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化運動的旗手:劉曉波の靈言
中國民主化運動的旗手:劉曉波の靈言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他,掀起了中國一波民主化的浪潮
      他,是一位無法親自領獎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

      「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劉曉波 2016.12.23

      中國首位遭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個名字在中國被列為高度敏感詞彙,在四通八達的網絡上,任何有關於他的名字、代號、別稱,全面僅能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如此熟悉卻又如此迷離的一個人,在受到中國的人權霸凌、資訊封鎖與言論管控,以及民運人士與世人正反兩極端的評價下,選擇在逝世後第八日稍來震驚全中國全世界的訊息。

      作者大川隆法,至今出版了超過2000本以上的著作,發行多國影響甚深,其中包括350本以上的靈言集,解析各領域頂尖人物的內心世界。繼國父孫文、前總統李登輝、馬英九總統、習近平主席、蔡英文總統守護靈靈言之後,這次將透過劉曉波守護靈揭露他一生的秘密,讀取一位中國革命志士給予後世的最後訊息。

    本書內容重點!
    1. 下次革命浪潮是什麼?習近平今後又將有什麼動作?
    2. 中國人眼中的國家內幕和世界觀?
    3. 剖析中國共產黨的本質與野心?
    4. 中國經濟與宗教的真相,是謊言還是承諾?
    5. 民主主義最關鍵的核心與目的為何?
    6. 覬覦歐洲非洲與中東地區的習氏霸權主義能否被阻止?
    7. 日美對中朝之戰的十年關鍵期已到?
    8. 中國革命家給予後世的最後訊息。


      「有些時候,命名一個街道,哪怕只是象徵性的舉動,也可能促進世界人權的發展」-華盛頓特區議會主席曼德森 於促美國國會支持「劉曉波路」 (BBC中文網,20140619)

      「中國政府對劉曉波這樣表達言論自由人士的肆意判刑,顯然違背了國際人權公約的基本準則,以及中國憲法明文規定的言論自由精神」-達賴喇嘛 (RFI,20091228)

      「幾十年來,劉曉波始終都是人權和中國進一步發展的核心聲音。」-挪威首相艾娜·瑟爾貝克 (路透社20170713)

    目次
    0 前言

    1 自由之革命 始於天安門
    「文革」中遭受諸多壓制的中國
    「天安門事件」暴露了中國的體制依然如故
    因批判政府被捕入獄,服刑期間榮獲諾貝爾獎的劉曉波

    2 没有自由的国度・中国之可怕
    名為「法治國家」,實則「人治國家」的中國
    共產主義國家的真實寫照:「肅清風暴」風起雲湧
    当下,自由的国度与西方之间正掀起一场「言论战・思想战」
    為革命的旗手劉曉波招靈,傾聽他「復活」的寄語

    3 復活的劉曉波—對自由的滿腔熱忱
    「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其實是沒有人權的國度」
    「民主主義的目的在於人之本身」是最關鍵的核心
    劉曉波依靠「靈言」在日本燃起反擊的烽火具有什麼意義

    4 在毫無人權的國度傾聽「死亡的真相」
    「暴力和權利完全合體的體制無人可擋」
    為連任狡詐周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

    5 畸形的國度誕生的歷史背景
    中華思想主張「以中國的法律裁量全世界」
    日本之於中國,是「威脅」,也是「反射的明鏡」
    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展現了中国的陸戰實力

    6 中國人眼中的國家內幕和世界觀令人震驚
    中國人的思維方式是「能拿多少拿多少」和「什麼都不要給別人」
    「中飽私囊的共產黨員」與貧富差距的巨大鴻溝
    中國為什麼害怕多黨制

    7 下次革命浪潮是什麼?習近平今後又將有什麼動作?
    「富裕階層超過人口半數時,或將爆發革命」
    那場革命的主體在何方?
    想做「皇帝」的習近平

    8 令人震驚:中國經濟與宗教的真相
    為什麼說「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一場謊言」
    在中國,各方權力之間的相互制衡並不存在
    中國的「地下宗教百態」
    唯有宗教才能與巨大的國家權力相抗衡

    9 這個信念超越死亡
    劉曉波的志向與動力來自何處
    諾貝爾獎獲獎儀式上那句「我沒有敵人」的真正含義
    如果種子不死

    10 革命英魂永存
    前世是日本明治維新前夜殞命獄中的志士?
    是否與三島由紀夫之間存在靈性上的緊密聯繫?

    11 中國的人權和國民性的真相
    中國人權只相當於美國的百分之一
    「強調自身正當性」的中國的國民性
    中國不希望日本的文化性內容進入國內
    在中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已是司空見慣
    覬覦歐洲非洲與中東地區的習氏霸權主義能否被阻止?

    12 寄語中國的革命家們
    當今中國政權最大的敵人是「宗教」——請把這樣的思想與理念傳播出去
    創造「思想、活動的基礎設施」,為革命提供素材
    這是新的革命——敞開熱愛「多樣性」和「寬容性」的心扉
    「日美對中朝之戰」,這十年是關鍵期

    13 創造一個多樣性的國家和民族共存的全新社會

    14 後記

    前言
    二一七年六月,肝癌晚期的劉先生假釋出獄治療,但最終於七月十三日因肝癌不治身亡。

    他離世之前,西方曾希望「將他帶到國外治療」,但中方未予准許。

    在他死後,中國唯恐為他舉行盛大的葬禮可能會再次引發反革命運動,於是迅速出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的遺體火化,骨灰撒入大海」。

    簡而言之,就是「既不允許風光大葬,也不允許為其建墓」。或許是不希望有人拜祭,也不希望他被奉為英雄吧,但這種做法卻飽受批判。

    「頭七」這個說法在日本經常聽到。而在中國,頭七同樣存在。據說為了防止他的「頭七」出現眾人雲集的情況,頭七的活動進行得非常隱蔽。而相關資訊也是從各處零零落落地散佈出來。

    據聞,劉先生寫過『天安門事件「08憲章」 中國民主化戦希望』(原書名沒找到需確認)(日語譯本於二九年出版發行)、『私「敵」思想 中國民主化闘爭二十餘年』(原書名沒找到)(日語譯本於二一一年出版發行)等作品。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與我同時代的人。

    二○一六年二月八日 幸福科學集團創始人兼總裁、幸福實現黨總裁
    大川隆法

    內文試閱
    因批判政府入獄卻榮獲諾貝爾獎的劉曉波

    劉曉波先生作為一介文人成為民主運動的中心人物,因此在天安門事件中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遭到起訴,被捕入獄,但於一九九一年獲釋。
    一九九一年是我們幸福科學獲得宗教法人資格,並且首次於東京巨蛋舉行講演的一年。
    那一年,被暫時釋放的劉先生背負著「叛徒」的駡名轉入地下。之後,他秘密地完成了自己的回憶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並將其發表。
    然而,一九九五年五月,由於身上的嫌疑未能洗清,他又一次遭到拘禁,之後在一九九六年一月獲釋。
    說到一九九六年,本會從這一年開始著手興建總本山。
    同年,劉先生發表了批判政府的公開信,於十月份被強制送往勞教所進行勞動改造。
    之後的二八年十二月,他在網路上發表要求中國共產黨改變一黨獨裁及要求言論和宗教自由的《零八憲章》,並附上了三百零三人中國學者的聯合署名。在發表前夕,他又一次遭到人身拘禁。
    二九年十二月,他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再遭起訴,二一年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褫奪政治權利二年」,之後入獄服刑。
    二一年十二月,他的「在中國為爭取基本人權,長年堅持非暴力抗爭」的功績備受稱讚,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章。然而,當時他本人正在服刑,無法出獄,因此這個獎項最終以「人在獄中領獎」的形式進行。
    這是中國反體制派繼達賴喇嘛之後,再次獲得該獎項。但由於獲獎時他在中國國內獄中服刑,所以頒獎儀式是在他本人缺席的情況下舉行的。:
    二一七年六月,肝癌晚期的劉先生假釋出獄治療,但最終於七月十三日因肝癌不治身故。
    他身故之前,西歐國家曾希望「將他帶到國外治療」,但中方未予准許。在他死後,中國唯恐人們為他舉行盛大的葬禮,可能會再次引發反革命運動,於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的遺體火化,並將骨灰撒入大海。
    簡而言之就是「既不允許風光大葬,也不允許為其建墓」。應該是中國政府不希望有人祭拜他,也不希望他被奉為英雄吧!但這種做法飽受批判。
    「頭七」這個詞在日本經常聽到,而在中國,頭七同樣存在。據說為了防止他的「頭七」出現眾人雲集的情況,頭七的儀式進行得非常隱蔽,相關資訊也是從各處零零落落地散佈出來。
    據聞,劉先生曾寫過《從六四到零八:劉曉波的人權路》、《我沒有敵人:劉曉波文集》等書。他就是這樣一個人,與我同一時代的人。

    「天安門事件」──暴露依然如故中國的體制
    人稱「不倒翁」的鄧小平掌握了政權。
    他身高比較矮小,曾經留學法國,對經濟比較敏銳。他在經濟方面致力於引入資本主義,但政治上卻保留了共產主義。為了不重蹈蘇聯的覆轍,他利用共產主義進行政治統治,只在經濟領域引入資本主義,或者說自由主義體系中某些有利的部分。
    中國就是以如此方式開始了經濟改革。然而,一九八九年爆發了「天安門事件」。
    該事件之前,天安門廣場上也曾發生過民主示威遊行活動。海外媒體曾來此做過報導,那些事件成為了「中國能否實現民主」的試金石。
    一九八九年正好也是「柏林圍牆」倒塌的一年,我在演講中曾提到過這次事件(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法話「何謂無限之愛」。參照《何謂無限之愛》〈幸福科學出版發行〉),所以記得非常清楚。當時,「柏林圍牆」把德國分成了東德和西德兩邊。東德自然處於蘇聯統治之下,而西德則是在自由主義圈中。
    我從電視轉播中看到,柏林市民揮鎬破牆,翻牆越境。雖然各處的檢問站配置了大量警力,但終究抵擋不住廣大人潮,那堵牆也應聲而倒。兩年之後,我也曾親自前往了此處。
    一九八九年就是這樣一個年份。
    在這一年,中國民主運動興起,正當大家都對「這場運動將如何演變」拭目以待時,中國就展現了與以往相同的舊體制作為,悍然命令坦克出動,碾壓、射殺了參加民主運動的人們,血洗了天安門廣場。
    而後,迅速將屍體收拾得乾乾淨淨。因此,「天安門事件」中究竟有多少人被殺害,他們姓甚什麼名什麼誰,至今都不得而知。也正因如此,他們的家人也無法為他們舉辦喪禮。
    這次事件暴露出中國的本質。「天安門事件」雖然眾所周知,但至於具體細節,國外媒體也難探究竟。這件事情充分說明「中國的本質根本沒有改變」。

    「暴力和權力完全合體的體制無法可擋」

    他們無力與軍隊對抗。
    中國是政府和部隊合為一體的統治體制,即便發表文章說著「在中國,言論的自由得不到保障、思想信條的自由得不到保障、表達的自由,一下子就會遭受到檢舉,得不到保障,」,即便說著「筆鋒勝於劍鋒」,但事實上根本勝不過。就算遠走美國控訴,也會被中國扣上「叛徒」的帽子,不為世人所信任。
    在日本,政府未必會動用暴力來對付這些政治評論人吧!不過,多少對其進行暗示、請警察或檢調機構介入,再或者透過稅務部門對批判政府的人實施鉗制,這些則是有可能的。但即便如此,雜誌、報紙、電視都還可以公然批判首相。
    所以,中國的當權者應該無法理解「為什麼允許那些事的發生是件好事」,因為對當權者來說,能完全地實現自己的想法才是真理。
    譬如,現在要蓋一座橋,但如果大家在建造過程中議論紛紛,那麼這工程就難以進行。然而,如果當權者「決定要蓋橋」的話,這橋馬上就蓋起來。當權者決定「蓋一座大壩」,那無論是三峽大壩還是其他大壩,都能照蓋不誤。如果順應著民主主義的爭論,反對聲浪自然高漲,但「這種的仁慈寬大將拖累發展,導致目標無法實現。國家的目的應予以優先!有國家才有人民!」。基本上中國都是這種論調,對中國的權力階層來說,有國家才有人民。
    所以,對於日本你們有著各種想法,雖然先前的戰爭不能全部肯定,但若是過去秘密警察接連揪出參與反對運動的人們,看看他們藏匿著什麼書籍,進而加以逮捕,如此時代一直持續下去的話,那就是非常灰暗的時代。更有甚者,如果還出現「在不知不覺中被殺」的情形,那麼這體制簡直就是無人能擋了。
    所以,中國現今處於暴力和權力完全合體的狀態。普通民眾有的不過是菜刀、鋤頭、鐵鍬之類的而已(苦笑)。刀的話可能允許持有,但是依靠這些,根本無法與軍隊對抗。
    那麼大的一個天安門廣場,國外媒體都可以進駐的一個地方,竟然毫不在乎地出動坦克碾壓人致死,這樣的國家,連我們自己都咋舌不已。之後,想揭露真相的人就送他入大牢,使其閉嘴。因為人們感到害怕,就只能選擇沉默,或者只能巧妙地逃到國外。


    中國人的思維方式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和「什麼都不要給別人」

    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擴軍對於各個國家是一種威脅。他們所奉行的是本國中心主義,只要對自己國家有利,怎樣做都無所謂。不管是擴張軍隊、試圖佔領外國的島嶼、在海上建立基地,或者是奪走日本的島嶼,這些對於中國來說,不會產生任何不幸。中國人的想法就是「能拿走的,一概不留」。
    中國人的想法當中,不存在著你們所說的「基於國際法進行反省」,或者是「侵略」,這我就直說了吧!
    與你們平時受的教育正好相反,中國的思維方式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能要多少就要多少」,還有「什麼都不要給別人」、「以前他們從我們這裡拿走了好多,我們被侵略、被洗劫,現在我們就要儘量地拿回來」。
    說到「民主化」,如果民眾都渴望民主化並全力支持,這才算是民主化。可是他們卻鼓動饑餓的民眾去攻擊國外,對吧?或許日本以前也曾做過這種事。
    總之,對於中國來說「民主主義」是指什麼,沒人能明白。

    人民與「中飽私囊的共產黨員」之間出現的巨大貧富差距

    他們都是被引誘上鉤的。中國現在不是出現了很多有錢人嗎?看到這幅景象,一般民眾就會幻想「說不定我也能變成有錢人」,於是就上鉤了。
    實際上確實有很多人去日本購物,買了奢侈品回國。不只是日本,他們也會去澳洲、新加坡、美國、加拿大、歐洲,到處都是中國人。他們就是土豪,一夜暴富的土豪,中國人到處買買買,一直買個不停。
    然而從整體來看,有錢人或者說富裕階層,只占二成左右。一部分人確實獲得成功,於是國家就開始針對這部分大肆宣揚。
    可是另一方面,政府又強調「政府的方針完全正確,是完美無缺的」,所以拒絕一切反政府的聲音。
    「若是按照政府的方針執行就是發展、就是成功」、「國家的成功就是人民的成功」, 他們將這二者等同起來。簡言之就是「沒有國家的成功和發展、沒有國家的穩定,就根本不可能有人民的幸福」,這就是標準的國家主義思想,屬於上一個時代的思想。這種想法在現在的中國,體現在部分盡忠於共產黨的黨員,以及共產黨員中以權謀私的人們,可以借公幹之名享受奢華的國外之旅,這是國家的「恩惠」。
    國家這麼大,鄉下、山區等等地方還給人一種穴居時代、洞穴原始生活的感覺。農村很多地方的情形也相當嚴峻,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很多兒童被迫外出打工。雖然不是印度或泰國,但中國也存在著買賣兒童器官的情形。恐怕北京沒有掌握到國家的整體狀況。
    北京舉辦了奧運會,接著上海又舉辦了世博會,像北京、上海這種外國注目的大城市,表面上要盡可能地做得現代化一些,但國家整體水準卻遠遠達不到這個程度。

    中國害怕多黨制的理由

    你們或許無法明白,當看看日本這樣的國家也是,一天到晚被媒體操控,舉行選舉,或輸或贏、政權更迭。就連美國政權都發生了更替,中國很害怕這種非常不穩定的更迭。在中國,如果出現兩大政黨輪流執政的情況,那麼獲勝一方就可能對落敗一方展開肅清,因為有被殺頭的可能,所以是非常令人害怕的,。
    所以,雖為一黨專政,但出於自身的安全考慮 ,共產黨內部採取護送船隊的方式,在黨的內部被殺的風險還沒有那麼大,但一旦變成二大政黨或者多黨制,事情會演變到什麼程度就無人知曉了。
    這種想法可不是那麼簡單。這就好比在希特勒的那個年代,讓希特勒的兩三個對手相互競爭一樣。這種做法根本行不通的,不是嗎?(笑)對手的名字一出現,暗殺部隊就會立刻出動。當特別警察聽到「有人想跟希特勒競爭」,「有人想跟希特勒奪權」,就會立即出動,隨時準備暗殺;中國也是一樣。

    「『日美』與『中國、北韓』之戰」,這十年是關鍵期

    這十年是關鍵期,是各方勢力相互角逐的十年。「日美關係」與「中國的霸權主義、北韓」,這十年是對戰關鍵,最終誰被踢出局,就看這十年了。
    今後是你們的時代,就看你們在自己的時代裡,在這十年裡如何奮鬥了劉曉波不過是漫長征途中的一個里程碑,接下來就必須要增加以幸福科學的教義為中心思想而展開活動的人們。
    首先要做的是奪回「言論、出版自由」、「表達的自由」等等。當然,同時爭取 「信教的自由」、「思想、信條的自由」和「政治信條的自由」也很重要。中國憲法雖然有「信教的自由」,但這一條完全沒有得到遵守。

    當今中國政權最大的敵人是「宗教」—──將思想和理念傳播出去!

    中國欠缺著某種思想,或者是說某種理念。
    雖不知能否依靠你們的思想予以拯救,但是希望你們能將「為什麼人是尊貴的」合理地向中國人說明。並且希望你們能清楚地告訴他們「如何實現富裕」,以及「實現富裕未必一定要追隨歐美,東方的做法同樣可行」。
    如果你們能妥善地教導他們這些,我想你們的思想即能大大地造福中國人們,讓他們實現繁榮昌盛。
    現今中國政權的最大敵人即是「宗教」。中國國內有一個氣功團體,因為宣稱擁有九千萬成員就遭到鎮壓。但實際上,那種沒什麼思想性的團體是很難去顛覆國家的。
    因此,把大本營設在國外,以全球性的勢力加以包圍是在所必要的。現今勢力最為強大的是基督教的地下教會,據說(中國的基督教徒)已經超過一億人,所以我認為,基督教爆發革命的可能性極高。我認為你們也有著可能性。
    現今台灣、香港以及其他地方,正流行著你們的思想,並且中國人對於日本當前的流行趨勢也非常敏感,也有很多中國人知道大川隆法這個人。所以,以後的中國要靠的不是赴死的革命志士,而是更加國際化的力量,不是「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取而代之的是「全世界的幸福科學信徒,聯合起來!」。
    我感覺你們的存在像是某種媒介,或者說是緩衝裝置、東西方之間的橋樑,甚至是與伊斯蘭教之間的橋樑。我不知道之後還會犧牲多少民主運動人士,但希望你們能想方設法摧毀那獨裁體制,並且告訴民眾「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 大川隆法
      幸福科學集團創立者兼總裁。

      1956年7月7日出生於日本四國德島,東京大學法學系畢業後,任職於大型商社,派遣於美國總部時,於紐約市立大學碩士班學習國際金融論。1981年大悟,自覺於自身是有著拯救全人類之巨大使命的「愛爾康大靈」。1986年創立了「幸福科學」,2016年為立宗三十週年,信徒廣佈於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於日本、全世界七百多處建立了精舍及支部精舍等,布教所約一萬多處。至今說法次數超過2600次,著作被翻譯為28種以上的語言,著作種類超過2200本。《太陽之法》等諸多著作登上暢銷排行榜、百萬暢銷著作。

      此外,於媒體文化事業中,監製了電影《你的目光》(2017年5月上映)等十一部電影。幸福科學大學與學校法人幸福科學學園(國中、高中)創立者、幸福實現黨創立者兼總裁、HS政經塾創立者兼總裁、幸福科學出版株式會社創立者、New Star Production株式會社會長、ARI Producition株式會社會長。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