐵,她的體內,那一股新生的元力因為憤怒而蠢蠢欲動。
      “再說一百次都可以。傻女,我告訴你,你娘因為其他女人,被你爹趕出家門,還打成了重傷,丟盡了葉家的臉面。你們倆都是沒人要的賤貨,厚臉皮賴在葉家白吃白住。”葉青和那一群奴才都大笑了起來。
      這些話,以前葉青等人每次欺負葉淩月時,都會說上一次。
      那時候的葉淩月聽後,只知道一邊哭一邊求饒,可是今日一切都不同了。
      心底的恨意如火山爆發般沖了出來,葉淩月推開劉媽就掠向葉青。這恨意,已經深藏了十三年。
      “我今天不打殘你,我就不叫葉淩月!”葉淩月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身體迸出一股可怕的氣勢。
      “喲,傻女要發威了,你們都讓開,本少爺今日就讓小傻女知道,天才和廢物之間的差別。”葉青嗤笑出聲,他身旁的那些奴才也嬉笑著散開了。
      葉青已經是煉體三重,他在葉氏家族的年青一代中,實力排得上前十。
      葉青看不起葉淩月,他甚至連元力都沒用。
      葉淩月幾個縱步到了葉青身前,雙拳朝著他的胸膛轟了過去。
      一拳轟出,拳風凜冽,葉青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頭。
      轟!
      葉青竟被這一拳,硬生生逼得退了幾步。
      “煉體第一重!”葉青被逼退數步,胸口生疼,他感覺到在葉淩月的那一拳裏,竟有元力波動。
      “葉淩月,你居然敢瞞著家主偷偷學武。不過你就是學了也沒用,方才那一拳,本少爺要雙倍奉還。”葉青惱羞成怒,厲喝一聲,雙拳上發出兩道雷電般的拳芒。
      “表小姐快跑,那是崩雷拳!”劉媽大驚失色。
      葉青用上了葉家的基礎武學,這一拳下來非同小可。
      葉淩月剛突破了煉體第一重,根本不會是使出全力的煉體第三重的葉青的對手。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從門外沖進來一個人影,擋在了葉淩月的身前。
      拳頭離來人還有半尺距離,葉青就被一股強大的斥力甩了出去,砸在了牆上,手臂傳來一陣陣碎裂般的疼痛。而在葉淩月的身前,如天神般站著一個女子。
      女子臉頰微陷,面色青白,但身姿挺拔,柳眉杏目,不怒而威,自有一股說不出的氣勢。
      “葉……三小姐!”葉家的家奴們這才看清了來人,個個嚇了個半死。
      葉凰玉,葉家家主的第三女,葉家曾經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她三歲突破煉體第一重,十五歲突破後天,若不是所嫁非人,她很可能會成為葉家史上第一個先天高手。
      如今的葉凰玉雖不比當年,可即便身有舊傷,她依舊是一名後天高手。
      “葉凰玉,你敢傷我,我爹是不會放過你的!”葉青疼得死去活來,他的手腕脫臼,小臂骨被葉凰玉震了個粉碎。
      “你爹算什麼東西,他來了,我照打!”葉凰玉擱下了一句話。
      由於王貴父子克扣月俸,葉凰玉每隔個把月就會上山采藥,獵殺一些野獸來補貼家用,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
      葉青等人知道葉凰玉的習慣,所以每月的這幾日都會欺負葉淩月,但是他們下手都很小心,都是暗傷。
      葉淩月又是個傻女,也不知道告狀。
      若非今日遇上,葉凰玉還不知道女兒一直以來都受人欺負。想到這裏,葉凰玉更覺愧疚。
      “走著瞧,我告訴爺爺去。”葉青哪敢和葉凰玉多說,只能由幾名僕人攙扶著落荒而逃。
      葉青的那番辱駡,讓葉淩月誤以為娘親是個悲情的棄婦式人物,哪知道卻是個酷得掉渣的護女狂人。
      葉凰玉一回頭,看到自家女兒正瞅著自己,黑黑的眼珠子轉個不停,哪里像個傻女。
      “表小姐不傻了。”劉媽念叨著。
      “娘。”遲疑了一下,葉淩月喊了一聲。
      葉凰玉的身子震了震,眼眶裏湧上一股熱意。這一聲“娘”,她足足等了十三年。
      趕走了葉青等人後,劉媽張羅著母女倆吃飯,席間,葉凰玉還問了幾句葉淩月是怎麼變聰明的。
      葉淩月含糊其詞地說自己撞破了腦袋,醒過來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娘,孩兒想練武。”葉淩月放下碗筷之後脆聲說道。
      和葉青的那番比試,讓葉淩月強烈地意識到,要想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她必須成為強者。
      無論是誰,那些欺負過她和娘親的人,她都不會輕饒。
      “練武很辛苦,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事。淩月,你可是下定了決心?”
      “孩兒不會放棄,請娘親成全。”葉淩月堅定不移地說。
      “你既已經下定了決心,娘明日開始就傳授你最基礎的入門武學。這裏有株聚元草,它能夠聚集天地元氣,你將它栽種在房內,對你日後的修煉有利。”葉凰玉這次上山,本意是挖一些對自己傷勢有益處的藥草,無意中卻發現了這株靈草——聚元草。
      “娘,聚元草那麼珍貴,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葉淩月看得出來,葉凰玉面色不好,身上一定有舊傷。
      “聚元草對娘的傷沒什麼用,能治娘的五品丹藥只有省城才有,那價錢可不是娘買得起的。”葉凰玉搖了搖頭。
      葉淩月只得抱著那株長得和雜草沒啥兩樣的聚元草返回房間裏。
      沒過多久,她就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葉淩月睜開眼,她發現自己置身于一片白霧朦朧的田野上。
      葉淩月低頭一看,不遠處那株長得綠油油的野草,正是聚元草。記得聚元草先前又枯又黃,不過是睡了一覺,聚元草的莖就變強壯了,而且顏色碧綠,長勢很好。
      葉淩月走了幾步,看到一旁有塊黑褐色的岩石,上面刻著三個大字——鴻蒙天,只是四周都是白霧,根本無法深入。
      “淩月,天亮了,該練武了!”睡夢中,葉淩月好像聽到了娘的聲音。
      睜開眼時,葉淩月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鴻蒙天。
    就在葉淩月離開的那一刹,白霧中閃過了一雙嬰兒的藍色的眸子。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