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塔事件
五行塔事件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華文推理界炙手可熱的作家──時晨
    ★傳承艾勒里‧昆恩邏輯精隨,繼《鏡獄島事件》後全新力作!
    ★日本推理名家島田莊司、台灣推理作家寵物先生,強力推薦!

    異想天開的奇特建築 不可思議的犯罪手段
    神探的過人之處,在於無疑之處見有疑、見微知著的能力;推理邏輯的過癮之處,則是將諸多可疑處連點成線,從起點環環相扣至抵達真相的痛快。名偵探陳爝的六部短篇,個個具備上述的醍醐味,最後的同名短篇,更繼承日本新本格「奇特建築物」的精神,徹底發揮本格推理的怪奇性與遊戲性,要讀者燒腦不斷、欲罷不能!──寵物先生

    六則出乎意料的犯罪,
    利益糾葛著情感、自尊誘發出仇恨
    數學家陳爝、小說家韓晉帶你洞察最真實的人性!

    瀕死的女人,說出她看到了地獄的景象:奈何橋、孟婆湯、惡鬼與野獸……
    用來招待客人的半瓶橙汁竟透露出死亡訊號!
    所有裝飾都顛倒的命案現場,為何唯有一面國旗正常擺放?
    死亡少女身旁散落破碎的情侶合照,真是為情所困?
    血泊中的裸屍被擺放成名畫,開啟了血的洗禮。
    奇特造型的高塔纏繞著「擁有它的主人,將會走上極端」的詭異詛咒。

    〈瀕死的女人〉
    科學雜誌上有關瀕死經驗報導,與一具無名屍體有著什麼樣的關聯?瀕死前看到的情景:奈何橋、野獸、孟婆湯與彼岸花……似乎就是死神傳遞出的秘密訊息。

    〈緘默之碁〉
    一則失蹤案件,一則密室殺人,兩起看似毫無關係事件,卻在一趟偶然拜訪棋聖的行程中開啟命運的交點。一杯招待客人的橙汁,暗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在棋局起手之際,神探早已看透一切。
     
    〈絞首魔奇譚〉
    三起連環殺人事件中死者皆是女性,生前曾遭性侵並被勒斃,案發留下鑲有寶石的十字架項鍊,正是兇手對警方的挑戰宣言。就在案情陷入膠著的同時,傳來第四具屍體的消息……

    〈維納斯的喪鐘〉
    風流倜儻的男大生,身邊圍繞著多名維納斯,卻不知死亡的喪鐘早已悄悄敲響。正牌女友看似為情所困而上吊在同居小套房,這時警方提出了致命的疑點──死者的身高能搆得上繩索嗎……?

    〈J的悲劇〉
    一名美術學院繪畫系的學生,倒臥在紅色顏料製成的血泊中,被擺放成米開朗基羅的名畫《創世紀》,兇手竟還大膽地留下了「施洗約翰」四字的簽名,並對警方宣告:「血的洗禮才剛剛開始。」

    〈五行塔事件〉
    一棟造型奇特的建築,五層塔身由五種不同材質構成,分別對應五行中的五種元素。傳言,塔頂的房間最為不詳,住在其中的人終將遭遇不幸……已連續兩任塔主從塔頂墜樓而亡,究竟是詛咒的力量,還是這棟建築中暗藏著神秘的玄機?

  • 時晨

    一九八七年生,是原創推理作家中為數不多的堅守古典本格理念的創作者之一。欣賞的推理作家有艾勒里•昆恩、松本清張、島田莊司等。創作題材豐富,推理、懸疑、武俠、奇幻均有涉獵。其短篇推理、懸疑小說散見於《歲月•推理》、《推理世界》、《最推理》、《懸疑世界》、《漫客懸疑》等知名推理、懸疑雜誌,推理短篇集曾被日本權威推理雜誌《本格ミステリー•ワールド》推薦。代表作有《罪之斷章》《玫瑰之血》《盜影》《斜眼少年》《鏡獄島事件》等。
  • 瀕死的女人
    緘默之碁
    絞首魔奇譚
    維納斯的喪鐘
    J的悲劇
    五行塔事件

    後記

  • 〈瀕死的女人〉

    1

    「陳爝,你相信人有靈魂嗎?」
    面對我突如其來的問題,躺在沙發上看書的陳爝顯得有些茫然。不得已,我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問題。陳爝撓了撓後腦勺,思考了片刻,才回道:「或許這麼說會令你失望,可是,人類如果有靈魂,那很多事會講不通。所以我認為沒有。」作為一個數學教授,陳爝對這些怪力亂神的事情,一向避而不談。偶爾被我逼問到不行,也都是含糊其詞,敷衍了事。他應該是個真正的無神論者吧。
    我失望道:「你真是一點浪漫情懷都沒有!我倒認為,人死後會到達另一個地方,和死去的親人團聚。對了,你知道靈魂離體的瀕死體驗吧?」
    陳爝闔上書本,對我笑道:「知道啊,不過我是不相信的。其實心臟驟停之後大腦也是具有較高活躍性的,人們在垂死邊緣,推動大腦意識達到一個較高的覺醒狀態,引發瀕死體驗相關的視覺和知覺。這就是所謂的瀕死體驗。這是一種物理反應,而不是精神反應。」
    這個解釋顯然沒有讓我滿意,我繼續問道:「你的意思是這種靈魂離體體驗是大腦自我調節的結果吧?」
    「不一定是大腦,也可能是對危險期病患投以治療的藥物所致。」陳爝把書隨手丟到沙發上,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杯,「比如氯胺酮(Ketamine)或者環己酮(Cyclo-hexanone)是靜脈注射的麻醉劑,其副作用類似於出現脫離身體的幻覺,所以這類藥物被冠之『解離型』麻醉藥的稱號,使用之後,患者不僅痛覺全無,就連身體部位都會出現『解離』現象。怎麼樣?這樣的解釋可以消除你內心的疑惑了吧?」
    無論什麼事,陳爝似乎總能找出答案,然後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來說教。說實話,我非常不喜歡他這樣的個性。
    我拿出新買的《神秘探索》雜誌,放到他面前,說道:「那如果有人見到了地獄呢?」
    聽我這麼一說,陳爝微微皺起了眉,反問道:「你說什麼?」
    「有個女人,在車禍之後出現了瀕死體驗,靈魂出竅,跟隨指引者來到了地獄。怎麼樣,這種情況難道也是你所謂藥劑所致的幻覺嗎?如果是使用了麻醉劑,為什麼記憶會如此清晰呢?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看一下這篇文章。」我把雜誌翻至刊登郭泰麟教授寫的〈地獄的風景〉那一頁。陳爝接過雜誌,開始認真讀了起來。
    趁這個空隙,我先為讀者簡單介紹一下我和陳爝。
    我的名字叫韓晉,今年三十歲,是一個普通的歷史老師,由於經濟上遇到了困難,所以求助於陳爝,和他合租在思南路上的一棟洋房裡。說起來,這棟洋房其實是凶宅,發生過殺人事件。它原來不是陳爝的房產,是他在美國教書時認識的一位朋友的。陳爝膽子頗大,對這種事也不放心上,心安理得地住了下來。他朋友也不要他房租,就當他是免費看管房產的管理員。
    而陳爝這個人更是有意思,他小我兩歲,原本是美國某知名大學的數學系教授,因為一些個人原因,被校方開除,從此遠離學術界。回國之後,曾協助上海警方破獲了幾起殺人事件,受到市局刑偵隊長宋伯雄的賞識,偶爾會得到一些諮詢費。現在想起來,第一次見識到陳爝非凡的推理能力,是解決今年夏天發生在上海郊區的「黑曜館殺人事件」的時候。他以乾淨俐落的邏輯推理,破解了二十年前的謀殺案,令現場所有人都深深折服。
    陳爝把手上這本雜誌翻來覆去讀了好幾遍,大約過了十分鐘,他才緩緩抬起頭。
    「韓晉,你去把上海地圖給我拿來。」
    「你要地圖做什麼?」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別廢話,快點拿來。」陳爝目不轉睛地看著雜誌,嘴上催促道。
    他的表情非常嚴肅,不像是在和我開玩笑。
    我立刻起身,跑上二樓取來地圖,然後遞給聚精會神看著雜誌的陳爝。明明在討論瀕死體驗的事,突然要地圖做什麼?陳爝經常會做這些莫名其妙的舉動,熟悉他的人也見怪不怪了。他攤開地圖,移動指尖,像在地圖上尋找什麼。突然,手指的動作停頓下來。我順著他所指的地方看去,是棲山路和羅山路的交界點。
    這不是吳茜出車禍的地點嗎?為什麼陳爝要尋找這個地址呢?
    正當我打算開口詢問,陳爝卻搶先開口了:「韓晉,我還得麻煩你一件事。」
    「什麼?」我問道。
    「最近的報紙,大約從十二月五日至今所有的社會版新聞,都整理出來。」他剛說完,又從牛仔褲口袋中取出手機,撥了一串號碼,然後對著電話說道:「喂,宋伯雄隊長在嗎?我是陳爝,我想麻煩他辦個事。好,他回來你替我轉告他,事情是這樣的......」之後他壓低聲音交談,我完全聽不見他在說什麼。
    我把他要的報紙整理完畢,堆到他面前。見他如此忙碌地尋找著什麼,我實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怎麼了?可以告訴我嗎?」
    陳爝沒有理會我,在一堆報紙裡尋找著什麼。
    「我說......」
    「你上網查一下,近日上海市區內有沒有報導發現女人的屍體?而且是全裸的女屍,死亡時間應該有好幾天了。」
    「什麼?屍體?」我瞪大雙眼看著陳爝。
    「是啊,你還磨蹭什麼,快去查啊!」
    「好,好,我這就去!」
    帶著滿肚子的疑惑,我跑上自己的臥室,打開電腦,開始登陸各大新聞網站查找起來。為什麼要找屍體呢?陳爝怎麼會知道有人被殺了呢?這一切實在太奇怪了!可是即便我現在去問,他也不會把實情告訴我的。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滑動滑鼠,翻了幾頁,有一條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

    1月6號上午5點20分,上海寶山區公安局接到一位拾荒者的報警電話,在顧北東路路段發現了一具女性屍體,警方隨即派出警力封鎖了事發現場,並對現場進行勘察處理。經民警調查,死者為女性,年齡30歲左右,黑色直髮,身高160公分,渾身赤裸。經法醫檢查,發現屍體時屍身出現腐敗綠斑,初步斷定死者已經死亡5天以上,死因為心肌梗死,並非謀殺。到目前為止死者身分還沒有查清,藉此機會希望廣大群眾能夠積極給警方提供線索。

    「我找到了!在寶山區真的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我對著樓下喊道。
    陳爝聽到我的呼喚,三步併作兩步地跑上樓。他看著電腦螢幕,難掩臉上興奮的神色,說道:「韓晉,幹得漂亮!看來我的推測沒有錯,真的發生殺人事件了!」
    「哪有殺人事件?你仔細看新聞,上面寫得清清楚楚,死因是心肌梗死。難道是用某種手法讓她心肌梗死的,比如用針管把空氣注射入動脈這種?」
    「那是電影情節,現實中這點空氣是行不通的。」陳爝笑道,「不,這位死者確實是死於心肌梗死,我說的殺人事件可不是這件。現在幾點?」
    我看了一眼手錶,回答道:「下午兩點。」
    陳爝直了直身子,亢奮地說:「事不宜遲,我們趕快行動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行動?去哪兒?」
    「當然是去抓殺人凶手啦!」陳爝衝著我神秘一笑。
    我完全被他搞糊塗了。

    〈五行塔事件〉

    第一部 馬逸鳴的手記

    致命的墜樓事件再度上演。
    柯林•坎貝爾──如今已成為被一套紅白條紋睡衣包裹的柯林──臉部朝下倒臥在石板地上。在他頭上六十英尺高的窗戶敞開著,窗玻璃反射出微弱的月光。彷彿是滯留在湖面而非從那兒升起的薄層白霧,在柯林蓬亂的頭髮上結了許多露珠。

                           ──約翰•狄克森•卡爾《連續自殺事件》
    1

    獨自在房間裡想了很久,我還是決定把這次的事件用手記的形式記錄下來。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年,可恐懼還盤踞在我的心頭。
    作為一名醫生,對於生老病死這些事,其實我早已看得很淡。我原本以為,在這個世界上,再無任何事情可以讓我動容,直到發生了去年的事件。現在,握住筆的手還在發抖,我必須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才能把事件完整地記錄下來。
    在開始記錄整個事件之前,容我先介紹一下我的一位故交,也可以說是我的好朋友——林志堅先生。
    在中國雲南,提起林志堅先生,每個人都會豎起大拇指。因為意外,林志堅的父母很早就離開了他,他是由祖父母養育成人。早年在工廠做過搬運工,在餐館給人洗過盤子,甚至打掃廁所,好多低賤的活兒都幹過。儘管大家都知道,林志堅最終是靠房地產發家,但中間的創業歷程卻無處可查。但不管如何,我對這位億萬富翁卻一直心懷敬仰,這不單單是因為,我是他的私人醫生這麼簡單。
    歸結來說,可能還是因為他的人格魅力。
    我和林志堅相識在二○○○年,自此之後,我們經常見面。我在昆明的一家私立醫院工作,林先生是我們醫院的大股東,從某種意義上講,我也是他的員工。可是,對於屬下,林先生從未紅過一次臉,從未罵過一個人。要知道,這對於他這種身家的大老闆,簡直是匪夷所思!這種態度,令所有人談論林先生時,都會面帶微笑,讚不絕口。
    那個時候,每個月我都會坐車去林先生的府邸,為他檢查身體。可喜的是,他的身體狀態一直很棒,簡直和二十歲的小夥子沒兩樣。光是看指標,很難想像他竟然已是個年過六旬的中老年人。當然,去給林先生檢查身體,我是發自內心的歡喜。不僅可以聽到他風趣的談吐,還能吃到他府上的佳餚,真是令我樂不思蜀。有時候聊得晚了,來不及回昆明,林先生還會留我在府上過夜,真是貼心至極。
    寫到這裡,我的淚水又情不自禁地流了出來。
    所以,當我聽見林先生噩耗的時候,我本能地拒絕相信,甚至感到莫名的憤怒!我多麼希望這是好事者的謠言!
    「家父生前一直和我說,馬醫生是家父最信任的人之一。」
    打電話給我的,是林先生的女兒林媛。林先生福氣好,有一雙兒女,可惜夫人很早就離世了。不過,續弦陸女士也對這個家付出了很多。雖然林先生和她沒有孩子,但她一直把林先生的孩子視如己出,對他們的生活關懷備至。可是,林媛似乎不太喜歡這位後母。這也是人之常情,林先生從未責怪過她。
    「林先生,怎麼會......這麼突然......」我盡力握住手機,不讓它摔到地上。
    「家父是自殺的。」
    林媛的聲音聽上去很平靜,也許是她在壓抑自己的感情。
    「自殺?這不可能啊!上個月見林先生的時候,還說打算下半年去埃及呢,怎麼突然就自殺了?這說不通!說不通!」我情緒激動地說道。
    「我也不信。」
    林媛的回覆很短促,讓我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警方憑什麼說,林先生是自殺的呢?」我提出了疑問,「有沒有證據?」
    「家父是墜樓而亡,他所在的房間,門是從內鎖上的。當時在房間內的就他一個人,這點很多人可以證實。所以除了他自己,沒有人可以接近他。」林媛說道。
    「墜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難道林先生那天是住在......」
    「沒錯,家父當夜是住在五行塔上。」林媛似是看穿了我的心事,直截了當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我心下一片冰涼。
    五行塔!又是五行塔!
    這座建立在雲南騰衝地區的奇怪建築,已經連續奪走兩任屋主的性命了。
    說起這棟五行塔,容我花一些篇幅,為大家介紹一下。最初花鉅資建造這棟建築的,是留德建築師王珏。據說他花了五年時間,克服各種技術上的問題,終於完成這棟舉世無雙的高塔。雖然說是「塔」,但它與尋常的寶塔外形上全然不同。我們都知道,塔這種建築,最初是用來供奉或收藏佛骨、佛像、佛經、僧人遺體等的高聳型點式建築。我們習慣把這種建築稱為佛塔。當然,在漢語中,塔也指高聳的塔形建築,這一概念與東方傳統的塔,沒有太多的關聯,如艾菲爾鐵塔、比薩斜塔等。
    所以說,這棟建築稱之為塔,純粹是因為外形上的關係。五行塔如同金字塔一般,越往上,體積越小,只剩一間屋子。
    然而,讓五行塔區別於其他建築的根本原因在於它的材質。五行塔是用了五種完全不同的材料建造而成的。塔一共五層,每層都用了五行中的一種元素,來充當建築材料,換句話說,五行塔中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
    最下面一層使用了中國傳統的夯土技術。夯土,顧名思義,便是把泥土壓實。這類被壓實的泥土,特點是結實、密度大且縫隙較少,非常適合用於房屋建築。第二層,建築師使用的材料是火山岩,但主要的原料,還是石塊。火山岩則象徵著火元素。到了第三層,房間全由強化玻璃組成,玻璃與玻璃間隔中還有水,遠遠望去,便有美輪美奐,清澈透明的體驗。第四層,是木質結構的房屋,使用的是最堅固的杉木作為主材料,木梁在屋頂縱橫交錯,撐起了用銅支撐的第五層,也就是象徵金元素的房間。
    由此,從上至下,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構建出了這棟奇思妙想,並且帶有一絲詭異色彩的建築。
    建完這座五行塔之後,王珏以極高的價格,拍賣給了當地名噪一時的富商周健。雖然在荒郊野外,但周健對五行塔癡心不已,慢慢開始對那些普通的樓房不屑一顧。最初,周健還會偶爾去其他地方住住,但時間一久,他便只肯留在五行塔,哪兒都不願去了。即便是他的妻子舒文秀苦苦哀求,也無濟於事。其原因之一,在於周健是一個建築迷,對世界各地奇怪的建築,總有一種嚮往。何況這棟五行塔如此特殊,除了他之外,誰都沒法擁有。
    漸漸地,有傳言說,這棟五行塔受過詛咒,它的主人,最終都會走向極端。對於這個傳言,周健也有所耳聞,可是,他是個唯物主義者,根本不會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謠言。
    他繼續住在五行塔裡,一步也不邁出他那位於塔頂的房間。
    他相信金元素,可以給自己帶來好運。
    直到有一天,他打開窗戶,縱身一躍,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