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粉妝奪謀 2(簡體書)
粉妝奪謀 2(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42元
  • 定  價:NT$252元
  • 優惠價: 7518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1.《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後,古言大家西子情全新口碑之作,連續數周榮登瀟湘書院榜首,在小說閱讀榜總策劃的“第三屆華語原創小說評選”中,獲得最受歡迎古言作品獎!

    2.棋局博弈,江山為賭,美人心計,粉妝奪謀。本文是西子情傾盡心力打磨的最新力作,延續《妾本驚華》超高人氣!收藏量高,近三千人評價五分,閱讀量超兩千萬,作者更稱本文人物是被她寵到心尖兒上的男女主……

    3.裝幀清新雅致,內文象牙白道林紙,絲滑觸感,柔和細膩,封面名家手繪東湖畫舫水墨畫,色彩感覺極佳。

    南齊朝堂,暗流洶湧。
    她,將軍府嫡小姐,卻不羈世俗,喜好江湖瀟灑。
    對那個一眼入心的少年,再也無法忘記。
    他,容安王府世子,卻病弱加身,偽裝紈絝公子。
    于那個青梅竹馬的小姐,名字刻骨銘心。
    雖是閨秀,卻善兵伐謀,縱馬輕歌,不僅執劍闖江湖,還能對弈天下棋局。
    雖是世子,卻潔身自愛,璞玉自灼,蟄伏多年,終被世人見識到他的奇才與風骨。
    她是風暖,他是葉裳。
    紅顏花鼓,微雨折丫,美酒金樽,懶懶桃花。
    棋局博弈,江山為賭,美人心計,粉妝奪謀。
  • 西子情

    女,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當紅大神級作者。“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門風月》《紈?世子妃》《妾本驚華》等。
  • 第一章 敲山震虎|001
    第二章 縱馬橫街|010
    第三章 以身抵債|019
    第四章 三堂會審|027
    第五章 相思成狂|039
    第六章 情深意厚|051
    第七章 錦盒傳信|059
    第八章 西坡賽馬|066
    第九章 葉裳之怒|077
    第十章 寵上心尖|089
    第十一章 收買人心|101
    第十二章 天地可依|112
    第十三章 桃花找來|123
    第十四章 貼身貼心|134
    第十五章 不遺餘力|142
    第十六章 風雅之事|153
    第十七章 深夜造訪|161
    第十八章 鬧禦書房|172
    第十九章 慣會耍賴|183
    第二十章 決計不嫁|194
    第二十一章 心滿意足|206
    第二十二章 行針盤問|214
    第二十三章 中毒截殺|222
    第二十四章 雲初陪訪|233
    第二十五章 嶺山織造|244
    第二十六章 將計就計|255
    第二十七章 深夜查案|266
    第二十八章 鐵券令符|278
    第二十九章 查國丈府|290
    第 三 十 章 表露心思|301
    第三十一章 下旨焚宮|312
    第三十二章 閉門謝客|323
    第三十三章 辭官之心|334
    第三十四章 夜半私會|345
    第三十五章 徹查舊案|357
    番外 小劇場之青梅竹馬(二)|369
  • 葉裳睡了半日,午時醒來,恢復了幾分精氣神。
      吃過飯後,他帶著千寒和易容的蘇風暖出了容安王府,驅車前往刑部。途經南齊京城最繁華的主街,正巧陳述從紅粉樓出來,與容安王府的馬車碰了個正著。
      陳述揮手攔住馬車,千寒見到陳述,立即勒住了馬韁繩,對他打招呼,“二公子。”
      陳述側著身子,手搭在車轅上,打量著千寒身邊坐著的蘇風暖,問:“這個人是誰?我以前怎麼沒見過?”
      千寒道:“世子新提拔的護衛。”
      “哦?”陳述探究地看著蘇風暖,打量半晌,也沒看出什麼究竟,只是普普通通的樣貌,清瘦清瘦的。他問:“你家世子這些年不是一直把你當作小心肝嗎?身邊除了你,不近外人,如今怎麼新提拔了個護衛?”
      千寒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回頭看向馬車。
      葉裳從裡面挑開簾幕,探頭向外看了一眼,懶洋洋地對陳述挑眉,“你昨夜沒回府,當真住在紅粉樓了?”
      陳述點頭,“是啊,不是你說讓我睡不著來紅粉樓的嗎?”
      葉裳笑看著他,意味頗深地說:“看來昨日睡得很好了?”
      陳述“呸”了一聲,“你腦子裡想什麼歪的邪的呢?小爺是唐突美人的那種人嗎?昨夜與瑟瑟聊了會兒天,雨下的太大,媽媽另外給我找了一間房間歇了。”
      葉裳瞅著他,“我說別的了嗎?只問你睡的好不好,到底是誰腦子想歪的邪的了?”
      陳述一噎。
      葉裳大笑,“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話落,他落下了簾幕。
      陳述吃噶,心裡暗罵葉裳這個渾蛋,心眼兒轉的也太快了,他剛剛話雖然沒說出來,眼神可不就是那個意思嗎?他氣惱地又挑開車簾,問:“你怎麼突然新提拔了個護衛?”
      葉裳靠著車壁,一腿平伸,一腿支著車懶洋洋地坐著,聞言問:“你聽說今日皇上下的聖旨了嗎?”
      陳述一直待在紅粉樓,睡醒了就出來了,自然沒聽說,立即問:“什麼聖旨?”
      葉裳看著他說:“聖旨命我大力徹查東湖畫舫沉船和靈雲大師謀殺案,著刑部和大理寺配合我。”
      陳述驚異,瞪大眼睛,“竟有這事兒?”
      葉裳點頭,瞅著他說:“你素來消息最靈通,可是如今剛在紅粉樓住了一晚上,就如此閉目塞聽。看來紅粉樓的紅袖香粉把你迷得暈頭轉向不知東南西北了。”
      陳述猛地咳嗽了一聲,瞪眼,“少扯有的沒的,我剛剛問你提拔這個新護衛的事兒呢。”
      葉裳看了蘇風暖一眼,見她微低著頭,板正著臉,神色木訥,真如一名合格的護衛,他笑著說:“這兩件大案交到了我手中,如今朝野上下,人心揣測,轟動不已。我為了小命著想,提拔一個護衛不該?”頓了頓,又說,“不止提拔他一個,只是今日帶出了他一個而已,聽話乖巧。”
      陳述聞言不再深究這個新護衛,對他問:“你藏著的那女子呢?”
      葉裳道:“走了。”
      “走了?”陳述揚眉,“怎麼會走了?”
      葉裳嗤笑,“怎麼就不能走?我容安王府又不是什麼風水寶地,她待不慣,我退了熱沒事兒了,她自然走了。”
      陳述唏噓,“你不是喜歡她嗎?怎麼不留下她?”
      葉裳瞅著他,“你問的也太多了。”話落,道:“我要去刑部,是為公務。你的好奇心先收起來。回頭洗洗你滿腦子的香粉味,我還需要你幫我呢,晚上來容安王府再談。”
      陳述聞言打住話,正了神色,“咱們這些人,本來以為齊舒金秋會考先入朝,沒想到你卻先了。”話落,放下簾幕,退開身子,說:“行,晚上我去容安王府找你。”
      千寒見他退開,一揮馬鞭,向前走去。
      馬車走了不遠,陳述揚聲又問:“喂,你那個新護衛,叫什麼名字?”
      蘇風暖沒言聲。
      千寒立即回道:“二公子,他叫千夜,子夜的夜。”
      陳述品了品,覺得這名字也稀鬆尋常,便不再理會,向自己府走去。
      馬車走得遠了,蘇風暖才開口,對車裡問:“你身邊這些與你有著親近交情的兄弟,都這麼難纏嗎?”
      葉裳輕笑,“你覺得他難纏?”
      蘇風暖說道:“好奇心太重。”
      葉裳笑道:“安國公夫人死的早,獨留他自己,連個兄弟姐妹也沒有幫襯的。安國公新夫人卻是個能生養的,嫁給安國公後,至今接連生了三四個子女,他的身份在安國公府雖然是嫡長子,但無母照料,身份實屬不尷不尬。尤其是新夫人所生的子嗣也是嫡子嫡女,他自小在安國公府長大,可想而知,何其不易?但凡有走近他身邊的人,自然都要仔細排查,便漸漸地養成了多疑的性情。”
      蘇風暖也隱約知道些安國公府的事兒,點了點頭,對他說:“他人還是很不錯的,昨日,我打馬回城,正逢城門要關,我迫於無奈,闖了城門。無論是向你府裡求救,還是像外公府裡求救,都惹人耳目,不太妥當。我便向他求救了。這位二公子倒是夠意思,記著靈雲鎮他打馬闖入城差點兒踩了買藥的老婆婆的人情,解救了我。”
      “嗯?”葉裳聽聞立即挑開簾子,看著她,“有這事兒?怎麼昨日沒聽你說?”
      “忘了,今天見了他才想起來。”蘇風暖道。
      葉裳聞言輕哼了一聲,“你有多少事兒瞞著我,我在你心裡愈發沒地位了。”話落,鬱鬱地放下了簾子。
      蘇風暖又是無語又是好笑,“你可真不講道理,雞毛蒜皮點事兒,我難道都告訴你不成?”
      葉裳不再言聲。
      蘇風暖也懶得理他,淅淅瀝瀝的小雨漸漸停了,大雨過後,街道上依舊冷清。
      過了一會兒,葉裳說:“陳述喜歡瑟瑟,瑟瑟對他未必沒幾分心思。”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