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沉醉的夜晚
春風沉醉的夜晚
  • 定  價:NT$440元
  • 優惠價: 79348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作者朱文穎善於描寫人物幽微的心理狀態,尤其是都市女性的內心情感,透過冷靜的筆調娓娓道出角色的隱密世界。其作品在同輩作家中獨樹一幟,被中國評論界譽為「江南那古老絢爛精緻纖細的文化氣脈在她身上獲得了新的延展」。



  • 朱文穎
    生於上海,中國「七十年代後出生」的代表性作家之一。近年介入藝術策展和批評領域。著有長篇小說〈莉莉姨媽的細小南方〉、〈戴女士與藍〉、〈高跟鞋〉、〈水姻緣〉,中短篇作品〈繁華〉、〈浮生〉、〈重瞳〉、〈花殺〉、〈哈瓦那〉、〈凝視瑪麗娜〉等。有小說、隨筆集多部。小說入選多種選刊選本,並有部分英文、法文、日文、俄文、白俄羅斯文、韓文、德文、意大利文譯本。曾獲《人民文學》獎,《作家》「金短篇」小說獎,《中國作家》獎,紫金山文學獎,首屆葉聖陶文學獎,金聖歎文學評論獎,《人民文學》年度青年作家獎等。2005年由「中國青年作家批評家論壇」評選為首屆「年度青年小說家」。2011年入選「嬌子․未來大家TOP20」。部分作品被館藏於法國國家圖書館,並多次入選夏威夷大學純文學刊物MANOA「環太平洋地區最有潛力的青年作家作品專輯」。其作品在同輩作家中獨樹一幟,被中國評論界譽為「江南那古老絢爛精緻纖細的文化氣脈在她身上獲得了新的延展」。現任蘇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 凝視瑪麗娜
    春風沉醉的夜晚

    繁華
    萬曆年間的無梁殿
    倒影
    哈瓦那
    禁欲時代
    浮生
    危樓
    寶貝兒

    後記 十年十一章
    附錄 朱文穎創作與出版年表

  • 〈春風沉醉的夜晚〉

    我,夏秉秋,查麗麗。
    我們三個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兩年前,柏林自由大學的一次學術會議。當時我們的關係如下:我和夏秉秋同時被邀請參加會議,夏秉秋是德籍華人,常居柏林,而我從上海坐德航經法蘭克福轉道柏林。我們素不相識。至於查麗麗,她是我十八歲以後的閨蜜,這樣的關係已經延續了差不多另一個十八年。那一陣子她正好在德國修最後的MBA課程,有個短暫的假期。於是她決定來柏林和我見面。當然,與此同時,也見到了同樣素昧平生的夏秉秋。
    就這樣看起來,事情似乎是相當新奇而愉快的。毫無疑問,我和查麗麗都很喜歡夏秉秋,這位戴深色琥珀框架眼鏡的中年人,消瘦,嚴肅,同時又擁有一種微妙肉感的幽默。他帶我們在暴雨中的柏林博物館島轉了兩天,又在威廉皇帝紀念教堂前的廣場享受了一下午咖啡時光。這兩件事也可說虛榮,也可言著實快樂充實,單看你如何理解。反正我和查麗麗相當為此著迷。
    為了較為精確地複述當年這段爭風吃醋的風流韻事,我得把我和查麗麗,以及我們之間的聯繫再次簡單介紹一下。我和查麗麗都出生於準工人階級家庭,以我的資歷和後來累積的人生經驗,我猜測早年的查麗麗孤僻,內向,相貌清秀但略顯平板。在成長過程中,我們都接受了還算不錯的教育,在各自的領域有所發展;同時我們還熱愛時尚,經常添置一些光鮮的衣物。凡此種種,都讓我們的家庭背景在一些非熟人圈中顯得有些神祕莫測,不好估量。在那個階段,還有一方面我和查麗麗非常相似:對於比我們窮或者看起來比我們窮的那一類人,我們幾乎完全不感興趣。恰恰相反,我們所有的人生經歷以及後來的努力,都是為了盡可能地遠離他們……
    當時我是上海一所二三流高校裡的普通教師,之所以有機會去柏林參加那次會議,真正原因是系主任另有急事,當然,他平時打量我的時候,眼神裡也常有一種不難猜測的異樣……不管怎樣,我完全就是個替代品,就連會議上我的席位卡也是匆匆趕就,其間還出了一個小小的差錯。然而,無論如何,出席這樣高朋滿座、名流雲集的會議,著實讓我興奮激動了一下。正是出於這種微妙的心態,我聯繫了在另一個城市裡的查麗麗。
    「我在柏林……開學術會議呢!」
    我聽到電話裡自己那歡快雀躍的聲音。
    現在就要講到我的另一個奇怪的愛好,從很小的時候起,我就具有一種辨別聲音的能力。其實事情本身遠遠沒有這麼玄妙,或許,只是我的聽力較於常人要更敏銳一點……那些更細微的、被常人忽略了的東西,它們,在我的耳朵裡,被有效地放大並識別了出來。確實,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然後,我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的查麗麗的聲音。
    「是嘛是嘛,學術會議?有很多人參加吧……」
    查麗麗的聲音一直有一種向上飄浮的意味。她的聲音和她現在的職業走向是一致的。她讀MBA時向我借了一點錢。她很直率,這是她的好處。她坦坦蕩蕩地告訴我,對於她來說,修這個學位只不過為了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找個好工作。當然,運氣好的話,在這個過程裡,或許她能遇到一個合適的人。
    查麗麗向柏林自由大學飛來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著,與其說她來看我,不如講,她暗暗覺得,在這個高規格會議的某個角落裡,正暗暗地藏著那個「合適的人」。
    這種小把戲小心思我也有,所以她即使不明說,我也完全明白。

    開會的人我幾乎一個都不認識。他們是專家、學者、教授……他們很有禮貌地向我打招呼,微笑,有點狐疑地看著我,再次微笑……最終,他們回到自己的圈子裡去,把我孤獨地甩到了一邊。
    夏秉秋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他陪我一起吃自助餐,在校園裡散步,我拿著系主任發言稿代為朗讀的前一天,他還特意交代了一些國際會議中必須注意的細節。你知道,這樣一個人的出現無法不讓我感覺溫暖,甚至都有點涕泗橫流的感覺了。
    發言結束後,夏秉秋約我第二天下午去柏林威廉皇帝紀念教堂前的廣場喝咖啡,而就在那個傍晚,查麗麗到了。
    於是,第二天下午,我們三個人,不,還有另一位夏秉秋的朋友,那是一個下巴渾圓、臉色微紅的中年人,和夏秉秋差不多年紀……夏秉秋含含糊糊地把他介紹給我們。此人姓葛,於是我們都喚他作葛先生。
    葛先生話不多,好像有著什麼心事。當然了,也有可能他只是要把說話的時空留給夏秉秋。夏秉秋一直在不停地說,而葛先生默默地喝著咖啡,偶爾停下來看一眼夏秉秋,微微笑一下。
    他倆看起來交情不錯,彷彿還挺有默契似的。但很快,我和查麗麗的注意力就被夏秉秋見多識廣、古怪精靈的談話吸引過去了。
    夏秉秋先是講了一件與聲音有關的軼事。他說,很多年前,他曾經在東德生活過一段時間。在那裡,他遇到一位奇怪的男子。那人的工作是收集不同的人的聲音。譬如說一連三個月不見雨水,他便要背著沉重的機器收集水務局官員的聲音;或者是一連十天霪雨不止,此人又得背同樣一部機器收錄水務局、或者是天文台的官員和木屋居民的聲音。
    因為夏秉秋講到了聲音,我覺得有趣,於是手肘撐在咖啡桌上,望向正滔滔不絕著的夏秉秋。
    很顯然,查麗麗也被什麼東西吸引住了。她張大了嘴巴,像是要把夏秉秋一口吃下去似的。

    (未完……)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