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寫西域-第一部全視角西域48國通史(上):走進絲路南道11國,解開樓蘭、精絕、于闐等古國崛起與殞落的歷史謎團
大寫西域-第一部全視角西域48國通史(上):走進絲路南道11國,解開樓蘭、精絕、于闐等古國崛起與殞落的歷史謎團
  • 系列名:地球觀
  • ISBN13:9789863842989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作者:高洪雷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規格:23cm*17cm*2.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1/21
  • 中國圖書分類:西部地區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 79379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中國年度好書榜首
    第一部全視角西域48國通史
    新觀點講述絲綢之路的故事,
    新視角再現世界四大文明交匯過程,
    嚴謹史實與傳奇故事的完美融合,
    一部填補西域人文歷史空白的巨作。

    一道河床上,沉睡著一串村鎮,一座沙丘下,掩埋著一座古城,
    一層文明下,覆蓋著一層文明。

    西域
    印度河文明、古希臘文明、波斯文明和中華文明,
    世界上唯一一個四大文明彙聚的地區。
    無數考古學家、歷史學者、探險家,窮盡畢生研究的神祕國度。

    ※最全面的西域通史史話※
    絲路南道11國、蔥嶺10國、絲路北道11國、天山16國
    打破西域只有36國的傳統印象,撈出被黃沙掩埋的砂金小國
    捨棄以往西域史書斷代史或單一議題的模式,
    大寫西域48古國的各國通史,帶你一窺西域歷史全貌!

    ※新觀點講述絲路的故事,新視角再現四大文明交匯過程※
    歷史學╳人類學╳考古學╳地質學╳氣候學
    西域學╳古代宗教文化學╳民族關係史╳古代戰爭史
    唯一跨界全視角,探討西域古文明崛起與殞落的專書。

    ※嚴謹史實與傳奇故事的完美融合※
    樓蘭、精絕、于闐、婼羌、且末、小宛、戎盧、扜彌、渠勒、皮山、莎車……
    不再只是歷史課本中模糊難解的地名,
    「沙埋東方龐貝」「千年樓蘭」「佛都于闐」「樂都龜茲」「交河故城」「獨山守捉」
    「象牙房子」「圓沙古城」「小河公主」「太陽墓地」「米蘭遺址」
    本書為你娓娓道來這些傳奇故事,帶你領略西域引無數人傾倒的驚艷風貌。

    全書以嚴謹史實為基礎,摒棄史學乏味枯燥的寫法,
    既有故事,亦有傳奇,讀之趣味盎然。
    就像跟作者一起行走在歷史中,
    體驗西域的喜怒哀樂,而不是一個單純旁觀者。

    樓蘭――沉埋千年的綠洲神話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位於絲路南、北道交會處,是商旅西出玉門關的第一站,是大國勢力爭奪的焦點,一度成為西部民族的別稱和西域列國的代號
    ■人種之謎:樓蘭最知名的兩具女木乃伊「小河公主」「樓蘭美女」竟都是高鼻深目的白種人?
    ■樓蘭人的死亡很有態度!孔雀河邊千口棺材的數字「7」之謎&放射狀的太陽墓地
    ■藝術創作很混搭:米蘭遺址挖出的天使繪畫,竟是融合希臘和印度文明風格的「東方愛神」!
    ■「牆頭草」的政治哲學:匈奴漢朝間首鼠兩端,搖擺不定
    ■王族清一色都是魯蛇?第一個有記載的國王當過俘虜,一個王子竟被漢朝閹割,還有一個國王
    被刺客摘走了腦袋,最後一任國王率半數國民逃竄,負責留守的太子淪為俘虜。

    于闐――和田玉的故鄉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罕見的玉石,使于闐成為絲路南北道樞紐、東西方貿易重鎮和東西方文明交匯的聖殿。
    ■國祚千年的奇蹟佛國:從必須依附漢朝的小國,到統御西域十三國的大國,遭遇外敵蹂躪長達半世紀,卻能在歷史長河中屹立不搖。
    ■偷「蠶種」的人!于闐王迎娶東國公主,公主將桑蠶種藏在帽絮之中,躲過了關防士兵的盤查,于闐從此絹都之稱遠播。

    精絕――沙漠中的小龐貝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漢時的精絕是個碧水環繞的綠洲,憑藉著交通與商業上的優勢,創造出名噪一時的「尼雅文明」
    ■東方龐貝之謎:西元五世紀左右的某一天,精絕人因為不明原因離開家鄉,廢棄的遺址中,當年的文書完好地封存屋內,儲藏室裡的穀子還有橙黃的顏色,房廳屋宇的門依然是關著的……時間看似停止,人們彷彿剛剛離開。

    婼羌――曾經的「去胡來」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祖先是攻入西周國都鎬京、搶走九鼎的犬戎族
    ‧逐水草而居,冬季只能依賴他國提供的穀物度日
    ■祖先大有來頭:婼羌的先祖,正是結束西周的強大外族犬戎。後來被秦國驅逐,遠走西方,成為希臘史冊裡令歐亞草原聞風色變的「獨目人」。
    ■「去胡來」的諷刺下場:匈奴被漢朝驅趕到漠北,婼羌投向漢朝懷抱,國王被授予「去胡來」(離棄匈奴投向漢朝之王)稱號。但漢匈握手言和後,婼羌終成為兩個大國權力角力下的犧牲品。

    且末――車爾臣河上的國家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與婼羌同宗,順應人類逐水而居的本能,在大河(車爾臣河)邊建立國家
    ■「低調、低調、再低調」的生存原則:史冊上記錄很少,擅長能忍為安的生存之道,在野心霸權稱道的世界裡獨善其身。
    ■借屍還魂,成西域新強國:南北朝時期,鄯善國王比龍帶領大批臣民逃到此地,人口暴增
    ■另一個樓蘭?且末古城被黃沙掩埋,考古學家前赴後繼,只為尋找比龍遺留的大批財寶……

    小宛――塞人的意外收穫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偏離絲路南道,人煙稀少,崎嶇難行,因此沒有成為西域大國以及匈、漢爭奪的焦點
    ■與世無爭的小國,祖先竟是超級戰鬥民族?!小宛的祖先塞人,擅長冶煉金屬,不論男女皆能上馬征戰、揮刀衝鋒,曾擊敗居魯士、大流士、亞歷山大等西方帝王入侵的野心,稱霸一方。

    還有戎盧、扜彌、渠勒、皮山、莎車等國的精采故事……

    《大寫西域》全系列(共三冊)

    ■大寫西域【第一部全視角西域48國通史】(上):走進絲路南道11國,解開樓蘭、精絕、于闐
    等古國崛起與殞落的歷史謎團
    ■大寫西域(中):尋訪蔥嶺10國、絲路北道11國,看大宛、龜茲、疏勒等古國傳奇
    ■大寫西域(下):踏遍天山16國,解開且彌、烏孫、莎車等消失古國的歷史謎團

    【本書特色】
    1. 首部西域通史史話:漢初,是西域文明史生機勃發、群星璀璨的黃金時代,經作者仔細查閱、反復甄別,發現西漢西域都護府統轄範圍內的綠洲城邦國家共48個,本書依地理位置區分為:絲路南道11國、蔥嶺10國、絲路北道11國、天山16國,是目前市面上收錄國家最多、最全面的西域史話。

    2. 資料來源廣泛且全方位:歷史學╳人類學╳考古學╳地質學╳氣候學╳西域學╳古代宗教文化學╳民族關係史╳古代戰爭史,本書吸收眾多學科的研究成果,在大量歷史資料的基礎上,以歷史事實為基本框架,在符合歷史本質的原則下,發掘歷史的真相。

    3. 寫作生動,趣味盎生:既有故事,亦有傳奇,最具體生動的文學描述,對認識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社會發展和疆域變遷,具有非常突出的獨創意義。

    4. 填補西域人文史和歷史紀實文學空白的鉅著:本書具有很高的歷史學、文化學、邊政學、民族事務治理學、歷史地理學和國際關係學研究價值。

    5. 繁體中文版獨家收錄:【西域48古國歷史年表】、古地圖、歷史文物、人物圖片,一舉滿足你對西域歷史的無限想像。
  • 高洪雷,生於1964年農曆三月十九日,山東新泰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人類學民族學研究會會員,中國民族史學會會員,中國國土資源作家協會副主席。20世紀90年代開始發表散文、隨筆、專著,作品有《另一半中國史》《另一種文明》《樓蘭啊樓蘭》《風骨中國》等,代表作《另一半中國史》已被譯成維吾爾文、蒙古文、柯爾克孜文、錫伯文、韓文等多種文字出版。
  • 【前言】走進西域四十八古國,揭開文明發展最神祕的面紗

    第一部 絲路南道十一國
    【絲路南道國家存續表】


    【第一章】
    樓蘭――沉埋千年的綠洲神話
    樓蘭,曾經名聞遐邇的絲路明珠,為何沉入漫漫黃沙中,淡出歷史的視線?
    這個神祕的古國是誰創立的?為何她曾一度成為西域列國的代號?
    太陽墓地、樓蘭美女、孔雀河邊的一千口棺材、小河公主……
    重重謎團讓這個傳說中的古國,被罩上了一層鬼魅而絢爛的色彩,
    成為中外無數考古學家願傾盡一生研究的課題。

    ◎被消失千年的古城選中的瑞典幸運兒
    ◎樓蘭在哭泣──以探險為名的文物掠奪大戰
    ◎孔雀河邊的一千口棺材
    ◎充滿謎團的太陽墓地,驚艷世人的樓蘭美女
    ◎神祕的遠古人類,你到底來自何方?
    ◎張騫出使西域,絲路隨之開通
    ◎沙漠地獄中的天堂,樓蘭成歐亞文明交流樞紐
    ◎趙破奴出場,漢朝天威震懾西域城邦
    ◎樓蘭王牆頭草,漢朝匈奴首鼠兩端搖擺不定
    ◎樓蘭更名鄯善,南遷扜泥城
    ◎王莽篡漢帝國版圖萎縮,班超投筆從戎重連絲路
    ◎搬離樓蘭,鄯善犁開一片新天地
    ◎法顯赴天竺取經,中國史上第一人
    ◎樓蘭王說:「我先撤,你負責抵擋狼群吧!」
    ◎迴光返照榮景不再,落寞成泥碾作塵
    ◎羅布泊之死
    【樓蘭國歷史簡表】


    【第二章】
    婼羌――曾經的「去胡來」
    婼羌的先祖,正是結束西周的那支強大外族――犬戎。
    後來被秦國驅逐,遠走西方,成為歐亞草原聞風色變的「獨目人」。
    儘管這個逐水草而徙的民族每到冬季只能依賴他國提供的穀物艱難度日,
    但這裡產鐵,能夠鑄造刀、劍、甲、矛、弓等兵器,
    也成了匈奴爭取的對象,成為匈奴插在西域南部的翅膀……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為博美人一笑
    ◎狼真的來了?!鎬京風雲變色
    ◎希臘史冊上的神祕「獨目人」
    ◎匈奴插在西域南部的翅膀
    ◎漢匈握手言和,「去胡來」慘遭犧牲
    ◎婼羌的血脈仍在可可西里流淌
    【婼羌國歷史簡表】


    【第三章】
    且末――車爾臣河上的國家
    且末,與婼羌同宗,唐玄奘筆下的折摩馱那古國。
    他們順應人類逐水而居的本能,在大河邊建立國家。
    這個小國擅長能忍為安的生存之道,在野心霸權稱道的世界裡獨善其身。
    南北朝時期,鄯善國王帶領大批臣民逃到此地。
    千年後,考古學家前赴後繼,只為尋找比龍遺留的大批財寶……

    ◎承載千年精魂的大河且末
    ◎蕞爾小國的生存之道:能忍為安
    ◎且末盛況不再,盜「李柏文書」日本和尚空手而歸
    ◎那些墓地告訴我們的事
    ◎芝麻開門!且末古城的另一個誘惑
    【且末國歷史簡表】


    【第四章】
    小宛――塞人的意外收穫
    小宛,一個以養畜為主的小國。
    因偏離絲路南道,人煙稀少,崎嶇難行,沒有成為西域大國及匈、漢爭奪的焦點。
    但這個無爭小國的祖先塞人,其實是巨人殺手,不論男女皆能上馬征戰、揮刀衝鋒,
    曾擊敗居魯士、大流士、亞歷山大等西方帝王入侵的野心,稱霸一方。

    ◎隨洪水沖刷而來的神祕國度
    ◎穿褲子的人來了!古歐洲塞人加入春秋亂局
    ◎特洛伊戰爭的「神祕之師」:亞馬遜女人國
    ◎聽聞寡居女王領軍,居魯士笑得太早
    ◎兩百年後再戰塞人,亞歷山大慘遭滑鐵盧
    ◎淒淒惶惶戚戚,大月氏來襲,塞人被迫南遷
    ◎遠去了鼓角爭鳴,小宛靜靜與時間一同流逝
    【小宛國歷史簡表】


    【第五章】
    精絕――沙漠中的小龐貝
    漢時的精絕是一個碧水環繞的綠洲。
    絲路開通後,成為商旅的必經之地。
    憑藉著交通與商業上的優勢,精絕國建創造出名噪一時的「尼雅文明」。
    但西元五世紀左右的某一天,
    因為環境、戰火、瘟疫或其他鮮為人知的原因,精絕人無奈地離開……

    ◎深入大漠,尋找河流淤積的地方
    ◎受《鮑爾古本》啟發,斯坦因來到「中國突厥斯坦」
    ◎靠兩塊木板找到「遙遠不可追溯」的精絕古城
    ◎尼雅的無盡劫難
    ◎至今未解的千古之謎:是什麼葬送了精絕?
    ◎尼雅的遭遇,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告別無關風月的恐怖沙海
    【精絕國歷史簡表】


    【第六章】
    戎盧――在于闐的陰影裡
    披著歷史的風塵,六支賽人的游牧隊伍,出現在東去的西域古道上,
    其中一支約千餘人,來到尼雅河上游,建立了戎盧。
    這個小國不處在絲路南道上,並非大國爭奪的焦點,
    戎盧極少受到戰火焚燒,在西域獲得了難得的安寧與平和,
    卻也只能接受被歷史冷落與忽視的命運……

    ◎殘陽似血,曾經強大的古塞國就此分道揚鑣
    ◎一棵不結果的樹,是沒有人會去搖的
    【戎盧國歷史簡表】


    【第七章】
    扜彌――深藏不露的「沙漠玫瑰」
    扜彌位於絲路走廊,夾在大國之間、左右逢迎,注定了扜彌多舛的命運。
    東漢期間,隨著朝廷從西域撤軍,失去靠山的扜彌成為于闐的禁臠,
    直到十六國時期,終於被于闐吞併,從此消失。

    ◎在大國夾縫中求生,扜彌國王的煩惱
    ◎李廣利生氣了!
    ◎賴丹王子喋血烏壘,雖說遺憾卻也幸運
    ◎霍光與常惠咬耳朵,要跟龜茲算舊帳
    ◎扜彌國王「破壞絲路」被「冒牌都尉」斬殺
    ◎朝廷出兵力有未逮,徐由靈感來了借刀殺人
    ◎毒藥抹瘡?拘彌王借長史之死殺于闐王
    ◎父債子償,冤冤相報永不了
    ◎深藏不露的「沙漠玫瑰」究竟身在何處?
    【扜彌國歷史簡表】


    【第八章】
    渠勒――方位不明的絲路城郭
    作為一個只有兩千名居民、三百名軍人的塞人小國,
    渠勒的歷史落寞得像林中的一棵樹,
    沒有記號,也不出眾,只是勉強度日、隨波逐流而已。
    隨著東漢無暇西顧,渠勒也被于闐吞併,就此從漢代地圖上抹去了名字。

    ◎自始至終撲朔迷離的渠勒
    ◎尋找鞬都城,歷代考古學家的挑戰
    ◎被風沙湮沒的蒼涼剪影
    【渠勒國歷史簡表】


    【第九章】
    于闐――和田玉的故鄉
    于闐特殊的地理位置、罕見的玉石,以及「佛國于闐」的名聲,
    因而有西域的「東方明珠」和「東方耶路撒冷」的美稱。
    從依附漢王朝保護的小國,到統御十三國的西域大國,締造國祚長達千年的奇蹟。
    在偌大西域裡一枝獨秀的于闐,如同樓蘭一般,讓考古學者迷戀不已。

    ◎帝王墓的常備奢侈品:和田玉
    ◎商旅的夢想樂園,西域的「東方明珠」
    ◎漢帝國夕陽殘照,西方誰能破石而出
    ◎匈奴大軍壓境,于闐王夜夢神鼠退敵
    ◎班超智鬥巫師,降于闐只消一個腦袋
    ◎佛祖降臨綠洲古國,「佛國于闐」聲名鵲起
    ◎偷「蠶種」的人
    ◎八戒更勝三藏,中國「捨身求法」第一人
    ◎唐代西域版「兄弟讓國」
    ◎吐蕃陰雲襲來,遮蔽半世紀的陽光
    ◎草原新血引爭端,宗教戰爭改寫于闐歷史
    ◎佛國落幕,帶走曾經輝煌的文明
    ◎古城夢醒,無限落寞的大漠又熱鬧了起來
    【于闐國歷史簡表】


    【第十章】
    皮山――山東人創立的城邦
    皮山國,是具有華夏血統的西域小國。
    相傳是周惠王的卿士樊仲皮的後裔建立的。
    領土位於崑崙山北部的綠洲,雖為小國卻自有一套中立外交手腕,
    即使曾為強國占領、二度改名,也一直到隋朝才被于闐併吞,湮沒在大漠之中。

    ◎沙海浩瀚,何處尋皮山國
    ◎君心難測,皮氏遠遁改做皮山人
    ◎以柔克剛、完全中立的小國外交智慧
    【皮山國歷史簡表】


    【第十一章】
    莎車――在「半夜雞叫」中睡去
    早在戰國時期西域還一片空白時,莎車已立國於此,堪稱西域最早出現的城市文明。
    然而,莎車的歷史就是一頁又一頁的戰爭史,除了沒沒無聞,就是血流遍地。
    直到明代,成吉思汗的子孫在這裡建立了葉爾羌汗國,
    才為這塊西域文明的發源地增添了一些宗教與人文的色彩。

    ◎西域最早出現文明記憶的地方
    ◎外聘國王無道,莎車貴族群起解聘
    ◎馮奉世俠士之風,為漢保住西域治權
    ◎好風憑藉力,莎車借漢天子崛起
    ◎自始至終姑息莎車,劉秀真的窩囊嗎?
    ◎勢不可當,莎車成為西域大漠的唯一座標
    ◎班超「半夜雞叫」滅莎車
    ◎莎車古國已逝,成吉思汗的子孫來了
    ◎「無賊城」最後一個關於莎車的故事
    【莎車國歷史簡表】
  • 樓蘭——沉埋千年的綠洲神話

    ◎充滿謎團的太陽墓地,驚艷世人的樓蘭美女

       一九七九年,絲綢之路熱由日本傳入剛剛開啟國門的中國。日本放送協會(NHK)和中國中央電視臺(CCTV)合作拍攝絲綢之路,王炳華等一批考古專家被選作考古導引。
    在馬蘭基地(中國核試驗基地,位於新疆烏什塔拉。)的協助下,王炳華帶領綜合考古隊進入孔雀河下游尋找小河墓地,深入了相當一段距離仍未能如願。當他們來到羅布泊西部七十公里的孔雀河古河道時,卻幾乎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暈——在河道北岸的小沙丘上的古墓溝發現了令國際考古界瘋狂的「太陽墓地」。墓地距今三千八百年左右,東西寬約三十五公尺,南北長約四十五公尺,面積約一千六百平方公尺。
    墓葬地表是規整的環列胡楊樹樁,最內圈直徑約兩公尺,似一輪太陽,人被埋於「太陽」之中;以「太陽」為中心,又有七圈粗大的樹樁呈放射狀排列,井然有序,似太陽放射出的光芒,它因此而得名「太陽墓地」。
    時隔一年,震驚世界的「樓蘭美女」——一具頭戴尖頂氈帽,帽子上插著羽毛的女性木乃伊,被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穆舜英等人發現。出土時,她仰臥在一座風蝕沙質土臺中,身著粗質毛織物和羊皮,足蹬粗線縫製的毛皮靴,一尺(約三○‧三公分)多長的黃棕色長髮捲壓在氈帽中,眼大窩深,睫毛翻捲,鼻樑高削,下巴尖翹,具有鮮明的歐羅巴人種(又稱高加索人種、歐洲人種、印歐人、白種人,占世界總人口的五四%左右。)北歐類型特徵。經測定,她死時年齡在四十五歲左右,生前身高一百五十五公分,血型為O型,距今已有三千八百年的歷史。後來,日本人用現代技術製作了樓蘭美女復原圖,復原後的樓蘭女子有著驚人的美貌,把日本國民的人心都俘虜了。
    不過,我更欣賞由出生於山東的趙成文教授根據繪畫中的「三庭五眼」理論和他研製的「cck-3型人像類比組合系統」復原的小河美女圖,一位導演告訴我,她的韻味不亞於今法國影星蘇菲‧瑪索(Sophie Marceau)。

    ◎再堅持三小時的奇蹟!棺木中綻出的微笑

        二○○○年十二月,六十五歲的王炳華及其九名隊員,再次開始了尋找小河之旅。王炳華的駱駝上馱著貝格曼的考古報告,身上裝著貝格曼當年繪製的路線圖,手裡拿著現代化的衛星定位儀,隨時捕捉著羅布泊的每一點歷史文化資訊。
        愈往前走,生命的氣息就愈加微弱,枯死的胡楊、稀落的紅柳在慢慢減少,偶爾可見的獸跡完全消失,周圍的沙山愈來愈高大,每前進一步都異常艱難,小河墓地卻渺無蹤影。
        這是尋找的第四天,根據測算,墓地可能還在三十公里外,而乾饢和冰水已經所剩無幾。繼續向前,能保證整個隊伍安全走出沙漠嗎?「再堅持三個小時,不行就往後撤!」面對大家懷疑的目光,王炳華咬牙做出了最後的決定。就是這可貴的三小時,小河墓地找到了。
    二○○三年,國家文物局正式批准對小河墓地進行考古發掘。
    那是一個無風的早晨,鏡頭聚焦到小河墓地,現場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座船形棺木正在緩緩開啟。緊繃在棺木上的牛皮斷裂的聲音沉悶而有力,像從幽深的海水裡傳出的某種震響。「那聲音刺激人的神經,讓人興奮,我感覺那是世界上最好聽的聲音,那是歷史從三千八百年前走來的腳步聲。」曾在現場開啟棺木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伊第利斯動情地說。
    當伊第利斯揭下覆蓋著船形棺木的牛皮,小心翼翼地取下棺木頂上的第一塊蓋板時,裡面露出了些許淡黃色的毛絨物。他並不急於往下操作,而是細細清掃了蓋板縫隙間的浮沙。在他緩緩拿起第二塊蓋板時,現場發出一片驚呼,一張年輕美麗的女屍的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立刻,一個如花的笑靨從棺木中綻放出來,這是一抹凝固而永恆的微笑,生動而富於感染力,以至於看到的人都產生了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這個被稱之為小河公主的女屍,是一具女性木乃伊,頭上戴著尖頂氈帽,腳上蹬著牛皮筒靴,身上裹著毛織斗篷,胸前別著木質別針,微微閉著雙眼,睫毛像一排幼松似的挺立著,上面蒙著一層細沙,以一種樸素而美麗的裝扮在沙海之中安然「沉睡」。
        如此美麗的白人女屍,不免讓人想起七十年前沃爾克‧貝格曼發現的「微笑公主」。

    ■方圓五公里內全無人跡,與世隔絕的死者殿堂

        經考古鑑定,小河墓地位於樓蘭古城遺址以西一百七十五公里,它所代表的文明比樓蘭文明早了一千六百年左右。也就是說,在三千八百年前的塔里木盆地中,沒有絲織品,也沒有陶器,一群頭戴翎羽尖帽、高鼻深目的白種人在這裡駐足、生息。而西元前後的樓蘭,則是一個農牧兼有的綠洲城邦。兩者之間,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文明斷裂,今人無法將它們連綴起來。而小河,就成了這一大斷裂中遺落的一顆珍珠。
    在新疆發現的文明遺蹟中,小河墓地有著濃厚的宗教色彩和令人費解的歷史懸疑。譬如,在一些大槳形立木的根部有紅色七道陰紋線,在女乾屍的毛織斗篷上有七條紅色裝飾線,太陽墓地也有七圈放射圈。顯然,七這個數字對於小河古人有著某種特殊的意義。但它究竟代表著什麼呢?而最令人不解的,是在小河墓地方圓五公里的範圍內竟然未發現人類生活遺址。就連貝格曼這樣具有超常耐心和鋼鐵般意志的發現者,也不曾在沙海裡撈出一根針來。而遠古居民恰恰有在墓地旁守候並生活的習慣。難道小河人有悖生活常理?
    有學者猜想,小河墓地是小河人刻意在遠離人居的沙漠腹地建造的一座精神家園。理由是,位於孔雀河與塔里木河之間的那條小河,有可能是人工開鑿的河流。依此推理,小河人似乎不惜任何代價,在極易迷失方向的沙漠中,為部落的王者貴族建造了死者殿堂,作為族人的祭祀聖地和精神家園。之後他們便切斷水流,關閉了生死兩界,任憑風沙肆虐,也絕不讓外來者侵擾。
    如此具有人文情懷的猜想,不論是真是假,都是我們進入這一四千年前夢境的一個理由。
    摘文2

    于闐——和田玉的故鄉

    ◎偷「蠶種」的人

    我的疑問是,在且末、尼雅、樓蘭、拘彌古城紛紛沉入黃沙,絲路南道落寞與廢棄的日子裡,于闐為什麼繁華依舊?這個遭受吐谷渾、柔然、滑國、突厥數度蹂躪的國家,為什麼屹立不搖?
    走訪了多位專家,我才理出一點頭緒,首先,佛教的興盛,使于闐君民擁有超常的精神承受力,他們所經歷的苦難借助佛教得到了緩解。其次,于闐有著得天獨厚的玉石資源,儘管被數次劫掠,仍能借助玉石貿易得到補充。第三,于闐是桑蠶業根據地,織造的錦緞遠銷歐洲,使得于闐經濟上又多了一根支柱。
    要了解于闐桑蠶業發展史,必須從中國蠶繭技術說起。
    在漢代絲路開通時,中國絲綢業已誕生千年了。絲綢原料是由潔白透明的蠶吐出的絲。這隻用桑樹葉子餵大的蠶,日夜不停地吐絲,身體隨著絲不斷吐出而變小變形,直到把自己包裹在絲中,形成一個潔白的繭。唐代白居易有感於此,從而發明了一個富有人生哲理的成語:作繭自縛。
    漢代桑農發現,如想得到便於紡織的長絲,就不能讓蠶變成蛾。蠶一旦變成蛾,就會咬破繭飛出,繭被咬破,絲就斷了,也就無法得到長長的繭絲了。養蠶人必須在蠶繭被咬破之前殺死牠——於是,一項新技術誕生了:把繭投入滾燙的水中,用樹枝輕輕攪動,融化掉蠶繭上的蠟質樹膠,蠶絲也會纏繞在樹枝上。一旦找到繭的絲頭,就能解開整個繭。許多蠶繭絲頭集合在一起,形成了絲絡,接下來就可以染色、紡織,做成絲織品了。這種水煮繭繅(音同「搔」)絲,可使蠶絲的細度達到二十至三十穆(每穆等於○•○○一公分),蠶絲長度可達八百至一千公尺。
    文學家元好問有一句詩:鴛鴦繡了從教看,莫把金針度與人。絲綢收入,是中原朝廷一大穩定的賦稅來源,也是中原農民除糧食販售之外的一大收入,因而養蠶與紡織技術一直密不外傳技術愈保密,絲綢價格也就愈高;絲綢價格愈高,西方對絲綢的需求反而愈加急切,這也是「玉石之路」變成「絲綢之路」的主因。

    ■絲綢之路是造成羅馬帝國經濟衰敗的主因?

    眾所周知,羅馬是絲路的終點和主要消費地,也是推動中國絲綢走向西方的吸收源。據說,蓋烏斯•尤利烏斯•凱撒(Gaius Julius Caesar)在一次慶功會上,不無自豪地展示了他的戰利品——凱旋的將軍奉獻的絲綢。這似乎是羅馬人首次有機會近距離看到絲綢,摸到如同美女肌膚般柔滑的絲織物。所有在場的人下都目瞪口呆、驚詫不已。而讓凱撒與馬克•安東尼(Mark Antony)先後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埃及豔后克麗歐佩特拉(Kleopátra),在私密場合所穿的讓美麗胴體若隱若現的絲衣,原料就是中國絲綢。
    之後,羅馬以絲綢為時尚。公主們使用絲綢面紗,便有了臉龐「柔如鴿毛」的美麗;貴婦們穿上絲綢衣服,就賦予了胴體「若隱若現」的神祕;元老們穿上紫紅絲綢衣袍,頓時增加了幾分富貴與尊嚴。於是,絲綢價格扶搖直上。查士丁尼(Justinianus)特地頒布法律,嚴禁每磅絲綢的價格高於八個金寶石。羅馬政治家老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警告說:「據最保守估算,每年從我國流入印度、賽里斯和阿拉伯半島的金錢,不下一億羅馬幣(sesterces),這就是奢侈風氣和婦女讓我們付出的代價。」哲學家塞內加(Seneca)憂心忡忡地寫道:「人們花費鉅資進口絲綢,損害了貿易,卻只是為了讓貴婦人在公共場合,能像在房間裡一樣,裸體接待情人。」一個英國人更是添油加醋地說:「由東方貿易造成的黃金和硬幣的外流,乃是羅馬世界經濟衰落的主要因素之一。」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多少禁令和警示都不能阻止人性嚮往舒適的腳步,因此,絲綢並未受到絲毫冷落,價格反而更是一路飆升。
    那麼,這種彩雲般明亮、流水般柔軟的神奇絲綢,原料到底來自哪裡呢?於是,羅馬人展開了想像的翅膀。西元前一世紀的羅馬詩人維吉爾(Vergilius)在《農事詩》(Georgics)中說:「賽里斯人從樹葉上梳下精細的羊毛。」西元一世紀的拉丁詩人西利烏斯•伊塔利庫斯(Silius Italicus)在《布匿戰記》(Punica)中暢想:「旭日的光輝已經照遍塔爾泰斯海面,衝破黑夜的重重暗影,照臨東國的海岸。晨曦照耀中的賽里斯人,前往小樹林中去採集枝條上的絨毛。」一世紀下半葉的羅馬作家斯塔提烏斯(Publius Papinius Statius)則在短詩集《希爾瓦》(Silvae)中吟詠:「賽里斯人貪婪至極,他們把聖樹剝摘得如此之少,我對此深表怨恨。」直到四世紀,羅馬史學家阿米阿努斯•馬賽里努斯(Ammianus Marcellinus)還認真地說:「賽里斯人經常向這些樹木噴水,這種樹生產像絨毛一樣的東西。他們將這些絨毛攪之於水,抽出非常精細之線,並將其織成賽里斯布。」他們一直認定這是一種植物纖維,哪裡能想到居然是一種動物蛋白纖維。連西方最有智慧的大腦都想不出原料是什麼,來自哪裡,這是一件多麼令人抓狂的事情呀!
    於是,人們開始挖空心思地盜取絲綢技術。

    ■于闐王迎娶東國公主獲得蠶種,從此絹都之稱遠播

    第一個成功偷取蠶種的,是于闐。《大唐西域記》記載:過去,于闐國不懂植桑養蠶,派使者前往東國學習。但以絲綢為財源的東國嚴守祕密,並派重兵把守關防,不允許蠶種流出半個,于闐使者空手而歸。一計不成,于闐王又生一計,以高額聘禮向東國求婚。婚約一到,于闐王派出使者前往東國迎娶公主普妮斯娃羅(梵語意為「福自在」)。使者臨行前,于闐王叮囑:「你告訴東國公主,如果嫁過來還想穿絲綢的話,就悄悄帶蠶種過來。」(爾致辭東國君女,我國素無絲綿桑蠶之種,可以持來,自為裳服)因此,公主將桑蠶種藏在帽絮之中,躲過了關防士兵的盤查。到達于闐後,公主將桑種與蠶種留在一塊適宜植桑的地方,然後才入宮為妃。第二年陽春,于闐開始植桑養蠶。不久,桑樹連蔭,蠶繭長成。王妃在石上刻下法令:「任何人不能砍伐桑樹,捕殺蠶蛾。蠶蛾飛盡,方能治繭。敢有犯違,明神不佑。」(王妃乃刻石為制,不令傷殺;蠶蛾飛盡,乃得治繭。敢有犯違,明神不祐)為了紀念這位公主,于闐在王城東南五六里也就是植桑的地方建了一座麻射僧伽藍。伽藍內現有數棵枯樹,據說就是當初種植的種桑。
    無獨有偶,藏文《于闐國史》中也有類似故事:于闐王Vijayajaya迎娶了中國公主Pre_nye_shar,公主把蠶種帶到了于闐,在瑪雜飼養。大臣們一見蠶種便大驚失色,聲稱蠶會變成毒蛇,慫恿國王焚毀蠶種。在熊熊大火中,公主冒險抱出了少許蠶種,偷偷育成後,織成了美麗的絲衣,國王這才後悔不迭。
    與此相印證的,是光緒二十六年(一九○○年)斯坦因在于闐丹丹烏里克發掘出的畫版。「畫版上繪著一個中國公主,據玄奘所記的故事,她是將養蠶業介紹到和闐的第一人。畫版中央繪一盛裝貴婦坐於其間,頭戴高冕,女郎跪在兩旁。長方形畫版的一端有一籃,其中充滿形同果實之物;又一端有一多面形的東西,起初很難解釋,後來我看到左邊的侍女左手指著貴婦人的冕,對於畫像的意義方才恍然大悟。冕下就是公主從中國私偷來的蠶種。畫版一端的籃中所盛的就是繭,又一端則是紡織用的紡車。」
    從此,于闐牌絲綢錦緞開始行銷四方,于闐絹都的稱號即由此來。考古表明,大概在西元三世紀,于闐就出現了蠶桑。唐宋時期,于闐曾向中原王朝進貢胡錦與西錦。
     
    摘文3

    小宛——塞人的意外收穫

    ◎穿褲子的人來了!古歐洲塞人加入春秋亂局

    考古學家告訴我們,小宛,是塞人(Saces,古波斯語「塞迦」的音譯,簡稱塞人,為歐洲人種地中海東支類型)的一支。
    春秋戰國,用哲學家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的話說,是永不復返的人類童年。如果您有幸越過歷史的烽燧,泛舟於這道嵐氣氤氳的河流,彩虹般絢麗的童話將令你目不暇接。周平王元年(前七七○年),也就是古希臘舉行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六年之後,鑑於鎬京西部已被犬戎占據,剛剛繼位的周平王只得將都城東遷到洛邑,歷史上的東周和春秋拉開大幕。從此,中原地區的諸侯開始了長達五百五十年的混戰。在中原西部的河西走廊,幾個游牧部落也開始了曠日持久的爭奪,他們分別是月氏、烏孫、匈奴。
    與此同時,一支古歐洲人部落——中國史籍稱為塞種,坐在上千輛承載著圓柱形氈房的輪式車裡,從伊朗高原持續東進,於西元前七世紀末來到塞地,也就是今伊犁河、楚河流域。一時間,在西到裡海沿岸,東到伊犁河流域的廣闊草原上,遍布了眾多的游牧部落。
    當操著東伊朗語系西徐亞語(Scythian)的游牧部落從天而降,乘坐著輪式戰車出現在伊犁河畔時,當地農牧民完全傻了眼,因為這群野蠻人並不是身著寬袍,而是穿著簡潔的服飾。這種簡潔的服飾——褲子,正是塞人帶給西域的「禮物」。
    新來乍到,他們以放牧和狩獵為生,直到山中傳來一個消息。
    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消息。一位塞種老鐵匠在伊犁河邊的山中閒逛,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優質銅礦。作為古歐洲人後裔,他們的祖先於西元前三○○○年左右就在兩河流域使用青銅器了,與他們同宗的西臺人還於西元前一四○○年左右發明了鐵。商周的青銅器也許就是由其祖先經由青銅之路傳到中原的。也就是說,冶煉是部分塞人的固定職業。如今,他們終於可以重操舊業,在伊犁河畔大顯身手了。
    如今位於伊犁河東岸的尼勒克縣奴拉賽山,發現了兩千四百多年前的塞人銅礦採掘和冶煉遺址。

    「這是一處品質很高的晶質銅礦,古代開採礦口雖已坍塌、淤塞,但仍可看出痕跡。採掘坑道,沿礦脈掘進,深達數十公尺,迂迴曲折……在距離礦坑不遠處的山溝內,有厚達一公尺的煉碴堆積,發現灰燼以及冶煉用的木炭、銅錠。銅錠好像倒扣的淺腹碗,背面鼓凸,重者每塊十多斤,含銅量達百分之六十以上。」

    近年來,哈薩克和新疆北部又出土了許多塞種金器。金器一般以金箔錘鍛而成,以動物造型據多,精美程度令人嘆為觀止。

    ■冶金技術與靈活戰術,讓塞人稱霸草原

    心順處即是天堂。憑藉著畜牧與冶煉,塞人迅速崛起為一支令人膽寒的力量。他們在西元前三世紀末開始實行王政制度,將全國分成四個大部,每部分成若干區,每區由一個部落酋長世襲的總督統治,塞王則由總督們推舉產生,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塞王不再寂寞,開始對周邊部落發起征戰。他們之所以屢戰屢勝,原因有三:
    一是強大的動力。每次作戰的戰利品,都由塞王分配給戰士,這就為塞人參與戰爭提供了強大的誘因。發展到後來,馬背上的塞人只剩下簡簡單單的三件事:揚鞭放牧,彎弓狩獵,揮刀殺戮。戰士們還把敵人的頭顱拿來加工,把眉毛以下的部分鋸去,挖去腦髓,在裡面鍍上黃金,作為隨身的「水壺」。同時,沿著敵人首級的兩隻耳朵,在頭上割個圈,把頭皮剝下來,做成手巾掛在坐騎肋部,向世人炫耀自身的勇猛。試想,在行軍間隙,將士們一邊用人頭做成的水壺喝水,一邊用人皮做成的手巾擦汗,這是多麼豪邁與恐怖的作派呀。
    二是精銳的武器。塞人的武器是戰斧、矛、劍和弓箭,有時也使用套索和飛石器。防身甲胄則是用青銅和鐵片製成的「魚鱗甲」。塞人騎兵分為長矛手和弓箭手。長矛手將盾牌固定在前臂上,上面貼有鐵皮。弓箭手攜帶一張強弓和上百枝箭,箭頭用鐵、青銅和骨頭製成並淬了毒,射擊頻率達到每分鐘十至十二枝。
    三是靈活的戰法。列陣後,通常長矛手在前,弓箭手隱藏在後,敵人衝鋒後長矛手迅速散開,弓箭手從後面突然衝出放箭,長矛手再從兩側包抄敵人。敵人若是步兵,則弓箭手在前先用箭壓制敵人,埋伏在後的長矛手伺機殺出沖垮敵陣。
    據此三大優勢,塞人得以稱雄草原。

    ◎特洛伊戰爭的「神祕之師」:亞馬遜女人國

    接下來,是一個來自古希臘的故事,而且稍有爭議。
    據記載,古希臘時期,斯基泰人曾經遠征埃及,但由於地形不熟及長途疲勞,斯基泰遠征軍被埃及人殲滅。斯基泰寡婦們得知這一噩耗,便選出一位女王統治國家。她們禁止男人在這個國家生存,生下的女孩可以保留,生下的男孩則一律殺掉。女子沒有右側的乳房……當她們還是孩子時,母親就用燒得通紅的青銅,烙在女兒的右側乳房上。這樣,右側乳房停止發育,所有的力量和肌肉都長在右肩和右臂上,目的是為了更方便拿起盾牌和武器戰鬥,她們也因此被稱作「亞馬遜人」(Amazons,意為「少了一個乳房」)。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的最恐怖也最震撼的舉動了!那是一個多麼嗜血且瘋狂的時代呀!就是這樣一支「神祕之師」,曾經作為普里阿摩斯(Priams,希臘神話中最後一任特洛伊國王,在特洛伊城陷落時被殺)的盟軍參與了特洛伊戰爭。
    據說,她們之所以勞師遠征,僅僅因為女王彭忒西勒亞(Penthesilea)暗戀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特(Hector)王子。可悲的是,女王既沒有得到夢中情人,也沒有看到敵軍用木馬攻陷城池,就和她的眾多夥伴戰死在特洛伊城下。但希羅多德(Herodotus)認為,斯基泰人和亞馬遜人是兩個獨立的民族。希臘人戰勝亞馬遜人之後,把女人當作「戰利品」裝進三艘船準備運回希臘。沒料到,這些女戰俘竟然在途中發起暴動,殺死了所有負責押送她們的希臘男人。一天,船隻停靠在斯基泰人的海岸上。由於雙方語言不通,斯基泰人與不速之客發生了激戰。透過敵人的屍體,斯基泰人驚奇地發現,這些勇猛無畏的戰士全是女人,因此稱她們為「歐約爾帕塔」(Oiorpata),意思是「殺男人者」。

    ■獻上玫瑰與橄欖枝,斯基泰以美男計化干戈

    好在,斯基泰首領是一位深諳人性的智者,他沒有以眼還眼,以暴制暴,而是派出相同人數的年輕男子去引誘這群落難的亞馬遜女人。這是一個完美的兩性試驗,事件自始至終閃耀著玫瑰與橄欖枝的光彩。
    新的一天開始了,東方的豔陽普照著這片流血的海岸,海岸上的各種花草沾露搖曳。令亞馬遜人疑惑的是,對面那些占了上風的斯基泰男人並未發動新一波的進攻,而是在她們視力所及的範圍內紮下帳篷,微笑著和她們打招呼,一切都顯得溫馨而友好。
    起初,她們認為這是對方的花招,因此枕戈待旦,日夜戒備。久而久之,發現對方無意傷害自己,雙方便有了合流的趨勢。兩處的營地一天天接近,從點頭,握手,擁抱,親吻,到夜幕降臨後成雙成對地鑽進帳篷,那群斯基泰男人最終達到了目的。
    成為夫妻後,男人便向女人提議一起回家居住。但女人堅決不同意丈夫的提議,她們認為自己不能和斯基泰婦女住在一起,因為亞馬遜人都是射箭、投槍、騎馬的好手,從來沒有學過婦女的事情。於是,亞馬遜人要求這些斯基泰丈夫到父母那裡要回屬於自己的財產,然後和自己一起生活。
    斯基泰人答應了女人的請求,在得到父母分給的財產後,女人們又提出:「住在你們的家鄉,我們覺得不安,因為我們不僅使你們的父母失去了你們,還使你們損失了土地。既然你們認為娶我們為妻是正義的,那麼我們就一起離開你們的故土,到塔納伊斯河(即頓河,Don River)畔開闢新的土地吧。」
    得到同意後,他們一起渡過塔納伊斯河,一路向東來到南俄草原上,繁衍成為新的塞人部落——薩爾馬特人(Sarmatians)。在這個新部落裡,成年男女無一例外都可以上馬作戰。據說,沒有一個薩爾馬特女孩在結婚前不曾殺死過一個敵人。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