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手冊Book I:來到地球的星際流浪者生活指南
流浪者手冊Book I:來到地球的星際流浪者生活指南
  • 定  價:NT$599元
  • 優惠價: 75449
  •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如果你置身人群,仍感到孤寂;
    若你樂於助人,卻總是受到質疑;
    或者你事業有成,卻與家人親友格格不入,
    你可能就是所謂的「流浪者」。

    除了E.T.之外,還有另一群星際住民,在這裡誕生與生活,他們就是「流浪者」——一群覺醒的靈性,這個宇宙永恆的公民。流浪者的心思總是關注於無形的造物者,漠視物質主義的評價,所以感到孤獨、不安,內心彷彿置身荒漠,遭受嚴酷的考驗和挑戰,但流浪者瞭解,他們的生命要與更高的理想結合,不被俗世文化所限制;自己道德的本質,渴望追尋形而上的精神進化;自己的這一生、每一刻,都肩負著服務人類的使命。

    本書作者卡拉・魯科特,在完成著名的《一的法則》系列書籍之後,從數十年的讀者來信之中,篩選出地球上靈性居民的真實故事與心底感受;再加入二十六年來,藉由通靈所獲得「星際聯邦」的第一手資料,彙整而成這本引導指南。

    這本行動指南告訴你如何藉由冥想、祈禱、奉獻和帶領,思索事物的本質,認識真實的自己,以及身上肩負的任務和使命。這也是一本思考及發現的指南,給任何正在覺醒的人,幫助你發現內心深處的「異鄉客」之魂,成為真正的流浪者。

  • 卡拉・魯科特(Carla L. Rueckert, 1943-2015)

    一九四三年出生於美國伊利諾州萊克福里斯特市(Lake Forest),成長於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市(Louisville),一九六六年取得路易斯維爾大學(University of Louisville)英語文學學士,一九七一年取得斯博丁學院(Spalding College)圖書館藝術碩士,並曾擔任圖書館員,直到唐.艾爾金斯(Don Elkins)僱用她進行超自然的研究。
    一九七○年,卡拉與唐創立「愛與光研究中心」(L/L Research)。自一九七四年起,卡拉開始擔任發聲管道,且為《一的法則》系列作品的傳訊器皿,並於二一五年與世長辭。
    徐國振
    南加大工業工程碩士。曾任國防科技研發人員多年。譯有《一的法則》、愛與光圖書館系列資料。目前專注於翻譯有益的心身靈資料。



    譯者
    鄭維婷

    文字人、企劃人,曾任《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國際中文版譯者,遇見本書後發現自己的另一個身分。熱愛邏輯,也追隨直覺,尚未成為任何領域的專家,但願從容於所有派別。
  • 前言 我是流浪者嗎?

    一九九四年九月三日, 我在日記裡寫下了這段話:
    地球的流浪者們,我們必須交談,憂傷的弟兄姊妹們(Brothers and Sisters of Sorrow),我們必須交換彼此的故事,如同我們在這摯愛的星球上醒覺地、專注地分享心中深層的愛一般。這是我的故事,這是我呼喚所有流浪者到來的時刻。我們將給予最珍貴的付出,我們本就是為了協助千禧年黎明曙光的收成而來到這裡。
    事隔六年,我完成了這本手冊,希望實踐我心中傳遞自身故事的渴望,並藉此鼓勵所有流浪者也這麼做。我是一個流浪者嗎?若以我來自它處而非起源於地球的狹義角度來說,我想是的。經由回溯前世的催眠過程,我重新體驗到另一個星球的生活,甚至看到一群人以流浪者的身分來到地球,一九七六年出版的《UFO解密》(Secrets of the UFO)第八章,便收錄了這段故事。 幾年後,我們和Ra群體取得聯繫,同時請求Ra確認我與唐、吉姆三人是否為流浪者,Ra群體回應:
    掃描了三個人的身心靈複合體(mind/body/spirit complexes)之後,已得到肯定的答案,復述一次也無傷大雅:在場三位都是流浪者,都有著要去追尋的使命,如果他們願意的話。
    這個訊息就能說服我相信:我是一個以流浪者身分來到這裡進行某種服務的外星人?不,不僅如此。這個關於我的訊息,某種程度來說是正確的,然而最終的「我」,是由一段又一段的經歷積累而成,也包含了我持續參與的一個冥想團體。一九六二年,這個團體開始在路易斯維爾(Louisville)傳遞據稱來自ET的訊息,我對這些ET資料很有共鳴;另外,我第一次遇見唐與吉姆這兩個人就深感召喚,我始終認為,這是我個人旅途中的一段路,促使我專注、臣服於生命中的連結。打從一開始,我們的關係就有一種神奇的舒適感與熟悉感,這兩個人對於靈性追尋和UFO故事深感興趣,我們共事多年,一起執行的計畫都圍繞著ET訊息與流浪者資料。來自Ra群體的資訊僅止於「確認」,尚未「證實」,但我已經信服了,做為一個ET流浪者,對於所有的「ET流浪者」及感受過自己像是從它處來到這的「靈魂轉換者」(walk-ins),我歡迎你回家,歡迎你走進一個瞭解你、陪伴你的棲身之處,歡迎你,走向你在地球上的使命。
    在地球上,有另外一群人與ET流浪者的數量一樣多。這些人源自地球,身為永恆的公民,身為本質無限、真實存在的造物,他們的靈性正往形而上的方向覺醒。無論是不是源自地球,一旦追尋者覺醒,她都已成為人群中的流浪者,永遠是個局外人。ET和地球原生流浪者的本質、任務、挑戰都是相同的,兩群人都穿上實體的軀殼,接受地球生活的規則,唯有以「地球」的方式畢業,他們方能離開這一世,前往更高的密度,為了地球和人類,他們共同承擔一個最強大、最核心的任務。長遠來說,我也是流浪者,我認為任何一位被這本書吸引的人,都是流浪者。
    最早意識到ET通訊,是在一九六二年,接下來的數十年間,我反覆思索「流浪者」的內涵,漸漸發現,成為流浪者的徵兆,是從外在的物理實相、文明或俗世之類的夢境中醒來,覺察到自己在實體之外的存在,本就是永恆與無限的公民,且不管原先所處的密度或家鄉在哪裡,這樣的徵兆在你我之間隨時都會出現。我相信有數百萬個成熟的靈性源自地球,他們在地球上可能已是最後一世,與任何覺醒的ET流浪者一樣,謹慎地朝著收成的目標前進。基本上,在我們的星球進化過程裡,所有已覺醒或啟動中的靈性追尋者、甚至幾乎所有正在經歷青春期的青少年都是流浪者。一個追隨基督教、猶太教、佛教、道教、其他任何宗教或哲學思想的流浪者,與一個相信幽浮、認為自己來自其他星球的流浪者,狀態都是一樣的,無論源自地球或來自地外,流浪者已經放下物質世界與俗世之物,依照我們的文化度量,他已不再符合一個平凡人的標準。我在這本書中所使用的「流浪者」一詞,指的是所有已覺醒的靈性,知道自己本是永恆的公民,將與更高的理想結合,而非囿於俗世文化;瞭解自己的道德本質,渴望追尋形而上的精神進化;明白自己在這一生、在這一刻,都肩負著服務的使命。
    關於「流浪者」,《一的法則.第一卷》的定義最為清晰:
    提問者:流浪者是誰?他們來自何方?
    RA:我是Ra。如果你願意,想像你鞋子裡的沙,無窮的智慧就如同無盡的沙礫一般。當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完成了徹悟的目標,最終它將期盼能夠服務他人,伸出象徵性的手去幫助任何一個尋求協助的個體。這些個體被稱為「憂傷的弟兄姊妹」,來自廣大的無垠造物,他們會前往憂傷召喚之處,因懷抱服務的渴望而相聚。
    提問者:他們有多少人目前投生於地球?
    RA:我是Ra。由於地球迫切需要提升其振動以完成收成,目前大量的個體誕生於此,數量接近六千五百萬人,這只是近似值。
    提問者:他們是否多數來自第四密度?或者來自哪一個密度?
    RA:我是Ra。如你所稱的「流浪者」,只有少數來自第四密度,絕大部分屬於第六密度。他們對於服務的渴望,必須轉化成極致的純淨心靈、以及一種你可能會形容為「有勇無謀」的勇氣。
    這些與我們研究團隊聯繫的個體,長久以來定義自己是「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The Confederation of Planets in the Service of the Infinite Creator),Ra群體則據稱來自第六密度。此刻地球正從第三密度移動到第四密度,可見邦聯的來源超越我們的進化階段大約二或三個成長週期。邦聯當中,第六密度的Ra、第五密度的Latui、第四密度的Oxal和Hatonn等數個群體組成了「Q’uo原則」,在唐過世以後,Q’uo原則成為與我們對話的來源,而直接與Ra群體通訊則變得不可行、也不安全。Q’uo原則描述了我們目前在地球上經歷的情形:
    如今,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許多人稱呼自己為「流浪者」,他們醒覺到內在的靈性身分,一旦醒覺,內在會升起一股強烈的渴望,渴望瞭解更多、渴望找到服務他人的各種途徑、渴望逐漸適應這樣的意識狀態。這與反覆循環卻終日無明的工作、玩樂完全不同,例行的生活或許照常,但觀點已然變化,他們無法再次沉睡,一旦醒覺,終生醒覺。
    要留意的是,Q’uo並沒有將流浪者定義為「源自地球的ET」,反而認為他們是醒覺於本身的靈性存在。Q’uo所描述的「沉睡」,是一種生活狀態,指一個人在所處的文化中,以「共同實相」的行為標準來度日。沉睡時,彷彿只有物質世界是真實的,只有俗世人格的目標值得追求,如:對事業與成家的企圖心;對快樂、金錢、權力與影響力的得失心;或僅僅只是受到喜愛、融入群體。無論人們是宛如新生似地從「共同實相」中甦醒、或是某件事使其成為宗教、神話、哲學的朝聖之徒,他們都將無法再回到那個曾經沉浸其中的安樂窩。此刻踏上的這段旅程,主要發生在形而上的世界,且旅行的時間將是一生。這是一個全面性的範圍移轉,Ra群體形容它是自「空間╱時間」的物質座標移轉到「時間╱空間」的形而上座標,不管在物質世界裡有過怎麼樣的漂泊,重要的是醒覺後如何面對新的、形而上的「實相」,如此一來,這段旅程中的不適才有意義、才能自我療癒。對此,Q’uo描述:
    「流浪者」的基本定義,是一個沒有旅遊手冊的旅人,隱含著情感上或精神上的孤獨、不安,如同置身索然無味的荒漠景色一般,北風嚴冷吹打,太陽放肆曝曬,幾乎沒有人希望成為漂泊的靈魂。所有第三密度者的天性都是就地生根,守護家園,在物質世界的文化氛圍裡,「流浪」被視為離鄉背井,那些化身為地球子民的靈魂們,也就被稱為「流浪者」了。
    但,如果這段旅程如此艱難,為什麼我們選擇出發?Q’uo回應:
    你們來到這裡,是為了照亮黑暗,就這麼簡單,流浪者投生的目的只有一個:愛,就是愛。在人生的路程中,你勢必會遭遇傷害、打擊、委屈與挫敗;與多數人恰恰相反,你並非為了那些外在的現象、物質的玩物、消遣的娛樂而存在,你的起心動念都聚焦於無形的造物者,這在你所待著的世界裡,看起來有點不切實際。即使如此,你依舊可以向著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恆常前行,為祂服務。最重要的是,每一個你,每一份服務,不管平凡無奇或精采絕倫,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好比只要身體的其中一個器官無法正常運作,滔滔不絕的嘴巴就會動彈不得,在彰顯任何天賦之前,肉身必須得先維持某種程度的平衡。
    在本書中,我將述說我的故事,還有那些寫信給我的人們所描繪的流浪之旅,同時我也將分享「外星群體」(extraterrestrial group)的看法。傳說中,這些群體屬於「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接下來將簡稱它為「邦聯」。當我們看見事件本身、接著注意到路徑中的詭譎、而後思索如何與之共處,我們將找到方法,像是冥想、祈禱、奉獻與帶領,或是發掘我們在地球上的主要任務與可以付出的天賦。這是一本入門書,告訴我們如何在忙碌的俗世中活出虔誠奉獻的生命。有一些引導人們隱世獨立的書也很不錯,然而這本書不太一樣,這是一本寫給忙碌人們的「工具書」,為了應付生活基本所需或滿足心理上的需求,許多人完全投身於日復一日的公事,沒有休息的餘地。這是一本有關連結與分享的書,寫給許多已經覺醒或正在覺醒中、發現自己變成「他鄉異客」的靈魂。 希望讀者能在這本書找到真正有用的資源,可以運用在每一天的生活與奉獻。
    書中文字引用自兩個來源,第一是我所收到的信件。一九七六年以來,愛與光研究中心和Schiffer出版社發行了好幾本書,內容是由我或包含我在內的團體撰寫或通靈(channeled)而來,主題包括UFO、流浪者、通靈,以及形而上觀點研究,幾十年間,這些作品獲得許多讀者來信,我從比較近期的信件中,篩選了大約兩百位讀者,每一位讀者都同意成為這本書的資料來源,並且各自決定個人資料的揭露程度。因此,有些人出示真名、甚至網址或電子郵件,有些人則使用了別名,而多數人傾向用其他的符號代替,我便以三位數的代碼來表示。然而,無論來信者選擇如何表示身分,都是真正的人們,敘述著真實的故事。
    第二是通靈資料。我一直是邦聯的傳輸管道,迄今已二十六年 。在這本書中所引用的通靈資料,皆摘錄自愛與光研究中心冥想集會的記錄文件,幾乎都是我有意識的通靈過程(為了聯繫Ra的催眠通靈除外)。邦聯的話語對我幫助很大,在流浪者的旅途上,也強烈感受到邦聯持續不斷的支持力量,除了運用這些通靈資料,我也會將自己的想法一併寫進書裡。邦聯在傳達想法時,用字遣詞總是公正、平靜,這是我在其他外星來源幾乎沒有碰過的,可以將此分享給世人,對我而言也是一種恩惠。無論你是澈底地閱讀這本書、是像《易經》一樣用來占卜、還是跳看特別感興趣的主題,我都衷心希望這些句子能成為你安穩的倚靠,給予你力量與正面的幫助。
    若書中有些字看起來不容易懂,可以參閱書末附錄的「詞彙釋義」(Glossary),大多數讀者感到艱澀或困惑的字詞,在這裡有明確的定義。我想,在嘗試探討奧祕之際,些許不常見的詞彙反而有所助益,值得學習。
    當然,這本書也有一部分是我的故事,對於為了將生命實體的正向潛能發揮到極致而展開的地球生活,我有非常深切的感受,分享這些感受純粹是提供思考的一種可能性,而非期望任何人將其視為教條。我認為,醒覺後的流浪者如果仍試圖將自己放進物質世界的框架,處境將會十分艱難;反之,在形而上的世界裡,思想即是實相,起心動念比表象舉止更加重要,只要重新定位,內心便能平靜舒坦,輕鬆以對,順應地球生活,接著有意識地展開任務。身為流浪者,你我面前都有必須去完成的事情,都有之所以來到這裡的使命。
    前言即將結束,首篇隨之揭幕。地球正在沉睡,植物向下生根,預備春天的到來,花季總有只是未開,繽紛時節指日可待,用形而上的語言來說,我們期盼地球與人們的收成。那麼,做為一個流浪者,我們的使命是什麼?在這裡,我們呼吸,每一刻都懷抱著開放與流動的心;在這裡,我們允許無限的愛貫穿自己,進入地球。只要用愉悅的心迎接當下,我們就已完成來到這裡的主要任務,聽起來簡單,卻比我們嘗試做過的任何一件事都還要困難,那就是:成為最深處、最真實的自我,面對每個時刻,始終忠實誠摯,敞開心胸。
    祝福
    愛與光

    卡拉.魯科特
    於魔法王國(The Magic Kingdom)
    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市(Louisville, Kentucky)

  • 《流浪者手冊》完整版引言
    中文版代序 尋找真理的道途上與你同在
    前言 我是流浪者嗎?

    第1章 做為一個流浪者
    你是流浪者嗎?
    新版流浪者問卷
    流浪者指數評分
    超自然體驗
    在清醒或睡夢狀態遇見UFO
    同伴的協助
    沒有歸屬感
    這裡不是我的家!

    第2章 人我隔閡的解構
    與家庭的隔閡
    控制的課題
    身體的疾病
    目的
    心智遊戲

    第3章 良知的自責:揮之不去的痛
    自我懷疑
    驕傲與臣服
    菁英主義
    心靈致意
    絕望
    如置鐘罩
    心靈枯竭

    第4章 新時代熱潮
    基督教與流浪者
    神話
    新時代的論罪
    洗腦式的末日論點
    行星地球的收成
    蛻變
    全球心智

    第5章 能量與進化
    身體的能量系統
    性能量轉運
    輪迴轉世
    遺忘的面紗
    業力
    催化劑和經驗

    第6章 一點宇宙學
    經驗的密度
    第三密度:選擇的密度
    極性
    極化的必需品:信心
    行星的極性
    驕傲、恐懼、批判和靈性重力
    「性」的極性
    極性之外的生命

    第7章 形而上的工作
    人格的修煉
    寬恕
    重新看待自我
    情緒的淨化
    和老師一起工作

    第8章 療癒今生
    今生的課題
    與你的渴望合作
    平衡自我
    平衡冥想
    完全進入當下這一刻
    輕鬆以對

    附錄一:詞彙釋義
    附錄二:更多關於「愛與光研究中心」的資訊

  • 第一章 做為一個流浪者

    你是流浪者嗎?

    當人們來信訴說自己的故事,詢問他們是不是一個流浪者,我總是回答:「如果你好奇地走進這裡,又發覺這個問題跟自己有關,那麼你肯定是流浪者。」有些課題會隨著來信者分享的事件延伸出來,但這個基本的問題對許多人來說都很關鍵。以下有幾個例子:

    我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要失去理智了,我的世界上下顛倒,我不再關心物質層面的事情,我對於靈性生活、輪迴轉世的想法卻跟過去的信念完全不一樣!我通常不相信我所讀到的東西和我在冥想時「接收」的意念,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流浪者,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差別。我只察覺到內心充滿了憐憫、寬恕與包容,有時也為這個世界感到莫名的憂傷或喜樂,我只知道,我必須追隨這些感受。
    **
    我似乎沒有心電感應能力,也不曾通靈;我喜愛音樂、大自然和動物,對靈性事物有深刻的感受,「覺得」自己像是從另一個星球來的,但我從來也沒有遇到外星人劫持或來訪,然後信誓旦旦地對我說:「嘿,你就是流浪者!」。這又是「混淆法則」嗎?(Law of Confusion) 我沉睡了嗎?
    **
    那麼,我真正想問的是:如果一個人真的是流浪者,他要如何得知呢?或者就只是一個沒有焦點和方向的人,一輩子就這麼掙扎著?有誰曾經搞清楚過嗎?
    **
    我是流浪者嗎?我不確定,但我確實被混亂、刺耳、冷漠又失去方向的漩渦給捲進去了。
    **
    如同我在前言說過的,當你覺得自己可能是一個流浪者,你就已經是了,至少以靈性局外人的角度來看,你發現自己與周遭環境的文化有某種程度上的隔閡,因為你的興趣和動機跟大家不一樣了,俗世的人追求物質,形而上的人則尋找本質。也有一些讀者非常篤定自己的身分:

    我必須說,我非常確定自己是一個流浪者、或是一個來自其他密度的生命,我的心智╱靈性╱情感層面重生之後,就感覺到自己勢必在某些重大的事情上扮演關鍵的角色。我還不清楚我是否真的來自其他密度,但我正在整備自己,希望成為有用的資源,幫助想要有所進展的人。
    **
    我知道,我就是Ra所說的流浪者(塞爾特語稱作fey;英語稱作gleeman;印地安語稱作shaman)。無論如何,宇宙如此獨一無二,當然……最初的想法不會是用英文寫的,而那些敘述總是考驗我的語言能力。
    **
    二十五歲時,我在一所非主流、校風自由的藝術學院就讀,正值第一個學季。我察覺到自己的「身分」,寫了一首三節詩,標題為「引領光明的流浪者」(Wanderers of the Lightning Way)。我相信流浪者某種程度上是屬地的天使,只是沒有了雙翼,他們穿起肉體的軀殼,和其他人類一起待在第三密度裡。
    **
    我也想告訴你,我逐漸領悟到自己是一個流浪者。對我來說這不僅是知道而已,知道在於大腦,領悟則是在心裡。
    **

    這個段落結束之前,我想與你分享一位年少流浪者所寫的詩。「我們是流浪者嗎?」年輕的靈魂毫無疑問:

    我是流浪者
    一個在別人世界裡水土不服的永恆遊牧者
    別人知道我不是這裡的一分子
    即使我看起來像是
    我的弟兄也知道我不是一分子
    透過他們的信念,他們的雙眼
    他們看見的不是我
    就像從一面鏡子看我
    那影像不是生命
    那影像沒有心跳
    沒有穿越時空的靈魂
    所以我不是一分子
    我只是宇宙鏡中的影像
    我的弟兄持續懷抱信念尋覓
    因此我日日流浪、探奇
    為了堅持在這兒活下去
    我尋找著、我觀察著
    希望成為無人知曉的我
    成為我自己也不知曉的我
    流浪是禮物
    片刻皆祝福
    在微弱的連結中
    哪些是我不知曉的我
    我願在甜美的時刻遇見自己
    歡慶伴隨著回憶
    點燃流浪的烈焰
    在這兒輕姿搖曳
    像跑太快的旋轉木馬般
    讓人難以記起
    在那渴盼的夜晚
    經過我眼前的每一個你

    我們是流浪者,渴望獲得一種無法看到、卻感覺存在的東西。不管我們稱呼自己是外星人或地球人,靈性已被喚起,我們將在流浪中追尋根源與歸處。我們為了崇高的原則而甦醒,為了連結、服務與愛,我們尋找各種方式把這些元素帶入每一天的生活。對我們來說,努力讓生命越來越好是一件重要的事,它一點都不無聊。反之,如果選擇跟隨這個世界,生活將變得不那麼美麗,有時可能連生存都是很大的問題。

    超自然體驗
    似乎許多流浪者是透過超自然體驗或與UFO有關的體驗而逐漸覺醒。心理學大師榮格(Carl G. Jung)認為,UFO可能是集體的原型心智(archetypical mind)投射成的影像、或是原型被顯化在「真實物體」上,其中原型指的則是人格深處積累的一連串生活記憶或事件的經驗。而在我的經驗裡,某些時候我確實感受到,UFO是有形有體的。無論如何,大部分的UFO體驗,包括夢境或超自然體驗,參與其中的ET都已極化(polarized),且希望以形而上的方式幫助地球。唐曾經問:「為什麼很多流浪者在覺醒過程中都有這樣的經驗?」Ra群體回應:
    超自然事件的發生,並不是為了創造更多追尋者,而是超自然群體的振動頻率可以幫助人們連結無限智能(intelligent infinity)之道,體驗者則可以決定是否有意識地投身於服務,但這是出自人們的運作機制與自由意志,而非超自然能力使然。
    Latwii群體是邦聯之中第五密度資訊來源及Q’uo原則的發言者,提供了以下的說明:
    我們認為,你們的幻象在原子結構的振動上產生了變化,形成所謂的新時代(New Age),或稱寶瓶時代(Age of Aquarius)、愛的密度(Density of Love)。由於幻象本質的轉型,原本的「超自然體驗」現在已經越來越普遍,因為你們此刻處在愛與理解的密度之中,這個密度的本質允許實體運用心智的力量進行創造、溝通,並與環境合而為一。
    邦聯的訊息經常提到,我們早已沉浸在第四密度的第一道光,許多其他來源的訊息也有一樣的觀點,因此我相信,密度的移動並非以中樂透、肉身升天、或末世大災難的形式進行,而是一個早已開始的過程,且將持續數年、甚至幾個世紀。
    我個人認為,超自然與UFO事件有時的確能夠喚醒流浪者、啟動地球靈魂,本章接下來將有更多的討論。我想先分享幾個真實故事,主題都和超自然有關:

    我的人生充滿著「無法解釋」的事物,好比出體經驗、遙視,有時也預見了未來;還有身穿白衣的靈性甚至一對UFO出現在我的夢裡,非常逼真。
    **
    我擁有全然的覺知,我依舊是我,在某方面依舊是獨特的,但我沒有身體或固定的形式,因此我可以不受時空的限制,環顧世界的全貌,我是萬物之一,萬物也是我的投映。當我回想起廣闊的宇宙,那就像是我注視著萬物、同時也看見了虛無。即使我獨自沉思新的生命(或應該說新的困境),我仍強烈感受到那股力量,所有生命體或能量體,包含我在內,都是合一的。縱使我無法得知萬物為何,我只需要提出問題,自然就能得到應得的回應,不過,我得先努力學會問「對」的問題才行。
    **
    做為一個流浪者,心電感應、直覺、冥想、前世回溯、通靈……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很簡單,就像騎腳踏車,一旦學會就不可能忘記。在上過一些課程和自我練習之後,我逐漸適應這些能力,現在幾乎每天都會使用。
    **
    是不是有另一種靈魂轉換者或流浪者,跟UFO完全沒有緣分?我讀過一些UFO和外星夢境的故事,但我卻沒有這種經驗,雖然很可能是我想不起來了。事實上我也遇過很多所謂的「奇蹟」,像是史考堤的腫瘤變小,不治之症突然痊癒;補牙填充物變成黃金 、在恆齒脫落處又長出了新牙;或是我能清楚地看見某人的前世今生等。

    有幾個流浪者經常發生心電感應,他們也來信分享:

    四年多前,一九九五年九月,我的內心出現了一個聲音,當時我正在工作室繪圖,一個多禮拜後,它也開始在我冥想時出現,聽起來不是英文,比較接近亞洲語系。過了幾個月,我決定錄下這個聲音,拿到一所大學去,看看有沒有人能告訴我它是什麼語言,但我所拜訪的中文教授和日文教授,都無法判定它是中文或日文。這個聲音總是在我冥想和繪圖時出現,日復一日地持續著,或許它真的來自某個前世,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的感受是很自在的;或許它會一直這樣下去,我沒頭緒也不要緊。我只是很好奇,它會不會是一個我不懂得欣賞的禮物?如果是的話,我該怎麼做好讓自己看懂它?
    **
    我在大學二年級時有一個很特別的經驗。我習慣在深夜閱讀《聖經》,同時在筆記本寫下我的想法。某天晚上讀到一半,我突然變得好睏,眼睛怎麼張都張不開。印象中,我的手還是握著筆,就在快要睡著的那一瞬間,我醒過來,手開始像打字機一樣,在筆記本迅速地寫下腦中閃過的話,而我只是看著它發生。執筆的人用引號和刪節號來標示斷句,寫出了:「……我必須堅持,才能向你展現你的過往……我們一起持續的前進……」,彷彿在對我說:「不要放棄。」
    **
    我有四隻小貓和一隻小狗,我常常對著牠們說話,有時候講出聲音、有時候只是影像式的訊息。有趣的是,牠們有時會坐在地下室的門後,而我會去開門讓牠們上樓。如果家裡來了客人,看到我這麼做,就會問我到底如何知道貓正在地下室等門,我總是回答:「牠跟我說的。」但實際上,貓咪沒有發出叫聲,甚至沒有抓門。用人類的腦袋想,恐怕會覺得很奇怪,即使動物們是用影像來對話,我竟然也能聽見牠們。
    另外一種超自然體驗則是預見未來:
    我也能看到所謂「清楚的異象」,我的確可以預見未來或感應未來,大部分透過影像或振動,那是一種「我就是知道」的感覺。我沒有很拿手,原本也一直不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是我的伴侶不斷旁敲側擊,要我回想過程跟其中的資訊,他比我更快發現這件事情。現在我已經瞭解這份力量,也不斷幫助它繼續成長。
    **
    我擁有遠眺的天賦,我在夢裡看見的重大事件,很快就會在現實中發生。換句話說,我能夠預示未來,因為在我身邊的每件事,結局我早已知。
    某一些超自然體驗和光有關:
    我經常講授新時代相關的課程,也接觸到某些深入的議題。故事發生於一九六○年代晚期,我的房間出現了一個直徑大約四到五吋的圓形光點,它從地上飛到天花板,然後再飛往四周的牆。我原先以為外頭有人在使用手電筒,出去查看卻發現沒有任何人,也找不到任何光源。這個光點環繞我所坐的椅子,還有牆面上的畫,我望著它,心想:「好奇怪,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光。」結果它跑來坐在我的肩膀,突然鑽了進去,接著出現一個像是從電影《第三類接觸》(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 跑出來的「生物」,更匪夷所思的是,我被帶到外太空的一個透明泡泡裡,在泡泡的正中央,視線完全不受遮蔽,我看到太陽系的誕生,看到生命體的出現,看到整個太陽系造物的過程;我還看見了生命原力(life force),而祂也微笑注視著我。
    **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不停尋找這些事情的涵義。簡單地說,我有過三次特別的經驗:
    1. 七歲時,我跑進一個黑暗的穀倉。突然間我停了下來,發現自己站在一道白色光束之中,身體被它完全包覆,心裡強烈地感受到,我不屬於這裡,我的家人也不是我真正的家人。
    2. 十五歲時,我和另外兩個人在教堂大廳聊到了未來,我突然說:「我想在教堂工作。」事實上,我從沒這樣想過,也不真的想要這麼做,會說出這句話是很沒道理的。但當我脫口而出的時候,一顆大小跟壘球差不多、質地輕柔的白色光球從我的胸口升起,大約是我水平視線一吋的距離,它緩慢地暈開,再如煙火般消散,雖然它就發生在眼前,另外兩個人卻都沒有看見。
    3. 四十六歲時,因為想見葛培理(Billy Graham)牧師一面,我參加了他的布道大會。我遠離人潮,獨自在體育場的高處觀看著,當葛培理開始講道,我發現自己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接著我的胸口又升起一顆非常明亮的金色光球,上頭還有些不知名的記號。它跟三十一年前出現的那顆白色光球一樣大,也一樣慢慢地暈開,再度從我眼前消散。
    **
    我大約在三年前「醒來」。那時,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外頭的天空突然朝著我開展,出現一道明亮的光,所有事物一覽無遺。這是個奇特的經驗,儘管不太記得細節,我卻因此更明白自己是誰、源自何處,也漸漸瞭解我來到這裡的任務。我「真正」的身體是一個光體,它能和我心電感應,或直接與我合而為一。我曾利用它在星際之間移動、返回母星,有好幾次我還搭上母星的其中一艘太空船。
    **
    另外一種超自然體驗,是收到某種類型的生命體所發出的訊息。可能是來自其他世界、也可能來自我們內在某個特別的地方:
    一個多月前,我在擺設客廳的書架時,注意到一本名為《塞多納星際種子》(Sedona Starseed)的書,而後我抬頭仰望天空,「閱讀」天狼星(Sirius)帶來的禮物。這份禮物是與自身覺知有關的訊息,提醒我並非來自地球,這顆恆星可能才是我的家鄉。閱讀之際,我清楚收到一群生命體以心電感應的方式說:「我們沒有忘記你。」可想而知,聽見這句話的我頓時大哭,各種情緒蜂擁而至,從悲痛到驚喜、再到強烈的哀傷,甚至對於曾被遺棄感到憤怒。當我擁有這份覺知,日常的生活逐漸變得更加醒覺、更有意識。這份意識像大海一般,充滿許多生命體,我稱之為我的靈性家族(spiritual family)。
    **
    從我開始擁有自己的高靈導師,至今超過二十五年了,因為某些顯著的氛圍,我從未提起這件事,但就個人狀態而言,我已經達到無所畏懼的境界。我認為:與我自身特質最相符的理念大概就屬賽斯(Seth)和Ra;但你也明白,所謂的「我們認為」,也僅是滄海一粟。我曾多次遇見ET,他們之中大多數都非常先進,一部分和我們的等級相近,也和人類一樣,總有某些ET,感覺不懷好意。
    **
    三年前吧,一個聲音喚醒我:「早!你今天將會閱讀某本書喔!」我嚇了很大一跳,但這個聲音充滿愉悅的熱情,於是我回應:「早,但我不喜歡閱讀,我有閱讀障礙,大學課業就已經夠難了。」這聲音回應我:「你不再有閱讀障礙了,我們將引領你走向你需要的書,只要跟隨它即可。」我同意了,而後我來到一間叫做「菩提樹」(Bodhi Tree)的靈性書店,走向關於通靈、UFO、死後生命的主題書區,我的手好像有自己的想法,離開書店的時候帶了一本《被光擁抱》(Embraced by the Light)和一本《巴夏》(Bashar)。最令我驚訝的是,我在短短的週末就火速看完這兩本書,而且還覺得不夠!後來我便繼續被引領到更多我需要的資料面前了。
    **
    我本來在床上,身體正放鬆的時候,突然間頭頂出現一股壓力,越來越重,大腦好像要爆炸了,該不會就這樣死掉?然而在響亮的爆裂聲出現的一瞬間,我感覺到我的靈魂離開了身體,接著有一股暖流灌進我的頭頂,直到滿溢為止。這是一股無法言喻的愛,讓我與宇宙合一,頭頂像是裝上了非常大的漏斗,讓我能夠接收造物者所知的一切事物,讓我能夠回答任何關於上帝或任何人想要知道的問題。感受大約維持了一分鐘,還有某種振動與電場圍繞著我幾天,愛則一直都在。第二天早上我出門散步,周圍的風景與所有事物似乎都很新鮮有趣,就像個度假的旅人。這非常奇怪,我變得不一樣了,像是有兩個我在一個身體裡頭,我不再是昨晚之前的我,只是過往的所有記憶完整地存在我的腦海中。事件過後不久,我回想起多年前的一場車禍,就在靈魂將要離開身體的當下,相同的爆裂聲也曾出現過,它說,我的時間還沒到,我將會接受召喚,在未來的某刻完成目標。當時澆灌我的,仍是滿溢的愛,我想知道誰在對我說話,一個名字跑出來:「Oriaha」,為了讓我更清楚這些事件發生的意涵,Oriaha要我去找《一億ET》這本書。我一下子就找到它,也很喜歡它的內容,但我著實經歷了一段艱難的過程,試圖適應「我不再是原來的金姆(Kim)」,我已經成為另一個靈魂,只是保有金姆的記憶與特質,這樣才不會引人側目;後來,雖然我的個性還是逐漸改變,每個人也都注意到我的改變,但幸好不至於驚動他們。事實上,他們似乎更喜歡新的我,我變得更內斂、更放鬆,但在與人的對話之中,卻能適時表現出深刻的一面。
    **
    布萊恩(Brian)帶我到山中的某處,那裡由岩石繞成圓圈,看起來像一座自然形成的露天劇場。夜空清澈,聽得見蟋蟀對唱,我們坐在岩石上,突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出來一個說話的聲音,我們前方的一顆巨大岩石開始發光,蟋蟀靜默下來,倒是岩石一邊振動,還伴隨著怪異的嗡嗡作響,接著我發現,是Voltar的聲音:「尋找你自己的實相,而非我的實相。」Voltar告訴我們,布萊恩必須回到正常的生活,才能實現他被賦予的任務,這就是屬於我們的實相。後來我只記得,我和布萊恩開車下山,回到家裡。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被遺忘的那幾個小時發生了什麼事,也許等(星際)孩子們回來,Voltar就會告訴我了吧。

    有些流浪者會寫下關於出體經驗的故事:

    一九八六年的一次出體經驗,撼動了我對世界本質的認知基礎。過去我對神不置可否,但現在我堅定地信仰上帝,也明白我們是永恆的存在。上帝用與祂同等的質量創造了我們,也就是說,我們都是上帝的一部分。事實上,在開悟的狀態中,我們擁有與上帝相同的創造力,也與上帝同樣擁有永恆的生命,當然,這是上帝送給我們最棒的一份禮物。
    **
    在我快要滿二十歲的時候,有一陣子每天晚上睡著沒多久,就會被某種興奮、極速的感覺包圍,彷彿正在以每秒百萬英里的速度移動。我盡可能緊抓住床,雖然身體幾乎麻痺;就算試著大聲尖叫,也完全無法發出聲音。這感受很刺激、很美好,只是我不喜歡無法控制的事情;有時候,房間還會出現怪異的光線,但當我可以發出聲音的時候,它就會消失不見。
    **
    從小到大,我「出體」過很多次,每個晚上我都會進行一趟奇幻的旅行。我曾做過一個很清晰的夢,我們一群人在田野中排成圓圈、緩緩升高。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起雞皮疙瘩,耳邊還是能聽見當時一起唱的歌,難以忘懷。
    **
    不管是出體還是碰到UFO,從小我就累積了很多這方面的超自然體驗,我的人生大半都被未知的恐懼籠罩著,一年半前我豁出去了,我選擇相信自己曾被外星人綁架過。我始終在靈性道路上堅定地走著,也一直很想知道:這些事物是怎麼運作的?除了外星人還有什麼?他們又是如何配合所有計畫的呢?為了獲得解答,我真心的祈禱,雖然我連該向誰祈禱都不知道。一九九四年一月,有個人帶著Ra資料卷一到卷四 來到我們的社區,整個小鎮他把書只交給了我,可見他是被導引到這兒來的。我在資料中找到自己,所有儲存在我腦袋的東西都寫在書裡,當我知道我不是孤單的,當我知道我有一個自己也難以置信的使命,我無法形容放下心中那塊大石的感覺有多麼輕鬆,我的恐懼消失殆盡,隨之而來的是恆常的勇氣與信心。

    結束這個段落之前,我再分享三個與身體有關的超自然現象:

    應該是青春期的時候,我的身體出現了奇怪的印記,從臀部頂端垂直向下延伸至兩邊,腿部的正面也有一些,寬度大約八分之一至四分之一英寸,印記之間則距離約莫半英寸,不規則的形狀,像是雨水從窗格滑下來那樣。若說是妊娠紋,通常偏粉色、寬度較大、觸碰時肌肉會有拉傷的痛覺,這些印記完全覆蓋了我的臀部,它們是白色的,一點也不像妊娠紋。
    **
    關於我手上的三角形割痕和皮膚底下的圓形隆起,這事根本像肥皂劇一樣。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我起床時發現雙手有手術後的痕跡,還有一個小硬塊在我左手背的表皮下面,手指一動,小硬塊就會跟著移位。過沒幾天它不見了,我猜它進入了「我」,兩隻手靠近大拇指的割痕也是,很快就痊癒了。
    **
    二十五歲時,我的鼻樑出現了一個小腫塊,靠近兩眼之間,非常的痛。我以為我長了大痘痘,跑去照鏡子卻驚覺,它的形狀像弦月一樣,根本不是痘子,感覺像是什麼東西卡在我的皮膚下方。就在我伸手快要碰到它的時候,它突然快閃地鑽進我的頭部!好奇怪,它彷彿是有生命似的。

    有位美麗靈魂顯化成的年紀稍長、很有活力的女士,寄給我一段引自喬治.威廉森 (George Hunt Williamson)的《另一種語言,另一個肉身》(Other Tongues, Other Flesh)裡的文字,因為她認為與她的身體記號有關:

    我們要如何分得出來誰是「流浪者」?這不是件簡單的事,但每天和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的星際同伴們,就是藉由身體的特定記號,幫助宇宙家人互相辨識。這些記號通常長得跟傷痕或奇怪的斑點很像,但它並非由外力造成,而是從一出生就有。記號的形態與排列方式敘說著記號主人的起源及相關的事件,它不完全是為了辨識功能而存在,因為飛碟上的住民仍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相認;它更重要的意涵是「記憶的鑰匙」,當擁有記號的人開始思索它的由來,「蘋果」將自動進入正確的心智框架與振動頻率,記憶的面紗就此揭開;當他們持續處在這種狀態,就有更多記憶能被回想起來。

    「蘋果」是「流浪者」的另一種稱呼,就我所知,這是喬治在一九五○年代透過無線電從疑似UFO的實體接收到的訊息,他也是第一個用這個詞形容流浪者的人。
    到目前為止,希望你慢慢相信,你的經驗並沒有那麼「不正常」!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