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跟著中國氣象先生享受自然科學感知力
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跟著中國氣象先生享受自然科學感知力
  • 系列名:alive
  • ISBN13:9789867778345
  • 出版社:商業周刊
  • 作者:宋英傑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規格:22cm*17cm*2.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8/02
  • 中國圖書分類:節日;紀念日
  • 定  價:NT$500元
  • 優惠價: 79395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得獎作品
  • 第一本以大數據和氣象科學驗證中國文化的24節氣書
    中國第一氣象先生宋英傑,匯聚30年專業之作

    他,妙語橫生說天氣:
    .雪萊問:「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哈爾濱答:「真還挺老遠的,七個多月呢!」
    .霧是濕的,霾是乾的,一個是「水貨」,一個是「乾貨」。
    .初雪如同初戀,預見不如遇見。

    被網友評為萌、知性、放飛自我的氣象主播宋英傑,主持的央視《天氣預報》,每天高達一億人收看。他展現無與倫比的幽默口吻、感性直觀和知識底蘊,透過量化、系統性、有因果性的氣象科學,生動解讀中國古書對節氣的觀察和記載,並精闢點出氣候從古到今的演變。
    宋英傑:「我們內心記錄生活律動的方式,便是24節氣。節氣,是曆法之外的曆法,是歲時生活的句讀和標點。」在越來越多的人遠離土地的時代,二十四節氣或許會顯得淡遠和生疏。但是,二十四節氣所蘊含的天人和合的理念,使我們對於自然始終保有一份敬畏和感恩。它也使我們對於面前的這個世界也始終保有一份探究和預知的心願。它以智慧眾籌的積累方式,淺白而鮮活的對話方式,使我們感受到什麼才是科學的平民化。
  • 宋英傑
    中國氣象局氣象服務首席專家,中央電視台《天氣預報》節目主持人,有「中國第一氣象先生」稱號。
    1988年起擔任中央氣象台預報員,1993年成為中國第一位氣象節目主持人。2004年在全國性評選中獲得「氣象先生」稱號。2012年榮獲廣播電視主持人最高榮譽「金話筒獎」。
    曾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信息工程大學、西南大學等院校客座教授,也曾在台灣的中國文化大學大氣科學系擔任短期客座教授。
  • (推薦序)
    節氣,串起氣候科學和歷史文化的連結

    彭啟明
    天氣風險公司總經理,氣象達人

    我和英傑兄是認識十多年的好友,最早是在2004年台灣的氣象學會和中國氣象學會交流,當時他是中央台的當家氣象主播,和我們介紹中國的氣象播報。他是中國第一個專業的氣象主播,每天有數億人看他的播報,號稱中國的國臉,過去二十年對岸的領導,不見得知道氣象局長是誰,但絕對認識宋英傑。
    兩岸的氣象交流過去非常密切,我和英傑一兩年就會碰面,後來我在2006年也開始擔任氣象主播,開始有了一些氣象主播的互動。2012年我應深圳衛視之邀,和英傑一起以兩岸氣象主播身分,共同主持《氣象萬千》氣象科普節目,許多集都打破了收視紀錄。隔年他也受邀到文化大學大氣系來擔任短期訪問,他熱愛台灣,而且就來了兩次,我們也在全球氣象主播的國際活動上常常碰面。
    我在2011年底曾出版《樂活國民曆》,把台灣特有陰陽合曆的農民曆加上台灣的元素,從特有的天氣出發,結合飲食、旅行與開運養生,跟著節氣過生活。記得把那本書送給英傑兄時,他大為驚豔。雖然他和我學的都是大氣科學,但英傑卻是不折不扣的文青,他曾告訴我,他從小就熱愛讀古籍,信手拈來就是一首詩詞,因此他在台灣那幾個月,大多數時間是在圖書館內,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探討節氣。而他也到台灣的田野鄉村,和我們的農民朋友進行深刻的互動,台灣農民對節氣的重視,也開啟他這本書的體會。
    一般人以為節氣是農曆,但其實節氣是太陽曆,也因為是跟著地球走,所以真的有其代表性。而節氣的發現,在於住在黃河流域的古時中國人,為了計算年歲,由最早幾個天文節氣,加上氣候特徵或是物侯特性而來。從氣象的觀點來看,台灣的氣候和黃河流域差別很大,很多節氣的描述和台灣有很大不同,當時很想換個名稱,例如台灣幾乎不下雪,也很少有霜,霜降、小雪及大雪是否可以用別的名詞替代?但仔細研究後,發現我們對於氣象的思考都太活在當下,現在的氣候和過去或未來的氣候可能都不同,但數千年文字的描述卻讓我們和古人有些連結,更能體會許多文化上的意涵。對岸以二十四節氣名稱於2016年申請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正式被承認。
    如果仔細從中國的歷史來看,許多的文化傳統和氣候有關,許多民族的興衰也和氣候變遷有關聯,對於喜歡歷史文化或關心氣候變遷的人,這本書就把兩個重要的課題連結在一起。非常高興《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能在台灣出版,畢竟兩岸之間雖有些立場不同,但我們彼此之間呼吸共同的空氣,上下游氣流相互有關係,而節氣更是串連起兩岸和中華文化的關聯性。
    讀完本書,當你在台灣鄉下和農民聊天氣時,聽到他們順手拈來節氣大數據的氣候特性,不要太訝異,因為靠天吃飯的農民,比大家還厲害。


    (推薦序)
    鳥瞰中國從古至今的節氣變化
    洪震宇
    作家、節氣風土推動與實踐者

    閱讀《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讓我想起十年前,正埋首《樂活國民曆》與《旅人的食材曆》的研究與撰寫過程。
    跟氣象專家彭啟明、命理專家李咸陽開會時,那天正好是立冬,氣溫高達三十度,我們揮汗討論台灣的節氣與風土條件,如何翻轉已經過時、缺乏在地脈絡的農民曆。
    後來我開始埋首於中國天文史、氣象史,考察各種典籍與詩歌,鑽研二十四節氣的演變歷史,才深刻發現,這真是先民用生活、汗水醞釀出的文化資產。
    我更深知,要讓讀者對節氣變化有深刻感受,必須將看似遙遠高深的節氣名詞,落實到與日常生活、各地的風土條件接軌,我們才會對季節細微變化有所感知,真真切切地活在節氣生活中。
    本書引述明代徐霞客在其遊記的《滇遊日記》部分,記錄親身經歷的華西秋雨,那是霜降之後的白露,時晴時雨、忽冷忽熱的氣候,耽擱他的旅程,只能無奈地烤烤火、煮芋頭、燒栗子,等待天氣轉好再上路。
    徐霞客的遊記有如一本扎實的風物志,記錄各地因風土條件影響、充滿個性化的氣候變化。
    氣候多變,帶來豐富的生活意涵。本書提到的農曆八月開始、季節轉變的秋風秋雨,以豆花雨(此時花事稀落,只有豆花獨開)及裂葉風(秋風傷裂葉片)來形容,就充滿個性與想像力。
    台灣也有獨特的九降風(農曆九月、霜降時節的東北季風)與落山風(穿越中央山脈,強襲恆春半島的東北季風),然而風土條件的成因,孕育何種滋味,都有待實地體驗,否則都只是書本的描述,缺少真實的感受。
    以前閱讀《徐霞客遊記》,就對他以旅人的觀點,腳踏實地寫出來的風物志精神,深感欽佩與認同。出版《樂活國民曆》之後,我也踏上了風土餐桌之旅,在台灣各地踏查,才能實地了解台灣的風物志。
    比方新竹有如畚箕般的地勢,加上東北季風進入狹長的台灣海峽,導致新竹風勢又大又乾,九降風,就讓新竹米粉與柿餅成為在地特產。
    九降風順勢來到澎湖,沒有高山阻擋,澎湖成為台灣風勢最大、雨量最少的地方,以往澎湖人在冬天浪大無法出海捕魚,只能吃醃魚、菜乾過冬,也造成夏天就要開始醃製菜乾與魚乾。
    不同風土條件,讓氣候變化更為豐富多元。東北季風在中央山脈阻擋下,一直難以越過台灣中南部,卻能輕易翻過恆春半島較低矮的大武山,直撲而下,形成有如颱風的落山風。在落山風籠罩下,只有耐住乾冷的洋蔥得以茁壯,等到四月風勢方歇,正是味濃氣烈的洋蔥盛產。
    經過六年的實地觀察與訪談,我領悟出時間、空間與人間交會的魔法,才能呈現一個地方獨特的生活價值。時間包括節氣變化與歷史演繹,空間就是產地的風土質地特色,人間則以生產者、料理者與生活者的經驗與故事為主。
    《節氣,就在你的基因裡》提供一個鳥瞰角度,從古至今,廣泛了解中國大陸各省各區的節氣變化,但容易點到為止,只有初步的印象。然而從一位氣象專家的角度,兼具氣象專業、歷史人文,以及實地踏查的精神,已屬不易,已為中國建立了宏觀的節氣觀察角度,再來則是各地要建立更細緻、貼近地方生活的論述了。
    彭啟明、李咸陽與我合著的《樂活國民曆》,曾打開一波認識台灣節氣的熱潮,但我們仍須努力做更多實地考察,讓節氣與地方風土接軌,呈現台灣節氣的脈絡與個性。
    觀察台灣不少對風土節氣的論述,仍停留在泛泛而論的階段,我們得要落地,像個蚯蚓般深掘翻土,細緻地了解每個縣市、鄉鎮與鄉里的變化與基本資料,那是文化、生活與情感的密碼,更是時間、空間與人間共釀的真實風味。
    期待每個地方都能有獨特的節氣風土志。

  • 繁體版序言
    我們常說:「天時比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但又說「靠天吃飯」。
    為什麼呢?因為「人和」是可控的,「地利」是部分可控的,只有「天時」是不可控的。所以靠天吃飯,是靠順應天時來吃飯。
    中國古人仰賴雨熱同季、寒暑鮮明的季風氣候稟賦,依託有限的無霜期,需要「丁是丁、卯是卯」地安排農耕。於是人們把時令,視為時間所下達的指令。人們以禮天敬地的方式,恭謹地跟著節氣過日子。
    二十四節氣,是古代中國的時間法則,並已成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在新的時代,我們會面對一個新的問題:二十四節氣還有用嗎?
    在越來越多的人遠離土地的時代,二十四節氣或許會顯得淡遠和生疏。但是,二十四節氣所蘊含的天人和合的理念,使我們對於自然始終保有一份敬畏和感恩。它也使我們對於面前的這個世界也始終保有一份探究和預知的心願。它以智慧眾籌的積累方式,淺白而鮮活的對話方式,使我們感受到什麼才是科學的平民化。
    這本書只是力圖找到一個視角,以科學印證文化。用氣候大數據來重新端詳每一個節氣,節氣背後的氣候本意,以及氣候變化背景下節氣內涵的變遷。然後延展地梳理那些契合氣候的稼穡、那些畏天酬神的習俗。
    在研讀和品味節氣的過程中,深深地感到,節氣是未完待續的。人們對節氣的認知、應用以及衍生的習俗,永遠是動態的。包括現代農耕的種植倫理和種植邏輯,也包括人們日常的衣食生養。
    所以,傳承古老的二十四節氣,最重要的,是節氣的當地語系化和當代化。因為節氣所提供的,是以季節等長的氣候模式刻畫時間的方法,而不是天然適用於每一個區域的標準答案。比如小滿,在中原地區解讀為麥子的籽粒將滿未滿,在廣東解讀為小滿江河滿。梅雨在台灣是「立夏小滿,雨水相趕」,在江南是「芒種夏至是水節」。
    古老的農耕社會,熬過「舊穀既沒,新穀未登」的青黃不接,於是夏至嘗新。但在今天,人們隨時可以嘗新。熬過「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人們自我犒賞,於是「立秋貼秋膘」。但在今天,人們不再把發福視為福,貼膘已然成為一種糾結和煩惱。從前,在即將禦寒之際,「立冬補嘴空」,人們以豐盛的筵宴提振自我。但在台灣,立冬節氣時的平均最高氣溫26.6℃。顯然,立冬進補,體現的是文化屬性而非氣候屬性,與禦寒無關。
    而在氣候發生趨勢性變化的時代,人們對於氣候和物候的感觸也在不斷刷新。
    在中國文化大學客座任教的過程中,在台灣的鄉村進行節氣采風,人們也深感關於節氣的很多老話兒都不盡然準了。人們依然篤信「白露雨,寒露風,較聖過三公」的氣候規律,依然懷有「大暑熱未透,收成著無夠」的理性態度。但暖冬盛行,人們很難再靠「冬至置月頭,欲寒置年兜」去掐算冷冬。有了氣象衛星,人們也不需要再顧及「九月颱,無人知」的說法。
    在北京,有句老話兒,叫做「喝了白露水,蚊子閉了嘴」。但現在呢,往往是「喝了寒露水,蚊子還是不閉嘴」,連蚊子都不遵守老話兒。立秋,也不再是「立秋涼風至」,而是「立秋不落雨,二十四隻秋老虎」。
    北京的入春、入夏,10年代與相對寒冷的上世紀70年代相比,春天由清明一候提前到了春分一候,提早了15天,整整一個節氣。夏天由芒種一候,提前到了立夏二候,提早了25天,至少一個半節氣。春和秋,在冬和夏的夾縫當中,要麼隱身了(好像沒有這個季節了),要麼整容了(彷彿不是這個季節了),正如網友所調侃的那樣:春如四季。
    從前雨水節氣被稱為「始雨水」,是開始降雨。但最近半個世紀,二十四節氣中氣溫增溫幅度最高的,便是雨水節氣。在節氣起源的黃河流域,這個節氣的氣候標識變成了降雨的概率開始大於降雪的概率。
    所以,每一個地方都有專屬的二十四節氣,每一個時代都有特定的二十四節氣。古老的節氣文化和節氣物語,對於我們而言,是認知自然的範本,而非通例。
    希望,我們一起感受並記錄古老節氣在身邊、在這個時代的「未完待續」。

    (摘錄1)
    小滿
    正陽時節

    5月21日前後是小滿,隸屬夏季的第二個節氣,也是夏季節氣中升溫速度最快的一個。寒來暑往是氣候,鳥語花香是物候,小滿是一個表徵物候的節氣。其關注點不在氣,而在物。「小滿者,物至於此小得盈滿。」所以小滿也是最接地氣的節氣。

    為什麼叫小滿
    小滿之名,有兩層含義。
    第一,與農候相關。「二十四氣其名皆可解,獨小滿、芒種說者不一。」24個節氣中,22個節氣名的含義都沒有爭議,僅僅小滿、芒種之名有分歧。小滿與芒種名字的由來,「古人名節之意」,「皆為麥也」。小滿時節的物候,一候苦菜秀,二候靡草死,三候麥秋至。對於我們而言,小滿是夏,對於麥子而言,小滿是秋,所謂「麥秋」。「小滿,四月中,謂麥之氣至此方小滿,因未熟也。」「所謂芒種五月節者,謂麥至是而始可收,稻過是而不可種也。」
    第二,與降水相關。諺語說:「小滿大滿江河滿。」南方的暴雨開始增多,降水頻繁。和風細雨少了,疾風驟雨多了,雨水常常以急促而兇悍的方式降臨,超出地表的承載能力。河水暴漲、鄉村沒田、城市「看海」的事情開始多起來了。有人覺得降水量幾十毫米似乎很微小,但實際上,如果一小時降水幾十毫米便可能迅速造成災害。
    記得《西遊記》中有這樣一個故事,涇河龍王與神卦先生打賭。

    那位神卦先生是「欽天監台正」(國家天文氣象台台長)的叔叔,特別擅長占卜天氣,不僅能夠預測降水的起止時間,還能預測降水量,精確到雨點的點數。
    涇河龍王出題目,先定性:「下不下雨?」
    答:「雲迷山頂,霧罩林梢。若占雨澤,准在明朝。」
    涇河龍王又出題目,再定量:「明日甚時下雨?雨有多少尺寸?」
    答:「明日辰時布雲,巳時發雷,午時下雨,未時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點。」
    (直到今天,精細化預報,能夠判斷降水起止時段和毫米級小時降水量,已經算是非常精彩的案例了。精確到點數,確實是文學高於科學之處。)
    龍王覺得自己勝券在握,因為下不下雨、什麼時候下雨、下多少雨,都是自己職權範圍內的事情。
    誰知,這時玉皇大帝的聖旨到了,要求涇河龍王次日負責降雨,降雨的時辰和數目與神卦先生說的絲毫不差。
    龍王震驚之餘,為了勝賭,執意將降雨時間拖延了兩個小時,將降雨總量克扣了三寸八點。它勝了賭,卻違抗了聖旨,觸犯了天條,被判處斬。

    這個故事,實際上與降水的真實影響相距甚遠。玉皇大帝發旨施雨,是為了「普濟長安城」,但如果真是從上午11點到下午3點,降雨三尺三寸零四十八點,是什麼概念呢?是四個小時內的降水量超過1100毫米,這遠超世界紀錄。令人刻骨銘心的河南「75.8」暴雨,林莊4小時降水640毫米,這一紀錄至今依然未被打破。如果真那樣下雨,人們只能在水下尋找長安城了!再說一句題外話,一位神卦先生,能夠精準地預測降雨量,卻沒有意識到如此的降雨量對長安意味著什麼,不能算是一位合格的「預報員」啊!
    我們時常談論氣候變化,氣候變化並非變暖那樣簡單,它的一種表現形式就是「和平方式」的降水在減少,「暴力方式」的降水在增多。原本的小概率事件越來越大概率地發生,以往的「百年不遇」,我們經常不期而遇。
    在半個多世紀裡,中國的降雨日數在減少,暴雨日數卻在增加,小雨日數減少13%,暴雨日數增加10%。要麼就不下,一下就下大,致災能力在提高。就像一個人,平時不怎麼說話,一說話就像吵架。天氣越來越呈現暴躁的脾氣。

    (摘錄2)
    小暑
    蒸炊時節

    記得盛夏時我曾去重慶或者武漢出差,在街上走的時候,我的「標配」就是隨手拿著一條特別吸汗的毛巾。感覺每個毛孔都是擰開了的水龍頭,走上十幾分鐘就完全成了一位「濕人」。蒸著桑拿也就罷了,頭上還頂著熱力四射的浴霸(浴室的取暖設備)。
    盛夏時節,很多天氣報導的標題,特地將「考驗」寫成「烤驗」。
    不過,在不同氣候區,人們對於炎熱天氣的承受能力很不一樣。在北京7月裡最悶熱的時段,一位江西籍的同事常常帶著一種優越感地說:「北京的這種桑拿天只是小事一樁!來北京工作這些年,我還沒用過空調呢。」完全不把「烤驗」當回事。
    當然,我們也會善意地「嘲笑」比我們更不耐熱的人。
    2016年7月,英國人驚呼天氣讓人熱得受不了。但一翻閱天氣實況,氣溫只是30℃剛剛出頭而已。而西班牙40℃左右的酷熱天氣如同「連續劇」,卻很少被當作新聞來報導。
    2016年7月19日,英國BBC在其社群媒體上發了這樣一段話:Working on hot days in the UK should be illegal(英國天氣如此之熱,上班工作是違法行為)。實際上,在這個被稱為本年度最熱的一天,倫敦的最高氣溫只是32℃!
    當然,人們感受到的炎熱程度,並不僅僅在於氣溫本身。我曾經在雲南工作過,昆明的氣溫很少能超過30℃,其極端最高氣溫紀錄32.8℃還是近年創造的(2014年5月25日)。但昆明即使氣溫只是接近30℃,在太陽下行走也會有一種快被烈日灼傷的感覺。其灼熱感,主要不是來自氣溫,而是來自更強的紫外線。
    相對濕度,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人們對於溫度的體感。比如氣溫30℃,如果相對濕度低於40%,那麼體感溫度只有攝氏二十幾度,感覺還是比較乾爽的。但如果相對濕度超過90%,體感溫度便高達攝氏四十幾度,悶熱難耐。如果相對濕度超過75%,即使氣溫剛剛達到35℃這個高溫門檻,人們的體感卻是正在忍受55℃左右的不能承受之熱!

    我們再來看一下中國對於體感溫度的一種演算法。
    我們重點看體感溫度在氣溫高於28℃時的演算法。在這個演算法中,此刻的體感溫度,不僅與此刻的氣溫有關,也與這一天當中的晝夜溫差有關,晝夜溫差越小,越不乾爽。同時,也與相對濕度、風速等相關。其中相對濕度70%是臨界值,超過70%,對體感溫度的升高具有正貢獻。

    (摘錄3)
    大暑
    大暑齷齪熱

    網上曾有一個題目:「用一句話形容你那裡的天氣有多熱?」
    網友們詼諧並略帶誇張的回覆中,透露出暑熱的煎熬:
    我這條命,是空調給的!
    在路上摔倒了,90%的面積是燙傷!
    我和烤肉之間,只差一把孜然!
    我一直都是七分熟的!
    整座城市就是一個露天燒烤攤兒!
    打敗我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熱!

    古時沒有數據化的溫度概念,氣象記錄中如何來描述天氣炎熱呢?最簡潔的是「大熱」或者「亢陽」,但無法體現具體的炎熱程度。最常規的記錄語是「驕陽似火」或「火傘高張」,以及炎熱的後果:暍(中暑)死者甚眾。
    此外,大熱為焚、熱如熏灼、牆壁如炙、地熱如爐、椅席炙手等也大多是以比喻的手法進行記錄,所以僅靠這類記載,不能比對不同年份、不同過程之間哪個更熱,這是不量化的局限性。

    大暑三候
    大暑,一候腐草為螢,二候土潤溽(悶熱)暑,三候大雨時行。
    腐草為螢,草木腐敗之後化為螢火蟲,這當然是古人的誤解,但也折射出古人的生命運化觀。「輕羅小扇撲流螢」,謂為「燭宵」的螢火蟲,是大暑時節的形象代言物。
    土潤溽暑,是指熱烘烘的濕氣盛行。熱,由乾熱的「燒熾」到濕熱的「蒸鬱」。古人說:「(農曆)六月徂暑。」所謂暑,是因溽而暑。「大暑到,樹氣冒」,大暑,能夠稱其為大,濕氣蒸騰的悶熱,是其最重要的特徵。又濕又悶,感覺是髒氣瀰漫,所以這種濕熱,也被稱為「齷齪熱」。

    女人的孩提記憶散布在四季,男人的童年往事大多在夏天。
    快樂童年,根本不會感到蒸籠般夏天的難熬。唯有在艱難人生裡,才體會苦夏滋味。
    快樂把時光縮短,苦難把歲月拉長。
    苦夏不是無盡頭的暑熱折磨,而是頂著烈日的堅忍本身。
    人生的力量全是對手給的,強者之力,最主要的是承受力。
    ――摘自馮驥才《言說苦夏》

    大暑前後,衣衫濕透
    大暑,正值伏天。所謂伏,是指陰氣隱伏。但對於字形的解讀是:人從犬。人像犬一樣匍伏著,在陰涼處躲避熱浪。
    我問:「頭伏餃子二伏麵,三伏烙餅攤雞蛋,你家入伏吃啥飯?」
    有網友答:「入伏我家不吃飯,抱住西瓜啃大半。若問為啥不吃飯?熱成狗了吃啥飯!」
    「熱成狗了」,竟也是伏天裡的一種感觸和說辭。
    這時候,「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倒是一句特別貼心的關愛。
    最熱的伏天,英語中對應的說法是「Dog Days」,字面上居然也與狗有關。我向一位美籍同事諮詢這個說法,她說:「這個詞以前在文藝作品中時常用於戲謔地形容天氣,但現在大多用來形容人們際遇淒慘的日子,很少再與天氣掛鉤了。」
    用「桑拿天」來形容濕熱,依然很通俗,已經不覺得是舶來的說法了。還有一些詞,也是詮釋濕熱的必備詞彙,例如,sweltering、muggy、sticky、stuffy、sultry等。其實,它們有一些細微的差異,比如,sticky側重表現濕熱使人汗津津地渾身發黏;stuffy側重表現濕熱導致的一種窒息感;sultry除了形容濕熱天氣令人緊張憋悶這層含義之外,基本上是與性相關的「涉黃」詞彙(不過,以前瀏覽英語國家的氣象節目時,往往能看到sultry這個詞作為字幕標題表徵濕熱天氣)。

  • 推薦序
    繁體版序言
    簡體版序言

    立春 四時之始
    雨水 甘雨時降
    驚蟄 陽和啟蟄
    春分 青蔥時光
    清明 正好時候三月春
    穀雨 雨生百穀
    立夏 萬物並秀
    小滿 正陽時節
    芒種 亦稼亦穡
    夏至 景風南來
    小暑 蒸炊時節
    大暑 大暑齷齪熱
    立秋 涼風有信
    處暑 禾乃登
    白露 玉露生涼
    秋分 平分秋色
    寒露 秋中之秋
    霜降 杪秋時分
    立冬 過冬如修行
    小雪 氣寒將雪
    大雪 似玉時節
    冬至 迎福踐長
    小寒 冬將軍
    大寒 寒氣之逆極

    附錄一 二十四節氣歌謠
    附錄二 以時序為秩的行事規則:《禮記.月令》
    附錄三 經典的物候曆:《逸周書.時訓解》
    附錄四 節氣歲時在日本的流變

     

  • 二十四節氣於2016年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宋英傑是申遺大使
    人民網「2008年度綠色中國年度焦點人物」

    微博粉絲超過106萬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