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藥01
解藥01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程恪離家的時候,心中一片茫然。
    他出生富貴,一直以來都只是個沒有人生目標的少爺,
    但是這樣廢物的他,卻仍然被親生弟弟視做眼中釘,
    被以最諷刺的手段,掃地出門。
    他與街頭混混頭子江予奪在垃圾箱前大打出手,
    卻不打不相識,衍生出奇妙的友情。
    在江予奪的心中,程恪是一個笨拙到不可思議,
    連瓦斯爐、熱水器都不會用的大少爺;
    而在程恪心中,江予奪則是一個乍看很壞,
    實際相處卻意外是個好人的老大。

    兩人在平淡卻小意外不斷的日常當中漸漸熟悉彼此,
    當江予奪正式將對方納入自己的保護羽翼之下時,
    卻赫然發現,這個傻少爺,竟然還是一個同性戀!?

    《撒野》作者巫哲療癒系新作。

    他們個性南轅北轍,經歷大不相同。
    但他們是彼此的解藥,彼此的救贖。
  • 巫哲
    暱稱:球球、狗蛋兒
    星座:金牛座
    職業:小說作家
    代表作品:撒野
    資深網路原創小說人氣作家。
    一個堅持寫溫暖故事的作者,日常愛好種花、養狗、懟金魚。
  • 第一章
    「廢物!」
    程恪坐在路邊的臺階上,頂著北風,從口袋裡摸出一根菸叼著。
    這是他離開家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應該是老爸……不,應該是全家人對他最後的評價。
    廢物。
    程恪點了點頭,覺得這個評價還是很中肯的。
    在進行了低頭,胳膊圈臉,扯外套遮臉,以及轉身背風等各種點菸姿勢都沒能把嘴裡的菸點著之後,他把打火機扔到了路邊的草叢裡。
    「去你媽的。」程恪說。
    連根菸都點不著的廢物。

    不過菸還是要點的,畢竟如他這般沒用的廢物,兩年了也沒能把菸戒掉,更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順勢戒菸。
    程恪看著打火機消失的那個草叢。
    枯草有點密。
    還種著不知名灌木。
    他想像了一下自己蹲那兒盲摸然後摸了一手莫名其妙的東西……
    程恪往四周看了看,這會人倒是挺多,來來往往的人在被風捲起的黃葉裡腳步匆匆地走過。
    他一直都很閒,一直也體會不到這種走在路上連跟人對掃一眼的時間都沒有的狀態。
    過了能有五分鐘,他終於跟一個剛扔了菸頭的小夥子眼神交會了半秒。
    「哥們兒,」程恪攔住了他,「借個火。」
    「哦。」小夥子掏出了打火機。
    啪。
    嗒。
    喀。
    啪。
    小夥子專注地一下下按著打火機,程恪安靜地叼著菸,屏住呼吸等待。
    就在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憋過去了的時候,打火機的腦袋喀的一聲飛了出去。
    程恪抬眼看著小夥子。
    「不……好意思啊,」小夥子非常尷尬,「我剛點菸還是好的呢。」
    「辛苦了,」程恪點了點頭,倒了兩口氣,「謝謝。」
    小夥子快步離去,程恪把菸放回了口袋裡。
    順便又在口袋裡撈了兩把,確定自己口袋裡除了這盒菸,再沒有第二樣東西了。
    手機,錢包,全都跟著那聲「廢物」一塊兒留在了家裡。
    那個大概再也不會回去的地方。
    他走回草叢邊站著,隔著枯草和灌木杈子往裡頭看了一會兒,並沒有看到之前扔進去的打火機,只看到了兩團衛生紙。
    他轉身往旁邊的一個小超市走了過去。
    程恪的煙癮並不大,但人就是這麼奇怪,菸和打火機都在手邊,他興許一天也不見得碰一次,可一旦自己想抽的時候抽不成,就跟犯了什麼病似的不能忍。

    「晚上好。」收銀臺的小姑娘打了個招呼。
    「晚上好。」程恪走過去,從收銀臺上放著的兩排打火機裡抽了一個出來。
    在小姑娘還沒反應過來問他是不是要買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了點菸以及把打火機放回原處再推門走出去的一連串動作。
    行雲流水。
    這輩子臉皮最厚的一次操作就這麼順利完成了。

    坐在街邊的鐵椅子上抽完一根菸,程恪站了起來,透過屁股一直涼到後腰的寒意讓他嘆了口氣。
    他看了一眼手錶,九點多。
    他沒有戴錶的習慣,這塊積家是程懌上月送他的,他挺意外,想著也許這是他們兄弟倆關係緩和的開端,也就一直戴著了。
    只是沒想到會有更意外的事在等著他,一個月之後他就被老爸親自趕出了家門。
    而他之前的想法,應該只是個尷尬的誤會。
    這裡頭有程懌多大的功勞,到底有多大一口鍋扣在了他身上,他沒去細想,也不打算再想,他甚至沒有問一句怎麼回事。
    就像老爸說的。
    你已經沒用到了連一句為什麼都不知道從何問起了嗎?
    啊。
    是的。
    生意上的事他沒興趣,非逼著他跟程懌一塊兒幹,他感覺自己在程懌跟前兒跟個打雜的沒什麼區別,也就是廢物了這麼多年想讓老爸臉色好看些而已。
    他還真不知道從何問起,只是覺得意外。

    相比這件事到底是怎麼了,現在全身上下什麼也沒有,該去哪兒待著才是更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事。
    程恪順著路往前走,這會兒劉天成應該在店裡,離這兒不算非常遠,溜達著過去也就……一小時吧。
    走了一陣兒,風大了起來,街上的人開始變得稀少,路兩邊的燈紅酒綠開始了。
    身後傳來一聲短促的喇叭響。
    程恪沒回頭,繼續走,一輛紅色的跑車從他身邊開過,在他前頭兩三米的地方停下了。
    是程懌的邁巴赫。
    這車他這陣兒總開,快把司機都開失業了,所以他非常熟悉這車,不用聽引擎,也不用看車牌,聞聞尾氣就知道,一股子憋屈味兒。
    副駕駛座的車窗放了下來,程懌探出半張臉:「去哪兒?」
    「天堂。」程恪回答,接著往前走。
    「我送你?」程懌說。
    「別太有自信了,」程恪停下了,「沒準兒您是往下走呢?」
    「無所謂,」程懌笑了笑,從車窗裡遞出一個錢包來,「給,你落家裡了。」
    程恪沒說話,伸手把錢包接了過來。
    只有錢包,沒有手機。
    「你手機在房裡,我沒進去。」程懌說。
    「哦,」程恪掃了他一眼,「那我錢包是自個兒從房裡溜達出來的是吧?」
    「錢包是從你放客廳的那件外套裡拿的,」程懌說,「你還要拿什麼跟我說一聲,爸不在家的時候我陪你回去拿。」
    這話說得挺體貼的,程恪忍不住想冷笑,勾了勾嘴角卻沒能笑出來。
    「直接找個招待所先住下吧,」程懌看著他,嘴邊依然帶著笑,眼神卻有些冷,「你那幾個沒出息的酒肉朋友,這會兒沒誰敢收留你了。」
    程恪還是沒說話,看著他。
    「自己從頭開始,」程懌說,「別什麼都想靠家裡。」
    程恪繼續沉默,這回是真說不出來什麼玩意兒了,這家裡除了老爸,有誰是「從頭開始」的?他無法理解程懌一本正經衝他說出這句話的立場。
    「開車。」程懌跟司機說了一句,關上了車窗。

    程恪說不上來自己這會兒到底什麼心情,看著車開走的方向愣了好半天,才低頭打開了錢包。
    身分證。
    程恪皺了皺眉。
    除此之外再沒有類似形狀的東西存在了,他的各種白吃白喝會員卡和銀行卡信用卡全都沒在。
    「牛逼。」程恪又翻了翻夾層。
    之前程懌讓他找個招待所的時候他只覺得是程懌在損他,現在看到夾層裡的錢時,他才反應過來。
    程懌是在說實話。
    一百塊。
    住招待所估計都得是偏遠地段大通鋪。
    而且,他平時錢包裡沒現金,這一百塊是程懌專門放進去的。
    程恪把這張紅色的票子捏了出來,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指在發抖,大概是氣的。
    他還能感覺到自己之前所有茫然的情緒在看到這張百元大鈔時開始一點點匯集,從指尖開始,慢慢往全身蔓延。
    這種怒火,在他被親弟弟算計,被親爹趕出家門,被告知朋友都不會收留他,甚至在想抽菸而打火機失蹤時,都沒有出現過。
    現在卻被這種帶著勝利姿態不依不饒的羞辱迅速地點著了。
    「操!」程恪咬著牙很低地罵了一句,把手裡的東西狠狠地砸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他每次往垃圾桶裡扔東西,只要距離超過一米,基本都得扔第二回,現在離著兩三米的距離,錢包卻準確地飛進了垃圾桶。
    只有那張百元大鈔飄落在了地上。
    程恪走過去把錢撿起來攥了一把再次狠狠地扔了進去,甩得胳膊都有點兒發疼。
    然後轉身大步順著路走了。

    一直走到了路口,看到前方綠色的行人過街指示燈時,程恪才停了下來。
    他本來的計畫是先去劉天成那兒,但現在應該是去不成了。
    程懌的話他是信的,能下手把他整出家門,那順手再把他後路給斷了,對於程懌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他沒有什麼特別真心的朋友,都是些吃喝玩樂認識的人,這樣的關係也大都建立在不斷的吃喝玩樂之上,像他這種不樂意玩的,就算是這樣的朋友都處不結實。
    所以,他現在應該就是如程懌所願,沒地方可去了。
    所以……
    程恪對著路對面已經變紅的燈看了半天,最後嘆了口氣,轉身順著路往回走。
    今天晚上總得有個地方待著,明天再想辦法。
    一百塊好歹能應個小急了。
    得撿回來。

    垃圾桶是綠色的大方桶。
    兩個,並排放著。
    之前都打開的蓋子這會兒已經被不知道哪兒來的優秀市民蓋上了。
    桶身很華麗地映出街對面酒吧的霓虹燈,顯得非常與眾不同,印在上頭的白色小人姿勢看著都跟在打碟(打碟:DJ利用專業機器進行音樂的剪接、混音工作。)似的。
    程恪站了好一會兒都沒動。
    一是有人經過。
    二是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去掏垃圾,內心滿地打滾掙扎得非常厲害。
    三是他忘了自己到底把錢包和錢扔進哪個桶了,是都扔一個桶裡了,還是分開扔進了兩個桶?
    你大爺。
    最後他隨便挑了左邊的那一個,走過去用指尖小心地挑著掀開了蓋子,往裡瞅了一眼。
    垃圾桶沒裝滿,也看不清都有什麼,但是外表看著挺乾淨的一個垃圾桶,湊近了卻依然味兒臭得不行。
    程恪抬了抬左手,放下,又抬了抬右手,再放下。
    這兩個動作又重複了一遍之後,他停了下來,感覺自己呼吸有些不暢,眼眶也脹得難受,甚至能清晰地數出太陽穴上那根血管跳動的次數。
    本來已經因為要掏垃圾桶被分散了的怒火,就在這一瞬間如同炸了一般直接竄上了頭頂。
    程恪退了一步,猛地一腳踹在了垃圾桶上。
    「咚」的一下聽著非常解氣,桶裡的垃圾也很配合,稀里嘩啦都鋪了出來。
    破包裝袋,廢報紙,滴著湯的速食盒,帶著肉的烤串兒籤子……程恪正想凝神聚氣遠距離觀察一下有沒有錢包和那張百元大鈔,一堆亂七八糟裡突然有什麼東西拱了一下,他的汗毛頓時全立起來了。
    耗子蜘蛛蛇,他最怕的三樣東西。
    耗子?
    沒等他滿懷噁心地退開,桶那邊一片黑暗裡突然蹦出來一個影子,程恪甚至沒看清這是個什麼,臉上就已經重重地挨了一拳。
    哦。
    是個人。

    從垃圾那頭直接騰空躍起砸過來的這一拳挺重,完全沒有防備的程恪起碼三秒鐘沒回過神來。
    從小到大,除去在道館訓練,這是他第一次被人在沒有護具的狀態下直接一拳砸在臉上,還是當街。
    「你有病嗎!」程恪轉過頭看清這人之後吼了一句,這是他腦子裡的第一反應,碰上了個神經病。
    「你是不是有病?」這人幾乎跟他同時吼出了聲。
    程恪臉上的疼痛這會兒剛開始甦醒,他差點兒以為是不是太痛了自己幻聽了:「啊?」
    「誰他媽讓你踢了?」這人瞪著他。
    「我踢……」程恪終於清醒過來,已經開了小差的怒火立馬回到了胸腔裡,「我他媽踢著你家親戚了不好意思啊!」
    那人沒說話,直接抬腿對著他就踹了過來。
    力量很足的一腳推踢,不過一看就是自學成材的野路子,在程恪有防備的情況下,這一腳他輕鬆避開了,順手一個左衝掄在了那人下巴上。
    那人晃了晃,在原地停下了。
    還行,樁子很穩。
    程恪迅速地藉著霓虹燈閃綠光的瞬間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人。
    個兒挺高,戴著頂滑雪帽,帽子拉得很低,臉上因為一會兒綠一會兒紅一會兒黃的也看不清長什麼樣,就能看到左側太陽穴下有一道刀疤延伸到耳際。
    就衝這道疤,這人就不能是什麼好玩意兒。
    程恪把這人從有病那撥裡拎出來放到了流氓那撥裡。
    但想想又還是覺得應該放回去。
    畢竟現在的天氣,不少人羽絨服都穿上了,這人身上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
    看著就冷,程恪差點兒都不忍心揍他了。

    這位刀疤卻非常忍心,都不等他從頭到腳這一眼掃完,一側身腿就踹了過來,程恪沒躲,這一腳踢得挺高,他用胳膊架著把這人的腿往旁邊一推,再對著大腿根兒內側一個手刀劈了上去。
    「操!」他吼了一聲。
    「操。」程恪皺了皺眉,這人還行,居然沒倒。
    刀疤再一次想要踢過來的時候,程恪指著他:「沒完了是吧?這他媽你家垃圾桶啊?」
    「你一個掏垃圾的你還管誰家的垃圾桶?」刀疤也指著他,「要不你說說吧誰家的你不翻啊?」
    「你大爺!」程恪從牙縫裡擠出來的這句話自己都能感覺帶著刃了。
    本來一肚子火無處安置,這句話頓時讓他炸開了花,對著刀疤撲了過去。
    刀疤也很乾脆地一拳掄了過來。
    接下去的鬥毆就沒了章法,哪怕程恪腦子裡知道自己每一個技術動作都跑偏了,但基於撒氣這種情緒,他出手的時候還是亂七八糟。
    而他這時也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刀疤,野路子是沒錯,但是出手狠,力量足,鎖,擰,劈,以他的眼光來看,沒一個動作是標準的,但也沒一個動作是落空的。
    程恪不知道是哪個動作點燃了他的鬥志,用出了跟刀疤不相上下的招式,瞬間他倆就從還算瀟灑的拳腳功夫變成了摔跤。
    一直到身後傳來了連續的喇叭聲,程恪才猛地回過神。
    他現在已經無所謂有沒有路人圍觀,也無所謂會不會有警察過來,他唯一有所謂的……是不能讓程懌看到。
    他猛一把推開了刀疤,回過頭看了一眼。
    心裡先是繃緊了,看清了之後才又鬆了下來,是輛白色的攬勝。
    接著又猛地一陣不是滋味兒,自己居然兩個小時之內就混成了這樣?
    車上跳下來一個人,拎著根不知道是鐵棍還是木棍的東西指著他就過來了:「你他媽找死吧!」
    「我他媽找你。」程恪看著他。
    「廢什麼話,」刀疤在旁邊冷著聲音說了一句,「我衣服呢。」
    「哦。」拎著棍子的人又瞪了程恪兩眼,回手從車窗裡抓了件外套出來扔給了刀疤,「這是怎麼回事?我叫幾個人……」
    「去把貓掏出來,」刀疤打斷了他的話,轉頭往垃圾桶那邊看了一眼,「我操!」
    程恪跟著也看了一眼,頓時一陣噁心,風馳電掣地就把自己外套給扒了下來,瘋狂地抖著。
    那個踢翻的垃圾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身首分離,都被壓變形了。
    程恪已經不想去回憶打個架怎麼還能滾到垃圾桶上去了,只覺得一陣陣犯噁心,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味兒。
    「咪咪?」刀疤倒是不講究,手往地上一撐,趴下去就偏個腦袋衝垃圾桶裡瞅著,「喵喵?咪~~咪~~喵~~」
    程恪抹了抹嘴角,震驚地看著他。
    「咪……」拎棍子那個也趴了下去跟著想叫,剛開了個頭就被刀疤打斷了。
    「去掏。」刀疤說。
    他點了點頭,一點兒也沒猶豫地湊過去帶手帶胳膊伸進了翻倒在地並且已經變形了的垃圾桶裡。
    然後一陣摸索。
    在程恪感覺胃裡開始翻江倒海的時候,他收回了胳膊,手掌裡多了一隻拳頭大小髒成灰色了的小貓。
    程恪愣了兩秒,轉身準備離開。
    這麼一通折騰下來,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滔天的怒火是打散了,還是走神了,還是已經懵了。
    走出去沒兩步,身後傳來了刀疤的笑聲:「孫子,你是在找這個吧?」
    程恪回過頭,順著刀疤的手指往下,在一堆垃圾裡看到了那張百元大鈔。
    他心裡抽了抽,疼的。
    但最終也沒說話,扭頭繼續往前走,走了幾步之後,突然就覺得很累。
    步子都快邁不動了的那種累。
    那輛攬勝從他身邊開過,往路口過去了,他盯著車屁股看了一會兒,轉頭又開始往回走。
    這種時候不能逞強,雖然就算今天晚上身無分文,他也不至於就死街上了,但順手撿個一百塊……

    「回去。」江予奪腦袋靠在副駕駛座車窗上,拿溼紙巾一邊擦著貓身上髒成一團的毛一邊說了一句。
    「什麼?」陳慶愣了愣,但還是踩了一腳煞車,調轉了車頭,「回去幹嘛?」
    「看看那人。」江予奪說。
    「不是,」陳慶看著他,「一個流浪漢你揍完了還回去看個屁啊?」
    「你家流浪漢穿成那樣啊,」江予奪伸手從後座扯了陳慶的外套過來把貓包上放回後座,「他手上戴著塊積家你沒看到?」
    「積家?」陳慶茫然,「錶啊?」
    「嗯。」江予奪已經不想說話了。
    「行,」陳慶點點頭,「只要三哥開口,別的交給我,這就回去搶了。」
    江予奪看著他。
    「放心,」陳慶也看著他,「我帶著傢伙呢,一砸一擼就完事兒了,保證……」
    「閉嘴。」江予奪說。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