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僻處自說Ⅳ
在僻處自說Ⅳ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在僻處自說》為極短篇小說系列,本極短篇集而成冊,概念如市集街道中各類展示櫥窗,櫥窗在窄小有限的空間中,欲展現的美感仍需完整,必須具體而微,片時便能傳達激醒的感受,不論是強烈的、靜謐的、悠遠的、諷刺的、穎悟的......。又,在一眾櫥窗的集合中,各自彰顯小單位中的小宇宙,採取的風格便很多樣,都會、武俠、鄉野、科幻、鄉土、軼聞、歷史......等等類型,依所採題材,形成不同語境的小說。
    《在僻處自說》系列中的第Ⅰ、Ⅱ集約有三分之一偏重實驗性,有的篇章似詩、似雜文,甚至有以古文似筆記小說之寫作,直到第III集漸次全然回歸現代小說語彙,實驗性則內化在較穩定的小說語彙中。
    《在僻處自說IV》在穩定中求取新變,書分甲、乙部,甲部賡續上述小說語言發展的軌跡進發,寫尚未寫故事。乙部則以古典詩(唐詩)為題材,跨部、跨古今演出,以讀詩發揮奇想,這是一種閱讀古人情感的新方法,也是一種擴展現代小說視野的嘗試。
  • 張至廷(1967-),國立中興大學文學碩士,任靜宜大學台文系兼任講師。學術研究領域為中國傳統思想哲學、佛學、明末思想。文學創作方面,涉獵現代詩、小說、劇本等領域,著有極短篇小說集《在僻處自說》(三集)、短篇小說集《在僻處自說‧外編》,雜文圖集《舌苦齋休耕圖草》,長詩集《吟遊‧奧圖》、長詩集《西藏的女兒》獲選2013臺中市作家作品集、詩集《詩長調‧十五日之思念小冊》,崑劇新編劇本《思凡色空》、合編戲曲劇本《聊齋》參演2013上海國際藝術節、合編戲曲劇本《畫皮》等。
  • [甲部‧碎夢摭譚]

    〈鹹菜農〉
    〈都很專業〉
    〈沒種的男人〉
    〈人貓失戀記〉
    〈抱怨人生〉
    〈隱身者流〉
    〈三叉幫軼聞〉
    〈隱身高手〉
    〈露餡〉
    〈動搖〉
    〈桌球學〉
    〈文明通〉
    〈時事貧論〉
    〈學妹的夢〉
    〈荒山之戀〉
    〈公主現形記〉
    〈講學自由〉
    〈逐客〉
    〈換身〉
    〈質子〉
    〈不變初心〉
    〈老王與小三〉
    〈海景〉
    〈畫皮尋夫記〉
    〈人皮〉
    〈都是畫皮〉
    〈爭個臭皮〉
    〈善皮〉


    [乙部‧唐詩亂彈]

    [五言絕句之卷]
    渡漢江(宋之問)〈歸鄉變調〉
    登鸛雀樓(王之煥)〈更上一層樓〉
    春曉(孟浩然)〈花落知多少〉
    終南望餘雪(祖詠)〈終南山中仙人〉
    靜夜思(李白)〈一樣的月光〉
    送靈澈(劉長卿)〈回寺途中〉
    絕句二首之一(杜甫)〈河灘春影〉
    塞下曲六首之三(盧綸)〈押陣〉
    問劉十九(白居易)〈邀客〉
    憫農(李紳)〈粒粒皆辛苦〉
    何滿子(張祜)〈殉情〉

    [七言絕句之卷]
    詠柳(賀知章)〈綠柳問答〉
    芙蓉樓送辛漸(王昌齡)〈芙蓉樓話別〉
    暮春歸故山草堂(錢起)〈山中居〉
    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韓愈)〈茶棚裏的對話〉
    觀游魚(白居易)〈魚游江湖〉
    過華清宮絕句三首之一(杜牧)〈妃子笑後〉
    蜂(羅隱)〈李七買地〉
    近試上張籍水部(朱慶餘)〈赴京遊〉
    井欄砂宿夜遇客(李涉)〈李涉遇盜〉

    [五言律詩之卷]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王勃)〈兒女作別〉
    雜詩(沈佺期)〈戰士之妻〉
    望月懷遠(張九齡)〈思友〉
    山居秋暝(王維)〈隱遁〉
    破山寺後禪院(常建)〈還俗〉
    蜀先主廟(劉禹錫)〈漢宮秋影〉

    [七言律詩之卷]
    積雨輞川莊作(王維)〈野老與人爭席罷〉
    自夏口至鸚鵡洲夕望岳陽寄源中丞(劉長卿)〈賈誼與周勃〉
    蜀相(杜甫)〈功蓋三分國〉
    寄李儋元錫(韋應物)〈老家人〉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柳宗元)〈舟中語〉
    淺悲懷三首之一(元稹)〈遣悲懷〉
    貧女(秦韜玉)〈新嫁衣〉

    [古詩之卷]
    聽董大彈胡笳兼寄語弄房給事(李頎)〈文姬歸漢〉
    夢遊天姥吟留別(李白)〈李白仙遊天姥山〉
    賊退示官吏并序(元結)〈五坡村事件〉
    長恨歌(白居易)〈太真忘情〉

    [樂府之卷]
    洛陽女兒行(王維)〈風光眷屬〉
    麗人行(杜甫)〈廚師兄弟的刀工日記〉
    列女操(孟郊)〈貧賤夫妻淚〉

  • 〈荒山之戀〉

        峨嵋老農誇言峨嵋刺之迅猛難當,竟說:「有個人十年磨一劍,然後就改練峨嵋刺了。」這話乍聽之下頗不可解,劍與峨嵋刺型制全然不同,峨嵋刺長約尺許,成對,雙頭刺,中間以鉚釘接上指環套手指,可旋轉。若說劍磨得窄短,至多也近似尺、鞭、稜刺之類兵器,和峨嵋刺全搭不上邊啊。

        相傳峨嵋刺是峨嵋派白眉道長所創,後為峨嵋派代表武技之一。數代之後峨嵋派普善道長為派中高手,自也精擅此技,其拳、氣、劍等也是一時之選。但普善道長過的卻不是什麼專心求道、練武的清淨日子。

        當初,甫成年的普善因藝有所成,又聰明俊秀,連同幾位江湖上已具名望的師叔伯輩,被分別遣往武林各派致書傳告峨嵋派老掌門仙蛻、新掌門繼立之事典。歸派途中,卻以抱不平,因緣際會,與一群俠義好漢一齊搗毀了惡貫滿盈的人間公敵天威堡。清除殘餘,殺入堡中內廳,內廳惡賊與己方盡皆鬥死,只餘帶了幾處創傷的普善和堡中一個小女孩。普善一念慈心未泯,暗暗放走了她,從秘道逃走。普善想那女孩秀美幼小,縱是邪惡日夕薰染,一個未及笄的小姑娘能有多惡?

        普善所想雖未必盡然,事實上這回倒是對的,小姑娘是天威堡主十三歲的幼女丁眉姑,養在深閨,雖說不免驕氣,究竟年幼尚未及惡事,也不甚知曉世事。

        三年後,眉姑潛上峨嵋,在荒僻裏堵上了普善。這小姑娘江湖上行走三年,世事漸通,也清楚了天威堡遭滅乃是報應,自知此仇報無可報,故尋到普善實非為了仇恨。這嬌憨女兒另有所恨,認為當時普善放了她,乃是因為視她幼弱武藝低微,不屑與鬥,就忿恨不已。孑然一身的她,人生無依無事,遂非與普善狠鬥一場,鬥贏了這瞧不起人的白面皮漢子,方爭一口氣。
        普善給她弄得啼笑皆非,竟被逼得不得不動手過招。眉姑使的是一把尺二的短刃寶劍,普善則用二尺四的松紋古劍,兩個都是受不得折辱的高傲心性,功深得多的普善當然勝了。自此,眉姑隱居在峨嵋一處山坳日日磨劍,勤練劍法,隔上數月或經年,自覺武藝已有進境,便來伺尋普善私下偷偷邀鬥,但勝負都是一樣的。

        若天威堡毀亡是遭惡報,那麼兩人其實不但談不上仇恨,反是恩義。除了爭一口氣,這兩個俊秀男女也都是敏才正人,雖然都對對方暗生好感,相鬥還是很認真,但就是盡術較技,沒有了殺氣。這樣在荒山上鬥了幾年,暗生愁悵的這對男女,普善是出家人,眉姑則是傲性人,雙方只得在越來越長的鏖戰中凝視對方,眉姑心中漸漸生出了另一種恨意。
        鬥到第十年,眉姑不依了,說比試根本不公平,普善的劍太長了,佔盡便宜,不依不依。普善給她鬧得不知如何是好,說理也說不清。忽爾靈光一現,從腰間抽出了一對隨身攜帶的峨嵋鎮派兵刃峨嵋刺,說:「我用這個吧,尺寸與你的短劍相彷,這峨嵋刺我也練得熟,但嫌它小巧不夠大器,平常對敵是不大使用的。」眉姑還是不依:「長短是相類了,可是我劍是一把,你刺是一對,還是不公平。」

        普善甚是苦惱,只得說:「那怎麼辦?你說吧,都依你。」眉姑收起短劍,奪過一把峨嵋刺,說:「依我說,這把刺我收下了,可是我不會使,你得教我,肯嗎?」

        到底肯不肯?肯,就一切可以發生。不肯,即一切就此結束了。


    〈公主現形記〉

        娶了她之後,我這個黃金、鑽石單身貴族的鎂光生涯自就結束啦,但她是公認的絕色美人,我們這一對,還是戒不掉鎂光燈的。

        她說我何止是貴族,方方面面都不脫是王子了,還說,不讓她過上公主生活,不讓她道地就是個公主,我這高貴的小王子也太沒面子了。既然要有公主比較像樣,我就讓她當了公主,買了小島,造了王宮,雖沒敢真的獨立建國,排場還是上擬王侯的。但稅可得多繳好幾倍啦,沒關係,要是她真能越來越像公主,我也是挺樂意的。
        不幸她開始認為自己是天生的公主,是神所選,不是我所選。並且認真的開始各方面研究,仔細定義「公主」的一切。
        果然她日子過得越來越像公主,生活任何細節都以公主格調來做出要求。比如他囑我備辦二十床最最上等的毛毯,毛毯下面放了顆綠豆,自己則躺在二十床毛毯上一刻鐘,然後臭著臉起來跟我抱怨:「書上說真正的公主睡在二十床毯子上,還是難以忍受二十床毯子下一顆綠豆的顛疼,為什麼我睡你這二十床毯子卻什麼也感覺不到?絕對是你備置的這些毯子太次貨了,不夠柔細,根本不合我公主的身份啊!我不管,你一定得再給我備些真正的高級毛毯!」

        到底是什麼書會寫出這樣子的餿文啊?再說,我所訂製的毛毯當然都是世上最貴、最高級的貨色啊,什麼喀什米爾羊毛、剖腹取胎的胎毛、鳳凰肚臍邊向內長的五根毫毛(鳳凰有肚臍?).....等等,各式各樣奇貨試了也不知道幾次了,我們的公主別說睡不出綠豆的顛疼了,有一次我把綠豆偷偷換成一顆海膽,她不是也睡得挺舒爽嗎?起來還是照樣罵我挑無可挑的二十張毛毯是省錢貨。

        後來她常常幽嘆我不是個真正的王子,娘的!想想我當「貴族」的時候哪受過這種王子氣?於是我把她休了,但她自己說這是島內人才被逼出走。


    〈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韓愈)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山月小屋詩話】

        本詩描繪長安城的春景,全詩充滿生氣勃勃的氛圍,風光絕勝,瀰漫著盎然的生機與無限希望。
        描寫萬物萌生的春意,多從殘雪已盡,暖暖的春陽遍照,百花齊放入手。本詩寫的卻是春雨,這時的雨,不但不令人感到不便,也不帶憂愁。春雨不僅如油酥一般滋潤著大地,也讓春天的景色溶在水漫的暈染中,造成一種朦朧的美感。正如稀疏的草尖冒出來了,近看不覺得多少綠意,遠遠一片看起來,才竟有一抹迷迷濛濛的蒼綠,加上春雨浸染其間,景物的輪廓、顏色更是互相交融在一起。春雨微寒,河岸上的柳樹也浸潤在雨霧煙氣當中,整個畫面便如一幅絕美的潑墨水彩畫。
        這裏說的是一年當中最好的時節,但這當然是人生得意之時才容易這樣感受起來的啊。


    〈茶棚裏的對話〉

        一隊馬車進了長安城,貶官到南荒八年,吳老爺子被皇上召了回來,噩運總算過去了。路途順利,比預定時間提前幾天抵達,京城裏新置的公館還沒派人來迎接。吳老爺子便要僕人快馬先去連繫,一行人暫在城門附近的茶棚稍作停留。
        細雨久下不止,路上泥濘,趁這喘息時候,車夫們都忙著刷車軸、車輪上淤積的泥土,以便等等上路能好走些,車能好駕些。

        吳老爺子坐在棚裏喝著自帶的上等好茶,對年方六歲的小兒子說:「看呀!這就是風光絕美的長安城,你可終於見識到了。」兒子卻說:「可是陰陰潮潮,怪不舒服呢。」吳老爺子就說:「說什麼呢?沒了這綿綿細雨,就不夠美啦。韓昌黎的詩不是說『天街小雨潤如酥』嗎?春雨貴似油,不但農夫要雨,文人墨客也愛這種情調呢。」
        茶棚一角,僕人吳貴跟婢女晴兒正整理著已經開封的茶葉,重新包紮,一邊低聲談笑,聲音只有兩人自己聽得見,吳貴說:「你聽聽,還記得嗎?八年前老爺貶官出城,也跟今天一樣天氣呢,老爺當時怎麼說?」晴兒說:「誰記這些呀!不過當時老爺滿口抱怨,絕不像今天這樣笑瞇瞇的就是了。」兩人偷偷笑著。
        小公子又說:「可是雨下得讓人心煩,路上更難走了,天好像在哭呢,又什麼都看不清楚。」老爺子卻哈哈笑起來,說:「這就是『草色遙看近卻無』的妙處了。爹這兩天在車裏教你讀的這首昌黎詩,正是描寫長安春雨的絕妙好詩啊。『絕勝煙柳滿皇都』,多麼優美的景致!你好好多讀書,慢慢就可以體會文人心境了。」小公子只得點點頭。
        背向老爺的吳貴跟晴兒聽了更是笑,晴兒把聲音壓得更低,說:「八年前要出城時,老爺說的話跟小公子差不多呢。」吳貴也說:「看來這八年來老爺有『好好多讀書』啦,今兒個全是『文人心境』了呢。」
        說到這裏,遠遠看見派去連繫的僕人帶著人回來了,吳老爺子一家就要在長安城開始過他們的文人新生活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