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人生(全套共9本)
古玩人生(全套共9本)
  • 定  價:NT$1791元
  • 優惠價:791415
  • 可得紅利積點:42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首部透視古玩市場運作秘辛的內幕小說
    淘寶的奇事,有如天上的星星一般多,然而,《古玩人生》這本卻有不同的亮點!
    主角賈似道,出場時平凡一如你我的普通人,一夜之間,莫名擁有異能。這點幾乎是所有淘寶小說的慣用套路,不足為奇。然而,其一路接觸古玩的歷程,並非全靠異能迅速累積財富的世俗,更多的是他對古玩滿腔熱情,真心喜愛的心,促使他多方敏銳的觀察與研究、大量翻閱書籍,與網路論壇天南地北的同好分享,共同成長。
    小說以各種奇珍異寶的交易、鑑賞、收藏為主線,揭示出發生在古玩玉石珍寶行業內部運作設局、詐騙、套中套、局中局的黑幕交易,講述了民間收藏界打眼、撿漏、賭石一夜暴富億萬家產的故事。書中大量情節源於作者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的真實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道出收藏行業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古玩百科全書式小說。
    收藏這東西,機會就是要靠自己爭取的!
    沒有機會,就自己創造出機會!
    賈似道,一個與古代宋朝奸相同名,卻毫無關係的男子。原本平凡無奇的人生,因一次意外而擁有異能。而能將他的異能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就是大起大落的「賭石」行業!
    樸實無奇的石頭內,也許是璀璨的翡翠,也許就只是灰撲撲的石頭,雲南沖騰給了無數人致富的夢想。
    而賈似道有如透視功能的異能,感知到物體內部的材質結構,讓他初試啼聲即收穫頗豐。旁人切垮的原石廢料,他能發現生機;巨大無比的石材,他能探知罕見瑪瑙樹,從而累積出億萬資產,進行鑽研深不見底的古玩人生……
    賭石,賭的是人的心理素質和看石的眼光。賭石的魅力,就在於切開石頭前的未知。而賭石,絕對是對心臟承受能力的巨大考驗。所謂的一刀窮一刀富,正是這個意思。
    書中主角內心一直有種聲音告訴他:即便有如透視功能的異能,能輕易感知到物體內部的材質結構,讓他迅速成為千萬富翁。但僅是如此的人生,卻並沒有太多意義!真心喜愛而去鑽研的樂趣,才是古玩人生真正想要表達的真義!
    也因此,書中出現淘寶書籍中罕見的瑪瑙樹,古老的蟲蟲遺跡,其歷史意義遠大過於金錢價值。
    快速致富的淘寶人生,其實空虛;喜好觀察的樂趣,才是真正心靈富足的古玩人生!

    ※古玩收藏十誡:
    1做工粗劣的器物不可買,無法判斷真品還是贗品的器物不可買。
    2無法說明傳承的器物不可買,有天花亂墜「故事」的也不可買。
    3貨品無法確認斷代時,寧往下斷,也不要往上靠。
    4新手上路最好由師傅帶,先找人品好功底深的人引路,多聽多看多比較。
    5古玩收藏風險極大。買貨時不可有賭博心態,心存僥倖,要想賺錢先考慮別賠錢。
    6古玩收藏陷阱很多。菜鳥總是要挨宰的,但千萬不要被宰得血本無歸。
    7所有的物件都會對你「說話」,如果你「聽」不懂,千萬不要不懂裝懂。
    8成為古玩高手首先要人品端正,其次要有過人的本領,二者缺一不可。
    9古玩高手很多,但你不一定可以「煉」成古玩高手。
    10玩古玩需要廣博,搞收藏最好專攻,既廣又專,才能規避風險,獲得豐厚回報。

    ◎套書明細◎
    古玩人生之1【一夕暴富】
    古玩人生之2【古玩炒手】
    古玩人生之3【瞞天過海】
    古玩人生之4【後生可畏】
    古玩人生之5【天價爭鋒】
    古玩人生之6【古玩泰斗】
    古玩人生之7【億元古幣】
    古玩人生之8【閃亮登場】
    古玩人生之9【鬥寶大賽】《完》
  • 鬼徒。古玩行當資深玩家,曾親身參與賭石、古玩收藏,他以親身經歷撰寫了《古玩人生》。其作品《古玩人生》、《大收藏家》風靡網絡,深得古玩愛好者喜愛。
  •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異能
    第二章 淪為廢料的原石
    第三章 巨無霸內的秘密
    第四章 清水出芙蓉的女子
    第五章 血本無歸與億萬富翁
    第六章 罕見的稀珍玉蟲
    第七章 平凡的墊腳瓷磚
    第八章 賭徒
    第九章 價格不菲的翡翠
    第十章 打眼才能長知識
  • 夏日炎炎,賈似道心情忐忑地走到了「周記」玉器店的門口,望著頭上的店面招牌,他深吸了一口氣,下垂的雙手緊握成拳,內心的緊張表露無遺。
    賈似道今年二十六歲,是臨江市郊區一個普通農家的孩子,大學畢業後留在城市裏打拚,曾經的雄心壯志,在工作兩年之後消磨殆盡,微薄的收入在交完房租之後所剩無幾。尤其是最近,父親身體不好,家裏的積蓄早已花光,賈似道將所剩不多的五千塊錢也匯了回去,卻是杯水車薪,更要命的是,一星期後還要交房租。
    屋漏偏逢連陰雨,在賈似道山窮水盡、窮困潦倒的時候,他居然在出租屋裏觸電了,昏迷半小時後醒過來,發現手上戴的祖傳青銅戒指成了粉末,還沒來得及心疼,卻意外地發現,他的體內多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氣機。
    這股神秘的氣機,居然能夠讓他的左手觸及任何物品時,進行內部質地的探測。當他的手抓住了房門把手時,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出現在他的腦海裏。他可以在腦海中模擬出門把材質的密集程度,再來是木製房門的內在結構,甚至可以隱隱感覺到,房門的門板和表面清漆之間的不同……而鬆開左手,一切又變得正常起來。
    賈似道的心跳開始加速,看著自己左手的目光,也變得格外的炙熱起來。而他的腦海裏,僅剩下一個念頭: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是來得太快,太刺激了!
    然而,這種能力一度讓賈似道陷入恐慌和迷茫當中。他不敢跟任何人說,接下來的幾天裏,一直是渾渾噩噩,直到昨天,他聽一個朋友阿三無意中說起了在雲南舉行的翡翠賭石大會,頓時讓他眼前一亮。
    他意識到英雄終於有了用武之地,賭石的魅力就在於,在切開石頭以前,人們無從完全準確地判斷原石內部是否有翡翠,而他的特殊能力,無形中為他提供了一隻「點石成金」的黃金手。於是在上網瘋狂搜索了關於賭石、古玩的資料之後,他終於下定決心從阿三那裏借了兩千塊錢,踏入了臨江市古玩一條街。
    「周記」的店門敞開著,裏面卻沒有什麼顧客。賈似道心中略有些期盼看到的身影——嫣然,也沒有出現。店裏就阿麗一個人在悠閒地擦拭著玻璃櫃檯。
    紀嫣然和周麗是這家玉器店的兩個美女,前者是清麗脫俗的冷美人,很少開口說話,後者性格開朗,一頭短髮,顯得英姿颯爽。賈似道曾經在幾個月之前和阿三來這裏逛過,因此和這家店鋪的人認識。
    覺察到有人進了門,阿麗抬頭向大門這邊看了一眼,發現是賈似道之後,她笑著說:「今天真早啊,先坐一會兒吧,看看有什麼喜歡的。」她手上擦玻璃的動作加快了不少。
    「沒事,你忙你的,我是來看看毛料的。」成品玉器,賈似道可是一點兒也不懂,放一個幾百萬的手鐲在他面前,他也許就以為是幾百塊的。賈似道本來內心還很緊張,但是看到樓梯下堆放著的毛料,他的心情莫名地就沉靜了下來。
    「喲,你還真對這個感興趣啊?不過,我可警告你,這毛料裏頭,也不是都能切出翡翠來的。如果看走眼了,可就血本無歸了。」阿麗好心地提醒著。
    「多謝提醒,來之前我花了很長時間看資料……」賈似道差點沒被阿麗的話打擊得掉頭就走,好不容易,他平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開弓沒有回頭箭。他在地上撿起一塊毛料,用特殊能力探測起來。頓時,整塊毛料的內部結構浮現在賈似道的腦海中,就好像在看3D電影一樣,毛料的內部景象浮現於虛空,似乎觸手可及。
    「看在你人還比較老實的份上,我也不騙你了。」賈似道的反應似乎完全在阿麗的意料之中,她說:「這些毛料都是我父親從雲南那邊弄過來的,據說還都是老坑的翡翠毛料。不過放著也有段時間了,陸陸續續也有人買,但切出翡翠來的卻沒有幾塊,即便有,品質也不高。所以啊,你想看就看看吧,真要買的話,也沒必要花那個冤枉錢。」
    「阿麗,你這可不像在做生意啊。」後面走出來一位胖乎乎的中年大叔,顯然是聽到了阿麗的話,不禁有些責怪地說了阿麗一句。他看到賈似道,覺著有點眼熟,問道:「你就是上次阿三那小子帶過來的朋友?」
    「是啊,周大叔。」賈似道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稱呼好,不過,既然對方提到了阿三,賈似道也就不稱呼他周老闆了:「我和阿三是大學校友。」
    「嗯。」周大叔點了點頭,轉頭對阿麗說:「不過,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這些毛料可是你老爸我親自從雲南運回來的,怎麼能說品質不好呢?」
    賈似道心裏有些感歎,這對父女之間,沒有什麼隔閡,相處得如此輕鬆融洽,倒讓賈似道有些羡慕了。
    「小夥子,怎麼稱呼?」
    「我姓賈,周大叔,您叫我小賈就成。」說著,賈似道從口袋裏摸出一盒煙,遞了一根給周大叔。
    「這玩意兒,我早就戒嘍。」周大叔說著還看了阿麗一眼,賈似道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正看到阿麗在瞪著周大叔,那個模樣,很有點管家婆的意思:算你這回老實。
    「對了,周大叔,在您這兒買了毛料之後,可以直接切開嗎?」賈似道再怎麼不懂行,也知道一塊毛料要是不切開,就只能繼續以賭石的方式轉賣出去,那樣一來,他的賺錢計畫就只能暫時擱淺了。他口袋裏的錢可不夠囤積毛料的,估計能買一兩塊小的原石就不錯了。
    「可以啊。」周大叔看了看賈似道,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我店裏就有工具。如果開出翡翠來,還可以直接賣給我。價格絕對公道。」
    「那就借您的吉言了。我先自己看看。」阿三和阿麗的關係似乎不一般,賈似道作為阿三的朋友,倒也不怕周大叔在價格上太克扣他。再說,出了「周記」玉器店,要讓賈似道自己再找到買家,可就更難了。
    看到賈似道重新蹲下身去,在一堆毛料裏挑來揀去,周大叔站在邊上也不插話,他拿了一張報紙,坐到別處去了。在他看來,像賈似道現在這樣,能看出名堂來才怪呢。
    這時候也沒什麼客人進來。賈似道一心放在毛料上,當左手接觸到毛料時,瞬間集中自己的注意力,緩緩地感應著毛料內部的結構,但是他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即便某塊毛料中偶爾出現一些感覺上的差別,反映到賈似道的腦海裏之後,也只是景象上有一些微小變化,而且周邊還有一些過渡物質存在。賈似道覺得那可能是石頭內部石質的細密程度不同造成的,感覺很鬆散,不太可能含有翡翠。
    難道要找到一塊裏面含有翡翠的毛料,就這麼困難嗎?
    賈似道心裏哀歎一聲。轉念一想阿麗的話,也許她還真說對了,這裏的毛料本來品質就不太高。賈似道即便只是粗略地在網路上找了一些資料來看,也可以知道,像臨海市這樣的地方,有個做翡翠毛料生意的店鋪就很不錯了,想要在這些毛料中切出高品質的翡翠來,機率無疑就和中彩票一樣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