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青春似火01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青春似火01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929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星雲物語》作者,作者閃靈,全新勵志耽美作品!
    別人穿越帶著隨身老爺爺,
    他卻把總裁攻君帶回一九八八年啦!?
    且看在這遍地都是機會的黃金年代,
    他如何從一個小小的貧民少年,步上成功的人生道路!


    一次墜樓意外,讓邱明泉重生了。
    回到一九八八年的東申市,他十三歲那一年。
    這個時刻,正好是他人生的分歧點。
    過去的他,因為家境貧困,又面臨爺爺醫藥費的問題,
    他輟了學,從此再沒有翻身的機會,
    前世死的時候,他只是一個卑微疲憊的工人。
    為了阻止一個總裁的墜樓,他賠上了自己的性命,
    也因此──這位總裁的靈魂,竟寄居在一塊玉墜當中,
    跟著他一起回到過去了!
    有了這個「隨身總裁」封睿的幫助,
    在這個經濟改革剛剛開放,遍地都是機會的年代,
    他要上學,他要變強,他還要變富有!
    他更不要再渾渾噩噩地度過這重來一遍的人生!
    他的道路,將從此改變。

    「那好。」封大總裁道,「那就先定個小目標,先賺他一個億吧。」
  • 閃靈

    中國安徽省省作協成員,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
    本職工作執鞭育人,主授經濟學、金融學、會計學;
    副業閒暇握筆耕耘,耽美言情、武俠仙俠、奇幻西幻均有所涉獵。
    累計出版簡體繁體實體書300多萬字,共計十幾套。
    代表作:《終生操盤》、《翻雲覆雨》、《海中籬》、《星雲物語》、《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等多篇作品。
  • 第一章
    邱明泉完全沒有想到,他就這麼死了。
    身體旋轉,飛速下墜,噁心和驚恐同時擠壓著胸腔,滿眼的夜色中,還沒有來得及細細體會生死之間的轉換,身體已經重重摔在了地上!
    「砰!」鮮血飛濺,肉體殘破,發出了一聲巨響。
    然後他就恍惚覺得身體好像一點點輕起來,飛到了高處。
    向下俯瞰著,地上的草坪此刻黑乎乎的,可以看到兩個人趴在上面。
    周圍似乎靜寂了很久,嘈雜的人聲終於響了起來,原本黑洞洞的樓宇工地,燈火也開始大放光明。
    有人匆忙趕過來,有人驚恐萬分地在打電話。也有人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就開始轉過身嘔吐。
    邱明泉呆呆地看著左邊那具屍體。殘破,血汙遍布,疲憊得顯出一點老態的臉上和身上滿是被生活壓榨留下的灰暗痕跡。
    這人的臉……邱明泉打了個冷顫,明明就是他自己。
    對,是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他身體旁邊,還有另外一個陌生男人。
    就算在漆黑的夜裡,也依舊看得出眉目分明,鼻梁英挺,長眉濃如劍鋒。眼睛閉著,臉頰上依稀有著血跡。
    這人又是誰呢?
    救護車的呼嘯聲終於尖銳地響起來,穿著白袍的人急匆匆跑來,地上的兩人分別被抬上擔架。
    邱明泉的意識茫然地跟了上去,狹窄的救護車空間裡,只聽見模模糊糊的聲音:「什麼人啊?怎麼一個衣冠楚楚的,另一個只穿著破背心?」
    「好像一個是申楚集團的總裁,一個聽說就是個建築工人。」
    「啊……這樣。」救護車裡繼續忙碌著,沒有人再去看那個衣著破爛的、已經完全失去生命跡象的殘破身體。
    邱明泉茫然地看著救護車裡的自己,終於想起了一切。
    晚上,他不過是為了節省一點電費,這才偷跑到沒完工的大廈天臺來乘涼,一覺醒來,就莫名其妙地遇見兩個人在爭吵。
    他睡在邊上的雜物堆陰影裡,只茫然地看了十幾秒,其中一個就歇斯底里地撲上去,糾纏之中,另一個人就掉下了萬丈高樓!
    謀殺,還是失手,他甚至都沒有看清楚,就想也沒想地急撲了上去。
    沒有什麼傳說中的往事一幕幕重播,也沒有什麼定格般的時間凝固,只有魂飛魄散的驚恐!
    他就這麼……死了?這是倒了什麼八輩子血楣?
    車廂晃動得厲害,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見,自己的左手牢牢攥著一件東西!
    一塊玉石吊墜。圓潤如同鵪鶉蛋大小,扁扁的,還帶著溫熱。
    ──那不是他的,他這窮苦的一生,從沒有任何機會佩戴任何這種華而不實的飾品。
    片刻之前,他揪住了那男人的衣領,從空中掉下來,那個吊墜就從那人脖子上被揪下來,留在了他的掌心,至今餘溫未退。
    ……得還給人家啊,他迷糊地想。
    很快救護車到達了附近的醫院,值班的醫生開始忙亂起來。
    忽然地,擔架邊有個年輕的男人撲過來,死死揪住了那個英俊男人的擔架。
    「睿哥!求求你不要死!」他嘶吼著,整個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大滴的淚水不停地落下。
    從側邊看過去,這是一個面容秀美的男人,可是現在,那張秀氣的臉卻慘白,猶如來自地獄的冤魂野鬼。
    啊,對了,片刻前,就是這個聲音在激烈地爭吵,吵醒了蜷縮在天臺上的他!
    「求求你們救他,醫生!」那男子踉踉蹌蹌地跟過來,拉住醫生。薄薄的單眼皮下,一雙鳳目裡布滿血絲。
    邱明泉怔怔地看著他,這麼一個好看的男人,怎麼就這麼狠心,能把人推下樓去呢?
    「高空墜樓,嚴重的多發傷(多發傷:指同一因子下,引起身體兩處或兩處以上解剖部位或臟器的創傷,其中至少有一處損傷危及生命。)!」有醫生奔到邱明泉的屍體面前,開始檢查和急救,可是很快就搖了搖頭──脈搏探測不到,呼吸停頓,瞳孔放大,沒有基本的生命跡象了。
    「劉大夫,這個傷患還有一點意識!」
    邱明泉有點恍惚,這時候,他才渾渾噩噩地想起來,這就死了的話,自己身後的事又該怎麼辦?
    爺爺中風癱瘓在床,十幾年前去世了。奶奶的眼睛因為長期的糖尿病得不到有效控制,也幾乎看不見了。自己這麼撒手而去,誰又能照顧她呢?
    心裡的難過一點點泛起來,鈍痛如同強硫酸,腐蝕著整個胸腔,直到壓迫得他想要蜷縮起來。
    搶救臺上,那個英俊男人的眼睛,卻微微睜開了。
    他散焦的眼神慢慢轉向了一邊,看著隔壁病床上毫無氣息的屍體。
    他在看自己的手!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那個英俊的男人沒有發出聲音,可邱明泉就是有這個感覺:他想要屬於他的那塊玉石!
    「不好,心跳驟停!」
    炫目的鮮紅色忽然從那人的咽喉噴出來,旁邊的機器上,心電圖激烈地跳動幾下,然後就變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
    就在這個時候,空中的邱明泉,忽然看到了叫他一瞬間毛骨悚然的畫面。
    那英俊男人的眼光轉了一個向,詭異地迎上空中邱明泉的視線。
    「你拿走了我的東西,是你!」他原本快要閉起來的眼睛,忽然睜開了。
    他死死地盯著邱明泉,嘴巴明明沒有任何翕動,可是邱明泉卻詭異地聽到了一個聲音:「你欠我一條命。我會纏著你的!」
    我還給你啊!我不要你的東西──
    英俊的男人死死地盯著邱明泉,目光忽然變得漆黑猶如深淵,好像要將他整個吞噬進去……

    「啊啊!」邱明泉滿頭冷汗,又一次在一九八八年的深夜裡驚醒過來。夢裡的一切纖毫畢現,就如同發生在昨天。
    他小小的身體蜷縮在硬板床上,死死地捂住了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尖叫,以免驚醒一邊的兩位老人。
    可睡在他右邊的奶奶還是醒了,老人年紀大,睡得不沉,身邊的孩子夢魘,在狹窄的一張床上都會敏銳地感覺到。
    「小泉,又魘住了嗎?」老人側過身問。
    連著好幾天了,這孩子每晚上都從夢裡驚醒,有時候大叫一聲,有時候又渾身發抖,可問他夢見了啥,他又說記不得了。
    老人在心裡嘆了口氣,這孩子,從小就沉默少話,沒有同齡孩子機靈討喜。剛剛把他撿回家的時候,也是看不出來的,可是長大之後,就越來越明顯了。
    這晚上老是夜驚,渾身又是發抖、又是冷汗黏膩,別是生了什麼病吧?
    她擔憂地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額頭,果然汗水一片,就連鬢角裡都全是濕漉漉的。
    「奶奶,我沒事。」邱明泉用很輕的聲音說,瘦削的身體挺得筆直,微微發抖的手伸出來,安慰地在奶奶胳臂旁蹭了蹭。
    「嗯。那就乖乖睡,奶奶在這兒呢。」老人感覺到他的額頭的確沒有發燙,也就放下心,慢慢重新睡了過去。
    邱明泉屏住氣,竭力讓自己粗重的呼吸一點點平復下來。
    在漆黑的夜裡,他睜開眼,看著身邊的老人。
    這還是二十幾年前,爺爺還健在,正躺在另一邊呼呼大睡。奶奶的容顏也沒有那麼老邁,和幾十年後的蒼老病弱有著很明顯的差距。
    邱明泉心裡酸酸的,眼淚有點想漫出來。
    好半天,他才轉頭望向了窗外。
    八十年代末的夜晚,沒有後世那麼多的燈光。
    這是東申市的郊外,狹小的貧民聚居地,從小窗子裡看出去,夜晚黑得很純粹,沒有汙濁的空氣汙染,遙遠的星辰也比後世要明亮。
    對比著前世的記憶,很多在腦海中早已湮滅的東西都對比鮮明,讓他充滿茫然的同時,也有著抑制不住的好奇。
    幾天前從後世的摩天大樓頂上墜亡,他整個靈魂竟然回到了小時候的八十年代末,回到了原先自己的軀殼裡。
    ……天臺,爭吵。陌生的英俊男人,臨死前的恐怖眼神。
    邱明泉猛然閉上眼,不安地握緊了手指。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呢?
    遍地的電腦、手機,現在根本看不到的高樓大廈,花紅酒綠。這些記憶如此鮮活,整整三十多年的生活軌跡,還有那些悲苦人生……不不,那不是假的,絕對不是。
    他的手,顫抖著伸向了枕頭。觸手處,溫熱而細膩。
    一個冷厲的聲音瞬間在他心中炸響,帶著無盡的冷意和憤怒。
    「姓邱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丟開我,信不信我殺了你!」
    邱明泉的手飛快地離開了那塊玉。果然不是夢!
    那個鬼魂也跟來了這一世!

    邱明泉瞪著眼睛,就這樣徹夜不眠,等到了窗外的第一聲雞鳴。
    一九八八年的東申市郊外,這裡是一片貧民聚集的破舊棚戶區,不遠處就挨著城市邊緣,再遠一點,就是老舊的鐵路。
    附近郊區的田地裡,有不少的菜農生活在那,和這些城市邊緣的貧苦人家結鄰而居,每天清晨,雄雞的鳴叫就是天然的鬧鐘。
    邱明泉悄悄地爬了起來,從枕頭下摸出那個玉石吊墜,套在了脖子上。
    果不其然,第一時間,腦海裡就多了一道聲音:「我警告你,以後不准動不動把我摘下來!你聽著,現在最重要的事,是幫我去找遠慧大師──」
    邱明泉只當聽不見,聾子一樣,任憑那聲音轟炸。
    重生一回,可怕的根本不是重生這件匪夷所思的事,而是他一覺醒來時,手中竟然緊緊握著一塊陌生的玉石吊墜,而那吊墜裡,有一個厲鬼!
    這個鬼,無疑就是和他一起墜樓的那個英俊男人。什麼集團總裁來著,據說姓封?
    搞清狀況後,原本畫風冷淡高傲的封大總裁,似乎飛快地就進入了各種「找對策」的進程。
    先是高傲地責問邱明泉為什麼冒出來絆倒他,又斥責邱明泉揪斷了自己的保命玉墜,導致他香消玉殞──哦不對是英年早逝。
    再三確認真的重生後,他立刻正視現實,冷靜而邏輯清晰地,勒令邱明泉放下一切事情,立刻按照他的指點,去尋找什麼他認識的高人遠慧大師,來試試看破解他的這種困境。
    邱明泉在默默聽了幾天後,終於給這人下了一個定義。
    ──一個冤死的、不願意去投胎轉世的厲鬼。
    「什麼厲鬼!連個身體都沒有,既沒有血紅的舌頭,也沒有半邊腦袋,我倒是想能飄來飄去呢!」封大總裁憤憤不平。
    他不過是一道殘魂,被封在了玉石裡而已!
    兩位老人為了讓上學的邱明泉多睡點,總會早早做好飯,可是今天是週日,邱明泉懂事地起了個早,好叫爺爺奶奶多休息一會兒。
    邱明泉躡手躡腳走到屋外,先在院子裡的公用水龍頭下接了點冰冷的水,草草地洗了把臉。
    洗漱完畢,他跑到自家屋簷下,拎起來烏漆抹黑的鐵皮爐子,從遮雨的破油氈布下,用鉗子夾起來幾塊蜂窩煤(蜂窩煤:一種蜂窩狀的大煤塊,在蜂窩煤爐中作為燃料燃燒,曾經是東亞許多居民的主要家用燃料。),開始生火。
    雖然八十年代末,一些家庭已經開始普及了瓦斯桶,可對於他們這種棚戶區來說,城市發展後帶來的管線鋪設,還沒惠及這裡。
    這種在後世銷聲匿跡的鐵皮爐子,用的是一種叫做蜂窩煤的東西,單買的話折合五六分錢一塊,可是更多的人家是自己做的半成品蜂窩煤,更加便宜。
    雖然都是熟悉的鄰居,可是蜂窩煤都是堆在戶外的屋簷下,時不時地,也會有人恬不知恥地用完了就偷上一塊。
    這不,邱明泉一眼看到自家那排蜂窩煤,就愣了一下。
    少了兩塊!
    邱明泉心裡升起一絲氣惱。
    前生他十幾歲時遇到這種事,家裡孤老幼子,只能忍氣吞聲,可是現在,他的心智畢竟已經是三、四十歲的成年人,這樣的欺負,就顯得尤其叫人慍怒。
    煤爐最下面的煤塊經過一夜的燃燒,已經完全熄滅了。
    邱明泉把熄掉的煤塊小心夾出,把還在燃燒的放在最下面,再放了一塊新的上去,對準孔眼放好。
    紅色的火苗慢慢從下面燒上來,邱明泉臥了一壺水上去,在鋁鍋裡開始淘米,順帶清洗了幾顆紅薯,剁好了放進去。
    忙碌的當口兒,鄰居們也陸續起床,在公共的大雜院裡做飯燒水。
    「小泉這麼早啊。」隔壁的王嫂哈欠連天地捶著腰走過來,路過邱明泉家的煤爐前時,順手倒了整整小半壺水在自己的鍋裡。
    「嬸嬸起晚了,來不及燒水,借點熱水啊。」
    多年老鄰居了,又說是借,不至於讓人心疼到跳腳翻臉。這些小市民的生活手段,委實是一種極為微妙的、類似狡詐的東西。
    「心裡不爽,幹什麼不理直氣壯罵她?」心裡,封大總裁的聲音冷冰冰的,「這種小市民,就是看準了你軟弱可欺,可惡!」。
    邱明泉被他一激,果然抬起了頭。
    小小的瘦弱少年黑漆漆的眸子看向王嬸,伸出手按住了她。
    「我今天燒得少,您找別家借吧。」他的聲音平靜,眼神黑如深潭。
    王嬸沒來由地心中就是一悸。這孩子的眼睛!怎麼好像忽然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心虛下,她聲音反而大了起來:「哎喲,又不是借錢,一點熱水,小心越摳越窮!」
    邱明泉繃著臉瞪著她,小手上卻不鬆勁:「對啊,我們家老的老,小的小,禁不起總是被人占便宜,窮就窮了吧。」
    四周的鄰居們不少人哈哈笑了起來,明泉這小娃平時三棒子打不出一個悶屁,今天倒是厲害得很。
    王嬸這一下可氣得不輕,用力往回一奪鍋,滾燙的水立刻濺了幾滴出來,正灑在了邱明泉手上,邱明泉立刻大叫一聲,手猛地一鬆!
    王嬸往後一仰,小半鍋熱水整個潑到了她手臂上,鍋具「匡噹」落地,裡面的米也灑了一半。
    「哎呀呀!痛死我了!」王嬸尖叫一聲。
    邱明泉心裡有數,正是寒冬臘月,這水溫出來遇到冷空氣,並不至於真傷人。
    旁邊立刻竄過來兩隻大公雞,神氣活現地啄著地上的米,興奮得咯咯直叫,翅膀亂飛,熱鬧非凡。
    隔壁理髮鋪的劉琴花依在自家門口,慢條斯理地梳著頭:「小泉有沒有燙到啊,小心破皮哦。」
    王嬸又驚又怒,一邊跳著腳吹自己的手背,一邊就抓住邱明泉:「你個小兔崽子,故意害我,看我不打死你!」
    邱明泉畢竟是三、四十歲的成年人心性,哪裡會被這陣仗嚇到,只是靜靜地皺眉看著她。
    兩人離得近,王嬸看著他那平靜的表情,心裡就是一驚,這孩子的眼神怎麼磣人得很?
    可是她胳膊上疼,又沒吃過這樣的虧,還是劈頭蓋臉一巴掌搧了下去:「我替你爺爺奶奶教訓你!」
    封睿在邱明泉的身體裡,感覺相通,這一下就立刻覺得火辣辣地疼,不由得大怒。
    ──這潑婦,打他的宿主,可不就是打他!
    「別跟她硬來,你裝慫。」他興高采烈地出著主意。
    邱明泉猶豫一下,還真的聽了他的主意,弱弱地慘叫一聲:「啊!痛!」
    「王嬸不要打我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家的水……都給您。」
    他哭得淒厲,轉手又抱住了王嬸的腿,雙手在地上胡亂扒拉,滿手的泥灰就往王嬸身上使勁抹:「王嬸,別打我!」
    王嬸漲紅了臉,一眼看見自己的新褲子上全是泥,心絞痛都快犯了,趕緊用力去扳邱明泉的手:「你給我滾!」
    「別打我!嗚嗚嗚嗚……」
    王嬸五大三粗肥肉亂跳,邱明泉的小身子在她腿邊尤其可憐。這一下,好些鄰居看不過去了。
    劉琴花快步走了過來,一把拉住邱明泉,沒好氣地對著王嬸一擋:「大人打小孩,也不嫌臊得慌!」
    王嬸羞惱地「呸」了一口:「多管閒事,小心開門沒生意!」
    劉琴花家是開理髮鋪的,生意人迷信得很,立刻就跳了起來:「沒生意窮死,我也不打孤兒老人的主意!昧良心的才天打雷劈!」
    大雜院裡,吵嚷聲,女人的對罵聲夾著公雞叫,飛揚起來。
    封大總裁透過邱明泉的眼睛好奇地看著,頗是有點震驚。
    在他的人生裡,從來都是過著優渥體面的生活,何曾這樣近距離地,接觸著這鮮活的市井氣?
    邱明泉縮在劉琴花身後,拉了拉她:「我沒事,謝謝劉姨。」
    他以前內向寡言,這情真意切的一聲謝,直喊得劉琴花心裡軟軟的。低頭摸著他又軟又黑的頭髮,劉琴花豪氣地一揮手:「毛這麼長了,明兒來,我給你免費剪個頭!」
    爐子上的熱水燒開了,邱明泉換了個蒸鍋把紅薯稀飯放上去,一會兒稀飯就開始「咕嘟咕嘟」冒泡,夾著紅薯香。
    就在這時候,王嬸在一邊做飯的老公吳大根,卻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咳嗽。
    「哎,怎麼回事?」王嬸一回頭,正瞧見一股黑煙從自家爐子裡冒出來,還帶著一股奇怪的騷味。
    吳大根忽然發出了一聲咆哮:「哪家的小兔崽子,往我家蜂窩煤上撒尿!」
    四周的鄰居一陣哄堂大笑,有靠得近的就拿著蒲扇一陣猛搧,防止那股子尿騷味飄到自家來,笑嘻嘻地道:「吳叔,你自己家小子也是個調皮搗蛋的,怎麼就不是他幹的呢?」
    「哎呦喂──哪家小王八羔子,這麼缺德喪良心!」王嬸聞著那騷味,看著黑煙滾滾,氣得直跳腳,剽悍的大嗓門嚷得全院子都聽得見,「我抓到了,揍你個屁股開花生活不能自理!」
    正罵得起勁,邱明泉卻站到了她的面前,微微揚眉:「是我幹的。」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10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 5小時清醒力:日本醫師教你晨型人的大腦深度休息法
      • 優惠價:185元
      • 健康我最大:潘博士嚴選30堂好食課
      • 優惠價:231元
      • 京都大步帖
      • 優惠價:165元
      • 學完五十音之後:給初學日文者專門設計的6堂課
      • 優惠價:23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