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從詩人,變成一首詩:王爾德詩選II【中英對照版】
我能從詩人,變成一首詩:王爾德詩選II【中英對照版】
  • 定  價:NT$200元
  • 優惠價: 918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對你,永不沉睡的墳墓更美。」
    印象派的浪漫王爾德,40首唯美詩作

    「她的甜蜜紅唇壓上我的,
    彷若紅寶石的焰火燃燒
    在緋紅神龕的搖曳油燈,
    或番石榴的滲血傷口,
    抑或浸濕的蓮花之心,
    玫瑰紅酒濺灑的鮮血。」
    ──〈黃金屋:和聲〉

    「除了再度親吻,離別,
    再也沒得好說,
    不,咱不該沉淪悔恨,
    我有我的美,──你有你的藝術。
    不,切莫再說,
    一個世界,兩人不夠,
    諸如你和我。」
    ──〈她的聲音〉

    【王爾德詩選第2輯,呈現完全不同的浪漫印象】
    在《絕望的刀刺進了我的青春:王爾德詩選I》裡頭,呈現的是厭世、唯美的王爾德,而本書則是將王爾德浪漫的一面放到最大:從描寫良辰美景的風情詩,到獻給愛人的多首情詩,都可看出他滿溢而出的豐沛情感。互相對照之下,更能讀得出王爾德的多元面向。
    王爾德的詩講究韻律與格式,閱讀本書除了能感受譯文的考究與優美,也附上英文原文供讀者細細品味,讓你同時用兩種語言來感受王爾德字裡行間的浪漫情懷。

    【獨家收錄惠斯勒畫作,全書全彩印刷】
    印象派畫家◎詹姆斯.惠斯勒20幅經典作品
    關於惠斯勒,王爾德曾讚賞:「他的作品富有純粹、無可挑剔的美,就因這點,我認為他絕對得以名列偉大的畫家。而且我還要說,這個說法惠斯勒先生本人也一定完全同意。」
    然而,後來兩人的美學理念差異頗大,有過多次論辯,惠斯勒甚至指控王爾德的印象詩是剽竊自己畫作而來。兩人可說是亦友亦敵。透過詩、畫的互相映照,為讀者帶來更豐富的閱讀體驗。

    【清大英語教學系副教授/鄧宜菁 專文導讀】
    王爾德的印象詩與藝術性格,以及和畫家惠斯勒的恩怨,在這篇精采導讀裡都有詳解!
  • 王爾德 (Oscar Wilde, 1854~1900)
    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的詩人、劇作家、小說家,是英國19世紀唯美主義代表人物。
    王爾德出身良好,父親是知名眼科醫生(晚年更受封為爵士),母親是詩人兼社會運動人士,從小,他的心靈與生活便優渥而深富思考。他畢生提倡「為藝術而藝術」,將唯美主義與現實主義兩種看似極端的思想,以獨特觀點冶於一爐,充滿華麗的戲謔,由此深深撼擊人心。王爾德曾赴美巡迴演講,獲熱烈迴響,然一場同性戀控告案卻將他如日中天的聲譽事業毀於一旦。被判入獄的同時,王爾德宣告破產,並於出獄後流亡至法國,抑鬱而終。


    繪者
    詹姆斯.惠斯勒  (James Abbott Whistler, 1834~1903)
    印象派代表畫家之一,出生於美國,年輕時即赴歐習畫。作品著重色彩呈現,並試圖以畫筆傳達音樂性,常以「交響曲」、「和聲」、「夜曲」來為畫作命名。惠斯勒也是「為藝術而藝術」的熱烈提倡者,畫作媒材多元,甚至還有室內設計的代表作《藍與金的和聲:孔雀廳》。自年少時代赴歐、成為名師之後,惠斯勒不曾再返回美國,69歲病逝倫敦。


    譯者
    張家綺
    畢業於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英國新堡大學筆譯研究所,法國巴黎Speos攝影學院新聞攝影。現任專職譯者,譯作十餘部。
  • 導讀 
    在一些線條的弧度裡,在某些色彩的美好與幽微中……
    ―詩人藝術家王爾德
    文◎清大英語教學系副教授/鄧宜菁

    王爾德不僅是個詩人,更常自詡為藝術家。他的生平和作品,都再再展現他對美與藝術的愛好,對美與藝術真諦的追尋。對他而言,「只有詩人是第一等的藝術家,因為他是色彩與形式的大師」。以此觀之,若果我們將王爾德稱為詩人藝術家,當非溢美之詞。
    世人所熟知的王爾德是一名才華洋溢的劇作家。在《不可兒戲》、《溫夫人的扇子》等劇作中,他透過筆下的人物極盡嬉笑怒罵、嘲笑諷刺之能事。然而,除了劇作外,王爾德同時也創作詩歌、評論、童話與小說。他一生中所涉獵的文類堪稱廣泛。較少為人所注意的是,王爾德一直與藝術圈維持著緊密的關係,不僅十分關注當時藝壇的動靜與發展,也與不少藝術家有所往來,甚至交往密切,充分浸淫在其時代特有的文化氛圍中。從他早期的書信可以發現,此位愛爾蘭裔的英語文豪時常駐足於美術館與藝廊,觀看並冥思畫作。不論古典還是前衛的作品都能激發其想像力,源源不絕地供輸創作活動的能量。
    在王爾德的時代,文學與繪畫相濡以沫,不僅相互啟發,更提供彼此重要的創作養分。王爾德在牛津求學時,對他影響甚鉅的兩位老師──華特.佩特(Walter Pater)與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皆兼具文學家與藝評家兩種身分。除了畫作之外,包括藝術理論、藝術思潮、藝術史,乃至於種種的藝術實踐,對形塑王爾德觀看的方式以及書寫的風格,影響皆不容小覷。由此看來,當我們閱讀其詩作時,若從繪畫的視角切入,或許會發現不少有趣的圖像元素。能言善道的王爾德不僅用文字傳遞了幽微的哲思與情感,更創造出華麗的印象與色彩。
    王爾德在〈濟慈之墳〉一詩中悼念並稱頌濟慈為「詩人畫家」。然而,其實在他自己的詩作中,王爾德也頻頻展露詩人畫家之姿。不僅憑藉景象來喻情,更透過語言符號來創造色彩、鑲嵌印象,猶如用文字在作畫。在他眾多色彩繽紛、充滿光影對照的詩作中,有一系列冠有「印象」一詞的作品,如〈清晨印象〉、〈印象:花園〉、〈印象:大海〉等。看到「印象」二字,有人可能會在腦海中閃過生活片段與畫面,但只要對藝術史略有涉獵的讀者,或許馬上就會聯想到十九世紀下半葉的印象派繪畫。在解析王爾德筆下的「印象」前,我們不妨先了解一下其語言與書寫特色。王爾德偏好借助慣用語詞來創造新義,從而顛覆原有意義。他尤其鍾愛挪用藝術思潮的流行語彙。王爾德選擇與使用語詞的方式往往導致他的語言表達呈現極富爭議性的多音與多義特性。印象一詞,在王爾德筆下,也因而常衍生出超越大眾認知的意義,會隨著情境變化,從而發展出諸多不同的意涵。印象既可以表述外在感官印象,也可以指涉內在印象,也就是王爾德反覆提及的「心境」(moods, états d’âme)。王爾德在他的作品中經常有意無意將「印象」與「心境」混淆使用。對他而言,不論是創作或評論,其目的皆在記錄自己的印象,而記錄的同時,也是在重溫及抒發自己的心境。印象也好,心境也好,主要都還是回歸、指向個人的情感,甚或激情。因而在閱讀他的「印象」詩作時,我們既可將其視為種種印象的抒發,也可解讀為詩人隱藏在語言、意象堆砌後的心境甚或情感。職是之故,我們不妨可將他的詩作(不論有無冠上印象一詞)看成詩人種種心情的剪影與印象。如〈聖米尼亞托〉、〈亞諾河畔〉及〈蓮葉〉等寫景、詠物之詩。在色彩運用及意象生成中,交織、突顯的是詩人淒涼、甚或絕望的心境。在塵世的寂寞中,景色的描繪似乎不再流洩出對崇高、浪漫的天真想望或寧靜冥想,而是對未知的世界,對看不見的彼岸,對死亡的想像與嚮往之情。
    身為一名作家,王爾德最早嘗試、且將其創作成果集結成書的文類,即是詩歌。然而,他的詩作卻是其作品中,一般讀者較少有機會接觸到的,或較容易忽略的類別。部分原因可能是受到批評傳統的影響。王爾德的《詩集》(Poems)雖是他第一部問世的作品,但自一八八一年出版後,就一直未得到評論者普遍的青睞。王爾德雖然曾在盛名時期加以修改並重新出版,但似乎並未徹底翻轉既定看法。在早期的詮釋模態中,缺乏原創性乃至於剽竊,是最常看到的負評。有評論者甚至聲稱在他的詩集中可偵測到六十來位詩人的聲音。然而,若將他的詩作置放於西方藝術發展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中來看,王爾德作品中的前衛特質以及其中暗藏的反思,可能就比較容易彰顯出來。
    (內容為節錄,完整導讀請見本書)

     

  • 【導讀】清大英語教學系副教授/鄧宜菁
    聖米尼亞托
    亞諾河畔
    未訪羅馬
    我腦海中的美人
    香頌
    蓮葉
    航海印象
    神聖永恆之城
    西斯汀教堂響起的最後審判讚美詩
    慈悲的瑪利亞萬歲
    雪萊之墓
    聖德卡山
    漫步莫德林
    席奧客里特斯 :田園詩
    恩底彌翁
    瑪格麗特敘事曲(諾曼第)
    嶄新的海倫
    我的聖母
    薔薇與芸香
    波西亞
    因為她愛過
    愛的沉默
    她的聲音
    我的聲音
    親愛的(愛之花)
    獻給摯友亨利.歐文
    小夜曲(配樂)
    清晨印象
    黃金屋:和聲
    印象:花園
    印象:大海
    杜樂麗花園
    唯美幻想:油畫
    唯美幻想:氣球
    陽台下
    獻給我妻:致上詩歌集
    「石榴屋」詩集
    濟慈情書拍賣會
    黃色交響曲
    森林裡
  • 我腦海中的美人
     
    熊熊烈焰倦怠了我的四肢,
    長途跋涉疼痛了我的雙腳,
    聲聲呼喚著我愛人的名字
    我的唇,竟忘了應該歌唱。
     
    躲藏野薔薇裡的紅雀,
    為了我的愛,升騰你的旋律,
    為愛高聲哼唱的雲雀,
    我溫潤如玉的愛人走了過去。
     
    她的美,哪個男人夠資格
    忘情凝視,抑或盡情擁有,
    沒有皇后或交際名媛可及,
    月光映照夜湖亦不可相比。
     
    桃金孃葉盤繞著她的髮,
    (金髮與綠葉相映成趣!)
    澄黃髮絲透出綠草青青
    秋日穀粒亦是相形見絀。
     
    她的櫻桃小嘴,不為痛苦
    哀號,是為親吻而生,
    猶如溪水輕柔顫動,
    抑或夜雨後的玫瑰。
     
    她猶如草木犀的雪頸,
    因為驕陽的愉悅赧紅,
    紅雀歌喉的輕顫
    都不若她的嬌豔。
     
    彷彿剖半番石榴的白籽,
    呼之欲出她的豔紅唇畔,
    她的豐頰猶如蜜桃暈紅
    透出那漸漸褪去的色澤。
     
    噢,她雙手的對稱!
    噢,為愛與痛而生的雪白細緻身軀!
    噢,裝載愛的樓舍!
    噢,是飽經風雨,荒蕪蒼白的花朵!
     
    La Bella Donna Della Mia Mente

    My limbs are wasted with a flame,
    My feet are sore with travelling,
    For calling on my Lady's name
    My lips have now forgot to sing.

    O Linnet in the wild-rose brake
    Strain for my Love thy melody,
    O Lark sing louder for love's sake,
    My gentle Lady passeth by.
    She is too fair for any man
    To see or hold his heart's delight,
    Fairer than Queen or courtezan
    Or moon-lit water in the night.

    Her hair is bound with myrtle leaves,
    (Green leaves upon her golden hair!)
    Green grasses through the yellow sheaves
    Of autumn corn are not more fair.

    Her little lips, more made to kiss
    Than to cry bitterly for pain,
    Are tremulous as brook-water is,
    Or roses after evening rain.
     
    ※※※※※※
     
    清晨印象
     
    泰晤士河的藍金夜曲
    褪為和聲般的灰:
    駁船在碼頭卸下
    赭黃乾草:刺骨冰寒
     
    淡黃薄霧,躡手躡腳
    攀過橋,一直到房舍的牆
    似轉為陰影,聖保羅教堂
    猶如氣泡,隱現凌駕城鎮。
     
    剎那間,鏗鏘的聲響揚起,
    驚醒深寐生命;鄉間馬車
    街道騷動不已:一隻孤鳥
    飛越閃耀屋頂啼啼。
     
    但有名蒼白婦人獨守空閨,
    日照光輝親吻她褪色的髮,
    瓦斯燈閃閃光火之下流連,
    唇如火焰般,心則若堅石。
     
    Impression du Matin

    The Thames nocturne of blue and gold
    Changed to a Harmony in grey:
    A barge with ochre-coloured hay
    Dropt from the wharf: and chill and cold

    The yellow fog came creeping down
    The bridges, till the houses' walls
    Seemed changed to shadows, and S. Paul's
    Loomed like a bubble o'er the town.

    Then suddenly arose the clang
    Of waking life; the streets were stirred
    With country waggons: and a bird
    Flew to the glistening roofs and sang.

    But one pale woman all alone,
    The daylight kissing her wan hair,
    Loitered beneath the gas lamps' flare,
    With lips of flame and heart of stone.
     
    ※※※※※※
     
    印象:花園
     
    凋零百合花杯墜落
    自霧金色的花桿邊,
    最後一隻珠頸斑鳩
    於高原的山毛櫸樹,呢噥呼喊。
     
    向日葵花俏的獅鬃
    黑黢荒蕪掛在花梗,
    花園走道風兒吹送,
    時時分分,枯槁葉片紛落。
     
    蒼蒼水蠟樹花瓣如同乳奶白皙
    吹送入風雪:
    薔薇依偎著青草
    彷如朱紅絲綢的細小碎片。
     
    Impressions: Le Jardin

    The lily's withered chalice falls
    Around its rod of dusty gold,
    And from the beech-trees on the wold
    The last wood-pigeon coos and calls.

    The gaudy leonine sunflower
    Hangs black and barren on its stalk,
    And down the windy garden walk
    The dead leaves scatter, - hour by hour.

    Pale privet-petals white as milk
    Are blown into a snowy mass:
    The roses lie upon the grass
    Like little shreds of crimson silk.
     
    ※※※※※※
     
    印象:大海
     
    雪白迷霧飄過幕罩,
    風起雲湧的天空,狂亂的月
    猶如怒獅透過牠的茶色鬃毛
    洩露光火雙眼。
     
    舵手遮蔽朦朧立於舵輪前
    僅是昏暗之中一團黑影;—
    在節奏震顫分明的引擎室
    躍過悠長光亮的鋼鐵桿。
     
    在這碩大起伏的穹蒼,
    碎裂暴風遺留下痕跡,
    黃色泡沫的纖細絲線
    猶如纏結絲帶,隨浪浮沉。
     
    Impressions: La Mer
    A white mist drifts across the shrouds,
    A wild moon in this wintry sky
    Gleams like an angry lion's eye
    Out of a mane of tawny clouds.

    The muffled steersman at the wheel
    Is but a shadow in the gloom; -
    And in the throbbing engine-room
    Leap the long rods of polished steel.

    The shattered storm has left its trace
    Upon this huge and heaving dome,
    For the thin threads of yellow foam
    Float on the waves like ravelled lace.
     
    ※※※※※※
     
    濟慈情書拍賣會
     
    這些是恩底彌翁寫的書信
    給他偷偷愛著,分隔兩地的愛人,
    拍賣會上,人們爭先恐後
    為了每個墨水字叫價競標,
    是!每個熱情字句的脈動
    皆是商人標價!我想他們不愛
    打碎詩人心靈結晶的藝術,
    狹小病態的眼珠怒瞪,貪婪注視。
     
    可不是有個傳說?好多好多年前,
    在遙遠東方城鎮,士兵們在夜半
    高舉火炬奔竄,為了件
    薄衣衫爭吵,擲骰子
    爭奪一介可憐男人的衣裳,
    卻不識上帝奇蹟,抑或他的悲哀。
     
    These are the letters which Endymion wrote
    To one he loved in secret and apart,
    And now the brawlers of the auction-mart
    Bargain and bid for each poor blotted note,
    Aye! for each separate pulse of passion quote
    The merchant's price! I think they love not art
    Who break the crystal of a poet's heart,
    That small and sickly eyes may glare or gloat.
     
    Is it not said, that many years ago,
    In a far Eastern town some soldiers ran
    With torches through the midnight, and began
    To wrangle for mean raiment, and to throw
    Dice for the garments of a wretched man,
    Not knowing the God's wonder, or his woe?

    相關商品

      • 愛情‧仇恨‧政治:漢姆雷特專論及其它─三民叢刊59
      • 優惠價:142元
      • 十八世紀英國文學:諷刺詩與小說(平)
      • 優惠價:136元
      • 十八世紀英國文學:諷刺詩與小說(精)
      • 優惠價:196元
      • 亨利六世(上)20
      • 優惠價:99元
      • 麥克白
      • 優惠價:90元

    本週66折

      • 你不必活給別人看:覺察謬誤的價值觀,典範轉移的練習
      • 優惠價:211元
      • 針灸腧穴定位
      • 優惠價:66元
      • 阿富汗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增訂三版)
      • 優惠價:198元
      • 清晰的模糊:藝術中的人與人
      • 優惠價:244元
      • 富士山富士五湖‧富士宮
      • 優惠價:23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