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少年漂流記:繁體中文全譯本首度面世
十五少年漂流記:繁體中文全譯本首度面世
  • 定  價:NT$500元
  • 優惠價:79395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法文直譯,繁體中文首度全譯本
    《環遊世界八十天》冒險姐妹作
    92幅初版原稿復刻插圖,跟著十五少年挑戰孤島生存!

    科幻冒險小說之父凡爾納挑戰荒島生存
    經典落難文學代表作
    少年版《魯賓遜漂流記》,熱血友愛版《蒼蠅王》
    紐西蘭查理曼國際學校的十四名學生計畫在暑假時乘船出航旅遊,然而船隻陰錯陽差在沒有船員,只有一名少年實習水手在船上的情況下漂出港口,經過一場暴風雨後,十五名少年漂流到一座無人荒島之上。這群少年最大的只有十四歲,最小的還不滿九歲。為了生存下去等待救援,他們展現了智慧、友誼以及勇氣,即使在險惡的環境裡,他們依然謹守著英式教育,互相看顧、友愛、自尊自重,不曾放棄希望。

    《蒼蠅王》作者威廉˙高汀:「儒勒˙凡爾納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

    重要事件:
    1902年 梁啟超首度翻譯為《十五小豪傑》並引進中國
    1974年 法國翻拍影集
    1982年 日本翻拍動畫電影
    2013年 中國、日本合作改編動畫《喵星少年漂流記》
  • 儒勒‧凡爾納Jules Gabriel Verne
    (1828.2.8~1905.3.24)
    科幻小說之父,法國小說家、劇作家、詩人,現代科幻小說的重要開創者之一。知名著作有《環遊世界八十天》、《海底兩萬裡》、《十五少年漂流記》……等。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凡爾納是世界上被翻譯的作品第二多的名家,僅次於阿嘉莎˙克莉斯蒂,位於莎士比亞之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近的統計顯示,全世界凡爾納作品的譯本已累計達4751種,他也是2011年世界上作品被翻譯次數最多法語作家。在法國,2005年被定為凡爾納年,以紀念他的百年忌辰。
  • 目錄
    一、暴風雨與甲板上的四個少年
    二、柏利安與德尼凡
    三、奧克蘭的查理曼寄宿學校
    四、探險隊
    五、小島還是大陸
    六、南十字星下的祈禱
    七、小溪上的人工河堤
    八、樹幹上的文字
    九、罹難者的地圖
    十、抵達法蘭西洞
    十一、凜冬將至
    十二、查理曼島與島主
    十三、酷寒
    十四、冬日將盡
    十五、不太寧靜的夜晚
    十六、獵海豹
    十七、杰可
    十八、六月十日的選舉
    十九、叛逆的德尼凡與克羅斯
    二十、德尼凡、克羅斯、韋博和維各斯的離別
    二十一、幻境般的夜晚
    二十二、團結
    二十三、柏利安的計畫。
    二十四、試飛
    二十五、山洞外的爆裂聲
    二十六、伊旺的遭遇
    二十七、喬裝的遇難者
    二十八、德尼凡的犧牲
    二十九、英雄們
    三十、假期結束
  • 一、暴風雨與甲板上的四個少年

    一八六○年三月九日夜裡,天與海的漆黑交融在一起,視線僅止於踢幾下水就可游到的範圍。
    這片波濤洶湧的海面上,巨濤伴著青白的閃光肆虐,一艘幾乎沒有船帆的小船正傾力奔逃。
    這是一艘吃水一百噸的遊艇,名為「獵犬號」的雙桅縱帆船,但船尾上的名牌在一次意外(風暴或撞船)中被整片拔起,早已不見蹤影了。
    晚間十一點,時值三月上旬,以船隻所處的緯度來看,黑夜才剛開始,第一道曙光最快要在清晨五點才會展露。但黎明能否能為獵犬號驅走威脅呢?風浪是否能放過這艘羸弱的小船?是的,唯有浪濤放緩、風頭暫息,它才能逃過此劫。畢竟身處茫茫大海,遠離了任何一片能獲救的土地。
    船尾有四個男孩,一個十四歲,兩個十三歲,還有一個年少的實習水手,大約十二歲左右,是個黑人。四人都站在船舵旁齊力控制著船身,以防一個大浪把船給掀翻。這差事並不容易,勉強轉動的船舵差點沒把他們給推過護欄。更不用說午夜前的那波大浪,船舵沒被捲走還真是個奇蹟。
    被推倒的少年們趕緊站起身。
    「柏利安,船舵還能用嗎?」其中一人問道。
    「沒問題,柯爾登。」柏利安冷靜地站定後,又轉頭對另一個人說:
    「德尼凡,你站穩了,別鬆手!……這船上不只有我們而已!」
    這幾句話是用英語說的,但只要聽口音就會知道柏利安是個法國人。
    接著,他又轉向實習水手:
    「莫可,你沒受傷吧?」
    「柏利安先生,我很好。」實習水手回答,「但我們一定要頂著浪頭前進,否則一定會被捲進浪裡。」
    這時,通往艙房的船艙蓋突然開了。兩個小腦袋探出甲板,後頭還跟了隻汪汪叫的小狗。
    一個九歲的孩子大叫:「柏利安?……柏利安?……怎麼回事?」
    「沒事,艾弗森,沒事!」柏利安回應,「帶著多樂進去裡面好嗎?快點!」
    「可是,我們好害怕!」另一個看上去年紀更小的孩子也說話了。
    「其他人也都害怕嗎?……」德尼凡問。
    「對!其他人也害怕!」多樂回話。
    「別這樣,快進去!」柏利安又說,「門關好,躲進被子裡,把眼睛閉上,這樣就不會怕了!沒什麼好怕的!」
    「小心!浪又來了!」莫可大叫。
    一道浪猛力襲打船尾,幸虧海水沒有淹上甲板,否則水就要進到船艙裡了。要是吃了太多水,船就可能因此沉入海底。
    「快點進去!不然就有你們好看!」柯爾登大吼。
    「好了,孩子們,快進去吧。」柏利安好聲好氣地重覆了一次。
    兩個小腦袋才剛縮回去,又有另一個男孩跑上了甲板:
    「柏利安,你不需要我們幫忙嗎?」
    「不用,巴克斯特,你就和克羅斯、韋博、瑟維斯、維各斯,還有其他孩子待在裡面!這裡有我們四個就夠了!」
    聽了柏利安的話後,巴克斯特回到艙房裡,從內部鎖上了門。
    但多樂剛才說了:「其他孩子也害怕!」這麼說來,這艘被狂風暴雨夾擊的船上只有孩子囉?沒錯,只有孩子!幾個人呢?算上柯爾登、柏利安、德尼凡和那個實習水手,一共十五個。他們怎麼會跑到船上來呢?待會兒就會知道了。
    船上一個成人也沒有嗎?沒有船長指揮航行?沒有水手協助處理船隻事務?暴風雨中,也沒有舵手掌舵?是的!一個也沒有!
    更糟的是,船上沒有一個人知道獵犬號在這茫茫大海中的正確方位!……那,是哪一片海域呢?是最寬、最廣的那一片!這一片太平洋,從澳洲和紐西蘭,直到南非的近岸區為止,寬達八千公里。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船員們全都在某個船難中喪生了嗎?還是馬來西亞的海盜擄走了他們,只留下一幫最大也不過十四歲的小毛頭自生自滅?這樣一艘吃水百噸的船,最少也需要一名船長、一名大副、五到六個水手,就算沒有這麼多,至少也該有個可以駕駛船的船員吧,結果竟然只剩一個實習水手!……這艘船究竟是從哪來的?從澳洲某個海域或是大洋洲上某個群島嗎?它在海上漂泊多久了?要開往何方呢?這些問題是任何看見獵犬號的船長都會問的,孩子們也想必都答得出來吧。但放眼望去,海面上不見任何船影,在這片航線交錯的大洋中,沒有正好路過的越大西洋航船、沒有遠從歐洲或美洲啟航,準備前往太平洋各港口數以百計的蒸氣船或掛帆商船。就算有吧,它們那強而有力的機器或大帆,在這狂風暴雨之中,也是自救不暇,這艘小遊艇只得如風中殘燭在湧浪間掙扎。
    此時,身在船上的柏利安和其他同伴正用盡全力避免船隻傾側。
    「怎麼辦才好!」德尼凡驚慌失措。
    「看著辦,盡全力就是了,老天保佑!」柏利安回應。
    少年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其實這種情況就連大力士也要祈求上蒼保佑。
    暴風雨現在是愈發兇猛,水手們形容這是「急風迅雷」真是一點也沒錯,風正如雷霹般襲向獵犬號。除此之外,四十八小時前,船的主桅桿在離甲板四英尺高的地方斷了,如今搖搖欲墜的船桅上無法升掛船帆,要掌握航向就更是難上加難。還有被橫支桿撐起的前帆,雖然還算可用,但隨時有倒下的危險。前方支索上的三角帆早已支離破碎,「啪嗒」的聲響就像槍枝開火。整艘船就只剩前帆了,但因為男孩們無力收帆,面積過大的帆吃風過多也有撕裂的風險。要是連前帆也破了,船將無法順風而行,大浪一來,將會從側面捲起船身,帶著上頭的乘客一起傾覆,一起墜入無底深淵。
    航行至今,視線可及之處沒有任何島嶼,東方也沒有任何陸地的痕跡!這種情況下,靠岸固然可怕,但相較之下,這片鬼魅般的茫茫大海更令孩子們感到恐懼。儘管面對的是淺灘、暗礁、一波波翻滾的海濤和接連不斷拍擊岩石的碎浪,比起腳下這片空虛的水域,海岸對他們來說是希望,是能讓他們腳踏實地的土!
    因此,他們張大了眼尋找那指引方向的火光……
    但暗夜裡一絲微光也沒有。
    大約半夜一點,一陣巨大的聲響壓過狂風怒吼。
    「前帆的桅桿斷了!」德尼凡大喊。
    「不,是前帆的帆緣索!」實習水手說。
    「得把它拆下來。柯爾登,你和德尼凡留在這裡掌舵。莫可,你來幫我!」柏利安說。
    相較於身為實習水手的莫可,柏利安的航海知識也不差,畢竟從歐洲到大洋洲的這段航程間還夾著大西洋和太平洋呢,一路下來他也逐漸熟悉了操縱船隻的方法。這正是其他對海一無所知的男孩讓他和莫可一起指揮航行的原因。
    柏利安和實習水手沒兩下就衝到船頭了。他們必須趕緊扯掉前帆,否則要是導致船身傾斜,海水灌進船身,那可就麻煩了。除非砍了前帆桅桿,或是帆索斷裂,船才有救。但這些孩子要怎麼做到呢?
    柏利安和莫可想出了一個妙計,目標是在暴風肆虐期間盡量維持帆的面積,為此,他們決定鬆開橫桅的帆索,把帆的高度降到四、五英尺高,接著又用小刀把破損的部分切斷,再將下端固定在前方擋板的繫索栓上。兩個勇敢的少年好幾次都差點被浪給捲走。
    雖然只是一片小帆,但船將得以在既定的航道上前行,而且就算如此,船速還是幾乎跟魚雷艇一樣快。重要的是,這速度使得他們能追上浪頭,避免被浪淹沒。
     完成這項任務後,柏利安和莫可又回到船尾協助柯爾登和德尼凡。
    通往船艙的門這時又開了。探出頭的是小柏利安三歲的弟弟,杰可。
    哥哥開口問道:「杰可,你要做什麼?」
    「快來!快來!裡面進水了!」杰可說。
    「不會吧!」柏利安大喊,同時三步併作兩步往艙裡去。一盞昏暗的燈左搖右晃,微光中看得出裡頭約有十幾個孩子因為害怕而緊縮在沙發或小床上。
    「沒事的!不怕!我們都在! 」柏利安一走進來就先安撫了孩子們。
    接著,他提起煤油燈照向地板,果然看見地上流滿了海水。
    這些水是從哪來的呢?是哪裡漏水了嗎?看來似乎是如此。
    主廳的前方是船長室,接著是餐廳和船員值勤室。
    柏利安仔細檢查了這些廳室,判斷不是漏水,也不是水淹過了吃水線,只是剛才的浪帶來大量的海水,從沒有關好的船艙蓋流進艙內而已,沒有任何危險。 
    在回到主廳安撫了孩子們後,他才放心了些,再次回到舵旁指揮船隻。這艘船本身就造得堅固,加上近期才鍍上一層銅板,理應抵擋得了海水與浪的襲擊。
    凌晨一點,狂風大作,夜色因為厚重的雲層顯得更濃了,船被海水包圍,彷彿航行在海面之下。海燕的鳴叫劃破天際,牠們的現身是否代表陸地不遠了?非也,牠們的身影直到離岸幾百英里之外都還可見。這些海鳥就和這艘小船一樣無力抵抗,只能隨風漂流,更沒有任何外力可以減緩前進的速度。
    一小時後,船頭又傳來撕裂聲,就連僅剩的前帆也破了,帆布條有如巨大的海鷗在空中亂舞。
    「帆全沒了,」德尼凡大叫,「也沒有其他的帆可以換了!」
    「沒差!」柏利安說,「只要速度不減就行!」
    「說這什麼話!你要是這樣指揮……」德尼凡又說。
    「小心後頭的浪!抓穩了,別被浪給捲走了……」莫可說。
    話還沒說完,一波大浪翻上了船尾的甲板,柏利安、德尼凡和柯爾登被浪推到船艙蓋邊,三人都趕緊伸手扣住艙蓋。但實習水手卻在大浪橫掃過後和幾艘救生艇,包括兩艘平底船和一艘輕艇一起消失了。除此之外,還有幾根備用桅桿和羅盤座也都不見了。這些東西不是應該收進艙房裡的嗎?好在一部分的甲板也被浪給沖走,水才能在短時間內排出,船也才不會因為承載過量的海水而沉沒。
    「莫可!莫可!」柏利安一喘過氣便大喊。
    「該不會是被捲進海裡了?」德尼凡說。
    柯爾登俯身查看後說:「沒有!沒看到他……也沒聽到他的聲音!」
    「趕快救他……綁個救生圈丟下去!」柏利安下令。
    在大家沉默的幾秒鐘內,有個聲音傳來。
    「莫可?莫可?」
    「救我!救我!」實習水手大喊。
    「聲音不是從海面傳來的,是前面!」柯爾登說。
    「我去救他!」柏利安馬上動身。
    莫可趴在溼滑的甲板上,小心翼翼避著繩索鬆動的桅桿。
    喊叫聲又一次傳來,但在那之後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同一時間,柏利安用盡力氣趕到了前方的艙門。
    他大聲呼叫……
    沒有任何回應。
    難道他在剛才那聲呼叫後被浪捲入海裡了嗎?要真是如此,那這可憐的孩子應該已經離船很遠了,畢竟現在的船速不是浪能追得上的。要真是如此,那他就注定要迷失在這大海之中了……
    不!一絲微弱的聲音又傳到柏利安的耳中。柏利安一聽,趕緊衝到插著船首斜桅的起錨機旁,伸手碰到了正拼命掙扎的軀體……
    是他,實習水手就夾在欄杆與船頭間的細縫中,一條繩索繞住了他的脖頸,越是掙扎,束得越緊。應該是這條繩索在大浪捲起時拉住了他,現在反而要因此窒息而死嗎?
    柏利安抽出了小刀,費盡一番功夫割斷了纏住他的繩子後,將他帶到了船尾。莫可在恢復了一點力氣後開口致謝:
    「柏利安先生,謝謝你,謝謝!」
    接著,他回到原本的崗位掌舵,四個少年重新振作,繼續與天一般高的浪搏擊。然而,事情並不如柏利安所想順利,沒有了前帆的船,速度終究緩了下來,這麼一來,比船速還快的浪便能輕易追上他們並撲上船身。還能做些什麼呢?他們不可能再升起任何一小片帆了。
    當時是南半球的三月,也就是北半球的七月,黑夜已不算長。凌晨四點,第一道曙光再過不久就會從東方升起,照向這一片獵犬號遭受風雨襲擊的海面。或許待到天亮,狂風便會收斂一些?又或許,孩子們將會看到某塊陸地,他們的命運也會在幾分鐘內出現轉機?等等吧,當黎明從天空那頭降臨時,我們就會知道答案了。
    四點半左右,晨光緩緩伸出海面,逐漸延伸到了天頂。只可惜霧靄深鎖,視線所及之處大約只有四百公尺。頂上的雲快速流竄,暴風雨絲毫沒有趨緩,浪濤翻滾,海沫漫天。這艘船一會兒被抬到浪頂,一會兒又沉入浪底,翻來轉去好幾次都差點傾覆。
    四個男孩注視著狂風駭浪,心想,獵犬號是不可能撐過這一天的,要是風雨再不停歇,大浪終究會掀開艙蓋,而他們就只能航向絕望了。
    這時,莫可突然大喊:
    「是陸地,陸地!」
    透過濃霧的間隙,實習水手似乎在東方的海面上看見了海岸線。會不會是看錯了?那條模糊的輪廓和天邊翻騰的朝雲簡直沒有兩樣,很容易混淆。
    「陸地?」柏地安回問。
    「沒錯……是陸地……你看東邊!」莫可一邊指向被漫天霧氣遮蓋的地平線。
    「你確定沒看錯?」德尼凡又問。
    「絕對沒錯!絕對沒錯!我非常肯定!」實習水手回答,「要是這團霧能再散開些……你們看……就在那裡……前帆桅桿右邊的方向……快看!快看!」這時,海面上的霧氣正逐漸上升,露出了一段空隙。沒多久,船上的人已經可以看清幾海里外的景致了。
    「沒看錯!……是陸地!真的是陸地!」柏利安叫出聲來。
    「而且是個低地!」柯爾登觀察了海岸後也補了一句。
    現在,陸地的存在已經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了。距離他們五、六英里的海平面上出現了一片不知是大洲或小島的陸地。獵犬號還被狂風推著前行,根據當下的風向,不出一小時,他們就會抵達那片陸地了。要考慮的是,要是在抵岸之前撞上了沿岸的暗礁,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但少年們可不想考慮那麼多。這片意外得來的土地是他們眼裡唯一的避風港。
    風勢仍然持續增強。獵犬號就像根羽毛被吹向岸邊。這一道海岸看上去就像在白布般的天空中畫上一條黑線。畫布的背景是高度約在一百五十到二百英尺間的懸崖,懸崖之下一片淺黃的沙灘被看似自內陸森林延伸出來的林木包圍。
    啊!要是獵犬號能在不觸及任何暗礁的情況下登上這片沙岸,要是能有一處河口做為避風港,也許少年們就能平安渡過這場劫難!
    船仍然全速朝海岸前進,柏利安讓德尼凡、柯爾登和莫可留在後頭掌舵,自己則走到船頭觀察那片離一行人越來越近的陸地,但看了許久仍然沒找到適合停泊船隻的地方。陸地上不見任何河口與河道,甚至是一片沙地也沒有,根本不可能輕易靠岸。
    實際上,沙灘外列了一排礁岩,黑色的礁岩在濺起的浪花間忽隱忽現。看這景況,哪怕輕輕一撞,獵犬號也會立即粉身碎骨。
    柏利安見此況,認為應該在船隻擱淺前把大家集合到甲板上來,於是打開了艙門大喊:
    「所有的人都上來!」
    狗一聽馬上衝了出來,接著十幾個孩子也先後爬出了艙門。幾個年紀較小的孩子在看到淺水處濺起的大浪時,嚇得大呼小叫。
    將近六點時,船來到了第一道礁石邊。
    「抓緊了!抓緊了!」柏利安大聲喊著。說話的同時,衣服也脫了一半,準備好隨時搭救被激浪晃下海的人,他知道,船撞上礁石是遲早的事。
    突然間,獵犬號遭到第一次撞擊,是從船尾撞上的,雖然整個船身都因此劇烈搖晃,但海水並沒有灌進來。
    第二排浪緊接而來,船因此被推進了五十尺,還正巧避開了那一帶岩石尖銳的棱角。船現在是左傾著,卡在退去的滾滾浪花間。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