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珍貴!給青少年的37個價值提醒
願你珍貴!給青少年的37個價值提醒
  • 定  價:NT$270元
  • 優惠價: 6617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為孩子寫、更為努力的父母而寫!

    教育很難,但最重要的一些,我們鼓勵孩子願意改變世界、改變自己。
    學習為人歌唱,不論聲音多小,無論最後傳得並不太遠。
    嘗試用有限的眼光去看無限的世界,或者,無限的眼光去看有限的世界。

    這是給青少年的37個價值提醒,孩子,願你珍貴!

    談練習與父母相處/ 談班上的角落/ 談點不快樂
    談寫日記/ 談點幽默感/ 談自助旅行/ 談榜樣
    談言語的力量/ 談參與/ 談志工服務/ 談各種老師
    談錢/ 談界線/ 談動手做/ 談刻意的健康/ 談感情
    談接納自己/ 談正在吸收什麼的你/ 談口袋技能
    談軟弱和霸道的力量/ 談挫折給的祝福/ 談突破關卡
    談一些失序的時候/ 談拒絕/ 談整理心中的老包裹
    談更積極的生命/ 談打工/ 談學習數學的建議
    談一天需要一堂體育課/ 談大便時的快樂
    談你要站到更前面一排/ 談拒絕自己
    談保護自己/ 談盼望/ 談考題/ 談等待你自己


  • 羅一亮
    數學教師、作家、國際志工。

    著有:
    《我與孩子的數學對話》、
    《我的沮喪與康復》、
    《願你珍貴!給青少年的37個價值提醒》
  • 自序

    本書為著青少年而寫,目標年齡約在十三歲到十九歲左右。

    這個年齡區間是我各個時期裡最害怕無助的一個階段,當時的我總是很希望能有人願意帶著我討論問題、也能有空間回答我一些想問的事,或能大約描繪人生的概況讓我了解,但是當時的我心智未開,而四周的老師和大人給我的訊息也幾乎都集中在「不用想那麼多,讀書重要」,或是「書讀好,有了學歷你就會成功,你就會有答案」等等說法,但是倚靠這一些我活過一遍,卻發現並不是人生的真相,甚至回頭再看,這些催眠使得我浪費了好多時間。

    直到現在我自己遇見很多青少年,四周的親戚小友,自己相處在一起的學生,多年過去青少年對於人生的疑惑不盡相同但仍然存在,而現今更多層次的世界面貌展現在孩子眼前,讓我更加沒辦法再用同樣的招數矇騙孩子說:「分數好的人就是好人、分數好以後就會有錢、有錢你就會好幸福」,我們都知道那樣單純的時代早已經不在了,不是嗎?

    我又問自己,那我草草被蓋過的年輕歲月和疑問都過去了嗎?至今我學習到快活了嗎?不,我自己知道沒有,一部分還停留在那,觀察自己人近中年,但太多痕跡顯現自己僅僅是一個頭比較大的青少年、甚至有時更慘狀態只是個巨嬰,很多都沒有過去,那些該自己決定的、該思想完全的,都還在那,假不了的我自己知道,而且我觀察到這並非我一人的處境,整個世代在追逐一些想像的東西,很多真正的基礎被錯過了,只是大家願不願意面對自己而已。

    所以我心裡盼望著為青少年準備一堂「孩子學院」的課,這些內容寫給小我一輩的學生們,同時我也寫給自己,希望這一趟路可以讓我這個大孩子治療自己一些什麼、也回頭整理那個大大的倉庫,我自己知道如果有些時空垃圾沒有丟棄,人就是過不了關,即使我再怎麼年歲改變,我再怎麼會化妝、懂扮演,我心裡的那個孩子,他的那一部份永遠都還是在那,即使掩飾自己看似強壯也只不過表面而已,紙老虎一般的潛意識完全不堪一擊。

    我很看重這樣的訓練,我經常在課堂空檔帶領我的學生整理自己,即使他們就正活在青少年的時代裡,我也希望這六七年就可以當下疏導,使他們留下美好的結果,而不需要另外再花上幾倍的六七年去治療、去復原,延誤了他們下一步就立即可以發光發熱的契機。

    這本書記錄我們過去一段時間的討論,我選擇了三十七個主題,希望實際的和孩子談話,能給予他們一些具體的建議和思考導引,這些分享基於許多共同的需要,但篇幅有限,肯定無法處理到所有的生活面向,但我願意先以這樣條列的方式呈現出來,給著不認識及未有機會參與其中的孩子,希望我這樣的努力能對孩子你整理你自己、開始建構自己有一些幫助,或是你是大人,我也請求你願意投入,配合你的方式與你的孩子學生同在,帶領他們作些操練、作些表達。青少年的外型已經是個大人,但是他們的內心卻常空白也缺乏經驗,我知道那種感受,特別是坐標一下開放了四個象限、甚至八個卦限,但這樣越大的範圍有時更加容易找不到自己,青少年很需要柔軟帶領,雖然他們時常什麼都不說,但是我們能否多用著我們的看見,善待他們,為著他們下一步的全然站立再多走一哩路,甚至目標是:如何鼓舞到他們願意去改變這個世界。

    也為不停努力的父母親打氣,在新的世代裡,堅持和信念經常不被看重,但我們都要繼續努力,家庭價值是可反覆被證明與讚揚的,這也是一份專屬的身份榮耀,不要忽視你的角色。

    羅一亮

     

  • 00 自序
    01 談練習與父母相處
    02 談班上的角落
    03 談點不快樂
    04 談寫日記
    05 談點幽默感
    06 談自助旅行
    07 談找榜樣
    08 談言語的力量
    09 談參與
    10 談志工服務
    11 談各種老師
    12 談錢
    13 談界線
    14 談動手做
    15 談刻意的健康
    16 談感情
    17 談接納自己
    18 談正在吸收什麼的你
    19 談軟弱和霸道的力量
    20 談挫折給的祝福
    21 談突破關卡
    22 談口袋技能
    23 談一些失序的時候
    24 談拒絕
    25 談整理心中的老包裹
    26 談更積極的生命
    27 談打工
    28 談學習數學的建議
    29 談一天需要一堂體育課
    30 再談練習與父母相處
    31 談大便時的快樂
    32 談你要站到更前面一排
    33 談拒絕自己
    34 談保護自己
    35 談盼望
    36 談考題
    37 談等待你自己
    38 寫在後面--人生曲線
  • 〈02談班上的角落〉

    這篇不是寫給青少年你的,純粹只是我胡亂的自問自答。

    現在的課程編排是什麼來由?

    以下大略地說明:

    1.科目專家們把各科最高度的學問放在研究所,然後想想,要懂這些內容得先會什麼?往下畫出樹枝圖之後,切碎回溯,把基礎降在大學,然後又接著去想,大學生要能懂這些內容,得先讓高中生會什麼?再切碎、再回溯,依序又建立了高中到國小的整個架構。

    2.認知專家考量抽象發展的程度,多大的孩子可以弄懂哪些抽象內容?適合學習哪些東西?把知識內容一層一層按順序切割開來,配合兒童心理慢慢把東西堆砌上去。
    3.考量各科的學習需要統整,互相連接支援,例如國二理化開始要使用光速、原子等等這些極大的數字和極小的數字,所以國一數學先來學個科學記號。

    但目前學生在學習現場遭遇真正的問題,就是即使孩子懂內容,但這樣相較是以學術為主要導向的切割,現場老師最常被問的一個問題是:「學這個要幹嘛?」

    你應該在心裡問過一百次了,是嗎?

    我先不回答,但我承認我當年問過一千次,從沒有人給我好的答案,現今我當了數學老師,我說學這個科目確實有學術的意義和對人類生活中的巨大改變,但坦白說真相離大部分人還是好遠,即使重要,那要學多少?要學多久?這個結構之下學生很不容易看到目標,我大概描述成,「就是一直要我們上車,然後待在車上,但卻不告訴我終點站是哪裡?」如果這是一個真實具體的車廂畫面,我猜想無論在那個國家,那下一幕應該都是集體暴動、砸毀車廂、逃離車站之類的,所以我要說我們的孩子真的算是順服了。

    深圳有一個叫作三和人才市場的地方,或是浙江有個橫店片場,聚集了很多臨時工,深圳有很多大廠、大酒店、以及隨時都缺人的工地,橫店因為大場景需要臨時演員,這些人來自四面八方,沒專長沒學歷就在那等待機會,但工作不是天天有,居住飲食的品質都非常不好,有人是睡在路邊、好點的長期住在網咖裡、或是鴿籠般的分租房間裡的一個小位置,工作會被層層苛扣,一個小時也就收入五六十元台幣,別說有勞健保了,有些人因此墮落,甚至把身份證賣掉背下一屁股的債,然後成為一個沒有身份也無法再起的人,他們不停抽煙、喝酒、賭博、打線上遊戲,甚至吸毒、搗亂,這成為他們唯一能感覺自己存在的時候,工作一天玩三天,大家稱墮落的那一群叫作「三和大神」。

    看到這些集體迷惘的眼神,我回到台灣,這是某一年的暑假,開學後我有個機會走到一個國中生班教室,我看到有一半的人是趴著聽課的,下課又經過一個班,看到裡面有一群男生在玩彈乳頭的遊戲,我腦袋中連結到的畫面,就是三和大神,還有橫店那些臨時演員,他們等待有一天他們將變成黃曉明、胡歌、李冰冰、楊冪、李秀波、彭于晏,而事實上他們三餐不繼,不知明日為何。

    這裡不是硬要針對中國的社會情況挑剔,台灣也有麥當勞住戶、日本有網吧難民,美國更多貧富落差產生的困難,全世界都有一群眼神發直在等待的人。

    我聯想這樣的例子居然要連結到孩子,請你們務必要原諒我,那只是我的意識飄移,我無意詆毀任何人,因為我自己也被我腦中的景象嚇到了,我接著問自己的是,有些學生在學校的狀態是不是眼神發直在等待?邊緣?被貼標籤?基礎不好?我不知道,但是他們考卷簽了名字就蓋上睡覺了,別問模擬考,我看過連智力測驗都用猜的學生。

    走過校門圍牆,每年看到每間學校總都是大大懸掛著多少人上北一女建中台大政大,電視在放榜那天固定都訪問的是滿級分的學生,我不知怎麼又想起深圳,日本NHK調查說深圳有百分之七的人年薪有台幣兩千萬,這個數字絕對是人生滿級分吧,當然他們很努力我不否認,我自認也是廣義的這群學霸,但我漸漸發現努力的不是只有我們這群人,但是我們似乎拿了過大的利益和關注,大到讓班級的角落有些孩子,不知怎麼努力,不知怎麼抵抗,睡覺是基本功,惡搞互捏乳頭和阿魯吧成了那一種小確性、和能感覺自己存在的時候,而大家經常當作害蟲一般的看著他們。
    這一切真的很不容易,我看到有很多老師很努力,不停關懷高需求學生、以及班級的每個角落,甚至組織校隊,辦理各種活動想讓他們投入自己,但人力畢竟有限,更大的困難是,我們把他們鎖在這裡七堂課做什麼?媽呀,忘了還要繳錢留下來上第八節,為什麼不讓他們下車?退場機制是什麼?雖然我也不知道下車要去哪裡,但在車上又能幹嘛?

    如何讓孩子眼睛發光?協助他們創業,教他們創造他們自己,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集體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學什麼,或就是學不來,能否保持讚美對那些已經有人生答案的孩子、然後熱情支持一些還有耐心的孩子願意陸續等答案、以及允許另些孩子,他不想要找答案,我們同意讓他直接下車,讓他去找他自己的交通工具?或陪他去買直排輪,甚至教他自己做。

    每個人都要努力,孩子也有責任,但你記得我們二十多歲剛出社會的時候,每次到一間公司應徵,談到薪資方面的時候,我們很多時候只能回答〝依公司規定〞,然後只能默默的希望這間公司很有制度,然後願意給我比較多的報酬,我確定孩子需要努力,只是他們在教育制度前,他們大部分確實只能說〝依公司規定〞,他們很依賴教育制度的「自覺」,他們都是很乖的一群,醫生叫他們吃藥他們就吃,公司依規定給多少就多少,我只是想說,我們大人不能就這樣讓孩子在學校只得到最低工資,藥如果沒效就不要再一直吃了,我不要他們一直趴著睡覺,他們只值這樣低廉的薪水嗎?。

    這是不同方向的想像,我不是什麼專家,現在有在家自學的方案,我也帶過不少自學生,但我看見選擇性和資源仍舊偏窄,包含家庭經費的困難,我也知道政府評估過,權衡青少年集體出關產生的社會問題,不如把他們鎖在學校裡,雖然這會讓一些孩子眼神發直,但是可以降低出事率,混個文憑也好就業,所以國家社會個人都傾向這麼去作。

    這些我都懂,我理解每個人的處境,只是越是什麼都想要有,就容易什麼都沒有,不是在怪誰,只是我看見把孩子都鎖住的風險就是均貧、是浪費他的青春、是一種叫作沒有目標的茫然,是一種發現自己雖然大學畢業,但是作著可能國中畢業其實就可以開始作的工作,整整六七年呆坐在教室還要繳學費,這其實是一種虐待。

    若有一天我很想下車,我希望我要可以下車,然後容易平安喜樂受支持的找到適合我自己的車和工作,然後幾年後等我想要讀書,我又可以有機會平安喜樂地再回來本來那台車,不知道這樣的要求可以嗎?有沒有更有彈性的學習模式還有文憑?

    有次我一位小姪子魚刺不小心吞進喉嚨,我趕快帶他去看醫生,在外頭候診時我又突然想到自己、還有每間教室的那個角落,多少人一直過著如同喉嚨裡梗著魚刺的生活,我們大都是說服自己忍耐,或是吞一大堆水和飯,但有時這樣卻會推得更深,這樣的日子都是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黯淡。後來號碼輪到我們進去給醫生看,醫生說:「只要我內視鏡看到的,我都保證把你夾出來。」治療的時候我姪子掉著眼淚,雖然一直不舒服想吐,但他每嘔完一次,嘴巴又總是主動張得大大的,我後來問他,他說:「管子弄到喉嚨我想吐,但叔叔說只要他看得到就能夾出來,那我要讓他看到!」,當天我很想哭,除了心疼我姪子的勇氣,更多的是想起那些發直的眼神,要是有人看重他們、承諾他們,他們還會老閉著嘴巴擺爛嗎?

    這是一位老師的碎碎念,沒頭沒尾請大家不要見怪,我自己從前班上考45名也就最後一名的那位同學,現在是我們班少數創業的人,每回約我吃飯他都請我,他總說謝謝我,當年老師霸凌他的時候,我是少數願意替他說話的人。


    〈36 談考題〉

    以下我要說出我自己的想法,我對於學校考試這件事看得很淡,這麼多年無論我是這裡的得利者或是失意者,甚至我當了老師我的想法都沒有改變,目前大部分考試的現狀還是一種無法展現教師思維、無法真正篩選、甚至無法激勵人太多的制度,但是目前這個方法眼前看起來很省事、很省錢、很快速的可以讓一個老師教三五十個人,一切統一、標準、機械,非常的生產線管理。

    教育制度很複雜,就像是民主政治制度這樣,怎麼作都無法真正齊備,也不是我們哪一個人在這裡大聲說話可以真正解決的,把教育改成怎麼樣都會有被忽視的一群,更何況是考試,這是一個必須在乎公平性、要讓預算、時間、空間調配都要落實的一個制度,所以哪有可能完美,也就是困局一直都在,數十年的教學現場的處境改變並不大,只能說我們碎念之外都必須要有這樣的共識:(A)如何齊心使這個環境更好。(B)不要把考試結果看得太重。

    我想講第二個,不要把考試看得太重。

    (一)考試頻率
    一週的小考次數到達十次,我認為就絕對會準備不完了,弄不完就會不好玩,道理就這樣簡單,學生會作不到,或是只有少數學生能做到,這是一種非常破壞人胃口的作法,我不再一直批判這樣的安排,但是我要轉向告訴孩子,你準備不完沒關係,有積極態度也努力過了,若結果沒有辦法盡善盡美沒關係,上課仔細聽了,讀個七成就去考也沒關係,考不到八十就不到八十,就先這樣,準備時間有限。

    以下是我要說的重點,真要講考試,那我直接講國三的會考、以前叫基測或聯考,無論名稱是什麼,這麼多年觀察家長學生們的情況,都被恐嚇的太多了,若你真把每科課本都拿出來,整整齊齊一到六冊全落在桌上,縱然是這樣厚厚一大疊,但我們讓國三的孩子把心靜下來,我問孩子,給你半年大人不吵你,我也不機車你半句,我還煎牛排請你吃,你真心覺得你真的讀不完的舉手?沒人舉手。好,那我接著問,不管考得怎麼樣,你真心覺得你可以讀完的舉手?結果是全部人都舉手,包含成績不在前面的孩子。

    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大人思維要些微改變,我們要記住孩子的承諾,「最大的那個考試,孩子說不敢講全部都能分數高,但只要半年幾乎都讀得完」,這樣就好了,我們要相信孩子,我們要讓他讀完書。

    當孩子說太多所以吃不下,這種反應才像個人,若當一個孩子來者不拒,什麼都吞,那大人才要開始緊張。我認為善待和信任才會帶來順服,不健康的考試安排對孩子是一種挑釁。

    (二)考題的數量、形式。
    問一句話,數學段考一堂課45至50分鐘,然後考題40題的這種考試,考得出思考的孩子嗎?

    要反射性,請去找你的膝蓋。

    你真要講考試,別介意我再一次把大考搬出來,仍以數學為例。

    國三會考:80分鐘27題。
    高三學測:100分鐘20題。
    高三指考:80分鐘12題。

    我也分享高中時期參加過一些大型的數學比賽,大約是五題可寫四小時,第一次參加的印象很深,前一個小時我一題都不會,第二個小時開始慢慢想慢慢寫,越來越多的東西自己創造出來,讓我驚喜的是評審老師連我的計算紙都看,他看你的思維到了哪裡,他願意給你分數,最後我還是因此得到獎牌。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四個小時,考試單位居然還允許學生吃東西,我一邊寫,寫不出來我就吃一顆小籠包,不餓了又再寫,寫不出來又再喝口豆漿,這樣對學生的尊重、寬容,我都深深體會到了,當時的我也願意以更熱切、更專注地投入作思考,來回應這一份的被看重。

    所以我是非常反對在學校給45分鐘考22題以上的數學考試,其實一題兩分鐘都不給的考試不是不行,但你不能怪孩子手殘眼殘、錯好錯滿,這本不該是考試出題的習慣,這樣取樣過程有缺陷的測試,其實通通不值得使用。

    我也要告訴家長們,你孩子考不好,你當然可以要求他、責怪他,這是你父母之權柄,但權柄既然在手就得善用,去瞭解一下細節不花多少時間。

    1.教完多久?2.學完懂不懂?3.學習態度、意願?4.有無複習?5.考題數量?6.考題難易度?7.作答時精神如何?8.考試時間多久?9.有無訂正?10.其他同學考得如何?

    協助他抓到蟲,確認過細節再要他罰抄、罰站,不要一聽到考62就先發飆,這樣才是幫助人,你的孩子也會更加進步。

    (三)小考題目來源
    聘請幾個大學生,和找齊一套教學光碟就可以開間安親班,這點大家都太瞭解了,我們看得很多,但有教學光碟是不是也可以開個二分之一間學校呢?這說來真讓人疑惑學校的意義。

    老師並沒有那麼多時間處理大量的出題和批閱,這確實是時間不允許的,所以很多考卷都是現成的,但學校的那些白卷黃卷A、B、C卷的,也就是廠商方面提供那些萬年換湯不換藥的,我覺得這樣的考卷應該是不用太在意吧,爸爸媽媽認為呢?還是教學光碟我都有,網路上也有賣,我想孩子明天考試會因此多個二十分,畢竟是同一家教科書出版社的產品,連選擇題選項順序都會一模一樣,你要這樣搞嗎?

    (四)大人的態度
    國中高中學生一學期段考三次,我們來計算一下,一學期有十八到二十週,也就是根本無法停下腳步每六個禮拜就要段考一次,什麼是六個禮拜?就是一個半月大考一次,課程範圍不小不大,我觀察到題目很容易挖得過深過偏,簡單來說學生很容易遇到非思考型或非基礎型的測試,有一些是一定要遇過才會寫的題目,而一個半月的時間對於連續觀念的深入奠基經常不足,學生的概念內化和成熟度通常也都沒有到達標準,或者只能是限於表面記憶。

    這些情況父母都知道嗎?我的觀察是大部分不太知道,此外每六個禮拜就有大考,也會出一張成績單,這對於孩子壓力大就不說了,對父母其實也是一種煎熬,每一個多月要對孩子的表現表達一次意見,父母親會一直收到這些外界給自己孩子的分數、甚至說是父母自己也被評斷,我認為這不容易於長期想鋪陳一些什麼價值給孩子的父母,因為會一直被迫表態、或者說一直被干擾。

    我個人意見是一個學期只考兩次大考即可,醞釀期長、範圍略大,這樣題目方便考大塊一點、有意義一點,也能夠滾動出多一些思考的濃度。

    還是孩子就這麼不值得信任?那要一個禮拜段考一次嗎?

    所以我說父母親們,一是辛苦你們了,二是大家都要堅強自己,有的時候真要把耳朵關上的。

    目前確定的是青少年普遍閱讀得太少,而考題鑽研太多,但我們看到太多本來該自然理解和經歷的東西卻是用假的記憶替代,這一點父母親真的要停停想想,在家的時間你打算怎麼用?我想說,即使你的孩子成績不好也不要帶領他只有讀書這一件事,你不要忽視你自己的觀點,你的理念和態度會給孩子很大的勇氣,請你影響他樂在學習,而不是專精寫考卷和迷戀完美的分數。

    〈35 談盼望〉

    你的一個正面意念就會對你自己有幫助,我想對你說,你要不斷對自己充滿信心。

    這個世界上的難處太多了,你我都可以說出一個又一個無法跨越的障礙,有些問題可能沒有最佳解答,甚至永遠都無法被解決的,這就是生命,這就是真實環境,只是我們決定要這樣一直悲傷下去嗎?如果你可以選擇,我希望你不要。

    我還想告訴你,不需要害怕自己什麼都沒有,如果你覺得自己特別糟糕無法解決問題,那你可能不瞭解別人的能力其實也不怎麼強,真實的情況是可能誰來都一樣差勁,若你真要在同一個標準之下看,這個世界上90%或是大部分的人其實和你一樣,也是什麼也沒有、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是,我建議你給自己一段時間不要一直評價自己,慢慢地激盪而不只是激怒自己,我甚至鼓勵你躲起來隱藏自己一陣子,給自己一個間隔年,這段時間裡不要有角色、沒有要求、也沒有失敗,就是休養著自己,好好呼吸、規律睡覺,像個出生嬰兒般地活下去,或是你去作點較簡單的工作,不想讀書的晚上你就每天去跑一個小時的操場,或是找一家合適的餐廳跟老闆約定,「我一天來幫你端盤子一小時,結束後給我一個晚餐就好,不用給我薪水」,或是自己家裡是開店的話,即使生意不太好,你主動把店打掃乾淨,沒客人一樣好好把環境弄乾淨,你讓自己多碰碰水,冰涼一下自己的皮膚,學習作一些基礎的事,你可以不是課業的成功者或是什麼領域的權威,但你可以當生活的行家、生命的實踐者、或者四周旁人的天使。

    我們經常在心態上並不接受自己失敗、失業,也不允許自己生病,我想這樣是過於要求完美了,你是不是太想要成功了呢?幾乎所有的人一路花了很多年不停歇地裝備自己,追求勝利成了我們不需要思考的慣性,什麼就是要贏,三秒可以加速到時速一百是我們共同愛看的汽車廣告,對嗎?

    但這內在標準真的好嗎?如果我們自認過個八成好的人生就是好了,那你要接受自己每五年會有一年身體不是這麼好,每十年有兩年工作不是那麼順暢,每二十張考卷有四張是不及格的,人生不就這樣嗎,你在跟誰拼命嗎?有個七八成不就也很接近完整了,很多時候我們太被教導要成功、要效率、要快速,要過乘法的人生,但是你知道嗎,乘法也是加法累積成的,所以我是鼓勵你回到源頭去過慢速的加法生活就好,規律的加、穩定的加,你自然也會走進乘法,但心急吞了一大堆再來消化不良或是吐出來,不如當初就慢慢吃,結果反而更好,贏在起跑點有何用,保持彈性、贏在終點才更是快樂。

    我想你也發現有些人的性格總是慢的從容或總是帶著盼望,他這是「積少成多」的生命,而有些人用滿分的標準來看待自己,精力多放在擔憂上,反而會沒有辦法正常工作與創造,有時候給自己一次空白吧,就算是糊塗一下,也就這樣吧,自己把自己壓垮的人有很多,這樣的人好委屈,因為他總是用心,但卻反覆「積多成少」。

    我甚至在長大之後也才發現一個道理,擁有積極態度的人其實是可以「隨波逐流」的、甚至更有權利可以運用這句匈牙利諺語:「逃避雖然可恥,但是卻很有用」,因為無論你在波峰還是低谷,你的眼睛依舊在看,你的耳朵還是有在聽、你的腦袋更是不停在轉,無論你在哪裡你的經歷一直增加,你的夢想也會產生脈絡,生命也將牽引你,你大概就是充滿盼望、經歷、解決、再來就是水到渠成,也就可以了。

    所以我想鼓勵你重新定義成功,不是要立即成為人上人,而是先學習成為一個更健康的人,擁有身體的活力還有滿心的熱情,甚至我們重跟嬰兒學當一個小人兒,嬰兒沒有成功失敗的歸類,無論是喜悅還是大哭、是猛吸奶嘴還是滿尿布大便,人們看著他們總是微笑、總是欣喜,總是願意擁抱著、哄著,總是願意等他長大。

    任性一下又何妨,不是嗎?解放一下你心裡的那個老教授吧,偶爾一些時候當個隨意些的小屁孩如何,難道別人都不會給你一次機會嗎?不是的,這個世界可以有一千一萬種生存的辦法,一兩回的不精準真是不會損失太大的,何況如果你沒有走錯路,你還真的不知道旁邊巷子裡有一家這麼好吃的麵店,你除了要對生命有盼望,對小插曲也要有盼望,我們都可以再寬宥自己一次,人生真相是走錯路和走對路一樣重要,如果你接受這一點,我希望你願意實際作作看,放下身段好好學習,一切盡力了之後,放下疲憊好好休息,眼前的盼望即使是假的,長久以來也會是對的,這是我親身的經歷,你能同意嗎?

    願你用加法的腳步,得到乘法的人生,試著多使用你對自己的盼望。別說盼望是假的,因為或許你久抱不放的那個悲傷,也是假的。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