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動專區
來自監獄的信
來自監獄的信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9342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黃洋裝的祕密》
    《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
    金鼎獎作家 林滿秋 嶄新力作
    最貼近時下社會議題的青少年成長小說


    青春期的所作所為,常會讓人覺得莽撞而天真,但也因為單純,而顯出這個年紀的獨特。這是一段需要呵護的成長歷程,應該得到更多關注。謹將這個故事獻給迷惘、混亂、害羞、有些自以為是、渴望被理解又不喜歡被問東問西的少男少女。
    ──林滿秋

    王加恩(臺北馬偕紀念醫院臨床心理師‧臺灣大學心理學博士)
    宋怡慧(新北市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李崇建(知名作家)
    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溫美玉(臺南大學附小教師)
    張子樟(知名閱讀推廣人)

    誠摯推薦(以上按照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意外撿到的一封信,揭開了埋藏在童年時光的祕密……
    兩段珍貴的情誼,面臨前所未有的風暴與試煉!

    十三歲的基隆女孩張凱欣和李佳美是同班同學,也是從童年起就很要好的玩伴,兩人幾乎形影不離。張凱欣綽號「超商小公主」,是男、女同學心目中的青春偶像。李佳美看起來則粗枝大葉、男孩子氣,此時正遭逢父母離婚等家庭問題。
    一天,凱欣撿到一封來自監獄的信,是二十多歲的受刑人聞昱栞寫給女友小倩的情書,信中字句充滿深情,並殷切詢問小倩為何一直不回信。出於好奇和憐憫,凱欣和佳美決定假冒小倩之名回信,開始浸淫在等待、展閱情書所帶來的想像和喜悅中。
    一次,凱欣鼓起勇氣與男同學約會,突然在溜冰場歇斯底里尖叫。此後她個性丕變,再也無法真誠面對自己,並在心中築起一道高牆;與佳美之間的友誼也不如以往,一場友情的風暴悄然成形……

    得獎紀錄
    ★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黃洋裝的祕密》最新青少年成長小說
    ★ 作者曾四度榮獲金鼎獎,《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即獲第四十一屆金鼎獎最佳兒童及少年圖書獎
    作者所著《腹語師的女兒》一書已售出簡體中文、全球英文版權,並列入英國里茲大學東方語文學院閱讀書目之一!

    作品賞析
    在絕望裡,遇見最美麗的風景
    宋怡慧(新北市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根據調查:青少年時期是陷入自殘、吸毒、意外懷孕、鬥毆、飆車……等情境,導致生命遭逢危險的高峰期。恣意揮灑青春的年歲,不是該開心的唱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
    金鼎獎青少年小說家林滿秋以《來自監獄的信》和讀者談「書寫療癒」,透過書信,青少年倉倉皇皇的生命重新被詮釋。進入打字時代之今日,打開信箋,以情感蘸筆墨,靜心思念,為遙遠的伊人書寫,衝破生命的變數,熨燙失溫的靈魂,讓情分流瀉於扉頁間,這份手溫傳情的初衷無比珍貴。
    看似可捉摸又不可捉摸的愛情,以為無解又有解的親情,曾失去又獲得的友情……作家以信件做情節的串接,讓孤獨的波動舞出愛的波瀾。普魯斯特式的冥想,讓小說人物重新認識自己,也找到與世界和解的方式,更帶給讀者另類的心靈對話。
    《來自監獄的信》的情節透露:每一場緣分的相逢,並不溫柔,有愛卻可以走向陽光和煦的彼端;每一次生命的荒蕪,並不美好,有情卻可以成就一片蓊鬱的新生。成長的旅程中,或許會歷經理想的幻滅、成長的代價,但在溫柔時光的醞釀下,不管是真心的「謝謝」,還是難言的「抱歉」,都在拿出紙筆的剎那,有了最浪漫的表達。
    如果文森‧梵谷是透過繪畫表達自我,林滿秋就是透過寫作反映自己所認識的世界,讓青少年從文字中找到前進的微光,照見未知的無限可能。這是一本載錄社會殘酷、冷漠的寫實錄,一部無法眉批的孤本將是文學的絕響,一如每個人的人生必然活得獨一無二。一如村上春樹談的:「寫小說時最重要的寶藏,就是具體細節的豐富收藏。」
    小說家彷彿擁有能看出人間美善的眼睛,他們讓萍水相逢的過客,在彼此生命交會處成為閃閃發光的星子。看似祕密的愛上一個人,捨得也捨不得,年輕人物的內心獨白,失去的、憧憬的,慢慢回溯,終究流向一個圓滿的終點。看似傷痕累累的過去,成為讀者自我探詢的答案與理解人情的曙光;淒風苦雨的情節,彷彿溫婉的告訴讀者,只有放下成見與原諒,才有機會呈現人之所以為人的澄淨本質。
    林滿秋特意將兩條主線──凱欣和佳美──塑造成性格迥異、家庭背景不同的手帕交,藉由一封來自監獄的信,讓我們窺見青少年世界的光明與黑暗、沉淪與奮進、自殘與自立、脆弱與堅強、失去與獲得。關於親情,看似可得也不可得;關於愛情,看似懵懂卻也深情;關於友情,看似決絕卻也溫燦。受刑人聞昱栞和兩位主角展開書簡鏈結的緣分,透過魚雁往返,他們的人生有了嶄新的開始。同時,不小心揭開的潘朵拉盒子,如何讓青少年從絕望的谷底,找到蝶化的勇氣與力量?小說家給了讀者認識多元世界的可能,同時也透過價值思辨,強化青少年小說的深度與廣度。藉由文字符號的表達、心意相通的遞送,讓讀者在故事中思考他人的困境,也重新定義自己的未來。
    無論歷經痛苦或快樂,我們都在愛中被療癒,在情裡被撫慰!和青春期的孩子對話,需要角色互位與同理關照,讓他們在溫和、堅定的陪伴下,用好奇的眼光向成長探問「我是誰」,進而和不完美的自己「握手言和」。
    作家透過小說,讓讀者體會到書寫的溫度;透過多元豐富的題材、清新疏淡的文筆,循循善誘、推心置腹的與讀者交心:無論是被遺棄過的、傷害過的,甚至置身孤苦無依的現實世界,只要不放棄愛與希望,我們都可以為自己尋回棲身之處,找到和現實世界拔河、對抗的勇氣。
    當我們和小說人物一起走過青春的長廊,你學會怎樣好好的生活、怎樣因應人生的課題。林滿秋企圖透過小說告訴青少年:未來的道路雖崎嶇、複雜,你將在文字中受益而超越局限。一如蘇打綠〈未了〉:「推著上山巨石,親愛,薛西佛斯;不知道第幾次,命運,被他堅持。」忠實於自己的靈魂,在揚帆啟程的燦陽下,尋找年輕歲月的新大陸,細讀漫捲,進出文字之間,你好像找到自療的魔法,只因青春是一部被讀懂的書卷;原來,有陰影的地方,必定有光從罅縫裡照進來。

  • 林滿秋  作
    國內數一數二的重量級青少年小說作家,曾四度榮獲金鼎獎。目前旅居英國倫敦。
    曾四度榮獲金鼎獎。作品多元且題材多變,包括生活風格類散文、青少年與兒童小說、繪本……甚至跨界書寫。持續關心臺灣與國際社會議題,目前已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出版:《黃洋裝的祕密》、《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替身》、《追光少年》、《腹語師的女兒》、《追求和平的鋼蘭花:翁山蘇姬》、《不向命運屈服的科學巨星:霍金》、《堅持創新的夢想家:賈伯斯》等書。其中,《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榮獲2017年第四十一屆金鼎獎,《腹語師的女兒》更已授出簡體中文、全球英文版權,深獲國內外讀者好評。

    黃雅玲  繪
    本土新銳插畫家,曾入選2016年義大利波隆那國際兒童書插畫展。《馬克的完美計畫》繪者。生於臺南新營。英國劍橋藝術學院童書繪本插畫學系碩士。主要以水彩、不透明水彩、色鉛筆、拼貼和電腦繪圖技法創作。喜歡利用空檔與閒暇寫生,藉由生活經驗說故事;想畫的東西不是讓人覺得很厲害的, 而是細膩且能產生共鳴的創作。作品曾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已出版《馬克的完美計畫》等書。

  • 推薦
    兩個性格與家庭背景迥異的女孩,意外撿到了一封來自監獄、充滿愛情氣息的書信,帶領讀者進入看似既單純又複雜、既想獨立卻仍需依賴的青少年世界。面對無法承受的生命傷痛時,勇敢的看清楚並接受真實後,將帶來真正的愛與寬恕。若你曾經或正感受到「人生的複雜度超乎了我們的應變力」,相信閱讀本書後,能為你帶來力量。
    ──臺北馬偕紀念醫院臨床心理師‧臺灣大學心理學博士 王加恩


    《來自監獄的信》讀來令人驚心動魄,童年的創傷、珍貴的友誼、戲劇的張力,交織出青少年的江湖,引人深思。
    ──知名作家 李崇建


    國內能撰述長篇成長小說的作家,當屬林滿秋為第一。她以人道主義立場,描寫孩童在國境邊緣與社會邊緣的窮苦掙扎、家庭解構下的孤苦無依,以及自我追尋的矛盾衝突,並寄予無限同情與鼓勵。這部作品更鼓舞所有的孩子:理解困境,勇敢的走出社會邊緣的迷思,迎向光明。
    ──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許建崑


    霸凌、性侵等尖銳難言的議題,透過作家犀利、關懷的眼,不再隱晦不明;藉由文學溫潤、人性的筆觸,讓所有的人不再冷眼旁觀,也帶著受傷者走出幽暗地獄。
    ──臺南大學附小教師 溫美玉

  • 從撿到一封信說起
    林滿秋
    這個故事緣自於撿到的一封信,那是一封來自監獄的信。
    那天,我和朋友回家途中,一起走在一條街上,牆角邊的落葉隨風打轉。當時正是落葉紛飛的十一月,我們並沒有留意腳邊飛動的落葉,邊聊天邊走著;朋友突然停下腳步,盯著被風吹得猛繞圈的樹葉,裡頭夾雜一張信紙。我們絲毫沒有將之撿起的念頭,仍繼續前進,牆邊的落葉持續轉著圈。走了幾步,一陣更強的風從身後吹來,捲起更多葉子,那張信紙隨著落葉轉到我們腳邊,朋友彎身撿起,看了一眼,抬頭對我說:「是封情書,從監獄寄出來的。」
    我接過信,讀了起來。
    書寫者的感情豐沛,字字句句情感深厚,顯然和收信者有過一段濃烈的愛情,讀來頗有感覺。剩餘的路程中,這封來自監獄的信掌控了我和朋友的話題。我們都很想知道,不知是妻子或情人的收信者為什麼把它扔了?我們天馬行空的想了很多理由,最後不了了之。
    後來,我把這封信給我的學生們看,她們剛上中學,正值情竇初開的年齡,個個被信裡那濃稠的思念感動了。其中一個學生說:「他好可憐喔,我們回信安慰他,好嗎?」另一個說:「我們貿然寫信去,不但安慰不了他,反而是在告訴他──他的信被扔了,他一定會更難過。」提議回信的那個女孩又說:「我們可以假冒他的情人啊!」另一個立即否決:「不行啦,一定會被拆穿。」第三個學生接著說:「他在監牢裡太無聊了,一定會假裝沒看出來,所以我們要是寫信去,他一定會回信。」她接著以充滿羨慕的口吻說:「要是能收到這麼浪漫的情書,我做夢都會笑。」另外兩個女生頓時安靜下來,眼中流露出同樣的渴望。
    就在她們吱吱喳喳的討論著要不要回信時,我興起了寫這個故事的念頭。
    十三、四歲的少女開始憧憬愛情,她們身邊可能出現了愛慕者,或許也有了心儀的對象,但愛情對她們來說畢竟太神祕、太不可捉摸了。昨天才甜甜蜜蜜的一起吃冰淇淋,今天竟形同陌路,究竟哪裡出了錯,即使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明明已經把想告白的話背得滾瓜爛熟,見面時舌頭竟然僵硬如石,宛如患了口吃,懊惱得想去撞牆。對方的一個眼神、一個微笑,比考試成績更能影響心情,然而愛情的課題卻不在授課範圍裡。
    我的故事,就從兩個國中女生撿到來自監獄的信鋪展開來。
    佳美和凱欣被信裡的深情打動了,進而興起冒名回信的念頭。她們不像我的學生只是說說,而是真的付諸行動,對方也真的回信了。她們受到鼓舞,與獄中人魚雁往返。兩個女孩起初是出於好玩,可是在收到一封比一封更深情蜜意的情書之後,卻逐漸迷失。她們躲在收信人背後,品嘗不屬於自己的愛情,一廂情願的談起了這場匿名之戀。
    然而,故事的發展並不僅限於愛情,我更想表達的是兩個少女間的友情。
    凱欣和佳美就像大部分的同齡少女,背負著學校和家庭的壓力,青春期的心情起伏也讓她們惶然不安。來自監獄的信如同一縷清泉,滋潤了她們苦澀的心靈,卻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衝突,逼使她們面對更深層的自己。
    環境優渥、容貌出眾的凱欣,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女同學羨慕的對象、男同學崇拜的女神。被捧為小公主的她,親切隨和,端莊美麗,心中卻暗暗架起了一道又深又厚的高牆,小心翼翼的防範所有的人,連最親密的摯友佳美也無法真正走進她心裡。她掩蓋得完美無缺、毫無痕跡;然而,來自監獄的情書卻在她陶醉忘我時,一層又一層的刮開那道深厚的心牆。她想結束通信,卻無法自制,因而開始掙扎,不得不真誠的面對自己。
    相對於凱欣的優雅,佳美顯得暴躁不安。她氣父親對家庭不忠,害怕像母親一樣怯弱,憤怒被迫與弟弟分別。她就像一團暴火,處於即將爆炸的階段,所幸那一封封來自監獄的情書安慰了她易怒狂暴之心,滿足了她對愛情的遐想;然而,當她意識到那些情書開始危及她和凱欣的友情,她立即喊停。但太遲了,一場友情的風暴悄然成形,而且愈滾愈大。
    隱藏在監獄後面的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他的愛情為何遭到遺棄?他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和佳美、凱欣通信?他們之間又會交織出什麼故事?《來自監獄的信》訴說的不只是愛情,還有兩個少女的成長故事,以及一段不為人知的祕密。
    我構思這個故事時,原想將主角的年齡拉高到十六、七歲,那個年紀談論愛情更理所當然,心智更成熟而複雜,引發的張力更強。然而,反覆思索之後,我決定設定成十三、四歲。這年齡層是一生中最尷尬的階段,外表看似成熟,思想和行為卻顯得稚氣,情緒變化劇烈,需要家人關懷,卻又羞於表達,所有的情緒都埋在心裡,一旦抓到了傾訴的出口,就會毫無保留的付出。
    這年齡層的所作所為,常會讓人覺得莽撞而天真,但也因為單純,而顯出這個年紀的獨特。這是一段需要呵護的成長歷程,應該得到更多關注。謹將這個故事獻給迷惘、混亂、害羞、有些自以為是、渴望被理解又不喜歡被問東問西的少男少女。
  • 【名家推薦】
    【自序】從撿到一封信說起 
    第1章  上塔姬兒
    第2章  等待
    第3章  情書
    第4章  第一次約會 
    第5章  公主的掙扎 
    第6章  看不見的傷痕   
    第7章  方鈴倩的信
    第8章  賣火柴的女孩 
    第9章  更衣室裡的哭聲 
    第10章  我只是想勇敢一點 
    第11章  帶刀的女孩 
    第12章  妳會寫信給我嗎? 
    第13章  為妳朗讀 
    第14章  來自監獄的信
    【作品賞析】在絕望裡,遇見最美麗的風景    宋怡慧 
  • 書摘
    1上塔姬兒     

    李佳美一抓到球,立即轉身,朝籃下前進,準備延續剛才的氣勢,再來一球。然而林皓昇卻緊盯著她。他伸開雙臂,像一面銅牆擋在她面前。
    這個女孩上週才剛轉進這所學校,還沒記住班上每個同學的名字,就已跟籃球社的隊員水乳交融。她擅長體育活動,籃球和游泳都是強項,轉學進來當天即報名參加籃球社,隔天就和社裡的幾個男生打了一場球,不但球技得到肯定,還很快的和社友打成一片。
    此刻,籃球場上,她被林皓昇盯得死死的,毫無進展機會,正想把球傳給隊友時,突然抓到一個空檔,運球上籃,宛如進入無人之境,又投進一個漂亮的空心球。她一臉笑意,心裡卻感到納悶,對手的防衛怎麼突然變得如此鬆散?轉身一望,不由得呆住了。
    張凱欣正從球場旁走過。她回過頭,嫣然一笑,那笑容如同春天的花兒,芳香可掬;更迷人的是她那頭及腰長髮,宛如黑色波浪,隨著身體的擺動蕩漾著。
    張凱欣長得漂亮──李佳美轉來之前就知道了,但令她驚訝的是,張凱欣受歡迎的程度似乎達到了女神等級。她瞄了一眼身旁那幾個男生,每個人的眼神都緊跟著張凱欣移動,彷彿把正在進行的球賽忘得一乾二淨。
    「看什麼啊?」李佳美覺得有些掃興。
    「妳剛轉來,一定還不知道吧?她是我們的女神。只要她一出現,所有的男生都會不由自主的盯著她看。」趙詢青說。
    「她剛剛對我笑吔!」李典崗一臉喜悅。
    「少臭美了。她的眼神看著我,是在對我笑。」王正豪說。
    李佳美看了林皓昇一眼,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張凱欣剛才離去的方向。
    「你也喜歡她?」李佳美用手肘碰了碰他的手。
    林皓昇靦腆一笑,不想顯露心情,故意轉換話題。「妳不是跟她同班嗎?」
    佳美點點頭。
    「佳美跟凱欣同班,我怎麼沒注意到呢?太好了,佳美,以後妳得多幫幫我們喔!」王正豪說。
    「你是說幫你們追凱欣?對不起,這個忙我幫不上。」佳美立刻回絕。
    「說的也是,張凱欣只可遠觀,不可親近,就算神仙下凡也幫不了。」李典崗歎了一聲。
    「你沒試,怎麼知道?」佳美有些驚訝。
    「我小六就跟她告白過了。」李典崗說。
    王正豪和高又弼不約而同的歎了一聲。
    「你們也被拒絕了?」佳美問。
    「不光是我們,所有的人都被拒絕了。」高又弼說。
    佳美的目光飄向趙詢青。他點了點頭。「我也一樣。」
    「你呢?」佳美又望向林皓昇。
    他搖著頭,喜歡凱欣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想不到她這麼跩啊!」佳美在心裡讚賞著凱欣。
    「她一點都不跩。她很親切,而且很聰明。」林皓昇說:「凱欣知道我們都喜歡她,要是她接受了某一個人,其他的男生就會很傷心。她拒絕我們,其實是為了大家好。」。
    「真的嗎?」佳美感到懷疑。
    「真的。」高又弼接著說:「凱欣就像白青菊素,溫柔、美麗,又有一顆善良、體貼的心,為了避免傷害任何人,只好隱藏心裡的感情。」
    「你們不知道她喜歡上塔姬兒?」佳美相當驚訝。
    「那個心機女?不會吧!」趙詢青一臉驚訝。
    「難怪你們會被拒絕。」佳美恍然大悟。
    「就算殺死我,我都不相信凱欣會喜歡上塔姬兒。」李典崗說:「上塔姬兒既冷漠又驕傲,從不把男生看在眼裡,而且她太陰沉了,跟凱欣可愛的形象一點也不搭。凱欣不可能喜歡她。」
    「就是說嘛,嘎達子元那麼喜歡她,她卻愛理不理的,等別的女生向他告白時,她又從中阻擾,這種想愛卻不敢愛的個性最虛偽了。凱欣怎麼可能喜歡她呢?」王正豪說。
    「可是凱欣說,上塔姬兒恩怨分明、不做作。她之所以不敢接受嘎達子元的追求,是因為心靈曾經受創,留有陰影。她其實很愛嘎達子元,為了掩飾心裡的痛苦,才會表現得那麼冷漠。凱欣覺得她的感情太有層次了,不像白青菊素,根本是個只會傻笑、沒有大腦的花痴。」佳美轉述了前幾天凱欣所說的話。
    「上塔姬兒到底受過什麼創傷?我怎麼不知道。在哪一集有這段情節?」林皓昇問。
    「為什麼在凱欣眼中,上塔姬兒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她跟我們看的漫畫是同一個版本嗎?」高又弼問。
    「所以說,你們根本不了解凱欣!」佳美說。
    「那妳怎會這麼了解她?妳不是才剛轉來嗎?」趙詢青問。
    「凱欣的爸爸和我爸是好朋友,我跟凱欣從小就認識,小一、小二還同班呢。後來是因為我爸工作的關係,我們搬到臺北去了,不過我們兩家還是保持密切的聯繫。我外婆還沒過世前,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回來住一陣子,凱欣就會邀我去她家住幾天。她去臺北時,也都住在我們家。套用現在偶像劇裡常出現的名詞,我跟她可是『閨密』喔!」看到幾個男生吃驚的表情,佳美心裡挺得意的。
    「妳們是閨密?真的假的?」王正豪一臉不屑。
    「不管是外表還是個性,妳們都不像是會成為朋友的人啊!妳唬弄我們。」李典崗說。
    「就是啊,佳美,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趙詢青戲謔著說。
    佳美突然掏出一把小刀,朝他射了過去。趙詢青配合演出,立刻握住小刀,發出一聲慘叫。「女俠手下留情。」
    李典崗嘖嘖稱奇。「好刀法。」
    佳美瞪了趙詢青一眼。「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再損我!」
    林皓昇拿起小刀把玩著。「做得很精緻。妳做的?」
    「凱欣送我的。」佳美露出得意的神情,「我猜,你們大概不知道凱欣是紙板雕塑專家吧。她做了一系列上塔姬兒常用的武器。你們想追她,小心成為她的刀下亡魂。」
    幾個男生彼此互望一眼,紛紛流露出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眼神。佳美嫣然一笑,把球往籃框裡一射,轉身離開籃球場。

    放學後,凱欣和佳美一起離開學校。
    「妳從球場經過時,到底衝著誰笑啊?」佳美問。
    「當然是妳!」凱欣笑得很燦爛。
    「我才不相信。說,妳到底喜歡誰?」
    「妳總是問我喜歡誰,不覺得無聊嗎?」凱欣心中閃過一絲喜悅,卻故作冷淡。
    「我是怕妳仗著自己漂亮,眼睛長到頭頂上。妳現在不把男生放在眼裡,等妳老了,就沒人理妳了。」
    「妳怎麼說得好像我已經七老八十了。」凱欣白了佳美一眼,「我才十三歲,又不是三十歲,急什麼呢?再說,我有妳這個天底下最貼心的閨密,還需要什麼男朋友!」凱欣又露出招牌笑容,挽起佳美的手,「走吧,請妳喝飲料。」
    佳美轉過頭,誇張的說:「林皓昇,凱欣要請你喝飲料。」
    凱欣頓時緊張起來,扯著佳美的衣袖低聲說:「妳幹麼?」
    「臉都紅了,心裡沒鬼才怪!」
    「妳很討厭吔!」她瞪著佳美。
    「我就是這麼討厭,怎樣?」佳美扮了個鬼臉,跑了起來。
    凱欣立刻追上去。
    佳美只顧著跑,沒注意到一名年輕女子迎面而來。女子低著頭,也沒有注意到佳美,兩人因而撞在一起。
    佳美連忙說了聲對不起,當她抬起頭,正好迎上那名年輕女子的目光。她呆住了。
    她從未看過那麼哀傷的表情。
    那是一種穿透心扉的傷痛,一種看不到出口的絕望。
    年輕女子不發一語,匆匆離去。
    「她在哭吔。」凱欣也注意到那名女子的神情。
    「不知她怎麼了?」
    「會不會是跟男朋友分手了?」
    「我覺得不是。」佳美似乎感染了那名年輕女子的悲傷,眉頭皺了起來。「她一定有比跟男朋友分手更悲慘的遭遇。」
    「會不會是她的家人去世了?」
    「誰知道呢?」
    凱欣和佳美邊說邊往一家超商走去。
    這家超商位於一棟十二層建築的一樓,是凱欣爸爸經營的。店面寬敞,陳設簡潔、明亮,飲料區的空間又大,落地窗前那幾張桌子總是座無虛席。
    凱欣一踏進門,就聽到哥哥凱騰的聲音:「想喝什麼儘管拿,都算我的。」
    凱欣板著臉,嘟囔著說:「又在裝闊。」
    佳美有些尷尬。「妳不也常請我嗎?」
    「我只請妳一個人。妳看他請了多少人,我們的店遲早會被他搞垮。」
    佳美迅速瞄了一眼那群人,連凱騰也算,一共有八個人。他們有的喝飲料,有的吃零食,還有人吃泡麵,桌上堆滿了食品和飲料。有個男生又去拿可樂,大剌剌的喊著:「還有誰要?」其中三人立刻舉手,好像在自己家裡一樣。
    「妳爸媽都不管嗎?」佳美問。
    「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媽寵我哥。我爸正忙著開分店,哪有時間管!」
    「去年不是才剛開一家?妳爸做生意比當警察還厲害。」
    「他自己也這麼說,要不是那一槍,恐怕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做生意的天分。」
    飲料區的喧囂聲震耳欲聾,凱欣拿了兩瓶飲料之後說:「去我家。」
    凱欣家就在同棟大樓的八樓,佳美已經好一陣子沒上來了。
    「媽,妳也管管哥哥,老是吆喝一大群人在店裡白吃白喝,像話嗎?」凱欣一進門就向媽媽抱怨。
    「都是朋友,不用那麼計較。」凱欣的媽媽正專注的看著電腦螢幕。
    「那些人只是占他便宜,誰真的把他當朋友了?」
    「妳哥要是像妳一樣,功課好、人緣佳,也不需要這麼做啊!」
    「哥哥就是被妳寵壞的。」
    「我就不寵妳嗎?我幹麼替妳郵購日本洋裝和靴子啊?」凱欣的媽媽把視線從螢幕上移開,一轉頭,這才發現佳美來了。
    「阿姨好。」佳美急忙打招呼。
    「佳美啊,」凱欣的媽媽很熱絡,笑吟吟的說:「你們搬回來了真好。妳都不知道凱欣有多開心!」
    「我開不開心,還要妳來說!」凱欣瞪著媽媽。
    「不說了,不說了。日本洋裝和靴子都寄來了,在妳房間裡。」媽媽搖著頭,臉上依然漾著笑意。
    「又沒有試穿,怎麼知道好不好看?妳錢多啊?」
    「妳是我唯一的女兒,在妳身上花些錢又怎樣?我就是要把妳打扮得漂漂亮亮,我的小公主。」
    「別再叫我『小公主』了,真噁心。」凱欣噘著嘴,對佳美使了個眼色,「到我房間去。」
    「佳美啊,」凱欣的媽媽叫住她,「幫我多勸勸凱欣,別動不動就使性子。」
    「我哪有!」凱欣進房間之前又頂了一句。
    「愈大愈叛逆,真不知該拿她怎麼辦?」凱欣的媽媽歎了一口氣,拉著佳美的手坐在沙發上,「媽媽還好嗎?」
    佳美點點頭。她的媽媽其實一點也不好。
    佳美的爸爸五年前到臺北發展,工作上表現得很不錯,屢次升遷;不料半年前爆發婚外情,對象是公司裡的女同事,事情鬧得很大。他當下決定請辭,但公司看中他的能力,不讓他辭職,將他調回基隆分公司。他原本想單身赴任,讓兒女留在臺北上學,可是佳美的媽媽不信任他,全家跟著搬回來。
    「跟媽媽說,有空來找我……」
    話未說完,房裡又傳來凱欣的聲音:「佳美,妳在幹麼啊?」
    凱欣的媽媽皺起眉頭。「去吧,我們改天再聊。」
    佳美跟凱欣的媽媽致意之後,就走進凱欣的房間。
    房間裡堆滿了紙板雕成的魔獸與武器,櫃子上有一整排的紙板刀,大小、尺寸和式樣各不同。最醒目的是上塔姬兒,大約半個人高。她貌美如仙,手裡握著羽冰神劍,劍柄上那道曲線似龍又像蛇,氣勢懾人。凱欣將她高傲冰冷的神態雕得栩栩如生,比漫畫裡的她更傳神。
    佳美正想說說對上塔姬兒的想法,卻瞥見凱欣已換上那套購自日本的洋裝和長靴。
    「好看嗎?」凱欣站在鏡子前,看著鏡中的自己。
    「美呆了。妳啊,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我媽要是像妳媽那麼在乎我,我連做夢都會笑呢!」
    「我可以把媽媽讓給妳啊,不過,我保證不到一個小時妳就會受不了。」
    「沒那麼誇張吧?」
    「妳看妳,頭髮隨便一紮,像把掃帚;眉毛像雜草,臉上的粉刺那麼多,衣服穿得邋裡邋遢。妳到底像不像個女生啊?」凱欣模仿她媽媽說話的語氣,逗得佳美哈哈大笑。
    「不用一個小時,我十分鐘就會嚇跑。」
    「我媽雖囉嗦,但她說得對。女生只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別人就不會在意妳以前做錯什麼,或者有什麼汙點。」
    「我又沒做錯什麼,也沒什麼汙點,怕什麼?」
    「反正聽我媽的話就是了,妳該好好打扮自己。」
    「妳很奇怪吔,剛剛對妳媽那麼不耐煩,現在怎麼把她的話當聖旨了?」
    「我是為妳好。」凱欣將頭髮盤了起來,擺出上塔姬兒最常做的姿勢,「像不像?」
    「服裝雖不對,但很有她的味道。」
    凱欣得意的笑著。
    「妳把頭髮盤起來,不但清爽、俐落,還滿俏麗的。妳沒想過把頭髮剪短嗎?」
    「妳難道不知道頭髮是我的命?打死我都不剪。」
    「妳的頭髮確實很漂亮,可是妳不覺得太重了嗎?好像快把妳整個人壓垮了。」
    「怎麼會呢?」凱欣重新把長髮披在身上,就像穿了一件黑色外衣,然後帶著神祕的笑容說:「我的頭髮就是我的盔甲,它會保護我。」
    「晚上要是有人看到妳這個樣子,鐵定會把妳當成鬼。」佳美不以為然。
    「鬼就鬼吧!反正我決不會把頭髮剪短。好啦,不說這個了,妳看我剛才撿到什麼?」凱欣把長髮往後一撥,從書包裡掏出一封信。
    「情書!誰寫的?」佳美一臉好奇。
    「不是寫給我的,剛才在店裡撿到的。」
    「想不到這年頭還有人寫信?」佳美接過信,覺得很不可思議。
    「沒有網路的地方,就得靠書信啊。」
    「都什麼年代了,沒有網路能活嗎?」
    「有些地方就是沒有,比如說……監獄。」
    「監獄!」佳美以為自己聽錯了,「妳怎麼知道?」
    「妳剛剛跟我媽說話時,我看了信,上面寫的。」

    小倩:
    我不在妳身邊的這些日子,妳好嗎?
    我漸漸習慣了監牢裡的生活,只是沒有收到妳的信,讓我很不安。我真的不知道我們之間究竟出了什麼事,為什麼妳像斷了線的風箏,無預警的飄出了我的生命。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妳的眼神、妳的微笑、妳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愛意;妳含情脈脈的依偎在我懷裡,訴說著我們共同的夢想,我滿懷喜悅,期待著與妳攜手開創屬於我們的未來。然而,當我準備與妳迎向生命的新篇章,妳卻失去了蹤影。
    我已經記不得多少次徘徊在妳家門口,在烈日下,在暴雨中,我等了又等。每天清晨我總是懷抱著希望,當夜幕低垂我卻傷心欲絕。這些日子以來,我的心已被絕望淹沒,卻無法將深印在心裡的妳抹去,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等待的痛苦,並默默祈求,妳奇蹟似的出現在那扇門後,但妳至今依然毫無消息。
    我被思念妳的心折磨得不成人形,被害怕失去妳的恐懼驚嚇得無處可逃,回憶成了我唯一可以躲藏的去處。一眨眼,我彷彿看到了妳長裙飄動的淡彩;一轉身,又看到妳甩動長髮、回眸一笑的倩影。我以為青春如朝陽,璀璨耀眼,妳卻說青春很狡猾,輝煌中隱藏著巨大的陰影。我不在乎生活在妳的陰影下,卻受不了見不到妳。下著梅雨的夜裡,我淚流成河。
    我一直在找理由:妳爸爸向來反對我們交往,莫非妳在他的壓力下屈服了?我知道妳嚮往獨自旅行,難道是不希望受我牽絆而獨自遠行?還是妳想考驗我對妳的愛情,所以故意用等待來試煉我?我每天胡思亂想,為妳編派各種理由,有的甚至離譜到連我自己都覺得可笑,但只要有理由,我就還有希望。眾多理由中,有一個最具說服力,卻是我最不願意面對的:妳不再愛我了。
    不,不,不,我不相信。妳對我的愛,我是知道的。妳也說過,我在妳心中的分量等同妳的性命。妳是個意志堅強的女孩,我不相信誰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拆散我們。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小倩,請告訴我,好嗎?
    這些日子以來,我宛如一具乾屍,只有想妳時,才能感受到一點生命的氣息。我們說過的話,相處的每一個細節,不停的在我腦海中浮現,一而再,再而三,從黑夜到天明。我把對妳的思念化成了文字,儘管信紙都寫滿了,也只能表達千分之一,甚至只是萬分之一。沒有妳的日子,我寢食難安。沒有妳的音訊,我比死還痛苦。小倩,求求妳,快快來信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已經瀕臨絕望和崩潰的我,再次懇求妳,給我一點活下去的動力吧!想妳,想妳,無法停止的想著妳。

    信末的署名:聞昱栞;日期是一月七日,一個月以前。
    「這麼感人的信,怎會被丟掉呢?」凱欣打破沉默。
    「會不會是那個叫小倩的女生不想理他,所以把信丟了?」佳美說。
    「會有人這麼狠心嗎?」凱欣噘著嘴,思索著。她沉默了一會兒,又說:「聞昱……最後一個字怎麼讀?」
    「那是個日本漢字,和『刊』同音,是書籤的意思。我猜他爸媽一定很喜歡日本,才會為他取這個名字。」
    「臺北的學校也教這些?」凱欣有些驚訝。
    「才沒有呢。我是在漫畫裡看到的,前陣子我很迷一套漫畫,裡頭有個角色就叫栞山,所以對這個字印象深刻。」
    「這個字的字形很漂亮,意思也好,我喜歡。」
    「我也覺得聞昱栞這個名字跟這封信的感覺很配,不知他長得怎樣?」
    「我比較在意的是,小倩為什麼不回信?」凱欣說。
    「也許聞昱栞犯了很重的罪,會被關上十年,甚至二十年,所以小倩不想等他了。」
    「當不了情人,就不能當朋友嗎?」凱欣有些憤慨。
    「這麼強烈的感情,分手後決不可能再當朋友。妳說,聞昱栞會不會是『恐怖情人』?小倩要分手,他不肯,所以傷害了小倩,就被關起來了?」
    「他對小倩的感情這麼深,我不相信他會傷害小倩。」
    「就算他不是恐怖情人,也一定是個不負責任的人。他口口聲聲說愛小倩,卻做了犯法的事。我要是小倩,才懶得理他呢!」佳美說。
    「我相信他會犯罪一定有很特別的原因,而且一定跟小倩有關。」凱欣說。
    「就算他犯法是為了小倩,也不能因此就要求小倩一定要等他出來啊!」
    「但小倩在他最需要安慰時離開他,我還是覺得很不應該。」凱欣的神情突然哀傷起來,「如果有一天我坐牢了,妳會寫信給我嗎?」
    「妳?我的小公主,妳要是會坐牢,我鐵定比妳更早進去。」
    「我只是說『如果』,妳會回信嗎?」
    「我不但會回信,還會常常去看妳。」
    「這還差不多。如果妳坐牢,我也會寫信給妳。」
    「呸呸呸,少詛咒我!」佳美白了她一眼,「什麼坐牢?我還想當法官呢。」
    「是,大法官。」凱欣的目光落在信紙上,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我們來回信,好不好?」
    「妳是說,寫給那個受刑人?」佳美吃了一驚。
    「對啊,小倩不理他了,妳不覺得他很可憐嗎?我們寫信安慰他,好不好?」
    「那我們要怎麼告訴他,他女朋友把信扔了?」
    「用小倩的名義回信,不就什麼也不用說了。」凱欣的語氣聽起來胸有成竹。
    「我們怎可能冒充小倩的筆跡?」佳美覺得不可思議。
    「用電腦寫,就沒有筆跡的問題啦。我們還要告訴他小倩搬家了,並且用店裡的住址,這樣就可以收到他的回信。」
    「如果被妳爸媽發現,怎麼辦?」
    「就說是同學的情書,怕被家裡知道,所以寄到店裡來,由我代收。」
    「我們又不知道他犯了什麼罪,萬一他是個殺人犯,或是強暴犯,也可能是個恐怖情人,妳真的想寫信給他?」
    「不管他犯什麼罪,他被關在監牢裡,有什麼好怕的?佳美,不要再猶豫了!」
    佳美依然覺得這個想法太瘋狂了。
    「安慰他,只是目的之一。其實,我是想……」凱欣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臉上蒙著一層哀愁。
    「怎樣?」
    凱欣看著佳美,好一會兒之後才說:「其實,我是想再收到他的信。」
    「為什麼?」
    「我的心被他觸動了,妳看他寫的:『我被思念妳的心折磨得不成人形,被害怕失去妳的恐懼驚嚇得無處可逃,回憶成了我唯一可以躲藏的去處。一眨眼,我彷彿看到了妳長裙飄動的淡彩;一轉身,又看到妳甩動長髮、回眸一笑的倩影。』這麼苦澀的思念,難道妳一點都不感動嗎?」
    佳美確實有些心動。
    凱欣繼續唸道:「我把對妳的思念化成了文字,儘管信紙都寫滿了,也只能表達千分之一,甚至只是萬分之一。沒有妳的日子,我寢食難安。沒有妳的音訊,我比死還痛苦。」她又沉默了,臉上的愁容更深了。然後,她微微一歎,用一種渴望的語調說:「妳知道嗎?我真的好希望、好希望有一天也能收到這麼浪漫的信。」
    「這還不簡單,那麼多男生喜歡妳,讓他們寫信給妳啊!」
    「沒有人會寫這麼浪漫的情書給我。」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不可能,不可能,沒有人會愛我。」凱欣突然流下淚來。
    「妳幹麼哭啊?怎麼了?」佳美嚇了一跳。
    凱欣沒回應,只是默默的流淚。


    2等待

    隔天放學時,佳美又跟著凱欣回家。
    一進門,凱欣立刻打開筆電,神祕兮兮的說:「給妳看樣東西。」
    那是超商監視器錄下的一段影片:

    一名年輕女子站在垃圾桶前,手裡拿著一封信,看起來很猶豫。她曾將手縮回來,但最後還是把信扔進垃圾桶。或許是怕自己後悔,她鬆手之後,就快步走出店外,並沒有注意到那封信從信封裡滑落出來,掉在地上。
    當她經過門口,稍微仰起頭,就在那一刻,監視器照到了她的臉。

    「倒回去。」佳美覺得那女子很眼熟。
    凱欣將影像倒回,並停格在那名年輕女子的臉上。「妳認出來了。」
    「是我昨天撞到的那個人。」佳美昨天撞到那名女子時,雖然感受到女子的心情,此時定格觀看,才發現那股哀傷比她感受到的還要深。
    凱欣接著打開另一份檔案,找到了年輕女子在飲料區的影像。

    那女子看起來像個大學生。她在飲料區坐定之後,從手提袋裡掏出那封信,默默讀著,並且邊讀邊拭淚。她看完信,又從手提袋裡拿出信紙。
    她寫寫停停,一會兒望著窗外發呆,一會兒用手拄著頭,一會兒提起筆,一會兒又將筆放下,看起來十分掙扎。有好幾次,她把臉埋在掌中,肩膀微微抖動,好像哭了。一會兒之後,她又想寫,握著筆的手都僵硬了,就是下不了筆。她放下筆,伸手拿咖啡,沒拿穩,咖啡灑了。她反射性的抓起筆和信紙,然後起身清理桌面。
    她重新坐下,又發了一陣呆。過了好一會兒,她拿起咖啡杯和沾了咖啡的信紙走向垃圾桶。

    「妳怎會想到去找出這段影片?」佳美問。
    「妳走了以後,我一直在想,誰忍心把這麼感人的信扔掉?於是就下樓找嘍。」凱欣悠悠說道:「小倩真的不想理聞昱栞了,聞昱栞永遠也等不到信了。」
    「還想回信嗎?」佳美問。
    凱欣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語。
    「妳昨天怎麼突然哭了?」
    「我只是突然覺得這輩子都不可能收到這麼感人的情書,一時難過,就哭了。」凱欣的臉色又沉了下來,「我真的很希望再收到他的信。」
    「既然那麼想,就回啊!」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寫?妳的作文比我好,可以幫我嗎?」
    佳美從書包裡拿出一張紙。「妳看這樣可以嗎?」
    原來佳美已經寫好了,凱欣又驚又喜的摟著佳美。「妳真好。」
    凱欣臉上的笑容如同突破烏雲的太陽,佳美也笑了。

    (摘錄自:〈第1章 上塔姬兒〉、〈第2章 等待)

     

  • ★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繼《腹語師的女兒》、《追光少年》、《替身》、《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黃洋裝的祕密》最新青少年成長小說
    ★ 作者曾四度榮獲金鼎獎,《星空下的奇幻旅程:蜥蜴女孩&羊駝男孩》即獲第四十一屆金鼎獎最佳兒童及少年圖書獎
    作者所著《腹語師的女兒》一書已售出簡體中文、全球英文版權,並列入英國里茲大學東方語文學院閱讀書目之一!

     

    相關商品

      • 小豆子的大冒險
      • 優惠價:224元
      • 我的小小禪樂-我的小小探索音樂書
      • 優惠價:247元
      • 我的樂器家族-我的小小探索音樂書
      • 優惠價:247元
      • 發現莫札特-我的小小探索音樂書
      • 優惠價:247元
      • 海上的潘妮(Penélope en el mar)
      • 優惠價:247元

    本週66折

      • 領導與管理5大祕密:如何創造一支勝利的團隊(修訂二版)
      • 優惠價:205元
      • 韓星狂練!打造零贅肉S曲線的芭蕾伸展操:腰臀腿全都瘦,視覺減少7公斤!
      • 優惠價:257元
      • 跟誰聊天都盡興:不失言、不失禮、不失落的魅力說話術
      • 優惠價:158元
      • 大業風雲:隋唐之際的英雄們
      • 優惠價:297元
      • 我有預感,明日陽光燦爛(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與時間賽跑:擺脫瞎忙的40個法則
      • 優惠價:158元
      • 創意水彩-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抗暖化,我也可以: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
      • 優惠價:251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 雪梨‧烏魯魯(艾爾斯岩)
      • 優惠價:211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