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駭客(全套共12本)
首席駭客(全套共12本)
  • 定  價:NT$2388元
  • 優惠價: 791887
  • 可得紅利積點:5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資料可以刪除,記憶卻無法重灌;
    基因可以複製,人性卻無法備分!
    在網路的世界中,沒有國界、不限年齡、不分性別,
    只要你有過人的頭腦和非凡的技術,你就是首席駭客!
    《首席御醫》作者銀河九天另一暢銷代表熱作!
    最驚世駭俗的網路鬥智小說, 最新駭客任務:智商重新啟動、破解防護極限!
    有駭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劍影、恩怨情仇。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只不過順手撕下了一張誠徵電腦高手的海報,人生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在駭客世界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而江湖中盛傳的「超級駭客大聯盟」,到底是什麼神秘的組織?號稱「世界第一」的頭號駭客又是誰?
    駭客即將大舉入侵?最駭人的病毒出現?他們無所不在,他們無所不駭,一群遊走在網路天際的超級駭客,即將駭進你的生活,更駭進你的心裡……
    在網路的世界裡,沒有到不了的地方;在駭客的字典裡,沒有破不了的密碼。普通的法律條文制止不了他們,世俗的道德規範約束不了他們;他們有自己的秩序和遵守的遊戲規則。對這群遊走在網路天際的超級駭客而言,距離不是問題,年齡沒有界限,只有智慧的比拼和速度的較勁!
    主角劉嘯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大學應屆畢業生,因為一張誠徵電腦高手的懸賞海報,開啟了他電腦駭客的不凡人生。憑著自己一手高超的電腦技能,不但讓他見識到電腦界的各路高手神人,更認識了財團首富的寶貝千金張小花,兩人開始了一段難解難分的意外情緣。究竟這個「超級駭客大聯盟」是什麼組織?號稱「世界第一」的頭號駭客又是誰?
    有駭客的地方的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劍影、恩怨情仇。這是一個神秘的江湖,遊走其中的俠客,讓人聞之色變,避之為恐不及,只要有人敢公開挑釁,就要有身敗名裂的心理準備,所以至今沒人敢惹這群「異類」。他們靠著高超的技術維持那個世界的秩序,更靠非凡的智商打破記錄、創造傳奇。他們就是無所不能的首席駭客。

    ◎套書明細◎
    首席駭客之1【駭客驚世】
    首席駭客之2【終極密碼】
    首席駭客之3【幕後高人】
    首席駭客之4【駭客聖殿】
    首席駭客之5【連環圈套】
    首席駭客之6【何方神聖】
    首席駭客之7【風雲際會】
    首席駭客之8【網路戰爭】
    首席駭客之9【定海神針】
    首席駭客之10【關鍵線索】
    首席駭客之11【趁火打劫】
    首席駭客之12【最強神人】《大結局》
  • 銀河九天,本名謝榮鵬,大學時開始寫網路小說,至今已創作近八百萬字,其中《天生不凡》在二○○五年網路點閱率破千萬;小說《原始動力》《黑客江湖》獲「網路文學十年盤點」最終大獎;小說《瘋狂的硬盤》入選起點中文網「八周年經典作品」。另著有長篇暢銷小說《首席御醫》(風雲時代出版公司出版)。
  • 引子
    第一章 懸賞海報
    第二章 電腦駭客
    第三章 頂尖高手
    第四章 職業網路間諜
    第五章 網路恐懼症
    第六章 駭客之門
    第七章 萬能鑰匙
    第八章 另請高明
    第九章 銀豐軟體
    第十章 擺渡攻擊
    第十一章 掌門千金
    第十二章 傳奇老大
    第十三章 關鍵時刻
    第十四章 安全硬體
  • 引子

    這裏是荒無人煙的大漠,沒有水,沒有植物,甚至沒有生命,炎日當空的時候,地上的砂子便會反射出一種明晃晃的顏色,熾烈得都可以把人的眼睛灼傷。沒有人會到這裏來,除了風掠過砂子的聲音,這裏再也沒有任何可以吸引人類的東西,就是鳥兒,也不會選擇從這裏的天空飛過,名符其實的「生命禁區」。
    沉悶的機器轟鳴聲突然打破了這裏的寧靜,從太陽的那一邊飛來了一架直升飛機,飛機飛得很低,它飛過去的地方會捲起一層薄薄的黃霧,飛機快速掠過,並很快消失了蹤影,它身後的黃霧一直朝著沙漠的中心延伸而去。
    大漠周圍一直有一個傳說,在沙漠的中心有一口泉眼,泉眼附近經常有野人出沒,他們身手敏捷、力大無比,身上的顏色和地上的沙子一樣,當地人稱之為「沙人」。後來,就有很多探險家進了沙漠,有的就此失蹤,有的剩了半條命回來,但誰也沒有找到傳說中的泉眼和「沙人」。再後來,有一位很有名的科學家駁斥了這個傳說,說沙漠中根本沒有人類存活的條件,野人之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自此便再也沒有人進沙漠了。
    不知道飛了有多久,直升飛機突然不再前行,停滯在空中並且開始下降。飛機剛一停穩,便從上面跳下兩個人來。
    「頭,我說那當年在這裏建監獄的人,得是個天才啊!」後面一人看起來很年輕,二十來歲的樣子,他摘掉太陽鏡,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看著自己手裏的地圖,道:「從這裏不管往哪個方面走,都得六七天才能走出大漠,再沒有食物和水的情況下,就是故意放犯人走,他也走不出這沙漠去。」
    被稱之為「頭」的人並沒有理他,拿手遮在額前,向四周搜索著,似乎在尋找什麼,可是周圍除了沙子,並沒有別的東西。兩人身上的衣服也很奇怪,是制服,但既不是警服,也不是軍裝。
    年輕人似乎還沈浸在自己的發現之中,興奮地把地圖往「頭」面前一現,「頭,你看看呀,這裏是個絕對的中心點!」
    那個「頭」沒有看地圖,而是冷冷地看著對方:「想知道你說的這個天才現在在哪裡嗎?」
    年輕人點了點頭,但他不明白這話的意思。
    「他此刻就被關在這座監獄裏,這座他親手設計的監獄裏。」
    「呃……」後面那人頓時感覺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剛才的興奮勁頭一下子跑得乾乾淨淨。回過神來,他順著「頭」指的方向看去,卻只看到一座沙丘,並沒有監獄的影子。
    「頭」低頭看了看表,道:「準備走吧,接應我們的人應該到了。」
    聲音剛落,四周「沙沙」聲頓起,地上憑空冒出了幾根沙柱,將兩人圍在了中心。
    站在「頭」後面的那小夥子被嚇了一跳,此時他才看清楚,這些沙柱其實都是人,只是渾身上下都和沙子一個顏色,往地上一躺,那就是沙子,除非是他們主動跳出來,否則你就是從他們頭上踏過去,也發現不了這個秘密。
    沙人手裏的武器,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AZ77293?」「頭」突然喊道。
    「我是!」其中的一根沙柱開口說了話。
    「頭」掏出一紙文件,往那個AZ77293前面一遞,「奉命前來探視犯人S0017。」
    AZ77293接過文件,勘驗無誤,道:「跟我來吧!」
    眾「沙人」收起武器,轉身朝沙丘走去,兩人緊隨其後。
    年輕人走在最後面,今天的一切,已經大大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這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他迷迷怔怔地看著幾個「沙人」的背影,機械式地跟著隊伍。
    那幾個沙人似乎沒有意識到前面聳立的沙丘已經阻斷了前進的路,他們逕自走到沙丘之前,繼而抬腿邁了過去,而奇蹟就在這一刻發生了,沙人居然消失了身影,就像是被沙丘給吸了進去一般。
    年輕人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然後使勁揉揉眼睛,自己沒看錯,這一切都是真的,可自己怎麼就感覺像是在夢裏呢。直到他自己也被沙丘吸了進去,他才明白過來,這根本就不是沙丘,而是一種很特殊的材料,它會反射出沙子的顏色,讓外面的人以為這是沙丘,外面的人看不到沙丘裏面,但裏面的人卻可以看到沙丘外面的情況,清清楚楚。
    也因為有了這層特殊材料做的防護罩,沙丘裏面感覺很涼爽,而這沙丘,便是傳說中的安全係數最高的神秘監獄。
    AZ77293把兩人領到一扇門前,「S0017就在裏面!」
    屋子裏面有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他此刻正坐在一個方桌前,桌上擺著一盤棋,棋局到了最後關頭,那人手指敲著桌沿,眉頭緊鎖,似乎在思索著下一步棋該如何走,兩人的到來,也沒能讓他抬眼一看。
    「頭」緩步走到方桌前,駐足看了片刻,將紅方的卒子往前一推,道:「攻卒!」
    那人這才抬起頭來,瞥了「頭」一眼,漫不經心地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完了順手移動棋子,「將!」
    「頭」坐了下來,看著棋局,笑道:「雁留聲,我們又見面了!」
    「這又不是什麼好事!」雁留聲往椅背上一靠,嘆道:「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唔,我估計你也是這麼想的。」
    「頭」乾笑了兩聲,「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是不想見到你。可是沒辦法,最近發生了一點麻煩事……」
    「你要是下棋的話,就趕緊走棋,不下棋就給我走人!」雁留聲有些不耐,「我可沒閒工夫聽你囉嗦!」
    「放肆!怎麼這麼跟我們頭說話呢!」站在一旁的年輕人有些按捺不住了,指著雁留聲的鼻子喝道:「你小子老實點,知道你現在是什麼身分嗎?!」
    「你剛入行沒幾天吧?」雁留聲不怒反笑,斜斜瞥了對方一眼,「一看就是個菜鳥,別這麼沒規沒矩的,你們的頭就在這坐著,有你插嘴的份嗎?」
    「你……」
    「好了,你給我退下!」「頭」瞪了一眼自己的手下,才把對方的火氣給憋了回去。
    「你真該好好管管你的手下了,你看這……」雁留聲一旁有些幸災樂禍。
    「這是我自己的事,用不著你操心!」「頭」同樣瞪了一眼雁留聲,「還有,我同樣也沒有閒工夫跟你囉嗦。」
    「頭」頓了一頓,沉聲道:
    「上個星期,我們的技術人員在對一些科研單位的網路進行例行巡檢時,發現了駭客入侵的痕跡。對手很高明,也很狡猾,他早在一個月之前就通過『跳板』、『擺渡』、『偽裝』等各種手段,把自己精心設計的間諜木馬安插在了這些網路之中,伺機搜集我們的保密技術資料,這種間諜木馬能通過各種途徑將收集到的資料轉移出去,並送回到該駭客的手裏。駭客一共入侵了十多家科研單位,都是我們重要的國防科研機構,目前我們還不清楚這個駭客到底偷走了多少資料,也不知道這個駭客在為誰服務!」
    「跟我說這些幹什麼,想請我幫忙?」雁留聲瞇著眼看著對方,笑呵呵地道:「對不起,我呢,跟你沒交情,我沒義務、也沒理由幫你!」
    「我們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也包括你在內!就是你求我們,我們也絕不會接受你的幫助!」「頭」毫不退讓地看著雁留聲的眼睛,「這是我們的原則,這點請你務必要記住!」
    「唔……」雁留聲對這個傢伙突然強硬的態度有些反應不及,既然你不是來尋求幫助的,那幹嘛千里迢迢地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
    「我說這些,只是要告訴你我們的處理結果,我們決定釋放你。」「頭」的嘴角突然翹了起來,露出一絲別有意味的微笑,「雁留聲,你自由了!」
    「這……」雁留聲似乎對這個結果一時還有點難以接受,只是片刻的思索,他便大笑了起來,笑得他在椅子裏東倒西歪。
    好久之後,他才止住了笑,站起身子,對著「頭」伸出右手,道:「你終於做出了一個英明正確的決定!」
    「頭」站了起來,也伸出了手和對方一握,笑道:「謝謝你的誇獎!」
    「那還等什麼呀!」雁留聲有些興奮,道:「趕緊走吧,我是一刻都不想留在這個鬼地方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再半個小時,就會有一顆軍事衛星飛過沙漠的上空,你們不想暴露這個監獄的位置吧!」
    兩個小時後,沙漠邊緣的三山市。
    「頭」把一個大箱子交到了雁留聲的手裏,「這是你三個月前被我們沒收的行李,現在還給你。」
    「那我就走了!」雁留聲嘿嘿笑了兩聲,「兩位不用送了,咱們後會無期!」
    「頭」湊到雁留聲的身邊,低聲道:「不要太得意,我可不保證我們今後就不會再抓你!」
    「別做夢了,我不會給你們機會的!」雁留聲擺擺手,大搖大擺地消失在人群之中,老遠還能傳來他的笑聲。
    「就這麼放他走了?」年輕人望著雁留聲消失的方向,有些費解,「頭,我是真不明白,駭客的入侵和放走他有什麼關係,難道我們放了他,駭客就不敢來入侵了?」
    「你說對了!」頭點了點頭,臉色很不好看。
    「這……這……,頭,你沒開玩笑吧!」年輕人一臉的不可思議,他沒想到自己的隨口一說,竟成了事實,「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啊?」
    「頭」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們走!回去的路上我再慢慢跟你說。」
    「他是網路間諜界公認的NO‧1,那些被媒體和輿論捧出來的所謂的『世界頭號駭客』,在這些網路間諜面前根本不堪一提。『雁留聲』是圈裏人送他的代號,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我們所能得到的一切資訊都是他本人偽造的。雁留聲以販賣各種機密為生,手裏掌控著全球最厲害的網路間諜機構——『Wind』機構,這個機構和很多國家的情報部門都有業務往來。出道以來,雁留聲從未失手,只要你價錢夠力,他什麼資料都能弄到,這些年他更是做下了不少大案,有國家的政要因他身敗名裂,有國家因他而彼此交惡,某國花費數千億美金研究的科研成果被他拿去賤賣;他能讓一個跨國公司頃刻間面臨破產,也能讓名不見傳的人一夜成名。也因為他實在是太厲害了,這讓很多人對他是既愛又怕。前些年,曾有幾個國家的情報機構設下圈套,想把雁留聲逮住,沒想到雁留聲太過狡猾,每每識破圈套,反過來給對方下套,讓這幾個國家偷腥不成,反惹了一身騷,最後也就不了了之。」
    年輕人瞪大了眼睛,他感覺自己的上司是在說書,或者是在逗自己開心,「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的人?如果他真的這麼厲害,怎麼會落到我們手裏?」
    「三個月前,為了前往歐洲,雁留聲入侵了我們出入境管理中心的伺服器,在上面嵌入了一條非法的命令,當伺服器重啟的時候,這條非法命令就會在我們的伺服器上為他製造一個合法的出境身分。他很神通,居然知道我們的伺服器會在每週三的早上八點有一次例行巡檢,這時候伺服器會重新啟動,於是他選擇了搭乘週三九點的班機出境。」
    「人算不如天算,週三的那天,出入境管理中心接到通知,推遲例檢,迎接一個工作組的突然檢查。因為手裏拿的護照在我們的伺服器上沒有任何記錄,雁留聲被扣住了,可就在工作人員查證他身分的時候,伺服器上又突然出現了他的出境登記,工作人員意識到這其中可能有問題,於是上報,我們這才抓住了這個傳說中的NO‧1。」
    「頭」說到這裏笑了笑,「如果不是這傢伙弄巧成拙,我們可能永遠也摸不到這傳說中『世界第一駭客』的影子。」
    「那你怎麼能放他走呢!」年輕人激動了起來,差點就從座椅上跳了起來,吼道:「這傢伙完全就是顆核彈,萬一他……」
    「頭」按住對方的肩頭,道:「我放他走,自然有放他走的道理,你先不要激動!」
    「不是我激動,是你糊塗了!」年輕人捏了捏拳頭,很氣憤,「他可是個職業的網路間諜,在這樣人的眼裏,根本不會有國家利益、人民生死,只要給錢,他什麼東西都敢販賣!」
    「正因為他是個職業的網路間諜,正因為他眼裏只有他自己,我才敢放他走!」「頭」的聲音也大了起來。
    年輕人詫異地盯著自己的上司,他想不明白。
    「和我們這些服務於國家的人不同,這些職業網路間諜只為自己服務,他們販賣情報就是為了獲取利益,不牽扯任何政治利益,所以很多國家的情報部門都喜歡雇用這些職業網路間諜為自己服務,一旦間諜失手,他們只不過是損失一筆訂金而已,不會有任何的政治麻煩。而作為職業間諜就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只是別人手裏的工具,沒有真實的身分,不會得到政治庇護,一次失手,就意味著喪命,或者是終生監禁。所以,一些有能力的職業間諜不得不為自己早做打算。」
    「我們有句古話,叫做『兔子不吃窩邊草』,何況雁留聲還不是兔子,他是一頭狡猾而霸道的獅子王。他的Wind機構從不販賣我們的情報,也不和我們有任何的業務往來,而且,他在圈子裏放出話來,很霸道地把我們這裏劃作了Wind的地盤,任何企圖在Wind地盤上竊取情報的人,他都視作是向自己挑釁。起初,有一些人不服,結果全都把自己折了進去,後來也就沒人敢冒這個險了。再往後,其他幾個間諜機構也紛紛效仿,各自劃定了自己的勢力範圍。這些職業間諜真是有趣,不僅要應付政府的打壓,還要防範同行之間的暗戰,怪不得個個技術超卓。」
    年輕人恍然大悟,道:「他這不是在我們的地盤上給他自己壘了個窩嗎?!」
    「頭」呵呵笑了起來,道:「是啊,我現在也有些搞不明白,究竟是我們保護了這個窩,還是他保護了我們的地盤。不過,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讓他待在自己的窩裏,對我們來說,是利大於弊的。」
    「頭」頓了頓,繼續說道:「何況,這個傢伙是個燙手的山芋,絕不能拿在我們的手裏。雁留聲神秘失蹤三個月,現在都在風傳他落在我們的手裏,不少人已經開始活動了。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希望雁留聲死,就有多少人想得到雁留聲,一旦他們拿到了雁留聲落在我們手裏的證據,雁留聲那些為自己偽造的身分就會被很多國家所承認,這些國家會以各種理由來和我們交涉,要求引渡,到時候我們就很被動了。雁留聲犯下的每一樁案子都不小,放了他,也給我們省了不少的麻煩。」
    「這傢伙實在是太厲害了!」年輕人不得不服,但還是有些擔心,「不過,我還是覺得不應該就這麼放他走了,至少要讓他今後的行為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才安全。」
    「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頭」望著車窗外,嘆了口氣,「我倒不擔心他回去後會做出什麼對我們不利的事情,而是擔心另外一件事情!」
    「另外一件事?」年輕人有些不解。
    「我懷疑雁留聲是故意落在了我們手裏!」
    「這怎麼可能!」年輕人瞪大了眼,這完全沒有理由啊,一個兵,一個匪,哪有匪自己送上門來的道理。
    「我現在還不能確定這傢伙的目的!」「頭」搖了搖頭,「我記得很早以前圈內就有這麼一句話,說『每天天一亮,所有Wind監控對象的當天日程安排,都會放在雁留聲的辦公桌上』,這句話有點誇大,但也不是空穴來風。事後我查過,那個工作小組對出入境管理中心的突然檢查,並不是臨時起意,而是早已安排好的,只不過是延時通知而已。雁留聲如果決定出境,他肯定會搜集所有與之相關的資訊,以確保自己的絕對安全。如果他得不到這些資訊,為了安全起見,他必然會選擇更加可靠的航班,而不是九點的那趟班機。」
    「頭,你是不是有些太那個了!」年輕人覺得自己上司的這個推測有些太離譜了,「雁留聲就是再厲害,也是個人,而不是神,他總有馬失前蹄的時候吧!」
    「或許吧!」「頭」拉上了車窗的簾子,「只是我不相信雁留聲會犯這樣的錯誤。回去後你查一查,看看雁留聲落在我們手裏的風聲是從哪裡傳出來的,一定要落實。」
    「是!」年輕人頓了頓道:「那你說雁留聲為什麼要這麼做?會不會是避禍,他有那麼多的仇人?或者是……」
    「頭」沒有回答手下的問題,而是往後一靠,然後閉上了眼,似乎是在思索這個問題,車裏頓時陷入深深的沉寂之中。
    許久之後,年輕人憋不住了,道:「那我們就這麼一直任由雁留聲逍遙法外?」
    「頭」從鼻孔裏長長地吁出了一口氣,緩聲道:「他這樣的人,不應該由我們來收拾,『惡人自有惡人磨』,會有人來收拾他的。」
    「誰?」年輕人質問,「是等他惡貫滿盈之後,讓老天來收拾他?還是等他的同行來收拾他?」
    「都有吧!」「頭」睜開了眼,扭頭看著自己的手下,「你知道為什麼別人都叫他『雁留聲』嗎?」
    年輕人搖了搖頭。
    「據說這個傢伙超級自信,他每次得手之後,必定要在對方的機器裏留下一個記號,除了蔑視之外,他是希望找到一個可以打敗自己的對手,因此,大家就叫他雁留聲,取『雁過留聲』之意。圈子裏的人都知道,只要能找到雁留聲留下的這個記號,就可以順利地抓到他本人。可惜的是,雁留聲出道好幾年,做下了那麼多的大案子,卻從沒有人找到這個記號。」
    「會不會是個障眼法?或許根本就沒有這個記號!」年輕人頗有些不服。
    「頭」笑著搖了搖頭,不置可否。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