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千世曲(簡體書)
千世曲(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4.8元
  • 定  價:NT$209元
  • 優惠價: 75157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仙俠大劇《招搖》原著作者九鷺非香經典珍藏
    歌姬、樹妖、帝王、謫仙……
    一首千世曲,譜盡流光異聞錄

    十三段迤邐傳奇,十三段涅槃人生
    塵世萬千,千人千面。
    他們說:“親手建造了一場太平盛世,不外是孤家寡人枯等一生。”

    以一曲絕世華歌,傾聽這傳奇虐戀。
    煙雨湖畔的歌姬,化作女童的愛人,上古仙境的太子。
    數十個人物,帶著千百般各不相同的愛恨情仇,在三千世界裡沉浮。

    那些求而不得的遺憾,兜兜轉轉的錯過,那些百轉千回的相聚,傷心斷腸的別離。

    傳聞狐仙轉世的妖女說:“是他成就了她的夢寐以求,她的輾轉反側,她的思之欲狂……”

    玉寒劍化身的劍靈說:“他教會我可以動情,可以瘋狂,可以愛其所愛,恨其所恨。肆意人生……”

    如果這塵世能有什麼令人潸然淚下,情悸難抑。那就是讓他們走向你,帶你領略仙俠的風花雪月,歲月的死生契闊。

  • 九鷺非香

    人氣作家。主玄幻奇幻類言情小說,有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文筆細膩治癒,筆下故事既虐戀又暖萌。

    代表作:《招搖》《司命》《與鳳行》《蒼蘭訣》等。
  • 鏡月

    楔子

    水草比人高,涓涓流淌的細流中黑色的髮絲隨著水波蕩漾而漂

    動,水草叢中被劃破臉頰的小孩仰面躺著,雙眼緊閉,看起來是活

    不成了。

    正是夏夜,星辰一般的螢火蟲慢慢飛來,有的停在小孩的鼻尖,

    有的觸碰她的眉心,有的落於她的身上。靜止之時,小孩身上仿佛

    傳來幾絲震動,驚得螢火蟲瞬間飛起,縈繞此處,映著波光,照得

    此間一片清亮,美如幻境。

    一雙漆黑的眼瞳睜開,映入了星星點點的光,她望著夏夜繁星

    遍佈的天空,一聲冷笑,帶著說不出的涼薄滄桑:“還活著啊……”

  • 鏡月

    蠶月

    濯月

    青青

    流年亂

    阿榕

    霽雲

    天曉

    雪草

    傾世

    竹寧

    桑歌

    太子昭華

  • 第一章

    “門主!門主!”外面傳來急切的呼喚聲,房門被霍然推開,

    讓愣怔的他回過神來,紙上“休書”二字的墨蹟似已幹了許久,他

    沒看來人一眼,只淡淡地落筆——蘇氏鏡月,好妒忌……

    未寫完,闖進來的侍衛狠狠地往地上一跪,抱拳叩首:“門主!

    夫人,夫人遇襲……”

    墨水落在宣紙上,暈染開觸目驚心的一點,秦疏恍然未覺,只

    抬頭望向那人,侍衛垂著頭,戰戰兢兢地從牙縫裡擠出四個字:“墜

    崖身亡……”

    呼吸微微停滯了一下,秦疏愣愣地望著報信的人,好似沒聽懂

    這如寒冰一樣的四個字。長久的靜默之後,侍衛只聽到他涼涼地問:

    “屍骨何在?”

    003

    “尚在搜尋。只是,那處懸崖太過詭異,我等……尋不到下去

    的路。”

    秦疏盯著紙上被墨蹟暈染開的“休書”二字,突然開口道:“她

    不會死……”他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她還未從我這裡獲得自由,

    怎麼會甘心……”擱下筆,他站起身來,“備馬。”他往屋外走去,

    左腿略有不便。

    侍衛憂心地勸:“主上,夫人墜崖之地地勢極險峻,您的腿……”

    秦疏微微側過頭來,目光裡是令人心驚的森冷:“備馬。”

    侍衛凜然,不敢多言。

    疾行三日,他們終至蘇鏡月墜崖之地。崖下的涼風呼呼地往上吹,

    好似要灌進秦疏的心裡:“我以休書為餌,終於誘得你回來。”他

    好似自言自語一樣說著,“你終於要獲得你想要的自由了,怎能止

    步於此?”他望著陽光都照不到的崖底,臉色白得嚇人,眼瞳仿佛

    被崖底的黑暗浸染了一般,沒有半分光亮。

    侍從們默不作聲。

    他們找不到下去的路,不肯去尋她,可是,想去一個地方,總

    是會找到路的。秦疏向前邁出一步,他的衣袍隨風震動,髮絲飛揚,

    在周遭的人都未反應過來之際,他往前一傾,伴隨著呼嘯的風聲和

    侍從們驚慌的大喊聲,他墜下連陽光都遺棄了的山崖。

    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他都要尋到她。風聲刮過他的耳畔,他

    靜靜地閉上了眼,沒有害怕,甚至還帶著幾分期許。

    鏡月,這是你走的最後一條路嗎?這是你的歸宿之地嗎?

    你別怕,我來陪你。

    第二章

    秦疏在高高的水草叢中醒來,天空被草葉割了一小塊出來。他

    004

    約莫受了極重的傷,身體全然沒有知覺,遙遠的天空和雲朵模模糊

    糊的,他什麼也看不清楚,只覺得有個小小的人影在身邊晃動。

    那是個小姑娘?這感覺有點像蘇鏡月呢……小時候的蘇鏡

    月……

    秦疏一直以為自己是不想回到過去的,那些難堪又痛苦的經歷

    讓他打心眼裡厭惡,但此刻想到蘇鏡月,他恍然發現,原來自己是

    那麼可恥地想念著那時候。

    秦疏十歲,隨祖母去城外廟裡上香,因貪玩走丟,遇見了餓得

    面黃肌瘦的蘇鏡月,彼時小丫頭只有七歲,披散著頭髮,滿眼死寂。

    她坐在和她一樣快死掉的枯樹下,場面說不出的悲涼。

    像是天神壞心眼地把玩了一下命運的線,給了他們一場毫不起

    眼的偶遇,小小的秦疏動了惻隱之心,把蘇鏡月“撿”了回去,給

    她飯吃,讓她養傷。

    從那天開始,乾瘦蒼白的小姑娘陪在了高貴的小少爺身邊。她

    很沉默,幾乎不與旁人說話,整天木著一張臉,不管別人對她是好

    還是壞,她好像半點也不在意,在秦疏閑的時候就靜靜地陪在他的

    身邊。

    大家都認為她是個怯懦膽小的姑娘,秦疏也是這樣認為的。

    直到有一次秦疏與鄰里幾個公子哥打架,當他在揍別人的時候,

    蘇鏡月只靜靜地站在一旁,沒有任何表示,可對方又找來了三四個

    大孩子,他挨了揍,傷了眼睛、破了嘴角,站在一旁的蘇鏡月忽然

    就動了。

    七歲的小姑娘,腿沒他的胳膊粗,愣是將隔壁幾個比他還大的

    孩子打得痛哭流涕。

    “道歉。”她逼那幾個人給秦疏認錯道歉,然後才放他們離開。

    秦疏愣愣地看著蘇鏡月,她替他理了理被弄亂的頭髮,像個大

    005

    姐姐那樣握住了他的手:“回去我給你上藥。”她說著,牽著他回

    了家。

    這是秦疏第一次知道蘇鏡月很厲害。

    雖然那一次他們回家後一起挨了罰,但這並不妨礙秦疏對蘇鏡

    月產生好奇,而後崇拜,終至愛慕……

    秦疏一直在想,若沒有三年後那場滅門慘案,或許他會很自然

    地在家人的安排下把蘇鏡月納為侍妾,然後等到某一日迎娶一個有

    身份背景的女子回來做正妻,就這麼坐享齊人之福,度過安穩一生。

    可那樣太委屈蘇鏡月了,秦疏覺得,在一起經歷得越多,他便

    越明白,遇見一個蘇鏡月到底有多難得。

    秦疏看見水草在身邊慢慢倒退,好似有人在拖動他的身體,這

    樣的感覺讓他有幾分熟悉,好似又回到了十幾年前那場噩夢之中。

    秦疏用力地睜開模糊的眼睛,但不管他怎麼用力,還是看不清

    頭上那人的模樣。

    “別救我……”他聲音嘶啞,“我要陪著……鏡月……”

    倒退的水草停了下來。

    “你死了,誰也陪不了。”

    稚嫩的聲音中帶著奇怪的滄桑,像是幻覺在他的耳邊響起。

    秦疏迷迷糊糊間,竟不能確定自己真的聽到了這個聲音,眼皮

    厚重地合上,世界暫時安靜下來。

    第三章

    秦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他一身是血,被困在滿是火光的屋子裡,被大火燒塌的

    屋樑掉了下來,壓住他的腳踝,灼燒他的皮肉,疼痛、絕望,他想

    大聲哭喊,但濃煙滾滾,堵住了他的喉嚨。

    006

    “秦疏!”他聽見有人在喊他,聲音焦灼,“你在哪兒?”

    他被煙熏得模糊了的眼睛只看見有個小小的人影沖進了火光之

    中,她不停地翻找著,著急得沒了往日的淡定。

    秦疏說不出話來,隨手抓了塊木頭,在地上用力地敲著。

    聲音很小,但蘇鏡月還是聽到了。她找到了他,但沒辦法把他

    拖出去,屋樑將他壓得太緊了。

    “痛……”十三歲的秦疏還只是個半大的孩子,疼得白了一張臉,

    “讓我死在這兒吧……”他說,“我出不去了……”

    蘇鏡月厲瞪他一眼:“男子漢大丈夫,別給我露出這副孬樣。”

    她拍了拍他的臉,讓他保持清醒,“你聽著,你要從這裡出去,有

    朝一日你還會回到這裡,把今日的痛、家破人亡的苦,全部討回來!”

    秦疏咬牙,蘇鏡月聲色稍緩,“你聽好,待會兒我會抬起那根屋樑,

    但不會堅持太久,所以,一旦感覺有所鬆動,你就拼盡全力地把腳

    抽出來,知道嗎?”

    秦疏點頭,在明亮的火光之中,他看見小小的蘇鏡月抬起那被

    燒得灼熱的屋樑,果然,腳踝處一松,他用力抽出腳,只這一個動

    作便已讓過度虛弱的他耗盡了所有力氣,他眼前陣陣發黑,已不知

    身在何處,腦子裡一片混亂,有刀光,有鮮血,有家人痛苦的嘶喊、

    尖叫,世界被攪成一團糨糊。

    種種浮光掠過之後,只有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帶著孩子的稚嫩,

    卻有著讓人心安的力量,告訴他:“堅持下去,總會好的。”

    夢太長,讓他幾乎迷失在夢境之中,若不是冰涼的水打在臉上,

    他怕是還不會從夢中醒來。

    入目,是被火光照亮的山洞洞壁,跳動的橙黃色調讓秦疏恍然

    以為還在夢中,火星劈啪一聲爆裂開來,令他猛然回神,怎麼可能

    還是那時候呢?這眨眼間,過了十五載……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