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應黑貓宅配春節服務內容調整通知,1/31~2/20暫停當日宅配服務。此期間包裹之寄送無法保證隔日送達,不便之處請見諒,感謝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慾望道場
慾望道場
  • 系列名:印刻文學
  • ISBN13:9789863872269
  • ISBN9:986387226
  • 出版社: 印刻
  • 作者:朱國珍
  • 裝訂/頁數:平裝/360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3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01/01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短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五濁惡世,慾望來來去去,人間修行,處處道場

    林榮三文學獎新詩 散文雙得主 朱國珍 最新作品集

    《慾望道場》展現出新聞人朱國珍深刻的關心,她曾經把最美好的青春時光奉獻給電視台,因為摯愛,更顯殘酷,小說家朱國珍再現螢光幕後的真實時,不吝於傷害最親近的媒體人,將嚴肅的論述轉化成慾望橫流、殘酷殺戮、孤獨無依的一則則故事,開創她寫實文體的突破。──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主任

    對愛的執著或灑脫、對權力及地位的追求、對親情的渴望,
    諸多慾望面相,如同修練道場般……

    一具半裸女屍,驚動整座島嶼,大家都在問,到底是誰殺了女主播?
    熟年女人,受愛情折磨,問愛情啥小?柔軟心還能繼續……
    天災造成人禍,卻是建商「夢想大郡」粉碎小家庭幸福夢。
    高富帥的戀屍狂(愛),善良與煽情之間,計較的是什麼?
    汽車旅館不再春情蕩漾,它是移動的家,邊緣人的短暫居所。
    男人性慾寄託在「威剛」,極樂世界卻是短暫的化學作用。

    慾望,不需理由,也不需計畫,而是一種氛圍。
    一場又一場直抵人類七情六慾的探索,
    一針見血,直觸人心!

  • 朱國珍

    清華大學中語系畢業,東華大學藝術碩士。作品《中央社區》、《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三天》、《夜夜要喝長島冰茶的女人》。曾連續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首獎、創下史無前例跨文類雙首獎記錄。2013「拍台北」電影劇本獎首獎,2013《亞洲週刊》十大華文小說。大學講師、專欄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 序 

    因為摯愛,更顯殘酷
    《慾望道場》的批判與超越
    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主任)

    第一次讀朱國珍的長篇小說《三天》,是在民國一百年的初夏,她以魔幻的手法,寫一個男孩參加完跨年晚會後,在街頭遭遇暴力攻擊,顱內出血,彌留之際,靈魂在三天內回家尋找出走的母親,尋覓匱乏的愛,也揭露了母親追尋自我的艱辛歷程,傷痛內斂,以童真的語氣撞擊殘酷的成人世界。
    二年後,朱國珍又推出另一個長篇《中央社區》,講述一個害羞的空姐,一個溫暖的公車司機,兩個家族流離的身世,兩顆孤獨心靈經歷漫長的交錯與交會,終究浪漫相會。全書迴響著艾略特(T. S. Eliot)的詩句:「一切探索的終點/終將帶我們回到原點/重新認識這個地方」。在這部備受好評的作品中,文藻典雅,抒情深刻,是孤獨者的詩篇。
    捧讀《慾望道場》時,不免駭駭然,這三本小說主題迥異,語言丕變,朱國珍顯然不滿足於特定的風格,試圖在文字的汪洋大海中,依照不同的體旨,嘗試各種式樣的文體,形式的趣味就成為這本看似接近偵探、商戰與寫實的眾生相小說集,別有趣味之處。尤其同名作的中篇〈慾望道場〉,以立法院長媳婦的女主播凶殺案,貫穿台灣媒體的商品化與政商勾結醜態,重擊了原本聲名狼籍的電視媒體。
    朱國珍曾經任職無線電視台,擔任新聞部記者、新聞主播、節目主持人,第一手見證商業電視台的運作邏輯。在她新近的散文〈詩與綠手指〉中就說了一件怪事,放在電視台辦公室的「星點木」盆栽,在三天休假後,竟然發現矮了一截,繁茂的枝葉遭橫刀剪去,主人不免產生聯想:「那時候辦公室裡競爭激烈,有人說植物生長好表示風水旺,也許因為如此,有人蓄意破壞我桌上的盆栽。」植栽猶如此,人命更輕賤?在鉤心鬥角,你爭我奪的螢光幕後,女主播命案會是宮廷鬥爭的現代企業版?朱國珍的〈慾望道場〉企圖心絕不僅止於揭露一場後宮爭寵的殘殺劇情。
    〈慾望道場〉以貼近偵探小說的筆法,讓嫌疑犯恣意描述橫流的肉慾,在在都在暗示一場集體的墮落正慢性謀殺大眾傳媒。朱國珍原本想談的媒介政治經濟弊端想必很多,經過多年刪刈旁枝,目前四萬多字篇幅中想討論的,無非早在一九四八年,Larzarsfeld & Merton就曾經提出「麻醉負功能」(the narcotizing dysfunction)一說,控訴媒體不斷提供重複而膚淺的資訊,告知社會大眾社會中存在的威脅,也同時使市民麻木,而對公共事務不再關切。在商業電視台出現後,法國的社會學大師Pierre Bourdieu的《論電視》一書,也直指源於政治、經濟結構在幕後控制與審查言論,電視台更由於強調影像、獨家、戲劇性與收視率,因此愈來愈與闡述公共事務的主題背離,忽略市民行使民主權利所需的確切資訊,大量報導腥羶、暴力的社會新聞。在朱國珍筆下,女檢座辦案,讓電視台描述為一場「美豔高挑女檢察官,天生麗質超能第六感」的連續劇情節,實則牽涉的不僅僅是女主播間的殊死戰,更包含了見證製造假新聞的友台主管、置入性行銷的大企業、涉及軍購案疑雲的軍官、擅長業配的經理乃至於網紅主播也來攪局,更讓媒體的光怪陸離和命案攪在一起,難分難解。
    朱國珍在〈慾望道場〉中讓情節愈發展愈荒謬,殺人疑犯從競爭對手、緋聞對象到政黨高層,一路演變成外星人與大狼狗。小說中,一位資深的新聞工作者引用美國專欄作家李普曼說過的格言:「媒體的最高任務是說出真相,使魔鬼無所遁形。」進而感嘆:「但是當媒體自己成為獵物,還能相信誰會說出真相?」
    媒體不僅僅扭曲真相,甚至已經成為戲劇節目,在另一個短篇〈新聞電影〉中,一個失憶肉彈的尋人新聞報導,可以擠進當天全國有線電視節目排行前三名,究竟是真失憶?還是酒家小姐來扮演失蹤人口?觀眾幾乎無從判斷。朱國珍冷冷地自問自答:

    新聞電影教會我們什麼?
    在真相與謊言之間,缺乏一個臨危不亂的司儀,因此沒有人可以把劇情說個分明!凌亂的場景,荒謬的對白,錯置的環境,虛妄的人性,並非考驗導演的功力,而是挑戰觀眾的智慧,只可惜古今中外始終沒有歌頌「最佳閱聽人」的殊榮嘉勉,民智無法獲得證明,這個世界也只有無奈地任其混沌下去。

    當小說家化身為說書人,提醒「閱聽人」罪不在記者或主播,真正影響媒體言論環境的是政府、企業、媒體組織等一系列的權力機制,使媒體內容一片混沌。所以當我們沾沾自喜於窺密、自由、激情的媒體內容,在號稱充分自由與競爭的媒體環境中,其實各電視台新聞的內容卻愈來愈單一化,新聞工作者順從於相同的限制,舉辦類似的民意調查,接受同一批廣告客戶,像鏡子遊戲般,一個事件會在相互反射的同時,出現在每一面鏡子上,媒體互相解讀,也彼此為對方加上鎖鍊,製造出一個巨大的禁區效果,也成為一個各方角力的「慾望道場」。
       《慾望道場》展現出新聞人朱國珍深刻的關心,她曾經把最美好的青春時光奉獻給電視台,因為摯愛,更顯殘酷,小說家朱國珍再現螢光幕後的真實時,不吝於傷害最親近的媒體人,將嚴肅的論述轉化成慾望橫流、殘酷殺戮、孤獨無依的一則則故事,開創她寫實文體的突破,餘韻少了些,殘忍多了些,令人戰慄。

  • 推薦序
    因為摯愛,所以殘酷/須文蔚

    首篇 慾望道場


    根據心理學家馬斯洛的人類激勵理論,慾望之產生源於五大需求:

    生理需求:教一分鐘親一下,做愛做的菜。
    女表妹
    愛情三小
    新聞電影
    親親小花帽

    安全需求:孤寂抱怨我將它縫在口袋裡。
    夢想大郡
    視覺
    巨大的孤寂
    平淡生活

    社交需求:我是一個善良的瘋子。
    賓館之夜
    戀屍狂(愛)
    幸福是一種酖溺
    短暫的情書

    尊重需求:百科全書裡從來沒有為「真理」下定義。
    汽車旅館
    位置
    失去杏仁核
    死有輕於鴻毛

    自我實現需求:請記得我的好。請原諒我。
    春藥
    美到這裡為止
    王正義

    後記 小說是我的萬古黴素
    附錄

  • 首篇 慾望道場
    潔白的胴體
    昨晚七夕情人節,農曆鬼月,持續好幾天逼近攝氏四十度高溫,深夜驟降一場雷陣雨,活活澆熄被炒作的摩鐵熱情,卻無法降低城市裡無處可逃的躁鬱。天亮之後,熾熱的光曬,穿透窗簾背面過期膠化的遮光布,瀰漫碎裂的縫隙,編織著迷路地圖。情人們紛紛甦醒,在一張張修練情愛的雙人床上,展演輪迴或出離的慾望道場。
    清晨,一尊女體,裸背,橫躺於陋巷。
    死者臉部朝下,一條天藍雪紡紗短裙墜落於膝蓋處,內褲完整,但是上衣掀開,裸露的背脊膚色如奶白皙,彷彿仍能釋放乳香。纖細的腰圍,是藝術家追求的曲線,大雨沖刷所有灰塵,沖不走意淫,濕漉漉的潮氣,彷彿正在蒸發尋歡過後的體液。女體最迷人的部位是小腿,幾乎沒有半點贅肉,纖細的線條,延展到左腳底,腳趾尖懸空勾住一隻高跟鞋,黑色亮面錦織材質,與皮質鞋底烙印Made in Italy的英文字,透露死者生前的華麗。
    負責指揮偵辦的女檢察官,低頭凝視死者。
    「報告檢座!」
    一位年輕的員警,手裡拿著一個行動電話,造型老舊的2G手機正不停地響著童謠〈小蜜蜂〉的音樂。
    「好奇怪,命案現場發現這個行動電話,是唯一沒有被大雨淋過的證物,而且還用這個什麼年代的音樂?嗡嗡嗡,嗡嗡嗡,大家一起勤做工……」年輕帥氣的小警察說。
    小警察正沾沾自喜於獨特的音樂天賦,檢察官卻在一瞬間,抽走他手上響個不停的行動電話,冷冷看一眼:
    「怪不得我找不到我的電話,原來它掉在這裡。」
    小警察愣傻在原地,望著眼前這個偏愛穿著連身娃娃裝的女檢察官。
    「喂?」女檢察官接過電話之後,微微轉身,她的長髮遮住臉龐,只讓人看到嬌翹的鼻尖,和咀動的唇形。
    「找誰?……我就是。……什麼?我沒錢。我已經告訴你們一百遍,我是窮光蛋,掃把星,叫我投資只會把你們公司帶衰倒閉,你還想不想分年終獎金?找我是沒用的。要是你們公司有年紀介於二十五到三十歲之間的小鮮肉,心地善良,樂善好施,正派規矩,身高超過一八○,我還願意接電話聊聊。要不然,我會養小鬼把你們公司的底細全部抓出來。」
    這通推銷電話打斷女檢察官的思緒,也擾亂了第一時間抵達命案現場的靈感。法醫走向女檢察官:「她現在才剛剛出現屍斑,眼角膜尚未發生混濁,屍體也還沒有僵硬,估計死亡時間大約七個小時左右,往前推算,應該是昨天深夜十一點到一點之間。陰道有挫傷,下體出現分泌物,要採回化驗。由於沒有明顯外傷,死亡原因必須解剖或驗血之後才能知道。」
    法醫的話還沒說完,幾支電視台的麥克風突然橫矗在他面前,麥克風上的泡棉與塑膠標籤頂住了法醫的下巴,耳邊響起類似昆蟲集體振翅的回音:
    「是自殺還是他殺?」
    被頂到下巴的法醫根本無法說話,原本臉型就有點厚道的他,在鏡頭上看起來好像用嘴含住麥克風。四周的警察似乎習慣了攝影機的存在,把這一切當作是命案現場的標準作業程序,無人出面阻止這群記者。
    「檢座……檢座……。」拾獲女檢察官手機的小警察匆忙跑來,低頭私語:「她的家人來了。」
    耳尖的記者立刻舉起麥克風,彷彿殭屍聞到活人氣息,生鮮肉味控制腦波,在第一時間集體備戰,準備啟動屍速列車。
    事情顯得愈來愈不單純,原本處於被動的警察,突然主動聯合起來,正以人牆圈住湧進的媒體記者,將他們隔絕在死者十公尺以外的距離。
    「長官!為什麼要這樣?讓我們進去看一看嘛?看一看又不會怎樣?」一位資深的報社記者,已經嗅出不尋常的氣氛。
    沒有回應的警察,組織人肉盾牌,阻擋任何想要偷窺的人群。
    女檢察官回到法醫身邊,死者已經披上白布,殺人或被殺的真相,只有證據能說真話。
    一個皮膚白皙的男子,站立在死者的身旁,他的表情哀愁卻自制;也許因為還沒睡醒的關係,穿著帽T和運動褲的他顯得很疲憊,遠勝於失去親人的悲慟。
    「死者是任職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叫做林瑩潾,這是她的先生。」偵查隊長說。
    「你們住在附近嗎?」女檢察官問。
    「不是,我們住青田街。」白臉男子的聲音有一點顫抖,他的頸項特別纖細,柔若綢緞,他微微震動聲帶的說話方式,彷彿讓氣管跳蚌殼舞,一開一合,上氣不接下氣。
    「林小姐昨天幾點外出的?」
    「她昨天一早出門,說要去上班,就沒有回來過。」
    「你們最後一次說話是什麼時候?」
    白臉男子沉默一會兒,黯然回答:「上個月。我們一起回爸爸媽媽家吃飯。」
    「現在已經是『這個』月底。」女檢察官不解:「你們一個月沒對話?」
    白臉男子低頭。
    「還住在一起嗎?」
    白臉男子點點頭。
    「感情方面呢?」
    「很好……我們結婚十年多……。」
    「我們需要你到警察局做筆錄,本案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八條死者為『非病死或可疑為非病死』,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嫌疑犯,你能理解嗎?」
    「檢座,他是以前……那個……立法院長的兒子,剛才院長已經來過電話,我想……。」偵查隊長有點為難。
    「所以死者是院長的媳婦?」一向沒有多餘表情的女檢察官,難得皺起眉頭。
    她抬頭看天空。命案現場是一處防火巷,斑駁的圍牆,兩旁盡是大樓後陽台和逃生門,視線裡滿布曬衣架冷氣機與排油煙管,高聳的建築物遮住了光,夾縫中看到的仍然是陰霾。
    「深夜十一、二點,她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女檢察官心想:「這條巷子走出去,是一個正在整修中的大賣場,附近雖然熱鬧,但多數是夜晚下班就變得冷清的辦公大樓。兩百公尺外有幾間簽注站和網咖,或許會湧進一些人潮。她深夜來到這裡,為了什麼目的?」
    偵辦刑事案,推理的首要考量就是「動機」,也就是「誰能獲利」?通常不外乎情色錢,這是三種超能力,激勵人們趨向至善或至惡的能力。
    「檢座……。」偵查隊長打斷她的思緒,說:「記者愈來愈多了,我們讓林瑩潾的先生先回去休息吧!」
    女檢察官點點頭。此時,〈小蜜蜂〉的手機音樂再度響起。
    「好!了解。」女檢察官總是果斷回答每通電話,除了Cold Call。
    她過去偵辦過行銷人員電話陌生開發(Cold Call)的案件,明白業務員的辛苦,這種工作經常是學校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或婦女二度就業的機會,如果Cold Call與對方通話時間沒有超過一分鐘,就不會列入績效。女檢察官通常會耐心回應這種電話,當然,用她自己的方式。
    剛剛掛斷電話沒多久,警局分局長和兩個男人一同走近命案現場。在封鎖線外,一群原本正在滑手機、吃早餐、補妝、自拍的年輕記者們,紛紛騷動起來。
    女檢察官識得分局長,這個轄區過往多出現詐騙案,這還是第一次為死人交手。但是另外兩位男士,非常陌生。
    「我們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立刻趕過來。」說話的人是新聞部白經理,也是死者的同事。他的聲音沉厚,國字臉滿溢笑容,擠在眼角唇邊的線條,卻過度溫柔到令人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另一位年輕的男士,有張奶油小生臉,齊眉的劉海,唇色天然紅,乍看之下,真像從韓劇裡走出來的角色。
    他遞給女檢察官一封信,說:「今天早上在她辦公桌上發現的。」
    這封信已經被拆開,黏合處的雙面膠顯然沾染觸摸的指印,帶點骯髒。檢察官抽出信紙,看著藍色原子筆手寫歪曲的字跡:「我要讓妳吃臘腸,幹妳幹到左鄰右舍都幹譙!如果妳今晚不來,我會跟著妳行走到天涯海角,用妳的血換我的心,吃掉妳的靈魂肉體,真正融合在一起。」
    她看完之後,把信紙摺疊好放回信封,檢查郵戳,竟然是民國一○六年三月十九號,距離今天近半年前。
    「檢察官,有什麼新發現嗎?」分局長問。
    她瞧著遞信的奶油小生:「請問貴姓大名?」
    白經理搶著回答:「他也是我們公司的主播,昨天晚上代班播報夜間新聞,收工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兩點,今天早上又來支援晨班……。」
    「白經理,感謝你的配合,我只想知道這位男記者的大名。」女檢察官表情冷漠。
    「我叫盧耀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哪一件事情故意?」女檢察官問。
    現場立刻陷入異常的安靜。這些做新聞的人何其敏銳,瞧那些政客對著麥克風說出的任何一個字,一句話,都可以被媒體演繹出各種奇情推理,更何況現在是面對一條人命的謀殺案!
    「我承認看過這封信,我不是故意的,大家都這麼做。」盧耀文收斂起帶笑的嘴角,問女檢察官:「她真的死了嗎?」
    女檢察官點點頭。
    「上次見到她還有說有笑……。」
    「她是個愛說笑的人嗎?」女檢察官問。
    「其實也不是……我的意思是……世事難料,不是嗎?」
    「有時候會有一些徵兆的。」女檢察官回答。
    「妳說那封信嗎?」盧耀文又提起那封可疑的信件。
    「也許吧!」女檢察官不願意透露太多想法,她總是簡短回答任何人的問題:「我需要一份新聞部所有員工的名單,以及昨天最後與林主播工作的同事名錄,還有她固定搭檔的對象,以及最近有來往的採訪對象。」
    女檢察官說完話之後,轉頭,剛好與新聞部白經理、盧耀文的眼神相遇,她發現這兩人並不哀傷,彷彿躺在地上的女體是一個充氣娃娃,玩過即丟的塑膠人偶。
    當女檢察官穿越封鎖線離開現場時,媒體記者瞬間快步移動,推倒欄杆,PE材質的黃色警戒線被踩在地上,複沓著大小不一的黑色鞋印。這次他們團團圍住的是分局長,他的頭被埋在麥克風泡棉和各式各樣的電視台招牌,只看到分局長微禿的腦頂門,彷若練功練到氣集天靈蓋,從那裡,冒出硬漢般的聲音:「將責成專案小組,限期破案……。」

    我要請妳吃臘腸
    死者:林瑩潾
    年齡:39歲
    身高:166公分
    體重:47公斤
    職業:電視台新聞主播
    婚姻狀況:已婚,無子嗣

    女檢察官凝視著手上的簡短筆記。
    她對林瑩潾沒什麼印象。現在美女主播很多,都像仙女下凡,也像漫畫人物,假睫毛可以頂到眉毛。記憶最深的畫面,是穿著低胸迷你裙套裝,露出肉感渾圓的大腿,踩著高跟鞋的女主播,在電視牆前晃來晃去,當新聞播報農產品消息,背景出現大片水稻田或鳳梨田時,高跟鞋與農村的組合,剎那間有點像是模特兒在鄉間走秀,電視螢幕裡出現的不是新聞,是時尚雜誌封面。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林瑩潾的先生在律師陪同下,來到檢調辦公室。
    這個男人,現在換上名牌西裝和領帶,安靜有品味,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剛剛喪偶的鰥夫。經歷大風大浪的政治家族後代,對於死了一個媳婦似乎並不會比失去政權更傷心。
    「我的當事人希望在這次約談之後,可以不再受到打擾,因此妳有什麼問題,請一次問清楚。」偕同而來的律師身材圓潤,說話聲音和他的身材一樣厚重。
    失去愛妻的白臉男子臉上泛出一股潮紅,只有在這個時候,女檢察官才覺得他是一個活人,否則他的臉色,比屍體還要慘白。
    「你們結婚十幾年都沒有小孩嗎?」女檢察官問。
    白臉男子搖搖頭。
    「為什麼?」
    「這跟案情沒有關連吧?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律師搶話。
    「結婚十幾年沒有小孩,按照常理推斷,除非你們異常恩愛,或者有共同的信仰,否則變數太多,男女雙方都有可能會去外面發展,就會衍生出複雜的男女關係。」女檢察官不疾不徐地回答。
    白臉男微微嘆一口氣,說:「剛開始是我身體不好;後來是她事業心重,不想生!」
    「你是獨子吧?長輩沒有給你壓力嗎?」女檢察官繼續追問。
    「壓力?……」白臉男幽幽凝視天花板幾秒鐘:「生活的每一天中都有壓力,不是嗎?生不生小孩和這些壓力比起來,似乎並不是最重要的!」
    對於前立法院長之子這段頗具哲學意義的談話,也讓在場的人感覺有點惘然,突然間,渲染一股莫名的詩意。
    「白先生……」
    因為這位權貴公子的膚色實在太白太透明,讓女檢察官盯著他的臉許久之後,忍不住這樣稱呼對方。
    「我方當事人並不姓白!請檢察官更正。」胖律師閃動著肥厚下巴,再度取得發言權。
    女檢察官並不在意胖律師的忠告,她凝視著可能也是嫌疑犯的白臉男說:「所以婆媳之間也沒有因為生不生小孩而發生爭執嗎?」
    白臉男低頭不語,長長的睫毛垂掛著,像是漫畫裡才會出現的眼睛,更像個造型誇飾的絨毛布偶;唯一不同的是,這個布偶有呼吸,而且似乎滿腹委屈。
    胖律師瞄了一眼沉默的客戶,說:「人都已經死了,現在探討婆媳問題不會太遲嗎?」
    女檢察官並不是提供意見的心理諮商師,她只想找出凶手。
    「只要妳能找到凶手,我願意配合所有的調查!」白臉男用他中氣不足的輕柔嗓音娓娓道來:「我跟小瑩剛結婚的時候,也像所有人一樣,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期待,但是許多事情漸漸事與願違,她在那個圈子,認識了更多的人……,她有企圖心,想要做當家的……,可是我們在社會上做過事的人都知道,那可是火裡來,浪裡翻的險惡……,我媽媽希望她安分守己,不必那麼辛苦,可是兩人的想法有落差,總是溝通不良……,這也許就是妳所謂的婆媳問題吧!」
    聽完上述的談話,女檢察官訝異這年頭還有人說話用文言文,教人摸不清楚主詞副詞形容詞!什麼是「那個圈子」?什麼是「做當家的」?什麼又是「火裡來,浪裡翻的險惡」?白臉男果然大戶人家出身,說話轉彎都氣派。
    「所以林主播和她的婆婆,也就是你的媽媽不合,這是事實?」女檢察官試圖簡化死者的家庭關係。
    白臉男點點頭。
    「你們最後一次說話,是上個月?為什麼?」女檢察官繼續詢問。
    「沒有時間。」
    「就連昨天,情人節早上你看到她出門,一句招呼也沒有?」
    「我們在鬧彆扭!」
    「為什麼?」
    白臉男看一眼胖律師,等到律師向他點點頭,才說:「我無意間在她的電話裡,發現到可疑的簡訊,她似乎……,有了別人……。我問她,她不肯講,我們就開始冷戰,已經三個多月了……。」
    主播林瑩潾的婚外情?
    「你們上一次的性關係在什麼時候?」
    「……這幾年,她常常喊累……,而我的身體又不好……。」
    「你知道對方是誰嗎?」
    白臉男無奈的搖搖頭:「我對她那個圈子了解的太少,一點頭緒都沒有;就連對方的來電,也從來不會顯示號碼。」
    林主播的通聯紀錄將會是解讀命案的關鍵。
    「你昨天晚上在哪裡?」
    「昨晚設家宴,為我媽慶生,我喝了點酒,留宿在父母親家。」白臉男沉靜回答。他的五官不太立體,膚色又太蒼白,類似保麗龍,是防撞的聚苯乙烯,兼具緩衝、絕緣、隔熱、隔音等功能。
    結束白臉男的偵訊,女檢察官在筆記本上寫下:

    鬼怪的男記者
    假掰的新聞部經理
    保麗龍老公
    一封寄了半年的信+臘腸粉絲
    情人節餐敘?

    情人節一大早就出門,對先生謊稱要去公司上班的林主播,事實上卻是向辦公室請了一天的特休。當天根本沒人看到她進辦公室,就連她負責的夜間新聞,也請人代班;這一天,也就是林主播死亡前的最後二十四小時,她到底去了哪裡?尤其那天又是氛圍特殊的情人節,她不太可能休假只為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最後與她同進晚餐的人是誰?一整天她又到了哪裡做了哪些事?有沒有任何目擊者?
    「鈴……。」適時響起的辦公室電話,傳遞了解剖報告出爐的訊息;距離半裸女屍出現不到八個小時,現在出現更驚爆的內幕,因為驗屍報告中發現,林瑩潾已懷有一個多月的身孕。

    第一號嫌疑犯:敗壞社會治安的路人甲
    自命案發生後,電視台的SNG轉播車像幽靈隨時出現在警局、地檢署、命案現場、林主播住家、林主播任職的電視台門口。盡責的記者想從任何蛛絲馬跡中尋找破案關鍵,他們甚至天真以為,也許有一天能從路人甲的訪問中找到真凶!
    偵查隊長是個身材矮小結實的男人,瘦乾的臉部皺紋寫滿滄桑,一雙炯炯發亮的眼睛似乎說明他性格中的正義感,但是在處理林主播命案的態度上,他卻顯得過度顢頇。
    「關於林主播懷孕的事……,這樣的一屍二命……,我想基於人道立場,我們還是暫時為她保留這個祕密吧!」
    隊長打開便利商店買來的超涼口香糖,一次吞進八顆,開始咀嚼:「也許這件案子就是這麼單純,好比主播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冒出了一個性變態把她殺害了……這一切,只能怪她命不好……。」
    他發表這份令人驚嘆的聲明之後,自己也戲劇性地長嘆一聲。
    女檢察官因為三天沒大便,現在正在吃果凍,期待靠著果凍的膠質能軟化肚裡的奧客,完全沒預期會聽到隊長一聲長嘆哀怨「命不好」!讓她差點把那一大口來不及吞下的果凍嗆到鼻孔中,也因為忙著自力救濟吞嚥卡在食道的果凍,讓女檢察官半天說不出話來,而製造一股短暫的寧靜,氣氛沉重彷彿也在為「命不好」的林瑩潾默哀。
    終於,女檢察官成功搶救她的聲帶,乾咳兩聲之後,說:「第一,那條路絕對不是林主播正常回家的路。第二,你要如何解釋她體內的精液?特別是那些精液並沒有讓她的陰道變形,可見她不是被強暴殺害,法醫也證實那應該是她死前幾小時的正常性關係所遺留。一個半路出現的性變態?既沒有劫財,也沒有劫色,這個臨時起意的凶手動機在哪裡?」
    偵查隊長再度長嘆:「我知道妳是個專業的檢座,但是這件案子,牽涉到前立法院長的顏面,所以當事人希望我們能夠盡量淡化處理,像是節外生枝的那些細節,就不必對外說明了!」
    「既然你也認識專業,你就會明白我的專業。」女檢察官第一次這麼有耐性對別人解釋自己的個性。只因為過去曾經與這位短小精悍的偵查隊長聯合辦案,她知道這個隊長並不是輕易替別人關說的人,今天他會任憑自己的專業被「前立法院長的面子」左右,可見得這背後確實有著一股難言的壓力。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