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心有魚力不足03
王爺,心有魚力不足03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限量贈品
『星夜閃耀』柔光L夾(贈品)
剩餘:61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知名網站大手 兔子殿下 × 學生繪師 正太控小米

    ★ 賀!兔子殿下系列作《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影視化殺青!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人氣作家兔子殿下全新作品上市!!
    ★ 萬眾期待!最萌組合 兔子殿下×正太控小米 升級2.0再度聯手!
    ★ 知名文學網Top點閱率作家「陌上人如玉」歡樂鉅獻!
    ★ 韓國知名遊戲「劍靈」第一屆時裝設計大賽銅賞繪師 正太控小米 繪製

    這個世界太混亂?
    于淼淼愉快的失憶了!


    王爺昨天下跪求婚?已經忘光光啦!
    『人家只是一條普通的野生魚~』

    難道要他再求一次?!ONE MORE TIME!❤❤
    王爺:「蠢魚!快吞回火雲珠!給本王變回人形!」
    于淼淼:『咕嚕咕嚕?』

    知名網站大手 兔子殿下 ×  學生繪師 正太控小米
    ★ 賀!兔子殿下系列作《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影視化殺青!
    ★《大理寺少卿的寵物生涯》人氣作家兔子殿下全新作品上市!!
    ★ 萬眾期待!最萌組合 兔子殿下×正太控小米 升級2.0再度聯手!
    ★ 知名文學網Top點閱率作家「陌上人如玉」歡樂鉅獻!
    ★ 韓國知名遊戲「劍靈」第一屆時裝設計大賽銅賞繪師 正太控小米 繪製

    這個世界太混亂?
    于淼淼愉快的失憶了!
    王爺昨天下跪求婚?已經忘光光啦!
    『人家只是一條普通的野生魚~』

    難道要他再求一次?!ONE MORE TIME!❤❤
    王爺:「蠢魚!快吞回火雲珠!給本王變回人形!」
    于淼淼:『咕嚕咕嚕?』


    鬼爪子王爺竟然真的當眾對于淼淼下跪求婚了!
    即使她一身雙魂、身上詛咒未解生不出子嗣,他也鐵了心要娶她。
    然而,一次打鬥中,小戀意外讓萌萌的另一半魂魄飛進了于淼淼的身體!
    于淼淼還沒搞清楚狀況,就遭到隱藏的敵人算計,靈魂被偷走了!
    啊啊!人家不要離開身體啦,不然就再也見不到鬼爪子了!!

    被奪走魂魄的于淼淼失去了記憶!誰都不認得,也不記得王爺的求婚……
    吐出火雲珠,她成為千年寒潭裡一條再普通不過的魚。
    即便如此,王爺還是把她帶回了身邊──
    無論妳變成什麼樣子,依然是我未過門的王妃。


    人物簡介

    于淼淼
    馬戲團雜技演員出身,意外從高空墜落,穿越在一條紅色鯉魚身上。
    性格:現代女性奔放的個性,經常在鯉魚與人類之間頻繁切換,導致時不時走光。
    人生目標:多多的美男,多多的皇子忠犬。

    衛九瀟
    異姓王爺,外號鬼手王爺。
    左手常年帶著玄鐵甲套,此手因被鬼軍傷過變成鬼手。隨著力量的使用,鬼手有蔓延全身的趨勢,最終會整個人變成半人半鬼的存在,一直在尋找能夠解決的辦法。
    性格:要強到從來不喊痛、從來不喊累,能坐著絕不躺著,鋼鐵般的意志。

    明如顏
    衛九瀟身邊的小廝。
    男生女相,外貌美豔,裝女人時可以騙過任何人。
    男子裝束時,喜歡在鬢角插一朵鵝黃色的花。因為他的存在,于淼淼時常誤會男主是斷袖。

    梅如畫
    王府的怪咖研究者。
    五十多歲的老頭子,神經與眾不同,會研究各類陰陽術,喜歡一邊解剖屍體一邊吃東西。
    因為長相太難看,被女主取外號:畢卡索的畫,形容他長得太立體。

    小戀(戀生殺)
    迷之人物──紅塵未破,只戀生殺。
    外表頹廢的美男子,穿著一身黑衣,眼睛細長,總是玩世不恭的樣子,對人的生死看得很淡,毫不關心。
    身邊常帶著一把繫著銀色流蘇的黑雨傘。

    三千鴉盡殺
    小戀帶著的黑色雨傘,可以變成烏鴉的樣子,平時喜歡落在小戀肩頭,只吃金子與寶石。
    化成傘張開時,內部可通往異次元空間。

    謝奕辰
    紫曜閣馭魂師。
    不拘小節的十六歲少女,紫曜閣最強繼承人,時常與戀生殺一同出現,最明顯的特徵是眼尾有顆小黑痣。
    腰間佩戴黑繩紫玉鈴鐺,數次解救眾人於水火之中。

  • 兔子殿下

    全職作家,寫作不綴,知名文學網作家。
    時常被讀者誤認成男子的、性別不明的女漢子一枚。
    文風多變,擅長多種風格與題材。
    歡樂脫線起來趣味無限,卻又喜歡在文中混雜詭異的情節與懸疑的氣息。
  • 第一章 于淼淼成為祭品!大祭司的真面目
    第二章 二殿下變成骷髏架子!
    第三章 戀生殺自曝身分
    第四章 搬去義父家,後宅隨她挑!
    第五章 血夫人的提議
    第六章 怨靈出沒乃是不祥之兆
    第七章 王爺向一條魚求婚
    第八章 魂魄融合,離開的時刻到了
    第九章 再次相見,魚兒為何不回來?
    第十章 也想保護他!于淼淼誤被法陣帶走
  • 「醒了嗎?」
    戀生殺的聲音再次響起,把她喚醒。
    于淼淼拚命喘著氣,就像剛從溺水中被救起似的。
    「我……我還活著?」視線逐漸清晰起來,她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地上,頭頂的天空綴滿繁星。
    她什麼時候來到外面了?
    而且額頭上有什麼東西貼在上面,擋住了她一半的視線。她伸手想要將它摘下,戀生殺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這個不能拿下來,不然……」
    她的手停在了那裡。
    「不然怎樣?」
    「不然萌萌的魂魄便會完全與妳身體裡的半個魂魄融合。」戀生殺的臉上沾了星星點點的血跡,已經乾透了,看上去有些狼狽。
    于淼淼試著坐起來,「我們現在……在哪?」
    「皇城外。」
    看來戀生殺已經把她帶出了將軍府。
    「衛九瀟他……」
    「他現在還不知道妳不在了。」戀生殺一手扶著她的肩膀,幫她坐穩,「大祭司逃了,是我的失誤,來不及追他……」
    想來是因為小戀要幫助她,所以才讓大祭司逃了。
    于淼淼噘起嘴,吹了吹貼在她額頭上的符紙,這個玩意貼在頭上,感覺自己就像是個殭屍似的,也不知道她要是站起來會不會跳著走。
    「于淼淼。」戀生殺轉到她面前,表情異常嚴肅,「有件事……我想說……真的很抱歉……」
    于淼淼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他,「是世界要毀滅了嗎?」
    戀生殺嘴角抽動兩下,「不是。」
    「那就是我要死了?」
    戀生殺沒有回答。
    「我明白了。」于淼淼抬了抬手,「你不用安慰我啦,我知道自己的命運,你現在就直接告訴我真相好了,我承受得住。」
    「真相就是……在這張符咒的效力消失前,妳還可以保有妳的意識,等它的作用消失後,妳有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
    「萌萌?」
    戀生殺默默地點了點頭。
    「到時我的意識可能會消失?」
    戀生殺又點了一下頭。
    「就是說,我們兩個人的魂魄要同時爭搶這具身體,誰贏的話這具身體就歸誰,我的解釋對吧?」
    看來要進行肉搏大戰呢。
    于淼淼暗暗鼓氣。
    如果這是一場公平的戰爭,她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將軍府。
    衛九瀟帶人趕到後宅時,蔡老將軍也同時接到了消息。
    院裡所有下人全都暈倒在地上,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但是卻沒有傷亡。
    梅如畫挨個查看了她們,「不過是中了咒式,明天會自己醒過來。」
    衛九瀟的目光沒有落在那些下人身上,他徑直穿過院子來到窗戶跟前。
    窗戶破了個大洞。
    明如顏立在那裡,低聲道:「王爺,剛才梅先生查看過了,這是怨靈所為,王妃莫不是被怨靈捉了去?」
    衛九瀟沒有回答,他猛地推開門。
    屋裡亂糟糟的,地上散落著可疑的碎屑,和乾枯的深色血跡。
    衛九瀟蹲下身,用手指去觸沾了一點血汙,嗅了嗅。血還沒有完全凝固,顯然屋裡的人離開的時間並不算太長。
    「府裡侍衛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衛九瀟冷聲質問。
    蔡老將軍這時也帶著手下進來,臉色難看。
    于淼淼是在他府裡出了事,這讓他的老臉往哪擱!
    「人呢,都死哪去了!」老將軍喝道。
    很快從外面進來了幾名將士,他們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他們不敢抬頭不是因為恐懼,而是恥辱感。
    將軍的義女出了事,他們卻一點也沒有感覺到,不管是怨靈闖進來還是什麼人……反正他們的臉面是全都丟盡了。
    這邊院子裡也都布有法陣,再說蔡老將軍可是鳳國內唯一能與鬼軍對抗的人,這事要是傳出去,蔡老將軍的名聲必會一落千丈。
    「回將軍,我們……什麼也沒有聽到。」
    「院門一直是關緊的,並沒有什麼人闖入。」
    「法陣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聽著手下的稟報,蔡老將軍越發氣惱,「你們這些年離了軍營,看來是越發沒用了,等明天你們全都給我滾回軍營去!」
    「將軍,請給我們個機會吧!我們會把小姐找回來。」
    「將軍,您別趕我們走,我們定會將功補過!」
    這些人也算是蔡老將軍身邊的死士了,又沒有什麼家人,所以自小便一直跟著蔡老將軍,將軍歸隱後他們也跟著退出軍營,甘願跟在將軍身邊。
    老將軍的喝罵全然激發了他們心中不甘的傲氣,他們何時曾犯過這種錯誤,在自家府裡還能把大小姐弄丟了!
    衛九瀟不去理會蔡老將軍如何處理自己的手下,他把屋裡細細查看了一遍。
    地上散落著可疑的白色粉末。
    明如顏也用手指沾起些,「這好像是骨粉。」
    地上還殘留著大量的血跡。
    沒人能說得清這些血是誰的,如果真的是于淼淼的話……
    眾人簡直不敢往下想。
    這麼多的出血量,想來是受了極重的傷,要是不能及時處理,怕是會危及性命。
    衛九瀟走到床邊時,目光忽地落在被子上。
    被子底下好像蓋著什麼。
    他伸出手,猛地扯開被子。
    「咦,是靜亦淨?」明如顏大驚,他上前探了探對方脈息,「看樣子她也是中了咒式,恐怕要明日才能醒了。」
    「梅如畫。」衛九瀟喝了句。
    乾瘦的老頭子從門外走進來,一邊走一邊搖頭,「奇怪、奇怪,院裡雖然有怨靈的氣息,但是卻找不到怨靈逃走的痕跡,難道它從進了屋後就一直沒出去?」
    聽了這話,衛九瀟眸光黯了黯,「你想辦法儘快將這丫鬟喚醒。」
    梅如畫看了看床上的靜亦淨。
    「王爺,此事怕是有些難……」
    「給你半個時辰時間,她不醒……」
    衛九瀟走到門口的腳步頓了頓,後面半句話他沒有說出來,眾人皆是心知肚明。
    眾人無不為梅如畫捏著把汗。
    好在這老頭子瘋瘋癲癲,根本沒往心裡去,反倒是興奮起來。
    「有意思有意思,我很久以前就想試一試能不能提前破除這種咒式了。」
    看著梅如畫摩拳擦掌的樣子,眾人默默無語。
    真是什麼樣的人跟什麼樣的主子,叱幽王的身邊,怎麼可能會有正常人。

    千年寒潭,山頂。
    于淼淼望著冰冷無溫的潭水,幽幽嘆了口氣。
    兜兜轉轉,她還是又回到了這裡。
    「在想什麼?」身後戀生殺問道。
    「在想……這裡可真是個殺人滅口的絕佳拋屍之處啊。」
    隨著她呼出的氣息,額頭上貼著的符紙一揚一揚,就像一道門簾,有些滑稽。不過這個時候,任誰看到這一幕都笑不出來。
    戀生殺臉上毫無表情,細長的眼睛凜冽懾人,再加上他半個身子全都被血浸透了,臉色白得嚇人,冷不丁看上去就跟個鬼似的。
    「別忘了你答應我的,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要把火雲珠還給衛九瀟。」于淼淼叮囑道。
    「知道了。」戀生殺語氣乾澀,他頭上罩著的兜帽遮住了他大半張臉,所以于淼淼看不到他的眼睛。
    「最後還有件事……」于淼淼回頭望著他。
    「什麼?」
    「如果……最後失敗的話,能不能……留我一條命?」
    戀生殺身體一僵,夜色昏暗,他的這個小動作根本看不出來,但還是被于淼淼發現了。
    「女人有時候還是笨一點的好。」他確實是有過這個打算,如果于淼淼和萌萌全都沒有醒來,那麼與其看著她變成個傻子,還不如他親手送她上路。
    早些入輪迴的話,她也能早點轉世。
    于淼淼乾笑了一聲,「鳥雀尚且苟且偷生,我當然也不想死啊,所以希望你能放我一馬。」
    「到時……妳誰也不會記得,活著豈不痛苦?」
    「痛不痛苦是你自己的感覺,我卻是很珍惜這條命呢。」
    「妳還想回到他身邊?」
    于淼淼嗤嗤地笑,「怎麼可能?既然你都帶我到這了,不如就讓我回到水裡,重新做一條魚吧!雖然水裡寂寞了些,不過總好過被人釣走做成魚湯,也省得你手上沾了我的血。」
    「我會讓妳死得毫無痛苦。」戀生殺幽幽道,「而且我會補償妳。」
    「什麼補償?」于淼淼有些好奇。
    「因為我是引魂人,所以我可以親自送妳入輪迴,我會讓妳在下一世活得衣食無憂。」
    話音剛落,于淼淼哈哈大笑,「小戀,你還真是天真。」
    戀生殺被她笑得愣住了,「有什麼不對嗎?」
    「來世跟我有什麼關係?」
    戀生殺微微蹙起眉頭,「那是給妳的補償。」
    「我還會記得現在的事嗎?」
    戀生殺搖頭。
    「那不是我。」
    「不,她就是妳。」
    「不不不。」于淼淼搖著手指──NO、NO、NO,騷年喲,那不是我,于淼淼只有我一個,鬼爪子也只有一個。
    「來世與我無關,我只想安安穩穩地過自己的小日子,不用很有錢,吃喝不愁就好啦,要是身邊再有個心疼自己的男人,那就更完美了。」
    這時,她額頭上的符紙突然憑空化為灰燼。
    于淼淼筆直地站在那裡,雙目圓睜,眼睛裡空洞一片。
    戀生殺唇角掠過一絲痛楚的弧度,他用手拉低了兜帽邊緣,完全將自己的臉遮住了。
    現在,他除了等待別無他法。
    他在等,于淼淼再次醒來。
    或是他的萌萌,或是于淼淼……或是……什麼也不是……
    戀生殺靜靜地立在于淼淼面前,凝望著她那空洞無神的眼睛。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見于淼淼的身子晃了晃,一道白光自她的肩頭飛起,化作一隻黑色的蝴蝶,如同一道流星,咻地劃過夜空,飛向遙遠的天際。
    戀生殺大驚,叫了聲:「不好!」飛身追出去。
    無人的寒潭前,于淼淼獨自佇立,空洞的眼神內閃過一絲微弱的光芒。

    虛幻的空間內,于淼淼筋疲力盡的癱軟在那裡,在她面前,只剩下了一個與她相仿的人影。
    剛才被她逼出身體的,正是萌萌的魂魄。
    其實她也不知為什麼,原本她是敵不過對方的力量,可是在最後關頭,她好像聽到了對方的一聲嘆息。
    緊接著,萌萌的魂魄便自己掙脫出她的身體,飛走了。
    于淼淼打量著她面前剩下的一個「自己」。
    奇怪,萌萌的魂魄已經離開她了,那麼剩下的這個人是誰?小戀說她一身雙魂,可是她的身體裡卻出現了第三個不明的魂魄……
    對了!
    她突然想起來,她並不是這具身體的原主。她是穿越過來的,占據了這具身體,剩下的這個魂魄應該就是真正的、這個世界的于淼淼了。
    現在她該怎麼辦呢?
    她不禁有些猶豫起來。現在醒過來的話,她就沒有機會將這最後的一個魂魄「趕」出身體。原主的魂魄存在的話,她仍是一身雙魂,沒有辦法解開化魚的詛咒。
    「喂,妳能聽見我說話嗎?」她在對方的眼前擺了擺手,想要喚醒對方。
    正當于淼淼處於意識的混沌之際,在寒潭一側的幽暗中,緩緩走來一道白色的人影。
    從身形看,像是一位女子,披著白色的披風,披風將她全身裹住,散發著詭異的螢光。雖然是在夜裡,這抹白卻不會讓人覺得顯眼,它時不時隨風隱沒在黑暗中,只偶爾會在星光下閃爍出微光。
    女子緩緩來到于淼淼面前,伸手撫摸著她的臉,然後將她脖子上戴著的那顆會防止她突然變成魚妖的珠子項鍊扯斷了。
    「反正只剩下了半魂,不如就讓……取了去……煉成引魂血玉……也算是助……一臂之力……」
    女子在于淼淼的胸口畫出符式。
    幽幽的女聲時斷時續,于淼淼聽不真切。
    于淼淼這時仍在自己的意識當中無法醒來,雖然她可以聽得到外界的聲音,但是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在虛幻的意識內,她與眼前的身體原主只能有一個人可以占據這具身體。
    就算她是個外來戶,可也不想學什麼大公無私,就這麼把機會讓給別人。她正試圖喚醒身體原主的魂魄,忽覺頭頂一股大力襲來,她的魂魄竟不由自主的被吸了出去。
    啊啊啊……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她要被吸走啦!
    她的魂魄要是飛出身體,她就再也見不到鬼爪子啦!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
    于淼淼伸手亂抓。
    然而在虛幻的意識中,沒有什麼東西能供她抓住,倉皇中,她拉住了對面那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原主的魂魄。
    「妳醒醒啊!外面有個奇怪的女人想要把我們吸走!」她向她大喊。
    可是那個「自己」毫無反應。
    眼看她們一起要被吸出身體,本能促使于淼淼抓住另一個「自己」,將她拉到自己身邊,試圖抵擋那股強大的力量。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