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智鬥和珅
紀曉嵐智鬥和珅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他風流鐵齒、才華洋溢;他巧舌如簧、貪婪驕橫;
    他學問淹貫、一身正氣;他奢侈狡詐,工於權術……
    伴君如伴虎,在錯綜複雜、隨時可能引來殺身之禍的朝廷疑雲中,
    且看大清帝國第一才子紀曉嵐,如何在險惡的政治生涯中大施拳腳、機敏扳倒貪污之王和珅!

    紀曉嵐,名昀,生於雍正初年的河北大戶之家。可謂為中國歷史上的超強學霸,迅速成為皇帝身邊聲名顯赫的人物,編纂的《四庫全書》,為後代留下寶貴的精神財富。其一生詼諧、滑稽、機敏多變、才華出眾,給後世留下許多趣話,素有「風流才子」和「幽默大師」之稱。

    和珅,從一名小小侍衛,成長為權傾朝野、富可敵國的大人物。他是滿族親貴,既長相俊美,又博學多識,是清朝乾隆年間無可取代的能臣。他又極度貪腐、貪戀錢財和權勢,終召來三尺白綾。

    作者以詼諧幽默的對白、令人捧腹的橋段,結合史實,力圖反映一場場智鬥場景,全面展示紀曉嵐光彩奪目的風采,將官場險惡與故事中人物之真性情表露無遺。
  • 鄭中
    畢業於陜西師範大學。歷任歷史教師、企業宣傳主任、暢銷書作家、文化學者。現居住北京。
  • 《鐵齒銅牙紀曉嵐》是中國膾炙人口的經典連續劇,一共製作了四部之多。喜愛這部戲的觀眾,無不被紀曉嵐的博學多識、機智詼諧深深吸引,其中讓人印象格外深刻的,便是紀曉嵐與和珅的智鬥。無論從哪種角度,哪個方面鬥智,紀曉嵐總是比和珅略高一籌。每一回和珅都是想盡辦法,但最後總落個被搞得團團轉的結局。
    紀曉嵐出生於官宦之家,從四、五歲時,就已得到「少年神童」的稱號。雖然和珅的祖父也當過大官,但是到了他父親這一代,由於清廉作風,得罪了不少權貴,加上父親早逝,因而和珅的家境極為貧寒。父母早逝和貧寒的卑微生活,使得和珅在受盡屈辱、缺乏人間溫暖的環境中長大。或許正因為少年時代苦不堪言的生活,才導致了他扭曲的性格。
    乾隆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成就輝煌的君主。而和珅與紀曉嵐這兩位背景迥異的人,卻無巧不成書地成了乾隆的左右手。
    為何這樣說?
    紀曉嵐的超凡智慧與機敏、幽默風趣的風格,以及對極盛之世的讚頌,贏得了乾隆的恆久看重。
    和珅藉由俊美相貌、恰到好處的溜鬚拍馬技巧,受到乾隆青睞,因而產生了與天子之間的同性之戀,自然受到信任與欣賞。但是和珅卻憑這些條件,暗地裡勾結官府,做著貪贓枉法的勾當。
    在紀曉嵐與和珅同朝為官的這段時間,兩人之間展開了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紀曉嵐以鐵齒銅牙的兩片嘴,以及心裡「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的襟懷,與這一位「阿諛逢迎、在官道上苦心經營生財之道」的和珅之間,展開了鬥智、鬥勇、鬥嘴的遊戲。而紀曉嵐的神機妙算,似乎和珅總是難以應付。正可謂「邪惡永遠壓不倒正義」。
    本文從紀曉嵐與和珅的不同背景、相同環境入手,藉由敘述他們的從官之道,精彩展現「天下第一才子」紀曉嵐的機智博學,以及「世界第一大貪官」和珅的醜惡嘴臉。希望讀者能從本書的脈絡中一飽眼福,大呼過癮。

  • 第 1 章 初次交鋒,拋妻別子走西域
    第 2 章 鐵骨錚錚,漫漫東歸修正果
    第 3 章 峰迴路轉,寒岩變暖枯卉萌
    第 4 章 皓首窮經,曾讀人間未見書
    第 5 章 俠骨柔情,此恨綿綿向誰拆
    第 6 章 柔中帶剛,憂國憂民拳拳心
    第 7 章 孽海巨瀾,空餘明月照九州
    第 8 章 生死抉擇,君王蒼生誰為重
    第 9 章 韜光養晦,榮辱不驚皆隨緣
    第 10 章 笑到最後,善惡到頭終有報
    後記
  • 第 1 章  初次交鋒,拋妻別子走西域

    01
    正月十五,是歡樂喜慶的元宵佳節。
    紫禁城內分外熱鬧,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各色彩燈爭奇鬥豔,燈上五花八門的謎語吸引了大清王朝的臣民們圍觀著。
    圓圓的月亮升起來,把輕柔的光芒灑向人間,增添了福慧圓滿的氣息。
    這一晚,乾隆的興致高昂,他信步走著,左顧右盼,細細觀看著彩燈上的謎語。只見他低頭沉思一會兒,一道謎語就被猜中了。跟隨在他身側的和珅連聲稱頌道:「萬歲英明!」乾隆龍心大悅,緩緩走向下一個燈謎。
    和珅雖說最近頗受乾隆寵信,但他深知自己出身貧寒,沒有可以依賴的權貴,只能緊緊巴結乾隆,才能飛黃騰達。因此他時時追隨在乾隆身邊,施展各種手段,博得乾隆的歡心。
    乾隆果真不俗,文學修養極為深厚,謎語一道又一道地被他猜中。和珅拍馬屁的功夫也是了得,總能恰到好處地講到皇上的心坎裡,而且用字絕不重複,把乾隆捧得忘乎所以。
    這時,乾隆的目光被一個造型別緻、製作精美的花燈吸引了。他走近細看,只見上面工筆正楷寫著一副謎聯:

    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狼貓狗彷彿,既非家畜,又非野獸。
    詩也有,詞也有,論語上也有;對東西南北模糊,雖是短品,也是妙文。
    要求上下聯各猜一字。

    乾隆沉思良久,腦中想出幾個答案,但在與和珅印證討論之後,就自行否定了。這反而讓他的興致越來越高,便站在原地沉思默想起來。
    和珅見狀,認為表現的時機到了。他把謎聯看了半天,卻也摸不著頭腦,自知學歷有限,因此急忙叫來燈會主持人,輕聲問道:「這個謎底是什麼?」
    主持人回答道:「回大人,小人不知。」
    和珅又問:「這個謎聯是誰出的?」
    主持人答:「是翰林院庶吉士紀曉嵐。」
    「紀曉嵐?」和珅在腦子搜尋一番,對此人毫無印象。想那紀曉嵐還是個庶吉士,肯定剛進翰林院不久,自己當然不會知道這種小人物了。和珅這段日子炙手可熱,幾乎是一月一升,朝野上下均對他趨之若鶩,料想那紀曉嵐也曾來奉承逢迎他,肯定是因為自己事務繁忙,未曾留意罷了。
    這麼一想,和珅就有主意了。他回頭看看乾隆仍在苦苦思索,就對主持人吩咐說:「你去找紀曉嵐,問一下謎底是什麼,速來向我報告。」
    主持人接令,匆匆走了。
    才一會兒功夫,乾隆身邊已聚集了不少臣子,都圍著這一道燈謎發愣。
    和珅湊到乾隆身邊,諂笑著說:「這謎語胡說八道。萬歲,您看,什麼什麼都『不是』,又『也有』,『既非家畜,又非野獸』,那是什麼怪物呀?」
    乾隆從沉思中回過神來,說:「這正是這道謎聯讓人無法琢磨的地方。」他突然發現身邊聚了不少人,便笑道:「好,朕今天想考考大家,誰能猜出來,有賞!」
    臣子們都知道乾隆有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毛病,現在連皇上都猜不出來,誰也不敢自作聰明,說自己能猜出來。更何況這條謎聯確實不易猜中,因此群臣紛紛表示:「微臣愚鈍,猜不出來。」
    「那就猜猜看吧!」乾隆興致正濃,又注視起那條謎聯。
    過了一會兒,主持人匆匆趕回,向和珅輕聲稟報:「和珅大人,紀曉嵐說,既製謎,就須猜,如果把謎底公布,這條謎聯就不必掛出來了。」
    「哦!」和珅說,「你沒告訴他,是我派你去的嗎?」
    「說了,但他說和珅大人是個聰明人,飽學多才,一定能猜出來。」
    和珅惱怒,心想:「這紀曉嵐如此不識抬舉,多少人挖空心思想巴結我,本人都不予理睬,這紀曉嵐居然不給我面子!」他揮揮手,叫主持人退下去,想了一想,走到乾隆身邊說:「萬歲,這條謎聯故弄玄虛,只怕謎底與謎面風馬牛不相及,是在愚弄大家也未可知。何不把出謎人傳來,問問如何?」
    乾隆正在苦思無策,漸漸有點不耐煩,聽和珅一說,也對製作這條謎聯的人產生了興趣:「好,就把他傳來,朕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久,一個儒雅和善的中年人被太監引了進來。他長得並不高大,微微有些發胖,彎彎的眉毛,細長的眼睛,一對眼珠很是靈活,散發出智慧的光芒。頷下三綹長髯隨著他敏捷的步伐飄在胸前。
    他來到乾隆面前,跪倒施禮:「臣紀曉嵐參見萬歲,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乾隆看他很是面熟,猛然想起他是年前中的二甲進士,前些日子還進呈過一篇《聖駕東巡恭謁祖陵賦》,語言華麗,文思飛揚,很得自己褒獎。只是畢竟資歷尚淺,召見的次數很少,因此乾隆對他的印象不深刻。
    乾隆說:「起來吧,紀曉嵐,你這條謎聯相當刁鑽啊,這麼多人都猜不中。你倒給朕說說,謎底是什麼呀?」
    紀曉嵐說:「回萬歲,這上聯是一個『猜』字,下聯是一個『謎』字,合起來是『猜謎』二字。」
    「哦!」乾隆回過頭去看那條謎聯,可不是嗎?那個「猜」字,有一個「青」字,和「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相符,左邊的「」部,自然「和狐狼貓狗彷彿」,而「既非家畜,又非野獸」,兩者合在一起,便是「猜」字。那個「謎」字,是言字旁,當然是「詩也有,詞也有,論語上也有」了;至於右邊的「迷」字,與「對東西南北模糊」一致,合在一起便是「謎語」的「謎」字,不正意味著「雖是短品,也是妙文」嗎?
    乾隆撫掌讚道:「好!這條謎聯果然無懈可擊!朕要重重賞你!」
    和珅在旁滿腹的不痛快,心想:「姓紀的小子,不過是玩了一點小聰明罷了,就敢把我和珅不放在眼裡!今後若能依附我,就萬事皆休,否則要你的好看!」
    只聽乾隆繼續問道:「紀曉嵐,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二歲。」紀曉嵐回答。
    「嗯,還很年輕嘛,何方人氏啊?」
    「直隸省河間府人氏。」
    「啊,河間府啊」,乾隆古怪地笑了,「從明成祖以來,就以盛產太監聞名,是不是呀?」
    「是,窮苦人家,迫於生計,只能走上這條道路。」紀曉嵐聽出嘲弄的語氣,心裡有些不快,但還是恭敬地回答。
    「好!你很不錯!憑你的才能,河間府不光彩的歷史要改寫了。」乾隆收起了玩笑的口吻,意味深長地說。

    ***

    京城虎坊橋有一座簡樸的院落,正房五間,東西各有配房,通過兩側的角門,可走到後院。後院有數間房舍,一座不高的假山,一株青桐樹高高挺立,灑下一地綠蔭。
    這就是紀曉嵐的住宅。他把自己的書房命名為「閱微草堂」,隨著他的文名日益高漲,這個「閱微草堂」也傳遍天下。
    這時,紀曉嵐剛從翰林院回到家中,走進書房,坐在椅子上,隨手翻開一本書,他習慣性地去腰間掏摸那只獨一無二的大煙袋。
    「糟了!」他一聲驚叫,大煙袋不見了!怎麼會不見呢?他急出一頭大汗。這大煙袋可是他的命根子啊!每天煙不離口的他,不吸上幾口,可是會渾身無力的。
    丟到哪裡去了呢?剛才回家的路上還吸過的,後來將煙管往腰帶上隨手一插,可能沒有插好吧,一定是遺失在路上了。
    房門一開,侍妾郭彩符端著茶壺、茶杯,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她雖已年近三十,仍舊容貌脫俗,楚楚動人。自從十三歲來到紀曉嵐身邊,至今已與紀曉嵐共渡十餘年的幸福時光。她善於操持家務,對全家上下呵護有加,細心體貼,深得紀曉嵐之妻馬月芳的喜愛。
    郭彩符一見紀曉嵐抓耳撓腮、坐臥不寧的神態,急忙問道:「老爺,怎麼了?」
    紀曉嵐一臉苦相:「煙袋不見了,我這條小命就丟了一半。」
    郭彩符被他誇張的言辭逗笑了,但隨即焦急起來,她知道紀曉嵐一刻都離不開那只煙袋,是著名的「紀大煙袋」,不吸煙,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她忙說:「趕快叫施祥去訂做一根吧。」
    紀曉嵐擺擺手:「不用不用,我那大煙袋,別人拾去也無用。你叫施祥到京東小市場看看,多半能在雜貨攤上找到。」
    郭彩符答應一聲,為紀曉嵐斟好茶,匆匆出去,把家人施祥叫來,吩咐他去找尋大煙袋,施祥匆匆去了。
    紀曉嵐邊看書邊喝茶,總覺得心緒不寧,似乎缺了什麼。他明白是少吸兩口煙的原因。平時他總是邊吸煙邊看書的。
    房門又猛地被推開了,郭彩符驚慌地闖了進來,說:「老爺,皇上宣你進宮,劉公公正在客房等你呢!」
    「啊!」紀曉嵐的心狂跳。能有什麼事呢?才剛剛回家不久呢!他惴惴不安地換好衣服,急忙跟著劉公公向皇宮走去。
    「禍不單行,剛剛丟了大煙袋,現在萬歲召見,只怕凶多吉少。」他心中嘀咕著,加快腳步,走得大汗淋漓 。
    家人施祥迎面走來,手中捧著那只大煙袋,老遠就喜孜孜地叫道:「老爺,老爺,煙袋找到了,果然在京東小市場的雜貨攤上。」
    紀曉嵐接過煙袋,心裡安定了許多,他揮手叫施祥回去,心中暗想:「今天見駕雖說會有麻煩,但必定也是有驚無險。」
    原來,乾隆正徘徊在後花園,怡然自得地賞花。和珅侍立在旁,湊趣地談論風月。乾隆詩興大發,讓和珅猛然想起那個不給他情面的紀曉嵐,於是提議:「萬歲,何不命紀曉嵐前來,賦詩應對,以助雅興?」
    乾隆說:「朕正有此意」,紀曉嵐就這樣被招入宮中。
    乾隆對紀曉嵐說:「朕早就聽說你才思敏捷,你看這些雞冠花,何等婀娜多姿,你就以此為題,賦詩一首如何?」
    紀曉嵐看看乾隆指的那朵鮮紅豔麗的雞冠花,沉思了一會兒,就脫口而出,吟道:

    「雞冠本是胭脂染,體態婀娜滿紅光,」

    他正要再吟出接下來的兩句,突見和珅摘下一朵白色的雞冠花,遞到乾隆面前,向乾隆擠眉弄眼。乾隆心領神會,接過白色雞冠花,對紀曉嵐說:「錯了,朕叫你吟的不是紅色雞冠花,而是這朵,白色的!」
    紀曉嵐腦中「嗡」的一聲,一片空白,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開頭兩句是針對紅色而吟詠,現在突然改成白色,想改口也無法收回,這下子只得在後兩句巧妙改變吟詠的方向,才能渡過此關。
    他明知是和珅故意為難自己,但萬歲既已說出口,自己就必須設法讓詩句符合聖意。
    他讓自己鎮定下來,把思路放到如何轉換色彩上去,搜索枯腸,展開想像,忽然腦中靈光一閃,他喊道:「有了!」於是朗聲吟道:

    「只因五更貪早起,染得滿頭盡白霜!」

    乾隆說道:「好!」
    和珅驚得目瞪口呆,他實在想不到,紀曉嵐竟有如此過人的才能,竟能如此奇妙地把本來吟誦的紅色花轉換成白色花,而且又如此合情合理。
    乾隆對紀曉嵐的敏捷才思大加讚歎,想再試試他的才華。他抬起頭來,正看見有隻白鶴從天空中飛過,就說:「以這隻白鶴為題,再吟一首,如何?」
    紀曉嵐說:「遵旨!」他信手拈來,響亮吟道:

    「萬里長空一鶴飛,朱砂為頂雪為衣。」

    乾隆又起了捉弄之心,急忙打斷他的話,說:「你看看,那鶴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
    紀曉嵐向那鶴看去,只見那鶴已在遠方天際變成了一個小黑點。
    這次紀曉嵐不再驚慌,他低頭思索了一會兒,於是改口吟道:

    「只因覓食歸來晚,誤入羲之蓄墨池。」

    乾隆連連點頭:「紀曉嵐,你這幾句真是神來之筆啊!這樣吧,從明天起,你就入值南書房,伴朕讀書吧!」
    紀曉嵐叩頭領旨。
    和珅對這樣的結果大感意外—本想讓紀曉嵐出醜,沒想到紀曉嵐竟以自己的才華折服了皇上,在這麼短暫的對談時間內,竟一躍而成能夠時常接近皇上的親信—看來紀曉嵐確實不簡單,與其刁難暗算他,還不如設法籠絡,讓他為已所用。
    想到這裡,和珅對紀曉嵐說:「紀先生果然才思出眾,和某敬佩不已。近日小弟私宅剛剛落成,尚缺一塊匾額,不知先生能否肯以墨寶見贈?」
    紀曉嵐對和珅的為人早有耳聞,不願與他打交道。就推託道:「我的字寫得不好。早就聽說劉墉的書法天下聞名,和珅大人何不請他題寫匾額?」
    和珅笑道:「紀先生何必過謙?」
    乾隆也說:「既然和珅誠意相求,紀曉嵐,你就寫吧!」
    紀曉嵐只好答應:「是,臣領旨!」
    走出皇宮,紀曉嵐才發現全身衣衫都已濕透。他長長吐出一口氣:「真是有驚無險呢!」

     

    相關商品

      • 兩地(三版)
      • 優惠價:213元
      • 小歷史─歷史的邊陲(增訂二版)
      • 優惠價:255元
      • 兄弟行
      • 優惠價:255元
      • 似是閒雲(二版)
      • 優惠價:298元
      • 父女對話(二版)
      • 優惠價:238元

    本週66折

      • 你不必活給別人看:覺察謬誤的價值觀,典範轉移的練習
      • 優惠價:211元
      • 富士山富士五湖‧富士宮
      • 優惠價:238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 德奧,這玩藝!:音樂、舞蹈&戲劇
      • 優惠價:257元
      • 做自己的女神(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