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起源:解開靈魂千年之謎
靈魂起源:解開靈魂千年之謎
  • ISBN13:9789863586319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亮顯
  • 裝訂/頁數:平裝/296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05/01
  • 中國圖書分類:靈魂論;來生論
  • 促銷優惠:65週年慶-單79三75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台灣少數研究靈魂學專書裡的優秀作品,帶你一起掀開靈魂的神秘面紗。
    ◎透過現實現象、論文案例、科學方法,討論靈魂的形成、本質、樣態與各種活動。
    ◎解釋當今的神秘現象,並做人類臨終關懷,讓生命從今生到來世,都得到美好的指引。

    如果能夠瞭解生死,清楚死後靈魂不滅的事實,以及死後將會遇到什麼事,我們會更知道現在該如何活著,這便是現代生死學和靈魂學的意義。

    人類自有靈魂記載,迄今逾六千多年,雖然曾有學者對此進行研究,但沒有人能以科學方式證明靈魂存在,自然也沒有得出與靈魂有關的任何「操作型定義」,所以一直沒有長進,本書作者於是發心,從科學與廣大的角度,探討靈魂的本質與各種現象,以理性探索神秘,為靈魂理論做了一次整理與革新。

    本書的前半部,通過說明得到一般性結論,以確認靈魂的實存,繼而指出靈魂在身上的演變;後半章節,討論了從靈魂視角看到的世界,同時也指出「靈界」的可能位置,提出一些實驗概念設想;最後,更提出臨終關懷的一些建議,強調未來去處的因應。

    夢中,朦朧間,我跟著一位「法師」,來到空屋前。跨過門檻,進入室內。
    我:「咦,那不是爸?!」爸前面還有個高腳架的火盆?啊,爸不是過世了嗎?此時,再看清楚爸的面容,真的是白白的……
    我開口問:「爸你在這裡幹嘛?過得好不好?」
    岳父,沒講話,但是他開始動作,突然拿出一堆金紙丟進那個高腳火盆內,金紙燒起來了,熊熊火焰,繼續的燒……

    清醒後我轉告妻子:「老婆,昨天夢見妳爸,爸的意思好像是,讓我們燒些金紙給他耶!」
    妻子:「欸,奇怪耶……(還沒講完)」
    我立刻接著:「難道妳也夢到一樣的情形?」
    妻子:「不是啦,是我媽前幾天夢到,因我爸骨灰最近要入塔,似乎不順利,媽後來去問人,法師說金紙燒不夠……」

    靈魂,就是意識的一種,這個「意識」富含了傳承的人類精神,而且是不會隨肉體死亡消失的一種對立「存在狀態」,你感受到靈魂了嗎?


  • 臺灣北部人,出生於典型小康家庭,研究所畢業;內心非常討厭拘束,也不喜歡成為他人焦點;我一直認為,在物慾橫流的「險惡人間」生活,竊以為「清流」著實不多,那麼惦惦吃三碗公,只要能夠安靜的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成了指導人生的最適原則。
    先後在公務機關、傳統產業、電子行業擔任管理工作,期間在上下級之間的「鬥法」,各種甘苦談都是「兵家」常事;歷任大型設備公司的黑手工程師,電子製造工廠部門經理,前沿科技公司的首席運營長,「造鎮」規劃公司執行長等職務。
    正因為人生滋味開始「濃縮」,才發現有了自我「味道」,希冀成為「靈魂理論」的革命家。我們知道很多人的過去,其中快樂的時光總是太少,而令人不想記起的艱辛總是太多;但是先走一遍的人,是上天賜予的「禮物」,因為從艱辛中學習,就會認同存在,而「存在」正是靈魂的本具。
  • 人類自遠古以來,就對「靈魂現象」充滿敬畏與好奇,事實上很多人內心都非常渴望「見到鬼」,無論信與不信,不免都想目睹其廬山真面目,就算確認一下真假也好;可惜的是,「鬼魂」卻不為我們的肉眼輕易所見。我認為,這或許與光線原理及「靈魂結構」有關,也與祂們之中「有些」靈魂不想為人覺察有關。
    出於人生的連串順遂與不順遂,算一算我與「鬼神」緣分,前後也有三十多年;然而總是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對於愛追根究柢的我,很是打擊與懊惱。但是,這些年根據我的主觀經驗、直覺或客觀分析、判斷,我非常肯定靈魂是存在的,有一段時間卻弄不懂祂們到底是「什麼」?就這樣,蠅營狗苟於三餐,時序快要來到人生半百。
    看著孩子們慢慢變大,我開始回顧自我,看看自己的過往,檢討一下哪些做對了,哪些做錯了的,還有哪些事該做而沒做,以及哪些事就不要再去做了等等;結果有些與自己設想相符,有些則與志願不符,還有些結果根本屬於「突變」,但這就是人生啊!人生想要百分之百滿意,談何容易?可是,至少我們先要做到沒有太大的遺憾!
    半世紀前,西方有批科學家曾立志解開靈魂之謎,很可惜的是,他們最後沒有成功;近年台灣與靈魂現象有關,較為膾炙人口的書籍,大概也只有張開基先生的《廣義靈魂學》與索菲亞女士的《靈界的譯者》系列等等。受到他們對靈魂現象闡釋的啟發,使我有了提筆的衝動,我們怎麼就不能把靈魂這件事,好好來一次的全面解釋清楚呢?
    我一直認為臺灣是一塊非常適合研究靈魂的沃土,但在我們的文化之中,卻缺乏普遍的客觀科學精神;臺灣人對各種靈魂現象,若不是停留在人云亦云的道聽塗說,要不就駐足在主觀的信不信層次,所以「平民靈魂學」就一直沒有長進。
    仔細想想,真正願意去做一番分析、下功夫探究的人幾乎屈指可數,所以靈魂雖然實存,但有時候出於誤會的被誇大附會,本來是真的,也就被解釋成假的;諷刺的是,這種真假難辨的混亂現況,其背後又有許多原因與動機,其實也足以寫成另外一本書。
    由此,我浮現了一種「反骨」,看看能不能去其糟粕,把靈魂現象按科學方式,儘量予以解釋清楚。因為靈魂議題的面向真的很廣,想要真正弄清楚,幾乎就要弄懂關於人的大部分面向,包括但不限於「生理」、「心理」、「人文」與「一切科學」等。
    雖然我從未動搖探討靈魂根源的決心,但在作業上一直斷斷續續,有時候因為被其他事情打斷,有時候又出於思索上的停滯;前後陸續泡在圖書館,大約花掉三年時光,而真正開始動筆到初稿完成,大約三個月左右,不可諱言,其中思路一定還有進步空間。
    為力求審慎,我們儘量採用可靠事例,但仍不能避免經過挑選後,只能用少數事實做為論證;在本書的前半部,通過說明得到一般性結論,以確認靈魂的實存,繼而指出靈魂在身上的演變;然後在書的後半章節裡,我們討論了從靈魂視角看到的世界,與此同時,我們也指出「靈界」的可能位置,提出一些實驗概念設想;進入尾聲之前,我們提出臨終關懷的一些建議,強調未來去處的因應。
    其他還有很多我想談,但沒有辦法一次納入本書的議題,譬如關於你我的「明日世界」,我只用了一篇章節描述。但是,就我所知,實質的地獄面積是遠遠大於天堂的?我認為或許這與社會制度、人性中的「墮落」有關,還有所謂「冥界」與「靈界」應該明確定義與劃分。
    由於制度面的畸形,活出坦白的人其實不多,很多人在意他人稱讚,卻無法勇於對人生負責,「地獄」這種境遇,因此一直擴大不是沒有理由;所以人人都應自我觀照,深刻的認真想一想,到底等待你的「永恆」是什麼?同時,由於時間限制,我也知道有些問題還需要再釐清,一旦出現更好的結論,我們可以在下一部書中分享給有興趣的讀者。
    根據描述上的需要,我們從本書一開始,就會交互使用以下字眼,例如,「靈魂」、「鬼魂」、「靈體」、「肉體」、「身體」等等。這些詞有時是「等同的」,有時又存在層次意
    義上的差別,應視描述的場景而定;坦白講,由於「靈魂學」的科學研究,還在起步階段,容或暫時留下一些定義的寬廣,才不會把自己擠進死胡同。
    因此我們從《辭海》中挑出最適表意的詞義,這些詞義集合大致如以下:「靈魂」指心智、人格,起到統合作用的主宰與整體,有時形容活人,有時形容亡者;「鬼魂」指亡者的靈魂;「魂識」指鬼魂的意識;「靈體」指靈的體態,飄逸的形體;「魄體」指靈體的一部分;「肉體」專指人的身體;「身體」指人或動物的全身。
    希望這本書只是一個開端,在不久的將來,我還會繼續推進關於靈魂各項知識的更好願望;生為人子,這本書來不及獻給去年剛過世的先父,但是我相信先父在天之靈,已看到了我完成此書;同時我也要感謝所有與我有緣的共處的親友、網友、同事、各級長官、貴人與那些曾經共事的部屬,由於你們的出現,才讓我的人生如此豐富。
    從人類角度,我認為沒有什麼事比起瞭解「生死」還要重要,尤其還有很多人根本不清楚死後靈魂不滅的事實;顯然人們對「靈界內部」的認識,也還屬於一片混沌之地,既不清楚陽間與冥界的間隔,也不明白靈界內的特殊層次;所以我確切意識到,只有持續探索更多的事實論證,並且動手進行一些實驗,「靈魂學」才會得到一個普遍公平的結論。
  • 自序 
    壹 緒論 
    一、小學的幾次記憶 
    二、工作前的機緣  
    三、「法術」為什麼靈驗? 
    四、至親逝去的震撼 
    五、「終會一死」的想像 
    貳 現象研究 
    一、一切都是「自然主義」 
    二、現象學(phenomenology )的「現象」 
    三、方法的融合 
    四、質化與量化 
    參 靈魂有關現象 
    一、「筊杯」的機率問題? 
    二、身體可以出借給「誰」? 
    三、奇怪的養小鬼現象 
    四、觀落陰的特殊現象 
    五、關於瀕死現象的問題 
    六、其他的「出體現象」 
    肆 靈魂實存的確認 
    一、可資的實證現象 
    二、可以反覆驗證的證明 
    三、靈魂是「另外形式」的人? 
    四、死後確實還是存在的 
    伍 從夢境發展的起頭 
    一、「夢機制」的階段輪換 
    二、機能的演化 
    三、通過夢境的學習與創造 
    四、特殊的「清醒夢」狀態 
    五、關於「白日夢」 
    六、「眼睛」不是唯一感官 
    七、預知與遠距 
    陸 「魂識原型」即「意識」 
    一、意識的出現 
    二、「自我」與意識發展 
    三、心智地圖與情緒 
    四、「心物鴻溝」的難題想像 
    五、「魂識」的原型 
    六、由神經細胞支援的「替身」 
    柒 大腦的「狀態網路」 
    一、功能性網路 
    二、生命動力的來源 
    三、生物體內的量子現象 
    四、替身之中的替身 
    五、魂魄的旋律 
    捌 靈魂形成之謎 
    一、為了存續的「複製」 
    二、休眠或死亡 
    三、重啟的機轉 
    四、靈魂離體很快,且不會有痛感? 
    五、「靈魂」的發展演變 
    六、關於「魄體」的現象 
    七、熱力學的「熵」觀點 
    玖 靈魂的費米估算 
    一、靈魂外觀與「包絡面」 
    二、從靈魂的「視野」看去 
    三、重量與能力 
    四、記憶與知覺 
    五、溝通方式與靈魂五官 
    六、時空與移動 
    七、「存在」一定需要能量 
    拾 靈界性質與樣貌 
    一、整體外觀與範圍 
    二、平面高度與地理位置 
    三、性質與「入口」 
    四、內部的想像風貌 
    五、靈界與人界的衝突 
    六、吸引力問題 
    七、遺留人間的靈魂 
    拾壹 與科學碰撞 
    一、談談陰陽眼 
    二、穿不穿牆問題 
    三、靈魂之於人的好壞 
    四、一件靈魂滿忌諱的事 
    五、靈魂的宮廟地緣 
    六、讀心術與隱私衝突 
    七、靈魂與嗅覺 
    拾貳 明日世界 
    一、靈魂的起手式 
    二、進步的擴展想定 
    三、與亡者的溝通 
    四、臨終關懷的演進 
    五、看待未來的「去處」 
    六、前世今生問題 
    七、一些「夢境」的回顧
  • 四、至親逝去的震撼


    多數人沒有「死過」,在中年以前,一般人也都有自信,認為還不會「輪到」自己,因此就做好死後規劃的並不多。隨時光流逝,親友長輩們開始謝世,我才慢慢感受到人生是有限的。
    曾經,我問過自己同學,突然死了怎辦?答案無非,死了就沒了?!我提醒他們,若還有,怎麼辦?多數回答:「不知道!」顯然,大家對自己的死,也不以為意,到時候再說吧!
    但人死,萬一真的還在,你會不會傻眼?需不需要想一下呢?事實上,那天真會來臨,誰都躲不掉,不幸突然「被」來臨,再想怎麼辦的話,恐怕也是來不及的。人死,無非兩種結局:「所有一切消逝」或「發現自己還在」,信與不信都適用。所以,我認為人都應早做好「兩套」方案規劃,第一套是什麼都沒了的安排;第二套是計劃B,假設第一套出現「失靈」,至少你還有「第二套」!
    如果,你認為死後一切煙消雲散,那麼叮囑至親,遺留或期望之事,可請至親幫忙,結果也就不要煩腦,因為合眼之時,一切歸於消逝,何來煩惱之有;然而如果死後,發現與自己生前的預期相反,也不必驚訝,我在此處不已經告訴各位了
    麼?接受「新的狀態」與「新的環境」便是。
    大約三十年前,外婆出殯(五代同堂,親友之多),一行人浩浩蕩蕩,從台中直奔高速公路,於中午前抵達新竹墓地。
    外婆入土後,母親同舅舅們說:「從今天起,我們就真的沒父沒母了(彼時,外公已於三年前離世)。」等我開車回到南部住處,天已黑很久,睡前我想著說:「白天活人很悲傷,現在夜幕已低垂,會不會墓地其實熱鬧非凡?因為社區迎來了新成員,此刻外公說不定正挽著外婆表示,妳也來了!是否外婆見到自己多年不見的父母呢?當時,有親友覺得我這種想法滿「奇怪」的!
    大約九年前,岳父過世,彼時我對靈魂觀念,處於一知半解,應該說就是「麻瓜一枚」,即「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接下來發生一些情節,當時我心想,怎麼「又」這麼「巧合」?便開始利用工作之餘,著手開始閱讀有關知識,試圖尋找大家也想知道的「答案」。這些年來,當我回顧許多「巧合」,讓我花了大半輩子時間,卻又繞回原點,才發現原來自己內心,最想做的事就是「解開靈魂之謎」。

    場景一
    進入夢鄉,朦朧間,我跟著一位「法師」,我後面還有三「人」。一行共五「人」,我排在第二,由「法師」領頭,好像當兵排隊似的,一行「人」從左邊繞過一處小廣場,來到空屋前。跨過門檻,進入似乎是一個滿大的室內。
    我:「咦,那不是爸?!」爸前面,還有個高腳架的火盆?啊,爸不是那個了嗎?突然意識到此處是那個地方!哇啊,那……此時,再看清楚爸的面容,真的是白白的。
    我趕緊轉身對「法師」說:「我們不會說鬼的話,怎麼辦?我怎麼跟我爸溝通?」
    法師:「沒關係,來,我這裡有這個(一顆圓形大丸子,飛壘口香糖大小),吃了這個,你就可以跟鬼說話。」
    我:拿過來,丟進嘴裡,嚼了幾下子,其他人也吃了。
    我開口問:「爸你在這裡幹嘛?過得好不好?」
    岳父:沒講話,但是他開始動作,突然拿出一堆金紙丟進那個高腳火盆內,金紙燒起來了,熊熊火焰,繼續的燒……。

    場景二
    一大早進入辦公室,想起昨晚「奇異」的清楚夢境。後怕是想象,我看除了我是人,其他的「人」其實大概統統都是鬼,趕緊照會一下妻子,反正是她老爸。打開電腦通訊軟體,從廣州撥回臺灣給妻子。
    我:「老婆,昨天夢見妳爸,爸的意思好像是,讓我們燒些金紙給他耶!」
    妻子:「欸,奇怪耶……(還沒講完)」
    我立刻接著:「難道妳也夢到一樣的情形?」
    妻子:「不是啦,是我媽前幾天夢到,因我爸骨灰最近要入塔,似乎不順利,媽後來去問人,法師說金紙燒不夠……」
    當時,我在海外工作,娘家事也幾乎不過問,一切委由妻子處理。後來從妻子口中得知,岳母基於環保認為,人過往就沒了,何必燒一堆金紙?燒點意思就可以了。岳父生前樸實,到底是來找我發牢騷?或其實是請我轉告岳母知之?事後,老覺得岳父顯像地方,好像在哪裡見過,回臺灣才發現,即岳家附近小土地宮廟。想想,岳父生前是義交大隊,人面闊、朋友緒論靈魂起源:解開靈魂千年之謎多,熱心鄉里事務,沒想故去後「熱情」依舊,難道在土地公廟當差?紙錢幫人還是攏絡,就不得而知!
    岳父索討紙錢之舉,「熱心」是他老人家習性如此,作為晚輩我們也沒意見!再後來姐姐過世,對照岳父這次顯像經驗,靈魂確實真的存在。大約四年前,我在蘇州曾做出是否全家移居中國,放棄在臺灣的決定,沒想多年不再出現的岳父,竟再出現於夢境中表示「反對」!
    當人回憶先前景象,那種經驗是很生動的,因為景象可以從序列事物的表徵重新建構,但是回憶「心象」就不一定了,因為「心象」非常短暫,事後難以形容。幾年前,二姐過世,前一年我曾與她分享一些往生後的知識,並約好下世若還有機會,我們再做一次姐弟。
    這一世我們都太忙於彼此工作了,雖然在親屬之間,我們姐弟性質算最近似的了。彼時,姐姐抗拒死亡,認為老天對她不公,不想就此離世,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所以,對於死後繼續存在的這件事,也就半信半疑!姐姐過世前兩天,我經歷了以下情況,顯然人還在醫院彌留,「魂識」就會離體。

    時間: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午休小憩。
    場景一
    眼前出現一條彎道,由面前向右彎。哇塞,這路面怎麼都是透明的碎水晶塊耶,兩旁整齊一致的小草不高,但都是綠油油,晴空萬里,藍天有幾片白雲。
    我:「咦,遠處斜對面怎麼蹲一個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姐姐:笑容滿面的對我招手,好像是說,(弟)你來,快點來這裡。來,一起蹲下看看,就這裡,撿起一顆地面上的水晶……
    我:走著,趨近前心想,妳是誰???

    場景二
    午休結束起床,在書房工作,一小時之後……下樓!
    我:「啊,剛才那個人不就是二姐麼?她是用讀國中時的短頭髮面貌,難怪我一時想不起來她是誰,但又覺得好眼熟哦!」
    對妻子說:「不好了,二姐可能要走了,我剛才夢見她來告別了,我看到的情景如上,我的解讀是,自此大家陰陽兩隔『分道揚鑣』了。否則,怎會出現路的景象?」
    妻子:「……,不知如何是好。」
    事後,姐姐真的在兩天後仙逝,根據習俗,從家祭、火化、出殯,親人一行攜帶骨灰,前往預定樹葬區(我從未曾來過)。工作人員說下葬地點可自選,我們便循入口小徑往上,進入葬區第一眼看見的是龍柏樹,我想姐姐一生堅毅不屈,勇敢抗癌,可以想見身體承受太多痛苦與折磨。我因此提議,就讓姐姐葬在龍柏樹區吧,希望大家記住姐姐的堅毅,今天以後,姐姐只能讓我們永遠懷念了。原來,姐姐告訴我的是——她的樹葬地點,只是草地旁多了五顆直挺挺的龍柏樹,地面是緒論靈魂起源:解開靈魂千年之謎鋪好的碎石塊,非水晶,彎道角度方向則完全一樣,從正面看過去,路面前向,然後右彎。
    其實姐姐病逝前,身體非常不舒服,脾氣也不好,全賴妹妹就近照顧。但是往生後,我看到她都是笑的,好像病痛立刻解脫了!再者,事後驗證地面是碎石塊,而不是水晶塊,似乎姐姐一時之間,沒在我腦中找到近似的碎石圖像,而找了水晶圖像顯示,為什麼呢?因為碰巧當時,我才剛從江蘇省東海縣回臺,滿腦子都是水晶塊圖像!
    姐姐臨近癌末,情緒糟糕無比,只有妹妹陪伴,我滿擔心她亡故後,受執念繼續「幻痛」,畢竟肉體不存,自此當無痛才是。由此,顯然我的顧慮屬於多餘,「魂識」離體後的姐姐當下就豁然了,並以國中面貌微笑對我招手。後來,她還「出現」過幾次,我也感到突然,說託夢也不全然。其中,有天假日全家腳踏車健身出行,目的地是「中正露營區」,就這麼一路前行,很巧,途中竟經由北投地藏禪寺的「台中地藏寺分部」,讓我想起姐姐牌位不正在北投該寺麼?
    當天,姐姐竟栩栩如生出現在我房內,我在午休中看見她,為了確認自己不是做夢,甚至直接張開眼睛來看,確實看到她如生前一樣,恰恰就站在自己床前,時間大約三至四秒左右。此刻,對照寢室景物再熟悉不過,只是眼前出現早已過世個把月的姐姐,我卻一點也不害怕!事後,曾說給母親聽,母親還會感到怕,反而讓我當場忍不住就笑了。我說:「媽,她是妳女兒,妳怎麼會怕呢?就跟生前一樣,她還是她嘛!」

    場景
    房間寢室,床前地面。
    姐姐:「你怎麼知道張開基這人的?他講的是對的,我現在就是這樣……」
    我:「我就是無意間看到一本書,施寄青寫的,裡面提到他有這方面的研究啊,妳終於知道了喔?」咦……睜開眼看。
    我:睜開眼看到姐姐耶,閉上眼,再睜開眼看一下房間景物,姐姐妳……啊,我知道了!接著清醒了……
    因為姐姐出現在房內,由於擔心妻子會怕,當下沒有告知妻子,只是自己做好文字記錄。一般人認為人死一切就沒,但如果死亡後竟還有知覺,又會是什麼情況?我想第一反應即完全無法意識自己死亡,因為按照自己生前認知,既然死亡怎還會有知覺?總要經歷一段時間,才會「想」起什麼,然後意識到一些「不對」的事。除非,臥病在床已有一段時間,心理上已有死亡準備,即能在亡故後,「發現」自己應該死亡了。
    「化景」是靈魂試圖借用(我們腦中)圖像,與我們溝通的一種方法。其實,妹妹辦好姐姐牌位,說姐姐在地藏王菩薩下修行,我本來心裡是嗤之以鼻的,因為我認為靈界沒有菩薩這種偶像才對,既然姐姐已經過世,一定能夠清楚真相,不巧姐姐牌位辦妥當夜裡,竟以化景方式試圖告訴我「真相」!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