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你是長夜,也是燈火(簡體書)
你是長夜,也是燈火(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9.8元
  • 定  價:NT$239元
  • 優惠價: 7918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世間最難得的是,即使知道沒有結果,也義無反顧地獻出自己的真心——
    才女作家歲惟鼎力新作,晉江積分過億,打動無數人的曲折愛情。


    一場邂逅,情愫漸生。燈火幽微,照不清結局。
    溫凜心底一直住著一個人,他是鐵馬冰河,也是她唯一的狂熱。


    他是她這一身人情世故裡,破土而出的天真。
    世人都道他涼薄,只有她知,他亦努力在傾注真心。
    獻給每一個漫長人生路上曾為愛停留的你。


    2009年秋,溫凜遇見了楊謙南——
    “普濟寺有一天突然號稱要修繕,閉寺一日。那是因為那天他媽媽要去敬香。”
    “他身份證上姓葉,而護照上姓梁,每個證件名字都不一樣。”
    “她去他朋友的場子找他,拿著地址,硬說那條路就是沒有1599號。楊謙南把煙頭磕滅,披外套去找她。朋友問是誰面子這麼大,還要你親自接。他勾勾嘴角,說:一瞎子。”

    他似無盡長夜,面容隱在廊燈陰影中,輕佻,疲倦,好像對眾生都漠然。
    後來有一天她生日,他問她要什麼禮物。她說你陪我去普濟寺拜佛吧。

    她喜歡他身陷茫茫人海,人頭攢動,煙薰火燎,菩薩低眉頌,紅塵萬戶侯。
    他下意識地回眸,頻頻找她。
    她忽然鼻子一酸。

  • 歲惟

    言情作家、編劇,畢業于北京大學、漂泊在帝都的南方人,混跡於創投圈的故事生產者,在現實與理想的夾縫中造一些夢。

    已出版作品:《夜蛾》、《遙遙相望矣Ⅰ、Ⅱ》、《星光不及你傾城》、《最璀璨的你》、《遙遙一生晚》等。

  • 晉江積分過億,好評如潮,打破甜寵文當道局面的一股虐心清流,令人眼前一亮。
    世間最難得的是,即使知道沒有結果,也義無反顧地獻出自己的真心——
    “這一生高樓危塔,紙醉金迷。為你瘋魔,是我罪名。”
    才女作家歲惟現實向力作,晉江六十萬點擊,打動無數人的曲折愛情。
    作者文筆之嫺熟,對節奏把控之精妙,能在不知不覺中吸引讀者到故事中去。
    全新修訂+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誠意滿滿,超值典藏!
  • Chapter 01  
    Chapter 02   
    Chapter 03    
    Chapter 04    
    Chapter 05    
    Chapter 06    
    Chapter 07    
    Chapter 08    
    Chapter 0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後記
  • 回頭望望,她這輩子未免太普通。
    如果有朝一日要寫自傳,恐怕只有一句話——
    一生平庸,一生迷戀楊謙南。

    Chapter 01

    2009年秋,溫凜遇見了楊謙南。
    很多年後她這樣向人形容他們的相遇——一場處心積慮的意外。

    那天是管院MBA班的開幕式,來了幾家媒體,弄到很晚。
    溫凜在會議廳門口站著,把塑料工作牌摘下來繞一個圈,擱在門口的簽到桌上。
    九點零五分,嘉賓走得差不多了,她靜靜等著關門。
    會議廳的燈暗了一半,一排排整齊的軟椅全湮沒在昏昧中,她向裡望了一眼,意外地看見了陸秉青。西裝革履的學者和幾位媒體方面的人握手交談,操著中年人沒有辨識度的社交嗓音,笑容豔似主席臺上的粉紫絹花。
    他是新聞學院的院長,不該在這個場合出現的。
    於是學院間流傳的隱秘傳聞變得可信——
    據說他們院長得以在學校一路平步青雲,全靠娶了一位大人物的女兒。
    溫凜上過陸院長的一門“傳播學理論”,花了不少心思,期末考卷得到過他的讚賞。那時她還是眼皮子裡只有象牙塔裡半瓶墨的大學生,對學者有股子宗教般的崇敬,看著師長化作面容虛假的中年人在這兒迎來送往,胸臆說不清道不明地彆扭。
    但她很擅長遺忘,抿抿嘴唇心裡一抹,眼睛依然清澈。
    她只是把目光移開了。
    就這樣,溫凜看見了楊謙南。

    那年她二十歲,見過最好看的男人是學校裡的翩翩白衣少年,和畫報裡盛裝打扮的男明星。
    他兩種都不是。
    幾位領導在主席臺下親切會晤,他就坐在一旁。沒有人與他交談,他也沒有理會任何人,好像是這個社交場景裡憑空多出來的一個人物。楊謙南對這樣的場合缺乏尊重,半靠在會議廳紫色的軟椅上,手裡百無聊賴地撥弄著一個東西。
    金色,發亮。
    居然是只打火機。
    他是這場談話的陪襯,卻把正在談話的人映襯得多餘。
    溫凜看著他,手按在簽到桌上,無意識地抓了抓。
    那其實不過是兩張課桌,上頭罩了暗紅色絨布,用來擺簽到簿。觸手所及,薄而柔。早秋的夜晚,多摸兩下,她才察覺布面是冰涼的。
    他像這布面。暗,沉,氣質似陰天。
    中年男人們沉厚的聲音很催眠,內容無聊卻能看上去相談甚歡,沒完沒了。溫凜也不知道這場寒暄要持續多久,靠在大門上放空,不由自主,頻頻往楊謙南的方向望。他在長江頭,她在長江尾,一起消磨耐心。溫凜被這個想法驚到,盯著自己腳尖,輕輕嗤笑一聲。
    腦海裡思緒卻活泛開了:那人面孔陌生,只憑側臉,她聯繫不上任何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是誰呢?她在心裡想。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