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野中
摯野中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首刷隨書附贈藏書票

    現代原創言情經典大師丁墨最新作品,搖滾與古風激盪的傾城之戀。

    他還年少輕狂,他還清清醒醒混混沌沌。
    等他褪去稜角,沉斂光芒,成為天王巨星的那一天,
    這世上還有誰能拒絕他的笑?

    儘管受到了比賽黑幕的打擊,輸了湘城地區的比賽,
    但他們朝暮樂團的實力,本就遠遠在他人之上!
    儘管經歷波折,他們最終,還是進入了全國總決賽!
    這本應是所有團員們最振奮團結的時刻,
    可接踵而來的名利誘惑、娛樂圈現實,
    卻讓這個一路風雨攜手走來的樂團,出現了裂縫。

    岑野終於如願以償的追到了許老師,
    比賽也一路高歌前行,勢如破竹,
    這簡直就是他人生中最值得驕傲炫耀的時刻!
    可外在越是光彩奪目,就越讓人有種山雨欲來的不安之感,
    他想和許尋笙,和他所有的團員一起登上高峰,
    可現實與命運,卻將他們打得各分東西,四分五裂。
    他岑野,註定只能孤獨踏上那條通往榮耀的道路。


  • 丁墨,生於湘地,曾經南北漂泊,如今定居長沙。
    喜愛編織刺激又甜寵的愛情故事,遊走於懸疑、科幻、商戰等多個領域。每一次寫作,都是懷抱理想主義的現實征戰。
    中國作協成員,女性網路文學著名白金大神。曾獲茅盾文學獎網路文學新人提名,2017年度IP影響力作者、年度十大讀書影響力大V。並入選中國作協年度十大網路文學作品排行榜。
  • 第十一章
    導演組把所有參賽隊伍的短片拍完,還需要幾天時間。所以這段時間,朝暮樂團可以自由安排,為正式比賽做準備。
    導演組也跟所有人通知過,基地多媒體大廈裡的數間排練室,大家都可以使用。但是要友好相處,不能起爭執。
    於是朝暮樂團內部經過嚴肅討論,覺得幾個男人都起不了早,起早了影響他們一整天的心情和狀態,得不償失。最後決定由每天早上六點聞雞啼而起的許尋笙來占座,他們上午十點前一定從床上爬起來排練。
    許尋笙自然無所謂。對她而言,排練室比房間更清靜寬敞。
    於是這天一早,她踏著晨霧,走進多媒體大廈,迎面卻碰到幾個別的樂團成員,打著哈欠往宿舍樓走,看樣子竟是熬夜在排練。許尋笙心頭一凜。又有幾間屋子裡燈火通明,攝影師和責編還在剪輯製作,顯然也是通宵了。許尋笙心中肅然起敬。連帶著自己的占座行為,也覺得更有熱情和意義了。
    上午九點。
    大熊推開一間排練室的門,毫不意外地看到裡頭又有人了。不過看清獨坐那人後,他倒是沒有立刻轉身離開。
    窗戶全部被打開,這個女人很愛新鮮空氣,屋子裡一點菸味兒吃食味兒都沒有。陽光暖暖和和的,照得她彷彿也閃閃發光。她披著件開襟毛衣,裡頭是白襯衫,坐在桌前寫著什麼。模樣依舊清秀而不失靈氣,那輕咬筆頭的動作卻有些孩子氣。
    屋裡雖只有她一個,其他四個座位前,卻都放著書、筆、紙杯之類的。其他人呢?
    大熊敲敲門。
    她抬起頭,看著他,似在打量,一時沒說話。
    大熊不明白她為什麼今早要這麼看自己,也沒有像之前嫣然含笑,好像帶著點……戒備?他走過去,拉了把椅子坐下:「這麼早?」
    許尋笙點頭。
    「你們樂團其他人呢?」
    這才看到對面的女孩稍稍露出幾分窘色,想了想,才說:「他們還沒起來。」
    大熊頓時明白了,失笑:「妳是來占座的?」難怪搞這麼大一個空蕩蕩的陣仗。又想,朝暮那群小子,派個女人大清早辛苦占座,真不夠爺們兒。要是在老子樂團裡,哪裡會讓她幹半點這樣的事,一群老爺們兒哄她護她都來不及。
    他這麼想著,也不吭聲,但也不想就這麼馬上走了,便抬頭在訓練室裡掃視一圈,四處看看。
    然後就看到許尋笙一直盯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珠幾乎跟著他轉,他有點搞不明白她現在的眼神,便逕自問:「妳看我幹什麼?」
    許尋笙欲言又止。
    這時黑格悖論另外兩個成員,沒看到大熊,也找了過來,見他在裡頭,推門進來。大熊剛想給許尋笙介紹,結果就看到她神色微變,終於說道:「你們不可以搶我的房間,那樣很沒有風度。」
    大熊倏地笑了。這才明白過來自從自己踏進這個房間,女人一直看自己是為了什麼。是怕他賴著不走呢。
    許尋笙看他一直笑,而他身後的兩個弟兄面面相覷,她也有點不好意思。大熊笑完後,說:「我還能跟妳一個女人搶?把我大熊當什麼人了?就是看妳在裡頭,進來打個招呼。」
    許尋笙的臉微微一熱,說:「哦,對不起。」
    那兩個樂團成員見狀笑笑,又出去找別的空房了。
    大熊卻說:「妳道歉幹什麼?」
    許尋笙一笑,不說話。以為他也要跟他們一起走了,結果他去站起來,走到她身邊,望了幾眼,說:「好字!」
    許尋笙不喜歡被不熟的人看到自己的曲譜,輕輕合上,說:「沒那麼好。」低下頭,卻露出一段纖細白皙的脖子。
    大熊又看她一眼。怎麼會有這樣的女人,任何一個動作、一句簡單的話語,都帶著某種輕輕柔柔欲語還休的味道。她和他見過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樣,比他在書上讀到過的古代仕女還要婉約輕盈,如同一輪汪汪的明月,照在男人的心上頭。
    然而他只是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他和曾經談婚論嫁的女友,分手已經五六年了,一直沒談過,也沒那個心思。漸漸的,過去的傷痛,好像也被時間這個大利器給抹平了。只是想要再碰到個能心動的女人,自己也知道難了。這輩子不知道還有沒有那個運氣,或者就要這麼不痛不癢過一生了。
    許尋笙卻像是從一個更美好寧靜的地方走來,整個人淡淡的,並不濃墨重彩,也沒有太多動靜,卻是這麼多年來頭一個讓他感到舒服的,並不想要抗拒的。
    「這麼早過來,吃沒吃早飯?」大熊注意到她面前只有一杯清茶。
    他一問,許尋笙才覺得有點餓了,但也不太在意,搖頭:「待會兒再去吃。」
    大熊變戲法似的從口袋裡摸出個麵包,放她面前:「吃吧。」
    許尋笙說:「不用,謝謝,你自己吃吧。」
    大熊的手往她身旁桌面一撐,笑道:「不敢吃?我又不會下毒。」
    許尋笙失笑:「我怎麼會有那麼奇怪的想法,但是你自己……」
    大熊說:「我在餐廳吃過了,這是零食。既然都是朋友了,就不要太客氣了。」
    於是許尋笙也就不再堅持,拆開麵包小口咬著,又向他道謝。
    大熊說:「不用道謝,我也有事想拜託妳幫忙。這會兒排練室都沒了,等你們訓練完了,可以不可以通知我一聲,我們接著來用這間?」
    許尋笙自然說沒問題。
    大熊已把手機遞過來:「妳的號碼?」

    岑野本來今天打算早起的,鬧鐘都定了六點整,想著搞不好還能在許尋笙房間門口來個偶遇。再一起走去訓練室,天還沒亮烏漆抹黑,簡直完美。哪知醒來已是九點多,鬧鐘不知道什麼時候響過又被自己拍掉。
    他默默地和趙潭到樓下飛速吃了早餐,又拎了袋小籠包,給許尋笙帶著。不過讓人不太自在的,是一架攝影機,從他們出門就開始跟拍。
    一推開訓練室的門,岑野就望向許尋笙,也懶得管旁邊的攝影機拍到什麼:「喂。」
    許尋笙抬頭看著他們,微微一笑。攝影機也對準了她,而她掃了一眼,神色平靜。
    「這架勢。」趙潭看了眼屋內擺設,笑了,「搞得像四國會談一樣。」岑野看了也想笑,心想這樣一本正經規規矩矩地占座,搞得像大學上自習似的,除了許尋笙沒別人了。她總有辦法不食人間煙火地可愛著。
    岑野走到她面前,放下包子,卻瞥見個麵包,包裝袋拆開吃了一半。
    他順口問:「哪兒來的麵包?」
    許尋笙答:「剛才大熊來了,給我的。」
    她言簡意賅,聽在岑野耳裡卻包含了很多訊息。尤其大熊這個綽號,他怎麼覺得……她叫得還挺熟的?今早?多早?那頭熊居然跟來了?聊了多久?看樣子聊得還不錯……這些念頭一旦展開,岑野心裡就有點不是滋味了。
    他不說話杵在哪兒,趙潭如何看不出這小子從來占有欲就超強。眼看攝影機還拍著,他把岑野往旁邊一帶:「坐下啊,許老師辛苦給我們占的座兒,還不領情?」
    許尋笙看著他帶來那袋還冒著熱氣的包子,心頭一暖,拿起開始吃。岑野看到,心頭舒服了幾分,畢竟許尋笙的胃口就那麼大,吃了包子哪裡還容得下乾癟癟的麵包呵呵呵。他又翻了兩下面前的歌譜本,伸手把那半個麵包拿過來,說:「這個妳不要了吧,給我吃。」
    許尋笙睜大眼看著他把那半個殘包三兩下塞嘴裡嚥下去。想起不久前,這傢伙還信誓旦旦,自己從不吃別人剩的,第一次吃女人剩的東西云云。現在……
    麵包並不好吃,岑野吃得也沒什麼表情,只是那雙眼,有些幽沉地望著她。許尋笙差點噗哧笑了,低聲說:「不想吃就別吃,我中午再吃掉,不浪費。」
    他用同樣低的聲音說:「不行。」
    許尋笙的心頭一跳,低頭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手機,不說話了。
    這兩人很有分寸,聲音小得只有旁邊的趙潭聽見,坐在房間一角的攝影師這時在喝水休息。趙潭聽得也是心頭發跳,心想臥槽啊臥槽,虐老子他們現在是不是毫無罪惡感了?
    沒多久輝子和張天遙也來了。攝影師坐著沒走,看樣子還要拍一段他們的排練。
    大家簡單討論了一會兒,都覺得用去年戰勝黑格悖論那首〈城獸〉,作為舞臺初秀曲目。那首歌整體都很好,也穩當,而且對於全國觀眾來說,是新的。
    接下來就是討論歌曲是否還要做適當的改編調整。
    張天遙率先笑著說:「我有個建議──要不要在歌曲裡加入點別的元素?」
    攝影機又舉了起來。
    趙潭:「比如?」
    張天遙說:「〈城獸〉整首歌比較激烈,但也有點沉重。這個節目說到底是娛樂節目,我覺得加點輕鬆快節奏的東西比較好,調節中和一些。譬如說,一段說唱?」
    大家都靜了下來,一是沒料到他會提著個建議,二是在思考他說的這段話的可能性。
    岑野說:「要我唱Rap?以前沒有嘗試過。」
    張天遙頓了頓,說:「其實並不難,很容易上手,我也可以唱,這樣兩段銜接也不會有問題。譬如在你唱完第一遍高潮『我就是讓你害怕讓你熱愛的獸,城市聽到我的怒吼』,我立刻加入這樣一段Rap……」
    張天遙徐徐哼唱起來:
    「呦、呦、呦,哦耶,
    我走過許多路看過許多日出,
    古曲在我心中美景在我眼中吶喊在我耳中,哦耶。
    聽你的看你的許你的欠你的我都不曾忘記過,
    只要你陪我看這山起潮落陪我成為遠古的獸成為這城市的傳說……」
    他的嗓音條件還不錯,雖然跟岑野沒法比,但拿出來也是悅耳的。此刻他唱著Rap,節奏飽滿,吐字快速清晰,明顯提前練過。
    攝影機記錄著所有人的表情變化。
    只是他剛唱完一段,岑野、趙潭和許尋笙已同時開口:
    「不行。」「不行。」「不好。」
    輝子一看大家,不說話了。
    張天遙也有片刻沉默,俊臉終於有點紅了:「怎麼不行?」
    岑野慢慢地說:「腰子,你想創新不錯,不過這麼搞,有點不倫不類,跟老子原來的曲子,一點也不搭。」
    趙潭倒是笑著,說:「其實我覺得腰子這段旋律本身不錯,挺有節奏感,有熱情。不過確實是另一種風格,跟原曲不太好融合。或者腰子,我們再想點別的試試。」
    張天遙笑笑,餘光瞥見攝影機正對著自己,點頭說:「可以,我也只是提建議。」
    大家又都望向許尋笙,她神色認真地說:「我同意小野的話。這段歌詞本身寫得……含混不清,而且也只是在重複之前歌詞裡表達過的意思。原來的曲風渾然一體,加了個這個反而會削弱整體力道,不合適。」
    張天遙沒說話。
    這時岑野卻說:「這首歌不合適,有歌合適。那首〈昨天從你家窗前經過〉,偏流行風格,比較輕快。腰子你試試寫段Rap,後面比賽很可能用到。到時候大家覺得沒問題,你寫的部分就你唱。」
    趙潭和輝子都表示這樣更好。
    張天遙終於勉強笑了,說:「好。」
    許尋笙看著岑野。他講這些時,神色平靜,每句話似乎都經過了思量。而且三兩句話下來,也確實全了張天遙的面子。不止是面子,還有裡子。張天遙想要在樂團占據更多露臉機會,誰都看得出來。而他已經是樂團第二號人物,要占機會,自然就是從主唱這裡拿。而岑野的反應是,既不讓張天遙亂來破壞樂團整體表現,又真的找出個更合適的機會給他。
    他是真的夠義氣,也是真的夠爺們兒。許尋笙唇角微彎,心想他一直倒是不算吹牛。
    岑野很快察覺到許尋笙一直望著自己,眼中像有波光閃動,微微含笑。他什麼時候被她這麼放過電了,心晃了好幾下,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是哪裡討得她歡心了,才給這麼大的甜頭。於是牢牢地也盯著她,結果沒多久,她倒是先露出些許不自在的表情,低下頭。
    換岑野笑了。
    攝影師倒沒有注意到兩人間這麼細小的互動,他的注意力全在張天遙的臉上,將他每一個期待的、失落的、平靜下來的表情全都記錄。
    此外,還有身為主唱的岑野,提出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案時,那沉穩果斷得讓人眼前一亮的氣質。

    這天晚些時候,有關朝暮樂團的影片集,直接送到了執行導演鄭秋霖眼前。
    和她一起看影片的,還有另一個人──網站副總裁、首席內容官、本次節目的總導演梁世北。
    梁世北四十多歲,個頭不高,相貌看著嚴肅而富態,戴一副黑框眼鏡,目光極亮極沉。手裡抽的是口味比較重的雪茄,腳下踩的是雙看著極不起眼的高定鞋。
    鄭秋霖坐在他邊上,拖動滑鼠,把一些片段給他看。不僅看了樂團宣傳影片粗剪,眾人的日常起居、相處畫面也看了,甚至包括今天白天他們的爭執。當然,朝暮之前在申陽區和湘城區的一些比賽片段,他們早就看過了。
    他們要瞭解的不僅是樂團實力,每個人的實力,還有每個成員的個性、潛力,才能判斷這些,有沒有紅的潛質,值不值得他們去關注。
    梁世北看了一會兒,笑了,說:「妳覺得他們怎麼樣?」
    鄭秋霖答:「肯定紅。」
    梁世北:「妳倒是直接。確實,這幾年要紅,才華反而沒那麼重要。但他們的主要成員偏偏什麼都有:顏值、個性、氣質、才華……還有內部隱約的小爭鬥,每個人的不同個性,都是我們可以做文章的點。節目做出來,觀眾會很喜歡的。」
    鄭秋霖點頭,表示記下了。
    梁世北的目光又回到畫面上,說:「尤其是這個小野。其他幾個人也是運氣好,和他一支樂團。這麼出色的人,之前怎麼沒自己出道,沒被發現?現在倒組了個樂團冒出來了。
    光靠這張臉和身材,他就足以當個頂級流量偶像。更何況他還這麼有才華,個性還很吸粉。音樂圈現在不景氣,幾年或許都出不了一個他這樣的人。岑野今天就算帶的不是這幾個人,是差一點的。他也能憑一己之力把樂團帶進全國決賽,甚至拿到個好名次,妳信不信?」
    鄭秋霖笑道:「我信,優質偶像就是有這麼大的能量。」
    梁世北說:「好好磨練他們,妳用用心思,安排好他們後面的對手。我想要一步步激發出他們的更高實力,並且在觀眾面前展現最真實、最動人的狀態。尤其是小野。觀眾是很現實的,也是很盲目的。你給觀眾什麼,他們就會回報什麼。你給他們最好的音樂和偶像,他們就會給你最驚人的崇拜和利益回報。
    剛才我挑出的幾支樂團,包括朝暮,我不止要讓他們紅,今年還要爆一、兩個人出來,就爆在我們手上。那一、兩個人的商業價值將龐大到不可估量。」
    哪怕鄭秋霖已在圈中多年,此時聽到這樣的話,心中也有些熱血湧動,笑著說好。
    梁世北又說:「至於我們的條件……等朝暮進全國六強了,再正式和他們談。他們沒什麼背景,也沒有別的選擇。」
    「明白。」

    「歌詞可以做點小調整。」許尋笙說。
    岑野握著筆,掏出本子,就坐在她身邊:「說說看。」許尋笙看到一眼他的本子,怎麼覺得有點眼熟。
    趙潭幾個在那邊的設備試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提建議受到了反對,現在岑野和許尋笙調整詞曲,張天遙並沒有參與。
    「〈城獸〉當時我們是在湘城唱的,比較貼合,觀眾也有代入感……」許尋笙還未說完,岑野已明白她的意思,接話:「現在是在北京,而且我們是代表申陽,面對全國觀眾。」
    許尋笙點頭:「改吧。」
    兩人便一句句往下過,往往這個剛說了個開頭,那個便明白了意思;或者有些字詞,需要反覆斟酌,兩人都拿著筆,冥思苦想。
    「岳麓山常青……改成崑崙?」
    「不錯。」
    「湘江溫柔綠如玉?」
    「松花江?太冰凍三尺感,長江,黃河,意境還差點……」
    ……
    等他們把整支歌改完,樂團又排練了個大概,已是下午四、五點。大家累了,也餓了,打算撤退。許尋笙便掏出手機,加了個微信號。
    岑野看到了:「加誰呢?」
    「大熊。」
    岑野:「……」
    「走,我昨天瞧見了,基地外頭不遠就有幾家餐館。」輝子說,「去吃頓好的。」
    岑野:「你們先去挑好地方點菜。」
    趙潭把輝子和張天遙的肩一摟,笑著先走了。
    等大熊也加了許尋笙,兩人說了幾句話,她抬起頭,看到就剩岑野一個在邊上。他人高腿長,居然直接坐在了桌上,面朝著她在等。見她看著,他的眼神沉沉的,還帶著那麼點痞氣的笑。
    「他們吃飯你怎麼沒去?」許尋笙問。
    岑野用眼角餘光瞟了眼她手機上的兩三行對話,笑得卻溫柔:「等妳一塊兒唄。」
    許尋笙說:「我不想出去吃了,想回去睡覺。」
    岑野:「吃了再回去睡。」
    許尋笙:「不要,我中午沒睡覺。」她每天起得早,習慣午睡,今天一直到了現在,便有些疲憊。而她一累到了,是無論如何不肯動的。岑野也瞭解這點,笑了:「行,我回頭給妳打包。」
    兩人正說著話,有人敲門,大熊來了。看到岑野也在,大熊的神色倒也沒什麼變化。而他身後也沒看到樂團其他成員。
    岑野對他點了點頭。
    大熊走過來,拍拍他的肩,然後對許尋笙說:「謝了。」
    許尋笙說:「不用謝,舉手之勞。而且早上你還給了我麵包。」
    大熊一笑,剛想說話,就聽岑野說:「是啊,謝了熊,麵包她還分了我一半。」
    許尋笙沒吭聲,心想那麵包是我分你的嗎,明明是你非要拿去吃的。但也沒說出來,只是忍著不笑。
    大熊笑笑說:「別客氣。」眼見著許尋笙開始收拾東西,岑野便站在兩人當中,手撐在桌子上,外套單手披在肩上,幾乎將他擋了個嚴嚴實實。大熊探了探頭,剛想對許尋笙說話,岑野便哼了聲歌,身體一轉,又把他給擋住了,對許尋笙說:「怎麼這麼慢啊,快點。」
    許尋笙說:「我又沒讓你等。」
    岑野:「我發現妳最近越來越有母老虎的傾向了。」
    許尋笙瞪他一眼,他低頭就笑,然後順手就接過她手裡的背包,然後她也笑了。
    大熊別說插話了,連在許尋笙跟前露個臉都做不到,那小子幾乎就圍著她轉。大熊也只好按兵不動。直至他們起身要走,他又叫住她:「尋笙。」
    許尋笙:「嗯?」
    大熊只看著她,笑了:「明天,照舊?」
    許尋笙點頭:「好。」岑野跟在她身後出門,一腳踢向走廊上的垃圾桶,頓時匡噹巨響。
    許尋笙看他一眼,輕聲說:「腳癢啊?」
    他「嗯」了一聲,臉看著另一邊。
    兩人於是都不出聲了,一直走進電梯。電梯裡沒有別人,光亮的牆面映出兩人模糊的影子。
    許尋笙輕輕咬唇,問:「你在南都答應過我什麼?」
    哪知他膽兒現在肥了,也不回頭,語氣淡淡:「我為什麼有點生氣,妳不知道麼?」
    許尋笙低下頭,語氣固執:「我不知道。」
    他有半晌沒吭聲,而後居然笑了,說:「和妳開玩笑的,我沒生氣。」
    許尋笙不說話。
    他又說:「我和大熊比較熟,聊得來。以後我來通知他接收訓練室吧,這樣我還可以跟他多聊聊音樂,切磋切磋技藝,完美。」
    許尋笙看他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終於忍不住,低頭輕笑,說:「好。」
    岑野沒回頭,眼睛盯著牆面,嘴巴慢慢咧開。於是兩個人,一前一後,都在笑,卻不想讓對方瞧見。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