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熱搜04
空降熱搜04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剛確定電影版《凜冬記》的角色拿下,
    竟又天上掉餡餅似的來了一個名導的片子《染火》,
    而同演對手戲的演員不是別人,正是顧杰!
    冉霖覺得自己身邊圍繞的不只報喜鳥和歡樂的小魚,
    還有純正又耿直的大老爺哥們兒在為他的演藝之路加持!

    但工作之途順利,還是得面臨合約即將期滿的境況,
    陸以堯卻在此時向冉霖透露了轉行的打算,
    並且啟發他動力的關鍵物竟正是冉霖本人,這壓力……山大啊。
    一個想要讓戀人有更好的資源和發展,
    一個想要成為戀人未來公司最茁壯的那棵搖錢樹,
    這種只能私底下的你來我往也是一種自我安慰的甜蜜吧。
    然而風雨總是來得太快讓人不及應變,
    經紀人與其他藝人之間的火燒到了冉霖身上,
    竟牽扯出一連串令人目瞪口呆的操作?!
    從十八線小咖變成被人蹭的明星,
    冉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光榮」的一天……

    顏涼雨 《鬼服兵團》《喪病大學》作者,再譜演藝圈生態!
  • 簡介:姓顏,名涼雨,字壯壯,平生最愛三件事,吃飯,寫文,看鬼片。自認閱盡一切重口味,落筆卻永遠小清新。沒什麼大的志向,只希望能用鍵盤敲打出生活的美好,也希望不管過了多久,那些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依然喜歡著我的朋友,不會為這份喜歡後悔。
  • 第一章
    送走王希,冉霖就給陸以堯發了訊息,但他知道對方白天肯定忙著拍戲,所以發完就繼續捧著劇本沉浸在小鬥士的世界裡了。
    《凜冬記》的男主,也就是那個少年,名叫小石頭,前期好奇、善良、頑皮,有一些反抗精神,但看到後面,尤其是組團上九重天搗毀北仙泉時,真是恣意傲然,鬥氣全開。
    面對掌管仙泉,大罵他們犯了永世不得超生之罪的「北天司酒官」,小石頭一句質問,就讓他沒了電。
    他問,喝不上甜丹酒,北天帝還能不能活?
    北天帝自然不靠這口酒活著,不過是喜歡甜丹酒罷了。可司酒官不能答,因為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對北天帝的大不敬了,無論回答能或者不能,都是犯了天規忌諱。
    那好,答不上,這酒池也就別要了。
    於是小石頭每質問一句,手中那把火林裡灼燒鍛造了百年的炎鐵錘,就要掄起來狠狠敲碎一塊酒池壁。
    質問到最後,甜丹酒池成為廢墟。
    冉霖看得熱血澎湃,可腦中那個「小石頭」的形象卻怎麼都沒辦法固定下來。時而是搗蛋少年,時而是凜然鬥士,時而挺拔修長,時而虎背熊腰,反正變幻來變幻去,都沒辦法和自己畫上等號。即便他強行用自己的形象去替換腦內的「小石頭」,可兩個人影總是貼合不到一起去,就像不戴3D眼鏡去看的3D電影,重影飄忽得厲害。
    揣摩角色最重要的就是代入感,如果不能把自己代入進去,那怎麼演的感覺都不對。
    冉霖也知道,這才剛拿到劇本,不必操之過急,但知道不代表能克制住,往本子裡套藝人形象簡直是演員的本能。像小石頭這個角色,在村子裡天真好奇頑皮的部分,冉霖還能勉強往自己身上套套,一上了九重天,他實在想像不出自己大戰四方的樣子,這種戰鬥力指數倒適合顧杰……
    不,如果是顧杰,他根本不會一句句去質問司酒官,八成就是朝弟兄們一揮手――廢什麼話,砸!
    冉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突然想到了這位夥伴。
    可能是前陣子夏新然解散群之後,他一直有點掛心顧杰的反應,但顧杰那邊好像一直也沒什麼反應,於是這個事情就一直懸在那裡,時不時就會竄出來,讓人惦記。
    事情就是這樣,不想也就不想了,一想,尤其沒有其他事情來打斷,就忍不住想弄個究竟。尤其腦內的「顧杰版」小石頭揮之不去,群架打得正嗨呢。
    冉霖索性放下劇本,給夏新然發訊息――【忙呢?】
    石沉大海。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夏美人很忙。
    冉霖索性拿著手機回到臥室,躺進床裡,想著小憩片刻,放鬆一下長時間看劇本造成的神經緊繃,順帶著再等等回信。
    不料一憩,就睡著了。
    七月初的下午三點半,陽光正烈,可臥室開著二十六度的空調,清爽宜人。冉霖做了個回顧歷史的夢,夢中時光退到漂流記,三亞那期,他們在陸以堯的別墅裡給夏新然過生日。一切都和記憶中的場景別無二致,完美還原,直到……攝製組提前收工。
    還沒開始真心話大冒險,節目組就都撤了,只剩下他們五個,轉著酒瓶玩遊戲。後來轉到陸以堯。張北辰向他提問,「你和冉霖是什麼關係」。陸以堯拒絕回答,選擇大冒險。於是張北辰提出的大冒險是――陸以堯和冉霖一起在衣櫃裡面待十五分鐘。
    夢中的冉霖好像是蹦蹦躂躂就跟著去了,於是當衣櫃門關上,幽暗封閉的空間裡,無數掛著的衣服中間,兩個人緊挨著,呼吸交織著呼吸,氣溫逐漸升高。
    終於,陸以堯忍不住,開始解他的釦子。冉霖屏住呼吸,一動不動,完全是默許的狀態。哪知道解到一半,陸以堯的手機忽然響了――
    叮咚。
    冉霖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繼續,說你微信響了。
    陸以堯說這時候了誰還管微信,你只需要看著我,別分心。
    冉霖想聽他的,可――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微信的提示音好似催命符,就在耳邊……呃?
    冉霖艱難睜開眼,茫然了幾秒,思緒漸漸清明――他就知道那麼美的獨處機會一定是做夢!
    睡眼惺忪地在枕頭邊摸了兩下,總算摸到手機,冉霖舉起來,打個哈欠,總算看清了螢幕――
    夏新然――【忙完了。】
    夏新然――【正好想找人聊天呢[哈哈]】
    夏新然――【?】
    夏新然――【你最近不是沒通告嗎?哈囉?】
    夏新然――【敲一下門就跑的都不是人![抓狂][抓狂][抓狂]】
    冉霖相信,他要是再不回,這人能甩電話過來。
    因為前一天他才和夏新然說完,自己這陣子都宅在家裡。
    冉霖――【來了,剛才睡著了。】
    夏新然――【太幸福了吧……】
    冉霖――【我倒希望工作能忙起來[允悲]】
    夏新然――【我剛才錄了一個超級無聊的節目,真的,我覺得神一樣的後製也救不了,尷尬瘋了。】
    冉霖――【[摸摸頭]】
    夏新然――【找我什麼事?】
    冉霖――【你解散微信群之後顧杰那邊一直沒反應嗎?】
    夏新然――【有啊,我讓他自己悟,他很快就猜出來是張北辰截胡你的事了。】
    冉霖――【……】
    夏新然――【呃,我好像沒和你說?】
    冉霖――【是的!】
    夏新然――【最近實在忙得有點暈頭轉向了[害羞][害羞]】
    冉霖看著那兩個害羞的紅臉蛋,已經摸出套路了,夏新然這位夥伴,只要一賣萌,那就是心虛了。
    夏新然――【乾脆這樣得了,找時間咱們三個出來吃頓飯,當面聚聚。】
    冉霖沒想到夏新然會這麼提議,直覺問――【你倆有空嗎?】
    夏新然――【顧杰那邊沒問題,他最近把能推的工作都推了,就準備何導那個片子呢,所以只要我這邊能騰出來時間就行。】
    冉霖――【那敢問夏大明星能騰出來時間嗎?】
    夏新然――【和你們見面,毀約也得來[攤手]】
    冉霖――【應該把這句話截圖給你經紀人。】
    夏新然――【……】
    夏新然――【行了,定好時間地點告訴你。等我消息。】
    冉霖「OK」的表情還沒發出去,微信裡就彈出了陸以堯的視訊邀請,嚇了他一跳,連忙接通,螢幕上很快出現一張帥氣的臉,看背景,應該是飯店房間。
    可現在才下午四點半。
    「收到劇本了?」陸以堯一看見他,眼裡就帶上笑意,聲音低緩柔和下來。
    「嗯,中午希姐送過來的。」冉霖翻了個身,仰躺變成了側躺,手機也不舉著了,而是隨著胳膊一起落到床上――躺倒的手機照著躺倒的人,倒也和諧。
    因一側臉頰緊貼枕頭,把冉霖的嘴擠得有點嘟,陸以堯煩躁了一下午的心情,撥雲見日。
    他有點理解冉霖每次非要親兩口螢幕的衝動了,他現在也想親。
    冉霖卻沒他的愜意,直接問出心中疑惑:「你怎麼現在就收工回飯店了?」
    陸以堯原本連視訊過來是想關心一下冉霖收到的劇本,結果沒想到自己倒成了被關心的那個,有點後悔視訊發早了,應該等到天黑以後呢。
    「別想著含糊過去,」冉霖看著陸以堯欲言又止的樣,就知道有事,「到底怎麼了,不順利?」
    陸以堯放棄抵抗,從實招來:「表演難度比我想像中大,導演對我的狀態不滿意,臨時先拍其他人的戲,讓我回來休息休息,找找感覺。」
    冉霖不喜歡陸以堯無奈的模樣,他覺得對方只適合成竹在胸,迎風傲立。
    所以這會兒,比自己找不到感覺還糾結。
    按照時間計算,陸以堯昨天才飛到廈門進組,最多參加個開機儀式和造型定妝,今天應該才是正式拍攝的第一天。
    第一天找不到感覺太正常了,何況陸以堯演的還不是普通角色,而是患有人格分裂的男人。
    《裂月》,這就是陸以堯正在拍的電影。但和常見的人格分裂電影的切入點不同,這個片子既沒打算獵奇,也沒打算罪案凶殺,就是用很現實很平常的視角,以尊重的態度,去還原真實的精神分裂患者,以及他們和家人還有社會的關係。
    選取的都是真實案例,有的患者最終痊癒,回歸社會,有的患者終生自己同自己鬥爭,還有的,像陸以堯飾演的男主,在藝術領域有非凡的天分,可情緒上的敏感還有來自家庭和自身的壓力,最終導致他不穩定的精神世界崩塌,分裂出了另外兩個人格。
    導演是慣於拍攝特殊群體的辛子海,辛導,他的電影通常都有極深的人文關懷,但他對演員的要求,通常也很高。只不過他的電影總是叫好不叫座,所以有時候難免還是要向資方妥協一點。
    之前閒聊的時候,陸以堯就提過,說辛子海選他也是無奈之舉,因為按照導演的設想,這個角色必須要「擁有老戲骨演技的年輕演員」來演,這樣的演員不是沒有,但大部分人氣和知名度都不夠高。而資方要賺錢,要票房盈利,所以提出必須要用帶著人氣和流量的明星來演。而他算是所有備選裡,人氣和演技的分數相對比較均衡的,辛子海只能咬牙選了他。
    至於姚紅幫他接下這個本子,是希望這部電影能讓他徹底華麗轉身,以後再提起陸以堯,就是板上釘釘的演技派,再不會有人說他只是運氣好,挑中了好劇本。
    「導演有具體說怎麼個感覺不對法嗎?」冉霖忽然問。
    陸以堯本來就被冉霖勾得又想起了導演一遍遍的卡,被這麼一問,都不用遲疑,脫口而出:「演得太用力,太猙獰,不像精神分裂,像躁狂症。」
    冉霖也沒演過這樣的特殊角色:「那你怎麼想?」
    「我能理解他的意圖,但真的不容易把握,」陸以堯已經吃透了劇本,卻還是吃不透感覺,「我需要演出三種截然不同的人格,都是一張臉,一身衣服,瞬間切換,所有戲都在臉上,不用力根本無法區分。」
    冉霖仔細回憶自己看過的經典精神分裂電影,嘗試著提議道:「你要不要給每個人格都設計一點獨有的小動作?就很細微的那種,像指尖輕輕叩桌子,或者用水杯喝水的時候要不要翹小指,再或者摸鼻子,用手指捲著一綹頭髮……」
    「被導演罵了。」
    「嗯?」
    「我們心有靈犀,所以我已經試過了,加了個摸手指的動作,然後就被導演說了,太刻意。」
    「……」
    視訊兩端都安靜下來。
    冉霖聽著空調的風聲,有點尷尬。
    陸以堯樂了,輕聲道:「別替我操心了,晚上我再自己想想。」
    「如果是我……」冉霖似想到什麼,再次開口,「人格切換的時候,衣服也會換。」
    陸以堯:「嗯?」
    冉霖把手機稍稍拿近一點,認真道:「雖然客觀上,你在人格切換的時候,沒有換造型,但對於那個人格來說,他在甦醒的一瞬間,整個人就已經煥然一新了,所以如果是我來演,我會預設我的整體造型都已經換了一遍,只把這個人格當個新角色來演,不考慮他和其他人格的關係,也不考慮有多少共同點,有多少區分點。這麼一來,表演就會放鬆,如果總惦記著怎麼才能演出不同,那不自覺的,表演就會用力。」
    陸以堯不說話,只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冉霖說完,才覺出自己好像話太多了,再看陸以堯,就有點不好意思:「那個,僅供參考。」
    「你要是能來探我的班就好了。」陸以堯聲音裡滿是嚮往。
    冉霖心裡有點甜蜜,又有點酸。他當然想去,但他們都知道,這樣不行。
    「我的精神與你同在,」冉霖調皮道,「你如果想我了,就抬頭往半空中看。」
    陸以堯正腦補浪漫探班呢,就被戀人一句話帶到了驚悚片場:「要是能看見才可怕吧!」
    冉霖樂不可支,剛想再補兩句,陸以堯卻比他先一步道:「好了,說完我,該說說你了。影版劇本究竟怎麼樣?」
    「很帶感,」一提這個,冉霖就興奮起來,不過說完,那興奮勁又退了,「就是角色還需要揣摩一陣。」
    陸以堯囧,忽然覺得他倆真是一對苦命鴛鴦。
    自己也沒什麼資格勸別人,只能無奈道:「任何一個新角色想進入情緒,都需要時間。」
    冉霖嘆口氣:「我這個和你那個還不一樣,你是演法問題,屬於技術流,我是角色和自身的感覺差太遠,屬於意識流。」
    陸以堯不覺得這是個問題:「最開始方閑也和你的性格差很遠。」
    「那也沒有這一次……」冉霖說到一半,才注意到陸以堯話中的用詞,疑惑道,「最開始?」
    陸以堯點頭:「嗯,最開始。」
    冉霖歪頭,不解皺眉,從頭到尾方閑都是那個方閑,甚至後期有一段的性格還要更極端,沒道理反而是前面的性格和自身相差更遠吧……
    「方閑沒變,變的是你。」陸以堯的目光彷彿能看穿冉霖的心思,「你沒發現演完《落花一劍》,你的性格裡多了一些方閑的特質嗎?」
    冉霖困惑:「比如?」
    陸以堯張口就來:「自信、瀟灑,偶爾還有點張揚,但因為你自身的性格原因,你的張揚比方閑的張揚更有分寸,也更可愛。」
    冉霖:「……」
    陸以堯莫名其妙看著忽然黑下的螢幕:「怎麼了?」
    電話那頭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我把鏡頭捂住了。」
    陸以堯:「為什麼?」
    冉霖:「冷靜一下。」
    陸以堯:「……」
    終於等到臉上的熱度退去,再不像煮熟的番茄,冉霖才悄悄把指肚從前置鏡頭上移開,然後一本正經地看著耐心等待的戀人,問:「好的戀愛是不是應該讓雙方在相處中,彼此促進,共同進步?」
    陸以堯思索幾秒,覺得這話沒毛病:「對。」
    冉霖點點頭,貼在枕頭上的側臉隨著動作摩擦出沙沙聲。
    陸以堯正不由自主羨慕那個枕頭呢,就聽見冉霖無奈道:「那你總這麼誇我,我怎麼進步?」
    陸以堯:「我沒誇,我說的是實話。」
    冉霖:「……」
    陸以堯:「要不你就樂出來吧,忍這麼辛苦,我看著心疼。」
    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看著再次黑下的螢幕,陸以堯滿心委屈。這年頭連實話都不能說了,天理何在!
    可一想到黑屏之前冉霖紅彤彤的臉,他又覺得特別有成就感,並且堅定了以後繼續實話實說的戀愛方針。
    不過調戲歸調戲,陸以堯總還記著正事呢,感覺黑屏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就溫柔朝對面呼喚:「那位藏起來的朋友,還聊不聊《凜冬記》了?」
    一提本子,冉霖立刻切回工作模式,重新出現在螢幕上,眉頭輕蹙,語氣裡是毫無震懾力的威脅:「從現在開始,不許打岔。」
    陸以堯迅雷不及掩耳湊過去親了一下螢幕上的小嘴,神清氣爽,心滿意足:「保證配合。」
    冉霖白他一眼,當然白得也不是很真心實意,末了從頭到尾講了一下這個故事。
    陸以堯自然沒時間去看《凜冬記》這樣的小說,但聽冉霖講完劇本,倒覺得似乎還可以,而且關於冉霖說的角色問題,他也認為還好:「小石頭機靈調皮,和你挺像的。」
    冉霖瞥他:「我很乖的,好嗎。」
    陸以堯莞爾:「那你對自己的認知還不夠充分。」
    冉霖:「……要不你還是繼續誇我吧。」
    陸以堯:「不行,你說要互相督促,共同進步。」
    冉霖竟無言以對。
    陸以堯不再逗他,收斂玩笑,認真想了想冉霖之前說過的話,大概明白了:「後期的小石頭確實誰也攔不住,這樣的角色,演員必須要夠野。」
    「是啊,」冉霖頭疼的就是這個,「帶著一幫小夥伴去九重天打砸搶,鬥氣全開,愛誰誰。」
    「你和人打過架嗎?」陸以堯忽然問。
    冉霖愣住,仔細想想,問:「幼稚園的算嗎?」
    陸以堯沒回答,但臉上分明寫著「你是不是在逗我」。
    冉霖癟癟嘴,搖頭。
    「吵架呢?」陸以堯退而求其次。
    冉霖真的快把記憶長河舀乾了,最後還是無奈搖頭。
    陸以堯確認了,自己戀人絕對是和平主義者。
    「但是未來也許會吵。」冉霖忽然低聲道,帶著點苦笑。
    陸以堯心裡忽然悶了下,想也不想就立刻問:「什麼意思?」
    冉霖怔了下,眼裡似閃過一絲後悔,嘴上已經道:「先不說這些啦,繼續聊小石頭。」
    「我有一晚上的時間和你聊,」陸以堯沉下聲音,定定看著他,「所以,我想聽剛才那個。」
    陸以堯有時候很好說話,親一口,就能把他帶偏。
    但有時候又很不好說話,但凡他認定的,必要講清楚,聊明白,不弄得水落石出,能咬定青山不放鬆到地老天荒。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