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來的那個人
多出來的那個人
  • 系列名:品味隨筆
  • ISBN13:9789863232834
  • 出版社:聯合文學
  • 作者:陳輝龍
  • 裝訂/頁數:平裝/208頁
  • 規格:19cm*12.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1/21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KKBOX好評連載,陳老闆唱片偵探社開張!
    每件事,都在另一件事的結束前,提前崩壞了。

    「有一種把中國水墨暈染的方式,嫁接在瓷器上,叫「暈染青花」,賣的最好的中國早期貿易餐具,尤其是茶具,是這十年拍賣場上最長春型的長銷產品。」
    這段是我和大洋哥開始合作的那個晚上,他在『7to7』對新入行同夥的我說的第一句話。
    大洋在吧檯把筆電螢幕打開,一局英國拍賣行首次在本地拍賣18世紀的中國貿易瓷茶具的迂迴現金套取計畫工作分配表,用兩頁、六十秒的時間講解完成。
    這套簡報,有一顆棋,就是毫不知情的我。
    還有一隻下棋的手,也是毫不知情的淺倉朵。
    「暈染青花」在本地拍出驚人的營業額,但,古物交割前,佔營業總額50%的六隻茶壺離奇的從飯店蒸發了。
    大洋以NASA的退役亞洲籍軍官接下這個案子,我和小朵在有邏輯的『指導手冊』下,兩天四十八小時就破案,『陳老闆唱片偵探社』用這筆獎金成立。

    水窖型的圖書館、迷宮路徑、初版本華文玫瑰經、波蘭黑膠工廠、少年馬丁路德、一群朝比奈猿……,陳輝龍以其獨有的奇想魔幻、抒情暖調的筆法,點描都會男女的愛情,時而囈語呢喃,時而知性感傷,宛如二十六段樂章漫步迴旋,交織成一部可聽可看的推理音樂小說。

    看到結局的時候,其實只是剛開始而已。
  • 陳輝龍
      現專職小說創作。
     基隆生,祖籍北京。曾任職許多媒體,並創辦許多新媒體。著有小說《單人翹翹板》、《不婚夫婦戀愛事情》、《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季節》、《寫給C》、《每次三片》、《南方旅館》、《雨中的咖啡館》和《照相簿子》、《摩登原始人》、《規矩游街幫》、《情緒化的情節》、《今天天氣晴朗》(多已絕版)。
      近作有《目的地南方旅館》(2012)、《不論下雨或晴天:陳老闆唱片行》(2015)等書。
  • 今天星期幾?
    沒有人知道的壯舉
    有人看著我
    無言以對的場景
    昨天以前
    除了五十一區,還有一區
    島唄,是什麼樣的聲音?
    冰冷的麗絲玲
    失去的範圍
    水窖裡的圖書館
    迷宮的散步路徑
    最初的玫瑰經
    朝比奈猿
    一群朝比奈猿
    CLUB 8
    可能是小學同學的委託
    或許,蘆葦可以證明
    除了我在夢幻曲裡,還有誰?
    我們朝拜瑪麗亞
    9.5 mm 攝影機的畫面,真的有過
    猿隊伍粉紅色地衣垂吊的森林
    面對河口的前後時段
    即使斑駁鏽蝕也已逐漸清晰
    如果小朵真的是大洋的女兒
    多出來的那個人
    重返中央公園
  • 今天星期幾?

    跟以前的習慣一樣,離開健身房後,會在附近找間館子,吃點沒什麼澱粉的小食,喝兩到三瓶葡萄酒,才肯盡興的離開。

    不過,並不是為了吃宵夜來的。
    90%是為了喝酒,以及因為酒精催發後的聊的什麼不能預期的對話。
    而且,也不會預約,從來沒有。
    (不知道「不約而同」這種成語,講的會不會就是我們這種狀態。)

    這附近只有這間連招牌都沒有的酒吧會開到深夜,而且,再晚都不會熄火,老闆的巧達起司烘蛋真是下酒的最佳典範,尤其透過貼著老印度花磚吧檯,看他靈敏的手撕青花菜後,和生培根一起下到鑄鐵鍋裡的前段作業,簡直是最佳義大利料理節目現場。
    所以,三年多以來,幾乎每週兩個以上的夜晚,都固定在此重逢。
    我和當時還不知道名字的陳大洋學長。

    吧檯老闆一開始,也以為我們是健身房同好,甚至覺得應該是一對。
    直到上個月,某個沒上健身房的傍晚,我們各自帶了女伴到這裡晚餐,才知道我們沒騙他。
    (也在同時才知道,原來這裡的開門時段是19:00整的晚餐時間。後來,『7to7』變成我們對它的暱稱。)

    有個事情很確定,老闆是熱愛70年代Funk的舞棍。
    由於,大洋也是同好,因此,這是他跑完步後,還能在這裡樂此不疲,繼續耗著的主要原因。
    他一直熱烈推薦Norman Connors當健身房運動配樂,還強調Spinning bike時,效果特別,讓一般人幾乎忘了埋首於飛輪酷刑之中。
    他熱衷於跑步,除了例行的健身房輸送帶,每年也參加一到兩次的全程馬拉松。
    我完全跟他不同。
    每個禮拜兩次健身房,都是兩個鐘頭的飛輪,碼表一旦鳴叫,即刻準確結束。
    接著三溫暖水療十分鐘,快速淋浴後,有時候連頭髮也不想花時間吹乾,就直接到這裡。
    天快亮或已經發亮,才離開,好像修著某堂不計算學分的課程,輕鬆愉快的週而復始。

    一直到兩個禮拜前,才發現我們是太空人前後期同事,退役的時間只差了一個月。大洋算是我的學長,他服役時間也比我長,得過不少勳章,由於亞洲人很少,因此,工作期間就經常聽到他的名字。
    很意外的,他也知道我。
    當然,是有原因的。
    自己是第一個腦部嚴重缺氧到在船艙失控的駕駛員,回到訓練中心的住了快一年的病房,痊癒後就被除役了。
    因為這種(查不出的)病,被解雇的案例實在太少,因此被多數人認識,感覺上像是某種醜聞,雖然我不覺得怎麼樣。
    跟大洋因為許多成功獎項而聞名,完全是兩種極端的狀態。

    老闆開了第二瓶兩年份的西班牙ARAGONESAS老藤紅葡萄後,放了張封面有個胖子主唱的唱片,是Live的版本,歌名叫《Shine On》,樂團叫「George Duke Band」。
    (不用說,當然是又是Funk,主唱George Duke一定是封套上那個彈方形電吉他的胖子。)

    大洋一邊晃著酒杯,上身一邊跟著鼓聲搖了起來。
    「這是1985年的澀谷公會堂演唱會,是日本版我也很確定。」老闆在櫃台裡,對著我們比了個Bingo的手勢。
    (1985年,我還沒進小學,實在很難想像當時演唱會的狀況,講真的。)
    然後他開始暢談他那一堆得獎勳章的驚險太空奇蹟,從空中棄置衛星殘骸,到救援深海太空站沉沒的隊友,隨便一件都值得拍成紀錄片存檔。
    一樣的工作,我幾乎沒什麼好提的。甚至,我服役的工作履歷上的紀錄,都不記得是怎麼回事。

    「你到底有沒有用Funk當你其飛輪的配樂啊?」他快完全暈醉前,最常問的就是這句了。接著,會有幾次反覆。
    「還有,我知道你被太空總署Fire的事之後,其實一直想跟你說,不要放在心上。雖然,可能是亞洲太空人最難堪的事件…,真要發生在我身上的話,應該會切腹也說不定吧?」
    他終於這樣的對我坦誠了。

    送他回家的Ubar車上,我其實很想對他說,健身一點也不適合Funk這種老派的舊舞曲,我耳塞放的是全套的Eminem精選輯。
    另外,我也不覺得自己退職的事有什麼好尷尬的,何況是「資遣」,而不是「開除」。

    不過,我什麼也沒說,一句也沒有。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