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熱搜03
空降熱搜03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喜歡他,不喜歡他,和做不做朋友,有什麼差別?
    陸以堯彷彿恍然大悟,卻又有點恍惚不明。
    既然想要做單純的朋友,
    為什麼他會在看到冉霖委屈失落的樣子時,
    心也跟著一陣陣緊了起來?

    當一個人的一顰一笑都會影響自己的心情起伏,
    還認為那只是君子之交,是不是太自欺欺人了。
    原來,他陸以堯,對冉霖的喜歡才不是單純的喜歡……

    而自我認定沒有任何機會的冉霖繼續安分地做個小透明,
    靜靜等待《落花一劍》的播出和期盼可能到來的大熱。
    和陸以堯保持適當距離是他認為的失戀最佳良藥,
    但本該一起翻篇的陸以堯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晃蕩在他面前,
    甚至像隻開屏的孔雀,極盡可能地展現自己的……帥氣。
    等到冉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驚覺──
    這個人,在撩他?

    顏涼雨 《鬼服兵團》《喪病大學》作者,再譜演藝圈生態!
  • 簡介:姓顏,名涼雨,字壯壯,平生最愛三件事,吃飯,寫文,看鬼片。自認閱盡一切重口味,落筆卻永遠小清新。沒什麼大的志向,只希望能用鍵盤敲打出生活的美好,也希望不管過了多久,那些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依然喜歡著我的朋友,不會為這份喜歡後悔。
  • 第一章
    「過――」
    陳導的這一聲就像童話故事裡午夜十二點的鐘響,魔法消失,一切回歸真實。
    所有人繃著的勁兒都在這個字之後,剎那鬆弛,連帶著席武堂裡凝結的空氣,也重新流動起來。
    工作人員立刻上來給陸以堯鬆綁――折劍斷義後的方閑命人將唐璟玉同海空方丈一樣鎖起來,而唐璟玉沒有半點反抗,束手就擒。
    嚴格意義上講,這不能算是一場戲,因為多機位多角度的拍攝,會讓這場戲未來的剪輯呈現出緊湊交替的多個鏡頭,既有武林大會氣勢磅礡的全景,亦有兄弟決裂反目成仇的近景。但為了演員情緒的連貫,陳其正最大限度壓縮了中間的斷場,讓海空挑釁方煥之――海空誣陷唐璟玉――方閑與唐璟玉對質――方唐決裂,四個橋段一氣呵成,情緒層層遞進,張力越來越強,直至最後大爆發。
    劇組人員都看得入了戲。
    何況身處其中的演員。
    儘管已經被鬆了綁,陸以堯仍久久不能回過神,呆愣站在那兒,眼裡還是濕濕的。
    工作人員沒多話,拿著道具繩默默離開,李同想上來送水,見老闆這樣投入動情,也在幾步之外站定,不忍打擾。
    監視器後面,宋芒已經淚流滿面。導演沒喊過,他也不敢出聲,現在拍完了,終於可以摘下眼鏡,一邊擦拭,一邊抽泣:「明明都那麼在意那麼重視對方,怎麼就決裂了呢,太造化弄人了……」
    陳導黑線:「你問誰呢。」
    他這位搭檔從來不信男兒有淚不輕彈,一貫秉承只有先把自己虐哭了,才能感動觀眾。
    宋芒用力抽幾下鼻子,感覺情緒釋放得差不多了,終於重新戴上眼鏡,欣慰拍拍搭檔後背,帶著濃重鼻音道:「他倆真好,演得真好,我們當初怎麼就選了他倆來演呢,神之眼光……」
    陳其正嘆口氣,拿過茶杯喝茶,默默不語。兩個人的組合裡,有一個自我感覺良好就夠了,要是兩人對著互相吹捧,容易上天。
    冉霖比陸以堯先從戲裡抽離出來。
    雖然那種苦澀到骨子裡的感覺還在心裡留著殘影,但不知是不是大哭過一場的緣故,他竟然有種神清氣爽的輕鬆。
    哭,果然是降壓良藥,尤其是不用擔心被人問為什麼的哭,無所顧忌,酣暢淋漓。
    回過神時,他從方閑裡走出來了,也從昨夜那個水氣瀰漫的浴室裡走出來了。
    冉霖想,能演戲,真好。
    不過陸老師可能未必這麼想。
    冉霖好整以暇地看著眼前的搭檔,總覺得這會兒的陸以堯像一隻不小心把爪子戳進插座孔的二哈,被驀地一電,完全懵逼,呆愣在那兒一動不動,忘了本哈是誰,本哈在哪裡,本哈原本想要做什麼。
    模樣太過呆滯,白瞎了一張俊臉,尤其這臉上還都是淚痕。
    調侃的笑意不自覺爬上眼角眉梢,冉霖剛想開口提醒對方,已經拍完了趕緊回魂,卻先被人拍了肩膀。
    回過頭,是飾演方煥之的仲家昆。
    冉霖連忙轉過身來,禮貌出聲:「仲老師。」
    仲家昆在年輕一代的觀眾裡可能毫無認知度,但往前推三十年,也是那一代觀眾心目中的男神,而且演了一輩子戲,圈內威望極高,論資排輩,陳其正也要喊他一聲老爺子。
    而這會兒,仲家昆像覺得還不夠似的,在冉霖轉過來之後,又有力地拍打兩下他的胳膊,欣慰地連連點頭:「好小子,戲可以。」
    冉霖受寵若驚,平時仲家昆很喜歡和年輕演員嘻嘻哈哈,像個老頑童似的,但一遇上戲,就無比認真。他不會對某個演員的表演指手畫腳,演得行不行是導演要把關的,但他自己心裡有衡量標準,行與不行,能從他的情緒上看出來。對手好,他演得會特別興奮,對手不給力,他依然高品質完成戲分,但整個人的情緒調動還是能看出細微差別。
    然而無論對手好與不好,開拍至今,冉霖還從未見他這樣直白地評價過同劇組的哪個演員。
    這感覺就像天上落下個大甜棗,咕咚,砸自己腦袋上了。
    「謝謝老師……」若想客氣,冉霖能說上一車漂亮話,可當心裡真正高興時,竟只能說出這麼乾巴巴的一句。
    仲家昆卻不在意,只是身體微微前傾。
    冉霖一眼看出老爺子有悄悄話要說,連忙湊過去。
    果然,仲家昆低聲道:「聲如鐘氣如虹,不能讓觀眾看出你用力,但每一句話都要擲地有聲,直抵人心……你的臺詞還得練,有空試試朗讀。」
    冉霖心裡一陣激盪,就好像正在暗中摸索著小路前行,忽然遠方有燈亮起,告訴你,這條路對。
    「謝謝老師指點。」冉霖真心道。
    仲家昆笑笑,沒接茬,只又拍了他兩下,轉身離開。
    老爺子身體真好,冉霖在胳膊被拍得生疼的餘韻裡,不無感慨地想。
    重新轉過身,唐曉遇、奚若涵還有飾演狸兒的女演員正湊在不遠處,看著他和陸以堯竊竊私語。
    不,冉霖覺得他們主要看的就是陸以堯,因為在工作人員開始忙碌走動,為下一場戲的準備來回穿梭時,站如松的陸老師,畫風就比較違和了。
    然而相比之前的觸電二哈懵逼式,這會兒的陸老師雖然仍站著,眼神已有了明顯變化,之前是懵逼後的放空,這會兒是元神歸位後的深思,忽明忽暗,彷彿在琢磨著宇宙人類的終極問題。
    「陸老師……」冉霖覺得自己再不出聲,陸以堯真就魂穿到戲裡拔不出來了。
    不料剛喊一句,未等繼續,陸以堯忽然出聲打斷。
    他說:「你能再抱我一下嗎?」
    話音落下,原本飄遠的目光也緊緊定在冉霖身上。
    四目相對,冉霖全副武裝的心臟還是漏掉一拍。
    眼神太深邃是犯法的好嗎!而且――
    「你說什麼?」冉霖發誓,他剛剛聽見的內容肯定不對。
    陸以堯能理解冉霖的反應,換成他,也會覺得這個要求神經病。
    但,他確實想再感受一下。
    幾年來,他演過的戲不少,也有導演總和他強調要入戲。可他認為所謂的入戲,就是注意力集中,最大限度將劇本裡的臺詞和情緒還原,將導演要求的動作甚至是表情神態忠實傳遞出來。
    一直到剛才被喊NG之前,他都沒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可當一個NG變成接連不斷的NG,他才真的有點方(方:「慌」的意思。)。陳其正的態度讓他明白,這裡面絕對有問題,但陳其正怎麼都沒能讓他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直到冉霖那一抱。
    剎那間,他被拉進了《落花一劍》的世界裡。
    他不需要再費盡心力去「演」,他已經成了唐璟玉,徹底忘了陸以堯。
    也才終於明白,原來入戲不是「專注」,而是「忘我」。
    轉捩點就在冉霖的那個擁抱,等被抱完,冉霖說「不用去想其他」,他就真的什麼都不想了,說「就看著我」,他就真的只看著對方了。他第一次這麼聽一個人的話,乖巧得就像被洗了腦催了眠。
    所以他需要再來一次,以作驗證。
    「你能再抱我一下嗎?」陸以堯看著一臉茫然的冉霖,很配合地又問了一遍,怕對方還不懂,索性又多些解釋,「就像剛才NG時那樣,抱一下就行。」
    冉霖這回聽清楚了,眨下眼,天真無邪:「不行。」
    陸以堯懵了,感覺像興沖沖敲門結果友人開門就給了他一悶棍,莫名委屈:「為什麼?」
    冉霖目不轉睛看了他半晌,慢慢咧開嘴,露出一個欠抽的燦爛笑:「這是大招,要關鍵時刻才能用。」
    陸以堯囧,剛想再接再厲,那邊的嘀嘀咕咕三人組已經湊過來了。之前沒上來是覺得陸以堯的狀態太詭異,現在看他能和冉霖聊天了,便立刻湊過來。
    然而來到跟前,三人瞬間分道揚鑣,奚若涵和狸兒直奔冉霖,只有唐曉遇,還想著他的大哥。
    陸以堯看著冉霖被兩位美女請走交流演戲心得,心裡若有所失。但冉霖已經明確說不行了,他總不能強抱……
    「哥,別看了,」唐曉遇安慰似的拍拍陸以堯肩膀,「自古男一都是推動劇情的,男二才是用來愛的。」
    陸以堯愣住,下意識問:「她倆愛上他了?」
    唐曉遇原本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陸以堯這麼認真,但細一思量,好像也未必就一定是玩笑:「你和他對戲可能不覺得,我們在旁邊都震著了,他演得真的非常棒,我要是女生,都能成迷妹……當然你演得也很好啦,」怕陸以堯多心,唐曉遇又連忙補了兩句,「但唐璟玉沒有方閑可憐啊,對吧,激發不出女生們的保護欲。」
    陸以堯莞爾,深吸口氣,又慢慢呼出,終於感覺徹底從唐璟玉裡出來了,才感慨地說:「我第一次演戲演到熱血沸騰。」
    唐曉遇完全理解:「我都沒兩句臺詞,就在旁邊看著你們倆,居然一刻沒辦法放鬆,感覺整個人快隨著你倆的反目炸裂了。」
    陸以堯不語,只靜靜看著被拉到遠處的冉霖。
    唐曉遇順著他的視線一併去看,良久,嘆息:「他這樣的竟然沒紅起來,這樣一比,我真是太幸運了。」
    冉霖不知被兩個女生提了什麼問題,正一臉生無可戀。但即便如此,他的眉目依然清秀,側顏仍舊漂亮。
    陸以堯不自覺揚起嘴角,像是回答唐曉遇,又像是說給自己:「等這部戲播出,他會爆。」
    唐曉遇奇怪地看著陸以堯的眼睛,那裡面正閃著他讀不懂的光,乍一看像是欣賞,可又熱切得有些過分。

    後續的拍攝十分順利,破天荒八點便收了工,算是連日來最早收工的一天。
    陸以堯很少有這種收工了還沉浸在拍攝興奮中的感覺,彷彿從裡到外都被調動起了積極性,竟不願意停下來,迫不及待想找小夥伴們把熱情延續。
    「一起吃飯?沒問題啊。」唐曉遇答應得痛快,探班的神祕女友已經回去了,現在的他又成了一尾自由的小魚。
    陸以堯很滿意,一邊看著鏡子裡的唐璟玉慢慢變回陸以堯,一邊琢磨著等冉霖進來卸妝的時候,把同樣的邀約遞上。
    奈何左等右等,冉霖也沒出現。
    唐曉遇已經卸完妝了,正等著準備請客的陸大明星卸完一起走。
    陸以堯再靜不下心,索性拿手機給冉霖打了電話。
    電話一直響到自然中斷,陸以堯的心情也從期待變成疑惑再到微微黯然,偏聽筒裡還重複著毫無人情味的「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您稍後再撥」,簡直給用戶灰暗的心情雪上加霜。
    「怎麼了?」唐曉遇看出來陸以堯低落了,「二哥沒接?」
    陸以堯點頭:「嗯。」
    唐曉遇疑惑皺眉:「忙什麼呢,電話不接,妝也不來卸。」
    陸以堯忽然心裡一沉:「不會出什麼事吧?」
    唐曉遇囧,覺得大哥的危機意識過於重了:「咱們這裡是片場又不是戰場。」
    話音沒落,陸以堯還拿在手裡的電話就響了。
    毫不誇張地講,陸以堯看見來電顯示的那個瞬間,唐曉遇真的看見一道幽靈燈光,啪地從上面打下來,照亮了陸老師的臉。
    「喂,在哪兒呢?」陸老師輕舞飛揚的聲音好像下一秒就能唱起歌。
    「那你聊完就趕緊過來,我和小魚已經卸完妝了。」
    「哦,這樣啊,可我還想和你聊……」
    「哦,明白……」
    「嗯,沒事……」
    「好,明天見。」
    唐曉遇圍觀全程,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了什麼叫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太快。眼見著陸老師從頭頂有光,到光線漸暗,再到悵然若失,他這個旁觀者都有點心疼。
    顯然,陸老師被拒絕了,但電話太短暫,實在腦補不全,唐曉遇只能輕聲詢問:「怎麼了?」
    「他剛才在和宋編聊後面的戲,所以遲遲沒過來卸妝。」
    「然後呢?」
    「他說聊完很有啟發,卸完妝得馬上回飯店潛心鑽研。」
    「所以咱們的飯局……吹了?」
    「我邀請的你,哪有出爾反爾的道理。」
    唐曉遇看著陸以堯理所當然的表情,心裡一陣熱乎。他知道陸以堯和冉霖的關係好,自己就是個順帶的,所以這時候說這番話的陸以堯,更讓人倍感溫暖――當然等到那頓煎熬的二人晚宴之後,唐曉遇這輩子都不想再和陸以堯單獨吃飯,這些都是後話了。
    同一時間,拍攝現場某隱蔽角落。
    劉彎彎湊近瀟灑飄逸的方少俠:「冉哥,你已經躲在這裡半個小時了,再不去卸妝,化妝師都走了。」
    冉霖不認同地皺眉看她:「怎麼是躲,我在回味……」
    劉彎彎:「陸神的電話?」
    冉霖:「回味剛才的戲!」
    劉彎彎嘆口氣,好言好語地開導:「冉哥,我是你的助理,自己人,你要連我都糊弄,以後就沒人跟你心貼心了。」
    冉霖面無懼色地迎上助理的目光,幾秒後,慫下來:「妳幫我看看陸以堯走沒。」
    劉彎彎一副「我就知道」的無語表情,但人沒動,只打了個電話。
    冉霖聽見她說:「我們這邊晚了,還沒過去卸妝呢……你們已經卸完了啊,回去了?哦,上車了啊……」
    前後不超過一分鐘。小助理俐落掛上電話,微笑:「陸神上車走了。」
    冉霖艱難地嚥了下口水,問:「妳給誰打的電話?」
    劉彎彎把手機放回口袋,很自然道:「李同,就是那個陸神的助理。」
    「你們什麼時候走這麼近了?」冉霖詫異,腦海裡瞬間浮現出那個活潑機靈的助理小弟。
    劉彎彎笑得曖昧:「你和陸神什麼時候走近的,我倆就什麼時候走近的,我們是跟著你們動。」
    冉霖被看得心虛,抿緊嘴唇,再不言語,生怕哪句話說不對,再讓劉彎彎瞧出點什麼。
    很多事情,瞞公司瞞經紀人都行,想瞞助理,難於上青天。
    劉彎彎倒真沒往歪裡想,她全程見證了兩個人從尷尬到自然再到聊得來的一連串友情歲月,是打心底覺得挺難得,所以今天冉霖這麼明顯躲陸以堯,她心裡也挺不是滋味。
    見周圍沒什麼人了,劉彎彎索性實話實說:「冉哥,我知道你是怕總和陸神在一起,又被拍又被造謠的,讓你們兩個都尷尬。但既然陸神都不介意這些了,你也沒什麼粉絲可失去的,怎麼反倒先避嫌起來了。」
    冉霖沉思良久,抬起頭,朝劉彎彎招招手。
    小女生立刻湊得更近:「嗯?」
    冉霖緩緩瞇起眼睛:「什麼叫沒什麼粉絲可失去的……」
    被教育了一路的劉彎彎終於意識到,十八線也是有尊嚴的。
    而終於踏入化妝間,只見配演不見主演的冉霖,一顆心也算是徹底放下。
    從導演喊收工那一刻起,他就從陸以堯的眼神裡看出了晚上必有一飯。
    這不是什麼神奇的預感,而是幾個月相處下來,他已經太熟悉陸以堯了,那人眼睛一閃,他就知道是想對戲還是想吃飯。或許,也是因為那人從來不掩飾自己的心思吧,這一點上倒和唐璟玉完全不同,更像徐崇飛。
    冉霖想,其實自己才是唐璟玉,藏了一肚子心思,憋死了也不說破。
    不過戲中的唐璟玉和方閑總要有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決裂。
    但戲外的自己和陸以堯,就這樣讓距離把那些有的沒的曖昧,慢慢淡化就好。
    陸以堯或許覺得暗示完就行了,明天太陽照常升起。
    當然,太陽也確實照常升起,但自己這邊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重新沒心沒肺地曬太陽浴。這時間陸以堯不給,他只能一點點從對方手裡往外騙。
    好在,陸以堯是個容易騙的。

    無數歷史證明,你可以欺負傻白甜,但不能往死裡欺負。
    冉霖低估了陸以堯的第六感。
    陸以堯低估了冉霖的執著心。
    終於在又一個被婉拒的冬日夜晚,陸以堯意識到,他這頓飯竟然約不下來了!
    整整兩個星期,隔三差五就去約,約到組裡好幾個重要配演演員都已經殺青,竟沒約下來一次。
    正當理由收穫了一籮筐,什麼要鑽研劇本要準備明天要早點休息等等等等,但機智的陸以堯已經透過現象看清了本質――冉霖就是在躲他。
    讓人鬱悶的是那傢伙躲的技巧非常高超,不是見到你轉身就跑,而是你談天他能和你說地,你聞雞他能甩袖起舞,偏就等到你開口約,這人就會特別為難地看著你,認真扔出那些個讓人牙癢癢的理由,然後用眼睛水汪汪地看著你,裡面寫滿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看我樸實的眼神」的誠懇,讓你想揭穿,都不忍心。
    連唐曉遇都看出不對,私底下問:大哥,你是不是做什麼對不起二哥的事了?
    每每這時,陸以堯都不置可否――因為他真的好像做了,沒底氣搖頭。
    回去的路上,劉彎彎左思右想,還是出聲提醒:「冉哥,你這陣子躲得太明顯了,陸神肯定看出來了。」
    「看出來就看出來吧。」冉霖把劇本扣到臉上,一副不想繼續聊的模樣。
    劉彎彎有點著急地勸:「哥,多個朋友多條路,我不是說因為陸神人氣高,才勸你,我是覺得你倆既然投緣,關係淡了很可惜。」
    車輛晃動,把臉上的劇本晃掉了。
    冉霖撿起來,拍拍,重新蓋上。
    劉彎彎忽然同情王希了,經紀人真不是好當的,尤其當自家藝人非暴力不合作的時候。
    冉霖其實挺過意不去,他知道劉彎彎是關心自己,不然做好助理本職,有工資領就好了,誰願意管你這麼多。
    但劉彎彎的問題,他真的沒辦法回答。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