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香港出版品
    • 文學與哲學

    • 語言學習

    • 商業理財

    • 正向思考

    • 社會科學

    • 歷史地理

    • 中國史地

    • 外國史地

    • 人物傳記

    • 品味生活

    • 旅行地圖

    • 醫藥保健

    • 兒童書籍

    • 藝術與設計

    • 電腦科技

    • 專業/教科書

    • 宗教命理

    • 其他

撲火的飛蛾:丁玲傳奇
撲火的飛蛾:丁玲傳奇
  • 定  價:NT$440元
  • 優惠價:79348
  • 可得紅利積點: 10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香港出版品歷史地理 > 中國史地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史地 > 中國歷史 > 中國史料 > 史料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瞿秋白評價丁玲:「她是飛蛾撲火,非死不止。」這當然是指丁玲對理想、信念的不懈追求,但借用這句話來形容丁玲情感的熱烈和執著,也同樣貼切。

    追求光明,卻長達四十年被黑暗的陰影籠罩;熱烈地愛,又幾度因情感而遭受慘重創傷。才華橫溢,坎坷傳奇,丁玲的一生絕非幾個形容詞所能述說。

    ---------------------

    作為當代著名文學家,丁玲一生充滿傳奇色彩,人們總結:文學、愛情和政治是她一生的三個主題。她猶如飛蛾投向光明一般,奔赴延安,從作家到中共文化幹部的歷程,她與馮雪峰、蕭軍的情緣,與沈從文從好友到友盡的公案,都是人們津津樂道的故事。與政治、政要緊密的聯繫,是她耀眼一時的重要因素,而這又同樣是她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污為反黨集團首腦,陷落命運黑暗陷阱的緣由。

    當代文學史研究名家陳漱渝先生,爬梳剔抉,為讀者勾勒了丁玲跌宕起伏的一生。詳細敘述了其冤案始末,剖析了她和她生命中幾個重要人物的關係。作品考據詳實,文字淺白、通暢,是了解丁玲生平的一部佳作。
  • 陳漱渝,1941年生於四川重慶,祖籍湖南長沙。著名魯迅研究專家,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名譽委員。曾擔任魯迅博物館副館長兼魯迅研究室主任。參加了1981年版《魯迅全集》、2005年版《魯迅全集》的編注工作。著有《魯迅史實新探》、民族魂——魯迅的一生》、《宋慶齡傳》、《五四文壇鱗爪》、《剪影話文壇》、《胡適心頭的人影》等專著。
  • 代序 無心插柳未成蔭

     

    我對中國新文學的愛好最初來自冰心、巴金的作品,而最終以魯迅研究為職業。撰寫有關丁玲的文章則完全是出乎偶然。

    應該是在一九七七年至一九七八年間,高校恢復現代文學課程,但涉及「革命文學論爭」、「左聯」和「『兩個口號』論爭」,學界的見解分歧較大。這使要把「共識」「定論」傳授給學生的老師感到十分為難,於是北京師範學院、北京師範大學和北京大學先後召開了三次有關學術研討會。出席者除了高校教師之外,還有一些三十年代的文壇人士和學界人士。討論中與會人員大體分為三派:一派堅持魯迅、馮雪峰的立場,一派要為周揚和「國防文學」辯誣;另一派比較持中,認為當時論爭雙方各有偏頗。我供職的魯迅博物館魯迅研究室負責人是李何林教授,他旗幟鮮明地站在魯迅、馮雪峰一邊。我也鞍前馬後,東奔西突,為保衛魯迅而打口仗和打筆仗。現在回想起來有些汗顏。上世紀三十年代我未出生,以我的資歷和學識,哪裏會懂得什麼叫「黨內兩條路線鬥爭」?但因為這種表現,我們單位受到了丁玲的肯定。愛屋及烏,我也受到了丁玲夫婦的青睞。特別是丁玲的先生陳明,希望我能為中國丁玲研究會出點力。陰差陽錯,在一九九六年我居然當上了這個學會的副會長,至二○一四年因超齡卸任,共十八年。掛了副會長的名,開會不能不發言,於是就催生了收入本書的這些文章。還有幾篇如《丁玲,女性文學,女權主義》、《一個真實的人的真實片段》、《瑣談〈北斗〉憶顏雄》等,因受本書篇幅限制,又不盡符合「敍舊」的文體要求,故未收入。本書文章雖然不多,但如實地說,篇篇都有新史料,篇篇都有原創性。俗語說「無心插柳柳成蔭」,我研究丁玲的文章雖然還未能成蔭,但相信這幾棵學術之樹是有生命力的,不至於速枯速朽。

    研究丁玲,自然就會涉及她經歷的苦難。她說過,我只是像一隻燈蛾,四處亂闖地飛,在黑暗中尋找光明。早在應該春花一樣美麗的童年時期,她的生活中就充滿了憂愁、憤慨和掙扎,故鄉成為了她第一個看見的黑暗所在。青年時代,作為一個年輕的媽媽,她目睹了罪惡的魔手掐死了丈夫年輕的生命。一九三三年,她又被國民黨的便衣特務秘密綁架,在南京幽禁了整整三年。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三十二歲的她歷盡艱辛,奔赴陝北,看到了新的人、新的天地,從而燃起了新的希望之火。但不久即因撰寫《三八節有感》、《我在霞村的時候》而受到批判。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可以視為丁玲事業的巔峰期,長篇小說《太陽照在桑乾河上》使她贏得了國際聲譽,只是好景不長,一九五五年她即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打為反黨集團頭目,後多次申訴,結果是平反未成,反例在一九五七年又追加為沒有右派言行的右派分子,從此離開文藝界幾乎四分之一個世紀:其間蟄居北京兩年多,「文革」關牛棚一年,坐牢五年,其餘時間都在風雪漫天的北大荒勞改。直至一九八四年八十歲的時候,她的不白之冤才被徹底清刷,以潔淨之身在人間存活了兩年。而這兩年中,用丁玲自己的話來說,她只落得一顆遭過千刀萬剮的心和病殘老邁的軀殼。

    應該看到,丁玲的命運並不是孤立和偶然的。《黃河大合唱》中有一句歌詞讓我銘心刻骨:「五千年的民族,苦難真不少,鐡蹄下的民眾,苦痛受不了。」這些苦難和苦痛,其實是我們民族的共業,無須任何人去加以渲染。有人說,苦難是負能量。姑且不說物理學中有沒有「負能量」這個概念,即使有,那事物的對立雙方在一定條件下都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只要我們能夠睜眼正視歷史上確曽存在的苦難,我們就能成為勇者:只要我們真正能夠以史為鑒,避免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苦難重新發生,我們就能成為智者。中國的勇者智者越多,中國的前途就越光明。還是魯迅說得好:「多有不自滿的人的民族,永遠前進,永遠有希望,多有只知責人不知反省的人的民族,禍哉禍哉。」(《熱風,隨感錄六十一不滿》)

     

    陳漱渝

    寫於丁玲誕生一百一十週年

  • 代序 無心插柳未成蔭

    丁玲小傳   001

    有關丁玲的苦難敘事──一九五七年批判「丁、陳反黨集團」紀實   008

    丁玲冤案及其歷史反思──在紀念丁玲一百週年誕辰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的發言   069

    飛蛾撲火:丁玲的情感生活──以丁玲和馮雪峰為中心   092

    乾涸的清泉──丁玲與沈從文的恩恩怨怨   122

    讓事實和檔案說話──丁玲與沈從文的兩次精神危機   144

    解析沈從文給陳漱渝的兩封信   158

    丁玲與蕭軍的故事──蕭軍日記中的往事   170

    寬厚的人是美麗的──丁玲與陳學昭   196

    代後記  我與丁玲研究   202

    主要參考文獻   212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