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浮沙(簡體書)
浮沙(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8元
  • 定  價:NT$221元
  • 優惠價: 87192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打造【史上超唯美CP】確認過眼神,你是對的人!
    嬤嬤經典熱門之作!


    氧氣美女游今蕭
    遇到
    禁欲系男神周措

    他們隔了16年的時光,在彼此最需要救贖的時間點上相遇!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
    讓你覺得,寄生于世,原是那麼好的一件事?

    他們
    隔了十六年的時光
    在彼此最需要救贖的時間點上相遇

    等青春老去,年華逝去,到那一天,但願你還在我身邊
    是的,我會一直都在
    別怕

  • 嬤嬤

    語言風格多變,文字細膩,讓人不由自主帶入其中,和筆下的人物一起感受喜怒哀樂。
    擁有眾多忠實讀者,已完結作品:《未絮》、《假如讓你說下去》等。
  • 第一章 初見
    第二章 你出臺嗎?
    第三章 身份證
    第四章 游仲
    第五章 裴若
    第六章 短信
    第七章 家庭
    第八章 植皮
    第九章 探病
    第十章 關懷
    第十一章 婚姻
    第十二章 飯局
    第十三章 店鋪
    第十四章 在意
    第十五章 銀行卡
    第十六章 辭職
    第十七章 周琰
    第十八章 陪遊
    第十九章 孩子
    第二十章 擁抱
    第二十一章 晚安
    第二十二章 做飯
    第二十三章 初戀
    第二十四章 養女
    第二十五章 電影院
    第二十六章 親吻
    第二十七章 過去
    第二十八章 房子
    第二十九章 表白
    第三十章 好聚好散
    第三十一章 上門
    第三十二章 離開
    第三十三章 面談
    第三十四章 安華
    第三十五章 決裂
    第三十六章 回到正軌
    第三十七章 新崗位
    第三十八章 代酒
    第三十九章 使性子
    第四十章 我離婚了
    第四十一章 想我嗎
    第四十二章 有我在,別怕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 那天,在千秋俱樂部的包廂裡,游今蕭第一次見到了周措。
    原本輪不到她試台的,一來羅姐不喜歡帶新人,怕她們不懂事得罪顧客,或者私下轉移客源,二來高端會所競爭極大,身高一米七以上、前凸後翹、會哄人、放得開、能喝酒、漂亮情商又高的女孩兒不在少數,今蕭混跡其中,算不上出挑,所以當晚第一批並沒有讓她去。
    照理說,媽咪推薦佳麗,客人很少會駁面子,今蕭原以為今日可以消消停停地度過了,誰知沒過一會兒,羅姐竟返回休息室,通知換一批人試台。這次把她和另一個剛來不久的高冷女孩兒也叫上了,一邊走一邊提醒說:“老實待著就好,寧願裝傻也別亂講話,這幾位客人不喜歡輕佻。”
    今蕭聞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束,一件黑色V領吊帶衫,下面是紅色棉質的開衩半身裙,紅得那叫一個騷,想顯得不輕佻太難了。
    “夏露,”羅姐突然瞥過來,認真打量道,“露露,你以後不要化這麼濃的妝,明明是八九分的美女,怎麼被你自己化得這麼……不高級?”
    今蕭心頭一跳,忙笑說:“我化妝技術不行,以後多練幾次就好了。”
    羅姐還想說什麼,卻已經到了地方,她揚起笑臉,推門而入,小姐們跟在身後,踩著平均八釐米高的高跟鞋,一排站開,又甜又脆地問了聲好。
    沙發上十幾個中年男子齊刷刷看過來。每當此時,今蕭都會感到一陣空洞的陌生,總覺得站在這裡像商品一樣任人挑選的“露露”不是自己。對,肯定不是,瞧那濃妝豔抹、衣衫輕浮的風塵樣,怎麼可能是游今蕭?夏露而已。
    如此想來,她暗暗呼一口氣,抬頭平視,倏忽間注意到了沙發上的周措。
    當然,那時她還不知道他叫周措,只聽包廂裡的男人們都在殷勤慫恿:“周總先點吧,不行再換一批,美女多的是。”
    今蕭面無波動,循聲望去,卻見那位“周總”長了一張輪廓分明的臉,嘴角帶著淺笑,溫文爾雅,在這燈紅酒綠的環境裡竟有幾分頹唐奢靡的意味,令人賞心悅目得很。
    真奇怪,有些人分明衣著得體、穩重自持,但渾身上下卻莫名散發著性感的蠱惑,當你見到他的第一眼,會聯想無數。
    這究竟是成年人的思想太齷齪,還是對方天生自帶吸引力呢?
    今蕭無法分辨,她只是發現身旁的姐妹都在不自覺地撥弄頭髮,調整儀態,而那個男人隨意掃了一圈兒,目光從一張張濃豔的臉上掠過,最終停在那位白裙子的高冷女孩兒身上,點了她的台。
    “Amy,快去呀,”羅姐手裡夾著煙,驕傲地向客人介紹,“我們家Amy可是名校大學生,來這裡做兼職的,跟各位老闆一定很投緣。”
    高冷女孩兒眉頭微蹙,說:“經理,我叫Ailsa。”
    聞言大家都笑了,今蕭見羅姐吃癟的樣子也覺得有點好笑,可轉念一想,今晚坐不了台,沒有收入,心裡又惆悵起來。
    不料另一個中年男子倒看中了她,點她過去作陪,今蕭松一口氣,走到他身旁落座。
    這幫人剛從六樓清平齋的飯局下來,因是商務應酬,大多時候仍在談正事,沒怎麼喝酒,也沒怎麼娛樂,約莫十一點的時候場子就散了,今蕭看見那位周總站起身,個頭很高,身材勻稱結實,應該有健身的習慣。他客氣地詢問Ailsa是否需要開車送她回家,Ailsa說不用,他點頭致意,拿起西服外套離開。
    今蕭心想,如果每位客人都像今夜的客人這樣和藹可親,那該有多好。
    回到休息室,羅姐把今天的工資結算給她,一千二的場,客人給了一千五,還不錯。
    “露露,明天上班讓化妝師給你收拾吧,”羅姐在鏡子裡打量她的臉,頻頻搖頭,“煙熏妝都過時好幾年了,你還給自己弄兩個烏七八黑的熊貓眼,嚇不嚇人?”
    今蕭一面卸假睫毛一面回道:“化妝師一次要八十呢……太貴了。”
    羅姐簡直無語:“真是小地方來的,沒見過世面,舍小錢掙大錢懂不懂?自己好好兒掂量一下,別那麼沒出息,這裡可是千秋。”
    眼看著羅姐走遠了,美拉湊到今蕭身旁輕輕嗤笑:“八十塊還不貴嗎,她真當咱們是搖錢樹呢,也不想想幹這一行花銷有多大,每個月管理費兩千,每天打卡買台票,六十塊一張,還不一定有班可以上。”
    美拉將一頭卷髮撥到肩後,壓低聲音繼續道:“再說了,有好的資源,她都讓願意出臺的小姐先去試房,選不上了才輪到咱們,酒水指標還定那麼高,我這個月的業績那叫一個慘,再這麼下去肯定得墮落,出臺陪睡算了。”
    今蕭把五顏六色的化妝棉扔進垃圾簍,心裡有些恍惚。想當初到這裡應聘,也算過五關斬六將,一百個人裡可能有十個被挑中就算不錯了。千秋的場子在忘江城數一數二,來這裡消費的大多是商務人士,素質較高,不像那些三五百的場子,越便宜越荒唐,脫台的一大把,小姐們光溜溜地在包房裡跳舞,酒池肉林,縱情縱欲,當真是活生生的糜爛。
    “這種話說說話就算了,你可千萬別想不開。”
        “我知道,”美拉歎一聲,又湊過來小聲嘀咕:“去年忘江查封了好幾家夜總會,老闆都被抓了,我心裡也發杵呢,真怕哪天上班的時候突然冒出幾十個警察,把我們押進局子,搞不好還會上電視,想想都害怕。”
    今蕭也害怕,怕得不敢多想,她只是繼續化著大濃妝去陪客,妝越濃,她就越覺得安全。
    到下班的時候,坐在休息室對著鏡子卸掉厚厚的粉底、假睫毛、眼線、眼影、腮紅、口紅,就像揭下一層人皮面具,常常把美拉看得目瞪口呆。天知道吧,她妝前妝後反差甚大,但差別並不在美醜,而在於清純與妖豔這對反義詞居然奇跡般出現在了同一張臉上,那種視覺衝擊真是相當有看頭。
    卸完妝後,她會換上襯衣、牛仔褲、回力鞋,再將上班穿的裙衫裝進雙肩包,然後戴上一頂黑色鴨舌帽,從員工通道離開金碧輝煌的千秋,乘車回學校宿舍。
    白天上課,晚上坐台,這種生活不知道要持續多久。她從不帶妝回學校,也從不在千秋提及自己的真實信息。兩處地點,兩個姓名,猶如涇渭兩端,界限分明。
    時刻保持清醒,這是她對自己的忠告。
    那天收工早,看時間還能趕上最後一班地鐵,今蕭走出俱樂部,面對著來往的人群,下意識將帽子壓低了些,總想把自己藏起來,不要被發現。
    正打算往地鐵站走,這時突然接到了美拉的電話。
    “露露,江湖救急,能不能給我送點東西,我那個來了!”
    今蕭說:“可我現在不在休息室。”
    “你下班了?那怎麼辦……客人還在包廂等,我完蛋啦!”
    今蕭把手機從耳邊拿開,看了看時間,說 :“你在哪兒?我沒走遠,可以幫你送一趟。”
    美拉驚呼 :“洗手間!你快來,順便借我一條裙子,拜託拜託了!”
    今蕭在包裡翻找衛生巾和短裙,大步往裡走,因怕錯過地鐵,急急忙忙跑起來,轉過長廊拐角,突然迎頭撞到一個寬闊的胸膛,猛地那麼一下,手裡的東西掉了一地。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對方道歉,彎腰替她拾東西。
    清朗的聲線,平和溫潤,今蕭看見一雙男人的手,修長整潔,白皙乾淨,這樣好看的手,夾煙、寫字,都是很迷人的,可為什麼偏偏要拿她的衛生巾?
    興許對方並沒有留意那是什麼,今蕭卻感到荒謬,迅速將那人手裡的東西奪過來,抬頭冷冷瞪了他一眼。
    周措沒想到會被瞪。帽檐底下一雙黑瞳杏眼,像深秋清寥的明月,靜默于深遠山谷之上,清冷深邃,直指人心。
    “夏露!”美拉在洗手間前招手,“這裡!快過來!”
    今蕭已認出面前的男人,惹不起,低下頭,迅速離開。
    “真該死,週期不准,裙子都弄髒了,還好顏色深看不見……”美拉喋喋不休,拽著今蕭往裡去。待兩人出來的時候,走廊空空蕩蕩,早已不見男子的蹤影。
    那是她第二次見他,原以為只是無關痛癢的邂逅,大家匆忙偶遇,轉瞬即忘,卻沒曾想,幾天後竟又在包廂裡碰面了。
    當時他身旁坐著Ailsa,羅姐帶著女孩兒們進去,他抬頭看見她,打量片刻,然後點了她的台。
    今蕭有些詫異,不知他是否認出了自己,想退台,一時又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就這麼遲疑著,走過去坐下,他似乎對她豔俗的裝扮有些失望,沒怎麼搭理,自顧自點了支煙,往後靠在沙發背上,略顯醉態。
    緩了一會兒後,他側過身,與Ailsa說話。
    原來今晚在座的客人裡有一個老外,是俄羅斯人,中文不太會,英文也一般般,而Ailsa是學俄語專業的,他便請她幫忙招待那位老外,隨意聊點兒什麼都行。
    之後,他掐掉香煙,重新窩進沙發,閉目養神。
    今蕭不善言談,就這麼坐著倒也樂得輕鬆,只是想到這個月的酒水指標還差一大截,糾結片刻,到底掛上笑臉,主動與他攀談:“周總平時喝什麼酒?黑方還是人頭馬?”
    其實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人家明顯已經不勝酒力,她居然還在打這種主意,當真心狠了點兒。
    看他睜開眼,正要啟唇,她擺擺手,說:“算了,您還是休息吧,桌上這些也夠喝了。”
    聽完這話,周措輕輕笑起來,今蕭坐得近,看見他眼尾隱現性感的紋路,這才驚覺原來他已經不年輕了。
    “沒關係,讓他們開兩瓶軒尼詩吧。”他溫言說。
    今蕭愣怔數秒,也沒客氣,示意公主去拿酒。
    不一會兒,酒送來,開瓶倒入杯中,回頭一看,周措早已自顧睡去。
    今蕭沒有叫他,安靜地在一旁盯著屏幕發呆。周遭男男女女,氣氛融洽,小姐們訓練有素,眼看在座的客人都是中年男子,她們便投其所好,專挑老歌演唱,一時間包廂裡癡癡纏纏,王菲、林憶蓮、鄧麗君,輕靈繾綣,溫聲軟語。
    因為無事可做,今蕭開始感到疲憊。她低頭悄悄打了個哈欠,身體仍舊筆直端坐,但腦袋已昏昏欲睡。
    勉力支撐許久,困頓難當,稍稍合上眼,身體不由得往後仰倒,她倏地驚醒,同時感覺有一隻溫厚的手掌從後面托住了她的背,將她扶起。
    轉過頭,看見周措不知何時醒來,手裡的香煙已經燃燒過半,也許,他剛才一直在觀望她打瞌睡,觀望了很久。
    今蕭化著濃妝的雙眸呈現懵懂狀態,渾噩的腦子一時不能理清思路,只覺得像偷懶的員工被老闆抓包,有點丟人,耳朵瞬間燙起來。
    周措看著她,沒有說話。
    煙抽完了,他低頭靠近。
    “你出臺嗎?”
    今蕭聽見他輕聲詢問。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