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叫ABC
驚叫ABC
  • 系列名:釀冒險
  • ISBN13:9789864452958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山梗菜
  • 裝訂/頁數:平裝/260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2/05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 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 由26個平凡英文單字延伸而出的驚悚、獵奇黑暗故事,換個方式閱讀恐怖小說。
    ● 「戲弄、惡搞」至上,諷刺現實、翻轉恐懼,如電影《驚聲尖笑》系列般恐怖帶點幽默的劇情轉折,膽小的人也敢看!

    【Accordion──連當鬼都很魯的「手風琴」演奏者】
      出差來到破舊旅館,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世界的信英,馬上感覺到不對勁。果然,三更半夜從床邊傳來了一陣陣難聽的手風琴彈奏聲,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刺耳。
      「我累得要死,你吵什麼吵?」、「每天被老闆當奴隸使喚,又要背一堆黑鍋……」、「做牛做馬,卻得不到半點感謝!」、「客戶囂張得要死結果還只能忍氣吞聲!」
      只聽過鬼嚇人,沒聽過鬼被打?不要小看上班族積怨已久的憤恨――

    【Nest──到「巢穴」來自投羅網的人都得死】
      一個負債累累的中年人,被討債集團逼到幾乎走投無路。無意間被得知他還有許多古董在另一個不起眼的豪宅中,討債集團見獵心喜,卻渾然不覺正走進一個深藏致命猛毒的陷阱中。
    「有東西在咬我的腳……啊幹!」進門後小弟們發出此起彼落的慘叫聲,老大把手電筒往地上一照,驚覺腳下不是水泥地板而是泥土地。幾十隻蜈蚣從土裡爬出來,而身後的唯一出口,已經被悄悄關上……
  • 山梗菜

    1988年生。從國三開始小說創作,最喜歡的作品類別是推理小說。
    短篇小說多次登上自由時報,尖端浮文字新人入圍常客。
    平時的興趣還有製作MMD影片。
  • 【推薦序】巴哈姆特百萬人氣部落客╱色之羊予沁
    欣賞《驚叫ABC》就像吃黑暗版本的雷根糖,幽默、有趣、諷刺、驚奇又詭異,不同字母不同口味。逗趣的人物、富有情緒的文字,就像古早黑白電影院,因為沒有色彩,所以角色的情緒起伏特別明顯,簡單明瞭地隨著文字跌入當日的字母中--英文有二十六個字母,簡單幾個就能組成數不清的單字;驚叫ABC有二十六篇,簡單幾篇就能有諸多的讀後情緒。

    【後記】
      各位看完二十六篇故事並讀到這篇後記的讀者大家好,我是山梗菜。首先感謝您買下這部作品並全部讀完,可以讓各位看到這部作品,我真的覺得非常開心。
      在我國中的時候,因為受到當時無名小站部落格風潮的影響,我就已經開始在寫恐怖小說。那時候的我很喜歡寫日本怪談系以及有幽靈鬼怪出現的恐怖故事,總覺得恐怖故事就是要有鬼才叫恐怖。但在寫了那麼久之後,現在我反而比較常寫沒有鬼怪出現,著重在描寫人性恐怖面的故事。比起鬼怪,我覺得像火種般不知何時會從暗處燃燒開來的人類惡意,在故事裡面反而更有震撼性還有意外性吧。
      在寫作這一系列的故事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先決定了標題才開始思考內容寫出來的,只有少數幾篇是寫好了才取標題(例:Accordion 手風琴)。不過在決定完標題後想像的內容構想也隨之從腦中浮現,故事也跟著慢慢完成,這是在創作這一系列故事時連我自己都很驚喜的一點。
      這部作品能夠出版,要感謝願意給我這次的出版機會的秀威資訊,還有在出版過程中給予多方照顧的慈蓉編輯,同時也要感謝在我寫作途中的許多支持我的朋友。謝謝推薦這個機會給我的千晴老師,如果沒有千晴老師的推薦的話,這本書就不會有問世的機會。再來要謝謝月亮熊老師在我寫作Postoperative這篇時,願意提供我故事中關於醫院的資訊(其實千晴老師也有替我解答不少問題,我也很感謝)。
      再來要感謝這次幫我寫了推薦文的色之羊予沁老師,讓我的作品增添了許多光彩,感激不盡。還有要感謝微混吃等死老師,在我心情不爽時聽我靠北還有給我不少的建議。還有感謝點了標題讓我發揮的同學Roy、Jack、Gary、MaoYoLin還有巴哈朋友諾亞.伊斯萊昂,他們都是幫助我完成這部作品的功臣。接著還有很多很多必須感謝的人,包括這些年來在巴哈姆特一直支持我在小屋裡連載的小說的讀者們還有同樣因為寫作而認識的朋友們,沒有各位的支持,我大概也沒辦法走到這一步。
      最後,還是要再一次感謝看完這部作品的讀者們,期待下一本作品問世時可以再次見面。
  • 推薦序╱色之羊予沁

    Accordion 手風琴
    Beauty 美人
    Chandelier 吊燈
    Destination 終點
    Environmental Strategy 環境對策
    Friend 朋友
    Gentleman 紳士
    Hypergraphia 多寫症
    Interbreed 混種
    Jogging 慢跑
    Knight 騎士
    Libation 祭奠
    Migration 遷徙
    Nest 巢
    Owner 擁有者
    Postoperative 手術後病人
    Quickness 迅速
    Resistance 抵抗
    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人體自燃現象
    Telepathy 心電感應
    Usability 用途
    Visa
    Widow 寡婦
    Xenodochial 對陌生人友好的
    Yearn 渴望
    Zoology 動物學

    後記
  • 【Accordion 手風琴】It’s the worst accordion player, ever.

    車子搖搖晃晃地開到一間旅館的前方。信英從車窗望出去,旅館的外觀像是二十幾年沒有翻修裝潢過的舊公寓,一眼就看得出相當破舊。

    「我們今天就住這種破旅館?」

    「拜託!我們這次是來出差的,又不是來玩住大飯店,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明白這種事吧?」

    面對前輩阿坤酸味十足的回答,信英只能聳肩回應。

    兩人代表公司明天要到附近的合作客戶那裡開會。但要是老闆沒臨時硬塞這份工作進來,信英明天本來就能跟老婆一塊約會了。

    幾個星期前信英就預約好餐廳座位要跟老婆一起去看夜景,但老闆不會管這種事,塞到手上就是要照辦。

    老婆直到信英出門前,都還滿臉氣呼呼的。

    信英接過鑰匙確認上面的房號二○七,他現在只想趕快上床睡覺。難得的假日卻得幹這種苦差事,他只有一股悶氣可言。

    旅館房間裡的擺設相當普通,但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世界的信英,馬上感覺到氣氛不太尋常。

    他感覺到有人一直盯著他們看。

    「我先去洗澡。」

    阿坤進了浴室,而信英則坐在床上看著電視,怪異感卻遲遲沒有消散。

    信英疲累地看著電視上播報的娛樂節目,打算放鬆一下心情。新聞的聲音之中,卻夾雜著不知道從哪邊傳來的手風琴的聲音。

    「這麼晚了,誰在拉手風琴啊?」

    關上電視,手風琴的聲音依舊不斷地傳來。忽遠忽近。先不說聲音來源詭異的移動,這低劣的音色讓他實在不愉快。

    「你剛才有聽到拉手風琴的聲音嗎?」

    阿坤洗完澡出來就聽到比自己還菜的同事問這種怪問題,馬上皺起眉頭:

    「沒啊。」

    「可是剛才外面有聲音傳來……」

    「你是太累了有幻聽是不是?別想那麼多了快點睡啦,不然就先去看一下明天開會要談的資料嘛?想那些有的沒有的幹嘛啊?」

    比自己還資深三年的阿坤用看著白痴的眼神望著自己,那副表情看了就讓信英內心某處又不禁不爽了一下。

    房間裡的氣氛讓信英實在待不住,他走到旅館大廳,那裡有沙發以及讓客人翻閱的書報雜誌。

    「死人?」

    櫃檯人員聽到信英這麼問,有些訝異,但隨即恢復服務業該有的笑容:

    「您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我感覺得到。」

    這個答案讓他笑了笑。

    「沒錯,所以客人您想要換……」

    「不用不用,我只是想瞭解發生過什麼事。」

    看到客人似乎只是隨口問的模樣,他不慌不忙地答:「幾年前有個外國表演團體,在住宿的時候因為電線走火引起火災,有個樂師在裡面逃生不及被燒死了。那時開始我們就不時聽到住在二○七房的客人抱怨夜半會聽到詭異的手風琴聲,因此……」

    「果然如此。」

    無意再聽下去的信英用無可奈何的表情點點頭,就走到雜誌架旁拿起雜誌打發睡前時間。

    他看習慣了不介意,但別在這種重要時刻吵他就好。

    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十二點,但信英依舊無法入睡。

    不是鬼魂,是剛才阿坤隨便亂丟在他的床邊的行李箱害他跌倒的事。

    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行李不會橫放在床邊,要回到床邊的信英一不注意,踢到行李箱跌倒了。

    結果前輩上完廁所出來剛好看到信英倒在地上,不但不關心他的傷勢,反而還先酸信英走路不長眼踢壞他的行李箱,連信英反駁的話都充耳不聞。

    混蛋,你除了在公司的資歷混得久一點以外一無是處。

    他在心裡咒罵,準備趕快睡覺。

    手風琴的聲音卻在此時又響起──而且就在他們的床邊。

    信英和阿坤一人睡一張單人床,而聲音來源就在兩張床的中間。但檯燈的光線太暗了,信英根本看不清楚是什麼人在床的後面。

    手風琴的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房間,信英用棉被摀住了耳朵,從棉被縫往外面偷看。

    阿坤像睡死了一般,一點也沒聽到。但是,手風琴的聲音明明是從他的旁邊傳過來的,為什麼?

    聲音越來越大聲,也越來越刺耳,信英就算用棉被摀著耳朵,也無法抵擋從四面八方而來刺耳的聲音,信英跌到床下,幾乎想要逃離這間房間。

    「出來啦!到底是誰啊?」信英大吼了一聲。

    對方用一陣細微而詭異的尖笑回應。

    信英轉頭,有個身上穿著破爛白色襯衫,飄在半空中的男性出現在房間的窗台前。

    他的臉像被大火燒過般整片焦黑、腐爛,頭髮只剩幾根留在頭皮上,手上還抓著老舊的手風琴。

    手風琴發出刺耳討厭的聲音。信英愣愣坐在床上,那可怕的模樣讓他呆住。

    同時,鬼魂也察覺信英錯愕的反應,於是得意地繼續演奏下去─

    「是你吧!一直發出吵得要死的聲音有完沒完!」

    信英突然爆出怒吼,接著衝向窗台,粗暴地抓住那個演奏著手風琴的鬼魂腦袋,用注滿怒火的拳頭揍下去。

    一陣像打中黏土的觸感傳來,那鬼臉上的爛肉被打掉一塊,他趁勝追擊,朝鬼魂揮一記勾拳,把它的頭打彎變成九十度。

    「我已經累得要死,你吵什麼吵?以為人都不會不爽是不是!」

    鬼魂沒料到對方竟會使用暴力,發出只有信英聽得到的奇異呻吟,聲音像詛咒也像哀嚎。發覺自己可以揍到鬼的他不再退縮,反而用打沙包的力氣繼續痛毆。

    「我每天都被老闆當奴隸使喚,吃力不討好,又要背一堆黑鍋……」

    鬼魂哀嚎聲越來越大,但信英仍火力地揍向他的嘴。

    「因為這點,害我回家跟老婆的關係也變差了!」他朝鬼的額頭連揍幾拳。

    「連那個前輩都當我白痴,整天只會仗著自己資深,自以為是地講堆腦殘的廢話!」他這回打斷鬼魂手臂,又一陣濕冷軟爛的觸感。

    「客戶囂張得要死結果還只能忍氣吞聲!」他狂打鬼魂的手風琴,手指傳來木頭碎裂的觸感。

    「我為每個人做牛做馬,卻得不到半點感謝!生活比每個人還辛苦,結果過得比大家都還不幸!你他媽的到底懂不懂!?只會在那邊吵的鬼是懂活著的人有多辛苦嗎!明天我還要去跟客戶開會討論工作,你別在那邊給我吵個不停行不行!?」

    積怨澈底爆發的他一拳又一拳痛打張牙舞爪的鬼,打到鬼魂五官殘破無力反抗,打到它的身體快灰飛煙滅,他仍有許多不滿想繼續發洩在它身上,接著信英用它手邊的手風琴繼續攻擊─

    阿坤隔天起床時,信英已神清氣爽地在窗邊眺望日出。

    「早安,今天天氣真好。」

    發洩掉不少怒氣的信英,用貴族般優雅的語氣說道。

    直到打包離開為止,信英都帶著愉快的表情。阿坤雖覺得有點奇怪,卻沒有再問下去。

    但除了信英,沒有人看得到二○七房的窗邊躺著一個被打得不成人形,差點再次灰飛煙滅的鬼魂。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