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的蹤跡:一段浪浪愛與陪伴的點滴回憶
街道上的蹤跡:一段浪浪愛與陪伴的點滴回憶
  • ISBN13:9789863586852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胡玉涵
  • 裝訂/頁數:平裝/148頁
  • 規格:21cm*14.8cm*1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0/01
  • 中國圖書分類:家畜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作者從小學五年級開始,20多年來與30隻浪浪們的真實故事,看見孩子天真無邪的善良本性。
    ◎彩色圖文詳實錄下女孩與流浪狗的互動點滴;即使在外生活險惡,相信只要願意付出一點愛心,就能帶來許多珍貴的成長記憶與生命體驗。
    ◎希望人們藉此了解浪浪們生活的大不易,喚起大家再多一分的疼惜與關懷,共同為流浪動物們的幸福努力!

    每隻狗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名字、肖像、個性,和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小女孩,在街道上遇見了流浪犬小太白一家,從此與浪浪們結下一段無法忘懷的緣分。十多年來,小女孩身邊都有浪浪陪伴著長大。

    小學五年級的某一天,在朋友家裡玩,結果另一個同學跑來跟我們說:「巷子那邊有小狗!」馬上一起衝過去看小狗。
    在那個不大不小的巷子裡,住了小黑、胖胖、小土一家,還有小白、小太白母子。
    我們三個小ㄚ頭拿麵包開始餵小狗。

    養小黑牠們大概兩個多禮拜後,突然又加入了兩隻小狗。記得好清楚,那天我剛好是面向巷口在餵小黑牠們,突然左邊遠方出現一白一黑的小身影,兩隻我看大概也不到兩個月的小狗吧?比胖胖、小土還小,歪歪斜斜地朝我這裡走來……

    小太白第一次和皮皮相遇的時候我非常緊張,皮皮是公狗,而且長得一付很凶悍的樣子。
    小太白還只是快滿一歲的小孩子,根本沒有跟人家爭地盤的能力。
    我一面輕聲地對皮皮說:「你不要生氣……我們馬上就離開。」,一面想帶小太白往後退。

    國中的某一個星期六,怎麼都勸阻不了小太白送我去學校。快要遲到的我,只好硬著頭皮讓小太白跟著我進校門口。
    還好幸運女神有保佑,主任沒有說什麼,小太白就莫名其妙很順利地進了學校跟我一起到教室上課。

    牠準備要跳出來的時候,我和來喜的主人還有皮皮爸,大家都很緊張地幫牠加油。
    茉莉從車庫跳出來的那一刻,大家好像都認同牠是這裡的狗似的,我、來喜的主人,甚至皮皮爸都開始餵養茉莉。

    聽說皮皮在皮皮爸一踏入那個收容所的時候,馬上大吼大叫,大吵大鬧,皮皮爸不用找,一眼就看到皮皮了。捕狗隊的人說皮皮很幸運,因為隔天,皮皮就要被帶去安樂死了……

    本來有一點猶豫,但我後來聽到這輩子以來最有心機的一句話──黃黃的主人說:「NICKY已經被退回來一次了,之前送養的那個小姐沒有好好照顧牠,還虐待牠,這次我們再把牠送給別人一次試試看,如果牠又被退回來的話,我們就不再把牠送人了,表示牠沒那個命給人家疼。」

    佳佳洗香香之後,我們帶著佳佳去醫院驅除寄生蟲順便打了預防針,在醫院檢查沒問題後,我們把佳佳帶回住家頂樓的樓梯間偷養。
    「頂樓的樓梯間」,永遠是我偷養小狗的基地。

    我們抱著佳佳離開的時候,茉莉一直緊緊地追著小孩,還用兩隻前腳死命抱住我抱佳佳的手,不想讓我把孩子帶走。那個抱著我的力道,母親的力道……哀求我的力道……我到現在都忘不掉。

    有一天我只看到狗媽媽出現,沒有看到小狗,往媽媽身後的車子底下看去,看到車輪跟小狗的下半身……小狗應該是在車底下睡覺沒注意時被壓死的。很可怕的情景……但對流浪貓狗來說卻是很常發生的事。
    再見到狗媽媽的時候,我看到不遠處蹲著一個阿姨,一直在試著跟那隻狗媽媽親近。和柯阿姨聊了一些,才知道她也是一直在附近照顧流浪狗的愛心媽媽。
    當柯阿姨聽到那隻狗媽媽的小孩子被車子壓死的遭遇後,很心疼地跟牠說:「來,我帶妳去結紮好不好?不然生了寶寶都一直死掉……好可憐喔!」

    隔天我還要上課,只能在下課時間打電話給醫師問裘裘的情形。我聽到醫師很平穩但沉重的聲音,他說:「裘裘在今天早上我來醫院的時候就已經走了……」
    我也只能用發抖的聲音問:「裘裘走的時候會不會很痛苦?」醫師說裘裘有打一些鎮定劑,所以應該是在昏睡中走的。

    ……那是最單純、幸福的時光,但也帶來生離死別的最大傷痛。

    即使故事裡的毛孩們都已離開這個世界,但女孩與牠們的回憶至今無法割捨,於是她把記憶化成文字,分享彼此真摯的情感以及毛孩們對人類無私的愛;更希望人們藉此了解浪浪們生活的大不易,喚起大家再多一分的疼惜與關懷,共同為流浪動物們的幸福努力!

  • 胡玉涵
    從小就對流浪動物有份特殊的感情,小學五年級就在家附近的街道上餵養流浪狗,和街道上的浪浪們就像家人一樣;與牠們相處的一點一滴都習慣用日記和照片將它記錄下來,於是彙集整理成書,希望能讓更多人因這個故事感動,一起為流浪動物們的幸福努力。
  • 這是我一直很想要寫下來的日記,關於我這十二年來所認識的狗狗們的事。
    這些小毛孩們都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但這些都是我不想要忘掉的回憶,尤其是跟著我九年的小兒子小太白,我希望讓牠在我的筆下好像還活著的感覺,然後藉著這長長長長的日記,記錄我所相遇到的每隻狗狗的事,記錄牠們對我們的愛、牠們之間的愛,讓牠們也在別人的心中留下一點點的記憶。
    從小就非常喜歡狗,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為什麼。自稍稍懂事以來,手上抱的就絕不可能是洋娃娃之類的,摟在懷裡的一定就是狗狗絨毛娃娃,電視裡如果有狗狗的身影在,我一定特別專心地盯著看。
    小時候費盡唇舌希望媽媽讓我養狗,但大人的答案總是不,那是媽媽唯一不願意答應我的事。但我也從不放棄說服她們養狗,從沒上學到上幼稚園,從上幼稚園到上小學,不斷地請求。但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媽媽說什麼就是不願意。
    本來以為我要等到我成年了,搬出去住的時候才有可能養狗……
    不過緣分這種東西,沒想到怎麼都擋不住的!

    ‧‧‧  ‧‧‧  ‧‧‧  ‧‧‧  

        1
    第一隻認識的狗狗叫做黃黃,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黃黃是我讀的國小對面的麵店店狗,個子很大,大概有十五公斤左右,因為常和媽媽一起去買麵久了,有一天終於鼓起勇氣摸摸黃黃,麵店老闆看到我在偷摸他家的狗,得意地開起話閘子來……
    這是我和狗狗緣分的開端。
    當時真的超愛黃黃,每個星期三學校半天,中午一定去黃黃家報到,麵店老闆就會解開黃黃的繩子,讓我開開心心地帶黃黃去散步。我相信黃黃也很喜歡我,因為我,牠終於可以在被綁住的做生意時間中,出來透透氣。
    黃黃給我的感覺是……牠像個溫柔的大哥哥守護著我,與其說是我帶牠去散步,倒不如說是牠陪著我去玩還比較對一點。
    回憶起我帶黃黃出去的情景,發現黃黃跟我之間的牽繩絕對不會是拉緊的,不然以當時我的小個子,黃黃只要用力一點拉繩子,我就絕對拉不動牠,牠大可上演逃脫記。
    牠是麵店附近地盤的狗老大,自己出去玩跟啃一根骨頭一樣簡單,但牠從來沒有這樣對我。就連要出去玩的興奮時間,黃黃都還是會注意,不會拖著我跑。
    有時回想起我帶黃黃出門的情景,我彷彿好像看到麵店老闆看著黃黃出去散步的背影對牠說:「喂!這個小女孩就交給你啦!要保護她喔!」
    而黃黃小心顧著我的腳步的樣子,好像也在對主人說:「放心啦!我會好好陪她玩的!」

    ‧‧‧  ‧‧‧  ‧‧‧  ‧‧‧  

        2
    雖然認識了黃黃以後,已經沒有那麼寂寞了,但我仍然很想要一隻狗,一隻真真正正屬於我的狗……
    小學五年級的某一天,在朋友家裡玩,結果另一個同學跑來跟我們說:「巷子那邊有小狗!」馬上一起衝過去看小狗。
    在那個不大不小的巷子裡,住了小黑、胖胖、小土一家,還有小白、小太白母子。
    我們三個小ㄚ頭拿麵包開始餵小狗。
    胖胖和小土還只是兩個月大的幼犬,完全沒有戒心地跟我們要麵包吃跟我們撒嬌;小白和小太白因為是人家養過丟出來的狗,所以並不怕生,也圍在我們身邊要東西吃;只有小黑遠遠地觀望我們不願意靠近我們……
    雖然小黑說什麼都不願意靠近我們,但其實想想牠對我們已經是夠客氣了。依我之後對小黑的了解,小黑是非常兇的母親,為了捍衛小孩子,是會不顧一切咬人的。沒想到小黑居然可以容忍第一次見面就亂摸牠小孩的我們,並沒有發脾氣……
    麵包在五個張開的大嘴下很快就被消化掉了。要回家的時候,三個女生很興奮地約定說:「要一起養牠們!」,不過到最後只有我堅持……
    回到家,還是難掩「我已經有小狗了!」的興奮,抓了些零用錢,又跑去買了一大袋麵包,衝到小黑家的空地去找小黑牠們。
    胖胖和小土是非常可愛的幼犬,小白、小太白也頻頻來向我示好,但我就是喜歡小黑,好想摸小黑。於是我試著先把麵包丟給站在遠處的小黑,然後麵包越丟越近,到後來就不再丟給小黑了,改拿在手上讓小黑從我手上接過麵包吃。
    小黑沒有生氣地從我手上接過了好幾塊麵包之後,我趁小黑從我手上接過麵包的時候輕輕地摸了牠一下。就這樣才一下下的時間,我就摸到小黑了!小黑就讓我摸了!
    那一天,就蹲在小黑身邊摸小黑,直到天黑透了才回家。

    第二天才認識了本來就住在這巷子,也在餵養小黑牠們的許阿姨。許阿姨說,小黑一家在這邊已經一段時間了,小白一家是人家才剛丟來這裡沒多久……她也沒幫牠們取名字,所以就沿用了我取的俗名字。
    認識牠們才第二天就已經是我的心肝寶貝了……
    記得第二天餵完牠們,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小孩子、小白、小黑都站在雨中……
    回去整個超心疼的……一整晚都擔心牠們有沒有進小屋好好避雨?
    餵了幾天麵包,才突然開竅──世界上有一種叫狗飼料的東西可以餵狗!從那之後,狗飼料就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最重要東西了。

    許阿姨餵的食物加上我給牠們的飼料總算夠糊牠們一家五口的胃,小黑牠們過了短暫的幸福充裕的日子。
    小黑是一隻非常沉穩和凶悍的媽媽,有那種一肩扛起一個家的剛毅氣質,永遠都是小黑在固守地盤。我曾親眼看到小黑衝到經過附近的公狗跟前,狠狠狠狠地跟人家打架,趕跑那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倒楣傢伙。
    胖胖是健康的大頭呆,是脾氣好的小男生。
    小土是害羞的小女生,通常都是躲媽媽身後的。但是當我們在雜草原奔跑的時候,小土總是跑得最快的。
    小白是開朗單純的小狗,以及是不負責任的媽媽──任由小太白為非作歹!
    小太白則是我認為最壞最霸道的小狗了!
    牠總是欺負比牠小的胖胖和小土,玩耍的時候,從來不客氣地咬得胖胖牠們嘰嘰叫;吃東西的時候,也一定第一箭步先咬小狗再說;連胖胖和小土好不容易喬好的睡覺位置都被小太白搶走……
    不過還好小黑是非常顧小孩的媽媽。
    有一天,小太白正在欺負小土和胖胖,我看到小黑緩緩地走到小太白身邊,狠狠地朝小太白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小太白馬上落荒而逃。心裡馬上有種「正義得到伸張」的狂喜感。

    小黑本來是一隻很安靜的狗,牠不太跟人撒嬌的,總是只靜靜讓我摸。但有一天我突然跟牠玩起了「搭上來的遊戲」,我向後移動,用腳在地上拖出「沙沙沙沙」的聲音,小黑就會很興奮地追上來,整個身體撲到我身上。
    從那次之後,小黑就會用「搭上來遊戲」迎接我,每次我衝到巷口,大喊一聲:「小黑!」然後全體小狗總計五隻就會一起跟著小黑「搭上來」!雖然我只想要小黑撲上來,但總是完全不受控制。我和小黑只能隔著一群小蘿蔔頭們,用眼神傳達彼此的心意……

    餵完牠們的某一個午後,和許阿姨聊起了小黑的事……許阿姨講起了小黑的過去。
    小黑其實滿早就住在那個巷子裡了,當時身邊還有一隻大黃公狗(我們相信是小黑的伴侶,因為小土和牠長得一模一樣),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一位婆婆會為了她一‧五平方公尺的菜圃,經常驅趕牠們。只是小黑牠們也厲害,只要有捕狗隊來抓,小黑牠們就跑給他們追,捕狗隊從來沒成功抓到牠們過。所以那婆婆殺紅了眼,居然拿尖銳的不知什麼物品攻擊小黑牠們,結果凶器擊中大黃狗的頭,當場就死了……小黑則被擊中後腳,腳跛了……大黃狗的屍體還是許阿姨去收的……

    我從來不知道人有多殘忍……我不懂,為了那區區一‧五平方公尺的菜圃,有什麼好爭的呢?但我也不懂小黑……為何不離開呢?為何還要在這裡生下小孩……?是因為沒別的地方去嗎?還是想留在有大黃狗回憶的地方?還是倔強的小黑即使只剩一口氣,也要跟那老婆婆對抗到底……?
    我希望當初妳是離開的……這樣雖然我們不會相遇,但也許起碼妳可以過得比較好……
    想想小黑曾經有這麼可怕的遭遇,當初卻還願意接受我,心裡是非常心疼欣慰的……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