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獵雕的遭遇(新封珍藏版)
一隻獵雕的遭遇(新封珍藏版)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原本應該在天空中展現英姿的金雕,為何會淪為獵人覓食和斂財的工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果真是永遠無法打破的自然法則?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動物最佳代言人沈石溪感人熱淚傑作!
    ※對一隻獵雕來說,失去自由,就等於是失去了自我;然而牠卻甘心犧牲自由,以報答人類的救命之恩,只是,牠的一再退讓,真的能夠滿足人類的貪心與私慾嗎?
    ※一向以細膩筆觸深刻描寫動物的喜怒哀樂,將動物擬人化的沈石溪,這回亦不負重望,將金雕戲劇性的一生,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隨著他的文字,讀者的情緒亦為之高潮起伏,久久不能自己。書中亦不忘探討人性的善惡與大自然的殘酷,絕對是一本不可不看的佳作。
    牠是金雕,生來就是藍天的精英。
    金色的圓點從輝煌的陽光裏突顯出來,
    越變越大,變成一隻威風凜凜的雄性金雕,
    在山谷上空頡頏翻飛。

    牠覺得疲倦了,寧靜地闔上了雙眼。
    牠的腦殼連同半截脖子被凍成了冰柱,
    高高聳立在鸚鵡嘴石頂上,
    金色的羽毛仍然色彩鮮豔,栩栩如生。
    牠究竟是進了天堂,還是墜入了萬劫不復的地獄?
    失去了翅膀的獵雕,要如何才能再次翱翔在空中?
    被人類救回一命的天之驕子,只能犧牲自己報恩?
    以為終於不再流浪,沒想到卻是失去自由的開始?
    牠的一再退讓,真的能夠滿足人類的貪心與私慾嗎?
    野金雕巴薩查遭遇可怕的旋風,跌斷了一條腿,又摔傷翅膀,眼見要被山豹吃掉,千鈞一髮之際,遇到獵人達魯魯,把牠從豹嘴下救了下來,從此牠成為達魯魯豢養的獵雕,為了報恩,牠被迫充當誘雕誘騙同類,也失去了自由。為了掙脫人類的控制,回到日思夜想的森林,牠不惜付出了最寶貴的性命,命運再一次回到了起點。
  • 沈石溪,原名沈一鳴,上海人,八○年代初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已出版五百多萬字作品。所著動物小說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讀者的喜愛。沈石溪的動物小說,擅於揣摩動物行為與心理,描繪生動。其著作《第七條獵狗》、《一隻獵鵰的遭遇》、《紅奶羊》、《象母怨》、《殘狼灰滿》、《混血豺王》等,皆獲得各種文學優秀作品獎項,得獎無數。《狼王夢》並獲台灣第四屆「楊喚兒童文學獎」,《保姆蟒》獲行政院新聞局1996年金鼎獎優良圖書出版推薦獎,《狼妻》、《黑熊舞蹈家》、《美女與雄獅》、《野犬姊妹》、《虎女金葉子》等八部作品亦被各大報章推薦。作品更被譯成英、日、法等多國文字,廣受全世界讀者歡迎。
  • 一、金雕巴薩查
    二、隱憂
    三、雕格
    四、考驗
    五、成為幫兇
    六、屈服
    七、愛侶白唇雕
    八、另一種生涯
    九、籠中鳥
    十、自由的代價
    十一、夢魘
    十二、衝出牢籠
    十三、回歸山林
    十四、重生
    十五、疑雲
    十六、第三者
    十七、訣別
    十八、意外
    十九、父愛
    二十、覓食訓練
    二一、清窩
    二二、原點
    二三、義雕
  • 巴薩查飛遍了日曲卡雪山北麓,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值得牠去捕獵的目標。牠飛累了,撐開巨大的翅膀,靜止不動地躺在空中,任憑強勁的河谷氣流托著牠向前滑動,牠圓睜著雕眼,聚精會神地俯瞰著地面,希冀能幸運地看到一隻幼麝在古戛納河邊飲水,或者能遇到一頭小岩羊在懸崖邊溜躂。遺憾的是,平緩的山坡和狹長的河谷裏,連個可疑的黑點也看不到。
    冰涼的太陽高懸在天空,給大地投下了一片冷寂的光。
    嚴冬剛剛過去,雪線才褪到半山腰,草芽還沒有破土,樹枝還沒有泛綠,赤裸的紅土地還沒有恢復生機。那些食草類動物,都遷移到遙遠的四季如春的古戛納河的下游過冬去了,還沒有回來。對食肉類動物來說,乍暖還寒的早春季節確實是個春荒難關,很難找到食物。
    假如僅僅是為了裹腹充饑,牠是不會如此辛苦地在古戛納河谷上空來來回回飛巡的。牠可以憑著野生動物一種奇異的生存本能,準確地在河灘的巨卵石底下或河岸的枯樹根部找到冬眠的小蛇,或用雕爪刨開被雪水泡得酥軟的土層尋找蜥蜴或地狗子。整個冬天和春荒階段,其他野金雕經常靠這種辦法來維繫生命。
    但牠不是普通的野金雕。牠是丫丫寨獵人達魯魯豢養的獵雕。牠是按主人的吩咐到古戛納河谷來狩獵的。主人不喜歡冬眠的小蛇和地狗子,主人要的是幼麝、岩羊或其他值錢的禽獸。
    太陽偏西時,古戛納河上游飄來一塊烏雲,不一會兒就下起了小雪。紛紛揚揚的雪粒被凜冽的西風吹刮著,攪起漫天雪塵。這是日曲卡雪山一帶常見的倒春寒。氣候這樣惡劣,能見度愈來愈低,再飛下去也是徒勞的,牠想,該回去了。牠仄轉尾羽,掉頭朝丫丫寨飛去。
    剛飛出河谷,牠又猶豫了。今天又一無所獲地空著手回去嗎?主人一定又像昨天那樣站在木屋外手搭涼篷翹首等待牠歸來。昨天也是在這個時候,當牠降落在主人腳邊,當主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