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海豚島
藍色海豚島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得獎作品
  • 少女版「魯賓遜漂流記」
    一個勇敢與大自然共處、觸動生命情感的成長故事

    一個在孤島生活了十八年的女孩,
    如何從害怕無助,到勇敢無畏,並與大自然和平共處?
       
    住在加州外海聖尼哥拉斯島上的印第安居民,受到獵海獺人的侵犯,不得不棄島遷村。十二歲的卡拉娜為了來不及登船的六歲弟弟,游回荒島,沒多久弟弟卻慘死於野狗群攻擊,從此她開始十八年自食其力的生活。
       
    為了在大自然中求生存,她打破族規,自製弓箭和標槍等武器來狩獵,學習用鯨骨蓋安全的家,打造獨木舟去捕魚,甚至突破內心仇恨,馴服並眷養了野狗的首領,為牠取名「朗圖」,成為相依為命的好朋友。後來,卡拉娜狩獵的本領愈來愈好,她不再只是求裹腹而已,而是想要滿足她的挑戰精神,捕殺大章魚即是最好例子。她就像女勇士一樣,將大自然看成是一種挑戰,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自從卡拉娜與海獺做朋友後,她不再寄望回到族人懷中,反而與大自然中的動物成為好朋友。牠再也不獵殺任何一隻海獺來做披肩,也不再殺死一隻鸕鶿,拔取亮麗羽毛做裙子,也不再為了海豹筋獵殺海豹。卡拉娜將牠們看成自己最喜愛的朋友,沒有這些朋友,生活就顯得單調乏味。
       
    十八年後,獵海獺人再度來到藍色海豚島,他們會發現卡拉娜嗎?卡拉娜能否再回到人群中呢?

  • 司卡特‧歐德爾(Scott O’Dell, 1898~1989)
       
    推出第一本青少年讀物《藍色海豚島》即獲得一九六一年紐伯瑞兒童文學金牌獎的司卡特‧歐德爾,一八九八年五月生於美國洛杉磯,父親任職於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母親是足不出戶的家庭主婦。由於父親的工作需要,自小他就經常搬家,居住過洛杉磯、聖貝多、長堤一帶,但不曾遠離浪濤聲。
       
    從長堤理工高中畢業後,他曾就讀於西方學院、威斯康辛大學和史丹福大學,後進入電影界工作,在羅馬任職時,他又進入羅馬大學就讀,並在這時完成了第一本小說創作,不過並未出版。
       
    回到美國後,歐德爾投身記者和書評工作,並為西岸幾份期刊撰寫專欄。在研究加州歷史時,他無意中看到一篇描述一名印第安女孩卡拉娜獨立在加州外海聖尼哥拉斯島上居住十八年的文章,因而觸發了他寫作《藍色海豚島》的靈感,以第一人稱重建了卡拉娜在島上的求生歲月。
      
    由於長期居住加州,對這一帶的歷史涉獵廣泛,歐德爾小說裡的人物、事件、背景,幾乎都有真實的事跡可考,而人物主角也以印第安人、西班牙裔和墨西哥這些最早在這裡活動的居民為主。他坦承他所寫的故事一開始並不是為了給孩子看,單純只是想滿足自己的渴望,但由於情節豐富動人,吸引了無數的大小讀者,甚至被引介至世界各國。
       
    除了本書,他的代表作尚有《黑珍珠》、《國王的五分文之一》、《月落悲歌》等。因他在少年小說創作上的傑出表現,一九七二年獲得國際安徒生獎。

     

  • ◎這是我童年最喜愛的書,滿足了我獨立、浪遊、與自然深深接觸的想像。12歲的女孩,一個人在海島生活,用海豹筋做弓箭、用鯨骨造房子、捕魚、養狗甚至養狐狸,故事深刻又精采,即使時隔多年,看過的孩子依然讚不絕口。──李崇建
    ◎這個獨特的故事有著它不可磨滅的經典性。──芝加哥論壇報
    ◎一個令人難忘且不尋常的故事,源自一個十九世紀的印第安女孩,孤單的生活在加州外海的孤島上18年……她如何平靜的接受這多舛的命運。──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老師朗讀《藍色海豚島》的部分故事給我們聽,我回家立刻講給媽媽聽,媽媽就買了這本書給我,我收藏至今。――紐伯瑞文學金獎作家、《愛德華的神奇旅行》作者凱特‧狄卡密歐
  • 本書的「藍色海豚島」,在西元前兩千年左右就有印第安人在那裡定居,直到一六〇二年,白人才發現這座島。
        一六〇二年西班牙探險家賽巴斯提安•威勒開諾,從墨西哥動身去尋找一
    個港口。
        當時有許多大帆船從菲律賓運來大量財寶,他要找的就是大帆船在緊急情況下,可以避難的港口。他沿著加利福尼亞海岸北上,發現了這座島嶼,曾派一艘小船登陸考察,並將它命名為「聖尼哥拉斯島」,有讚美士兵旅人和商人的守護神之意。
        幾個世紀過去了,加利福尼亞從西班牙人手裡落到墨西哥人手裡,接著是美國人登上了這座島,不過,也只是一些獵人偶爾去造訪罷了。島上的印第安人仍然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本書試圖創造的魯賓遜姑娘,確有其人,一八三五至一八五三年期間,她一個人居住在這座島上,有關的記載稱她為「被遺棄的聖尼哥拉斯女孩」,關於她的真實記載很少。根據哈巴德船長的報告(他的帆船接走了卡拉斯阿特村的印第安人),我們得知,儘管努力攔阻,當時那位姑娘確實跳進了大海。從尼德威爾船長留下的紀錄,我們還知道,他在十八年後找到了這個女孩。當時她和一隻狗住在高地上一間簡陋的房子裡,過著孤獨的生活,穿的是鸕鶿羽裙。在她得救之後,聖塔芭芭拉傳教團的岡勒斯神父成了她的朋友,從她口中,我們知道她弟弟是被野狗咬死的。別的事神父知道得很少,因為她只能用手勢溝通,許多他都不懂。教團的印第安人也不懂她的語言,卡拉斯阿特的印第安人早已絕跡。「被遺棄的聖尼哥拉斯女孩」葬在聖塔芭芭拉傳教團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她的綠色鸕鶿羽裙送到羅馬保存。
        聖尼哥拉斯島位於洛杉磯西南,大約一百二十公里的海上。長期以來的歷史學家認為,六百年前這座島上就有人居住,後來將該島發掘的文物以碳十四元素進行測定,結果證實印第安人在基督紀元以前很久就已經從北方來到了這裡。他們創作的土地、大海以及天空萬物的模像,跟阿拉斯加海岸上找到的類似,雕刻技術相當精湛,這些東西現在還保存在洛杉磯的西南博物館。
        聖尼哥拉斯將來如何還不得而知,它現在是美國海軍的一處祕密基地。科學家預測,由於海濤和狂風的侵蝕,它終有一天會沉入海中。
        在寫作《藍色海豚島》的過程中,承蒙摩德、戴羅斯•羅弗勒斯、西南博物館的貝尼斯•伊斯特曼、曾任聖地牙哥人類博物館館長弗勒奇爾•卡爾等人的幫助,在此表示謝意。
  • 導讀與賞析
    第一章 海上紅帆
    第二章 岬角上的魚群
    第三章 備戰
    第四章 失信的阿留申人
    第五章 浩劫
    第六章 白人的船
    第七章 遷徙
    第八章 島上孤兒
    第九章 打造武器
    第十章 出海
    第十一章 這裡就是家
    第十二章 鯨骨圍籬
    第十三章 海象之爭
    第十四章 祖先的山洞
    第十五章 與狗為友
    第十六章 洞中洞
    第十七章 野狗大戰
    第十八章 兩隻小鳥
    第十九章 力搏大章魚
    第二十章 避難
    第二十一章 鸕鶿羽裙
    第二十二章 貼心的訪客
    第二十三章 照料小海獺
    第二十四章 海獺一家
    第二十五章 埋葬朗圖
    第二十六章 好友的替身
    第二十七章 天搖地動
    第二十八章 呼喚
    第二十九章 告別海豚島
    後      記    作者的話
  • 來一趟大自然洗禮
                           余治瑩(資深童書編輯)
      當我們過慣群體的文明生活後,突然有一天,被扔在孤島上求助無援時,我們會怎樣?求死,還是求生?哀怨,還是喜樂?成為弱者,還是勇士?
      美國著名的作家司卡特•歐德爾創作了《藍色海豚島》,描述一位女孩在大自然求生,向大自然挑戰,進而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勇敢故事。
        這本書是根據真人真事寫成的,一八三五年,有一個女孩單獨生活在加州洛杉磯外海的聖尼哥拉島,長達十八年之久。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一個人在荒島上過活,當她在一八五三年被帶回人群時,她說的話無人能懂,僅能藉由手勢大略得知她的弟弟被野狗咬死,而與她相依為命的,竟然是一隻狗。
        這個女孩的不平凡遭遇,引發歐德爾的寫作靈感,於是,他大量收集相關資料,再加上自己的經驗、想像及創作才華,寫下了這個猶勝過《魯賓遜漂流記》的大自然求生故事。
        書中的女主角卡拉娜是個感情豐富的女孩,她毅然決然的跳下滿載族人離開的大船,游回荒廢的島嶼,陪伴來不及登船的弟弟。孰料命運弄人,沒多久,她的弟弟就慘死於野狗群的攻擊。她埋葬弟弟後,立誓殺光島上所有的野狗。不過,在這之前,她得讓自己生存下來才行。她勇敢的打死海豹,用海豹筋綁木頭做弓箭,開始獵食。接下來,還自己蓋房子、造獨木舟,在在顯示出不怕困難、勇於挑戰的精神。
        當然,她也有軟弱的一面,思念及等待最讓她傷神了。一次次的睹物思人,讓她燒掉島上所有的房屋,以期泯滅記憶。一回回的落空等待,讓她不再盼望船隻的救援。起初,她還按月刻痕為記,細數日子等待。最後,她不再去記錄春去秋來,過著島上無歲月的日子。不過,刻意遺忘,並不能真正驅除對親情及友情的深切渴求,因此,當島上出現殺父族群的女孩時,她克制不了與人接觸的情感衝動,不顧危險的與女孩說話,既使言語不通,只能比手畫腳,卻讓她伸出友誼的雙手,費盡五個晚上的時間,弄傷了手指頭,做出最美麗的髮圈,當作禮物送給對方。
        更甚的是,她原本汲汲追殺咬死弟弟的野狗首領,想為弟弟報仇,也曾跟這隻野狗首領激烈交鋒,並將牠射成重傷;卻在牠奄奄一息時,動了惻隱之心,忍不住照顧牠,餵食牠。當野狗首領傷癒後,卡拉娜收留牠,替牠取名「朗圖」,最後兩個變成相依為命的好朋友。朗圖老死時,卡拉娜悲傷萬分,費了兩天挖洞將牠埋葬,還準備了許多彩色石頭當作陪葬品。甚至捉回朗圖的兒子,繼續養在身邊,一樣當作朋友。在這過程中,卡拉娜已將仇恨忘記,反而真情相待殺弟的野狗。這是卡拉娜對情感的依戀,也可說是成長的歷練。當初如果卡拉娜將朗圖殺死,不一定獲得復仇的快樂,反倒是與朗圖和平相處後,為他們的生活帶來許多的歡樂。
        如果以卡拉娜在孤島上生活了十八年的歲月來分隔,我們可以約略將她的成長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在大自然中求生存。由於孤立無援,此時的卡拉娜看起來是大自然裡最弱小的動物,隨時會遭攻擊,會餓死,因此,她努力的掙扎於生死存活之際,學習製作武器,學習用鯨骨蓋安全的家,學習各種狩獵技巧,除了活著,無暇其他。
      第二階段是向大自然挑戰。經過多次磨練,卡拉娜狩獵的本領愈來愈好,這時候的她不再只是求裹腹而已,而是想要滿足她的挑戰精神,捕殺大章魚即是最好例子。她就像女勇士一樣,將大自然看成是一種挑戰,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
      第三階段是與大自然合而為一。在島上的最後幾年,卡拉娜不再寄望回到族人懷中,反而,與大自然的動物成為好朋友。自從她與海獺做朋友後,再也不獵殺任何一隻海獺來做披肩,也不再殺死一隻鸕鶿,拔取亮麗羽毛做裙子,也不再為了海豹筋獵殺海豹。牠們不再是之前眼中的供吃供用的動物,卡拉娜將牠們看成自己最喜愛的朋友,沒有這些朋友,生活就顯得單調乏味。
        卡拉娜從害怕無助,到勇敢無畏,到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改變,何嘗不也是我們成長歷程的反映?只是環境不同罷了!
        最後,卡拉娜還是跟著獵海獺人回到了人群中,可是,從她臨別的不捨之情,可看出她已經喜歡這島上的一切,相信終其一生,她都會懷念與大自然為伍的日子。
        作者歐德爾是個心思細密、感情充沛的作者,他相當用心的收集資料,包括島上的動物、植物、氣候、地形等,每項資料都經過細心考證,絕非憑空杜撰,甚至於島上居民所使用的器材用品以及風俗習慣等,也都一一考據。讀者閱讀這個故事,除了與卡拉娜一同經歷成長蛻變的心路歷程外,彷彿也親身來到這座荒島,對於眼前一景一物甚為熟悉,對於過往的風俗習慣也有所了解,也對卡拉娜的生活更容易認同了。
        歐德爾是在六十幾歲的時候才寫開始寫少年小說的,這本書是他的第一本作品。曾有人問歐德爾:「寫一本書要花多久的時間?」他回答:「一輩子。」因為除了史料的考證外,他也將自己的經歷寫進小說裡。例如,他詳盡的描述海獺的動作及生態,讓人讀來津津有味,而這麼生動有趣的描述,則來自於他細心觀察的成果。另外,書中談及卡拉娜對友情的熱切及渴慕,則源自於童年時期舉家隨著當鐵路工人的父親四處遷移,歐德爾無法在一個地方待到足以結交朋友的時間,因此,他將小時候渴慕友情的情緒,轉移到卡拉娜身上,果然入木三分。當然,書中讓讀者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歐德爾對大自然的敘述,他彷彿自然界裡的綠精靈,帶領我們認識大自然,喜歡大自然,進而熱愛大自然,這一切也都跟他在美國西部的大自然環境成長息息相關。因此,我們可以說,歐德爾是用生命寫書,這就難怪他的書中會散發著強烈的生命光輝,吸引讀者進入書中世界捨不得回來。

    摘錄 
    第九章 打造武器
        這段時間許多事情我都記不起來了,只記得日出日落過去了許多天。我在
    想,現在剩下我孤孤單單一個人該怎麼辦。我不離開村子,直到把所有的鮑魚都吃光了,才出門一次,再去搜集一些鮑魚。
        但是有一個日子我記得很清楚,就是那天我下定決心再也不住在村子裡。
        那是一個濃霧瀰漫的早晨,遠處傳來波濤拍岸的聲音。以前我從來沒有注意到這個村子是這麼安靜。霧在空無一人的屋裡迴盪,飄動的霧形成各式各樣模糊的人影,使我想起所有死去和離去的人。波濤拍岸的響聲也彷彿是他們的絮語。
        我坐在那裡很久,看著這些霧影,聽著這些聲音,直到太陽出來,晨霧消散,我才在房牆上點著了火。當這間草屋燒光以後,我又去點燃另一間草屋,就這樣,我把所有的草屋一間又一間燒掉了,只留下一堆灰燼作為這裡曾經是卡拉斯阿特村的標誌。
        除了一籃子食物以外,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帶走的,因此我走得很快,夜晚來臨以前,就到了預定的地點,我決定在那裡住到大船回來。
        我去的地方是在離珊瑚灣西部半里格的一塊高地上。高地上有一塊大岩石和兩棵生長不良的樹。岩石後面是一塊約有十步寬、沒有雜樹亂草的空地,風吹不進來,卻可以從這裡看到港灣和大海。有一股泉水從附近峽谷裡流出來。
    那天晚上我爬到岩石上去睡覺。岩石頂上平平整整,正好夠我伸腿睡直。它
    離地很高,睡覺也用不著害怕野狗。從野狗咬死拉莫那一天以來,我就沒再見到牠們,但我肯定牠們不久後就會到我的新營地來。
        我隨身帶來一些食物,以後還要陸續搜集。這塊岩石也是我儲藏食物最保險的地方。現在還是冬天,大船隨時可能回來,沒有必要儲藏不必要的食物。這就使我有時間去製造武器防備野狗,我覺得牠們總有一天會來襲擊我的。我要把牠們殺個精光。
        我在一間草屋裡找到一根木棒,但我還需要弓箭和大標槍。從死狗身上取下來的那根標槍太小了,用來叉魚很稱手,做別的就不行了。
        卡拉斯阿特的法律禁止部落裡的婦女製造武器,所以我出去尋找可能留下來的任何武器。首先我去原來村子的所在地,我用篩子篩灰尋找標槍頭,結果一個也沒有找到,然後我又去藏獨木舟的地方。我相信那裡除了食物和淡水,說不定也儲存了一些武器。
        峭壁下面的獨木舟裡也沒有找到什麼。這時我想起了阿留申人帶到岸上來的箱子,便動身朝珊瑚灣走去。在戰鬥中我看見那只箱子是放在沙灘上的,但是我不記得獵人們逃跑的時候有沒有把箱子帶走。
        除了風暴颳上來的一排排海草,海灘上空無一物。潮水退走了,我在原來放箱子的地方尋找。
        這個地方就是烏拉帕和我看打仗的岬角下面。沙灘表面很平滑,我用一根木棍挖了許多小洞。我在一個方圓很大的地方挖個不停,心想,風暴帶來的沙子可能把箱子掩埋起來了。
       在這塊地方的中心,木棍觸到一樣堅硬的東西,我本以為是塊礁石,用手往下挖時,卻發現是那只箱子的黑蓋子。
        我花了整整一個上午,才把箱子上面的沙子撥開。由於海浪的沖刷,箱子埋得很深,我並不打算把它挖出來,只是想把沙子撥開,好揭開蓋子。
        隨著太陽升高,海潮向海灘湧來,沙子再度落在我挖的坑裡,一道道波浪把箱子愈埋愈深,直到把它整個掩埋起來。我站在原地不動,打起精神頂住波浪,這樣我就不需要重新尋找箱子。退潮以後,我又開始用腳挖,愈挖愈深,然後再用雙手去挖。
        箱子裝滿了珠子、手鐲和五顏六色的耳環。我忘記了我是來找標槍的。我把一件件飾品取出來在陽光下來回轉動,讓它們閃閃發光。我戴上一串最長的藍珠子和一對藍手鐲,這對手鐲戴在我的手腕上非常合適,我在岸上走來走去,十分得意。
        我一直走到海灣的盡頭。珠子和手鐲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我踏著波浪走來走去,覺得自己好像是頭目的新娘。
        我來到發生戰鬥的小路上。忽然想起在這裡犧牲的人,想起了帶來這些寶石的人。
        我回到箱子那裡去,站在箱子旁邊很久,看看手上的手鐲和脖子上的珠子,
    在陽光照射下它們顯得那樣美麗、晶瑩可愛。「它們不屬於阿留申人的,」我說:「它們屬於我的。」我雖是這樣說,心裡卻很明白絕不能戴這些東西。
    我把它們一件件摘下來,把箱子裡的珠子也取了出來。然後我走進浪花,把
    它們扔進很遠很遠的深水裡。
        箱子裡沒有鐵標槍頭,我把蓋子蓋上,用沙子埋住。
        我查看了小路口一遍,沒找到對我有用的東西,只好放棄尋找武器的打算。
    有好些日子我都沒有再去想武器的問題,直到一天晚上野狗來了,蹲在岩石
    下面嚎叫。天一亮牠們走了,不過走得不遠,白天我看見牠們鬼鬼祟祟的穿過灌木叢,監視著我。
        那天晚上牠們又回到高地來了。我把晚餐吃剩的東西都埋起來,卻還是被牠們挖了出來,為了搶奪這些殘羹剩飯,牠們又嗥又咬,不斷廝打,而後又在岩石腳下走來走去,嗅嗅空氣中的氣味,牠們聞得到我的蹤跡,知道我就在附近。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躺在岩石上,牠們就在我下面轉來轉去。岩石很高,牠們爬不上來,但我還是害怕。我躺在那裡琢磨,要是我違犯部落禁止婦女製造武器的規定,要是我把這些規定完全拋在一邊,去製造我必須用來保護自己的武器,將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呢?
        難道我製造武器,風真會從世界的四面八方吹來颳死我嗎? 難道真會像很多人說的那樣,大地會震動,把我埋在震倒的岩石下面? 難道真會像另一些人說的那樣,大海會在一次可怕的洪水中升起,把島都淹沒嗎? 難道在我生命垂危的時候,武器也會在手裡斷掉嗎? 我父親就是這樣說的。
        整整兩天,我考慮著這些事情。到了第三天晚上,那些野狗又來到岩石下,
    我下定了決心,不管什麼降臨我的頭上,我都要製造武器。早晨我就開始工作,
    儘管心裡還是很害怕。
        我想用海象牙做標槍頭,因為它很堅硬,形狀也正合適。營地附近海岸上有很多這種動物,但我沒有殺死海象的武器。部落的男人通常用雄海草織成網來捕捉牠們,趁牠們睡覺的時候,把網撒在牠們身上。這樣做至少需要三個人,即使這樣,海象還常常拖著網跑到海裡溜掉。
        我只能用樹枝代替,把它削尖,放在火上烤乾。再用海豹綠色的皮筋把它綁在一根長杆子上。那頭海豹是我用石頭砸死的。
        製造弓箭花了我更多時間,也遇到了更大的困難。我有一根弓弦,但要找到一根能夠弄彎而又有適當彈力的木頭很不容易。我在峽谷裡找到了幾天才找到。
        藍色海豚島上樹木很稀少的,不過做箭的木頭倒比較容易找,箭頭上的石頭和箭杆梢上的羽毛也比較容易找。
        搜集這些東西還不是最困難的。我曾經看別人製造這種武器,自己卻知道得很少。
        冬天夜晚,我曾經看到我父親坐在草屋裡削刮木頭,製作箭杆,削鑿石頭製作箭頭,然後把羽毛綁在箭杆上。我雖然看著他做,實際上卻只用事不關己的眼光看著而已。
        因為這個緣故,我花了好幾天,失敗了許多次,才製成勉強能用的弓箭。
    現在我無論到什麼地方,譬如岸邊搜集海貝也好,峽谷提水也好,我都用繩
    索把這個武器帶在背上。我也練習使用弓箭和標槍。
        在我製造武器的那幾天,野狗沒來我的營地,不過每天晚上我都能聽到牠們的狂叫聲。
        武器做好以後,有一次我看見野狗群的首領,就是那隻黃眼睛的灰毛狗,在灌木叢中望著我。我那時去峽谷提水,牠就站在泉水高處的小山往下看我。牠動也不動,只把頭露出灌木叢。牠離我太遠,箭射不著。
        白天我無論去什麼地方,只要帶著新武器,心裡就覺得踏實,我耐心的等待機會,以便用這些武器來對付那些咬死拉莫的野狗。我沒有再到野狗住的山洞裡去,我相信不久牠們就會到我的營地來。每天晚上我還是爬到岩石上去睡覺。
        第一天晚上,因為岩石有些不平,睡得不舒服,後來我從海灘上撿回來一些乾海草,給自己鋪了一張床。
        住在高地上我倒也能自得其樂。頭頂星光燦爛,我躺在那裡數著我知道的星星,為我不知道的許多星星取名字。
        清晨,海鷗從峭壁裂縫裡的鳥窩飛出來,打幾個盤旋落在潮水池旁,先用一條腿站立,再換另一條腿站立,用彎彎的尖嘴往自己身上潑水,啄理羽毛,然後才飛到海岸上覓食。海草區外面,鵜鶘已經開始捕食,牠們在清澈的水面上翱翔,要是看到魚,便一頭栽下去,把海水濺得好高,連我都聽得見聲音。
    海獺在水草中捕食的情形,我也留心觀察過。這些容易受驚嚇的小動物,在
    阿留申人離開後不久就回來了,現在似乎又和過去一樣,數目多得不得了。初升的太陽像金子一樣灑在牠們光滑的毛皮上。
        但當我躺在高高的岩石上,觀望著天上繁星的時候,我還想著白人的大船。
    黎明的曙光剛在海上鋪開,我第一眼總要朝珊瑚灣的小港口看。每天早晨我都要尋找船的蹤跡,以為它可能昨天晚上已經來了。可是,每天早晨除了一群群海鷗飛過海面,我什麼也沒看到。
        卡拉斯阿特村人都在的時候,我總在太陽未升起前就已起床,忙著各種活兒。可是現在沒事可幹,太陽升得老高,我才離開岩石。我先吃早飯,然後到泉水邊去,在溫水裡洗個澡。之後再到海邊去搜集鮑魚,有時也用標槍叉條魚,當晚餐吃。天沒有黑,我就爬上了岩石,望著大海,一直到它在夜幕中慢慢消逝。
        船沒有來,就這樣冬天過去了,春天也過去了。

  • ★紐伯瑞文學金牌獎
    ★路易斯.卡洛爾圖書獎
    ★夏威夷內內獎
    ★提名桃樂絲.肯非爾德.費雪童書獎
    ★德國青少年文學獎
    ★臺北市深耕閱讀推薦好書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